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为你倾心,再见为你倾情。

十八岁生日,她把自己装进礼盒,打算给那个每天说爱她的男人一个惊喜,等到的却是他搂着别的女人恩爱。二十岁生日,他当着整个修阳名流的面,用血钻戒指向她求婚。她笑着拒绝:“我一直把你当成亲哥哥!”她深知,他所有的虛情假意只为得到她手里的股权。她以为,此生再不会动情,直到遇见他。他是闻名帝都的纨绔少爷,吃喝玩乐样样在行;他是传闻中蛰伏着的恶狼,毒舌邪魅却独宠娇妻。当经历过满城风雨,背后的身份一重重地揭开,他拥她入怀,笑得妖孽邪魅:“老婆,我是行动派。爱这种事情,我不喜欢嘴上说,我喜欢做!”一见为你倾心,再见为你倾
一见为你倾心,再见为你倾情。

第1章 逼嫁

修阳市圣地亚哥国际大酒店。一场盛世宴会正在这里举行。

这场宴会,属于夏千寻二十周岁的生日。

钟家为了帮夏千寻庆生,邀请了整个修阳市的商界、政界名流齐聚。

水晶灯透着极致的奢华,穿着精致剪裁燕尾服的男人们,穿着闪着彩钻晚礼服的名媛们,在宴会里穿梭。充分展现了这场宴会的高端大气上档次。

夏千寻一袭纯白的抹胸长裙,美得不可方物。

她唇角扬着纯真无害的甜美笑容,手里握着高脚杯,轻轻地晃动。

她知道这将会是最后的宁静,有一出大戏,将会很快拉开帷幕。

因为,她二十周岁了,到了领结婚证的法定年龄。

蓦然,宴会里的男男女女突然让出一条道来。一袭精剪细裁燕尾服的钟瑜衡,手里捧着火红的玫瑰,唇角含着儒雅的笑容,朝着夏千寻一步一步地走来。

钟瑜衡周身透着儒雅的高贵气质,在场的名媛们发出惊叹之身。

有些被宠坏的千金,更是肆无忌惮地将眼睛直接粘到了钟瑜衡的身上,直勾勾地盯着他看,好像在看自己的猎物。

夏千寻扬起嘲讽的唇角,隔着这么远,她都能闻到钟瑜衡身上的麝香味。

钟瑜衡走到夏千寻面前,深情款款地望着她:“千寻,我终于等到你长大了。千寻,嫁给我吧!”

说着,他无比绅士地单膝跪地,一手举着玫瑰,一手拿着戒指盒。

他帅气地把戒指盒弹开来,里面,是一款让在场的千金名媛们为之疯狂的血钻钻戒。

“嫁给他!”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宴会现场立即热闹了起来:“嫁给他!”

“嫁给他!”

声音激昂又澎湃。

钟瑜衡唇角嘲讽的味道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满眸深情。

他眸光深情地望着夏千寻,柔声道:“千寻,嫁给我,让我照顾你一生一世!”

爸爸也真是太小心谨慎了。就夏千寻这个没脑子的花痴,哪里需要他花这么多的心思?瞧,只是求个婚就激动得傻掉了。等到明天领证,她还不乖乖地主动把她名下的股份捧出来,求着他要?

夏千寻唇角扬着笑,如同看小丑一般看着单膝跪地的钟瑜衡。

人,怎可虚伪至此?为了她手里的股份,不惜演得如此逼真。上一刻,还在别的女人床上翻云覆雨。下一刻,就可以对着她深情表白,扬言要照顾她一生一世。

要不是她两年前不小心撞破他们的阴谋,此刻,她一定会像个傻瓜一样幸福地接过玫瑰,任由他将象征爱情的戒指讽刺地戴在她的手指上。从此,成为他们钟家的提线木偶。

各怀心思。让求婚现场一时陷入尴尬的境地。宴会的宾客们看热闹一般地围着看。

钟瑜衡的爸爸钟峰毅站在一旁,看夏千寻没有接花,急着提醒道:“千寻啊,快接花。明天你们领完结婚证以后,要去哪里渡蜜月呢?告诉叔叔,哦,不,告诉爸。爸好给你们安排。”

看着钟峰毅这副吃相难看的嘴脸。夏千寻心里冷笑起来。呵,父子齐上场演戏,她这个跑龙套的如果不好好演,不是砸了这出好戏吗?

她甜笑起来,柔声道:“钟叔叔,其实,其实我一直把瑜衡哥当成自己的亲哥哥的。”

宴会场立即就更热闹了,看笑话,从来都是人类最大的爱好。

钟峰毅闻言,脸色变了变。随即,又笑起来,说道:“这有什么,你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你把他当成亲人是正常的。这样更好啊!以后你们成了夫妻,更会相互帮助,相互包容。你们的婚姻,一定会幸福美满,长长久久!”

钟瑜衡笑着附和:“是啊,千寻。这么多年,我一直像哥哥一样照顾你。从今天开始,我想做你的丈夫,照顾你,爱着你,宠着你,让你幸福一辈子!”

钟峰毅悄悄打量夏千寻的脸色,看她脸色如常,脸上还挂着笑容。他继续说道:“你们明天先领结婚证,然后出去渡蜜月,玩久一点!几个月以后回来,爸就给你们举办修阳市最大的婚礼,一定要让整个修阳市的人来见证你们的幸福!”

夏千寻心头悲凉。让整个修阳市的人看我夏千寻的笑话么?让他们看看我夏千寻是怎么被你们钟家耍得团团转么?您老为了股权,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明明已经决定让钟瑜衡娶苏梦绮了,这边却要让钟瑜衡先与她领证。然后骗她出去渡蜜月。回来以后,就让她发现,她再没有利用价值,可以一脚被踹开了?

