圣旨一下,龙少锦为后!

本是一身傲骨,怎奈情字难逃,在战场上,她是杀敌无数,退百万雄师的辅国大将军,情场上,她却成了被剖腹取子,株连九族的可怜虫,若再来一次,她绝不要踏进这皇宫一步!,然而重生之后,命运却像是有心作弄,圣旨一下,龙少锦为后!,“为后?皇上,你会后悔的,你信吗?”龙少锦嘴角一撇,手中的传国玉玺轰然落地.....“君凛夜,你当真以为我龙少锦是那般任人鱼肉?”
圣旨一下,龙少锦为后!

第1章 重生异象

绿瓦红墙,那一层层的秦砖汉瓦,紫柱金梁,每一样都极尽奢华之能事,只是在这本该光鲜亮丽的地方,却有那样一片地方,与这辉煌无比的地方格格不入,一眼看去,让人觉得阴森恐怖无比。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弃妇龙氏,善妒恶毒,祸乱宫闱,本应凌迟焚烙,车裂腰斩,今上天开恩,特赐鸠酒一杯,白绫三尺,即刻上路。”

太监尖细的声音在这黑漆漆的房间之中响起,在房间的一角,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安静的坐着,那宣旨的太监将鸠酒和白绫放在女子的面前,踢了踢安静的女子。

屋子传来的阵阵恶臭让那宣旨的太监紧紧的捂住自己的鼻口,看着污秽不堪的龙少锦,他的眉头紧皱,真是晦气,居然摊上这种差事。

“没事你们就可以走了,我怕我的死状太惨烈,会吓得你们睡不着觉。”龙少锦低声说道,那太监踢了她这么几脚,将她好不容易半撑起来的身子又重新踢倒在了地上。

那地上,食物残渣,排泄物,脏的臭的,全都混淆在一起,偶尔还有蛆虫在里面蠕动。

好在龙少锦是看不见的,否则这样的景象,叫她如何能撑着活下去?

“龙氏,那咱家这就告退了,酉时,奴家会着人来给您收尸的,您一路走好。”那太监对着龙少锦行了一个宫礼:“龙氏,这是皇家的意思,身后,可千万别为难我们这些下面当差的。”当即便带着身后一众太监退出了这间房间。

说是房间,其实也不然,只不过是一些土墙围砌的四方形,上面搭些稻草而已,这便是这皇宫之中最为偏僻的冷宫了。

那些太监走了,这房间便又只听得到龙少锦的那些“老朋友”活动的声音了。

等到那些太监全都退去了,龙少锦这才抬起了头来。

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眼睛处原本应该明亮清澈的眸子被两个大大的血窟窿代替,不知是什么原因,泛白的血肉下面隐约可以看到一些东西在不停的蠕动,那是血肉腐烂而生的蛆虫。

龙少锦挪动了一下,只是这一动,带动了她身上的锁链镣铐,在这安静的房间里传出了锁链的撞击声。

再往下看去,龙少锦的膝盖处满是血污,膝盖以下干瘪异常,只看到一些长条状,那,是她的双脚。

“吱吱~”

龙少锦眼睛看不见,脚上也早也没有了知觉,可是听到这些声音,她却是知道,是她那些“老朋友”来了,在这冷宫的这些时日,这些“老朋友”可是天天都来看望她的,也顺便,啃食她腿上为数不多的血肉。

她身上的衣服虽然破烂不堪,但好歹还能够遮住一些皮肉。

那满是血污的裤腿下,只剩下两截森森白骨,“老朋友”天天光顾,她的双腿有再多肉也顶不住啊。

龙少锦想要找些喝的,双手不停地在地上寻找着,只是,她伸出来的东西,哪里还能称之为手?

