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何倾,负离何负?

倾城何倾,负离何负?,我爱你时,宁负如来,,你负我时,语咽戚戚!

倾城何倾,负离何负?

第1章 你犯贱罢了

“不……不要。”倾城一双眸子里充满了恐惧,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负离,不停地往后退。

“我求你了,孩子已经6个月了,等孩子出生以后,我一定会给黎若一个肾的。”倾城带着哀求的语气说着。

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凌乱地贴在那张精致的小脸之上。

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不停地哀求着,哭得竭尽全力、痛不欲生……

眼前的男人像是没有心一般,没有丝毫的怜惜。

“倾城,你该死!”

“你觉得你配给我生孩子吗?若不是我心软留下你,你早就死了几百回了。”

“负离,难道我做的一切,我和孩子两个人,都比不上她黎若一个人吗?就比不上她黎若在你身边的几个月吗?”

倾城看着负离,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不再哀求。

负离从来没有见过倾城这副模样,可是这却不影响他的决定。

负离看着倾城,眼底尽是冰冷,看着倾城拽着他手臂的那只手,厌恶极了。

他一把把她摔开,傲然凌视着墙角狼狈不堪的倾城,“若不是你不知死活地去招惹黎若,她至于会这样躺在医院吗?嗯?倾城,你这样恶毒的女人,你以为用孩子就能让你留在我身边?收起你的小把戏,看多了,让人厌恶。”

倾城听着他的话,猛然摇头,“不……不,我没有,是黎若,是黎若她自己……”

“住口!”话还未说完,便被负离打断了。

他眼底充满了愤怒,一把捏住了倾城的下巴,手上的力道大得要把她的下巴捏碎一般,“贱人,谁给你的胆量,让你这样对待你的恩人的?若不是黎若为你说情,你觉得你和你肚子里的这颗肉球能够活下来吗?

黎若她性格单纯,你不招惹她,她会主动把你我怎么样吗?嗯?”

“呵,恩人?她也配?”

“负离,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却比不上黎若她在你身边的两年?我阴险毒辣?真正阴险毒辣、下贱龌龊的,是你那白月光黎若。”

“啪——”

清脆的耳光响起,在医院的过道里显得格外清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消失在这耳光里。

倾城狼狈地靠在角落里,脸上火辣辣的疼,浮肿一片,脸上的秀发凌乱,却遮掩不了那道五指印。

心,好疼,真的好疼。

疼得让她窒息,像是突然掉入了一个冰窟里一般,让她瑟瑟发抖,双手的指甲嵌入肉里,渗出血来,可她依然不觉得疼,因为这样的疼,比不上她心里的十分之一。

她高傲地仰起头,让泪水退回眼眶里,她不能哭,绝对不能,她是那个坚强得像个小怪兽一样的倾城,怎么可以因为这种事哭,怎么可以让他看笑话。

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便被负离的两个手下控制住了。

她挣扎着甩开,大吼道:“滚开,别碰我。”

“我不会走,也走不了。”

她走到负离身旁,看着负离,一双眼眸里充满了讽刺。

“负离,我为了你,众叛亲离,我为了你,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我为了你,害死了我最好的闺蜜,哈哈……白依说过,我会得到报应的,也许这就是报应吧。”

她低下头,看着那凸起的小腹,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宝宝,你不要害怕,我们勇敢一点,拖着那个女人和这样害我们的人,一起下地狱,好不好?”

“啪——”

负离看着她,重重地甩了一耳光,承载了他所有的力气。

她嘴角被血色染红,却没有处理一下,淡然地看着负离,还是那样诡异地笑着,让人害怕。

负离看了她一眼,手掌传来一阵北戒尺打过的疼,心里有些慌乱,可他却没有做些什么。

“我告诉你,你少给我在这里装腔作势的,这样我我就能可怜你?你可别忘了,黎若还躺在这医院里。”

倾城没有再说些什么,眼底是遮掩不住的失望,她转身离开,两行温热的液体,从眼里滑落,朝着手术室的方向走去。

她以为她不会再流泪了,那颗千疮百孔的心,不是应该早就麻木了吗?

罢了,负离,最后一次,再允许自己最后一次为你流泪。

手术室的门被关上了,负离轻抬手臂,他不明白自己的这个动作是代表着什么,等他回过神来,倾城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倾城躺在手术台上,什么也没有说,她感受着手臂里被注射的冰冷的液体,让她浑身冰冷,她抬手摸了摸小腹。

意识慢慢地模糊,她便犹如刀俎上的鱼肉一般,任人宰割。

她要死了吧,这样也好,这样长睡不起,便也就解脱了……

第2章 要救谁

倾城,不要哭,你要笑,要笑着,这样,才能不辜负你来这世上走一趟……

冰冷的手术刀切入她的身体里,不一会儿,一个肉球便被取了出来,是个男孩,可是,他被随意地扔在一旁,没人去理会,因为所有的人,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取一个肾,而不是这个孩子。

可怜这孩子,还来不及看这世界一眼,便永远没有机会了。

负离一直没有离开手术室门口,他眼神复杂地看着手术室,那个女人怎么会死掉?不过就是流产,取个肾罢了,她生命力这么顽强,怎么可能死掉?

