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三年,也演了三年的戏。

结婚三年,也演了三年的戏。人前微笑,人后形同陌路。,她只是他的门面,一个他操纵的玩偶。她有的,只有微凉的月光与空旷大床。,“我要离婚!”,他欺近她的耳边,发狠的低吼,“原芯柔,你想死么?”,她微笑开来,“是啊,我真的想死。”,爱,有过么?或许已经忘了如何去恨!
结婚三年,也演了三年的戏。

第1章 她很软弱!

黑色的豪华轿车停在一栋大厦前,车内坐着一位容貌精致,表情淡漠的女人。

说是淡漠还不如说空洞来的更正确些,美丽的大眼晴中的着波澜不惊的镇定。

她穿着白色的晚礼服,露出雪白的藕臂与深深的锁骨,头发高高的挽起,

没有一根掉落,落落大方。

得体的让人有些许的压抑,秀丽的五官,清新的如同朝露,只是那常有的木纳表情让原本灵秀的脸少了生气。

现在的她像是有着重重的心事,连车子停下来许久了她都没有发觉,微微收拢的十指感觉她现在很紧张。

“少夫人,你要上去见少爷么?”

司机见少夫人在发呆,便轻声的问了。

她猛然间回神,有点慌乱的神情很快被冷静替代,她应了一句,“嗯!我有事情跟他讲,反正等下要一起去宴会,你就先回去吧!”

“好的,少夫人。”司机下来为其打开车门。

她跨出,向前走了几步,抬头望着眼前高高耸立着,如同雄狮般给人压迫感的黑色大厦,垂下头,深深的呼吸后,目光平视,优雅从容的向前走去。

从踏进大厦的大门开始,所有的员工都对她恭恭敬敬,不断的有人对她点头哈腰。

“夫人好!”

“好!”

从前台到进入电梯,途经的每一个人都重复着夫人好这句话,而她也不断重复着好这个字,就像是演练了上百次的情景,早就熟练不已,只是她今天笑不出来,不然她会演的更好。

有专人为她开了电梯,她走进,门关上了,按下最上面的的按扭,数字开始一格一格的向上跳。

她又开始恍神了,直到“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才猛的惊醒,似乎有些被吓到。

她扶了扶额头,定定心神,呼出一口气,才提步向总裁办公室走去。

经过秘书台,那里没有人,她的心沉了一下,握着办公室的手有点发抖。

要进去么?进去还是不进去?等他们“好了”,她再进去么?

还是一鼓作气冲到里面抓个现形,然后呢……

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她的手轻轻的放开,向后退!

最终没能有这个勇气去推开,她颓废的垂下双手,浑浑噩噩的一直退到旁边的椅子边,身体有些颤抖,但还是保持优雅的慢慢坐下。

原芯柔,现在没人看你表演,你可以不用这样的,她小声的对自已说,却发现连心底的那个她,也懦弱的可怜。

她恨这样的自已,好恨,好恨,好恨!

为什么要这么样活着,原芯柔你为什么要这么活着,这是她问了自已千百次的问题。

已经痛到麻木的心还是会发痛!

不知过了多久,总裁室的门开了,一个美丽妖娆却又带着清纯气息的女人出现在门口!

长长的卷发有些凌乱,紧身的淡绿色衬衫领口开着,露出里面红红的吻痕,见到原芯柔,她尴尬的笑了笑,不过没有扣好衣领的打算。

“夫人,您来了!”她很礼貌的微笑,恭敬的眼神中有着自信满满的光泽,还有那若有若无的讥讽。

反而是原芯柔,不敢去与她对视,不敢去看她有多么美丽,也不要去想像她修长的双腿是怎么缠在她老公的腰上。

她不能去想,因为快不能呼吸了。

推开门,修天澈正从隔间出来,一边整理着自已的衣物,俊美邪妄的脸上有着红色的唇印,半开的衬衣露出健硕的胸肌,黑色的发丝乱中透露着魅惑的性感,小麦色的肌肤光洁无暇,一双深遂的桃花眼,就已能猜到是他的花心。

这是她的丈夫,一个令所有女人都垂涎的男人。

见到她,非常不悦的皱起两道剑眉。

“没人教过你,进门之前要敲门么?”他有些厌恶的看着她,两个星期不曾见到过的女人,他不仅没有想感到一丝想念,反倒更加的令人讨厌了,特别是那张苍白的脸。

从隔间飘染过来的气息中有着欢爱过后所留下的腥腻。

原芯柔喉咙一紧,有什么东西堵住了。

“对——不起!”她艰难的蠕动着嘴唇,关起门,坐在沙发上。

第2章 可以更没有尊严一点!

