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充满阴谋的婚约,让她倾家荡产

一场充满阴谋的婚约,让她倾家荡产,受人唾弃。为了复仇,她浴火重生,化身成为华建市实力彪悍的总裁女特助,工作上,她是他得心应手凌厉果断的女秘书,生活上,她是他事无巨细面面俱到善解人意的完美保姆。他们有言在先,互利互助,互不干涉。直到有一天,他却突然说:“鉴于你这段时间完美的工作能力,我决定给你升职了。总裁夫人这个位子空闲已久了,我勉为其难让你上位吧。”
一场充满阴谋的婚约,让她倾家荡产

第1章 无耻的渣男

身穿白色大衣,带着口罩的女孩,大约二十来岁,眉宇之间透着一股英气,她手脚麻利的拧着水桶从厕所里走出来,浑身散发着刺鼻的味道。

“呦,这不是李家大小姐吗?”正在对着镜子化妆的女人注意到这一幕,她将眉笔塞进口袋,冷笑道:“出院还没几天,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来打扫厕所了?你不至于穷到这种地步了吧?”

就是这个女人,曾经多么高高在上,随便抖抖脚,整个A市都得震三震,她辛辛苦苦爬了半年的经理位子,就因为她一个冷漠的眼神,上司就立马把她撤回了部里。

她明白,上司就怕得罪这位千金大小姐,可她就是忍不住的恨。

“你认错人了。”女孩眼眸冰冷,似乎听不懂她话里的讽刺,领着水桶往外走。

“是吗?”她出人意料的忍让,让黄毛女觉得十分痛快:“听说你为了能在昌平公司工作,包了从一楼到十楼所有的厕所,总裁当腻了,想来厕所闻闻香?你的口味可真够重的啊!要不要把我们办公室的厕所也包下来好好享受?”

恶俗的话让她脚步顿了顿,最终……在黄毛女得意的眼神中,快步离开。

二楼拐弯的时候,有人拉着她的手臂,李曼被捂着嘴唇拖到黑暗处。

熟悉的气息让她下意识的忘记反抗,愣愣的望着那张俊美的脸孔。

他焦急的喘息声,恐惧飘渺的眼神,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无比厌恶,李曼挣开他的手臂,语气冷漠的像是在跟陌生人说话:“找我有什么事?”

林峰左顾右看,确定没人后,拉着李曼的手臂:“手里还有钱吗?你身上是什么味啊?怎么这么臭啊?”

他嫌弃的蹙眉,手在身上蹭了几下。

这个举动让李曼强压的怒气瞬间烧起来了:“一个扫厕所的,身上能有什么味?你不是被包养了吗?王倩倩应该不会亏待你的,毕竟你是她取代我的功臣。你何必找我要钱?”

“你瞎说什么啊!我是那种人吗?”林峰似乎被她吓了一跳:“我只是暂时手头紧,又不是不还给你了,你对我这么凶干什么,一切都是王倩倩搞得鬼,你有本事你跟她吼啊!”

“你还有脸跟我说这些!”李曼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往脑子冲,拳头紧紧攥着,恨不得掐在他脖子上,就是这个男人,她爱了整整四年,为了他,她甚至连命都豁出去了,好不容易创业成功了,想要褪去女强人光环,在家相夫教子,以为美好的幸福时光终于降临了,他却挽着对手女儿的手,笑的那么灿烂。

他说他不想当小白脸了,要靠自己的努力取得成功。

而他成功的手段,就是踩着她的尊严娶了自己从小到大的闺蜜,还把自己公司的公司拱手相让作为聘礼,所作所为,简直无耻至极!

“我没钱,你找你那富婆老婆要去吧。”李曼隐下心中的怒火,还不到时候,她的公司她要亲手夺回来,绝不会便宜了王倩倩那个贱人,她就算是死,也要把血沾在华建总裁椅子上。

这里是她一滴血,一滴泪砌起来的,怎么可以被他们夺走!