五个指头齐根而断,杵样的手掌连着手腕,伤口处已经发黑,看不出原来血肉的模样。

这般的龙少锦,当真是可怜至极。只是,即使是这样了,她也还是不想死,不想就这样死去。

直到那些太监临走前的那一段窃窃私语传入她的耳朵:皇上今日已经去龙家抄家了,所有家产充公,龙府,诛九族,这玉琉国,再也没有龙家了。

“哈哈哈,哈哈哈!龙家抄家,君凛夜,你当真对我一点情谊不顾,当真如此绝情!我龙少锦发誓!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就算化身厉鬼也要毁你这万里河山!毁了你!”

龙少锦满是血污的脸上,竟是掉下了两行液体,只是那并不是眼泪,而是鲜血。

鲜红的血落在地上,开出一朵朵血花,就像此时的龙少锦,绝望而妖冶。

冷宫之中,凄厉的声音一声声的传来,吓得附近的宫女太监都不由得躲在角落之中瑟瑟发抖,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望向废后所在的那间屋子,眼神之中带着恐惧和怜悯。

紧接着,一道重物落地的声音,那些渗人的惨笑便戛然而止,没有了锁链撞击地面的声音,那间屋子,再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

龙少锦含恨而去,奇怪的是,冷宫之中竟是找不到她的尸首,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是假象,她从来不曾出现一般。以至于后来,这冷宫传出了不少诡异的传说。

第2章 重生

疼!还没睁眼,龙少锦的第一感觉便是使劲的疼,钻心的疼,她强迫自己将厚重的眼睑睁开,一丝光亮刺进她的眼眸,使劲的闭紧了一下眼睛,之后才慢慢,慢慢的一边适应光线,一边睁开。

当完全睁开眼的时候,龙少锦的脑海之中便是一片空白,她的眼睛越睁越大,当画面定格,眼前的一切,却让她不敢眨眼。

怎,怎么回事?

上下,左右,将这间屋子里所有的布局全都打量了一遍,龙少锦哗的一下便坐了起来,只是这一坐,却好像忽的一下扯动了她的某根神经,大脑之中传来一阵刺痛,直将她的脑袋撕碎。

“啊!”不得已,龙少锦忍不住痛呼出声。

龙少锦双手抱头,缓缓躺下,直到好一会儿才将那些刺痛的感觉慢慢平复下去,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她的大脑才有那么一丝丝的清醒。

她伸出自己的双手,完好的模样让她的眼里闪点点诧异,缓缓伸出双脚,那上面,没有任何一点血迹,她的双脚也还在。

砰!

还不待龙少锦反应过来,她的房门便被粗暴的撞开,迎面撞来一个青衣的小丫鬟,直扑到她的怀里。

“小姐!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那小丫鬟一脸担心的看着龙少锦,上上下下的将龙少锦摸了个遍。

在确认龙少锦没有任何异常之后,那小丫鬟才停下手中的动作。

只是这一停下,她便看到了龙少锦那冷得杀人的眼神。

“对不起,小姐,奴婢冒昧了!”那小丫鬟赶紧匆忙跪下,低眉顺眼,不敢有丝毫动作。

茯苓低着头,暗地里恼怒自己的冒失,怎么忘了,小姐一向不喜欢别人近身,自己怎么一个冲动就全然忘记了呢?可是小姐的那声惨叫真的好吓人啊,她也是急了才犯错的!

龙少锦并没有理会地上跪得笔直的丫鬟,她的脑海里还没有理清楚现在发生的一切,闭眼又再次睁眼,努力的想要确认些什么。等到她缓过来了,周身立刻散发出了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势。

“你是谁?什么时候来我身边的?”龙少锦的眼里露出杀人般的凶光,她看着地上的丫鬟,自己没见过这个丫鬟,是不是,又是哪个宫里派来暗害她的?

“小姐,奴婢茯苓,从小跟您一起长大的啊!”茯苓心有疑惑,可是还是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她想抬头看看自家小姐到底怎么了,可是惧怕于龙少锦那冰冷的目光,只得继续低头跪着。

茯苓?龙少锦疑惑,从小跟着自己一起长大?自己身边没有这号丫鬟啊:“现在是哪年?谁当政?”

