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她的婚姻,只是为了让他登上总裁宝座

她为搪塞老妈只得被迫相亲,结果第一次见面就被霸道酷少拉去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他对她百般呵护,疼惜万分,她以为真的找到了幸福。,然而,换来的却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他与她的婚姻,只是为了让他登上总裁宝座?,当繁华风景看透,他与她是否还能细水长流?
他与她的婚姻,只是为了让他登上总裁宝座

第1章 相亲

白云咖啡屋。

称得上本市最上档的情人约会首选之地。

苏小雪坐在嫂子顾春晴替自己安排的位置,不时的环望周围的一切。如此高档充满情调的地方,看来家人为了她,还真是不惜血本啊。

想起出门时家里兵荒马乱,如临大敌的场景,苏小雪就忍不住勾起唇。

“小雪,我跟你说,那个男人不错,大嫂我亲自帮你试探了许多问题。如果你觉得合适的话,就直接去民政局结婚吧。”顾春晴冲苏小雪眨眨眼,直接将户口本塞进了苏小雪的包里。

尽管苏小雪并不觉得自己二十四的芳龄依旧单身有什么不妥,但在家人的眼里,那就是快嫁不出去的大龄剩女了,因此,家人把她的终身大事放在了首位。尤其是大嫂,恨不得快来个男人收了苏小雪。

对于家人的安排,苏小雪是满口的答应,谁又能想到,她这配合的背后,其实是肩负着一个巨大的使命?

苏小雪是梦琪杂志社的一名小编辑,根据主编大人提供的第一手确切情报,宫氏集团的总裁,本市有名的钻石王老五,今日将会在这家咖啡馆里相亲!要是她能挖到这条独家新闻,就能在杂志社里咸鱼翻身,转正了!

苏小雪搓着手幻想着转正后的美妙生活,完全没有注意到咖啡屋的大门外,自己已经成了某人的盘中餐了。

昂贵的兰博基尼安静的停在路边,可带来的气场绝对不平静。

“少爷,陆小姐没有来赴约。”前座的手下恭敬的禀告道。

原本坐在后面假寐的男人带着墨镜,搞挺得鼻梁孤傲的如同冰山,棱角分明深邃的五官让人血脉喷张,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强势的气息。

宫陵浩打开车窗,摘下黑色墨镜,指了指坐在临窗前的女人,“她是谁?”

“什么?”西装男楞了一下,视线顺着宫陵浩指的方向看过去。

“十分钟内我要她的全部资料。”

十分钟后。

宫陵浩的手上多出了一叠厚厚的资料,他粗略翻看了一遍,最后停在那张简历表上,修长的手指在苏小雪的证件照上点了点,不着痕迹的勾起唇,“就是她了。”

紧接着,在几个手下的簇拥下,宫陵浩像披荆斩棘的万能之神,朝着餐厅走来。

他身材异常的高大,全身上下都是狂傲的霸气,气场强大到无人能及,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少爷。”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推开大门,恭敬的示意着让总裁进入。

一行人,瞬间成为了整个咖啡屋的焦点。原本为末的男人,此时已经为首。并且在他的身边,还多了一位年轻干练的女人。他大步流星直径向苏小雪走去。

目标明确,却不拖泥带水。

对面忽然压下一道黑漆漆的影子,阴森森的透着冰冷的气息。

苏小雪猛地抬起头,随后嘴巴成了诡异的‘O’型!

一张冷俊的面孔,像整个世界都辜负了他一样。高挺的鼻子,透露着王子般的高贵,绝美的嘴唇,如同上帝精心勾画出来的。在那乌黑的碎发下,那双令人感觉发毛的眼睛,她只盯了一眼,便乖乖的垂下了眼睑。

宫陵浩?

那位传说中的钻石王老五?这不就是今天她要拍的目标么?苏小雪大脑混战了,反复将记在脑子里的照片跟眼前的男人做对比!

没错,一模一样!

但是,他为什么会坐在她的面前,难道她表现过于明显,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敌不动我先动!

苏小雪露出一道温婉羞怯的笑容,装模作样的笑笑,“请问,您是……”

“苏小雪,x杂志社实习编辑,来白云咖啡屋的目的……”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慢慢响起,仿佛带了一股无形的压迫力,苏小雪下意识抓紧了藏着摄影机的包包,抬头,笑,“对,不过您怎么知道的?”

她苏小雪现在已经有名到家喻户晓的地步了吗?眼前这位,可是本市有名的黄金单身汉!