若是真的出什么事,也是她在玩什么把戏罢了,这女人不就是喜欢用诡计,引起他的注意吗?

而且,这一切不都是她应该承受的吗?若不是她犯贱地招惹黎若,黎若怎么会出事躺在医院?

若是这次黎若没事了,那一切都一笔勾销,若是黎若出事,他绝不会放过这女人。

“不好了,病人大出血。”护士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两张病单。

大出血?是谁的?负离快步走了上去。

“负总,不好了,倾城小姐大出血,情况危急,若是继续取肾,她可能会死,若不继续,黎若小姐可能会有危险。”

“谁都不许有危险,若是她们谁有危险。我让你们给她陪葬。”负离眉头一皱,眼神冰冷地说着。

护士被吓愣住了,手里拿着病单,瑟瑟发抖,连呼吸都格外小心。

“负……负总,你签字吧,你不敢签字,我们不敢进行手术。”护士结结巴巴地说着,害怕极了。

看着两张病单,负离犹豫了,两个人的名字不停地在他脑海里浮现,倾城,黎若,倾城,黎若……

许久,他有了决定。

“救黎若!”负离吼出了这句话,这不怪他,这一切都说倾城应该的,她卑鄙下贱,若不是她,黎若怎么会有事,所以,救黎若,是理所当然的。

负离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不重要的人,最后都会被抛弃,负离这样选择,也只是因为不重要罢了。

负离跌坐在椅子上,他脑袋里一片空白,他怎么会有些慌乱?他厌恶那个女人,她卑鄙无耻,心狠手辣,恶毒至极……负离要把所有的话,都用来形容倾城,这样他心里,才不会这样不适。

他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冰冷得气息,交错的双手,不自觉地握成拳。

手术室里,麻醉药散去,锥心的疼传遍全身,“疼,疼……”

倾城醒了过来,她是不是要死掉了,这样的疼痛,是她忍受不了的。

医生再次拿着针管走了过来,冰冷的液体再次,注入身体里。

呵呵,想她这一生为负离做的事,她再也忍不住了,笑着,泪水滑落在脸庞。

负离,负离,负离……

“水,水,水……”一丝细小的声音响起,虚弱得快要让人听不见。

可是这丝细小的声音,让在一旁照顾倾城的王姨高兴坏了,她连忙起身去给倒水。

“水来了。”她轻轻地把水喂到倾城嘴边。

倾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周围,“王姨。”

这一声呼唤,让王姨激动了,端着水杯的手颤抖了,眼里闪出了泪花。

“倾倾,你醒了,四天了,你终于醒过来,你先躺着,我现在就去找医生。”说完,便放下水杯朝着外面跑去。

“哦,对了,你看我,我都忘了去告诉少爷了,他现在正在隔壁的病房照顾黎若小姐呢。”

“别去……”

她话还没说完,王姨离开了她的视线。

她不想见到他,她刚死里逃生地活了下来,不想见到负离,让她想起那份疼,那锥心刺骨的疼。

呵,不过她也太看得起自己了,王姨怎么会因为她不想见负离,就不去告诉他了呢,毕竟,王姨是负离的人,她始终是向着负离的。

不一会儿,负离便出现在了病房里,他还是没有什么改变,还是那般的耀眼,俊美的脸庞,眼底不变的冰冷,就这样漠然地看着她。

本就该这样的呀,就算她给了黎若一个肾,可是在他认为,这都是应该的,而且她已经没事了,醒过来了。

是她妄想了,她在期待什么?难道还想知道,在她生死未卜的时候,他有没有过担忧吗?

