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订婚前协议,婚后互不相干。

被退婚当日,江未晚酒吧狂欢庆祝,喝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却被人拖进了酒店房间,于是她惨遭强吻强抱。,隔日接到通知,对方反悔了。,她和对方签订婚前协议,婚后互不相干。
签订婚前协议,婚后互不相干。

第1章 把她给我丢出去

“cheers……”

喝下最后一杯酒的时候,江未晚送走了几个同事。

那是她第一次到酒吧这种地方狂欢,原因是她被退婚了。

江未晚哭喊苦求三个月,家里老妈却一直无动于衷,但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婚前半月,对方主动退婚了。

因为高兴,以至于江未晚喝多了酒,她迷迷糊糊的上电梯,随后按下了十三层按钮。喝醉酒的她回到家,一定会被妈妈残忍打死,所以在喝酒之前,江未晚聪明的给自己安排了房间。

江未晚的视线有些迷离,她的身体靠在冰冷的电梯墙壁上,口中哼着一首喜欢的曲子。

下一刻,一男一女的身影撞进了江未晚的视线,男人穿着一身好看的黑色西服,女人也穿着一身正装。他们的穿着太过正式,和这个酒吧难免有些格格不入。

男人迈着修长的双腿,优雅的走进电梯,他有着一张帅气的俊脸,漆黑的眼眸中带着几分锐利光芒。

身后的女人似乎是他的秘书,口中正不休的汇报着什么,“boss,华笙小区新开盘的楼房卖的很不错,一直到今天……”

话到一半,女人的话忽然被顾执抬手打断,顾执凛冽的视线落在江未晚的脸上扫过,随后他忽然厌恶的皱起眉头。

顾执讨论工作的时候向来不喜欢不相关的人在身边,随后他抬手拦住电梯的门,以至于电梯的门迟迟无法关上。

“先把这女人赶出去。”

男人好看的唇微微张了张,声音低沉却富有磁性。

秘书一愣,有些难为情的看了看醉醺醺的江未晚,“boss,这……”

“别让我重复第三遍,把这女人给我赶出电梯去。”顾执冷淡的视线从江未晚的脸上扫过,随后淡漠的落在电梯门上。

江未晚愣住,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睛,她迷迷糊糊的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要赶我出去?”

“我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凭什么赶我出去?”江未晚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她不爽的视线落在顾执的脸上,顾执少说也有一米八,江未晚矮了他一头。

顾执并不打算回答江未晚的话,秘书有些不好意思的上前一步,随后她抓住江未晚的胳膊就将她往出推,“这位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请你坐下一趟吧!”

听着秘书的话,江未晚只觉得他们欺人太甚,她心中的怒气蹭蹭上涨,随后立刻扣住女人的手腕做了一个反擒拿,一推一拽之间,江未晚直接将秘书推出了电梯。

见到江未晚的举动,顾执面色一沉,他好看的眸子眯起,打量着面前的女人,这女人还有点本事。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出去,否则后果自负。”顾执最后一次警告她,她的眼里满满的都是恨意和厌恶。

因为男人的话,江未晚的思绪清醒了不少。她是个警察,向来不喜欢蛮横无理的男人。

“电梯又不是你家开的,我就不走。”

他越是想赶自己走,她越是不走。而且不只是如此,江未晚忽然大胆的凑近他几步。

面前的男人忽然冷笑一声,“你说对了,这电梯,就是我开的。”

听着顾执的话,江未晚微微一顿,然而只是几秒,她不悦的别过头去,“那又怎样?我花钱定的酒店,我消费了,说起来,我还是你的客人!”

“客人?很好。”顾执眉头轻挑,客人二字成功引起了他的兴趣,随后他忽然抬手拽住江未晚的胳膊,因为他的手移开,电梯缓缓上升。

下一刻,江未晚的胃里一阵翻腾,她的脑子一懵,哇的一下就吐了出来。

因为两人距离太近,这一下江未晚直接吐到了顾执的身上。

“shit。”顾执的口中吐出一声咒骂,抓着她的手腕越发的用力,“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电梯叮的一声在酒店楼层停下,顾执愤怒的拽着她下了电梯。他从未见过这样不要脸的女人,然而得罪了他,总该付出代价。

整个人被顾执打横抱起,江未晚吓的惊呼一声,房间的门砰地一声被他踢开,几乎是下一刻,江未晚已经被他扔在了酒店的大床上。

他不爽的脱下自己的外套,衬衫,随后露出健硕的身材。

顾执眼眸幽暗,猛地逼到床边,欺身而上,“该死的女人,这是你自找的。”

炙热的身体压住她,江未晚的心中忽然就不安起来。这里是一件豪华套房,屋子里不只有健身器材,甚至还有着单独的泳池,住得起这种房间的人,可见都不简单。

她一时走神,随后只觉得自己肩膀一凉,她穿着的小外套已经被男人脱去,只剩下一个性感的黑色吊带。

男人的手绕到她的背后,隔着衣服解开她的胸衣扣子,随后大手探进去,直接将她的胸衣拽了下来。

在这之前他并没有发现,这女人还是很有料的。

江未晚心中一惊,慌忙的抓住男人的手腕,阻止他继续下去,“敢吃老娘豆腐,你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了?”

呵!

听到她威胁的话语,顾执的嘴角忽然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那么多女人想主动爬上他的床,却丝毫无法提起他的兴趣,而现在,面前的女人成功的挑起了他的征服欲。

“爷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想上了你。”男人的话语中满满的都是嚣张,大手迫不及待的去解她的裤子纽扣。

江未晚是属于古典类型的美人,她长得好看,说着威胁的话语,却丝毫给不了顾执威胁的压力。看着她小嘴一张一张的,只让顾执更加的冲动起来。

“你要再碰我,我,我就把你杀掉。”

“敢威胁我的,你是第一个。”顾执冷漠出声,瞬间将江未晚的酒意惹得烟消云散。

她清醒了,却是难逃他的魔手。

“我敢的事情多了,你最好现在就停下,否则……”

“否则?”江未晚的话只说到一半,忽然就被顾执打断了,“否则怎样?”