宫陵浩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表情多变的女人,心里却是另一幅的打算。若不是他家老爷子这次来真的,以死相逼,他也不会勉强答应来应付这次的相亲。

对宫陵浩而言,结不结婚,只是形式上的区别,为了满足老爷子抱孙子的心愿,他也可以容忍一个陌生女人进入他的生活。

况且,那个人是谁对他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他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微微挑着冷峻的眉,眼神示意手下们行动起来。

“小姐,麻烦你请起身。”正在苏小雪满脑抓狂时,站在宫陵浩的手下面不改色严肃的做出邀请她的手势。

“我吗?”苏小雪用手指着自己,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第2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如果换在平时,她一定会大声的嚷嚷,但是今天的她,是肩负着主编对她的希望而来的,还是不要把人惹恼了。

于是苏小雪听话的站起身来,还没站稳就看到宫陵浩的女助理一个箭步到她跟前,并快速的在她身上比划。

“你……你干嘛呀?你在做什么?你放开我……”

“身高一米六七,胸围合格,腰围一尺八,臀部合格。身体还算强硬。”年轻女人在苏小雪身上打量过后,拿出随身准备的纸笔,记录苏小雪的身体线条尺码。关于一个女人敏感的部位,她很聪明的没有直接报出来。而是记录之后,请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审查。“少爷。”她恭敬的将记录好的本子,放在他的跟前。

男人垂眸盯了一眼,然后示意周围的人退下。

“你们……”

“你是以结婚为前提,才到这里来相亲的?”宫陵浩打断苏小雪的话,富有磁性的声音,每一个字都波动着她的心弦。

“阿?不对……”苏小雪正想否认,却见宫陵浩已经示意人将苏小雪的户口本拿出来了,这下,苏小雪哑口无言了。她确实是以相亲的理由来这儿的没错,但是,她相亲的对象,早就在半个小时前,被她用电话忽悠走了啊。

服务员走过来给宫陵浩送了一杯咖啡,随后又给苏小雪续了一杯。当他拿着汤匙轻轻搅动杯子里面的液体时,苏小雪低着头,想着不能错过这个采访的绝好的机会。

宫陵浩正视着苏小雪,她虽一身漂亮的公主裙,但骨子里却透露着倔强的气息。脸上因羞涩而染上了一层红晕,美丽的大眼睛,微微垂着露出两排整齐的睫毛。娇小的鼻尖,粉嫩的嘴唇。虽然不是什么倾国倾城闭月羞花,却是真的有点美不胜收的感觉。

如果真要娶这样的一个女人,做宫家的少奶奶。带出去应该不会丢脸。

“你认识我吗?”半晌,冷冷的声音,打破了他俩之间的宁静。

苏小雪猛然抬头看着他,这张冷俊的面孔,光是看看便心狂跳不止了,令她在突然间忘了,她来这儿的真正目的。

“不……不认识。”苏小雪,你到底在说什么!不认识,不认识你接下来怎么采访他!

“我长得好看吗?”绝美的嘴唇,一张一合吐出令她面红耳赤的话。

“好看。”她连想都不用想,就直接快速的回答出来。哎呀,苏小雪,你这个花痴,丢人丢大了!

“你想嫁给我吗?”

苏小雪瞪大双眼盯着他,感觉是不是自己的耳朵有问题了。还是说这个男人太自以为是,觉得自己长得有几分俊俏,就可以拿她寻开心了?

“不,不是,宫先生,您是不是弄错了?”他不是来跟一位刚回国的千金小姐相亲的吗?怎么,一转眼,就跟她扯上关系了?

宫陵浩一直看着她,让她感觉很不好意思,双手在捧着咖啡杯时,不小心打翻了自己放在桌子上的小提包,包里的一些物品,零乱的掉落一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苏小雪赶紧起身蹲在地上,快速的拾起来,将包里的单反相机抱在怀里,她在心里肉疼着,不会摔坏吧。

“走吧。”宫陵浩突然站起身来,强大的气场,让苏小雪本能的跟着他站起身来。

“去……去哪儿?”她感觉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刚才的宫陵浩话中的意思。

“少爷……”这时候,宫陵浩最得力的下属莫岩,走近他身边,并在他耳边报告着什么。

宫陵浩的脸色突然大变,原本看起来就冷酷的双眸,瞬间散发出阴冷的光芒,如猎鹰扑食般犀利。

“那就如他们所愿好了。”半晌,他才冷冷的回答一句。

苏小雪看不到宫陵浩的表情,也不知道他们在耳语什么。更不知道,她此时是要走,还是要留下。

几秒钟后,宫陵浩做出了一个示意莫岩的手势。随后走出咖啡屋。

“喂……”苏小雪张望着令她奇怪的男人。紧接着,原本跟着宫陵浩一起来的人,相拥她的左右,强行要带她出咖啡屋。“你们要干嘛?放开我……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苏小姐请你配合我们,那样就不会吃苦了。”莫岩的声音听起来,比宫陵浩的声音要温和多了。但是他让手下对她的举动,很难不让她将莫岩与宫陵浩画上等号。

苏小雪被无情的仍进一辆黑色的法拉利车上,她顺势扑进了宫陵浩的怀里。

第3章 结婚进行时

“让我下去,这是去哪儿?你要干嘛呀?”她早已忘记了,自己身上的淑女公主裙,冲着宫陵浩就是一阵大吼。“我的家人都知道,今天我来这里相亲,刚才里面还有那么多的证人。你如果敢绑架我的话,警察一定会知道的。”

宫陵浩对于她的话不给予回答,面不改色保持沉默。

“你知道我是谁吗?就算你多么急切的想要娶老婆,也应该让我们俩再了解一下彼此吧?我告诉你哦,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虽然我……”虽然在家中,她已被老妈列为了剩女的地步,但是她绝对不愁嫁的。

“注意你的手。”半晌未出声的宫陵浩,盯着自己的裆下,苏小雪按着正中的手,阴冷的眼神恨不得把她一口吞下去。“那么心急吗?”