“回小姐,现在是玉琉元年,君琉陛下当政。”茯苓不敢问为什么,只是如实回答。

也幸好她没有问为什么,否则,现在的她便可能是一具死尸了。

龙少锦一动不动,暗地里整理着从茯苓哪里得来的短短的信息,如果茯苓说的是真的,现在是玉琉元年,君琉执政的话,那她便是十六年华,第一次出征,上阵杀敌的十六岁。

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也就意味着,她,龙少锦,这是没有死,也就是玄说之中的重生。

这,怎么可能?

第3章 温情

练功房门口,龙睿麒气呼呼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你!”龙睿麒手指着龙少锦,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伸起的手直直的就要往龙少锦的脸上打过去。

“诶诶诶,父亲,你这是干什么,妹妹这不是都练功了吗?您老人家就放过她吧。”龙少奇及时出现在练功房的门口,将龙睿麒的手掌拦下,笑嘻嘻的打着圆场。

“你今天迟到了。”撇撇嘴,龙少锦绕过门口的龙睿麒和龙少奇,向着自己的闺房走去。她已经生活了三天了,这三天下来,她算是确定了,自己,确实是重生了。

“老爷,少爷,奴婢先告退了。”茯苓赶紧跟上龙少锦的步子,在这方区域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龙睿麒简直视肺都要气炸了,只可惜,气他的人,是他最最疼爱的宝贝女儿,再怎样,终究还是这不得打她的,就像今天这般,手举起来,总归是要被拦下的。

“父亲莫生气了,妹妹还小,不懂事,你就别跟她计较了。”龙少奇看着一脸怒容的龙睿麒,赶紧的给他顺毛,这许多年了,他们父女俩每一次都是自己来打圆场的。

“少奇,你净给她说好话,还小?不懂事?你看哪家姑娘双八年华还这般待字闺中的?别人家,人家都当娘了,谁还像她成天的舞枪弄棍的?”龙少奇一出来打圆场,龙睿麒就开始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了。

龙少奇早已见惯了这样的场面,笑嘻嘻的听着龙睿麒抱怨着。

龙睿麒说完,看着龙少奇的眼中满是感动:“少奇啊,这些年,委屈你了,你爹去世得早,否则,看到你这般懂事聪明,该有多高兴啊。”

“父亲,您将我养大,冠我龙姓,这已经是少奇天大的福分了,我爹在九泉之下,也会安心的。”龙少奇诚挚的答道,在他眼里,龙睿麒早已是他的生身父亲。

龙睿麒心里的怒气消了大半,让龙少奇跟上,一起去前厅用餐了,想必这时候,锦儿那丫头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了,每次都是这样,真是拿那丫头没办法了。

龙少锦简单的洗洗手,早早的就坐在餐桌旁,等着家里那两个男人的到来。

一起吃饭,这是龙府很多年来不变的习惯了,龙少锦平日里性子虽是冷淡,但对这个习惯还是很赞成的,一起吃饭,这才像是一家人不是吗?

“小姐,老爷今天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真的没事吗?”茯苓有些担心的看着门口,老爷和少爷一直不出现,会不会,是在商量怎么惩罚小姐?

龙少锦没有回答,她看看门外,又继续安静的等着,父亲让她去练功房,指的是乳娘那里的女红练功房,不过,她每次都是去的父亲自己的武力练功房,这么多年了,父亲也该是早就知道了她的秉性的,生气也只是表面的。

所以,龙少锦一点都不担心龙睿麒会来找自己的麻烦,她的父亲早就将她当做了一个儿子来养,不然,怎会教她兵法和武功?怎会时常将她带去兵营?虽然每次都是女扮男装的混进去的。

第4章 温情(2)

龙睿麒的性子早就被龙少锦摸了个透,她才敢这样的肆无忌惮,所以,茯苓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龙少锦坐在熟悉的餐桌旁,眼角眉梢处不由自主的微微挑起,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待父亲,皇宫,她再也不要踏进去一步了!

