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姑娘的运气是与生俱来的。

原本正在追踪嫌疑犯,醒过来之后却变成了一个陌生时代的庶女,面对嫡姐和嫡母的欺压,她的运气好到爆表,先是帅的惨绝人寰的王爷上门来提亲,嫁了皇城人人羡慕的少年将军,也是太后的幼子,享受了一把这泼天的荣华富贵,这还不算,直到跟着这帅气的夫君执掌天下,才真正体会到了原来人跟人就是这么不同啊,本姑娘的运气是与生俱来的。
本姑娘的运气是与生俱来的。

第1章 拖到城外的荒山喂狗

“你这个贱蹄子,当年勾搭老爷,我没有打死你已经是开恩了,你居然还不离开,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给我打死这对贱货。”

孙氏指挥着一帮奴才将地上抱在一起的母女俩拉开。

萧静宁一把将身后的两个婆子甩开,冲上去紧紧的护住了自己的母亲,“娘。”

她羸弱的身子紧紧的趴在母亲的身上,想要护住身后那密实的鞭子。

鞭子将身上的衣服打的一块一块的,鲜血渗透出来,染成一朵朵妖艳的梅花,那刺骨的疼痛几乎要将她给折磨到崩溃,额头上已经开始滴落豆大的汗珠子。

“打,给我打,将这两个贱种都给我打死才好。”

孙氏穿着一身紫色的衣裳,簇新的白色狐毛夹袄,原本端庄秀丽的脸此刻扭曲起来,瘆人极了,狭长的丹凤眼里全是疯狂。

鞭子挥舞的风声在耳边呼呼的响起,萧静宁觉得自己的后背到大腿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

她原本紧紧撑在地上的手腕终于被孙氏那一脚踩下去承受不住身体的重量,一把瘫软在了母亲的身上。

柳氏回身抱住女儿,脸色惨白,身上已经皮开肉绽,后背的衣服已经成了破碎的布条,鲜血黏腻腻的滴答到地上。

她费力的将女儿扶起来,想要搀扶到屋子里面去,孙氏挡在了门口,阴笑着示意那些婆子们继续。

“夫人,求您饶了奴婢吧,奴婢从来不敢跟夫人去争夺什么,这十几年来奴婢也从来不曾去找过老爷啊。”

妇人一身蓝色的粗布衣裳,声音绝望。

孙氏啪一巴掌甩在了她脸上,直打的柳氏的嘴角都渗出了血丝,她噗通一声跪在了孙氏面前。

“你是不曾去找过老爷,但是老爷每个月里有几天都宿在你这里,我出身定国公府,从小到大,你跟着我何曾见我受过这样的委屈?”

孙氏的眸子猩红,愤怒已经快要吞噬了她。

“夫人饶命啊,夫人,奴婢保证,立马带着宁儿离开京城,从此再不回来。”

柳氏的额头在青石板上磕得已经见了血,她已经什么都顾不了了,只要女儿能够活下来。

孙氏一脚将眼前匍匐在面前的女人踢飞,柳氏飞出了一丈远,不省人事。

几个婆子对视一眼,看了看孙氏又看了看地上已经昏迷的两人。

“给我把这两个贱蹄子拖到城外的荒山喂狗,今天我们没有到过这里,这里的事情跟我也没有任何关系,你们要是不闭紧自己的嘴巴,休怪我无情。”

她目光如刀,狠狠的凌迟着几个粗壮的婆子,在那样的压力之下,婆子们纷纷低下头。

走出这座小院子的时候,孙氏回头看了一眼,将袖子上的灰尘拍拍干净,这才扶着贴身婢女的手满带笑意的上了院子外面的一座普通的马车。

萧静宁嘤咛一声醒来,伸伸自己的胳膊,怎么全身这么痛,自己不是在追击逃犯吗,难道自己受伤了,还是光荣牺牲来了阴曹地府了,呸呸呸,自己可是人民警察,还是个立过好几次功劳的人民警察,二十一世纪的人民公仆,怎么能迷信呢。


第2章 爹爹带你回府

可是等她睁开双眼就发懵了,难道自己追赶到了这影视城来了,这古色古香的小院子,她缓缓转动着脖子,发现自己身旁还躺着一个妇人,可是她……几个婆子正在准备过来拉扯自己,看到自己的时候倒是吓了一跳。

从地上爬起来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满身伤痕,身上的衣服都成了布条,活像济公身上穿的碎布条,布条也就算了,还都被鲜血染红了,浑身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