夏千寻脸上的甜笑浓郁了些,她端出一副感动的神情,笑着说道:“今天,我真的好幸福!谢谢钟叔叔,谢谢瑜衡哥,谢谢你们!”

谢谢你们给我上了无比生动的一课,让我知道,一个人被捧得有多高,就会摔得有多惨!我会在未来的人生里,牢牢铭记这一点。

不过今天,我注定要让你们失望了。我不会演你们给我编好的剧本。我也不会任由你们将我高高地捧起,再摔下来。

她突然伸手捂住额头,然后身形一个踉跄,栽倒在地。

我已经幸福得晕过去了呢。

夜,深沉。

夏千寻给江律师打电话:“江律师,我今天满二十周岁了。但是,我必须结婚才能拿到我爸留给我的夏氏股权,是吗?”

“是的。”江律师在电话里沉声答。

夏千寻再问道:“不管和谁结婚,只要领了有效的结婚证,我就可以走正常的法律程序,得到我爸留给我的股权,是吗?”

“对!”

挂断电话,夏千寻站在窗边,望着对面那条街上闪烁的霓虹灯,暗暗作了一个决定。

钟峰毅,钟瑜衡,我一定会让你们的如意算盘,落空!

第2章 相亲被破坏

似水流年奶茶吧。

夏千寻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

她的对面,坐着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

男人长得不算难看,不过与钟瑜衡还是没法比的。

男人一脸的笑容,语气是激动的:“我真的没有想到我有生之年竟然可以与夏小姐相亲。夏小姐,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我兴奋得一晚上都没有睡觉。”

夏千寻看向男人,平静地问道:“你敢和我结婚吗?”

男人又兴奋起来:“当然敢啊!要是不敢,我来相什么亲啊?”

夏千寻点点头,挤出一抹牵强的笑容来。应了一声:“嗯。”

她似乎只能与面前的这个男人结婚,才能达成自己的目的了。

昨晚上,挂断江律师的电话以后,她给所有追求过她的同学、朋友、学长一一打去电话。得到的结果无一不是:千寻啊,别闹了,我虽然喜欢你,可是我也没那个胆子和你结婚啊!钟少爷会把我废了的。

钟家,现在在修阳市,是没人敢惹的存在。

这个相亲对象,还真是有勇气。

难道,这是老天帮忙的意思吗?

想到这里,夏千寻唇角扬了扬。

男人看到夏千寻的笑容,整个人更激动了,他从他拎过来的好大一个包里,抱出一只迷你猪来。

他把猪放到桌上,小猪穿着粉色的衣服,圆滚滚的,可爱得不得了。

夏千寻一下就被逗乐了。她眨巴着眼,身体矮下来,把头搁到桌上,与小猪平视,伸食指戳了一下小猪的身体。

小猪叫了两声,在桌上滚了一圈。

“它怎么会这么可爱?”夏千寻的眸子里透出惊喜的神色。

“嗯,圆圆它一直这么可爱的!你喜欢它吗?”男人期许地看着夏千寻。

“喜欢啊!”夏千寻笑着点头。又问道,“它好养吗?”

“圆圆很好养的,它吃得很少。特别乖,特别聪明,还特别爱干净。”男人立即道。

“你养它多久啦?”

“我养了有十个月了。”

“那它会长大吗?”夏千寻越发好奇。

“它不会长大的,它是迷你猪,它会永远都这么可爱。”

“你怎么知道它不会长大?”蓦地,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夏千寻与相亲男人同时抬起头来,就看到一张如刀斧般雕刻而成的俊脸,和一双深邃如海的眼。

“你是谁啊?”相亲男不满。

“我叫柯爵,是这家猪店的老板!”男人唇角噙起一抹嘲讽的笑。指了指桌子上穿着粉色衣服的猪,说道。

相亲男心虚地看他一眼。随即觉得自己是花钱买的这头猪,便梗了梗脖子,有了底气,说道:“那你现在可以走了,我正在陪我女朋友聊天。”

“呵……”柯爵冷笑起来,“你这样欺骗你的女朋友,你妈妈知道吗?”

“关我妈什么事?”相亲男生气。

“因为她没有教好你啊!”柯爵嘴毒,摇了摇头,“啧,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我数数你对你女朋友撒了几个谎了。明明猪是昨天买的,你说养了十个月。明明猪会长大,你说它是迷你猪。它吃得比你都多,你敢说它吃得少。它天天到处拉屎,你说它乖巧又爱干净……”

相亲男一张脸憋得通红。

柯爵继续毒舌:“你是撒谎成性呢?还是把你女朋友当成弱智呢?我猜,你这个包里,现在一定有很多猪屎,你敢不敢拿给你女朋友看看?”

柯爵说着,就准备伸手去拿相亲男的大包。

相亲男顿时急了,抱起猪往包里一塞,紧张地对夏千寻道:“夏小姐,我忽然想起我有点急事,一会儿我给你打电话!”

说完,匆匆离去。

夏千寻不由地伸手抚额,这柯爵到底是哪路冤家啊?唯一一个敢娶她的男人,被吓跑了。

柯爵一脚踹开相亲男刚刚坐的椅子,重新拉了一把椅子在夏千寻对面坐了下来,扬眉道:“他妈妈喊他回家吃饭!”

夏千寻无语地白他一眼,掏出电话,打给闺蜜田小娇:“娇娇,刚刚我这里出现了一条毒蛇,把我相亲对象吓跑了。你帮我问问你介绍的那位要跟我相亲的,要不要和我领结婚证?要的话,带齐户口本身份证一个小时内出现在民政局门口!”

“你骂我毒舌?”柯爵不满地微挑眉头。

“你不承认?”夏千寻学着他的样子挑眉。

柯爵皱眉:“就他那样的,你还急着和他结婚?”