“嗯哼!”龙瑞麒一进门就看到龙少锦已经端端正正的坐好,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不自在的,他握拳挡在嘴边咳嗽一声,满脸的不高兴。

“吃饭。”龙少锦也没有多余的话语,起身一一盛饭。

“茯苓,你就那么看着小姐盛饭?”龙睿麒别扭,转而去训斥站在一旁的茯苓,语气里的怒意那样显而易见。

茯苓惶恐,当即赶紧便要抢过龙少锦手里的碗:“小姐,让我来吧。”

“你退一边儿去。”龙少锦淡漠的瞥了茯苓一眼,继续手中的动作,她抬眼看看龙睿麒,将饭碗一放,不理会他。

转身,又继续给龙少奇盛饭,在她眼里,龙少奇这个哥哥还是挺称职的。

看着龙少奇也有这待遇,龙睿麒原本消散了一点的怒火这又上来了,这女儿,早点把她嫁出去算了,留在家里整天看着碍眼。

龙睿麒在这里越想越别扭,奈何,对面坐着的龙少锦却无动于衷,安安静静的吃饭,夹菜,完全就没有一丝要来哄哄他的意思。

龙睿麒气结,匆匆吃了几口饭菜就回书房了,他怕自己再待下去会被这个逆女气死。

饭桌上就剩下龙少锦和龙少奇了,龙少奇看龙少锦的目光温柔,夹了一些菜:“阿锦,给,你最爱吃的。”

龙少锦点点头,低头吃着碗里的食物,不一会,也将碗筷放下:“哥,你慢慢吃。”

随后,便也离开了餐桌。

龙少奇看着这满桌的残羹剩菜,脾气很好的吩咐下人将它们收拾了,然后便也各自回房了。

龙府没有多少下人,所以午后都是极为安静的,这样的氛围十几年来从未变过,呼吸着这熟悉的气息,龙少锦的心里眼里都是幸福的模样,只有失去过,才知道这一切多么的珍贵。

只是,此时此刻的书房,却没有那么平静了。

龙睿麒看着桌上的信件,眉头死死的纠结在一起,走来走去,他已经在案桌旁几度徘徊,心头一口气息郁结,整个人完全没有了吃饭时的血色。

“父亲?”龙少奇每日午后都要来书房向龙睿麒请安,他扣门,可是书房却久久未传来声响,不由得眉头一皱,心头涌上一丝不好的预感,来不及多想,当即后退,瞄准书房的房门。

嘭!

书房的门被龙少奇撞开,只是书房之中呈现的景象却让他心下一个不好:“父亲!”

龙睿麒横躺在地上,身子轻微颤抖,双手捂住心口的位置,脸色苍白不断的冒出滴滴冷汗,一旁是被打翻的茶水和案桌上散落下来的书信文件。

龙少奇赶紧将他抱到一旁的椅子上,伸手掐住他的人中,随后又为他切脉。

龙少锦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她父亲的身边,然而看着父亲的样子,龙少锦的眉头深深皱起,这一切,似乎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为何,她会觉得这一幕如此的熟悉?

第5章 圣旨(上)

“少锦,怎么了?”龙少奇看龙少锦一脸心不在焉的模样,当即有些担忧的问道。摇摇头,龙少锦没有回答龙少奇的话。她看着床上躺着的父亲,随即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怎么会呢?龙少锦疑惑不解,她不禁想起了前世,如果没有错的话,圣旨马上就要下来了!

这不可能,龙少锦摇摇头,这件事情和前世发生的时间对不上,在前世,这个时候的自己明明应该在筹备父亲的生辰!