看着他,过往的侮辱一幕幕浮现,还有她进入手术室前,他那绝决的决定,让她疼得快要呼吸不过不来。

就这样想着,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牵动了伤口,疼得她直冒冷汗。

疼吗?这样的疼。

疼,真的很疼,可是,这样的疼,又怎么比得过她心里的疼。

第3章 原谅我的苍白

负离看着脸色苍白、虚弱的倾城,他第一次有想要靠近她的念头,从来没有这般想过。

可是,在看到倾城的漠然的眼神之后,他便觉得脚上有千斤重,寸步难移。

如神一般存在的负离,也有害怕的时候。

倾城看着负离,她不懂他在想什么,他的心思,从来不表露,她跟在他的身边十几年,却从来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这就是负离,翩翩公子,举世闻名的大总裁,豪门子弟,只要提起他的名字,可以让所有女人疯狂。

他像毒,像让人一沾染便戒不掉的罂粟花,让她走向了万丈深渊。

医生来了,倾城毫无生气地任医生在她的身上检查着,她也不想动,牵动伤口,会让她疼得没有知觉,像是被车碾过一般,然后再重新组合。

医生检查完以后,惊讶极了,“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信念,让你受了这么多痛苦以后,还能醒过来,这般坚强,若是别人,可能早就没有希望了。”

听着医生的话,她自嘲地笑了,坚强?有时候,她倒是羡慕那份柔弱,像黎若那般柔弱,这样,至少还会有人关心,有人照顾,而不是像她这样,死里逃生地活了下来,所有人都以为她没事。

她与负离本就没有缘分在一起,是她执意如此,所以,上天才会这般惩罚她吧。

医生继续为她坚持,检查小腹的时候,她摸了摸平平的小腹。

“我的孩子……”

医生看了她一眼,“倾城小姐,抱歉,负总他……”

她眼里,冰冷的泪水滑了下来,她将头埋进了枕头里,低声哭了起来。

她的孩子没有了,她6个月大的孩子没有了,负离,你怎么这般狠心,那也是你的孩子啊。

倾城觉得好疼,疼得让她觉得被烈火烧灼一般,似乎又一下子被丢进了冰窟里,冰冷和烧灼浸入心脏,让周围的一切都凌固了一般,她能听到心别撕裂的声音。

负离看着这样不堪一击的倾城,心脏猛然停了一下,现在的倾城,像是一个易碎的玻璃娃娃一般,一不小心,她就没有了。

怎么会?她不是那个坚强得没有弱点,遇神杀神的倾城吗?

两人四目相对,负离连忙移开眼神,什么都不怕的负离,居然害怕看到倾城的眼睛。

夏季快要临近,天气暖暖的,可是到了晚上,还是有些冷,倾城披了一件外套站在阳台上,让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体,不会这般冷,她呆呆地看着楼下的草地。

“离,你不要总是这样在这里陪着我,不然别人又说你为了我,不去公司,我不懂事。”黎若那柔弱的声音穿了过来。

“乖,你好好休息,若是谁敢说你的不是,我便让他付出代价。”负离温柔的声音响起,比这话语更温柔。

倾城眉头微微皱起,有些反感,呵,真是可笑,若是说句不是,便要付出代价,那她这样,是不是死一百次,都弥补不了黎若?

她根本就不想知道两人在聊些什么,不过奈何她与某人也只有一墙之隔罢了,不想听也无奈。

“啊——”

一声尖叫声响起。

一团黑影扑了过来,吓得倾城花容失色,不停地往后退。

“砰——”门被暴力踢开,倾城只想往外跑去,逃离这里。

可是却撞进了一个怀里,她记得这个味道,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这是负离。

她抬头看了一眼,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负离会在这里。

“倾城,你又耍什么手段?”负离一把推开了倾城,生气地吼着,脸色难看极了,这时的他,没有了刚才对着黎若的温情,全是冰冷。

倾城离开他的怀抱以后,没有看他,也没有说些什么,因为都是没有必要的,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会信,在他的眼里,他早就认为她是个心机深沉、心狠手辣,只会使用下流的手段的人,那她说什么,还有用吗?

负离环视了一周,看到那种像无头苍蝇一般乱撞的蝙蝠,就更加肯定了心里的想法,厌恶地看了倾城一眼,认为是她自导自演,不过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罢了。

“倾城,像你这种心狠手辣的女人,你不是连杀人都不眨眼吗?一只蝙蝠能吓到你?呵呵,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负离嘲讽地说着。

倾城没有说话,她看了一眼还在飞腾的蝙蝠,原来刚才闯进来的事一只身型巨大的蝙蝠。

她从小就害怕这种小小的飞禽类的东西,像虫子之类的东西,都能够吓到她,她最害怕的,便是蝙蝠了。

所以刚才那一声尖叫,的确是因为害怕,情不自禁地叫出来的。

可是,看着满脸凶相的负离,他比这只蝙蝠更让她讨厌,有他的地方,她就忍不住想起那个孩子,所以,她不愿意和他待在一起。

“我让你走了吗?”刚抬脚走了两步,便被人一把拽了回来,拽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负离。

“倾城,你不是很又心计吗?怎么?被我拆穿了你的手段,无话可说了?所以要离开了?”