夏千寻学着他的样子皱眉:“我今天一定要把自己嫁出去!”

“那你嫁给我吧!”柯爵挑挑眉头,“起码,我能保证结婚以后善待你,还不会说谎骗你!”

夏千寻唇角噙起一抹洞察的笑意:“那你真的是猪店的老板吗?”

“咳……”柯爵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第3章 嫩白菜,别让猪拱了

“看吧,其实男人都是一样的。”夏千寻嘲讽地说道。

经历过十八岁生日那晚的事情以后,她还会再相信男人,那她夏千寻就真的是脑子被门夹了。

她现在只想快点找个人结婚,把属于她的股权拿在手里,不让钟家得逞。

“咳……”柯爵又咳了一声。

扬了扬眉,他继续说道:“这不是还没结婚吗?结婚以后我就不会再撒谎了。反正你也恨嫁不是,我总比刚刚那个养猪的好。”

夏千寻也忍不住嗤笑起来:“你的确比他好。你好歹是个卖猪的!”

“咳……”柯爵又被呛到了。

他暗暗地想,把这姑娘娶回家,婚后互相斗嘴的日子,一定会过得很精彩。

昨天宴会上的惊鸿一瞥,他从她眼里看到一抹伤。他以为他看错了。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孩,不应该有那样的眼神。之后稍加调查,发现,这姑娘的身世,还真是有意思。

他想看看这姑娘会怎么做?是接受钟峰毅的安排,做一只提线木偶。还是为自己的命运努力挣扎呢?

她没有让他失望,她装晕成功避过钟瑜衡的求婚,然后出来相亲了。虽然那只相亲猪,真的很挫。

他唇角微微上扬,莫名地不再恐婚了。

也不想再守下去了。

他不能为了那个孩童时当作玩笑的承诺,毁了柯家。

他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眸光深沉地看着夏千寻,说道:“嫁给我!我帮你拿到属于你的东西,我帮你守护它!”

夏千寻震惊地看着柯爵,一双眸子里布满深沉,警惕地问道:“你是钟叔叔的人?”

她没有失去理智,现在还没有和钟峰毅闹翻,她还得维持表面。

柯爵嗤笑一声:“小小的钟家,也配让我跑腿?”

夏千寻闻言,狐疑地看向柯爵。

就见柯爵扬起下巴,不可一世道:“你听好了,我,柯爵,帝都柯氏长公子。”

夏千寻歪着头看着他。

柯爵皱眉:“你不信?”

“信!”夏千寻拖着长长的尾音。

柯爵眉头皱得更深了:“你这副样子,明显是不信!”

夏千寻立即道:“我信的。”

我信你才有鬼了。一定是钟峰毅那个老东西派人跟踪她!

才这么想,电话就响了起来,钟峰毅打来的。

夏千寻看一眼柯爵,接通了电话:“钟叔叔,我和小娇在外面逛街呢。小娇说我一结婚就出去渡蜜月了,她想提前给我挑份结婚礼物。”

“好的,钟叔叔,两个小时以后,我直接去民政局啊。”

“不用来接我的,我会准时到民政局。”

“好!钟叔叔再见!”

挂断电话,夏千寻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看一眼柯爵,看他眼神那么平静。难道真的不是钟峰毅的人?

她快速地在手机网页上输入两个字:柯爵!

便有数张照片跳出来。

然后是大段大段的文字。

她无心看文字。而是斜睨柯爵一眼,再看向网页上的图片。面前的人,果然是帝都柯氏集团长公子柯爵。

她看向他,眸光深沉地望着他,蹙眉问:“你真的愿意和我结婚?”

刚才相亲,是无奈之举。她被逼到这个份上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找个人结婚以后,就不必再嫁给钟瑜衡,至于拿到爸爸的股权以后,要怎么守护,是下一步该考虑的事情。

但是眼下,如果柯氏的长公子真的愿意和她结婚,她是不是可以借助柯氏的力量守住爸爸的股权?似乎,嫁给柯爵,是比刚才那个相亲男更好的选择。

她眼珠子溜溜转起来,权衡其中利弊。

“你这一想问题就转眼珠子的习惯,很不好!”柯爵好心地说道。

又邪笑地说道:“我要不愿意和你结婚,你以为我是特意来逗你玩的?”

“为什么?”夏千寻眸光直视柯爵,想要看出一点端倪来,却什么也看不到。

此人虽然嘴毒,看上去还纨绔,眼眸却深不可测!难怪,他说她转眼珠子的习惯不好。的确,很容易被人看穿。

柯爵扬了扬眉:“小爷我看上你了呗!”

夏千寻拎起包准备走。算了,未知的东西才最可怕。她还是去找娇娇介绍的那个男人结婚吧。起码,那个男人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来。

反正,她现在的目的也只是想要拿到爸爸的股权。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依靠一个男人的力量来替她守住爸爸的东西。

柯爵一把拉住夏千寻的手,坏笑着:“别介,反正是个男人都能娶你,你就便宜我呗!这么嫩的一棵白菜,别让猪给拱了啊!”

夏千寻有些生气地甩开柯爵的手,大步离开。

柯爵望着夏千寻纤细的背影,唇角扬起笑意。突然想结婚了!

好弟弟,不要太羡慕哥哥!你哥我来一趟修阳,一定会收获满满,让你措手不及的!

第4章 除非你求我

民政局门口。

夏千寻的那个相亲男穿着笔挺的西装,一个劲地抬腕看表,翘首期盼着。

突然出现几个穿着制服的男人,直接将他架起来,拖走。

“喂,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干什么啊?”相亲男嚷起来。

“你随地吐痰!”一个制服男说道。

“我没有啊!”相亲男立即否认,皱眉想了想,他的确没有吐痰啊。

另一个制服男立即说道:“你乱扔果皮纸屑!”