不对!龙少锦大惊,如果按照这样来推算,从她筹备父亲生辰,到圣旨下来,这中间至少有半年的时间。

现在明明是三月桃花芳菲的月份,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就下圣旨,父亲的生辰是在三月没错,可是这圣旨,和父亲的病倒,却是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龙少锦越想越是心惊,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在操控着她一般。

龙少锦渐渐的感到一阵无力,眼前开始一阵模糊,她艰难的移步到床前,才刚触到床沿,身子就立刻软了下去,不省人事。

皇宫之中,御书房,两道硕长的身影前后而立,像是在商量些什么。

“你这样做,真的妥当吗?她真的能坐上那个位置?”

一身锦衣,墨发如丝,随意的垂下,有几分慵懒,转而看去,那张本该惊觉艳艳的俊颜却被银质面具全然覆盖,只露出那双幽黑深沉的眸子,一眼望去,不小心便会沉沦而进。

开口的便是这人,而在他面前的,便是当今皇上,玉琉国国君,君琉,字凛夜。

而他,是君凛夜一母同胞的弟弟,也是这当今的辅政王,君璃,字子修。

“龙家到了这一代,便只有龙少锦是个人才了,只可惜,是个女儿身,不过,为人君者,当狠必狠,女子又如何?朕要的是他龙家手里的那块军符,只要圣旨一下,便也就没有这妥当不妥当之分了。”

君凛夜的眼神之中一抹寒芒闪过,手中的笔倾然落下,墨色在明黄色的绢帛上晕开,之后便招来一个小厮将那道圣旨带了下去。

“听说龙少锦本事不小,子修,恐怕需要你亲自走一趟了。”君凛夜转过身,看着与自己一般个头,却看起来总是冷漠疏远的弟弟,他的脑海中,似乎在思索些什么。

君子修点头不语,随即便离开了御书房,他知道自己的皇兄需要自己做什么,没有任何异议,任务下来,去做就是了。

偌大的御书房在君子修离去之后,只剩下君凛夜一个人了,他把玩着手中的玉佩,想起几日前皇家寺院里那个皇僧所说的话:龙女降世,有凤来仪,魂生异象,祸乱苍生。

龙女?龙家之女么?魂生异象?呵呵,龙少锦,朕不会让你有机会祸乱苍生的。

一阵冷风吹来,御书房的门轰然合上,灯火被吹得忽明忽暗,在那灯火的映衬下,君凛夜的脸色阴沉得可怕,这个年轻的帝王,其心狠手辣的程度让这满朝文武人人自危,生怕一不小心便脑袋搬家。

而这次,这个年轻的帝王,将矛头对准了世代忠心耿耿的龙家,那个功勋满满的龙家。

第6章 圣旨(下)

“圣旨到!”龙府前厅,一个领头大太监带领着一群小太监,齐刷刷的站在龙府的空地上,看着跪着的这一群人,大太监眼里明显的闪过不悦。

这是圣旨,龙家人这是当什么了?一个主事的都不在,这是不把皇家放在眼里,等回去后,他要向皇上参他一本,治治龙家这目中无人的毛病。

“龙少奇,咱家带来的是圣旨,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大太监语气极其恶劣,他阴测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龙少奇和龙家下人丫鬟。

若不是圣旨在身,他还真想一甩袖就走人了,想他皇上身边的大红人,那个大人见到他不赶紧低头讨好,哪里像龙家人这般?

这个大太监是皇上身边的主事太监,大小事务几乎都要经过他的手才会到达皇帝那里,所以,朝中大臣见他自然都是百般讨好,献殷勤巴结的。

而不得不说的是,这大太监和龙家还算是有过一段恩怨的。

有一次,龙家龙大将军龙睿麒送来战报,请求皇帝派兵增援,只是报告到了这个大太监的这里,就因为没有行贿被压了下来,等皇帝看到求助信的时候,龙大将军的军队已经得胜归来。

但是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龙将军的五万精兵,竟不剩五千,伤亡如此之多,皇帝大怒,最后追查下来,这大太监自然受到了严惩。

也就是那次,这大太监被打断了一只腿,直到现在,他走路都还是一瘸一拐的,所以这笔账,他是一直都算在龙家的头上的。

“李公公,实在不好意思,家父病重,无法起身,舍妹暂时不在府内,所以,只得在下暂时接旨,还望公公见谅。”龙少奇不卑不亢,回答的话语滴水不漏。

李公公的嘴角微撇,当即阴阳怪气的说:“龙少奇,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颁给龙家的圣旨,你有什么资格接?”

