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日久生情是个真理。

生活所迫的她只是抖抖机灵,却没想到惹到了大boss向天华,总算有惊无险得逃离了魔爪,后来才知道故事刚刚开始!,他微微敛神,看着她的容貌,幽蓝的目光深远又绵长:姓洛的,做我的契约情人。,她悲愤交加,却也无奈。,谁知日久生情是个真理。,她卖萌耍诈:怎么,这么早回来,难道是想我了?,他微微一怔,冷若冰霜的脸上有种被看透心思的尴尬:姓洛的!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谁知日久生情是个真理。

第1章 梦天酒吧

S市“梦天酒吧”内,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悬挂在天花板上,在各色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极其暧昧的光芒,舞池中央的男男女女们跟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尽情的摇摆着身躯,浑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吧台里,一个帅气的酒保专注着手中的调酒杯,一番华丽的动作之后,一杯点缀着鲜红樱桃的鸡尾酒就完成了。

酒保将那杯鸡尾酒递到一位打扮妖艳的女人面前,勾勾唇角说道:“小姐,您的Angela’s kiss!”

“Thank you~”洛依依伸出手接过酒杯,对酒保挑眉一笑,一扭一扭的离开了。

酒保站在原地,如痴如醉地看着洛依依那窈窕的背影。但是手里拿着酒杯的洛依依,却在转身的瞬间,面容变得冰冷。

刺鼻而且令人作呕的奢靡味道,如同鬼魅一样疯狂的人们,这一切让洛依依想立刻离开这里。

可是,最重要的事情还没有着落,她不能再一次空手而归。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厌恶地望着眼前的一切,洛依依深吸一口气,让妖娆的笑容重新回到了脸上。她昂昂下巴,踩着她那八公分的高跟鞋,开始在酒吧里四处闲逛。

这时,远处角落里一个帅气的身影吸引了她的目光。

那个男人坐在吧台的最边角,穿着一身手工定制的银灰色的双排扣西装,内搭是最简单不过的圆领白Tee,如此简约的着装,却丝毫不减他的帅气与潇洒。

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右手正在向酒杯里倒酒。不过看上去他已经醉的不轻了,连拿着的酒水都向外洒了一些。

看到这里,洛依依勾唇一笑,踩着高跟鞋万般自信地向那人走去。

“帅哥,一个人?”

洛依依自顾自的坐在那个男人的身边,她的目光从那个男人手工定制的西装移开,又转移到他手腕上那块最新款的Rolex手表,肯定了自己的心中的想法:今天晚上,一定不会空手而归了!

但是,这个男人看也没看试图搭讪的洛依依,只是不耐烦地扯扯自己的领口,继续喝酒。

洛依依随即又娇笑一声,自然地将自己的身子微微向男人身上倾斜,随着洛依依身体倾斜的动作,她那身只护到大腿根部的短裙又自动向上缩了一截.

在橘黄色的灯光下,一双雪白的大腿显得格外诱人,洛依依抿了一口杯里的鸡尾酒,趴在那个男人的耳边说道:“人家叫Sherry,帅哥你呢?”

这下,你应该又反应了吧!洛依依看着这个男人晦暗不明的侧面,在心里笃定地想到。

但是结果让洛依依大失所望,这个男人仍然没有反应,他只是又咽下了一口酒,目光游离地看着前方。

洛依依咬咬嘴唇,在心里揣度着:这个男人对自己这样冷漠不会是gay吧?不行,我要再试一下,只要是正常的直男都是爱占女人便宜的动物。如果他不是gay,只能说明他是在欲擒故纵罢了!

洛依依想到这里,立刻嘴角一勾,将她那搭在男人肩膀上的手,慢慢地移到他的胸前,解开了他衬衫上的两个扣子,然后在他的胸口前轻轻地摩挲着:“你为什么不理人家呢?”

这时,正在喝酒的男人突然伸手抓住了洛依依的手,粗鲁的将她甩开了!

第2章 向天华

向天华将身边这个像苍蝇一样的女人甩开,又喝了一口酒,辛辣的液体划过他的喉咙,让向天华的脑袋又不清醒了一分。本来他是对稍有姿色的女人是来者不拒的,不过身边的这个女人来的不凑巧,自己今天又想起了那个人,以至于今天一天的心情都被破坏了!