第2章 你跟这个女人什么关系

“别闹了。”林峰压低声音,夹杂着几分急切:“我真的有急事需要用钱,你就帮我一次,就当是最后一次可以吗?我以后再也不会来烦你了!”

李曼望着他竖起一根手指,目露坑求的样子,冷笑道:“你怎么不用脑子想想,我要是有钱的话,我会来公司扫厕所吗?你以为我会稀罕这一个月一千多块的工资吗?”

林峰被问的哑口无言,希望的眼眸黯淡了,半晌才说:“你不要怪我,我也是没办法。”

“所以你出卖我,背叛我,娶了王倩倩?”她告诉自己多少次,不要为了这个男人动怒,可当她看到林峰那副窝囊样,她就恨不得把他摁在地上狠狠的揍一顿,要不是因为他,她还是华建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女总裁,要不是他,她现在还坐在公司的最高管理层的办公室的操控全局,要不是他!她怎么可能颜面无存,公司被夺走,就连刚刚那个小文员都敢欺负她……

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你走吧……”李曼沉下眼,不愿意多说一句。

“我是一个男人,我有自己的打算,我也是迫不得已才……”

“才怎么样?”突如其来的女声让林峰脸色一白,两人同时朝后面看去。

身高一米七左右的高冷美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来的,她带着黑墨镜,皮肤光滑细腻,白色连衣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躯,冰冷的红唇抿成一条直线,双手抱臂饶有兴趣的盯着林峰慌张的脸,修长的玉腿迈着高傲的步伐走过来,纤细的手摘下墨镜,深邃的双眸淡淡的盯着林峰。

“接着讲啊,刚刚不是能说会道的吗?怎么我一来,你就不会说话了?”她嘴里有口香糖,不停的咀嚼,看起来很不耐烦。

李曼手紧紧攥着,细看之下,浑身都在颤抖。

这个女人叫王倩倩。

十五年的交情,形影不离的闺蜜,也就是这个相貌艳丽的女人,成功勾引了他老公,霸占了自己一手创建的集团财富,还设计陷害她,让她沦落至此,浑身的血液似乎在见到她的时候被点燃!这个虚伪的女人!她真想现在就扑上去,撕开她虚伪的面具,让世人都知道她冠冕堂皇的外表下,内心到底有多黑暗,多卑鄙!

林峰不敢看她的眼睛:“你……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要开会吗?这么快就结束了?”

“公司是我的,我想来就来,关你什么事?”王倩倩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从他身边走过去,眼前这个口罩的女人,冥冥之中总感觉有些熟悉,却说不上来再来见过。

“你!把头抬起来!”

闻言李曼心里疙瘩一下,王倩倩的手段狠绝不在她之下,她给所有部门下了死命令,傻子都可以招,但是绝对不招她,她凭着最后一点颜面才找上了扫厕所的王妈,好不容易才了混进来,目的还没有完成,绝对不能半途而废。

“说你呢,还愣着干什么?聋了吗?”王倩倩声音骤降十度:“你知道我是谁吗?”

林峰眼里满是惶恐,要是让这个母老虎知道两人私下还有联系,那等待他的将是白纸黑字的离婚协议,他狠了狠心拉着王倩倩的手臂,讪笑道:“一个扫厕所的大妈有什么好瞧,我带你去看电影吧,听说最近新上映的那部,你上次不是说想看吗?我……”

“你这样紧张干什么?”林峰越是这样,王倩倩越怀疑其中有鬼:“说……这个女人跟你什么关系?”

第3章 纪先生

“一个扫厕所的,我跟她能有什么关系!你就别乱想了。”

他毫不犹豫的嫌弃,让李曼心里被压的喘不过来气,两人相识五年,如今他却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这个男人的心难道被狗吃了吗!亏她之前对他那么好!

真是太过分了!