修天澈套上剪裁合身的阿玛尼西装,从容的坐在她对面,颀长的双腿自然而然的交叠在一起,点了一根烟,慵懒的开口,“有事?”

他的妻子,已经有很久不曾碰过的女人,他几乎快忘了她的存在,谁让她平凡无味的如同一盆水煮青菜,挑不起他一点点欲望,他可是凶猛的肉食性动物,也不知当时怎么会挑上她的,可能当年自已想换换口味,结果到最后,还是发现肉比菜更可口。

她咬了咬嘴唇,呼出一口气,抬头看向他,“澈,刚才我接到医院的电话,芯语她出事了!”

一想起刚才的电话,她几乎快要昏过去了。

“哦,”他挑眉,“我美丽的小姨子会发生什么事呢?”

他讽刺道,想起那个性情开放的小姨子,他更是看不起她,有这样的妹妹,姐姐又会好到哪里去呢?

“你不要这样说她,芯语是好女孩,你骂我可以,但是不可以这么说她。”原芯柔的情绪有点激动,她也知道妹妹不乖,可是她是她唯一的亲人,在这个世上与她血浓于水的人。

“哼!清醒点吧,你教出来的妹妹是什么货色,你不是比我更清楚么?说吧,她怎么了?”他脸色一沉,没有耐心在陪她斗嘴。

她静下心来,现在不是跟他争执这个问题的时候,她也不是为了要证明妹妹是好女孩而来的,最重要的是芯语也确实是不听话。

“她出车祸了,在医院急救,刚才医院打电话来说已经脱离危险了,但是还要住院观察,另外这次的事情,说是因为她酒后驾车才引起的,所以她要负全责,对方也伤的很重,芯语的医药费加上对方的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停顿了一下,她说出来的目的,“你可不可以给我一点钱。”

她很少开口向他要钱,但这次实在是没的办法,她只有一个妹妹,如果她不帮,还有谁可以帮她呢!

“钱?又是钱??原芯柔,在你的脑子里除了钱还有别的东西么?你老公不是开银行的,对不起,这忙我帮不了你。”他讨厌极了她每一次找他,除了要钱就没有别的事情,女人不可爱到这种程度,也真是绝无仅有。

堂堂修氏集团的总裁会没有钱,这话说出去谁会相信,可他就是这么说了,在她说了妹妹出事之后,他也还是这么说了。

“就算对我在没有感情,我也还是你的妻子,我容忍了你一切,我只要求你帮我这一次,我求你,这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大数目,你买一件名衣服都不止这个价,澈,我就求你这么一次,好不好?”

她低声下气的凝望他,希望可以软化他,毕意他们也做了三年的夫妻,也不是被逼才结的婚,是他心甘情愿娶她的,她总是在奢望着他可以爱她,哪怕只有一次,可每一个夜晚她都是失望的,独守着自已的洁净,比糟践还要可悲。

“原芯柔你可以再没有尊严一点,跪下来求我,做的到么?”他讽刺的冷笑着,容忍?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得到她的宽容,因为她在他的眼里,只是一个有着生命的装饰物。

心脏被猛烈的撞击着,她失魂落魄的站起身,用带着祈望的眼神看着他,“只要我跪下来,你就会帮我么?”

他抬头,心中微动,忽然间他逸出一抹笑,璀璨而耀眼,“我不会,就算你跪到脚断掉,我也会拿出给你一分钱。”

森冷而无情的口气,残忍的回答,带着那种怡然,更显她的卑微。

她像是被施了法术的木偶,只有心脏那一块小小的区域在薄弱的跳动之外,其余的早已被僵化。

他站起身,“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去张总的宴会,乖乖的当好你修太太,或许我一高兴就会帮你也说不定。”

“好,”她机械化的点点头,露出一丝笑容,她是一条看主人脸色的狗,等着的他的施舍,也是她必须要拿起的施舍。

第3章 宴会(1)

华灯初上,清风徐徐,在这春日里,有着醉人的懒散感!

本该是很轻松的一刻,挽着自已丈夫的手,走入衣香鬓影的大厅,这不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么?