“我不是故意的。”苏小雪赶紧把手收回去。后退一步之远,却不小心头硬生生的撞在车门上。痛得她为了面子,努力控制住不叫唤出声来。“到底要去哪儿?”她将疼痛化气息,从口中吐出来。

“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宫陵浩逼近她身边,让她无路可退。

当然是来做你的独家新闻!苏小雪嘴一张,险些冲口而出,而下一秒,她就呆住了。

他们俩的距离是那么近,近得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喷出来的气息。他的脸在她的瞳孔中,放大了数倍,冷俊的面孔,竟找不出丝毫的毛病。

她紧张的呼吸着,属于他身上古龙水的味道,瞬间沁入她的心中,令人有些眩晕激动。

“相亲。”她口是心非的回道,却没有多少底气。

“然后呢?”男性的气息,从他的口中,轻轻的扑打在她的脸上。

“如果合适的话,便可以交往试试。”相亲的目的还能是什么?苏小雪咽了咽口水,她下意识的不想得罪眼前的男人,说起谎来理直气壮。

宫陵浩看着她,漆黑的瞳孔有微光闪过,她的不说实话正好顺了他的意,“不用交往,直接结婚。”宫陵浩的话如同一言九鼎的王者,气势磅礴让人无可否定。

“什么?”但在普通的邻家女苏小雪的身上发生,却像天踏下来了一样让她震惊。

因她太激动嘴唇不小心划过了宫陵浩的脸颊,她顿时不安的低下头,脸像红透的苹果,红晕蔓延到耳根之后。

宫陵浩不动声色看了一眼苏小雪,他在商场情场,见过各色各样的女人。碰过的女人,上至豪门千金,富家名媛,下至娱乐小姐。对这样一个青涩触碰,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莫岩从后视镜中,看到这一幕,又冷淡的移开视线。

“对不起啊……”你别打我啊……苏小雪捏紧了自己的包包,欲哭无泪的说道。

“没关系,不过一个脸颊吻罢了,日后我们的关系只会更亲密。” 宫陵浩冷静到几乎冷漠的话语令苏小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等等,我与你根本就没有感情。连了解都未有过。你的这些话听起来,不觉得很可笑吗?”苏小雪如坐针毡,老天爷是知道她刚被男朋友甩了,单身生活空虚的厉害,就直接送了一个大款让她傍吗?

这一次,宫陵浩干脆连理都没有理她。

苏小雪沉不住气,“到底要去哪里?”

“民政局。”在她的纠缠之下,他终于告诉了她。

“what?!”苏小雪震惊的蹦出一个单词,下意识跳起来,结果撞在了车顶上。她吃痛的捂住脑袋。

管不了那么多了,“您别开我玩笑了!”我胆子小,经不住玩的!

“你哪一个字听出我是在开玩笑?” 宫陵浩面无表情的侧头看向她,一闪而过的寒光吓得苏小雪往后瑟缩了一下。

“呵呵,呵呵呵……”苏小雪似想到了什么,忽然捂着肚子没有节操的笑起来,那笑态,是完全没有一个优雅的样子了。

“笑什么?”宫陵浩冷冷的盯着她。

苏小雪的笑声戛然而止,她怯怯的看着宫陵浩徒然冷下来的脸,颇为委屈的说道,“玩笑啊……”

妈蛋,她都演的那么配合了,他还想怎么样?

宫陵浩冷冷的别开脸,薄唇吐出两个字,“白痴。”

苏小雪摸了摸自己笑僵的脸,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位少爷,您的意思是要带我去民政局结婚吗?您不知道结婚是需要双方家的户口本啊?”

苏小雪在说这话的时候,完全忘记了,那被大嫂硬塞进包包里的户口本。她嘲笑他,倒是在自打嘴巴呀。

宫陵浩扯了扯绝美的嘴唇,嘴唇边出现了一道好看的弧线。

第4章 自带户口本相亲

自带户口本相亲,这女人明明想急切的嫁出去,这会儿和居然还装清高。早已将苏小雪查的清清楚楚的宫陵浩自是知道苏小雪的七寸在哪里,因此也就不慌不忙。

但苏小雪不知道呀,她到现在还一门心思的想着,怎么把宫陵浩的独家新闻弄到手。完全就忽略了,她已经在浑然未觉的情况下,成了新闻女主角了!