周围的音乐很嘈杂,灯光又太闪、太刺眼,洛依依看不清楚他的表情。这下,被甩开的她心里有些没底了,这个男人到现在还是没转头看自己一眼。

洛依依咬咬自己的嘴唇,连着那廉价口红的味道也渗入她的口中,在心里挣扎了几十秒,洛依依最终决定再试一次: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我不能再放弃了!

洛依依看着向天华冷峻的侧面,再一次将手放到他的腿上,抖着肩膀娇嗔道:“帅哥,刚才你把人家的手腕捏的好痛哦。”

“滚开!”向天华觉得这个女人实在是不知趣的很,于是随手一推。

结果,由于向天华的力气太大,洛依依的身体瞬间狠狠地向一个桌子上砸去。

“哗啦”一声,桌子上各种各样的酒杯被洛依依扫到了一边,酒水流了满地,酒杯也被摔得粉碎。

洛依依趴在桌子上,她的腹部正好抵在桌子的边缘,而膝盖则跪在一片碎玻璃当中。洛依依顾不得膝盖和腹部传来的疼痛,艰难地伸出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酒水。

这时,在酒吧里的玩乐的人听到这声巨响,全部围了过来。有的男人看到狼狈的洛依依正在试图自己站起来,于是想怜香惜玉地过去扶她,可是当他们看到坐在洛依依面前灌酒的男人时,就默默地退到了一边,不再说话。

酒吧里劲爆的音乐还在继续,各种的闪光灯打在人们的脸上,像极了可怕的怪物。洛依依浑身就像抽空了力气一般,颓然地坐在地上,浑身的伤口疼的她纤眉紧皱。

此刻的她,突然对眼前的一切无比地憎恨:为什么生活总是这样,只要一脚踏进贫穷的泥淖,各种不幸的事情就会让你越陷越深!为什么有的人可以挥金如土,而有的人只能因为没钱而等死?她不奢望自己还是四年前那个生活在云端的公主,她只希望自己能靠自己的双手和哥哥快乐的生活下去。

可是……

想到哥哥治病的那些账单,洛依依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她没有自己想象地那么坚强,她觉得自己就要累死过去了。刚开始,洛依依只是小声地抽泣,在几秒钟之后,她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就这样,酒吧的人将洛依依围了一个里三层外三层,然后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大哭。

“闭嘴!”这时,一直在灌酒的向天华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实在是厌恶极了,他将手中的酒杯重重地放下,向一直在大哭的洛依依快速走去。

看热闹的人们看到向天华起身,立刻自觉地向后退了一大步,向总看样子是生气了,他们哪里惹得起?

第3章 萍水相逢

这时,洛依依还在闭眼大哭,仿佛全世界都欠她数不清的小鱼干,简直委屈的不要不要的。

突然,洛依依觉得自己的下巴被什么东西牵制住了,还疼的很。吓得她连忙睁开了眼睛,当看到向天华那张放大的脸庞时,洛依依呆住了。原本准备吼出来的哭声也被硬生生地咽回了肚子里。

洛依依呆呆地微张着嘴巴,泪眼朦胧地看着向天华: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这时一张纯粹的男人的脸,丝毫没有当代审美趋势流行的那种奶油又妩媚的风格。

他的五官很精致,但是与那些平常人不同得是,他的脸上全部弥漫着英气,像是经历了无数难乎其难的考验之后,才沉淀成如此这般的沉稳与内敛。

五彩的灯光来回闪烁,却不及他目光的千分之一那般锐利。很特别的是,洛依依从那深不见底的目光里,居然能看见蓝色的幽光。

洛依依顺着那蓝色的幽光,看到了他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向天华和洛依依就这样对视着,周围看热闹的人全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们看到向天华原本冰冷的表情被另一种神情代替了,而这种神情是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的。

看热闹的人不觉地退后一步,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向总这是怎么了?他怎么不把这个衣衫不整浑身酒水像乞丐一样的女人赶出去?”

“我也奇怪啊!不过这个女人是谁啊,真是不要命了,居然敢骚扰向总!”