“是吗?”王倩倩冷冷的勾起嘴角,修长的手朝李曼的口罩伸过去:“我倒是要看看现在扫厕所的阿姨都长什么样子的,居然连副总都勾搭上了。”

“别!”

林峰伸手去拦的时候,王倩倩已经扯下了李曼的口罩。

白皙的脸上布满淤青与红肿、污渍,基本上无法辨别原来的相貌来。林峰愣在那里,无法想象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她明明那么美丽,甚至比王倩倩更……

王倩倩像是抓到苍蝇似得,嫌弃的摆了摆手:“走开!走开!别倒了我的胃口。”

李曼点了点头,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在林峰复杂的眼光中,拧着水桶狼狈的走出去。

转身的刹那,强忍的泪水划过脸庞,她的眼睛变得通红,委屈与愤怒在胸口交缠,心中似乎都被人紧紧攥住,疼到滴出血来,她默默的发誓,完成计划后,她要让这对奸夫淫妇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千万倍的代价!

她要让她们名誉扫地!倾家荡产!一无所有!

泪水模糊了视线,她刚走了几步,就跟一个穿白西装的男人撞到了一起,脏水桶撞到了对方膝盖,男人难以置信的大叫了一声:“我的天啊,你走路没长眼睛啊!”

高分贝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让穿着黑色西装带金丝眼镜的男人止住步伐,旁边站着一位正在热情介绍的长腿美女,身后跟着几个身材魁梧,面无表情的保镖。男人大约二十五六,冰冷的镜片显得生人勿进,浅蓝色西装裤,脚上倒是一双意大利名匠做的黑皮鞋,漫不经心的朝声源看过去。

“纪先生怎么了?”

美女只顾着介绍公司优势,没听到任何声音,还以为自己做错什么了,顿时忐忑了起来:“是不是我哪里说的不够详细了?我……”

男人竖起修长的手指,贴着薄唇,做出禁声的动作。

走廊上所有人都顺着他的视线望向走廊的尽头。

“我的天啊,这衣服还怎么穿啊!”

在嫌弃懊恼的怒斥中,李曼手忙脚乱的擦干眼泪帮对方处理污渍,嘴里不停的说,抱歉,对不起,可她袖口也是脏的,弄的他裤子更脏了。

男人嘴里啧了一声,用力推开她:“你怎么走路的?真晦气,这可是法国著名设计师乔丹的服装,最少值十几万,你看看你弄的,我以后还怎么穿啊?”

他把污渍那块扯给李曼看。

乔丹的服装,无论是从做工还是走线都十分精致,价格确实在十几万的上下,以前她经常会买这个牌子的西服送林峰,所以对面料很敏感,但她刚刚摸的时候,手感粗糙,针线凹凸不平,根本就是一百元左右的地摊货……

“对不起。”她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在这个男人身上,试图息事宁人。

男人却得理不饶人,居然狮子大张口了起来:“这样吧,我看你的样子,你也赔不起,不如你出两千块干洗费,我自己解决吧,真倒霉,居然跟扫厕所的撞到一起了。”

也不知道身上会不会沾上臭味。

第4章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抱歉,先生,我没有钱。”林峰搬空了她账户所有的资产,现在别说两千,就连两百都拿不出来了,李曼知道对方来者不善,心里的歉意立即被厌恶取代。捡起地上的扫把,低头说道:“我为我的莽撞道歉,如果您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得去二楼打扫工作了。”

“走什么走啊!”

