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大秦方士》免费试读 非默龙子烟小说在线阅读

非默龙子烟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最后一个大秦方士》,该小说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非默龙子烟小说讲述了:非默是紫微星降世,为了救他的命,师父张青阳布下遮天大阵。二十年后,刚出道的非默就被种下苗疆情蛊,这终究是一场巧合还是千年前就已注定的宿命......,

《最后一个大秦方士》 小说介绍

非默龙子烟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最后一个大秦方士》,该小说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非默龙子烟小说讲述了:非默是紫微星降世,为了救他的命,师父张青阳布下遮天大阵。二十年后,刚出道的非默就被种下苗疆情蛊,这终究是一场巧合还是千年前就已注定的宿命……,

《最后一个大秦方士》 第十五章 赶尸客栈 免费试读

解释了半天,那村里人也不听,只是催着我赶紧离开。

我没办法,只能先离开了村子,不过我也留了一个心眼悄悄地趁村民没注意放了一个传音蛊在那小孩子身上,自己在村外随便找了一个地方藏了起来。

没一会儿,传音蛊传回村民的声音。

我仔细一听是那个老者的声音:“你们俩怎么搞的,怎么让小虎跑了出来?万一土匪过来把孩子抢走了有你们俩后悔的。”吴老勺听到这里心中暗暗纳闷,这乌龙山的土匪这么特别还抢小孩子。

一个憨厚汉子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实在不好意思村长,俺们夫妻俩一个没留神,让小虎跑出来了,俺俩这次回去一定把孩子看住了。”原来那虎头虎脑的孩子就是叫小虎。

那老者即村长沉声道:“那你们这次回去一定把孩子看住了,好了都散了吧。”

很快,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远去。

只听到一个妇女训斥的声音:“小虎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你要是再偷偷跑出来被山里的土匪抓住,他们可就要吃你的肉了。”

那憨厚汉子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好了,别再吓到孩子了,咱俩把他看住了就行。”

说着说着就没了声音,吴老勺索性就断了和传音蛊的联系。

吴老勺刚出凤凰山,看着这里土匪横行霸道甚至连小孩子都要抓早就有了几分怒气,仗着自己凤凰山学的本事硬就起了去乌龙山的土匪寨子里探个究竟的想法。

既然打定了主意,吴老勺直接背了包袱径直往山上去。

乌龙山虽然不是那么高大,却是十分凶险,幸而吴老勺也是自小在山里抓鱼逮鸟撵兔子的主倒也没觉得难走。

上山比较晚,眼看的太阳已经西斜,吴老勺倒是运气抓了只肥大的兔子。

掂着兔子的两只耳朵,吴老勺就寻找平坦的地方打算凑活一夜。

没一会儿,吴老勺竟看到前方有一个孤零零的房子。

吴老勺走近一看,那是一个破旧的木屋,散发着阴冷的气息,吴老勺倒是不怕但他总觉得这木屋透露着诡异,但具体是哪里诡异又说不上来。

不过,艺高人胆大,吴老勺直接大步迈了进去。

里面扑面而来的是那种木头的腐朽味,吴老勺打量了一眼,这木屋里面横七竖八排列着不少的黑木棺材,那长年不见阳光的木头腐朽味儿正是这棺材散发出来的。

外面的天完全黑透了,满地的星光像是打了一层霜,山上的虫鸣和树叶的沙沙声让吴老勺因为这木屋而提起的警惕心放下了一半。也就是放下警惕心的同时肚子咕咕叫起来,吴老勺苦笑了一下对那绑了腿呆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兔子调侃道:“老兄实在对不住,今天就拿你下饭。”

说完,吴老勺提着那兔子就走了出去。

没多久在一向阳处寻了一个小溪,用身上带的匕首把那兔子给清理干净,洗去那一手的血污,擦干匕首放在腰间,提着那兔子就回去,回去的路上顺手折了几根树枝。

回去把兔子放置妥当,就准备出去找些树枝生火,正准备出门,一拍脑袋自言自语道:“**嘛费力出去找,这不是有现成的木柴。”

说着,吴老勺找了一个比较干燥的棺材运功一脚踢了过去,那棺材有些年候了一下就散落一地,吴老勺顺手捡了些很快就把火生了起来。

带回的木枝把那兔子串了起来架在火上慢慢看着,约莫小半个时辰那野兔被烤的浑身金黄,那兔子留出来的油脂滴在火上出现吱吱的轻微炸裂声,伴随着那声音,一股扑面而来的香味已然飘远,吴老勺还没来得及吃到嘴,外面就有了动静。

“阴人上路,活人回避,迎喜神嘞!”一阵接着一阵的沙哑声音传了过来,由远及近,很快就到了那木屋门外。

“迎喜神嘞。”那沙哑的声音在外面喊了一声。

这个时候吴老勺脊背发凉终于想出了这木屋哪里不对劲,进来的时候吴老勺记得分明,这木屋他娘的根本就没有门槛。

吴老勺的师父说过没有门槛的房子只有一种,那就是专供赶赶尸人和死人歇脚的赶尸客栈。

吴老勺当时也好奇的问了一下这什么是赶尸客栈,师父是这样说的:“赶尸客栈嘛,顾名思义就是给赶尸人和死人歇脚的地方。你想嘛,这世人都在乎个叶落归根,尤其是背井离乡的那些人,可是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既然生死有命,难免就有些可怜人落得个客死他乡的悲惨结局。但如果这样的人想回家安葬,平常办法运尸体回去显然是不行的,你想啊,就是用马车用船走上路少说也得个几天,要是离得远没十天半月都不行。这个时候就有了赶尸人这个行业,他们把死者的魂重新封在他们自己的尸体里,再配合着赶尸铃铛和符咒就能让尸体自己走回去而且还能保证尸身短时间不会腐烂,这就是行尸走肉了。