真当自己是哪根葱了?龙少奇不过是龙家的养子,京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接圣旨,就凭他,也配?

话语里的讥讽那么明显,龙少奇虽是跪着,可是他的双手紧握成拳,青筋暴跳,仿佛下一秒就能跳起来将李公公斩杀当场。

“哟,还说不得了?野种就是野种,你真以为你冠上了龙家的姓氏就是龙家的人了?做梦吧你!哈哈哈!你们说,这样的人,是不是个大傻子啊?哈哈哈!”

李公公对着他身后的那群小太监,笑得夸张。

“哈哈哈,就是,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出身。”

“就那鸟样,真当自己是哪根葱了,哈哈哈!”

那些小太监一个说话比一个难听,一个个抱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在他们的人生中,永远都是踩别人的时候最痛快了。

龙少奇抬起头,眼中的怒火蔓延,他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智了。

“李公公,来宣旨却在这儿侮辱大臣家属,这办事效率可还跟得上啊?”龙少锦自一旁的路径上走出来,看着那群得意洋洋的太监,她冷淡淡的开口,语气中的冷气直冻得人发抖。

第7章 出征(1)

龙少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跌倒在床沿边,习武之人的耳力一向很好,莫名的听到大厅处闹哄哄的很是喧闹,这才出了自己的院子。

谁知一过来,便听到李公公那些侮辱的话语,她在暗地里停留了一小会儿,直到看到龙少奇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了这才出来。

“龙大小姐这是什么话?咱家来宣旨,自然是越快越好,这不,一直没见到一个真正的龙家人出来,咱家还以为,这龙家已经易主了呢。”李公公自然是不会认怂的,毫不留情的顶回去。

龙少锦无所谓李公公的态度,她撇了一眼李公公手中的圣旨:“龙家易不易主就不劳烦李公公操心了,李公公还是快些宣旨,不然皇上该等不及了。”

“哼,龙家大小姐龙少锦接旨!”看看天色,原本就已经够晚了,李公公也知道不能再耽搁了,于是将圣旨打开,仔细宣读。

“钦此!龙大小姐,接旨吧。”李公公将圣旨放在龙少锦的双手之上,随即带着那一帮的小太监往皇宫的方向回去。

“怎,怎么会?”龙少奇在那帮宣旨的人走了之后,他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拿过龙少锦手里的圣旨,看了一遍又一遍,再三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只是当确认内容之后,他的心里就一直没有安宁过。

龙少锦的眉头深深皱起,她看向龙少奇,却也只得默默的点点头。

拿着圣旨,龙少锦便回了自己的房间,她将圣旨放在桌上,脑海中前世的记忆顷刻袭来,却和现在发生的事一点都对不上。

龙少锦想得出神,却没有发现,墙头上,一抹黑影来而又去。

龙少锦按住有些微微疼痛的太阳穴,脑海中却全是如今发生的事情。

前世,她是被迫上战场,甚至可以说是欺君罔上而上的战场,而这一世怎么就成了主动的了,而且还是皇上钦点的,这,说不过去啊!

没错,圣旨上清楚的写着,钦点龙少锦为大将军,带领一万精兵亲上战场,抵御邻国寒燕国的进攻。

就在近日,边塞传来战报,寒燕国突然举军来犯,边塞将领被俘,边塞接近失守,恳请京城派兵增援。

龙少锦知道会有敌国来犯,但她没想到会这么快,更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钦点的将军,带兵出征。

在京城,谁都知道龙睿麒龙大将军宠女如宝,走哪儿带哪儿,但是,任谁也没有想到,此次寒燕国进攻,居然会让龙少锦带兵,于是,京城的民众瞬间炸开了锅!