“我这是怎么回事,这衣服谁给我换上的,怎么我身上这么多伤。”

她试着走了两步,发现后背撕裂一般的疼痛,地上的妇人散落的长发遮住了半边脸颊,看不清楚脸。

萧静宁走上前去,蹲下来身子,伸手推了推妇人:“哎,大妈,大妈,你醒醒。”

她急切的想要从身上掏出手机,却猛然发现自己的手,天哪,自己的手怎么这么纤长白皙,这不是自己的手,还有自己的手表和戒指都不见了。

突然,她感觉眼前一黑,脑子里似乎闯进了什么本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她下意识的扶住了旁边的一棵树,不想让自己倒下。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萧静宁吓了一跳,眸中多了些莫名的情愫,天了噜,这世界是怎么了,现在是很流行穿越吗,怎么冷不丁的自己也穿越了。

突然,院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两个小厮冲了进来,看到萧静宁的样子,视线又落在了地上的妇人身上。

几个婆子一看到中年男子扫视过来的目光吓得腿都软了。

“老爷饶命,老爷饶命啊。”

男子神色悲伤,脚步踉跄,悲痛的上前抱起了地上的妇人,萧静宁的脸上也布满了泪痕。

“爹爹,爹爹,娘她怎么了,娘。”

她感觉到自己的脑子好像不受控制,那一瞬间迸发出来的悲痛要淹没了自己。

中年男子吩咐自己的小厮去请来了大夫,简陋的床上,那美貌的妇人此时气息全无,萧静宁知道自己的娘被刚刚的孙氏打死了,而孙氏就是爹爹的正房夫人。

回春堂的大夫急匆匆的背着药箱赶过来,探了探鼻息之后拱手行礼。

“萧大人,草民无力回天,已经过世了。”

大约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柳氏,干脆没有称呼。

萧敬亭摆摆手示意小厮送大夫出去,他悲痛的唤了一声:“梅娘,我对不住你。”

他的眼里布满血丝,周身遍布悲伤的气息,而这个萧静宁感同身受,毕竟躺在床上的尸体是“自己”的娘亲。

“爹爹,娘亲她……”

自己穿越过来也就算了,还穿越到眼前这个男人的私生女身上,还差点被这男人的夫人给打死,可是不对啊,这古代,三妻四妾不是正常吗。

萧静宁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难道他惧内?

萧敬亭也抬头打量着眼前的女儿,伸出手想要摸摸女儿的发髻,却又无力的垂下,满脸愧疚,伸出手替萧静宁拭泪。

“宁儿,你娘亲的事情是爹爹不好,爹爹不该这么自私的,可是你娘亲现在不在了,你随爹爹回家好不好,爹爹不会让人再欺负你了。”

“回家?”

萧静宁呢喃着,是了,现在娘亲死了,自己没有依靠,弄不好还得饿死街头,好像也只有回去了,刚好回去跟孙氏好好的算算这笔账。


第3章 你跟爹爹来

十来天过去,萧静宁站在孤坟前,眼泪在脸颊上蜿蜒成了小溪。

“宁儿,走吧。”

萧静宁对着坟茔再次磕了三个响头,回转身去,跟在萧敬亭身后上了马车。

萧府的内院里,芍药急匆匆的进了荷香苑,附在孙氏耳边说了几句话,孙氏当即就从雕花梨木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身拂袖将桌子上的茶盖碗和茶壶还有点心什么的全部都扫落到了地上。

孙妈妈上前低声劝慰:“夫人,既然老爷打算要将那个丫头带回来,那夫人何不装作大度一些,只要进了府里,还不是任由着夫人。”

孙氏的眼珠子转了转,看向旁边的几个小丫头:“赶紧将这些都收拾干净了。”

那天自己下手已经够狠了,怎么会没死呢,也罢,不过是个丫头,一个庶女还能翻天不成。

萧府门口,萧静宁一身白衣,发髻上簪着白色的绢花,跟在萧敬亭身后进了大门,感觉到了那些下人的视线有意无意的在往自己身上瞟。

天生对敌意十分的敏感,她莲步轻移,紧紧的跟在爹爹身后。

芍药在荷香苑外面的一棵树后面远远的看到了老爷过来,身后还跟个小丫头,不用说此时此刻她已经知道是谁了,赶紧吩咐身后的小丫头去禀报给夫人。

萧府虽然不算是非常的大,但是花园里假山流水,珍贵绿植,应有尽有,院子里透露着江南物件的精致典雅,所以可以看出来这位爹爹品味不俗,那么孙氏这样的泼妇又是怎么入了他的眼呢。

跟在萧敬亭身后到了后院的主院荷香苑,萧静宁四处看看,这院子外面正对着的就是荷塘,荷花开放的季节,这里一定很美吧。

进了荷香苑的大门,萧静宁看到了盈盈站立的孙氏,孙氏生的很美,至少这样子看的时候真的很美,站在那里如同一朵芙蓉花。

她的目光扫到萧静宁的时候居然一下子都没有停留。

“老爷这带回来的是?”