她领着桶要走,男人却先她一步,将水桶踢翻,摆明了是看她身份底下,不捞一笔不罢休。

“今天这个事情,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就别想在公司待下去了,你的上司是王妈对吧?我跟她可熟了,只要我去说几句,你今天下午就得给我滚!想来昌平公司做事的人大街上一抓一大把,你要是不想干,排队等着进来的人多了去了。”

男人噼里啪啦的说完,信心满满的查看李曼的脸色,却没有意料之中的狼狈。

李曼定定的看着他,眼睛十分冰冷。

之前她创建昌平公司的时候,她设定了比外面公司多一倍的薪水,目的是加快的公司稳固与外交能力,所以吸引了各大行业人士的青睐,没想到她当初设下的高福利,会变成别人刁难她的条件。

“你确定你要这么做吗?”她的声音跟人一样平静,却莫名给人威严感。居然把他都给被震住了。

半晌男人才回过神来,手指蜷缩放在嘴边咳嗽了几声,来掩饰刚刚的失神:“两千已经很少了,我是看你一个妇女,才不跟你一般计较,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否则我让你……”

“乔丹的衣服,一般在袖口的地方,有独家的纹绣,还有系统编号,面料来自新西兰,手感细滑,光泽度强,采用美国的高科技水浸材料泡制,一般程度上的生活污水是不容易渗透进去的,而你这件衣服吸水很快,面料粗糙。”李曼顿了顿,见他面色越来越难看,语速加重:“还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你一个扫厕所的,胡说八道什么!”男人心虚的将说话声音高了几分贝:“一般人见都没见过这套衣服,你能知道些什么?我劝你最好老老实实得把钱陪了,不然……”

“你这衣服是假的。”李曼毫不留情的再次打断,直直的看着他说道:“如果你想碰瓷,麻烦下次换个高级点的办法,别漏出这么多破绽。”

李曼拎起地上的水桶,在男人诧异的眼神中离开。

这个女人……

到底是谁?

男人看着她的背影,与走路时的气势,眼睛蓦然瞪大。

难道是……

不行,他得快点报告王总,王总三令五申,严禁各部门不许放她进来,天啊,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进来的?他得快点把这个消息报上去!让王总来处理!

男人匆匆忙忙的离开,却刚好遇上看好戏的纪先生,两人对视一眼,男人客气的叫声了纪总,擦肩而过的时候,纪先生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他侧头对韩都说:“让人跟着他,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我不希望走漏任何风声。”

韩都是他的心腹,从小一块长大,做事严谨,滴水不漏,是纪先生唯一信得过的下属,韩都扫了眼后面脚步匆匆的男人。心里很疑惑,纪先生深不可测,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引起他的注意力,今天怎么会对一个扫地大妈感兴趣,不过他还是恭敬的点头:“我会处理好的。”

两人的谈话声音很小,身边的美女正在努力听得时候,纪先生忽然将视线投到身上,嘴角的笑容恰到好处却没有任何温度,让人后面莫名有些发憷。

“蓝小姐怎么不继续了?”他的声音低沉嘶哑,却有充满磁性。

美女被吓了一跳,脸上的血色退了几分:“纪……纪先生想了解些什么?”

第5章 为什么要背叛我

这个男人,可是商业大鳄,分公司遍布大江南北,甚至很多国外的企业也会过来拉拢,势力之大,让人瞠目结舌,听说很多媒体记者想要得拍他,在他家附近蹲了还几个月都没有拿到任何有价值的消息,谁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如今这番辉煌成绩的,但他的彪悍实力却有目共睹!

她深刻的明白,这个男人,是自己绝对不能得罪的大人物!

她得小心伺候着!

纪先生从口袋里的掏出烟盒,用食指跟中指架着,旁边保镖迅速将打火机凑过来,忽明忽暗的光在他双眸中跳动,他似乎在想什么,拔了口烟后,隔着白白的浓雾,莫名其妙的问了句:“聊聊你们的前boss李曼小姐吧,她现在在干什么?还有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那就绝对不可能。”蓝经理没有任何犹豫,语气中甚至带着几分自豪:“自从上次李小姐在婚礼上被查出逃税的事情,公司股东对她都寒心了,要不是有我们王总在,昌平公司早就被查封了,我还听说,她前几天被几个股东找人打了,现在还在医院里住着呢,以她目前的状况,识相一点,应该不会回来自讨苦吃的。”

王总做事干净利索,足智多谋,李曼哪里是她的对手啊!