第4章 这样伤我,你很痛快吗

“负离,你别血口喷人,别以为谁都和你们一样卑鄙。”倾城没有忍住,顶了回去。

“呵,你不过就是听到我和黎若那样说,心里嫉妒罢了,所以用这样卑鄙无耻的手段把我引过来,这样你心里就痛快了,对吗?”

负离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和得瑟的笑容,因为这让他觉得,无论怎么样,倾城都爱着他。

倾城看着他,不屑地说道:“呵呵,你这副自恋的模样,让人看起来,还真是恶心,你以为我和那贱女人一样,只会耍手段?你可别忘了,你拿掉了我的孩子,我会因为你和那贱女人聊天而吃醋吗?那我是在犯贱。”

到了这时候,负离还是能勾起她的情绪,这是不好的,所以她要改。

“对,你就是在犯贱!”负离随意地说着,一句话,又轻易地击败了她,但是她高傲地不认输,这次,绝对不能输,绝不能!

“呵呵,你不是什么都不怕吗?你不是很坚强吗?好啊,那你就在这里好好和蝙蝠相处吧。”

负离说完,便转身出去了,出去的时候,还不忘把门锁上。

负离走了,房间没有了他的身影,可是蝙蝠却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不停地扑腾。

倾城看着这样,害怕极了,也许是她胆小,从小到大,她都不能接触这类飞禽,就算是一只苍蝇,也会吓得她魂飞魄散。

眼下,她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她只想避开蝙蝠。

她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把自己关在浴室里。

进入浴室以后,倾城抱着腿坐在了地上,过往发生的事,历历在目,是谁让她变成这样的?是谁让她如此狼狈不堪?呵呵,没想到到最后,把她逼到这样境界的人,是她自己。

若不是她一直缠着负离不放,她又怎么会落在这样的地步?负离又怎么会有机会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负离说的没错,一直都是她自己犯贱罢了。

她觉得好累,真的好累,不想再理会这些事,就想这样长睡不起,一切都淡忘了。

这样想着,她觉得自己脑袋一片空白,一个重心不稳,摔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半夜,一个人影悄悄地打开了倾城病房的门,这个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不同于白天,这人影显得小心翼翼的。

仔细一看,谁也没有想到,这人竟然是负离,谁也不敢相信,堂堂的大总裁,这时候会有这样的动作。

负离进入病房以后,便朝病床前走去,见倾城没有在床上,心里低咒了一声。

这死女人,难道不知道自己刚做完手术,身体虚弱吗?大晚上的不睡觉,去哪儿了?

他环视了一周,发现浴室的灯亮着,他轻轻地走到浴室门口,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倾城出来,于是便扭动了门的把手。

门没有锁上,很容易便打开了。

映入负离眼帘的是这样一幅画面,倾城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嘴唇已经变成了青紫色。

负离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已经停了,突然想起了她的那句话。

她问:“负离,就算你知道做手术我和孩子都有危险,你也会坚持吗?坚持救黎若?”

现在,她的孩子没有了,是不是也跟着孩子……

负离不敢想,他第一次觉得害怕。

“医生,医生,医生在那里?”负离一把抱起倾城,嘶吼了起来,他真的害怕了。

由于负离的声音太大,又带着着急,黎若醒了,她打开门走了出来,看见了负了紧紧地把倾城抱在怀里,脸上全是焦急之色,眼里充满了恐惧。

黎若走上前去,看着负离,询问道:“离,倾城她怎么了?”

负离没有理会黎若,抱着倾城从黎若身边擦肩而过,像是没有看见黎若一般,他的眼里,此时只有倾城。

黎若怎么也没有想到,负离会因为别人无视她,她捂住那还复原的伤口,撑住了长椅,慢慢地跌坐在长椅之上。

伤口的疼痛,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全涌了上来。

她好恨,好恨。

凭什么,她做了这么多,好不容易才让负离恨透了倾城,可是,现在这女人随便的一个动作,都能够牵动负离的心,让他乱了方寸。

她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他脸上出现这样的神色。

白天,她要睡下的时候,倾城的一声喊叫,负离马上起身离开,由于着急,差点一个踉跄,这得有多在乎,才能这样?