他的面色寒冷,危险的气息环绕在江未晚的周围,“这次主动送上门的女人,我并不打算放过。”

第2章 被退婚

顾执贴着她的身子,身体越发的燥热。

他的唇猛地压下来,丝毫不给她反驳的机会,抛下这一身的酒味不说,面前的女人还算不错。

江未晚原本就醉醺醺的,这会儿更是被吻得晕头转向,她的眼前发黑,身体里忽然涌进一种奇怪的感觉。

“唔……”

一声羞耻的声音忽然从江未晚的口中吐出来,她的身子一颤,一种羞耻感猛地涌进江未晚的内心。

顾执的舌头还在江未晚的口中肆意妄为,四处掠夺。最后一丝理智提醒她,绝对不能这样下去。

江未晚贝齿落下,一股血腥味瞬间蔓延进顾执的口中。

下一刻,江未晚的眸光忽然一寒,她忽然扣住顾执的手腕一掰。江未晚的力气用的不小,顾执着实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小丫头不简单……

惊叹之际,江未晚忽然翻身下床,她抓起床上的黑色外套,转身就跑。

顾执顺势坐起来,他修长的双腿一抬,直接将江未晚绊倒了。

江未晚的脚步一个酿呛,扑通一下就摔在了不远处的泳池里,届时,江未晚晕乎乎的脑子瞬间清楚过来。

“救,救我。”

艰难的说出一句话,她呛了几口水,身子忽然开始的下沉。

顾执的面色一暗,她不会游泳?

想到这一点,顾执猛地跳进水中,豪华套房的泳池很深,他快速游向江未晚,心中忽然多出了几分慌张。

然而游到她身边的时候,顾执忽然被江未晚拽住,因为毫无防备,他整个人都被江未晚按进了水里。

“你好好清醒清醒,找别的鸡玩去吧!”

留下一句话,江未晚快速游到岸边,随后拿起外套就跑。

顾执眉头紧皱,双眸之中满是杀气,他从水里站起来,丝毫不显得狼狈。精壮的胸膛上挂着水珠,格外的诱人。

他的视线无意落在床上,那女人把外套拿走了,胸衣却忘下了。

找鸡玩?

很好。

顾执的嘴角扬起一抹邪气十足的笑容,随后扑通一下钻进水里,修长的身影在泳池里游了一圈,他需要用这种方式灭了身上的火。

还有那个敢骗他的女人,他们很快就会再次见面的!

*

次日一早,江未晚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她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或许是因为昨晚喝醉酒的原因,江未晚的头还有些晕乎乎的。

电话是老妈打来的夺命连环催,爆吼的声音吓的江未晚身子一颤,随后她急忙将手机拿离自己的耳边。

“江未晚你个没出息的,你总是说先立业后成家,你现在好歹也是个正式警员了,也该成家了。好不容易给你找了婆家,婚都没结你就被退婚了。”

江未晚被吼得头皮发麻,握着手机的手一抖,险些把手机摔在地上。

谁不知道顾家太子爷腹黑霸道脾气差,谁不知道顾家闹鬼。顾太子曾订婚三次,对方第一次去家里做客就被吓跑了。

轻则主动提出退婚,重则直接被送到了精神病院,所以她被顾家退婚,真的该烧香拜佛的感谢老天爷了。

“我和你顾叔叔商量过了,退婚是他儿子自己决定的,这次不算。”

江未晚嘴角一抽,一句话都没说出口,就听电话那边的老妈继续说,“今天十点,我和你顾叔叔一家在忆流年餐厅等你,如果你敢迟到,就别认我这个妈。”

老妈这最后一句话吼出来,江未晚晕乎乎的脑子忽然就嗡的一声,瞬时间她醉意全无,蹭的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到达指定餐厅的时候已经是半小时之后,顾家夫妇和老爸老妈已经赶到了。

江未晚推开门,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屋子里的场景,除了四个长辈,她没见到顾执的身影。

顾太子顾执主动退婚,虽然他父亲并未同意,但江未晚也清楚,顾执绝对不会娶了自己。

十分钟……

二十分钟……

半小时,江未晚始终不见顾执的身影,于是她忽然就松了一口气,既然对方不同意,这件事情就不用她操心了。

顾老爷子面色严肃,拨了几通电话却迟迟没被接通,顾母面挂慈祥笑意,视线一直落在江未晚的身上。

“小晚,你知道我们家有着很大的企业,所以顾执没来,可能是因为工作很忙,希望你能理解。”

江未晚一边点头说着理解,一边祈祷着顾执千万别来。

顾母直接忽略江未晚无奈的神情,只觉得江未晚特别善解人意,她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推到江未晚的面前,说道,“小晚,这是我们家的传家宝。”

盒子被顾母打开,一个上好的玉镯子撞进江未晚的视线。

江未晚微微一愣,就听顾母说,“这镯子今天就送给你了,不管顾执怎么想,你都是我们顾家的儿媳妇。”

江未晚来不及反应,顾母直接将那个玉镯子戴在了她的手腕上,她缓过神来,急忙把镯子往下摘,“顾阿姨,这个镯子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这东西早晚都是你的,有什么不能收的?”老妈的声音撞进江未晚的耳朵,“你快点和顾执结婚,给顾家生个大胖小子,比什么都强。”

江未晚嘴角一抽,顾执爽约,摆明了是给他们家一个下马威,也深刻表明了对方不想娶。

何况她连见都没见过顾执,她才不嫁。

“小晚,你要不收就是不给顾阿姨面子,顾阿姨是要生气的。”顾母按着江未晚的手,阻止她摘掉手镯。

忽的,一阵突兀的敲门声传进江未晚的耳朵,服务生推门而入,“抱歉,打扰一下,有位先生让我送东西给江小姐。”

服务生的手中拿着一个一个精致的小卡片,一排好看的字撞进江未晚的视线,“到昨天的房间见我,否则走廊里的视频会立刻出现在警察局里。”

一句话之后,卡片上还写着她的内衣牌子和罩杯,江未晚呆住,瞬时面色铁青。

她是被那男人拖着走进酒店的,如果那段视频曝光在警察局里,她很有可能被说成作风不正,转正第二天就光荣下岗。

江未晚的心瞬间就紧张起来,她的面色慌乱,抓起自己的外套就走,“不好意思,我有些事情先走了。”

第3章 还给我

江未晚拦了一辆出租车到酒店楼下,付钱之后匆匆上楼,手中的小卡片被她越抓越紧,老虎不发威,真当她这个小警察是个病猫呢?