“我猜啊,一定是酒吧新来的女人,什么都不知道,看到向总就不顾一切地扑过去了!”

“不过我却看不懂向总的意思,他是要干什么啊?”

众人议论纷纷,有的是对洛依依的鄙视怜悯,但大多数是对向天华的表现很惊讶。

酒吧里的音乐还在不停地播放,各种噪音充斥着洛依依的耳膜当中,当然,那些议论纷纷的话她也听到了。

向总,哪个向总?

洛依依停止运转的大脑突然反应了过来,她看着向天华那张惊为天人的脸,在脑海里极力搜索着这个名词。突然,她猛地一激灵!

这个向总,难道是向氏集团的总裁向天华?就是那个在2年内打败楚氏集团,并且在S市建立总部成为最大财阀,而且各个子公司遍布全国的向氏集团的总裁?

向氏集团的总裁行踪很神秘,也没有任何媒体报道过他的长相,像洛依依这样生活在底层的人,更是根本没机会看到他真实的面容。可是,像向天华这种高高在上像神一样的人物,怎么会躲在角落里衣衫不整地喝闷酒呢?

洛依依摇摇头,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面前的这个人,竟然有可能是向氏集团的总裁向天华!

不过话说回来,像向天华这样的霸道总裁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他刚才推开自己已经表示他对自己不感兴趣,现在自己这样不知死活贴上去,待会儿不会被打的面目全非了吧?

可是,他现在这样看着自己是什么意思呢?

洛依依看着向天华悠远的眼神,有些不解,但是她也不敢动,就这样和向天华对视着。

这时,一声娇呼打破了酒吧内已经凝固的气氛:“哎呦~向总!实在对不起,实在对不起,请您千万别生气!”

众人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原来是酒吧的张经理来了!他穿着一身粉色西装,脚上踩着最新款的尖嘴皮鞋,一路走来,散播的香水味甚是浓重。

第4章 她留下

眼看着张经理翘着兰花指跑小步子向这里跑了过来,洛依依的眼睛又转了几个圈:完了完了,自己这下是闯大祸了!

她偷偷溜进这个酒吧也就算了,现在还把酒吧经理招了过来,把酒吧经理招来也就招来了,大不了以后换个酒吧,可最重要的是,她得罪了最不应该得罪的人!

洛依依哆哆嗦嗦,试图动动自己的下巴,可是,这个向总的力气真是大的离谱!

洛依依由刚开始小幅度地挣脱,到后来用尽全力地甩下巴。但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她还是没能从向天华的钳制中挣脱出来。

最可怕的是,这个向总依然在死死地盯着自己!

这一刻,洛依依发自肺腑地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壳,这样她就可以缩进去,挡住这个向总的目光!

很快,一边夸张地高声道歉,一边挤过人群的酒吧经理来到了向天华的面前。

全酒吧的人没有一个人说话,也没有一个人玩乐,现在酒吧的经理来了,他们都等着看洛依依有什么样的悲惨的下场!

看到酒吧经理来了,向天华的思绪这才收了回来,他松开洛依依的下巴,站了起来。

酒吧经理先是对向天华一鞠躬,诚恳地说道:“对不起,向总,是我没管好人,给您添麻烦了!”

还没等向天华发话,酒吧经理立刻转身,他伸出食指指着坐在地上的洛依依,声音尖尖地问道:“你是哪个组的,没人教你规矩吗?还不快给向总道歉,道完歉给我滚!惹恼了向总,我看你还有没有活路!”

洛依依先是一愣,然后立刻站起身对向天华低头,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有眼无珠,不小心惹到了向总,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我一马!”

这时,全酒吧的目光都集中在向天华的脸上,等待着他的回答。

“都滚开。”向天华说完,又伸手指了指洛依依,“她留下。”

向天华的声音仍然很轻,但是他这句话不亚于在人群中扔了一个炸弹!

围观的人们满脸的不可思议,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一脸呆滞的洛依依,这个女人究竟做了什么,能让向总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态度转变地那么厉害?

