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大秦方士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非默龙子烟小说完结版

主角叫非默龙子烟的小说叫《最后一个大秦方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恋欣儿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非默是紫微星降世,为了救他的命,师父张青阳布下遮天大阵。二十年后,刚出道的非默就被种下苗疆情蛊,这终究是一场巧合还是千年前就已注定的宿命......

《最后一个大秦方士》 小说介绍

主角叫非默龙子烟的小说叫《最后一个大秦方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恋欣儿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非默是紫微星降世,为了救他的命,师父张青阳布下遮天大阵。二十年后,刚出道的非默就被种下苗疆情蛊,这终究是一场巧合还是千年前就已注定的宿命……

《最后一个大秦方士》 第九章 凤凰城 免费试读

张青阳眼神一寒说道:“你这是威胁我?”媚娘笑了笑肆无忌惮的说道:“谁敢威胁你大名鼎鼎的阵王,小女子只是劝告你不要多管他凤凰山的闲事,否则你那位姓马的朋友和几位观天局的后辈我们就不能保证让他们囫囵着回来。”

对于老马被抓张青阳丝毫没有意外,老马是个普通人没有功夫更没有术法的底子怎么可能逃过走阴人的魔爪。不过,张青阳刚刚还在纳闷为什么红魔说是伙伴们原来是他们动手抓了观天局的人。这个时候张青阳一下子就想明白了为什么宋无言一直没和自己联络的原因,只是他没有想到走阴人现在已经胆大包天的敢明目张胆的抓观天局的人,毕竟观天局是属于官家的机构,自古就有民不和官斗的理。

张青阳厉声问道:“你们敢碰观天局的人?走阴人不怕得罪官府?不怕引火烧身吗?”红魔眉头一皱:“这事就不劳您费心了,我们自会处理。话,小女子已经给您带到,就不多打扰了,告辞。”说完,红魔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张青阳突然开口道。

“不知,阵王还有什么赐教?”红魔悄然按上了腰中缠绕的软剑,酒馆外也无声无息的多出来四道黑影。

“没事,就是想告诉你,你穿红裙的模样真俊俏。”张青阳一身青衫浩然正气此时一本正经的调戏媚娘倒是有一些幽默。

媚娘听闻张青阳的话不由自主的一愣:“你,你很好。”末了,媚娘咬了咬嘴唇转身离开心中却是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思绪,江湖上多有恭维自己的人其中也不乏登徒子,好话早已听了千千万,没想到今天张青阳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自己心思荡漾。媚娘刚已离去,四道黑影当即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张青阳没注意到媚娘的变化,他这突然的举动只是想探探对方的底细,刚才自己看的分明红魔加上剩下的四人都是实力非凡显然已经达到了半圣的实力甚至有几个已经无限接近半圣巅峰。张青阳叹了一口气:“走阴人十魔至少五魔已聚集在湘西,这次看来凤凰山的事情有些棘手了。”张青阳想了想走回酒馆将剩下的小半碟牛肉打包。

张青阳走出酒馆的瞬间感受到一个眼神在注视着他,身为术圣,张青阳的感觉异常敏感他不动声色的四处看了看,在出门的一瞬间他看到了那目光来自酒馆二楼包厢的一个身着黑衣的女子,那女人带着面纱张青阳看的不真切。

张青阳索性任由她看着,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回到吊脚楼,张青阳随手把打包的牛肉放在桌子上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才坐在椅子上想着事情。

门吱呀一声打开,张青阳抬头一看正是云寒。云寒尴尬的笑了笑也没作解释自己走回了房间。

张青阳看了看窗外已是丑时,吹灭了蜡烛张青阳走回房间,非默睡的正香,张青阳给他的被子往上拉了拉心疼起自己的徒弟起来心中暗道:“不知道自己带他出来是不是一种错,也许一生默默无闻更适合他。”张青阳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很久才恢复平常在非默旁边躺下呢喃说道:“**,何况本就是真龙。”。

第二日,非默早早的起床在吊脚楼前面的空地打拳,那是他每日雷打不动的功课。想到自己不能修习术法,感受不到天地灵气连修习的武功也只是凡俗的功法不由地有一些泄气,张青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拳法乱了,我是怎么教你吐纳的。”

非默这才收了心,按照师父教的吐纳之法很快就进入了专一的境界。张青阳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非默暂时不能修习术法不过是被遮天大阵掩盖了身上的真龙气息,但是张青阳教导他的道家纯正吐纳之法却是让非默能有个好基础,更好的沟通天地自然。有朝一日能解决遮天大阵带来的弊端那非默的术道之路只能是水到渠成,事半功倍。

云寒和龙子烟也早早的起了床看着非默打拳,云寒坐在吊脚楼的楼梯上若有所思,龙子烟倒是一扫昨天的阴霾津津有味的看着非默时不时地嘲讽:“小色狼,你这拳打的好丑啊。”非默刚刚的泄气至少龙子烟有一大半的功劳。