有多少人羡慕她嫁进了修家,又有多少人看着她如何惨淡收场,为了那份在外人面前的自尊,她宁愿假装自已很开心,假装与他很甜蜜。

然而,胸口如钻毡,挽着的臂弯虽有着温度,也凉入心头。

他们走入宴会大厅时,门口的八卦记者亮了一阵阵的闪光灯,她扬起标准的笑容,多一分不雅,少一分成了浓重的苦涩。

无数个夜晚,她对着镜子慢慢的勾起嘴角,保持很久之后,那份心痛还是拖垮了她的神经,在眼睛失去焦距的时候,零点零一的分的下垂弧度出卖了她。

修天澈也转头对着镜头和煦的笑着,贴近她,想在她脸上印下一吻,这一次她不由的躲开,那张刚刚吻过别人的嘴唇,她只觉恶心。

敏感的记者仿佛察觉到了这个细节,抓拍的更紧,修天澈脸上快速的而过怒气,快的让人查觉不到,该死的女人,这是在对他抗议么?

搂着她腰的手,突然收紧,这是一种警告,她明白。

“哪里不舒服么?”他的指尖抚上她的脸颊,冰凉的触感让她一阵的颤栗,这是她深爱着的男人不是么?可是为什么她现在只想要远远的逃开。

她温秀的轻笑,“我没事,只是头有点痛。”

病恹恹的样子,说装就装,入目三分,要是当演员,现在一定是影后极人物了吧,她自嘲的想着,因为她就连睡觉都带着假面具。

“都说让你披件外衣了,你呀,真粗心。”他温糅体贴的拉起她的手,“先到那边去休息一下,不舒服就别应酬了。”

如星子般耀眼的眸中满是深情款款。

有那么一瞬的幻觉,她的丈夫是爱她的,眼前的这个男人此刻所表露的一切都是真的,只是短短的一瞬,让她从幸福快速的回归到悲凉!

别傻了,他也只是演技优良而已,爱的影子,在他心底早已荡然无存。

“好的!那你去跟朋友们聊天吧,我去哪里坐一会。”她善解人意的笑着,松开他的手,得体而优雅的向前走去。

身后的男人,目光依然注视着她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丁点的冷笑,快到连摄影都扑捉不到。

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她才在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虽然依然不敢松懈,但与那种跟他站在一起的窒息感相比,已经好多大了!

修天澈端着酒杯,与别人谈笑风生,那张俊美而张扬的脸,意气风发,脸部的线条,每一刀都是极致的完美,上帝用了很长的时间打造他的外表,却忘记给他一颗鲜红的心!

原芯柔回过神,才发现自已忘着他好久好久,一张看了很多年的脸,她竟还会望着出了神。

从前有过的幸福,是对她最好的讽刺,曾以为会天长地久的,哪知这只是她自已一个人的事情罢了。

恍然间,似乎又回想那个明媚的午后,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暖暖又渗入冰凉的心间。

转过头,发觉有人坐在了她的对面,穿着紫色的晚礼服张太太许怡与穿着红色晚礼服的夏雪岚,原芯柔下意识的挺直的背脊,麻烦来了。

第4章 宴会(2)

夏雪岚是修天澈的情妇,一个明目张胆的情妇,气焰凌驾于她之上。

她是个不折不扣的极品大美人,妖娆而明艳动人,高挑的身材与绝色的美貌,让她不论出现在哪里都是焦点,像今天一袭红色露背晚礼服遍抢尽了所有女人的风采,成为全场男士们目光追逐的所在。

许怡是一个喜欢挑拨事非的女人,跟她们坐在一起,必定不是有什么好事,但她是不会逃的,冷静应战才是她的本能。

“这不是修太太嘛,你好,”许怡一副刚刚看见原芯柔的样子,太过夸张的表情与动作一看就很假,她们是看准了原芯柔坐在这里才过来的。

“你好,张太太。”原芯柔淡淡的微笑着,标准的笑容无懈可击。

夏雪岚下巴高抬着,睨视着原芯柔,“修太太,有一阵子没见了吧,你还好么,澈真是太心疼你,怕你累着天天都来折腾我。”

言语间,得意之气表露无疑,许怡更是配合的讥笑起来。

“我很好啊,夏小姐看上去气色不错,”原芯柔微靠在沙发上,游刃有余的回应着,情妇做的都这么狂妄。

“我说修太太,你怎还是老样子,你看你的脸苍白的跟个鬼似的,怪不得修总会在外面偷吃,女人哪贤惠没用,想绑住老公的心,床上最重要。”许怡“好心”的建议,眼底有着深深的嘲讽。