萧敬亭接过婢女过来的湿帕子净手,指了指萧静宁。

“她是谁你心里清楚,不必装作不知道,当初我们是怎么成亲的你心里也很清楚,我不想跟你撕破脸,但是以后宁儿是这府里的二小姐,养在你膝下,就住到林雪轩去。”

萧静宁看向孙氏,这个看起来出身高贵的女人对自己的敌意自己感知得清清楚楚,她的一颗心也落了地,至少在这府里,父亲还是在乎自己的。

孙氏勃然大怒,围着萧静宁走了一圈,皮笑肉不笑的开口:“是啊,我当然知道她是谁了,这个贱蹄子跟她娘一样,生得一副狐媚子的脸,还想养在我膝下做嫡女,她比得上我的笙儿的一根头发丝吗?”

她看向萧静宁的眼神恨不得将她给生吞活剥了才好。

萧敬亭一脚踹翻了面前净手的盛着温水的盆子,铜盆掉落在地上哐当一声,水花溅了他身旁的孙氏一身。

“你这是想干什么,萧敬亭,你可别忘了,你有今天可都是我爹的缘故。”

孙氏杏眼圆睁,后退几步已经要发火了。

萧敬亭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对着萧静宁招招手:“宁儿,你跟爹爹来。”


第4章 下马威

萧静宁随着父亲的身后走出了荷香苑,管家客气的带着她到了林雪轩,位于府里最北面的林雪轩,在整个府里所有的房子面前,着实要寒酸了许多。

但是比起孙氏的那个古色古香的小院子面积大多了,庭院里的石榴花殷红如血,仿佛是母亲身上的颜色,沉重得让人忍不住躲着那花走。

管家似乎看出她不喜欢这石榴花。

“二小姐要是不喜欢这花,我让人将这花移走,不知道二小姐喜欢什么样的花儿?”

初到萧府,管家并没有因为当家主母的态度对自己冷漠,居然还留意到自己不喜欢这开得正艳的石榴花。

“有劳管家了,这花就留着吧。”

从院子外面进来一个穿的很是体面的中年女人,身后跟着两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小丫头长得就是一营养不良的豆芽菜。

“二小姐,这是您的贴身丫鬟,府里大小姐身边也是两个丫鬟,二小姐既是夫人膝下的嫡出,老爷吩咐了都比照着大小姐的来。”

“有劳了。”

于是,萧府的林雪轩里突然之间有了主仆三人,这座荒废了许久的小院子里,萧静宁坐在躺椅上看着两个豆芽菜一样的丫头在院子里收拾,烈日照射在那石榴花上的时候,她感觉一阵眩晕。

“呦,听说我有个妹妹,就住在这林雪轩里?”

一阵娇滴滴的女声传来,不用说,这会儿迫不及待的顶着烈日来找茬的,除了孙氏嫡出的大小姐还会有谁。

林雪轩外,萧府的大小姐萧静笙继承了母亲的美貌,一张脸蛋几乎是美的让眼前的人毫无抵抗之力,只能在她那美貌里沉沦下去。

贴身丫鬟兰香上前轻轻推开了林雪轩那还没有来得及打扫干净的门,激起一阵阵的尘土来,萧静笙后退了几步,用丝帕捂住了口鼻。

“妹妹,姐姐来看你了,你可在这院子里?”

萧静笙娇滴滴的声音再次传来,院子里正在苦思冥想自己为什么会穿越的某人再也没法装作没有听到了。

她转身看到的是一个一身紫色衣裙的美人,鹅蛋脸,那高耸的鼻梁,还有那比例匀称的身姿,这要是在二十一世纪的话,得是个红的发紫的明星吧,这脸,这身材。

萧静宁自卑了,自己在警局的时候还是警花呢,那是因为自己没有遇到强劲的对手。

“妹妹这是在发什么呆呢?”