“喂,你们听说了吗,龙睿麒将军的女儿要带兵出征了!”百姓们在茶楼酒肆之中,三五成群,交头接耳的讨论着这道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圣旨。

“皇上这是怎么想的,我们玉琉国建国百年来,哪里出现过女将军了?这也太儿戏了!”

“难道我大玉琉国就没有男儿了吗?凭什么让她一个女儿家来打天下!”

……

百姓之中,反对声音颇多,其中不乏一些热血男儿,双袖一撸,恨不得现在就上战场去一争高下。

第8章 出征(2)

然,哪怕百姓在怎么反对,圣旨就是圣旨,不是老百姓几句话就能改变结果的,龙少锦成为将军带兵出征已成定局。

“少琦,你真的要去?”龙少奇看着一身戎装的龙少锦,眼里是一些让人读不懂的情绪。

“圣旨已经接了,由不得我去不去。”龙少锦整理自己的着装,腰间的配剑上被茯苓缠上了一抹流苏,让那刚毅的配剑变得柔和不少,更加适合龙少锦。

龙少奇牙齿一咬,看向龙少锦的眼神中有一抹坚毅:“少琦,我做你的副将吧,我和你一起出征。”

“嗯?”听着龙少奇的话语,龙少锦诧异的抬起头看他一眼,她看到了龙少奇眼里的坚定。

龙少锦一瞬间的诧异过后,当即摇摇头,看向龙少奇:“你不能跟我走。”

“为什么!”龙少奇得到龙少锦否定的答案,他一把抓住龙少锦的手,激动得手指缩紧,仿佛这一放手,龙少锦就会消失不见一般。

龙少锦看着龙少奇抓住自己的手,转而看向龙少奇:“我是接了圣旨,你呢?你拿什么理由出征?父亲现在病重,虽没有性命之忧,但是你我都走了,谁来守着这龙府?龙府的敌人那么多,你能保证我们出征在外,没有人对龙府下手?”

龙少锦的脑子出奇的冷静,她分析着当下的局势,让龙少奇不得不打消跟随她一起出征的念头。

在龙少锦鹰隼一般的目光之下,龙少奇慢慢的将自己的手指松开,看向龙少锦的眼光,复杂不已。

“小姐,走吧。”茯苓一身戎装,站在门口处看着自家小姐。

龙少锦有些不解的看着茯苓,这丫头,怎么穿成这样了?她不是一直规规矩矩的女装的吗?

“小姐,怎么样,茯苓穿起男儿装来,也不差的对吧。”茯苓自然而然的走到龙少锦的跟前,身上背着她自己的行李包袱。

龙少锦没有动作,低头将自己的行李拿起:“丫头就是丫头,你留在府里。”语气里是不容拒绝的坚定。

“小姐!”茯苓看着龙少锦,当即就急红了眼,急吼吼的赶紧抓住龙少锦的衣袍:“小姐,家里有少爷就够了,茯苓跟着你,还可以照顾你,军营里那么多大老爷们,小姐会有很多不方便的。”

“你也知道军营里都是大老爷们,你一个小丫头跟着去就方便了?”没得商量,龙少锦不希望茯苓去受军营里的苦。

然而,龙少锦低估了茯苓的决心,她想要跟着龙少锦去照顾龙少锦的起居,这件事没有谁能阻止,既然商量不行,那就只能撒泼了!

嗯!当即茯苓心下一定,瞬间,还站着的人儿就滚到了地上,抱住龙少锦的靴子,便大声的喊叫了起来。

“小姐啊!你不要茯苓了,你要丢下茯苓了!呜呜呜~~~”茯苓的声音极大,将整个龙府的下人全都吸引过来了。

龙少锦看着围着的人越来越多,而她的脸色也越来越黑,双手慢慢的紧握成拳。

小说

站在这样大的雨中等一个男人。

2021-1-3 2:26:26

小说

惊才绝艳的许家大小姐杀了人!

2021-1-3 2:29:5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