酒吧经理也被向天华的话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地反应了过来。他哈哈一笑,弯腰对向天华说道:“还是向总大人有大量,不和一般人计较!”他一边说着,一边对洛依依努努嘴。

洛依依立刻会意,连忙又鞠了好几个躬:“谢谢向总大人大量。”

接着,酒吧经理转过身,对看热闹的人高声说道:“没什么事情了,大家都散了吧!”

围观的人面面相觑,很明显他们对这件事情的结果不是那么的满意,但是向总都发话了,他们可不想惹上什么麻烦,于是带着一脸失落都走开了。

看到周围的人都慢慢地都散开了,酒吧经理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深呼吸起来:呼~,还好没出什么大差错。他眯眯眼睛,双手抱胸地看着洛依依说道:“我说,向总饶了你,是你的福气,小心伺候着,知道吗?”

第5章 你要多少,我就给多少

“是是是,我知道,谢谢经理。”洛依依连忙唯唯诺诺地点头。

接着,酒吧经理又看了一眼洛依依,狐疑地想到:不过,这个女人是谁,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感觉到被酒吧经理地目光扫了一下,洛依依连忙心虚地将头低了下去。

“你先走开吧。”向天华的步子有些不稳,他向前走了一步,恰好挡住了酒吧经理投向洛依依的目光。

“是是是,我这就走,希望向总您玩的开心!”酒吧经理听到向天华下令,连忙将自己心中的疑问压了下去,他谄媚的对向天华笑笑,转身离开了。

看到酒吧的经理离开,洛依依稍稍松了一口气,但是悬着的心还是没有放下来,因为,等着她的,可是不能得罪的向氏集团的总裁啊!

向天华转过身看了洛依依一眼,然后坐下来背靠着真皮沙发。他的表情有些复杂:虽然面前的这个女人花了烟熏妆,可自己还是能从那些化妆品的后面,看出和宋梦娇相似的容貌。

她和宋梦娇一样有着巴掌大的小脸和弧形很好看的小下巴。

如果去掉劣质的口红的话,她应该也一张粉嫩光滑的小嘴,特别是她的鼻子,和宋梦娇一样如同玉琢一般的精致。

不过,她们也有不同的地方:眼睛。

宋梦娇有一双勾人心魄的丹凤眼,面前的这个女人却有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并且里面盛着与她着装和话语并不相称的高傲与清纯。

向天华甩甩头,努力地将宋梦娇这三个字从自己的脑海中赶走,他的眼睛流连在洛依依的脸上,开门见山地问:“一夜多少钱?”

听到向天华在向自己询问价钱,洛依依的心底立刻涌出一股羞耻感,还没有人像现在这样直截了当地问她这样的问题。

不过,他问的不是事实吗?即使有些不一样,也是令人可耻的事情。洛依依将手指甲嵌进自己的手心里,掌心传来的疼痛,让她清醒了许多。

洛依依对向天华甜甜地一笑,然后慢慢地起身坐到了向天华的身边,她用双手勾住向天华的脖子,吐气如兰地说道:“你有多少,我就要多少。”

向天华的嘴角勾了起来:“你要多少,我就给多少!”他眯眯眼睛,伸手钳住洛依依的下巴,用拇指轻轻地摩挲着:或许是自己喝了太多的酒,这个女人的脸,真的和姓宋的那个女人很像。

洛依依看着向天华幽深的眼睛,在心里犹豫了一下:洛依依,现在放弃还来得及。如果你再这样走下去,就真的没有回头路了!

可是……

洛依依在转瞬间想到了自己面前的困境,她咬咬自己的嘴唇,将自己的手放到向天华的胸口上:“这里人太多,人家害羞,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向天华动了动自己的喉结,他再一次贪婪地看了一眼洛依依那张与宋梦娇十分相似的脸,伸手拉住她的手腕,大步向酒吧的出口走去。

“我的包,我的包!”