法拉利稳稳的停止在民政局大楼门前,一直紧跟在法拉利车后面的一辆黑色轿车中,下来宫陵浩的贴身下属,快速的进入民政局大楼,看样子应该是去通知里面的人。

苏小雪蹑手蹑脚的下车,小心瞥了一眼站在身侧的宫陵浩,她还真不相信,就这样他俩能结婚。

宫陵浩双手插在西裤口袋中,大步流星跨向大门。

一直以为宫陵浩奈何不了她什么的苏小雪,此时此刻,走到民政局的大门口,她居然开始害怕起来。

“苏小姐,请吧。”莫岩向她示意着进去。

“不……我家里还有事,我得马上回家。”苏小雪想要溜走,却被莫岩身后的保镖强行拦了下来。

“您这是怎么了?”

“你们有没有搞错,我连他是谁都还不知道,怎么可能真的和他结婚呢?那个人有病,你们也有病吗?”现在的她,只是站在民政局门口,就仿佛预感到了结婚之后,她被埋在婚姻坟墓的场景。

“您来相亲,也不是希望今天能够成功吗?”莫岩不准备再与苏小雪多费话,夺过她身上的包包,快速的拿出她的户口本,并且向她示意。

“还给我……”苏小雪伸手去抓,眼前划过大嫂把户口本塞给她时的画面,怪不得宫陵浩那么笃定的带她来民政局,原来是早看到这本户口本了。

“带走。”

大厅里面有几个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早就已经等候着,帮他们办理结婚手续了。

“苏小雪,苏正达之女,母亲商珍芳,哥哥苏小强,嫂子顾春晴,还有一个小侄儿苏小宝。一家以开面馆为生。”走过苏小雪身边的时候,宫陵浩在她耳边念了一段。

“你……”苏小雪吃惊的瞪大了眼,“你怎么知道的?”她忽地反应过来,炸毛了,“你调查我!你凭什么调查我!你知不知道,我是可以告你的!”

“哦?你要告我?”听到这句话,本来走在前面的宫陵浩又停下脚步,双手插在裤带里,似笑非笑的看着苏小雪,“你可以试试看,到底告不告的倒我。”

那一副‘法院就是我开的’嚣张气焰,气的苏小雪差点没脱下脚下的高跟鞋甩他一脸!

她确实是告不了他,苏小雪很清楚,以宫陵浩的实力,只需他动动手指,就能让她家鸡犬不宁!

“把户口本还给我……”既然搞不定宫陵浩,苏小雪干脆扑向了莫岩手中的户口们。

但没等她扑腾几下,莫岩身后的男保镖就把她架进了民政局。

进了民政局后,吴秘书,也就是之前帮苏小雪测量尺寸的女人直接把苏小雪带进了一间VIP房间里,被一群人神神叨叨打弄一番之后才送出来。

苏小雪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险些没认出来,一身大红色衣裙,脸上施加脂粉,头发盘得高贵又隆重,镜子里面的女人是自己?

“苏小姐,别耽误良辰吉时。”吴娜示意着民政局里面的女工作人员,护送苏小雪到拍摄室。

什么良辰吉时?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拍摄室里宫陵浩一身帅气的白色西装,如王子般高高的耸立在背景处。全身散发出来的威严,比之前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他看起来稍微亲切了一些。那朵插在他胸口的鲜花,更是增添了温和的喜气。

不过此时的苏小雪看不到这些,她提着又重又厚的裙摆,怒气冲冲跑向宫陵浩,“宫陵浩我必须跟你说清楚,我们绝对不可以就这样结婚,我跟你明说了吧,我今天来,不是相亲,而是……喂,你放手,你干嘛!”

可惜她的话全部都被宫陵浩给无视了,宫陵浩一把将她搂在怀中,两人面向镜头。

“稍微在挨近一点,面带微笑。好呢……真好……”摄影师捕捉每一个美好的画面。

苏小雪根本就没有办法配合,这场被强行抓来拍照的场面。然而宫陵浩原本霸道的举动,渐渐放来开的温柔。帅气英俊的面孔,令对美男无法抗拒的她,显得有些被动。

如果说被一个英俊男人呵护是苏小雪藏在心底多年的梦想,那么此时,宫陵浩温柔的举动,将苏小雪二十四年来的少女情怀,不可抑止的流露出来。

出乎意料的,在苏小雪非常不配合的情况下,镜头中的两人让莫岩和吴娜,都感觉十分的相配。

苏小雪在懵懵懂懂间,就这样与宫陵浩拍摄了结婚照片。

第5章 你以为结婚是小孩过家家

“少爷,这是准备好的结婚资料。”待宫陵浩和苏小雪走出拍摄室后,莫岩恭敬的将民政局工作人员,早就准备好的资料奉送而来。

“宫陵浩,你可要想清楚,这是结婚,不是小孩过家家,可以随便乱开玩笑。”尽管苏小雪现在还不明白,她怎么稀里糊涂就被人抓来结婚了,但出于好心,她还是忍不住提醒道,顺便为自己一去不回头的命运垂死挣扎一下。

宫陵浩没有理会她,而是拿着资料朝办理处大步走去。

“我告诉你,我有很多缺点的。我不爱干净,喜欢咬手指甲,睡觉之前不会洗澡,还每日每夜的磨牙打鼾。喂……你有听我在说吗?”苏小雪紧跟他后面,续续叨叨没完,只希望用自己的缺点来吓跑他。