纪先生饶有兴趣的哦了一声,笑了笑没有继续接话,美女领着他进入贵宾区。

……

二楼厕所里,李曼退去白色的工作服,一身干练的黑色女性西装显得她更加纤瘦凌厉,摘下口罩,她看着镜中布满淤青的小脸,目光慢慢变得恍惚。

十天前,她还是一个对生活充满乐观与憧憬的女强人。

白手起家,名下公司的每年净收入两千万,她靠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名赫赫有名的女企业家,有不少知名媒体争先恐后的采访她的创业心得,当时的她,可谓是风光无限,而林峰出身微寒,父母都是乡下人,但为人老实,做她秘书的工作已经有四个年头了,生活上对她关怀备至,工作上细致尽责,几乎满足了一个女人对男人所有的幻想。

就这样,她开始慢慢的爱上了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并公司交给他管理,这些年的商场竞争早就让她身心疲惫了,她很想找个人把公司交出去,过上相夫教子的幸福生活。

可林峰却让她失望了。

婚礼当天,当她穿着圣洁的婚纱提前的来找林峰时,却听到林峰与伴娘王倩倩缠.绵的声音。

王倩倩迎合着他,红唇微微嘟着抱怨:“都是要结婚的人了,怎么还这么要不够啊。”

“她不让我碰她,这都四年了。”说起这个,林峰不高兴了几秒。然后大力的运动:“再说了,她哪有你好啊,一点情调都没有,上了床估计就像条死鱼似得,哪有你这么强啊!”

“这还差不多。”王倩倩满意的在他脸上吻了一下。

林峰挑眉道:“等我们除掉了李曼,你就是我的人了,以后再也不用这样偷偷摸摸的了。”

李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是自己的未婚夫,一个是最好的闺蜜,居然在婚礼这天说出这样的话。

“够了!”她忍无可忍的打开门,满脸的悲愤与泪水,两具身体交缠着呈现在眼前,她仿佛被雷劈中,眼前一黑,连忙扶住门才不至于跌倒,手不停的抖:“你们……你们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第6章 我早就受够你了

“为什么……”

面对突如其来的李曼,林峰惊慌失措,脸色乍白。

李曼原以为他哭着会跟自己认错,没想到他却破罐子破摔:“既然你已经发现了,我就跟你说白了吧,我和倩倩早就在一起了,我爱的人是她,不是你!你以为你了不起啊?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我早就受够你了!”

“倩倩比你温柔,比你身材好,什么都比你强!要不是因为我们事先计划好要霸占你的财产,你以为我愿意跟你相处啊?”

直到林峰撕开真面目的时候,她才知道,她憧憬的美好生活,不过是这对奸夫淫妇的圈套罢了。

“吃里扒外的家伙!”李曼气的拿头上的王冠砸他,林峰敏捷的躲开,玻璃撞在墙上,啪的一声碎了,连带着她所有的憧憬与希望,摔得粉碎:“你要什么我没给你?你吃我的,用我的,住的我,甚至连身上的内裤都是拿我的钱买的,你到底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相处了这么久,李曼现场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懂林峰。

王倩倩裸着身子,像一条不知羞耻的蛇,轻蔑的看着李曼:“别生气啊,好戏才刚刚开始,你可是主角,气坏了身子,这戏还怎么唱下去啊?”

话音刚落,屋外就响起了低沉绵长的警啼声。

王倩倩宛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修长的手在林峰胸口转圈,说出来的让李曼痛不欲生:“其实啊,林峰是我的人,五年前我就开始安排这个计划了,你这个人防备心太强,不容易相信别人,不过说到底,你也只是个女人,我故意让林峰接近你,获得你的信任跟好感,慢慢分化你在公司里的全力,再利用职权,挪动了你支付税务的单子,你还记得我前几天跟林峰去美国玩的事情吧?知道钱从哪里来的吗?都是林峰把你交税的钱透出来给我花的,你很快就要以刑事犯罪的罪名被逮捕了。”

难怪林峰最近对自己这么冷淡,难怪他已经不再伸手问自己要钱,难怪连婚礼的首饰都是她们一起买的……

之前忽视的太多细节,此刻想想是那么的伤人!