现在,他居然这里倾城,浴室她的存在,她决不能让倾城在出现在他的面前了,她要让倾城消失。

负离抱着倾城来到医生的办公室,看着医生,着急地说:“医生,医生,你救救她,救救她。”

第5章 望穿秋水又何必

原本趴在办公桌上睡觉的医生,被负离突然吵醒,看着负离那要吃人的神情,医生连忙打起精神。

“负总,你先把倾城小姐放在床上,我给她检查一下。”医生硬着头皮说道。

医生看着倾城苍白如纸的脸色,发紫的唇瓣,再听了听心跳,情况不是很乐观。

“负总,病人先是流产,又是取肾,身体已经不是很乐观了,已经影响到了心脏,加之今天又受了刺激,所以才会晕过去,这次是及时,若是再有一次这样的刺激,应该就活不下来了。”

医生看着负离,说明了倾城的情况。

看着负离这吃人的脸色,医生就明白了这个叫倾城的女人,一定和负离有着什么关系。

其实那天手术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作为医者,他们也都是不忍心的,可是碍于负离的身份,没有人敢说些什么。

他们都知道负离无情无义,心狠手辣,可是这个叫倾城的女人,是怎么得罪了负离,才让他如此对她,在怀孕的时候,拿掉孩子取肾。

“她什么时候才能醒来?”负离冷漠地问道。

“最快也得明天早上。”

负离听完,没有说话,一脸冷漠地抱着倾城走了出来。

看着倾城苍白的脸,他很不明白,这个恶毒的女人,他不是早就希望她死了吗?为何刚才他会那么紧张和害怕?担心这女人会死掉?

负离想了一下,他终于明白了,是习惯,他习惯了这女人在他身边的感觉,他认识这女人也十几年了,所以他习惯了。

就算他家里养的一条宠物狗死了,他也会有所触动的吧,更何况这女人是个人呢,所以,他只是正常反应罢了,没有其他感情。

第二天中午,阳光洒在倾城苍白的脸上,她像个易碎的玻璃娃娃一般,像是一碰就碎。

王姨看着倾城,露出了一抹心疼,倾城全是她看着长大的吧,她觉得倾城也不像是别人说的那样卑鄙无耻,心狠手辣。

倾城很美,甚至比黎若还要美上几分,人如其名。

就算倾城外表坚强,有些嘴硬,性格有些张扬,可是倾城的心底还是善良的。

但是倾城对比黎若来说,王姨觉得黎若在她的心里,就是一个完美到了极点的女人,性格温和,心地善良,落落大方,像是画里走出来的女人一般。

王姨她不知道为何倾城会落在这样的地步,少爷为何要这样对待倾城。

哎,可是感情的事,又怎么是她能够说清楚的。

倾城睁开了眼,看到的是王姨那双布满了同情的眼神,倾城笑了,何曾几时,那个光芒万丈的她不见了,现在在别人眼里,就只能看到同情了。

“王姨。”倾城唤了一声。

她记得她昨天晕倒了,应该是王姨把她从浴室拖出来的吧,不然谁有还会管她呢。

“你醒了?”

“嗯。”

“来,喝点排骨汤吧,对身体好,还能暖胃。”王姨看着倾城,又是一副同情怜惜的表情。

“好,谢谢王姨。”倾城知道是同情,可是,好久没有人这样关心过她了,她真的觉得好暖,为了爱负离,她和所有亲人都闹翻了,再也没有人关心她,可是,就算如此,也未曾得到负离的半分欢喜。

“黎小姐来了?你是来看望倾城的吗?”

倾城听着王姨的声音,眉头一皱,这女人来干嘛,不会又有什么诡计吧。

看着黎若,倾城觉得恶心极了,这个拿走她一个肾的女人,这个害死了她孩子的人,现在居然笑意吟吟地看着她,一步步地向她走来。

倾城好像起身撕下黎若的这张脸,看看她的这脸,有多么的虚伪,可是,她现在连起身的能力的都没有。

当黎若第一次出现在她和负离的面前的时候,她那时候什么都不害怕,因为她觉得她是爱负离的,可是让黎若离开负离,可是,两年过去了,黎若依然在,她却变得这般狼狈不堪。

“嗯,我来看看倾城,毕竟她把一个肾给了我,让我活了下来,所以我来看看她。”

倾城看着黎若,听着她虚伪的话,恶心极了,不屑地说道:“黎小姐客气了,这里怎么容得下黎小姐呢,你还是请回吧。”

王姨听着倾城的话,不高兴了,“倾城,你怎么可以这样无礼,黎小姐她也刚做完手术,过来看你,你该感谢。”

感谢?呵呵,谢她什么?谢她害她成这样吗?