宫陵浩坐在椅子上,如神来之笔,强劲有力的在结婚对象男方那一栏签下自己的名字。

“签字。”宫陵浩把资料推向苏小雪跟前。

“呵呵……我才不会签字呢,你以为我傻呀。我凭什么……我……”

不等苏小雪把话说完,莫岩和吴娜左右挟持,吴娜按着苏小雪的手,不需要签字,直接在资料上面按上她的指纹。

“你们这是强迫少女逼婚,整个民政局里面的人,都是我的证人。我要告你们!”苏小雪抓狂不已,朝着他们大吼大叫。

“把她的名字,从苏家户口上移出,转入宫家名下。”宫陵浩冷冷的声音,命令着莫岩。

“你没有权力。”苏小雪再也忍不住,拉住宫陵浩的手臂吼道。然而,宫陵浩却无视她满脸的无辜和可怜。

苏小雪眼睁睁的看着莫岩,与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将她的名字在电脑上移出苏家。原本她以为这一切都只是乌龙而已。可没想到这就是真实。

她挣脱不掉吴娜的束缚,眼泪夺眶而出,心痛的感觉,渐渐的蔓延到全身。

她从未想过,自己的婚姻,会如此的草率。会在她完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被一个陌生男人,强行拍摄结婚照片,强行在结婚证上面按上指纹。

浩林苑是市区外一处宫陵浩名下的别墅,在民政局办理好一切手续之后,苏小雪在沉浸在痛苦中时,被带到了这里。

若大的别墅,整齐干净,一尘不染,周围的环境令人心旷神怡,是一处居住修养的好宅子。

苏小雪拿着那张结婚证,除了哭泣,一言不发。满脑子想的都是她回家之后,自己要如何向家里人交差。或者说,如何跟主编交代,她怎么莫名其妙成了宫家少奶奶。

此时的苏小雪心里已经不能用后悔两个字概括了,要是能让她再重新选择一次,她一定不接这活!

“撕了它,只不过多了一张废纸。而民政局对于这样的废纸倒是多得是。”

当苏小雪激动得想要撕掉,手中属于她的那一份结婚证时,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冷酷的声音。

因为别墅里太过安静,苏小雪对于一个男人如此冷酷的声音,也并没有适应,吓得她猛然坐沙发上蹭起身来。

客厅的酒柜前,宫陵浩一手拿着透明的高脚杯,一手拿着红酒瓶。在苏小雪看来,他是在自我陶醉的品尝着红酒。

侧目,转身,白色的衬衫,领口两颗未系的扣子处,露出古铜色的肌肤,隐约可以看到里面强健的胸肌。双手袖子随意的挽起,流露出居家的惬意。

杯中红色的液体,沿着透明的玻璃杯边沿,进入他的口中,线条清晰明了的喉结,由上至下的跳动。绝美的嘴唇,因被红酒的渲染,而更加的性感迷人。

“宫陵浩!”苏小雪气冲冲的走到他面前,言语因情绪的过于激动而微微发抖,倒显出几分底气不足来,“我跟你明说了吧,我就是一个杂志社的小编辑,是为了做你的独家报道才出现在那家咖啡厅的。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凭什么强行让我与你结婚,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宫陵浩勾起唇,“那又怎么样。”他冰冷的眼神扫向她,眸中含着不屑,“你以为,我宫陵浩会把一个不明底细的女人娶进家门吗?”

苏小雪猛地瞪大了眼,也就是说,宫陵浩早就知道了她的目的,一切还是在他的掌握之中,她才是那个什么也不知道的白痴!

宫陵浩冷酷的话,不带任何同情的目光,苏小雪越想越委屈,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

宫陵浩的眉头立马就拧了起来。

第6章 不准乱来

“呜呜……”见这一招奏效,苏小雪故意大声的哭起来,“我要回家,这是哪里啊?求你放我回家吧。”

苏小雪不知道宫陵浩对于女人最忌讳的便是又哭又闹。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原本想也许会得到这个冷酷男人的同情。却没想到他站在落地窗前,独自品酒更加的惬意了。

“你有听到我在跟你说话吗?”苏小雪懊恼死了,她擦掉眼泪,大步跑到他身边,抬头挺胸趾高气扬的质问。

宫陵浩半晌才回头,落幕之光照射在她的脸上,娇美的脸颊,可爱动人。一身白色居家服,看起来随意又显得舒适。

让这个女人成为他的妻子,似乎也不是一件多难接受的事。宫陵浩皱起眉,他怎么会忽然起了这样的念头。对他而言,应该是什么样的女人都无所谓。

苏小雪不知道他在看什么,担心他会对自己做出不良举动,赶紧用双手护着自己胸口。

“我告诉你哦,就算你强迫我与你结婚,但那也只是表面。我绝对不会认同你我是夫妻。”她有些惧怕他全身散发出来的冷酷气息,识趣的后退几步,才敢大胆的说道。

“就算……”想了想又说:“就算真的在法律上,我们是夫妻关系。但那也永远都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而已。你可千万不要妄想其他的什么。”