萧静笙打破了还在默默自卑的萧静宁,也让萧静宁终于想起了两人之间的身份,呸,人家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呢,你居然还有脸在这自卑,你自卑个什么劲。

“姐姐来了,妹妹失礼了,适才看到姐姐进来的时候差点以为是娘亲回来了,我娘亲才离世不过区区几天。”

萧静笙身边的兰香忍不住了,“二小姐这是说什么浑话呢,二小姐的娘亲是夫人,二小姐这话莫不是在咒夫人?”

萧静笙没有阻止自己的丫鬟,她过来就是要看看这位从外面回来,又从母亲手里死里逃生的二妹妹是个什么样的人。


第5章 好大的胆子

萧静宁瞪了一眼兰香:“你这婢女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咒骂母亲,我母亲是夫人不假,可我娘亲不是,我是养在夫人膝下的二小姐,爹爹才说出来的话,你是不满母亲这才借由污蔑我来诅咒母亲吧?”

兰香被那凛冽的眼神一瞪,双腿一软,几乎就要跪下去。

从前那种穷凶极恶的犯人看到萧静宁都有些惧怕,更何况是这一个小丫头。

萧静笙暗暗心里有了提防,还以为是个好欺负的,没想到居然绵里藏针。

她上前一步,将兰香挡在了身后:“兰香不是那个意思,妹妹又何必胡乱揣测呢,我听说家里多了个妹妹,喜不自禁,故而带着婢女过来叨扰,妹妹不要烦我才是。”

“姐姐客气了,什么叨扰不叨扰的,只是这院子里还没有打扫出来,姐姐要是不介意就随妹妹进去坐坐吧。”

林雪轩里到处都积满了灰尘,两个小丫头急急忙忙放下正在打扫了一半的活计,去烧水沏茶。

好歹后面正房的暖阁是打扫出来了,勉强可以让姐妹二人坐坐。

萧静宁根本不挑,指着一张椅子便道:“姐姐千万不要嫌弃妹妹这里寒酸,这椅子两个小丫头都是亲自擦拭得干干净净的。”

萧静笙当然是嫌弃的,可是她还不想暂时就撕开自己的伪装,嘴里说不介意,其实只是挨着椅子的一个边角坐着。

这让萧静宁看着要多别扭有多别扭,既然这么嫌弃为什么非要勉强自己。

林雪轩外面,孙妈妈一身体面的进来,皱着眉头环顾了一眼这院子,眼里的不屑简直要喷薄而出。

她是孙氏带进府里来的贴身丫鬟,情分不一样,自然在这萧府里也体面一些。

她急急的进了院子,找到了萧静笙,看到自家大小姐仙女一般的坐在那狭小的屋子里,顿时有些心疼。

“大小姐,八王爷来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满脸喜色,仿佛是皇帝驾临了萧府一般。

这极大的勾起了萧静宁的好奇心。

她已经获得了这具身体前任主人的全部回忆,柳氏是孙氏的贴身婢女之一,而孙氏是定国公府嫡出的小姐,萧敬亭是当年的探花郎,如今的户部尚书。

“你们两个过来。”

她转了转眼珠子,招呼两个小丫头过来。

两个小丫头对视了一眼,走到了她面前,规矩的跪下。

“你们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冬儿。”

年龄稍大一点的先开口。

“奴婢九儿。”

九儿个子矮小,一副胆小的样子。

萧静宁撇撇嘴,这都够俗气的,她原本想要学宫斗剧里那些主子们给下人赐名,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叫九儿的小丫头一直在瑟瑟发抖,到底是没有开口。

“你们好好的打扫庭院,我去去就来。”

她衣袂翻飞,根本不给两个小丫头说话的机会。

从进萧府到现在也不过才三个多时辰,自己也是第一次独自一个人在府里逛,可是二十一世纪的她可是人民警察,向来是过目不忘,哪里的一棵树,哪里的一座假山,她脑子里跟有活地图一样。


第6章 这王爷帅出天际

这个时候,既然是王爷到访,这个时辰应该是在花园子里,此时应该是下午的四点钟不到,这热的要死的时候,花园子里靠近湖边的亭子,自己刚刚经过了,那里凉风习习,绝对是好地方。

绿树浓荫中,一座古朴的小亭子拔地而起,亭中两个修长的身影,看不真切,但是没有看到萧静笙的身影。

不是一听到八王爷来了就急急忙忙的离开自己的林雪轩,这会儿怎么不见人来呢。

突然不远处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萧静宁赶紧躲到一棵树后,看到了扶着婢女的手精心装扮的萧静笙。