当看到自己最重要的皮包还在沙发上的时候,洛依依顿时慌了手脚,她努力地挣开向天华的手,将那个大的离谱的黑色包包抱在了怀里。

向天华很是不耐烦,拉着洛依依走出了酒吧。

第6章 这么爽快

虽然对向天华的有钱程度有了一些的心里准备,但是当洛依依跟着向天华来到一辆黑色的迈巴赫跑车面前时,她还是有些呆住了,贫穷了四年的洛依依已经忘记了富有是什么样子了。

“上车!”向天华吐出他惯用的祈使句,将洛依依塞进了跑车后座。

等到洛依依抱着那黑色的背包乖乖地坐到了车子的后座上时,向天华已经坐上了驾驶座,开始在马路上飞驰。

“我们先把价钱谈好吧。我一般都是先收钱,再进行服务。”洛依依偷偷地搓掉手心冒出的汗,她看着窗外急速向后退的夜景,心虚地说道。

第一次接触这种事情的洛依依,根本不知道这个行业是如何收费的。去网上搜的结果,也是五花八门。最后,她还是决定按照自己的计划来。

听到洛依依的话,正在开着车的向天华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洛依依,眼里全部是不屑和鄙视。他将目光转移到前方,冷冷地说道:“后座上有我的钱包,随便拿一张卡,里面大概都是几十万,密码统一是卡号后六位数。”

这么爽快!第一次出来骗钱就遇到这样的人,洛依依还是有些吃惊。

洛依依转过头,看见一个和黑色的钱包被随意地扔在座位上,她已经不想看钱包是什么牌子的了,反正这个男人,是她无法想象的有钱。

洛依依拿起那个质感很好的钱包,发现里面有少量的现金和十几张黑金卡!

看着这么多的黑金卡,洛依依微微咂舌,这样的有钱法,在她还是个衣食无忧的公主时,也是很少见到的。

洛依依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卡,抬起头看着正在开车的向天华,问道:“万一你给的卡密码不是卡号的后六位怎么办?”

“……”

向天华望着前方,继续开车,并没有回答洛依依的问题:这个女人的脑子里全部是雾霾吗?他堂堂一个向氏集团的总裁,会骗一个女人!

当然,洛依依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多余了,看这个男人的吃穿用度以及酒吧里听来的总裁身份,也不像是会骗她的样子。

洛依依看着自己手中的黑金卡耸耸肩,将卡放在大包包的夹层里面。她又将那个黑色的钱包放回原来的位置,转身正襟危坐。

接下来,才是事情的关键,因为一个不小心,她就可能死无葬身之地。洛依依伸手摸摸自己狂跳的胸口,脸颊因为紧张变得绯红。幸好夜色很浓,再加上向天华在专心的开车,并没有注意到洛依依的异样。

很快,跑车停在了一座豪华的酒店面前。向天华将车钥匙甩给一位向他问好的服务生,转身拉着洛依依走进了酒店。

“向总好!”一大群西装革履的男人和妆容精致的女人齐刷刷地弯腰向向天华问好,吓得向天华身后的洛依依往后一缩。

向天华对那群人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看了一眼洛依依,继续向前走。

洛依依被向天华看的脸上一红:村里来的,没见过大的场面怎么了!

心里不满的嘀咕,洛依依还是乖乖地低头跟在向天华的身后,小心翼翼地继续向前走去。

第7章 计划开始

很快,两个人在一大群人的目送下来到了电梯里面。没有了外面的喧嚣,两个人的耳边突然安静了下来。

洛依依站在向天华的后面,不知如何安放自己的目光,在不自然间,她将向天华的背影看了好几遍。

向天华的身形很高大,应该超过了一米八,一身手工定制合体的西装,脚上的真皮皮鞋闪着光亮,笔直的大长腿上是宽大的后背,还有那结实的肩膀,让人很有安全感。

但是,洛依依总觉得向天华背后像是长了眼睛似得,仿佛他知道自己在偷窥。

想到这里,像是被抓到现形的洛依依脸一红,慢慢地向一旁靠了靠,她低着头看着自己廉价的鞋子,像是在掩饰自己的尴尬一般,搭讪道:“呵呵,帅哥你姓向是吧!”