倾城明白了,王姨她是向着黎若的,她以为王姨是真的关心她,是她错了,王姨只不过是同情她罢了。

“王姨,你先出去吧,我和倾城聊聊。”黎若看着王姨,温柔地说。

王姨看了两人一眼,害怕她们再发生什么矛盾,有些为难,“这……”

“王姨,你放心吧,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我就是想和她聊聊而已。”

王姨听黎若这样说,一下子便放心了,点了点头,转身要走。

“王姨,你别走。”倾城叫道。

是她懦弱了吧,是她胆小了,她有些害怕和黎若单独待在一起了,黎若心机过于沉重,她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

“没事的,倾城,我在外面守着,有事叫我。”

王姨走后,黎若露出了真面目,“呵呵,倾城,你看看你做人有多失败,你最信任的人,都向着我,还有负离,他也向着我。”

倾城看着黎若,觉得她可怕极了,她第一次觉得黎若这么可怕,上一秒是天使,下一秒就可以变成一个嗜血的恶魔。

“你想要怎么样?你想要的不都已经得到了吗?”倾城也不懒得和黎若卖关子,直接问道。

“我想要的都得到了?呵呵,倾城,你在和我说笑吧,你不是最清楚我想要什么吗?嗯?只要得不到,我就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第6章 倾城,你怎么不去死

“倾城,你说你凭什么啊?一出生就享尽荣华富贵,要什么有什么,而我却要活得那么悲惨,好不容易有了负离,你却要做块绊脚石。

你不懂穷人的生活,他们最害怕的,就是失去努力好久才得到的东西,所以,我不允许它失去。”

黎若说着用接近疯狂的眼神看着倾城。

倾城有些害怕,她没有想到黎若会这般变态。

过了一会儿,黎若收起那个眼神,变回来一副清纯可爱的模样,看着倾城,“倾城,我想吃苹果,你给我削。”

黎若说着,把水果刀和苹果塞到了倾城手里。

“滚开,你又发什么疯,黎若。”倾城想要甩开黎若。

“啊——”就在这时,黎若抓起了倾城的手,捅向了自己。

这声痛苦的尖叫,把王姨引了进来。

王姨看着雪白的被子和地板上,一下子被血染红了,倾城手里拿着水果刀,鲜血染红了她的手,而黎若痛苦地躺在地上。

“倾城,你……你怎么能这样,再生气,你也不能伤害黎若,你怎么能杀人呢。”

负离听到声响,连忙冲了进来,看着这幅画面,黎若躺在地上,鲜血直流,倾城手里拿着水果刀,死死地盯住黎若。

“啪——”

负离什么也没有说,走过去就甩了倾城一耳光,脸上充满了愤怒。

这力道大极了,倾城嘴角一下子渗出了血。

“倾城,你找死!”

“我就不该心软放过你,让你有机会伤害黎若,这次,我要你付出代价。”

负离连忙抱起黎若,往外冲去。

倾城知道,一件事以后,她就和负离不会再有任何关系了,他们彻底闹翻了,她也终于明白,原来黎若一直想要的,不只是她的孩子,她的肾,还有她的命。

她看着负离消失的背影,收回了眼光,看着身边的王姨,“王姨,如果我说,我没有,你会不会相信我?”

王姨看了一眼倾城,脸上带着悲伤和愧疚。

“倾城,我一直不肯相信少爷说的,认为你是个心狠手辣的恶毒女人,所以我才会维护你,可是,现在是我亲眼所见,我真的对不起黎小姐,让你伤害了她。”

王姨说完以后,没有再看倾城一眼,转身离开了。

倾城看着离开的王姨,是啊,王姨也不愿意相信她,反而相信了黎若,她的十几年,也比不上黎若来到负家的两年,她做人,的确是够失败的。

呵呵,黎若,负离,你们得逞了,现在我的身边,没有一个人,我到了这样的田地,你们是不是已经开心和满意了呢?

负离,难道这就是爱你应该付出的代价吗?这代价真的太承重,快要负担不起了。

倾城躲到了床底下,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双腿,把头埋在双腿之间。

外面的世界,让她觉得害怕,只有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才会让她觉得有安全感,只有这样的坐姿,才能让她觉得有一丝温暖。

可是,也许是心已经冰冷太久,这样也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她好冷,好冷。

她一个人沉浸在孤独和悲伤里,想要与世隔绝,自我保护,却被一道话语拉回了现实。

“你是倾城吗?”话语里透露着威严和漠然。

倾城从床底下爬了出来,便看见两个警察站在那里。

“有位先生打电话给我们,说你涉嫌一起谋杀案,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一位先生?谋杀?

呵呵,负离,你真的要将我赶尽杀绝吗?