苏小雪原本无心的话,却似乎提醒了宫陵浩。

宫陵浩在商场,情场上对于男女都是通吃。多少女人想要嫁他为妻,他都不屑一顾。而眼前这个女人,捡了天大的便宜,居然还一幅委曲求全的模样。倒是让他第一次见到。

他移动步伐,步步逼近她。苏小雪美丽的面孔,在他深邃的眸子里,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你要干嘛……”她被逼迫坐在沙发上,为了不跟他如此近的距离,她用双手想要推他的身体,却被宫陵浩紧紧的拽在手心里无法动弹。

“你说得没错,既然在法律上,你已是我宫陵浩的妻子。那么就不能是有名无实。”宫陵浩那双深邃的眸子,仿佛能够看穿她的心房。绝美的嘴唇,突然荡漾起一层邪恶的笑意。

“你别乱来!”苏小雪这下是真急的眼泪花都要冒出来。

“要是这样做能让你听话一点,我何乐而不为。”

“不要……唔……”

宫陵浩霸道的吻上她的嘴唇,浓烈的酒气,夹搭着男性独特的气息,从她的口中蔓延到肺腑。

在他的右手上,依然还拿着喝完的透明高脚杯,左手则紧紧的抱着她的腰身,忘情的亲吻着她。

她在他的吻中喘息,寻找可以逃离的机会,可是他急切的举动,却让她找不出丝毫避开的时机。

“唔……”当他的舌尖轻挑开她的嘴唇时,她本能的呜咽一声。生怕自己会窒息在他的吻中。

宫陵浩对于她青涩的吻,羞涩的举止显得十分的享受。这一时刻,他几乎忘记了所有,只想发泄自己的欲望,哪怕身下的这个女人,前一秒还在与他争锋相对。

“不要……”当他撩开掩盖在她膝盖的长裙摆时,一股凉意瞬间袭来。拉回了她的思绪。立刻对他展开反抗。

宫陵浩已经被她的味道所迷惑,一时之间,根本就不想再停止下来。而在他的理念里,女人如同衣服,他愿意给她穿的机会,那是对她的宠幸。

“就算我们是名义上的夫妻,可即使你得到了我的人,也永远得不到我的心。你知道什么是爱吗?在没有爱的基础上,两个人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啊……”苏小雪激动的大声说道,然而,宫陵浩对于她的话,却如同耳边的空气般飘过。

“我是为了我的工作,才来接近你的。现在我莫名其妙跟你结了婚,如果我的家人知道,我就这样结婚了。他们绝对不会原谅我的。‘你知道被人逼迫的感受吗?’”苏小雪不管不顾的喊道,她真是满心的委屈。

她又惊又害怕,眼泪布满了整个脸颊。清白的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嘴唇,闭上双眼,认命的等待宫陵浩接下来对她的残酷暴举。

当她以为今天的她,一定逃不过他的魔爪时,身上的男人,却突然停止了举动。

宫陵浩蹭起身来,暴怒的离去。她望着他高大的身影,惊魂未定的整理身上零乱的衣裙。

“哐铛……”一声巨响之后,客厅里原本光洁的地板上,布满了无数的碎玻璃渣。

第7章 我成了少奶奶

苏小雪吓得全身发抖,只见宫陵浩进入二楼的房间,便再也未出来。

次日,当清晨的阳光,从落地窗前,斜射进来时,苏小雪还安静的躺在沙发上。

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情,仿佛并没有破坏她的美梦。

“少奶奶……”

美好的梦境,在一次又一次的呼唤中破灭,苏小雪很不情愿的睁开双眼。

惺忪的眸子里,一张年轻美丽的女人面孔,带着微笑,一幅对她很恭敬的模样。

苏小雪揉了揉双眼,立刻蹭起身来,环望四周这才回想起,昨日所发生的事情。但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所以故意用手使劲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很痛,不像是梦的感觉。

“少奶奶,请梳妆一下,一会回宫家。”吴娜面带十足的微笑,示意着她为苏小雪准备的衣物。

“宫家?”苏小雪胡乱的揉了下乌黑的长发,再一次打量四周。

这里难道不是宫家吗?如此豪华高端大气上档次,仅是一个厕所,就可以当他们苏家一个客厅了。

“对。”

吴娜说话虽然很温柔,但做事却一针见血。苏小雪不敢再多问什么,只能乖乖的照做。

一大清早的,就要梳妆打扮得如此隆重整洁。真是不应该呀。再怎么说,他们也应该给她先准备一份早餐才对吧。

一个个口口声声叫着‘少奶奶’,却什么优待都没有。反而还被他们打弄来,打弄去。

苏小雪被一群人打扮好之后,直接上宫陵浩的车。谁也没有告诉她,宫家到底在什么地方。那里还有些什么人。

她望着车窗外飞快倒退的建筑,心里忐忑不安。双手放在粉红色的裙摆中,紧紧的相握在一起。

从昨天与宫陵浩见面开始,她便成为了一个木偶人,每做一件事,都不能任由自己。所以,此时此刻的她,已有了自知之明。不问,不管,不说。因为她知道就算自己问再多,这个男人也不会回答她一句。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少奶奶。”莫岩亲自替苏小雪打开车门。