她云鬓高耸,脸颊仿佛是三月里盛开的桃花璀璨夺目,一身鹅黄色的衣衫在这个夏日里更是说不出来的清凉。

“静笙见过八王爷。”

她开口如同黄莺出谷,声音婉转清丽。

“这是上赶着要攀上皇家这门亲事啊,可惜了那锦衣的王爷可千万别娶这恶妇。”

即使到林雪轩的萧静笙并没有刁蛮无礼,可她的眼神,她的嫌弃,她压抑的怨恨,还有那纵容丫头的辱骂,都在告诉自己,这个人有多么会伪装自己。

她眼珠子一转,心中已经有了计策,自己都来了这个鬼地方了,反正暂时也是回不去了,这要是让自己这个姐姐攀上了这王爷,自己更加是没有好日子过吧。

八王爷对面坐着的是萧府长子,萧永丰,不过是二房的长子,萧敬亭作为长房,及至到现在也不过才两个女儿。

八王爷回头看看萧静笙,在他眼里,萧静笙没有看到惊艳之色,她有些失望。

“大哥,我听说大哥在这里见客,特意让人送了些点心和莲子羹过来。”

身后的婢女递上来食盒,红漆食盒里是冰过的瓜果和莲子羹,还有几样精致的小点心。

萧永丰岂有不知道这位堂妹的心思。

“有劳妹妹了。”

“哎呀,大姐你在这里啊,好多好吃的啊,我跟着爹爹回府的时候都没怎么用膳,这会儿肚子正饿呢。”

于是,众人来不及阻止,萧静宁便抓了一块糕点塞进了嘴里,左右手接着在桌子上抓东西,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你,你快住手,王爷面前你怎么可以放肆?”

萧静笙脸都要白了,这可是她精心准备给八王爷的吃食,眼下却被这个野丫头给糟蹋了。

萧永丰也一下子愣住了,毕竟这位八王爷在京城里可是出了名的霸道跟桀骜不驯,有时候谁的面子都不卖,这要是连累到萧家。

听到王爷二字,萧静宁这才放下了手里的糕点,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糕点渣,毫不在乎的对着那锦衣的王爷便屈膝行礼。

八王爷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这个穿着简单衣裙,头发上更是半点首饰也没有的女孩子,唯一吸引人的是她那一双乌溜溜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

“本王好看吗?”

如同谪仙一般的公子突然出声,吓得萧静宁一个激灵,对上那略有寒意的眸子更是心里在突突的跳动。


第7章 你是本王的人了

天哪,自己是有几条命,嫌命长了是不是,居然跑这里来招惹人家王爷,是王爷啊,皇家的人,在古代可是皇权大如天啊。

她开始后悔自己这个鲁莽的决定了,但是还得硬着头皮回话。

“王爷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王爷了,不不不,是最好看的王爷。”

说完还不忘看两眼眼前这谪仙一般的人物。

八王爷眼里的冰块渐渐融化,突然恢复了平日里风流无羁的样子。

“本王猜你是萧尚书带回来的那位二小姐了?”

精心装扮的萧静笙衣袖下面的手指都要掐破手掌心了,自己爱慕这京城第一美男八王爷不是一日两日了,可是自己都没能让这王爷心中留有自己的印象。

她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

“王爷恕罪,妹妹小时候一直养在府外,不懂规矩,这才冲撞了王爷。”

她不动声色的站在了八王爷跟萧静宁两人之间。

八王爷起身,绕开了她,走到了萧静宁面前,修长白皙的手指突然捏住了萧静宁的下巴。

天哪,这哪是男人的手啊,拜托,这手这么白皙修长,这这这,这不合逻辑啊。

“你是本王的人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震得除了八王爷以外的所有人都外焦里嫩了。

“我是王爷的人,我是王爷的什么人?”

萧静宁忍不住反问,主要是自己的嘴巴太快了,然而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

自己谁的人都不是好吧,自己是自己的人才对啊,自己是有人权的,她正准备吧啦吧啦一通,然而眼前的这双白底黑纹绣着金线的靴子从自己面前移开了。

“三日后本王过来提亲。”

又是一记闷雷,萧静宁再次懵逼,自己这么烂的一把牌居然都赢过了这嫡出的大小姐,这男人对自己有什么图谋。

她还没有想清楚,一记响亮的巴掌袭来,好在她的警惕性还是在的,飞快的往后仰头,堪堪躲开了那巴掌。

“你这个贱货,居然敢勾/引八王爷,他是你这个出身卑贱的人能肖想的吗?”