江未晚一路气冲冲的上楼,走到房间之外的时候,江未晚还是犹豫了一下。随后她拿出自己的手机,开了录音功能。

威胁女士,或者对女士做出侮辱的举动,都可以被定罪告上法庭。

然而手机还来不及被收好,房间的门忽然被人打开,江未晚反应不及,硬生生的被人拽进了房间。

房间的门砰的一声关上,江未晚触不及防的被按在门上,面前的男人身上围着浴巾,露出了胸前精壮的身材。

顾执双手按在墙上,直接将江未晚禁锢在自己的双臂之间,他的嘴角挂着一抹邪气的笑容,开口,“你终于来了。”

江未晚的后背被撞得生疼,让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你到底想做什么?”

顾执的手按在门上,直接将江未晚禁锢在双臂之间,他的眼眸中流动着一种微微的愤怒,从小到大,他从来都没有像昨晚那样吃过亏,“把我骗下水就想跑?恩?”

江未晚对上顾执的视线,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坚定,“是你逼我的。”

在那种情况下还不跑,后果她不敢想象。

听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时候,男人大多都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何况以顾执这个妖孽的长相来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随后江未晚鼓起勇气,摊手,“把东西还我。”

她的胸衣忘在这里了。

“东西?”顾执挑眉,“我并不觉得自己欠你什么。”

江未晚一脸尴尬,“就是,那个……”

“36?”顾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笑,“既然回来了,总该为你昨晚的举动付出些代价。”

他忽然扣住她的头,火热的吻急切的压了下来,江未晚心中一惊,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

顾执像是一只危险的狼,捕捉不到自己的猎物,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顾执的舌头在她口中四处掠夺,江未晚惊愕的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江未晚的双手抵在顾执的胸口,不安的想要挣脱,顾执好看的眉头微微拧了拧,大手抓住她的手腕,似乎要禁锢住她的双手。

然而下一刻,顾执的手心忽然触摸到什么冰冷的东西,他放开江未晚,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

下一刻,顾执的面色噌的就黑了,他好看的眉头皱起来,“这镯子哪来的?”

顾执质问的话语响起,这东西他太眼熟了……

她母亲一直都很宝贝这个绿镯子。

今天调查这女人的时候他就知道了江未晚的身份,所以他才把她骗到这里来,可是顾执无论如何都无法想到,他母亲这就把祖传的玉镯子送给她了。

他去退婚的时候这女人不是高兴的很?昨晚她还为此跑到酒吧来喝酒庆祝,并且差点庆祝到他的床上。

本以为她是真的不屑嫁给她,如今她却连母亲的镯子都收下了。

顾执的面色铁青,抓着江未晚手腕的手越发的收紧,用力,如此看来,江未晚从始至终就在和自己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不要你管,放开我。”江未晚的双手抵在顾执的胸口,愤怒的将他推开。

她好歹也是个人民警察,就这么被人威胁,被人强吻。

丫的……

江未晚的心中又恨又气,一时只觉得自己丢人丢到家了。随后她忽然扬起拳头,狠狠的砸向顾执那张欠揍的脸。

“人民警察也喜欢做这种偷袭的勾当?”不到十厘米的距离,顾执忽然稳稳地抓住她的拳头。

随之,冷嘲热讽的声音传进江未晚的耳朵,“你就这点本事?”

顾执抓着她的手腕,用力。江未晚疼的倒吸一口凉气,松开拳头的那一刻,他直接把江未晚手腕上的镯子拿了下去。

“你……”江未晚吃了个闭门羹,心中更是不开心,她承认自己的格斗技术并不怎么样,而且面前的男人显然练过,如果不用枪,她根本不是这男人的对手,“还给我。”

江未晚摊开手掌,主动索要。

她的手腕被顾执抓的通红,而她却像感觉不到疼痛,所有的心思都在那个镯子上。

当时是因为她走的太急,所以才把镯子带走了,既然不会嫁给顾太子,就一定要把镯子还回去。

“这东西对你来说很重要?”顾执的身高有一米八多,然而江未晚只有一米六五,顾执将镯子高高举起,加上他有防备,江未晚根本无法抢过来。

江未晚好看的眉头皱起来,这个镯子根本就不是她的,“不重要。”

咔嚓!

顾执的另一只手忽然紧握起来,关节握的咯咯作响,他母亲视若珍宝的东西,在这女人的眼里就那么一文不值?

瞬时间,愤怒和不爽全数撞进顾执的大脑。

“既然不重要,摔了好了。”顾执声音凉薄,抬手作势,这就要摔东西。

看着顾执的举动,江未晚心中一惊,急忙抬手去抢,“别,别摔,这东西我是要还给别人的。”

“还回去?”

顾执漆黑的眸光募得收紧,冰冷的气息更盛,他心中不爽的叫着这女人还真是有本事,随而恨不得立刻撕了面前的女人。

原来不是欲擒故纵,是真的不屑于收下他们顾家的东西,更不屑嫁进他们顾家。

见好好和他商量不成,江未晚的身上隐隐散发出了一种烦躁的气息,“如果你不把东西还给我,我就只能将你告上法庭了。”

江未晚好看的眉头皱起来,她打不过他,和他商量也没有结果,那就只能选择用法律的渠道解决问题。

她相信法律。

顾执眸光一凛,忽然冷笑出声,她把脑子忘家了?