她被动的下车,只见前方是一扇金黄色大门,门前则是一条长达十多米远的过道。过道的两边栽满了无数的奇花异草。整个过道直通前方那座如同宫殿般的别墅。

“少爷早。”大门前几个穿着一样的中年仆人,恭敬的在那里迎接。

苏小雪对于眼前的一切,显得格外的震惊。完全不知道,接下来她应该做什么。

“少爷,这位是……”宫家的管家宫叔,见苏小雪这个生面孔,好奇的询问。“家里来贵客了。”宫叔是看着宫陵浩长大的,对于他的性格自然清楚。不等宫陵浩回答,赶紧提醒一句。

宫陵浩原本就冷酷的目光,此刻又加上了一层冰霜。在回家之前,莫岩就已经得知宫家来贵客的消息。但他还是决定带苏小雪回家。

在苏小雪还愣着不动时,宫陵浩突然走到她身边,强硬的拉起她的左手,挽在自己的手腕上。

在宫陵浩的步伐带动下,苏小雪对于这座如同宫殿般的别墅的紧张感,稍微减轻了一些。

“老爷,夫人,少爷回来了。”宫叔推开客厅的门禀告着。

宫陵浩还未进入客厅,就已经听到了里面的笑声。

客厅前方的沙发上,分别坐着宫家老爷宫南天,与夫人沈丽娟。不同以往的是,母亲身边还坐着一个年轻女人。

漂亮高贵,全身上下都精致的让人忍不住感叹,优雅的坐在那儿,嘴角衔着一抹浅浅的温柔的笑意。

“陵浩,你可回来了。你陆伯伯和欣沫,都来好一会儿了。大家都等着你呢。”沈丽娟看见儿子回来,因为太高兴,而一时间忽略了,与宫陵浩一同进入的苏小雪。

陆欣沫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过去,整个人都呆住了。

不远处的男人,西装笔挺,英俊不凡,好像从天际踏雪而来的太阳神一般无所不能,一笔一划都深邃永恒到让所有女人心动。

当然,她也不例外,她痴痴的看着来人,深深的陷了进去!

苏小雪从没见过这个豪华的房子,口水都要流出来,太有钱了,艾玛,要是真能钓到这么个钻石王老五,这辈子也值了啊!

这会儿她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使命感。

可她也充分感觉到了,周围散发的强大的不同寻常的气场,太诡异了,太压抑了,有一句怎么说来着?叫一入侯门深似海,苏小雪将目光收回来,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陆欣沫。

她好美,简单的穿着显出不一样的品味,淡淡的妆容,优雅的像欧洲皇家公主一般。整个衣裙将她完美的身躯线条都展现了出来。

她扯扯嘴角,再看看自己,简直就是山鸡和凤凰啊。

“陵浩,怎么不叫人呀?这是陆伯伯我不用介绍了吧。欣沫便是你陆伯伯的独生女。”宫南天微微皱着眉头,一本正经的介绍。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这位是?”陆欣沫娇羞的伸出手打招呼,连看一眼都觉得心脏乱跳,他的目光太深邃了,像看不见底的海般浩瀚。

可是和他如此亲密挽着手的女人是怎么回事?

“我的新婚妻子苏小雪。”宫陵浩点头,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冷冷的回答陆欣沫。

苏小雪让自己尽量不要紧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笑的比哭还难看,“嗨,大家好。我们……”苏小雪想要解释,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她想挣脱宫陵浩拉住自己的手,他却拽得更紧。

“胡闹,这孩子瞎说什么呀?”沈丽娟虽然有些生气,但她太宠溺宫陵浩也只是轻声的呵斥一声。“欣沫,陵浩就是喜欢开玩笑,你可别相信哦。”她赶紧向身边的陆欣沫解释。

可这样的解释也太无力了点,陆家可不是这么想的,现在这个时间,现在这样的场面,宫陵浩带着个女人回来示威,明显就是不把他们陆家放在眼里。

“既然你们家都有媳妇了,还让我们来做什么?”

第8章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宫南天忍住满腔的怒气沉声说道。

可宫陵浩却拉着苏小雪的手,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那纤长白皙的手紧紧的搂在了苏小雪的肩头。

“那得,问你们了。”说着,宫陵浩瞥了一眼站在对面的陆欣沫,勾唇一笑“我不仅听你们的话去相亲约会,还直接把结婚证办了,你们,也可以如愿了。”

苏小雪的肩膀上是宫陵浩手心温热的触感,盛着来自于他的安全感。再次抬头望着他时,他的眼神中,虽然是一如既往的冷酷,但眼神中却是满满的悲切。

到刚才为止,她还一直将他视为一个冷酷到麻木不仁的男人,可是,此时此刻她却有了一丝同情,或许,身上满满的刺也只是用来伪装真实的自己,在这样一个连自己的婚姻都当做交易的砝码,何尝不是一种哀伤。

可是,他的父母却不这样认为。

“相亲约会?陵浩你不应该是和欣沫吗?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沈丽娟被他们弄糊涂了。

一旁的陆欣沫当然是知道怎么回事。

刚刚从国外回来的她,又怎会答应这样老套的相亲,又怎么会对如此草率的婚姻逆来顺受!