相亲男急道:“我没有乱扔果皮纸屑,你们弄错了。你们快放开我,我还急着和我女朋友领结婚证呢。”

第三个制服男嗤笑一声:“你的鞋子把民政局门口的地都踩脏了,你破坏了公共卫生,还想结婚?跟我们走,先交罚款!”

“你们要罚多少啊,我现在给你们钱,但我真的急着领证,先放开我好不好?”

“态度这么差,先关他两个小时!”

“……”

相亲男被塞进一辆执法车里。

不远处的一辆黑色的宾利里,柯爵唇角噙起坏笑。

不多时。

夏千寻出现在民政局门口,她秀眉微蹙,不时地摸手机。

柯爵猜测她在看时间。

过了一会儿,夏千寻开始打电话。还在民政局门口走来走去。

柯爵知道,她着急了。

他淡定地坐在车子里,远远地看着夏千寻。

又过了一会儿,他抬腕看表。距离夏千寻与那个‘相亲挫猪男’约定的一个小时又过去了二十分钟。

这个时候,钟瑜衡应该在赶过来的路上了。

柯爵唇角的坏笑更浓了。他好奇夏千寻会做些什么?

一会儿钟瑜衡来了,她又会如何表现呢?

他低头笑起来。

再抬头之时,就看到夏千寻和一个男人在门口说着什么。她还频频和男人眉来眼去,笑着点头。

他立即不淡定了,不是整个修阳市都没人敢娶她吗?这是哪路神仙给他打探的消息?

他阴骜着一张脸,推门下车,大步朝民政局门口走去。

就听到夏千寻着急地对那个男人说道:“子谦哥,我在这里等你,你一定要快点。别漏了,户口本身份证都要带上啊!”

“好的。”叫子谦的男人点头,急急地离开。

夏千寻松了一口气。她真是命好。一直在国外求学的子谦哥哥,竟然昨天回来了。更巧的是,她竟然能在民政局门口遇到他。真是天助她!

她唇角扬起笑容来。

一转身,就看到柯爵拧眉冷着一双眼眸,深深看着她,她被他这样的眼神吓到,往后跳开半步,“你,你干什么?”

“我柯爵就这么差劲?你宁愿拿给一头猪拱,都不拿给我拱?”柯爵逼近夏千寻,冷声问着。他好生气!

夏千寻原本被柯爵冰冷生气的眼神吓到了,可是他的话,怎么那么引人发笑呢?

她笑起来,朝着柯爵翻个大白眼:“拱你妹!”

她因为找到了可以结婚的对象,所以心情好。他知道!

柯爵磨了磨牙:“你确定不要跟我结婚?”

夏千寻笑:“我确定以及肯定!”

慕子谦人品不错,而且以前追求过她,如果结婚,或许她的日子不至于太难过。

至少,短时间内不会难过。至于之后,她现在的情况,真不适合想那么远!

何况,未来的事情,谁说得准呢?

柯爵瞪着夏千寻:“你不要后悔!”

“我才不会后悔呢。”夏千寻对慕子谦信心满满。

柯爵蓦地就邪邪地坏笑起来了:“那好,我在这里看着你结婚,看着你结不成婚而后悔拒绝了我。但是,我不会再要你了。”

说完,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除非你求我!”

夏千寻无语道:“无聊的纨绔!”

不知道怎么,短短的接触,她却并不讨厌这个男人。

可能是他长得太帅,帅气光环遮住了他纨绔的本性。所以让人讨厌不起来。

柯爵听到夏千寻骂他纨绔,像是听到了赞美的好词,笑起来,得瑟道:“当纨绔也是需要资本的!又不是谁想当就能当,得有钱才行。我就在这里等你来求我这个纨绔!”

夏千寻不再和柯爵说话。

柯爵也不主动搭讪。他耐心变得出奇得好。

少顷。

夏千寻电话响了起来。

听到电话里慕子谦的话,她整个人都不好了。慕子谦说他被家里关了,出不来了。

柯爵在一旁挤眉,拿肩撞一下夏千寻的肩,坏笑地问:“怎么,被放鸽子了?”

“是你做的?”夏千寻看向柯爵,有些生气。

柯爵笑起来:“哟,你可不要赖我,我一直和你腻在一起,没有作案时间的。是你自己人品不好,没人愿意娶你。也就是我,愿意收了你这棵白菜。不过,嘿嘿,我说了,除非你求我!”

说完,柯爵就扬起下巴来,满脸得意。等着夏千寻求他。

“我不会求你的。我能想到别的办法!”夏千寻说道。

直觉,她觉得柯爵这个男人好危险。

柯爵扬了扬眉,不再说话。

他就看着夏千寻又开始打电话。

其实,她没剩下几个可以打的电话了。

就是昨晚上有几个没有打通的,她想再试试,看能不能碰上好运气。

结果,打一圈电话下来,又再遭遇了一遍昨晚上的事情。

“千寻啊,我真的好想娶你,可是钟家我真的惹不起。”这是实诚派的。

“千寻,我昨天就结婚啦,你不早说!”拒绝都拒绝得好虚伪。

“千寻,你还是嫁给钟少吧!别祸害其他男人了!”这是老好人派的,让人恶心。也许得了钟瑜衡的好处。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她理解的。

第5章 你把我当死人?

夏千寻正搅尽脑汁试图再想办法。又接到江律师的电话。

江律师在电话里问道:“千寻,钟董事长让我准备好股权转让协议,你还是决定和钟瑜衡领证结婚了吗?”