“多谢张太太你的建议,”原芯柔不怒,这样的话听的多了也就麻木了。

许怡无语的轻哼,她是真笨还是装笨,像以往一样,不管怎么挖苦她,她永远都保挂着不冷不热的态度,让人更加的厌恶。

许怡眼波一转,触及夏雪岚脖子上的钻石满项链,立刻惊呼起来,“哟,夏小姐,你脖子上的项链好漂亮,男朋友送的吧,一定价格不菲。”

商界的人都知道修天澈夏岚背后的金主,她相信原芯柔是不知道的。

一直端着酒杯静心观战的夏雪岚,听到许怡这样问,莞尔一笑,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轻描淡写的说,“张太太你眼光不错,这是我男朋友特意为了去意大利订制,专门为了参加今天的宴会的。”

夏雪岚得意的看向原芯柔,妖娆的俯身示威的凑上前,“修太太,你觉得好看么?”

葱白的指尖妩媚的从颈部滑过,惹的在场的男人全都不由的咽口水。

修天澈似不经意的目光看向她们,剑眉微蹙。

钻石的流光溢彩,刺痛了原芯柔的眼睛,她怔怔的盯着璀璨而耀眼的光芒,实在好美,实在好痛。

她的老公为情妇可以购置如此昂贵的钻石项链,却不能帮她救救芯语,哪怕是这条项链一半的价值也就够了,可她就连跪下来求他,都换不回来这点价值。

心,荒凉的连欺骗自已的能力都没有了,她,可笑至极。

“很好看。”原芯柔淡笑着把目光移到她的脸上,清丽秀气的容颜上没有半分的情绪上的波动,如果她们想要看到的是她伤心或是愤怒的样子,那么真是抱谦了,嫁进修家后,她最先学会的就是忍耐。

第5章 宴会(3)

夏雪岚坐回沙发上,笑的更加的明艳动人,“改天让澈也给你买一条吧,也不贵,100多万而已。”

她特意加重了也这个字,语气嚣张至极。

因为她恨这个女人,原芯柔太过冷静,太过能忍,就算现在她只是徒有修太太的虚名,就算她夜夜守空房受活寡,可她依然还修天澈的太太,依然稳坐着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位置,而澈又正好需要一个傀儡妻子来当他的门面,所以只要她不肯让那么谁也抢不走,自已永远只不过是情妇而已。

“对啊,也不贵,才100多万嘛,你们慢聊,我去拿点吃的。”原芯柔依然的云淡风清的样子,起身温柔婉约的离开。

可怜的自尊心,即便是破碎了,她也得小心的捧着。

在餐桌上随意拿了一些食物后,她独自走到阳台上,背对着人众人,眼中的郁痛终于克制不住的扩散,只是她自已知道,此刻的心颤的多厉害,当她想起妹妹还在医院里,急等着用钱,而她的丈夫宁愿随手花上一大笔钱来满足情妇,也不愿帮她时,心终于还是凉透了。

三年的婚姻,薄如蝉翼。

很想痛快的哭一场,哪怕当着众人失掉所有尊严,她也想痛快的哭一场,但一直习惯了坚忍以后,把眼泪烂在肚子里以后,连哭的方式都忘记了。

如同一株遗世的雪莲花般,尽管芳香四溢,却无人欣赏。

手机的震动声响起,她从包中拿出手机,是医院的电话,她强作镇定的接了起来,“喂!”

“是原芯语小姐的家人么?是这是样的,明天早上要动手术,请尽快把手术费用交了好么?”

“好,好的,谢谢,钱我会交的,再见。”浑浑噩噩的挂断了电话,双手无力的着垂下,叹息的扶住栏杆,茫然的望着夜空中点点星子,没有方向!

她该怎么办,明天早上没有凑到钱,动不了手术的话,她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已的,在这个世上就只有这么一个妹妹,无论如何也要救她。

阳台的角落中无声息的坐着一个男人,他淹没在黑暗之中,无人察觉,他看着原芯柔,玫瑰般的唇勾起的笑意。

回到大厅之中,望见修天撤向两楼走去,她不紧不慢的的穿梭在宾客,抬步也向两楼走去。

趁现就去跟他讲,可能他烦了厌了,也不会在乎这点钱了。

走到楼上,已经不见修天澈的身影了,她提着裙子,放轻了脚步向深处走。

前方,传来令人脸红心跳的女人声,“澈,我好爱你哦。”

“才两天不见,你就这么想我?”