半个时辰后,非默浑身舒畅大汗淋漓简单的擦洗。那苗族小哥给他们准备了一些米粥和这里特有的开胃小菜张青阳也打开昨天放在桌子上的牛肉,四人饱餐一顿。

吃完早餐张青阳便出了门,凤凰山出了事,心中着急木紫衣他只想快点赶过去,至于老马和观天局的人他心里已经有了分寸。

既然和走阴人摆在了明面上,张青阳索性也不遮遮掩掩行事。在三江镇难以置办进山的东西,张青阳在三江镇的集市上寻了一个要进凤凰城的商队简单的交涉了一下丢了几枚银元,那商队的带头人就点了头。

张青阳回去招呼收拾了东西就跟着那商队进了凤凰城。

直到进城也没有碰到走阴人,张青阳心中明白了走阴人的底限,只要自己不插手凤凰山的事情走阴人也不愿意招惹一个术圣尤其是被称为阵王的术圣。

张青阳一行入了城就和那商队分开,已是中午,张青阳干脆在凤凰城的飘香楼订了张桌子。

张青阳轻车熟路的叫了血粑鸭,隔年熏腊肉,罐罐菌炖鸡肉,酸菜煮水豆腐,想了想还是叫了米豆腐。

非默听着自己之前听都没听说过更别提吃过的菜品,馋的直流口水好奇的问道:“鸭子我是知道的,血粑鸭是啥啊,罐罐菌又是啥是之前你给我带回来的水果罐头吗?”

非默话刚刚说出口,张青阳满脸黑线,云寒忍俊不禁的掩嘴偷笑,龙子烟笑的前仰后合还不忘嘲讽非默:“你还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鳖。”非默瘪了瘪嘴想争辩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半天才憋出一句:“偏你见过世面,还和我这乡下的穷小子争一只烤鸭。”龙子烟想起了之前的事气的一哼扭过头看向别处不理非默。

非默倒是上道忙陪着笑讨好着龙子烟:“别生气嘛,你就和俺讲讲这些好吃的嘛。”龙子烟见他示好也有了兴趣可她终究还是个孩子又懂些什么,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讲出个所以然。觉得失了面子,龙子烟不由地又把气撒在非默头上冷哼道:“反正就是好吃了。”说完便气鼓鼓的又不理非默了。

非默尴尬的摸了摸脑袋实在搞不懂哪里做得不对,张青阳这次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对这一对小孩子天真感到有趣。

难得非默对这美食感兴趣,想到自己年轻时候也算是个老饕,张青阳也来了兴趣有心卖弄起来。

此时正是九月中旬,这血粑鸭此时正好是食用的佳期。当年新鸭散养了七八个月肉质壮嫩肥美,选上好品质极佳的糯米预先浸泡好装入瓷盆,将宰杀的鸭子放血融入糯米浸泡均匀,鸭血凝固用土灶蒸熟就成了血粑。血粑冷凉,切成一块一块的小方块用新榨的山茶油煎熟。再把肥猪的油膘在锅里炒出油放入切好的鸭肉配着花椒香料爆炒加入清水放那么一点点盐巴大火煮十几分钟下干红椒,鸭肉一熟放切好的血粑小火煮开。湘西的血粑鸭有鸭肉的鲜美还有血粑的清香,那味道张青阳说着咂咂嘴环顾四周,看着众人都在吞口水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非默吞了一大口口水小声问道:“师父,那什么是罐罐菌啊?”

张青阳笑了笑开口道:“这罐罐菌嘛,就是山里面一种蘑菇,那可是好东西在咱们中原可吃不到,那东西要山民在山里采摘,数量不多。摘好的罐罐菌要尽快送到饭店,饭店将罐罐菌切片配着老母鸡熬成汤,鲜美异常。”非默点点头心中暗道开了眼界。

接下来几个菜陆续送了上来,非默吃的津津有味,倒是张青阳三人只是尝了一下那血粑鸭便就不怎么下筷子了。非默不知为何却也乐得一人吃的肚圆。

吃过饭,张青阳叫来了小二问道:“你这鸭不是本地鸭吧?”那小二瞄了张青阳一眼,见四人穿着普通讥讽道:“你们这是故意来找茬的?”张青阳呵呵一声也不说话,那小二见张青阳无视他更是肆无忌惮喊道:“来啊,这里有人想吃白食。”很快,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就围了上来,云寒和龙子烟面如冷霜这两天本就心有怒火干脆就直接发在这几个没有眼力见的人身上,只见二人拍了拍身上的袋子,那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直接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疼的死去活来。

没一会他们鬼哭狼嚎的哭喊引来了一个穿着西装留着长辫的年轻人,那人见地上打滚的人眉头皱了皱有些不悦的开口道:“不知道小店的人是怎么得罪几位的,如果不能给我个交代,即使几位有点本事怕也走不出这个门。”

小说

神医小毒妃txt下载 神医小毒妃小说免费阅读

2021-1-3 2:03:42

小说

大唐小闲王txt下载八零 大唐小闲王李信陈子衿免费阅读

2021-1-3 2:03:5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