李曼喘着粗气,眼睛变得通红,声音像是一字一句从喉咙里挤出来的:“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么设计害我!”

“夺走你的一切啊!”王倩倩似乎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眼睛里闪过一次毒辣:“你总是那么聪明,那么幸运,那么高高在上,我真的很想看看,你被我踩在脚下,匍匐前进的样子,我已经受够了被你压过一头,我要让你身败名裂,一无所有!永远都爬不起来!我要让你尝尝总是被人压过一头是什么样的感觉!”

她的每字每句,化作小刀,射向李曼的身体,她几乎摇摇欲坠,十几年的姐妹情谊居然抵不过人性的虚荣。

林峰不耐烦的眼一横:“宝贝,跟她这种女人还有什么好说的,警察都到了,等会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李曼愣住,心似乎在滴血:“林峰,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我对你这么好,我……“

”对我好?“一说起这个,林峰就像是点着的炮仗一样,噼里啪啦的诉说着委屈:“我是个男人,不是你呼来换取的一条狗,你让我往东,我就必须往东,让我往西,我就必须往西,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我也有自己的尊严!你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有什么资格说对我好!”

李曼脸色褪去了几分血色:“你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吗?”

第7章 我要抢走你的一切

“难道不是吗?”林峰眼神中充满了憎恶。

王倩倩嘲讽的看了李曼一眼,安慰道:“好啦,老公,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不值得!”

老公,叫的可真是够亲热的!

林峰故意在她脸上吻了下:“倩倩,还是你对我最好了,这辈子我就爱你一个,刚刚你弄得我好爽啊……”

两人肆无忌惮的恩爱,让李曼丧失了理智:“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她扑上去扭打,两个人女人厮打在一起,林峰为了保护王倩倩,将她往旁边的一推,额头磕到板凳上,血顺着脸颊滴在雪白的婚纱上。

那一刻,李曼觉得自己天都塌了。

在警局待了两天,她面对了王倩倩跟林峰铺垫好的所有罪证,当两人再次见面时,李曼穿着洗得发白囚服,而王倩倩穿着珠光宝气的华丽服饰,搂着同样贵气逼人的林峰,将手里的合同放在桌上,居高临下的样子,似乎在可怜卑微的蝼蚁。

“签了吧。”笔清脆的放在旁边:“这是公司股权转让书。”

李曼看着王倩倩,心似乎被人紧紧的攥在手里。

事到如今,她们还想着公司的股份?

“别这么看着我。”王倩倩翘起手指,大钻石在灯下散发着璀璨光泽,这个戒指,是她结婚时准备带的,没想到林峰居然借花献佛,送给了王倩倩:“我也不想把事情闹的这么僵,毕竟你之前对我还是不错的,我……”

不想听她的虚言假语,李曼深吸了口气,直接说:“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你想要什么?”已经准备好诸多说辞的王倩倩,突然有些发愣,连昨晚想了一晚上的好话都忘记说出来了。

“我想离开这里。”

几天的功夫,李曼似乎跟变了个人似得。

“这个要求,可有点过分了。”王倩倩双手抱臂,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容:“不过……也不是不能考虑。”

“你疯啦!”林峰顿时慌了,拽着王倩倩的手:“你现在帮她,无疑是放虎归山,万一……”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王倩倩瞪了他一眼:“她没有背景,身无分文,就算我们放了她,凭她现在这样,能闹出什么动静?”