“法律,你可真是有出息。不过我保证,在你告我之前,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丢掉你的工作。”

下一秒,顾执健硕的身子已经逼向江未晚,昨晚她晕乎乎的,一直没有仔细的观察过他。

顾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随后他大手顺着她的腰往下摸,被他触碰的时候,江未晚全身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江未晚步步后退,躲避他的触摸。

顾执面色不悦,急忙扣住她的手腕,随后她整个人被顾执堵在墙角,退无可退。

顾执的大手一路向下,所过之处无疑不撩起她身体一阵火热,该死!

第4章 我不做点什么是不是对不起你

随后顾执的手在她的衣兜处停住,掏出她的手机,看到上面的录音界面,他的眉头瞬时紧皱。

录音,这是警察最喜欢做的事情了。

然而江未晚的举动也无疑点燃了他心中的炸药,嘭的一声之后,顾执所有的愤怒都爆发了出来。

他愤怒的将江未晚扛在肩上,毫不犹豫的丢上床。

顾执健硕的身子压下来,嘲讽的冷笑,“还录了音,你是不是觉得我会对你做什么?还是希望我对你做什么?”

“嗯?”顾执字字冰冷,不停地撞击着江未晚的内心,“看来我不做点什么都是对不起你了。”

江未晚慌忙的摇头,她是怕顾执对自己做些什么,但她所想的不是这样的事情,“别以为谁都像你那么恶劣,还有,我警告你,我是警察,如果你敢……”

“警察怎么了?”顾执有些厌烦,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江未晚和他说“我是警察”这句话了。

警察,还不是家里给他安排的女人?

顾执一手禁锢着她的双手,一手拿起那只玉镯子,“这是上好的玉镯子,价值不菲,送给你东西的女人想必都把你当成儿媳妇了。”

听到儿媳妇三个字,江未晚的脑子忽然就嗡的一声响了起来,他怎么知道?

是了,她险些忘记了,面前这个男人调查过自己。他知道自己的工作,知道自己的姓名。

顾执的手忽然就探进了江未晚的衣服,江未晚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全身发凉,“别,你别碰我,你既然调查过我,一定知道我很快会结婚,所以我们绝对不能做那种事情。”

“很快结婚吗?”顾执的嘴角扬起一抹邪气十足的笑容,大手已经探到江未晚的身下,抚摸着她的肌肤,“可如果我没记错,你好像被对方退婚了。”

shit!

江未晚心中咒骂,这男人调查的还真是仔细。

“对方都退婚了,你还好意思带着人家母亲的手镯。”

顾执试探的开口,虽然他也有想到,这手镯是他妈咪非要送给江未晚的,可这女人完全可以拒绝的不是吗?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江未晚的面色暗了暗,“我说过这手镯我是要还回去的,而且顾执那混蛋没看上我是他眼瞎,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姑娘我还没看上他呢!”

江未晚大大的眼睛转了转,“你这男人还有些本事,不过你知不知道调查别人隐私很无耻?”

“眼瞎?无耻?”顾执重复了一遍江未晚的话,心中压抑着的怒气瞬时就爆发了出来,“你这女人真是胆子大。”

顾执愤怒的想要惩罚她,江未晚裤子纽扣直接被顾执打开,她的衣服也被推了上去,露出洁白的肌肤。

顾执的唇随之落下来,咬着江未晚柔软的薄唇。

瞬时间,顾执的身体一阵蠢蠢欲动,江未晚这女人简直比春药还要毒,每次碰到她,顾执的身体都会不受控制的一阵发热。

身体里一阵电流通过,随后汇聚到他的小腹。江未晚越是乱动挣脱,就越是能勾起他的征服欲。

“唔~”

顾执的吻技高超,江未晚的口中竟然不受控制的发出一声呻吟。

对于江未晚的表现,顾执似乎很满意,他继续亲吻着她的唇,从上至下,脖子,胸口,大手探进她的衣服四处游走。

江未晚被他吻得一阵头晕眼花,眼前忽然就一阵发黑,她隐约感觉到身体的空虚,屋子里的暧昧。

忽的,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打断江未晚的思绪,她的身子一震,猛地回过神来。

是她的手机……

下一刻,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推开身上的人。

顾执没有防备,直接被她从身上推了下去,他强忍着一身的欲火,咒骂一声,“该死。”

江未晚急忙整理自己的衣服,忙不迭的跑过去接通电话,“你好,我是江未晚。”

“江警官,有案子需要你出警,请立刻回到局里。”

江未晚愣了一下,随后下意识的站直身体,回答,“是。”

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忽然就撞进了顾执的视线。

这女人几次三番的提起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以及她接电话时的反应,无疑不证明着江未晚很喜欢自己的工作,甚至可以说是很尊敬自己的工作。

她大概是个好警察。

但这女人,绝对不会是一个合格的妻子。

顾执的眸光收紧,下一刻,就见江未晚已经转身跑出了他的房间。

第二次,江未晚成功的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了。

然而顾执并没有追出去的打算,他站起身大步走进浴室,随后烦躁的解开自己的衬衫纽扣,脱衣服,开了花洒,将水温开到最凉。

江未晚,江未晚……

这女人成功的引起了顾执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征服欲,如果最初他就和这女人有过接触,或许他不会这么急着退婚。

没关系,退婚是你单方面的,你可以不承认啊!

忽然,一个不要脸的想法在顾执的心中萌生。

意思到自己想着什么,顾执的面色瞬间就寒了下去。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紧握着拳头,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

嘭!