“没有,我不会和他领证结婚的!”夏千寻眸光坚定。

她从十八岁就撞破了他们的阴谋,每天戴着一张假面生活在钟家,假装爱惨了钟瑜衡,就是为了等这一天。她一定不会让钟家父子得逞的。

江律师好心在电话里提醒:“千寻,我希望你能守好你爸爸用服刑为你留下的产业,我会拖延到晚上。”

柯爵看夏千寻脸色难看,又得瑟起来:“求我吧,你只要说一句我求你,我就娶你!”

他的眸光深处,隐藏着一抹微微的心疼之色。

夏千寻看着柯爵一脸欠K的笑容,翻了个白眼:“我求你……唔!”

柯爵直接吻上了她的唇,把她后面的话堵在了嘴里。

她是想说,我求你别烦我了,我真的很急的!可是被柯爵吻了,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柯爵满意地放开夏千寻,自然地牵起她的手,笑起来:“既然你求我了,我就大人有大量,勉为其难地答应你的请求了。走吧,我们结婚!”

夏千寻正欲甩开柯爵的手,就看到钟瑜衡正冷着一张脸从一辆车上下来,朝着这边大步走来。

她牵着柯爵的手就是一紧。

柯爵坏笑起来,调侃道:“乖,不要这么急,结婚以后老公我准你随时!现在是民政局,有摄像头的,别闹!”

夏千寻:“……”

柯爵将她拉进民政局。

摄像处,两个人并排坐在一起。

她低低地问:“柯爵,我能相信你吗?”

她怕自己跳出狼窝又进了虎窟。

柯爵难得地认真,声音低而磁性:“你但凡有别的选择,都不会跟我结婚。你看,钟瑜衡就在外面,可你还是选择跟我结婚。既然对你来说这已经是条绝路,你应该想想如何绝处逢生。你当好柯太太,我帮你守护夏氏股份。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我相信,你能胜任柯太太的位置!我值不值得相信,以后再说呗。都结婚了,难道我还能把自己老婆卖了换一顶绿油油的帽子顶头上吗?”

后面的话,又不正经起来。

夏千寻眉头蹙起来,想着柯爵的话。

她的第六感,果然是准的。这个男人,不简单!

柯爵再道:“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守护的东西。你需要一本结婚证,我需要一个聪明又忠心不会拖我后腿的妻子。”

除此以外,这老婆还那么漂亮,晚上抱着的感觉应该不会太差!

“忠心?”夏千寻不解,“柯爵,我们今天才认识!”

柯爵笑起来,坏坏的:“我帮你拿回夏氏股份,你欠我一个人情。难道不该感动得以身相许,对我忠心耿耿吗?你要敢给我戴绿帽子,我弄死你啊!”

夏千寻唇角扬了扬。

知道了柯爵有所图,她反而不那么忐忑了。

人最害怕的是对未来的一无所知。现在,她至少知道,柯爵的目的,不在夏氏股份。

办好结婚证。

一人手执一本。

柯爵牵着她的手,扬起坏笑:“我先帮你拿到夏氏股份,帮你摆脱钟家,之后你跟我回帝都见爷爷,然后办婚礼!”

“好!”夏千寻点头。

民政局门口。

钟瑜衡正与几个男人拉拉扯扯,领带都被扯歪了。他看到柯爵牵着夏千寻的手,震惊不已,质问夏千寻:“千寻,她是谁?”

夏千寻看一眼柯爵。柯爵他在笑,她在他眼里看到了从容不迫,也看到了目空一切。莫名地觉得心安。她甜笑着对钟瑜衡说道:“瑜衡哥,他是我最爱的男人,他叫柯爵!我们刚刚领证结婚了!你是来恭喜我的吗?谢谢瑜衡哥!”

她总不能说她是为了拿回夏氏股权,所以找了个认识才半天的人结婚。

钟瑜衡震惊,之后是愤怒:“夏千寻,你最爱的男人,不一直都是我吗?”

好像原本属于自己东西被夺了,他如同一头愤怒的狮子。用他腥红的眼,狠狠地瞪着夏千寻。

夏千寻摇头,甜甜地笑着:“不,瑜衡哥,你误会了。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亲哥哥的!昨天的晚宴,我以为我和你说清楚了呢。”

现在还不确定柯爵能不能搞得定钟家,她不能把自己的后路堵得太死。

钟瑜衡气极,瞪着夏千寻:“可是你十七岁的时候就对我表白了,说你最爱的人是我!”

夏千寻点点头,并不否认,坦荡笑道:“对,那个时候,我爱的是你。可是瑜衡哥,人都会变,人都会长大啊!我现在爱的是柯爵!”说完,还故作少女羞涩状,低下头去。

多年以前,你还是个少年时,你不也牵着我的手,笑呵呵地对我说过‘千寻,你长大了瑜衡哥娶你啊’这样的话么。

可是,转眼之间,你就抱着别的女人在床上说着‘夏千寻那个女人算个屁啊,胸大无脑,无知又没个性。要不是看在她很快就能继承夏氏股权的份上,就她一个四流小言作家,我能看得上她?’

钟瑜衡一双眸子更红了,他瞪着夏千寻,质问:“你和他领证了?”

这个,才是重点!他必须与夏千寻先领证结婚,让夏千寻拿到那49%的夏氏股权,再设法哄夏千寻把股权转给他。如此,才能真正得到整个夏氏集团。

“嗯。”夏千寻点头应,笑道,“瑜衡哥,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参加我的婚礼啊!”

“你们立即办离婚证,你只能嫁给我!”钟瑜衡霸道地说道。

柯爵不爽了,眼眸像刀子一般扫向钟瑜衡:“你把我当死人?”

第6章 老婆,我嘴有没有毒?