萧静笙气得脸色发白,她指挥着身边的两个婢女:“给我打,今天不教训一顿她,她都不知道什么叫尊卑了。”

两个婢女一左一右扑过来,萧静宁冷笑一声,朝后方一躲,两个丫头刚好撞倒在一起,两人爬起来再次袭来。

萧静宁再也不客气了,一脚将兰香踹飞,一把扭住了兰樱的胳膊,兰樱立马跟杀猪一样叫了起来。

“你好大的胆子,还不给我放手。”

八王爷已经离开,萧静笙已经顾不上什么大家闺秀的架子了,拿起桌子上的食盒便朝着萧静宁的脑袋上招呼。

那红漆的食盒刚好砸在了兰樱的脑袋上。

眼看着自己的丫头额头都破了,她的眼睛都要冒火了。

“你跟你娘出身一样的卑贱,萧府收留你你居然不知道感恩。”

她叫喊着冲上去要抓萧静宁的头发。

两人纠缠在一起,萧永丰目瞪口呆,等他反应过来拉扯开两人的时候,吓得差点要倒下去。


第8章 家法处置

萧府的大厅里,孙氏坐在下首第一个座位,下首坐着是另一个中年妇人。

上面一左一右坐着的是一个老太太,满头银发,正闭眼养神,身边坐着的是萧府的主人萧敬亭。

萧静宁明白这上首坐着的老太太恐怕是自己的祖母,而孙氏下首的那个妇人应该是二房的夫人了。

萧静宁站在中间,任由众人打量着,萧永丰倒是坐在孙氏旁边的妇人身边的一个位置,他旁边还有个八九岁的小公子,生的是白白胖胖,好不可爱。

“母亲,刚刚大夫说了笙儿的脸恐怕会留疤,她是萧府的嫡长女,也是京城的美人,眼看着就要到了议亲的年纪,这会儿毁容了可怎么办啊?”

老太太嫌恶的看了一眼孙氏,目光看向大厅中央站着的萧静宁。

“永丰,当时你不是在吗,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来,不许偏袒任何人。”

萧永丰站起身来,走到了萧静宁身边,对着上首的祖母和伯父拱手行礼。

“祖母,孙儿当时的确在场,但是事情发生的太快了,八王爷来府中找孙儿,孙儿带着八王爷在碧柳亭小坐,静笙妹妹带着婢女过来送瓜果,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二妹妹就跟着出来了,吃了桌子上的瓜果,八王爷反倒说三日之后派人前来提亲。然后静笙妹妹就招呼婢女教训二妹妹了。”

萧永丰倒是没有添油加醋,这让萧静宁对这位堂兄略有好感,不过他实话实说不见得是真的是人品好,毕竟他是二房的长子,说不定是乐于见大房鸡犬不宁呢。

老太太颤抖着手指问:“你说什么,八王爷要来提亲?”

孙氏的手指甲都抠到了椅子的扶手里面去了,她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呢。

她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萧静宁歇斯底里大喊:“不可能,八王爷是天潢贵胄,是太后最疼爱的小儿子,怎么可能来萧府来为你提亲,定是你这个狐媚子跟你娘一样卑贱,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她气势十足的吩咐自己身边的孙妈妈:“给我请家法。”

“慢着。”

萧敬亭开口了,他看了看下首跪着的女儿,想起来当时带她回府的样子,还有柳梅娘惨死在自己面前。

“这里轮不到你说话,笙儿是怎么回事,永丰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有时间好好的教养你的女儿,别把你那一身动辄打人的一套都学了来。”

孙氏的牙齿咬得咯咯的响,她一步步走近了萧敬亭,回转过身来指着萧静宁开口:“老爷要为了这个臭丫头跟我翻脸,你可别忘了,这么多年,如果不是我娘家……”

她后面的话被响亮的巴掌声打断了。

萧静宁感觉自己看了一场好戏,这男人可很是介意女人总把对方沾了自己娘家的光的事情拿出来说事的,尤其二房的人还在这的时候。

“你出身高贵,但是这么多年我从来不曾亏待你,内宅的事情都是你说了算,可你做了什么你心里清楚,宁儿身上到现在还有疤痕,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小说

老公与闺蜜在一起后,她被迫流产

2021-1-3 1:24:21

小说

看大boss如何实力宠妻,恶惩渣男!

2021-1-3 1:28:1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