镜子应声碎裂,他心中的愤怒却依旧不减一点。

连续两天,他被江未晚这女人整的心烦意乱,第一次是被骗进泳池,第二次被挑拨的一身火,却只能自己冲凉水澡解决。

他顾执发誓,早晚要把江未晚这女人压在身下,狠狠的欺负一番。

冲过澡之后,顾执裹着浴巾离开浴室,他的视线落在床头上,那个玉镯子还放在那里,那东西,是属于他顾家的。

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发,随后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安排车子在楼下等我,回老宅。”

“少爷,老爷和夫人正在发火。”对方回答顾执的话,今天的那顿饭他爽约了,老爷一直吵着要打断他的腿。

“放心,我这次回去要做的事情,绝对让他们满意。”

第5章 逃走

江未晚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听到她说去警局的时候,司机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江未晚上车之前,一边跑一边整理着衣服,她的模样有些慌乱,加上脖子上的红痕,显然就是险些被强奸的未遂少女。

“小姐,去警察局?”司机的眉头皱了皱,透过后视镜看着车后座的女人。

江未晚明显愣了一下,随后点头,“对,快些。”

“放心,我一定在最短时间内平安把你送到。”对于司机的话,江未晚并未多想,她看着后视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这个酒店房间里住着的究竟是什么人?看来她有必要好好的查一下了,这男人,简直是欺人太甚,最好别让她抓到他的把柄,否则她一定让他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车子在警察局门前停下,司机大手一挥,“小姐,别给钱了,你快去吧!”

江未晚愣了一下,随后急忙掏出了两张红色钞票扔给司机,“别找了,不只是给,还要多给。人民警察不坐霸王车。”

听着江未晚的话,司机的面色忽然就白了,原来是警察,她还一直以为是被强奸未遂的少女呢!

匆匆跑进警局,江未晚换了衣服归队。她今天是打电话请假去相亲的,没想到就出了事情。

专案组组长沈苏哲正拿着文件袋离开,见到江未晚的时候,他匆忙摆手,“江未晚,跟我去现场。”

“是。”

江未晚急忙跟上沈苏哲的脚步, 并且和他讨论了案情,这次被她碰上了一个大案,还是个杀人案。

江未晚不是第一次参与这样的案情,可听到死者两个字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驾驶座上的沈苏哲注意到她的反应,急忙开口,“有问题?”

“报告,没问题。”江未晚摇头,回答沈苏哲的话。

她的回答太官方了,一时间惹得沈苏哲有些不开心,江未晚把工作看得太重,“没有别人的时候,你不用这么拘谨。”

“你是组长,我是组员,在你的面前我一定得认真对待工作。”江未晚摇头,话说的委婉,言外之意就两个字,不敢。

“对待工作是一方面,对我的态度又是一方面。江未晚,我是豺狼虎豹吗?你看见我那么严肃干什么?”沈苏哲有些无奈,这女人给他的感觉很不好,像是摆明了除了工作,他们之间就不能有任何私下里的接触。

“沈组长说对了,在局里,很多人敬你是条猛虎。”江未晚说着还不忘给沈苏哲竖起了大拇指。

沈苏哲虽然是组长,但年纪也只有二十六岁。他的工作能力出色,枪法好,还专修过心理学,加上他是前任专案组组长的徒弟,随意在老组长成功退休以后,他自然而然的就荣升为了专案组组长。

江未晚的话险些呛得沈苏哲喷出一口老血,整个局里,沈苏哲最服气的也只有江未晚。

“江未晚,我命令你,以后在我面前别这么拘于工作。”

听着沈苏哲的话,江未晚明显愣了一下,然而几秒钟之后,她立刻回过神来,应了一声,“是。”

下一刻,江未晚忽然像一颗泄了气的皮球,改正了工工整整的坐姿,她整个人瘫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沈组长,案发现场凶不凶残?”

~

顾执下楼的时候司机已经在楼下等了,见到顾执的身影,司机毕恭毕敬的出来拉开了车门,他坐在车后座上,随后缓缓开口,“老爷子情绪平淡些了吗?”

“没有。”司机悻悻的摇了摇头,少爷这次缺席,老爷子是真的怒了,“所以少爷,这个时候你最好还是,别回去。”

司机李诚心有些头疼,一心为着顾执的安全考虑。

顾执不喜欢自己的身边有很多人,所以他找了个保镖,还是会开车的保镖。

李诚心人如其名,对待顾执绝对诚心,他也是唯一一个除了顾执,连老爷子的话都敢不听的人。

如果顾执让他拦着老爷子,李诚心绝对不让老爷子多走出去一步。

顾执需要的就是这种人,他觉得有一个这样的保镖兼司机兼助手,比一百个保镖都强。当然,李诚心能够拿到的工资也绝对可观。

车子在别墅门前停下的时候,别墅里的老爷子开始蠢蠢欲动了。

顾执皱着眉头下车,随后他走到别墅门前打开房间的门,他迈着修长的双腿走进别墅,下一刻,一本杂志劈头盖脸的就砸了过来。

顾执微微侧身,顺利躲过。

老爷子坐在沙发上,面色难看,“顾执,你给老子滚过来,说,今天你为什么没去?”

“东西送的太快了。”下一刻,顾执忽然拿出那个玉镯子展露在老爷子的面前,“我的事情你们能不能不要管?”

见到镯子那一刻,老爷子的面色忽然就黑了,他噌的一下站起身,愤怒的指着他的鼻子,“东西为什么在你这?这是你妈送给江未晚的东西。”

“我当然知道。”顾执说完,再次小心翼翼的将那个镯子收好,“这件事情你们别管了,三个月以内,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案。”

“满意的答案?”老爷子微怒,“要么是你结婚,要么是你喜当爹,否则别想老子满意。”

喜当爹?

顾执眉头一皱,这老头子想多了。

“我和江未晚的事情,你们别参与。”

听完这句话,老爷子忽然想到了什么,他顿了一下,漆黑的双眸紧紧的盯着面前的顾执,“你们见过了?”