钟瑜衡冲上来伸手就要来揪柯爵的领子。

那几个刚才与钟瑜衡拉扯过,后来离开的人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几拳就把钟瑜衡撂倒了。

柯爵邪魅纨绔地说道:“狠狠地打,打死算我柯大少的!”

“是!”那几个人对着钟瑜衡就拳打脚踢,可来劲了。

柯爵坏坏地笑着,眼睛都不眨一下。好似见惯了这样的场面。

夏千寻急了,蹙眉看向柯爵道:“可不可以不要用暴力来解决问题?”

“心疼了?”柯爵邪魅地笑。随后冲着那几个人一扬手,“我老婆不想看到暴力,别打了!”

“是,柯少!”整齐划一的声音。

柯爵拉着夏千寻往前走。

夏千寻扭过头来,对躺在地上狼狈不已的钟瑜衡抱歉道:“瑜衡哥,对不起啊。我们有事先走了!”

“夏千寻,你今天敢走,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钟瑜衡恶狠狠地说道。

柯爵转过头来,居高临下地望着钟瑜衡,唇角噙着嘲讽的笑:“我柯爵的老婆,要你的原谅?你算哪根葱,嗯?我说,我老婆以前的眼光真不怎么样。你简直弱爆了。”

“你说谁弱?”钟瑜衡被刺激得受不了,双眸里欲迸出两条火龙来。

柯爵啧啧道:“还不承认自己弱?我站着,你趴着,你不弱吗?我心平气和,你嗷嗷直叫,你不弱吗?鹰攫兔子,喊叫的是兔子而不是鹰,猫捕老鼠,啼呼的是老鼠而不是猫,鹞子捉家雀,啾啾的是家雀而不是鹞子。只有弱者,才要拼命地用嗷叫的方式来拼命地找你那一点自以为是的尊严。强者,从不需要。强者只用拳头说话。”

说完,他伸出中指朝下,比了一个鄙视的动作。

钟瑜衡气得胸口剧烈起伏,一副恨不得杀了柯爵的神情。

柯爵却是视若无睹。又好像,激怒钟瑜衡,是一件十分让他痛快的事情。他愉悦地弯起唇角,一双眸子里都溢满笑意。

夏千寻不想他们再起冲突,拉着柯爵走,压低声音道:“求你别说话了,你的嘴,真的太毒了。”

在真正的拿到股权之前,她还不想把钟家得罪狠了。

“那你尝尝看,有多毒?”柯爵戏谑地笑道。

随即,当着钟瑜衡的面,一伸手就把夏千寻捞进怀里,一手压住她的后脑勺。让她樱红的唇瓣贴到他的唇上,他深吻下去。

待得夏千寻满脸憋得通红要喘不上气的时候,他松开她,坏笑地问:“老婆,我的嘴有没有毒?”

夏千寻还来不及答。

他又煞有其事道:“你一定还没有尝出有没有毒,再来!”

于是,又一个法式深吻。

“唔唔……”夏千寻死命地挣扎。

柯爵感觉到夏千寻的挣扎,有些不满,吻里带着惩罚的味道,经久不息!

钟瑜衡看着这一幕,心头无名火蹭蹭上升,以拳锤地。

柯爵转头得瑟地看着钟瑜衡:“看什么看?小爷的人生,这辈子你都只有嫉妒的份!”

说完,他拉着夏千寻的手,扬长而去。

经年之后,钟瑜衡终于明白,柯爵的这句话,并不止是随便说说!

*

夏氏集团股东大会。

夏千寻一套黑色的职业套装,长发绑一个马尾,看上去精明又干练。她的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

她的身侧,站着一身黑色西装的柯爵。

柯爵唇角依然噙着一抹坏坏的笑意,看上去十分纨绔。

夏千寻找了个纨绔公子结婚的事情,钟峰毅前天就听钟瑜衡说了。他开始不信,后来打电话给夏千寻,夏千寻给了他肯定的答复。

他才开始意识到,夏千寻这个小贱人,竟然一直防着钟家。竟然早就有了抢夺夏氏集团的心思。要不然,也不会在满二十周岁的第二天,就立即找人领了结婚证了。

他立即打电话给江律师,试图从中委婉地作些手脚。

可是江律师是夏千寻爸爸夏仁河的死忠,完全不可能被策反。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多年,他都未能拿到那49%的股权。他还真是病急乱投医了。

之后他静下来想了办法,并花两天的时间,促成了此事,说服了各个小股东在股东大会上支持他。

此刻,他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一副胜券在握的神情。

柯爵坐在夏千寻的身侧,邪魅地勾着唇角,一双狭长的眸子瞟了钟峰毅一眼。他要钟峰屁股下面的那个位置,给他老婆当见面礼!

钟峰毅清了清嗓子,召开股东大会:“今天,我把大家召集起来开股东大会,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宣布。从今天开始,我的侄女夏千寻将以拥有夏氏集团49%高比例的股份,列席夏氏集团股东。我现在以夏氏集团董事长的身份提议,由夏千寻出任夏氏集团常务副总经理。诸位,请表决一下!”

以往,夏氏集团若有重要的事宜需要作决策,都是以这样的方式走一个形式。八个股东加起来的股份才20%。钟峰毅个人却有31%。做决策,哪有他们这些小股东说话的份?

所以,每次他们都会举手全票通过。

可是这一次,竟然不一样了。

有一抹反对的声音,在会议室里突兀地响起:“我反对!”

第7章 争董事长之位

反对的声音来自于柯爵。

柯爵邪邪地笑着,狭长的眸子深邃地对上钟峰毅愤怒的脸,他慢悠悠道:“据我所知,钟董事长的股份不过31%。而我老婆现在拥有夏氏集团49%的股份,理应由我老婆出任夏氏集团董事长之职,诸位觉得呢?”