男人磁性而醇厚的嗓音与女人妖媚的声音她都很熟悉,原芯柔心中一震,已经能想到里面发生的事情了,胸口闷痛,想像以前一样赶紧逃开,脚步却不由的向前移,从门缝中看到交缠的一幕。

夏雪岚曼妙而妖娆的身姿软如蛇般的贴在修天澈的身上,媚眼如丝。

第6章 宴会(4)

“澈,你快点嘛,”她扭动着身子,缠住他的腰。

修天澈的欲望被全部的挑起,他就喜欢夏岚的这股子劲,像木头一样的女人,会让男人失去全部的欲望。

夏岚一边娇喘,一边笑道,“我真想不通,当初你为什么要娶原芯柔那个女人?她明明就不可能满足你。”

女人最好的武器就是身体,这一点,她深信不疑。

汗水沾湿他的发尾,甩出晶莹的光芒,他邪妄的冷笑,“我也想不通当初为什么会娶那么无趣的一个女人,可能是我疯了吧。”

“男人哪,真是没良心,至少也给她一月一次的安慰吧。”夏岚装模作样的说着,却缠的更紧。

“宝贝,我可舍不得放任你这样的大美人饿着,我会心疼的。”

原芯柔僵立在门前,想要逃跑,却移不开脚步。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与女人交缠的画面,如此的不堪,很多次她有幻想,隔着一扇门,老公与别的女人是怎样纠缠的,只是没有勇气去推开过罢了。

他从来没有这样子爱过她,心一点点被扯成了碎片,不是因为看到他偷情的场面,而是因为自已全心全意爱着,用心守护着的男人,把他们的婚姻说成是一场错误。

一直支撑着她的唯一信念就是,他们曾经也爱过,眼泪终于滴落了,咸咸涩涩的落进嘴里,咽下肚子里,像是硫酸般毁掉了五脏六腑。

糜烂的画面像一把尖刀刺入她的心脏,原来他喜欢这样了,她几乎快要忘了,他们有没有欢爱过,记忆中哪上温柔呵护过她的男人,比梦境还不真实。

照理她现在总该哭了,可是她现在一滴眼泪都挤不出来,只知道胸口如炸开来一般的疼痛,轻轻的触碰遍已经鲜血淋漓。

里面也接近尾声了。

“欣赏够了么?进来收拾残局。”他冰冷的声音犹如修罗般没有情感,原芯柔一怔。

这么说来,他早就知道她在外面了,他是有意让她看到让她听到这样的话,他为什么要这样子做。

原芯柔彻底傻了,她不懂这个曾经追求过她的男人,不懂这个她死心踏地爱着的男人,就算有深仇大恨,也不必如此啊!

夏雪岚这时才注意到门外有人,看清楚那人是原芯柔,她心里无比开心,丝毫没有第三者该有的慌张与羞耻感,慢悠悠的坐到修天澈的身边,靠在他的肩头,“澈,她可是你太太,别这样嘛。”

其实她巴不得修天澈能狠狠的侮辱原芯柔。

第7章 最大的屈辱!

“原芯柔,让你滚进来,听到没有!”修天澈怒吼着,竟然有本事跟踪他,就该承受跟踪的后果。

狂怒的低吼声,连夏雪岚都被吓到了,她噤声不敢在多插嘴。

原芯柔抿了抿唇,她不该忘了来找他的目的,这是她最后的机会,推开门走进来,她克制住心底越散越大的痛,来到他跟前,强装出微笑的样子,“澈,你……好了么?我有事想跟你说。”

修天澈看着她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更是厌恶,“去拿纸巾,帮我擦干净。”

原芯柔脑中轰的一声,不能置信的看着他,脸色惨白,她是他的妻子,他想要侮辱她到什么程度,心撕扯到连血都流光了。

夏雪岚心里也很是震惊,男人没心没肺起来比女人可怕多了,她都有点开始同情原芯柔,表面上风风光光,背后却是一片凄凉。

“如果我帮你擦,你可以答应我一个要求么?”原芯柔镇定下来,她管不了这么多,只要能救芯语,什么她都愿意做。

“你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修天澈脸色一沉,星眸之中寒光凛冽,他佩服于她现在的勇气,为了钱真是不择手段,他神色一敛,又似漫不经意的笑了开来,“不过如果我心情好,说不定会帮你,就看你的表现。”

原芯柔心中一喜,她对自已说,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管,芯语还在医院等着她的救命钱,一场屈辱换来她妹妹平安,值得的。

她胡乱的抽了几张纸巾,咬着嘴唇内壁的肉,慢慢的蹲下身。

嘴里的肉被生生的咬下了一大片,血腥味溢满了口腔。

最终还是扭开了头。

修天澈心里一股无名火烧起,“你嫌脏么?”