顾执淡淡的“恩”了一声,不只是见过了,还亲过了。

“我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将会收回你公司的管理权,到时候你就喝西北风去吧!”

老爷子气的冷哼一声,愤怒的转身上楼,走了几步之后,他的脚步再次停了下来,“那镯子不管是你抢的还是她主动给的,你都趁早给我还回去。”

“……”

顾执的面色有些难看,动不动就用公司威胁,他可真是他亲爹。

第6章 定情信物

江未晚从警局回去,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这个案子有些复杂,就连沈苏哲都觉得有些棘手。

一下午的时候,江未晚的思绪一直都在案子上。

回家的时候,老妈正坐在沙发上等着兴师问罪,一见到江未晚,她就开始质问,“你接到个卡片就跑了,说,这一下午时间你都去哪了?”

“办案。”

江未晚回答老妈的话,虽说当时离开是因为酒店里那个男人,但这一下午她确实都在办案。

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沙发上的女人果然没声音了。

当警察不只是江未晚的梦想,同时也是老爹和老妈的梦想。老爹是一个退伍军人,之所以提前退伍,便是因为老爹的腿中了子弹。

江未晚是爹地唯一的孩子,虽然是个女儿,但他依旧将所有的梦想都寄托在了江未晚的身上。或许是因为爹地的原因,军人,从小就成了江未晚的梦想。

可后来因为老妈考虑到军人不好找男朋友,所以执意让她做了警察,还口口声声喊着军警不分家。

“你顾伯伯对你很满意,你顾伯母自然也是,所以才把传家镯子送给了你。”

听到这一声镯子,江未晚的面色忽然就黑了,她被案子搅得焦头烂额,险些忘记了镯子的事情,那个镯子还在那变态男人的手中。

“江未晚,东西呢?”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母亲的视线显然也落在了镯子上,不见那个上好的玉镯子,老妈瞬时脸色大变。

“我,我怕办案的时候磕到碰到,所以放在局里了。”江未晚慌乱的找了一个借口,“我这就回去取。”

“等等,既然是放在局里了,就明天再回去吧!”老妈及时打断江未晚的话,“不是说了出了人命案,你大晚上就少出去。何况做你们这行的,最容易被人跟踪报复。”

江未晚嘴角一抽,老妈这次真的是想多了。

何况这次的人命案是有目标的作案,和她有什么关系?经过一下午的调查,江未晚怀疑凶手是,复仇……

~

次日一早,江未晚抽出时间再次到了那个酒店。想到自己要见那个男人,江未晚的心中就一阵烦闷,那男人很危险,并且图谋不轨,可她一定要拿回那个镯子。

她似乎下定了决心,随后抬手敲门。

来开门的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男人,江未晚看着微微一愣,随后好看的唇动了动,却发现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有事吗?”出来开门的男人面色冷漠,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进的气息。

因为一会儿还要去工作,所以江未晚穿着警服,只是面对自己的时候,对方的情绪却全然没有一点起伏,显然是没把她这个警察当回事。

“找人。”

“诚心,让她进来。”

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酒店内房的顾执缓缓开口,似乎在留下那个镯子的时候,她就想到这女人有来找自己的时候。

“是!”听到顾执的命令,李诚心应了一声,随后转身离开房间。

见到顾执的时候,他正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堆得满满都是文件。

江未晚惊愕了一下,很快就回过了神来,“我的东西呢?”

江未晚来不及和他多说什么,直接了当的说出自己的目的。

顾执微微抬眸,看到江未晚的时候着实惊艳了一下,江未晚穿着警服,身上更是多出了一种特殊的诱惑力。

想到这女人让自己两次自行解决,顾执的心中就一阵蠢蠢欲动,这算什么?制服诱惑?

他合上面前的文件,随后大步走向江未晚。

前两次交锋江未晚都没有占到任何的好处,而且还被顾执占了便宜。顾执高了她一头,此时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更是给了她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他把公司的文件都搬到这里处理,就是想着,这女人一定会找回来。

没想到真被他猜对了,而且这女人来的比预想中要早得多。

高大的身影逼近她,下一刻,他完全不给江未晚任何反驳的机会,直接扣住了她的头,火热的吻再次落下来,带着一种深深的惩罚。

惩罚她,几次让自己自行解决身体里的欲火。

江未晚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为什么每次见面,他都要率先索吻?这个男人比她想象中要变态多了。

江未晚的视线落在他的脸上,他长得很好看,长长的睫毛,浓密的眉毛,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他是一个长得帅又有钱的男人,是上帝的宠儿。

江未晚一时走神,立刻就被他吻得头晕目转。她的身体忽然一阵发软,第一次,在接吻中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良久她才意思到自己做了什么,随后慌忙的结束他的吻。江未晚的心中暗骂自己没出息,她被人强吻,居然还做出了回应。

顾执的嘴角挂着一抹得意的笑容,他提醒自己,这只是对她几次逃脱的惩罚,绝对不是留恋。

顾执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腕上的名牌手表,随后他拧了拧眉,强行压制着内心的冲动,“我还没吃饭,不想讨论这些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和他们两个的关系有关,见到这女人的时候,顾执总是很难控制自己的心神。

这女人就像是毒,一碰就上瘾,让他欲罢不能。然而这也碰巧是让顾执不爽的一点,他生平最讨厌,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你吃没吃饭和我有什么关系?先把东西给我,从此你我井水不犯河水。”

江未晚执意,他说自己没吃饭,江未晚看他倒像是吃饱了撑的。

咻的一下,一道冰冷的目光射向江未晚,顾执愤怒的盯着她看,恨不得要立刻将她撕碎一般,“你最好收回刚刚的话。”

“先跟我出去吃饭,吃完饭我会考虑一下。”顾执说着,完全不顾江未晚是不是愿意,直接就走到床边拿起了自己的西服外套。

随后他只留给江未晚一个背影,迈着我修长的双腿就往出走。江未晚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第7章 当爹

餐厅里,江未晚坐在顾执的对面,顾执这个男人长得好看,而且就连吃饭的动作都优雅的要命。

江未晚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却逐渐沦陷在他的黑眸之中。

他是个可怕的男人,江未晚忽然就有了一种这样的感觉。不管是他身上偶尔散发出的那种可怕气息,还是他总能让人失神的黑色双眸。

江未晚一直都没说话,只是默默的坐在他的对面。

她别开自己的视线,有些焦急的看着窗外,脑海中不自觉的想着昨天接下的那一个案子。

死者,四十七岁,男,没有妻子和孩子,也没有其他亲人。根据邻居所有,男子平日很是谦和,人很好相处,也没有什么仇人。

究竟是谁会杀害这样的一个男人呢?