说完,柯爵的眼神扫过会议桌。

小股东们有的抬头望天,有的低头看地。

他们这样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看热闹的态度,柯爵看在眼里,并不意外。

钟峰毅不满,犀利的眸子冷冷地看向柯爵,试图用眼神与气场向柯爵施压。

柯爵眸子如一汪深不见底的幽潭,望向钟峰毅,他的唇角挂着邪魅的笑容,没有丝毫的惧意与紧张,反而透出一股子纨绔子弟的味道。

钟峰毅移开眼眸,蓦然笑了起来,看向柯爵,故作轻松地问道:“你就是我家千寻找的那个纨绔老公?”

柯爵邪魅一笑:“钟叔叔过奖了。”

钟峰毅顿时有种吞了苍蝇的感觉,这是听不懂人话吗?纨绔是夸他的吗?

好吧,承认自己是个纨绔也好。

钟峰毅眸子里迅速滑过狐狸般的笑容。他清了一下嗓子,说道:“原本我还想着,千寻结婚了,有了老公帮衬,能够独挡一面。可是现在看来,千寻嫁的不过是个纨绔,这样的人,我怎么敢把夏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交出去呢?千寻还年轻,缺乏管理经验,我觉得她暂时还不能管理好夏氏集团。所以,我建议,继续由我出任董事长一职,千寻出任总经理,我会教她如何管理公司!等到千寻成长起来,我再让出董事长之职。诸位意下如何?”

他的一番话,说得无比冠冕堂皇,一副处处为夏氏集团作想的样子。

对于股东来说,谁做董事长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让集团利益最大化,赚最多的钱。因为赚钱多,他们才能有更多的分红,才能有更多的利益。

听到钟峰毅的这番话,他们一个个表示赞同:“我同意董事长的做法!”

“董事长说得对,夏小姐太年轻了,就是做总经理,都唯恐经验不足而使夏氏遭遇损失。”

“就是啊,夏小姐还是回去好好写小说谈恋爱吧。”

“出版费的事情,夏小姐就不必操心了。钟董事长对你那么好,你想印刷多少就印刷多少!”

“夏小姐不是结婚了吗?去度个蜜月吧!”

“夏小姐还是一边玩去吧,小姑娘正是谈情说爱的好年纪!”说这话的股东,还眼神讽刺地瞟向柯爵。柯爵冲他扬眉笑。他立即鄙夷地歪过头去,冷哼一声。

小股东中有几个哈哈地大笑起来,继续你一言我一语。

“夏小姐啊,女人呢,就应该在家里相夫教子,实在闲了就多生两个娃,不要没事找事!”

“就是啊,商场不适合女人玩,回家带孩子吧,做什么总经理。”

“……”

夏千寻眉头皱了起来,她想过今天的局面会尴尬的,但没想到会呈这种一边倒的局势。她之前还乐观地想,八个小股东里,总有一两个能看在她是夏氏唯一千金的份上,帮她说话。就算不帮她说话,也不至于落井下石。

是她把人性想得太美好了。

她组织了一下语言,轻咳了一声,准备开口。

柯爵伸手在桌下握住她的手,她下意识地看向柯爵。

柯爵冲她扬了扬眉,给了她一个少安勿躁安心看戏的眼神。

小股东们还在你一言我一语,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

少顷,钟峰毅给了其中一个股东一个眼神。

接收到眼神的股东立即装出一副愤然的神情来,怒气冲冲道:“不就是仗着手里有夏氏49%的股份吗?那是不是谁的股份多就谁做董事长呢?”

“这个当然!”柯爵笑着说道。

钟峰毅意味深长地看一眼柯爵,唇角扬起一抹稳操胜券的笑容。

要不是做足了功课,他也不会这么急着召开股东大会。

昨晚之前,他就已经挨个联络了小股东,得到了他们的支持,让他们配合在这个股东大会上上演一出好戏。一出打脸的好戏。

只要他们在股东大会上表示,同意用名下的股份支持他钟峰毅,夏千寻想当董事长?下辈子吧。

不过,有个股东比较顽固,十几年来都没有合群过。也还好,他手里不过2%的股份罢了。不配合就不配合吧。反正他不合群,不支持他,也绝不可能支持夏千寻。

除了那2%以外,这些小股东手里的股份加上他钟峰毅名下的股份,正好49%。

既然同样是49%的股份,那么,那比的就是股东的支持率了,比的就是资历了。夏千寻能和他比?

一个黄毛丫头也想翻身,简直是痴人说梦!

当真是小说写多了,以为现实世界里也像小说一样,好人都能长命,祸害都遭雷劈?

呵,幼稚,天真!

都不用他钟峰毅开口。

那些小股东就纷纷作义愤填膺状,一个个跳出来激动道:“我愿意用我名下的股份支持钟董事长!”

“我也用股权支持钟董事长!”

“还有我,我有12%的股权。”

“我也支持钟董事长。”

“我们都支持钟董事长!”

“……”

钟峰毅唇角扬起,作为难状:“这……”

夏千寻紧张地看着柯爵,她强压住说话的冲动,决定先看看柯爵会怎么做?反正,最糟糕的也就是她凭着49%的股权出任总经理。先进入集团,至于以后如何拿回夏氏,再从长计议!

就听钟峰毅说道:“感谢各位股东的厚爱,既然众望所归,我钟某加上诸位的股份共计49%。千寻啊,那钟叔叔就厚着老脸,继续出任夏氏集团的董事长了!”

第8章 我是不是真相了?

夏千寻看到钟峰毅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情绪起伏,又要控制不住自己从椅子里站起身来,被柯爵一把压下去。他靠近,附在她的耳边,低声道:“相信我!”