她不是不知道警察局那个地方,若是进去的人,就别想好好的出来了。

不,她不去,她不要去,她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去那样的地方。

“我没有,我没有杀她,是她自己想死,自己拿刀捅自己的。”倾城情绪激动地叫着,向警察解释道。

倾城怎么也没有想到,负离这时会出现在这里,他像个嗜血的恶魔一般,一步步地向她走来。

“倾城,你死到临头了,还敢大言不惭地不知悔改,还在这里狡辩,你害得黎若再次躺在医院里,你还问心无愧的模样。”  

“倾城,你知道吗?我真想撕开你这张嘴,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有多歹毒,才能让你做出这样一次又一次伤害黎若的事,她那么善良的人,你怎么下得了手。”

呵呵,原来在他的心里,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虚弱的身躯颤抖着,心疼得没法呼吸了。

倾城,你要坚强,你不可以把你尊严给丢了,你要撑住。

倾城露出一抹笑容,看着负离,“负离,总有一天,你一定会知道一切,你一定会后悔的。”

第7章 让你生不如死

“后悔?我负离,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后悔,不过,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他邪笑着走靠近她,“倾城,我一定会告诉里面的人,让他们多多“关照”你的,绝不会让你过得太好。”

倾城听着他的话,惊讶抬头,不过一会儿又恢复了平静,她怎么忘了,负离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他怎么可能让她就这样安静的死去,若不让她受尽折磨,怎么对得起黎若。

在负离这里,对她来说,死也是一种奢侈,他会让她,生不如死。

一辆玛莎拉蒂突然撞了出来,若不是保安眼急手快,可能就已经成为车下亡魂了。

他拿着手电筒走了过去,只是隐约看见了车牌号,可是他却一直记得这个车牌号,因为这是上面说了无数遍不能得罪,而且一定要服务态度好的人。

这是私家车,而且是个他惹不起的人,堂堂的瑞阳集团总裁,负离的车。

保安不明白,今天负离是怎么了,在他们眼里,负离一直个冷漠低沉,成熟稳重的人,今天怎么也学别人飙车了。

负离今天不但飙车了,他还酒驾,他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拿着一瓶高级的酒往嘴里倒。

他明明应该开心的,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缠着他了,也再也见不到那个让他心烦的女人了,可是,为什么他会这般烦躁,忍不住想要去堕落,做一些他从来不曾做过的事,变得不像他了。

他把车停在了别墅门口,踉踉跄跄地朝着家门口走去,他腾出一只手来按指纹解锁,可是喝醉了的他,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想不起来。

他用力地拍打着门,“倾城,倾城,你快点过来给我开门,我回来了。”

叫了许久,却没有等到人回应。

“倾城,我要进去!”

最后,在酒精的作用之下,负离支撑不住,躺在门口的角落里睡着了。

时间过去了七个小时,负离被一阵强烈的铃声吵醒,他摸索着,接听起来。

“什么事?”负离被吵醒,声音里透露着怒火,电话那头的人,听着他愤怒的声音,不敢说话。

“哑巴了?连话都不会说了?”负离怒火中烧的声音再次想起。

电话那头,心想,说了也是死,不说也是死,便硬着头皮说了。

“总裁,倾城在警察局的监狱里去世了。”莫扬这样说道。

死了?怎么会?负离心情烦躁了起来,有什么东西要破腔而出了一样。

“真的死了?什么时候的事?”负离平复了情绪,沉着冷静地问,无论如何他都要一个答案。

“真的,总裁,警察局的人,已经将她的尸体火化了。”

真的火化了吗?那女人真的死了吗?以后他再也见不到那女人了?

这死女人,怎么这般狠毒,让他连她最后一面都见不到?要这样报复他吗?

可是,害得倾城这样的人,是谁,是他负离,是他逼死了她。

负离双手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握成了拳,朝着雨中跑去,一路狂奔。

为什么,她死了,他不应该开心吗?为什么会这般难受?

为什么,她死了,他有种我想要杀了自己的感觉?

为什么,她死了,他竟然也想要跟着她去了一样?

负离一路狂奔,跑到了关押倾城的警察局,负离突然来了,还这样的模样,警察局里的人,都连忙出来迎接。

看着负离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一般的神情,没有人敢说话。

莫扬刚办理好手续,领着倾城的骨灰出来了,负离死死地盯住了那骨灰盒。

这就是她唯一留下的东西吗?她真的不存在了?

不!不可能!

这不是她,她前几天还和他大吵大闹,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他不相信。

“你们给我把她交出来,不然我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人!”负离眼睛猩红地吼道,浑身充满了杀气。

莫扬看着他的总裁,有些惊讶,他跟了负离7年,他见过负离所有的样子,也见过他失败,但是,却没有这般绝望和可怕。

“负总,你冷静一些,我们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可是,嫌疑犯倾城的身体太弱了,所以……”

负离眼神一横,看着警察,“她死了,你们为什么不通知我,谁给你们的资格火化了她?”