何况,又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陆力彬也正因为自己的女儿的任性,所以才一大早到宫家算是赔礼。可这样的结果着实意外,而且这样不是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吗?

同样觉得这是一种羞辱的还有陆欣沫。

“宫大少爷……”陆欣沫缓缓的走到了苏小雪的身边,上下打量着这个平凡无奇的女人,眼神里带着满满的讥诮:“的品味,似乎,不太高啊。”

呃……听到这样的话,苏小雪都快吐血了,这样赤裸裸的挑衅真的好么……

可是苏小雪却一句话说不出,陆欣沫只是一句话,一个眼神,或许是一个高贵的举动,就可以压制她的整个人。她完全没有资格站在这里与她较真。

苏小雪没有,宫陵浩有啊。

陆欣沫的话着实刺耳,让我们宫大少爷的眉头微微皱起。

搂着苏小雪的肩膀慢慢的踱步到陆欣沫的面前,猛地手一挥,她原本被腰封箍住的宽大T恤瞬间被放了下来,接着,陆欣沫就感觉到唇瓣上猛地一凉,鲜艳的唇彩便不见了踪影。

“嗯,这样才像一个豪门家庭的小姐。”末了,他才冷冷的补充一句。

“你……”陆欣沫惊讶的用手抚着自己的嘴唇,秀气的眉拧成了一朵花,宫陵浩这样不是在让她出丑吗?

宫陵浩这样不给陆欣沫面子,也就是不给陆力彬面子,这样一口气哪里咽得下。

“哼!今天真是打扰了,欣沫,我们走!”

这样的场面简直是尴尬,沈丽娟赶紧跳出来圆场。

“别呀,陵浩不懂事,我会给你们一个交待的。”

陆欣沫闻言,刚踏出的一脚也顿时停下,让她这样出丑的,宫陵浩还是第一个,忽然心里生出了一丝兴趣。

唇角微微一弯,扬着下巴走到了宫陵浩的面前。

“怎么,有胆量和我单独谈谈么?”

宫家二楼的露天阳台。

陆欣沫一边用汤匙,轻轻的搅动着杯子里面的咖啡液体,一边欣赏般的打量着冷着一双眸子却因此而有些迷人的宫陵浩。

她忽的开始有点后悔,自己昨天没能去赴约。没想到和自己相亲的竟是这样有趣的一个人,瞬间将她的斗志激发了起来,能征服这样的男人,不是应该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么?

“听说,你这么年轻,就已经宫氏集团的副总裁了?看来宫大少爷的能力真是不容小觑啊。”陆欣沫盈盈一笑,说的却是与今天毫不相干的话题。

她骄傲,认为所有男人都应该败在她的石榴裙下,可是男人面对她勾人的微笑却无动于衷。

“你不喜欢喝咖啡吗?不过,还是国外手工现磨的咖啡好喝。”

宫陵浩仍然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陆欣沫一怔,却自顾自的笑了起来:“怎么不说话呢?难道你真的对那样卑贱的丑女人情有独钟了?”

话音刚落,宫陵浩面不改色的脸,终于有了表情。

“不关你的事。”他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冷冷的对她说道。

“我就说嘛,你应该只是玩玩吧?”陆欣沫对于自己从未失去过信心。这样的男人,她也见多了。“你一会儿告诉伯母好不好,就说你只是跟他们开玩笑的。根本就不会跟那种女人结婚。”她带着自信的微笑,品尝着她并不喜欢喝的咖啡,但此时此刻那味道,却让她感觉都浓香了许多。

“那种女人?”宫陵浩眉尖一挑,陆欣沫此时在他的眼里就像一只骄傲的小丑一般:“我不认为有钱就是高贵,也不认为你,就比她高贵,而且,她现在已是我宫家的少奶奶,请注意你的措辞,我想,陆家的家教也不至于如此吧。”透白的骨瓷咖啡杯,被宫陵浩重重一放。

陆欣沫吓得身体一抖。

“你生气了吗?”陆欣沫强压下心中的怒火,这样的场面她见多了,男人啊,总是想无时无刻的树立自己的正面形象:“你跟一个长得并不漂亮,看起来还显老的女人,第一次见面。就仓促的结婚。是不是因为昨天我放你鸽子,所以你生气了。才会那样做的?”

闻言,宫陵浩站起身来,居高临下俯身看着她,阴冷的目光直逼她心上:“自以为是的女人,真可笑。”

说完,径直离开。

小说

七零年代:旺夫媳妇有点辣完整目录在线阅读 (林舒鱼魏行蕴) 大结局无弹窗

2021-1-3 2:08:52

小说

圣龙天帝小说试读 叶飞龙柳九月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2021-1-3 2:09:0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