又因为死者的魂被封印在尸体里,所以赶尸人只能半夜上路,鸡鸣前找到地方休息,而休息的地方就被人称作客栈,这就是赶尸客栈了。至于怎么分辨赶尸客栈嘛?那就简单了,和义庄差不多里面都停放着棺材,不过,和义庄不同的是赶尸客栈是没有门槛的。

因为赶尸人虽然有能力把魂留在尸体里控制尸体走路,但是尸体终究是尸体是跨不过有门槛的房子的,因此赶尸客栈是没有门槛的。至于民间传说赶尸人其实就是用特殊药水保存尸体尸身不腐再把尸体分成几份背着回去还是用有独特的术法这就不得而知了。”吴老勺的师父虽然给吴老勺讲过赶尸人的事,不过吴老勺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

吴老勺还没来得及多想,外面就响起了一声:“迎喜神了。”

说着,外面就走进来一个穿着麻衣道袍高大却面容有些丑陋的中年男人:“你怎么还不出来迎喜神?别误了时辰。”

吴老勺这才明白,面前这人把他当成了赶尸客栈的人忙解释给那中年男人。

那中年男人听完皱了皱眉头也没说话就走了出去,很快又走了回来:“你不是赶尸客栈的人,那赶尸客栈的人呢?”

吴老勺见那人语气不善也没好气的说:“我怎么知道,我只是来这山上找土匪的,我管他什么赶尸客栈的人干嘛?”

那男人见吴老勺确实不知道语气才好了点说:“不好意思啊,兄弟,我这人脾气不好,赶路这么久看这赶尸客栈人没出来迎接,现在想想,这里的赶尸客栈一定是出事了。对了,你说你是来找土匪?”

吴老勺这才把山下村子里的事情给那中年男人说了一遍。

那中年男人想了想说道:“前两个月之前我路过这里还一切正常,现在下面的村子和赶尸客栈的人都出事了,肯定和这山上的土匪脱不了干系。兄弟既然你有心探这土匪窝,等我安置了这群老板也陪你走上一遭也算有个照应。”

说完,也不管吴老勺的反应就又出了门,很快外面响起来铃铛声和那人念咒声:“尘归尘土归土,起。”随着那人的声音,外面响起来一阵脚步声,八个人在那人的引领下跳了进来,吴老勺定睛一看后脑勺都透着凉气,那分明就是一个个的脑门上贴着黄纸符咒的死人个个穿着寿衣。

在一声声的:“尘归尘土归土,落。”那八具死的不能再死的尸体居然一个个的自己躺倒在了棺材里,只见那人在随身携带的百宝囊中取出一盏长明灯放在棺材前点亮,然后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坐到了吴老勺不远处。

吴老勺没开口却看那人眼睛不时的往自己这边瞄,准确的说是往自己烤好的野兔上瞄。

吴老勺倒也不小气邀请那人道:“你要是不嫌弃也过来吃一口这兔肉。”

那人似乎早就在等着这句话憨憨的笑着:“那多不好意思,嘿嘿。”那人嘴上这样说道,身子却毫不犹豫的移了过来。

吴老勺从自己的包裹里,小心的抓了一些盐巴细细均匀的撒在兔肉上,用匕首割下了一条兔腿给那人递了过去。

那人也不客气,接过兔腿就往嘴里面送,烫的龇牙咧嘴尴尬的冲吴老勺憨笑,倒是把吴老勺搞得哭笑不得。

那人又咬了一口兔肉吞到肚子里才仿佛想到什么从自己那破旧的百宝囊中拿出一个酒葫芦递了过来,吴老勺犹豫了一下还没接,那人好像又想到什么把那酒葫芦自顾自的打开狠狠地灌了一大口才递了过来。

吴老勺接了过来也是狠狠地灌一大口,那酒够烈从喉咙到胃都是一种桀骜不驯,吴老勺不由地称赞道:“真是好酒。”

那人第一次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憨憨的说道:“真的吗?这是俺自己酿的,跟一个酿酒的老师傅学的,够味吧?”

吴老勺毫不掩饰的夸赞了一番也同时看了出来这赶尸人是一个憨厚的汉子。

那人见和吴老勺说的来才又开口道:“俺叫麻山,俺的朋友都叫俺麻子。”

吴老勺看了看那人的确是半脸的麻子忍俊不禁的道:“麻子,嘿嘿,我叫吴老勺。”

麻子很快吃完了自己的那只兔腿,吴老勺大方的又分给了他些兔肉,最后那只兔子一大半都进了那麻子的肚子。

麻子不好意思的说道:“老勺,你还真不愧叫个老勺,你这兔子烤的真香。”

吴老勺谦虚的说:“这烤的才哪到哪,这也就是野兔肉多肥美,我跟你说麻子,改天咱掏点蜂蜜抹在这烤兔上,那滋味鲜中带甜,肥中添香,简直绝了。”再一看那麻子那么多人在那直流口水,吴老勺哈哈的大笑。

麻子见了大窘忙转移话题道:“老勺,你干嘛非要上山冒这个险呢?”

小说

我可以变成龙笔趣阁 我可以变成龙苏元林萱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2021-1-3 2:07:52

小说

非默龙子烟全本小说 最后一个大秦方士无删减阅读

2021-1-3 2:08:0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