他用力的捏过她的脸,让她凑的更近。

“放开我,”原芯柔再也忍受不了了,挣开他的手,跌坐在地上喘着气,半张的唇血一滴滴落下,染红了地板,用手背抹去,头发有些凌乱了,不复端庄,她巍巍颤颤的站起来,向外跑去。

“不想要钱了么?原芯柔你给我站住!”修天澈冷声的喝道,这副可怜的样子是要装给谁看。

如同行尸走肉般对他的话充耳未闻,脸上有了凉意才知眼泪不知何时滑落的。

这就是她的人生么?

就是为了想过这样的人生才一无反顾的爱上他的么?

结果呢,全部的爱换来的不过是一场屈辱的,这样的婚姻她真的还要坚守下去么,这一刻,心仿佛有了决绝的方向。

20分钟以后,修天澈回到宴会大厅,四处搜索了一圈,没有见到原芯柔的身影,已经回去了么?心里松了一口气,她也就这种胆量。

原芯柔的个性他再了解不过了,柔弱而听话,同时又很聪明,不喜欢把事情闹大,息事宁人是她一贯的处理方向,为了保住修太太这个位置,她真是煞费苦心了,说到底还是为了钱与虚荣心。

修天澈正打电话回家想确认她是不是回去了,就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向他走来。

第8章 我们离婚吧!

“没事了。”他挂断电话,原来她还没有走,从她镇定自若的样子来看,她已经恢复了,他太小看她的承受力了。

原芯柔走到他面前,微微抬头看着他,明媚的笑开,“修天澈,我们离婚吧!”

认真而坚定的眼神,吐字清晰,不大不小的声音传到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如同投下了一枚炸弹,硝烟过后大厅中鸦雀无声,在门口的记者全都一窝风的涌来,闪光灯在他们的脸上亮起。

就像当年他们结婚时一样,大财阀的继承人娶了一个在孤儿院长大的女孩,当年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而今天她当着所有人的面扯下这个光环,让大家的震惊更大。

现实生活中根本没有童话,英俊的白马王子,豪门里的奢华生活,看似让人无比羡慕,但其实冷暖自知。

修天澈眸光中积起寒光,表情还是从容淡定的样子,“老婆,今天可不是愚人节,酒喝着有点多了。”

他唇间含着淡笑,半眯起的星眸有着威胁的意味,敢让他当众出丑,回去看他怎么整治她。

“我累了,明天我会把离婚申请拿给你了,我先走了,你慢慢玩吧。”原芯柔有丝疲乏的说道,不再笑,她笑够了,卸下了伪装真的好轻松。

转身,她目不斜视的向大门口笔直的走去,背脊挺的很直,随手扯下盘的规规矩矩的发髻,如云般墨黑柔亮的秀发倾泻下来,不再被束缚的感觉真好。

大家第一次发现,原来修太太是这般清新而怡人的,不妖不俗不媚,有着如甘泉般纯冽的气息。

修天澈黑着脸注视着她离开,在记者涌上来之前,从另一个门走了,原芯柔,你死定了!

直到当事人都离开了,大厅中才响起哗然声与一波高过一波的议论声,一直挂心于修天澈的名援淑女们心中又燃起了希望。

记者们更是兵分两路,去追踪修天澈与原芯柔,明天的头条一定有够火爆。

一直站在两楼的夏雪岚,内心一阵阵的狂喜,想不到原芯柔主动把位置给让出来了,不过这还不是最后的成功,还有一场硬仗要打,这是每个女人都在垂涎的皇后之位。

一手提着高跟鞋,一手拿着酒杯的原芯柔沿着湖边的一直走,她不知道这是哪里,走累了,她坐在湖边休息。

月凉如水,照映在湖面之上,森寒若冰。

灌了一大口酒,无比辛辣的味道刺激着她的神经,其实刚才她很紧张,真的说出来以后才发觉是这么的轻松,她放过自已了,真好!

不用再爱他了,真好!

只是心脏也变的空荡荡了,空的风一吹就如枯叶般散落,又灌了一大口酒,混合着眼泪一起咽下去,于是辛辣中多了苦涩。

明天以后她该去哪里?妹妹的手术费怎么办?望着冰凉的湖面,她忽然感到无比的亲切…

小说

大婚之夜,她代妹出嫁惨遭骗婚。

2021-1-3 1:49:09

小说

倾城何倾,负离何负?

2021-1-3 1:52:4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