这一次,她就是要把她整死!让她看着自己一步步霸占她的所有!走向人生的巅峰!她要把李曼给她的阴霾与痛苦,全都千倍万倍的还给她,

她的贪婪与野心在此时,显露无疑。

“签了吧!”王倩倩高傲的仰着下巴:“放心,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李曼低头看着文件,目光泛起寒光。

久久之后,李曼拿起笔,深吸了口气,将自己的公司股份全都转到王倩倩的名下。

“这将是你做过的,最英明的决定了。”拿到合同的那刹那,王倩倩的脸上终于浮现了满足的笑容,王倩倩神气的搂着林峰离开,背影是那么的得意:“以后出去了,要是混不下去可以来找我,兴许我一高兴,还能给你安排个一官半职的,让你混口饭吃!”

李曼手里的笔啪的一声捏成两段。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她已经从回忆中醒来,看着镜中淤青遍布的脸,李曼深吸了口气后,大步走出厕所。

第8章 真是个有趣的女人

对于公司的工作时间表,李曼了如指掌,趁着保安换班的五分钟空挡,她已经偷到了总裁办公室的钥匙,王倩倩上马后,立马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还有公司的内部运作接手,应该不会有时间换锁,当门传来的咔擦一声的时候,李曼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点。

推门的时候,正好听见有人在背后说话。李曼身形一闪,进去了。

办公室还是老样子,左边的桌子电脑,右边有简单的带客厅,旁边有小型屏风,还是林峰为了讨好她,特意从日本运过来的,当时她有多高兴,现在心里就有多难受……

李曼快步走到办公桌旁,现在没有时间感叹物是人非了,王倩倩现在应该在开会,她有十分钟的时间可以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然后按照计划路线撤离。

她带上手套,手脚麻利的打开抽屉,全是淡黄色的文件袋。

她必须在被别人发现之前,找出之前批阅过的缴税文件,还有财务发票,有了这些东西,王倩倩的诡计将会大白于天下,她也可以还自己一个清白,重新拿到属于自己的一切。

可这么多文件,到底哪一个才是?

李曼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不要慌张。

手指从最里面的一个开始翻,购物清单,采购物资清单,年度账单……

不是。

也不是……

手指飞快的在文件袋上扫过,正当她聚精会神,紧张的额头都冒出细汗的时候,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最终停在门口,李曼一下子就慌了神,身子就像是被定住了似得,浑身每个细胞的感官都被放大了几十倍,太阳穴都在突突直跳。

“纪先生,王总刚刚开完会,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你先跟我进来坐坐吧。”

伴随着银铃般好听的女声,门锁在李曼诧异的眼神中转动。

这个时候,办公室怎么会有人?

李曼连忙将抽屉关上,闪身躲在沙发后面,她个子娇小,很难被人发现,借着门缝,她可以看见自己前不久提拔的蓝经理领着以为帅气的男人进门,他身姿挺拔,眉宇之间透着股英气,双眸深邃闪烁着捉摸不透的光芒。

这个男人是……纪凌风?

李曼诧异瞪大的眼睛,纪凌风是纪家独子,拥有完美的外貌与家世背景,听说他十五岁就创立了属于自己的服装品牌,并在人才济济的巴黎周会上取得了圆满的胜利,成为世界上年纪最小的亿万总裁,回国后,他接手家族企业,事业上升到高峰,在国内外都用于属于自己的直系子公司,创造了一个有一个的商业奇迹,名列福布斯富人榜第五名。

这样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居然会出现在昌平公司?

男人进门的时候,眉头微微蹙着,消毒水的味道?

鹰眼淡淡的扫视整个房间,布局很清晰,颜色搭配也很和他的胃口,环顾四周后,视线最终停留在沙发的位置,虽然光线很昏暗,但这丝毫不影响女人清澈双眸的美感,有几分慌张,有几分沉稳,好似夜间的繁星,璀璨夺目。

薄唇微微勾起,真是个有趣的女人。

小说

出大钞十万块买来小女人来气自己的未婚妻

2021-1-3 1:33:34

小说

以后年年岁岁时间都仓促,爱恨都平庸

2021-1-3 1:36:1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