每每想到案子的事情,江未晚都不免头疼。

“看来我们的警察同志不只是为人民服务,而且还省粮。”顾执的话是说给江未晚听的,然而他的视线却依旧落在自己面前的餐盘上,点餐的时候他点了很多,刻意给这女人带了份。

“是吗?那你还好意思欺负这样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好警察?”顾执的话拉回江未晚的思绪,她的视线落在顾执的脸上,这男人,似乎就是故意的在找她的麻烦。

下一秒,男人的话让江未晚彻底无语了。

“好意思。”

简单的三个字撞进江未晚的脑海,撞得她一阵大脑发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险些忘记了,面前的男人和正常人是不一样的,谁会平白无故的赶一个陌生人出电梯?谁会一见面就把对方推上床?几次三番的去亲人家?

越是想着那些事情,江未晚的面色就越是难看,如果早知道他们之间会走到如今这番剪不断理还乱的地步,当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马不停蹄的滚下电梯,离他十万八千里远。

而后当着江未晚的面,顾执忽然拿过了她的餐盘,他夹了菜放进餐盘,随后再次送到江未晚的面前,“吃了。”

他霸道的下命令,语气不容置疑。

江未晚皱了皱眉头,还是按照他说的做的。

餐厅里的饭菜做的还算不错,只是道道都价值不菲,每道菜都有她一个月的工资,这一顿饭吃下去,想必她一年的工资就没了。

她拿起一旁的白水喝了一口,随后说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江未晚忽然大胆的开口问道,心想着知道他名字了,不管是抓他还是告他,好歹都能找到人了。

“顾执。”

江未晚点头,“工作呢?家庭……”

等等?

一句话不等说完,江未晚猛地回过神来,“你说什么?”

“我就是你说的那个眼瞎又无耻的退婚男。”他夹了一口菜,优雅的送进自己的口中。

江未晚彻底愣在原地,一时间连撞墙的冲动都有了。难怪他知道的这么清楚,原来他就是顾执,所以他知道自己的一切,从始至终就是在耍着自己玩。

难怪他一次一次的强吻自己,原来……

江未晚精致的小脸白了白,面上满满的都是委屈和耻辱,她被人耍了。

嘭!

手中的水杯猛地被她放在桌子上,因为用力过猛,水杯的水渐出来,全数洒在了桌子上,“顾执,你是故意的吧?既然已经退了婚,你还缠着我做什么?”

“你搞错了吧?”顾执放下手中的筷子,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角,随后他的视线落在江未晚的脸上,“第一次见面,我是想和你保持距离的,是你死皮赖脸的凑到我面前,而且那次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谁。”

“第二次见面,我只是想让你来取回你的36,却没想到你带着我顾家的手镯。”

“今天是第三次见面,也是你主动来找我的,如果说缠着,应该是你缠着我。”顾执一字一句的说出他自认为的道理,“至于这顿饭,是我昨天缺席时欠下你的。”

江未晚气坏了,她咬牙切齿的开口,“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谁?”

“你没问!”

“有病!”愤怒的留下一句话,江未晚拿起自己的东西转身就走。既然他是顾执,那么那个手镯也算是物归原主了,她不要了还不行吗?

“服务生。”

身后传来顾执的声音,他一摆手,开口,“让这位小姐付账。”

江未晚听着这句话,面色瞬间由白变黑,他说‘至于这顿饭,是我昨天缺席欠下你的。’结果的?这不要脸的男人让她付钱。

一顿饭,刷掉了江未晚所有的存款,她气冲冲的离开餐厅,随后指着身后的顾执大吼,“顾执你个混蛋,从现在开始,我们两个老死不相往来,以后走在马路上见到了,彼此就都装瞎子谁也看不见谁。”

“来不及了。”顾执缓缓开口,最初没见面的时候,顾执确实不想认识这个女人,可自从见到她,他不想和她装作素不相识的样子。

顾执大步逼近江未晚,随后忽然抓住了她的手,下一刻,一个冰凉的镯子套在了江未晚的手腕上,“这东西我妈给你的,还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江未晚的面色一黑,之前是执意不肯给她,现在她不想要了,他却又将这个镯子套在了她的手上。

“我收回那天的退婚,现在开始,你依旧是家里介绍给我的女人。”顾执说着,完全不打算等江未晚的回答,他直接上车,随后锁了车门。

江未晚一头雾水,慌乱拦在顾执的车前,冲着车里大吼,“你说退婚就退婚,你说不退就不退,你真当自己是大爷呢?”

她还不愿意呢!

江未晚气的不行,恨不得立刻掏出枪爆了这男人的头。

下一刻,顾执的车子猛地向后倒去,而后他转动方向盘,车子转弯调转车头,迅速从江未晚的身边呼啸而过。

车子迅速开走,只剩下江未晚站在原处风中凌乱。

车上,顾执嘴角微扬,他改变主意了,现在的他,要慢慢玩了。

而且老爷子给他的要求是,喜当爹……

第8章 别想逃离我

江未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警察局的,只是见到江未晚的时候,沈苏哲的面色瞬间就黑了,“一向斗志满满的江警官也有泄气的时候?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沈苏哲开口,江未晚却完全没心思回答。

看着江未晚有气无力的样子,沈苏哲继续说道,“怎么着?早上没吃饭?”