就算她死了,他们通知他,他也能见她最后一面,而不是这样。

“总裁,前几天,警察局有通知家属领尸体,可是,你不是倾城小姐的家属,所以……”

所以没有通知你,你也不能带走她。

最后这句话,莫扬是不敢说出来的。

第8章 谁也不见

“总裁,忆息集团的总裁想见见你,给你谈一下这次合作的事,他说若不到总裁,便不会提合作的事。”一名助理小心翼翼地说着。

“谁也不见。”负离语气冰冷到了极限,让人不敢说话。

助手被负离身上散发出的冰冷吓住了,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冷颤,大气也不敢出。

目送负离走后,卓扬看了一眼旁边的人,“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敢来打扰少爷,以后,有什么事也别在今天说。”

助手听了卓扬的话以后,犹如醍醐灌顶。

今天,是那个女人的忌日,那个叫作倾城的女人。

四年了,只要到今天,负离便会放下所有的事,什么人也不见,去倾城的墓地陪倾城一整天,从来不曾间断过。

负离离开,有一人与他擦肩而过,一直对于什么事都莫不关心的他,不禁回头看了一下,他感到一股莫名的熟悉感,那股四年前只有她能给予的熟悉感。

当他回过头去,却没有找到心里的那丝牵挂,不知那个身影去了何处,也不知道那人是谁。

负离心里疑惑,但是也没有过于在意,也许是最近太累了,才会出现了错觉。

机场外,欧阳毅站在一辆跑车旁,看着对面走来的人,露出了一抹笑容。

“欧阳毅,你个大骗子,你不是说好了去里面接我的吗?害我又自己走出来,我还得自己拿行李箱。”倾城一看到欧阳毅,嘴里便多了一些抱怨,脸上却洋溢着俏皮的笑,眼里也有隐藏不了的笑意。

“好了,我的公主殿下,我这不是怕你出来找不到我吗?别生气了,带你去吃你最喜欢的糖醋排骨,还有红烧鱼,这样,可还行?”欧阳毅笑着走过去,接过行李箱,宠溺地对倾城说着。

“好吧,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毕竟糖醋排骨和红烧鱼在等着。”说着,倾城自然地挽住了欧阳毅的手,没有觉得有一丝的不适。

“好,谢谢公主殿下的大人有大量。”欧阳毅调侃着倾城。

倾城蹦蹦跳跳的,开心极了,像个不懂世事的小女孩,让人忍不住地怜爱。

欧阳毅看着这样的倾城,情不自禁地笑了,这四年来,他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了,他的情意终于要得到回报了。

四年了,他终于让她的眼里有了他的存在,终于让她的脸上,露出了这样无忧无虑的笑。

他让她回来,这是他在为未来的一切安排好路,这一切都只是开始,他最终的愿望是想陪伴在她的身边,一生一世。

这是一步险棋,是否能够成功,让她平平安安的,这一步也很关键,但是,他也必做不可,因为,这一步是迟早都要走的。

昂贵的跑车里,负离目光看着窗外,脸色有些难看,离倾城的墓地,越来越近了,他的心就像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抓着一般。

四年的时间,让他早已明白了一切,倾城在他的心底有了一个谁也代替不了的位置,不管她过往怎么样,做了多过分的事,他都会原谅她,对于倾城,负离再也控制不了他的情感,他早已在不知不觉中遗失了这颗心。

每到她的忌日,他都会来陪着她,就算什么也不做,就这样,一待就是一天,就算他知道她早已死掉了,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可他还是控制不住他的心。

他的双手,轻轻地在墓碑上划过,柔情地抚摸着,像是她还在一样。

呼吸越来越不顺畅,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曾经他最恨的女人,现在,像是一种慢性毒药一般,已经渗入了他的神经,时时刻刻地折磨着他。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把负离从记忆里拉了出来,他看了一眼,是黎若的电话,眼里有着些许不耐,便挂断了。

“离,你怎么不接我电话?”黎若的声音传了过来,就在墓地的不远处,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和委屈,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你来这里做些什么?”负离眉头紧皱,看着黎若,没有安慰,反而有些厌恶。

“我来看看倾城,四年了,从来没有看过她。”黎若说着,抱着手里的菊花朝着墓碑走了过去。

“倾城,四年了,从来没有来看过你,虽然,你一心想要置我于死地,但是我却从来没有想过你让你落到这个地步。

你的死,成了大家心里的一个过不去的坎,也成为了大家心里的痛,倾城,你知道吗?我真的羡慕你,因为,离他为了你,改变了自己。”

黎若说完,转头看着负离,让四目相对,尽显她眼里的悲伤之情。

“你胡说些什么?我怎么会为了她改变自己?”

负离语气冰冷地说着,越是否认,越像在掩盖着些什么。

小说

结婚三年,也演了三年的戏。

2021-1-3 1:50:50

小说

三人的感情纠纷从此不眠不休。

2021-1-3 1:54:0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