夏千寻看向柯爵,看到他唇角扬笑,一派从容淡定,她勉强自己坐了下来,却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柯爵一脸纨绔的笑容,看向钟峰毅,鄙夷道:“你的老脸确实够厚,可是钟叔叔,自古以来,董事长之位,股份高者居之,脸厚没用啊!要是脸厚有用,钟叔叔,你看,我能不能当这个夏氏集团的董事长呢?我也可以脸厚的!”

他左一句脸厚右一句脸厚,骂得钟峰毅气得牙庠庠。

小股东们已经噗噗噗地笑出声来。

“还真是脸厚!”

“是啊,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什么玩意,一个纨绔,也想当夏氏的董事长!”

“……”

他们自然都是骂柯爵的,可是听在钟峰毅的耳朵里,怎么就那么刺耳呢?

柯爵笑起来,起身鼓掌:“各位好眼光!所以说,各位也认为,脸厚没有用,对吧?”

说完,他看向钟峰毅,作了个请的手势道:“钟叔叔,既然脸厚没用,那么,钟叔叔就没必要厚着老脸了。请钟叔叔让出董事长之位吧。”

钟峰毅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向柯爵,冷笑道:“你当我们大家手里49%的股份是摆设吗?”

“哈哈哈……”小股东们夸张地笑起来。

柯爵唇角勾起笑,扬手,将手里的一份文件扔到会议桌上:“各位把这份协议看清楚了!”

钟峰毅立即伸手去拿文件,股权转让协议,转让人徐桥柏,受让人柯爵,股份2%。

钟峰毅震惊地瞪大眼珠子,怒道:“这不可能!”

徐桥柏正是那个十多年来都不合群的小股东。他昨晚上还找过他,他说他手里的股份,绝不会让给任何人!竟然转眼之间就让给了夏千寻这个纨绔老公,他怎么能不生气?

柯爵看钟峰毅嘴都气歪了,笑道:“钟叔叔,别生气,气坏了身体,那方面会不行的。那方面不行,就会被老婆戴绿帽子,被老婆戴了绿帽子,就容易……”

钟峰毅闻言,脸绿了,急着打断:“闭嘴!”

“哦。”柯爵一副乖宝宝的样子,立即用力抿上嘴巴。随即冲着钟峰毅坏坏地笑起来,“钟叔叔,我是不是真相了?”

“你……”钟峰毅气得血压上涌,要不是用力地扶住了椅子,他就直接栽倒了。

柯爵扬唇腹黑一笑:“钟叔叔,咱们还是说正事,需不需要去趟公证处?”

“去公证处做什么?”钟峰毅怒吼。

他暗暗咬了咬牙,夏千寻这小贱人,竟然找了个这么难缠的老公。他还想着把这件事情往后拖一拖,再想办法呢。

柯爵眨巴着眼,一脸笑意:“钟叔叔不是怀疑这份转让合同的真实性吗?这是公证处公证过的合约!哦,对了,公证处的人,我请过来了!这样,钟叔叔就不必多跑一趟了。”

瞧,他多体贴,多么善解人意!

说完,他走到门口,把会议室的门打开,两个穿着公证处制服的人走进来。

看到走进来的两个人,钟峰毅直接傻眼了。公证处的主任与副主任竟然亲自来了。

他眉头拧起来,打量柯爵,他竟然能请得动公证处的主任。难道,根本就不像瑜衡说的那样是重名,而是真正的帝都柯家柯大少爷,柯爵?

公证处的主任走进来,拿起钟峰毅面前会议桌上的协议,铁面无私道:“这是经我们方正公证处公证过的合约,真实有效!”

说完,还神情不怎么好地扫了一眼钟峰毅。

钟峰毅立即解释道:“秦主任,我没有怀疑公证处!”

柯爵一脸的纨绔笑容,扬手道:“秦主任,贾主任,请坐!还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烦二位!”

说完,他从夏千寻面前拿起那份49%股份的合约,推到秦主任的面前,笑道:“秦主任,这份合约,您看看,也是真实有效的吗?”

秦主任恭敬地捧过合约,点头:“是的,真实有效。这份合约上面的印鉴,是我们公证处的!”

“多谢!”柯爵点了点头,收起合约。又将那份2%的合约从钟峰毅面前拿过来,两份叠到一起,放到夏千寻面前,交代道,“老婆,合约收好,我的股份送给你,现在你拥有51%的夏氏股份了,拥有夏氏集团的第一控股权。董事长的位置,理应是你的。”

说完,他扬着一张笑脸,扫过众小股东,说道:“诸位,刚才你们不是都同意用手里的股权支持钟叔叔吗?光嘴嚷嚷多没诚意啊!咱们来点实际的呗。现在趁着公证处的秦主任和贾主任在,不如直接把股权转让协议签了,请秦主任与贾主任公证!诸位意下如何啊?”

众小股东你看看我看看你,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一抹凝重。

秦主任适时地说道:“为了给夏氏提供公证业务,我们把公证处的印鉴带过来了,随时可以为各位公证!”

众小股东顿时傻眼。

柯爵率先表态,从文件夹里掏出一个协议来,刷刷签下自己的大名,然后推到夏千寻面前:“老婆,来,把字签了,我名下2%的夏氏股权,就正式转到你名下了!”

然后,他似笑非笑的神情扫过众小股东,那眼神,如同看跳梁小丑:“诸位,刚才说得那么慷慨激昂,都要拿出自己名下的股权来支持我钟叔叔,不会只是说说而已吧?”

小说

贺锋柳寒烟小说 贺锋柳寒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2021-1-3 2:01:26

小说

叶擎天秦语萱txt 叶擎天秦语萱免费阅读

2021-1-3 2:01: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