听到吃饭二字,江未晚瞬间打了一个哆嗦,不只是吃了,而且还是吃多了,早上这一顿,吃掉了她所有的积蓄。

如果知道那男人让自己付账,她说死也不会跟他进去。

现在想想他为什么给自己夹菜让自己吃掉,原来就是挖了个坑等着自己往下跳。都怪她一时间没有定力,上了那男人的当,她当初就该和那混蛋AA制的。

江未晚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镯,心中烦躁不已。

双方父母都同意,原本想着至少顾执不愿意,所以他们两个还算是同一战线的。只要彼此都坚持,长辈也没什么办法。

可是现在惨了,顾执那混蛋改变主意了。

“沈组长,我记得婚姻法有规定实行婚姻自由这一条吧?”江未晚头疼,只要他老妈不玩一哭二闹三上吊,她还是可以试图和老妈讲讲道理的。

“婚姻法第三条规定,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沈苏哲的法律学的很好,只是说完这句话,他忽然就愣了一下,“江未晚,你该不会是被逼婚了吧?”

江未晚面色尴尬,摊手,转身离开。

沈苏哲有些无奈,“往哪走呢?去现场。”

案子没有一点头绪,他从昨晚烦到现在。

江未晚点头,她坐在沈苏哲的车上,翻看着昨天在现场拍摄的照片。

现场一片血迹,凶手杀人手法残忍至极,死者的腿被打断,更是被挖了双眼。江未晚深吸一口气,这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昨天在周围邻居那里了解过,死者生前没有仇人。”

“你这样觉得?”提起案子,沈苏哲的面色瞬时严肃了起来,事情疑点太多,“死者家里没有钱,他孤身一人,却被人打断了双腿挖了眼,不是仇杀还能是什么?一定是我们漏掉了什么。”

江未晚赞同沈苏哲的话,“死者的邻居说他没有仇人,可如果是在他搬来这里之前呢?据了解,死者是三年前搬到这里来的。”

江未晚翻出一张照片,照片上,一群穿着制服的男人站在一起,他们的头上戴着矿灯,根据调查,死者确实在煤矿工作过。

“死者三年前离开煤矿,在那之后他才搬来这里,而且在这之前,煤矿发生了一场事故,先从这里着手调查吧!”

江未晚揉了揉太阳穴,她从警校毕业没多久,却有幸进入专案组,听说当时入选的原因,是因为她对心理学了解的不少。

又是一天的工作,从警局回家的时候,江未晚已经心力交瘁。

江未晚拿出钥匙开门,然而房间的门不等江未晚打开,门忽然就被人从离开推开了。

咯噔一声之后,江未晚条件反射般的后退一步,这才逃过了被门撞伤的悲催事件。

“小晚,你怎么才回来啊?”

下一刻,江未晚整个人被老妈拽进房间,她还没反应过来,这就见到了沙发上坐着的男人,顾执。

江未晚条件反射般的后退一步。

坐在沙发上的顾执双眸微眯着打量江未晚,这女人是在怕自己?

脑海中不停的浮现之前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的小女人,口口声声的说着自己是警察,可如今见到他,倒是有一种老鼠见了猫的惊恐。

“你怎么在这?”江未晚好看的眉头皱起来,语气中多少带着几分不悦和嫌弃。

“小晚,你怎么说话呢?”顾执还不等说话,忽然就被老妈打断了。

江未晚嘴角一抽。

顾执面色得意。

“小晚,你还没见过他吧?这就是你顾伯伯的儿子顾执,也就是你的未婚夫。”老妈抓住江未晚的胳膊,直接将她拽到了沙发前。

江未晚整个人被老妈按在顾执的身边坐下,随后她整张脸都黑了,“妈,你说的太夸张了,人家不是已经把婚退了?所以现在他不是我的未婚夫。”

“是吗?”顾执挑了挑眉,视线似有似无的落在江未晚的手腕上打量一眼,这女人还算识相,手腕上还带着那个玉镯子。

“人家顾执改变主意了,这次你可要好好珍惜,妈去厨房看看做些什么,顾少爷今晚留下吃饭。”老妈说着就转身走进厨房。

而后顾执站起身,步步逼近江未晚,他的嘴角挂笑,温热的气息扑在江未晚的脸上,“镯子带着还合适?”

江未晚一愣,忽然就后退了一步,随后她握住手腕上的镯子就要往下拽。

似乎是意识到了江未晚要做些什么,顾执忽然就抓住了她的手腕,江未晚整个人被顾执往前一带,她的心里完全没有准备,整个人都扑到了顾执的身上。

顾执环住江未晚的腰,顺势往后一倒,下一秒,江未晚和顾执双双摔在了沙发上。江未晚吓得惊呼一声,急忙要推开顾执站起身。

听到江未晚的声音,老妈慌慌忙忙的从厨房里走出来。

见到抱在一起的顾执和江未晚,她微微一愣,随后立刻一脸笑意的说,“家里没菜了,我出去买,你们继续,继续。”

解下自己的围裙,老妈扭着水蛇腰离开房间,心中暗想着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开放。

江未晚面色尴尬,冲着老妈的背影就喊了一声,“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

下一刻,房间的门砰的一声关好。

顾执死死的环着她的腰不肯放手,“江未晚,你妈对我可是很满意。”

江未晚面色铁青,心情不悦,她恨不得一拳砸在顾执欠揍的脸上,“我妈对你满意是我妈的事情,我死都不嫁给你。”

她双手抵在顾执的胸口,挣扎着想要站起身。

顾执忽然冷笑一声,话语中带着几分嘲弄,“是吗?你觉得你死掉就能逃离我了?”

小说

不介意她的私生子强势逼婚。

2021-1-3 1:20:32

小说

老公与闺蜜在一起后,她被迫流产

2021-1-3 1:24:2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