向天华懒得搭理洛依依,他面无表情地目视前方,喉咙里发出了一个模糊不清的“嗯”字。

看到向天华没有心思理会自己,洛依依也知趣地闭上了嘴。她攥紧了手中仿真皮的大包包,心中越来越不安:从刚才的情形来看,向天华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有权势是,万一,万一自己的计划失败了……

每每想到这里,洛依依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随着电梯的不断地上升,洛依依的心也越来越慌。

“叮~”

这时候,电梯的门开了。

这个普普通通的声音,在洛依依看来,这声音完全是死亡的召唤!洛依依这样想着想着,腿也跟着软了。

向天华迈着大长腿走出了电梯,却发现洛依依靠在电梯里面一动不动,他扯扯自己白色内搭,不耐烦地命令道:“出来!”

“我,我……”洛依依苦着脸,脑袋飞速地转着:我肚子不舒服?不行!这句话比告诉他我其实还未成年还要离谱。

洛依依在心里斟酌着,要不要把卡还回去?出了电梯可就没有回头路了!她什么都不会,在酒吧里勾 引人的把戏也是在网上查到的,而且她的“实战经验”一点都没有,万一她搞砸了……

这时,正在犹豫的洛依依突然摸到了黑色包包上的挂饰,那是一个如意结,一个蓝色和一个粉色系在一起的如意结!

哥哥!

洛依依猛地一激灵,刚才跑走的勇气全部回到了她的身上。既然上了电梯,就没有回头路了,无论骑的大老虎多么难下,自己都得咬牙坚持下来!洛依依把两个如意结攥在手心里,深吸一口气,坚定地抬起头,一步跨出了电梯的门。

电梯的门缓缓地关上了,像是洛依依以前生活的门也关上了!今天,她还不知道会出什么意外,但是,她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洛依依极力遏制住自己颤抖的身体,亦步亦趋地跟在向天华的后面。

向天华不屑过问洛依依的莫名其妙,只是不耐烦皱了一下眉,然后径直向前走去。

走了不到十几步,向天华和洛依依便停在了一个门前。

洛依依看着向天华伸手推开门,走了进去。

而她的双腿却像灌了铅似的移不动脚步。

第8章 我不介意

“进来!”向天华转身,却发现洛依依还在惴惴不安地站在门外,他一把将洛依依拽进了房间里。

“嘭”地一声,门被关上了。

“唔……”

紧接着,洛依依就被向天华推到了门上,继而将她柔嫩的嘴唇全部含在了嘴里。

房间里黑黑的,洛依依看不见任何东西,手中黑色的大包包已经掉在了地上,她的耳边传来向天华粗重的喘 息声。他身上的酒味很重,冲地洛依依胃里一阵一阵地翻涌。

很快,向天华开始疯狂地蹂 躏着自己的脖颈,洛依依咬住嘴唇,暂时忽略掉脖子上那种酥麻的感觉。现在,她要做的就是,让事情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

“唔……,灯,灯!”洛依依伸伸手,尽力地摸索着墙壁,想把灯打开。

但是,这个时候的向天华已经有些迷乱了,半醉的他伸出结实的双臂,紧紧地搂住洛依依纤细的腰肢,他吻着洛依依的脖颈,嘴里模糊不清地喊着:“梦梦……”

洛依依在这个关键时刻,根本顾不得向天华嘴里说的到底是什么,她用自己的双手死死的抵住向天华的胸口,不想让他有再一步的靠近。

“我先去开灯!”洛依依吼完这句话,然后用尽了全身地力气推开了向天华。

还好,灯就在洛依依的不远处,推开向天华以后,她立刻把灯打开了。

顿时,洛依依的眼前一片光明,她伸手拍拍自己的胸口,悬着的心这才稍稍落地:真是又惊又险!要不是自己反应及时,自己不是过一会儿就被吃干抹净了?

向天华正好被洛依依推到了床上,他仰躺在蓬松的大床上,打开的灯光让他清醒了一些。鼻尖还环绕着洛依依身上低劣而浓厚的香水味道,向天华厌恶地皱皱眉头,有些不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那么冲动。

向天华翻了一个身,将自己的西服外套脱下扔在了地上,恢复到冰冷的模样:“怎么,钱不够?”

“不是不是!”洛依依连忙摆手,“我……,我的意思是,我们还没有洗澡,你,你应该很介意。”

“不,我不介意。”向天华眼睛带着醉意脱下了自己的圆领白Tee,紧接着就露出了八块腹肌。

但是洛依依此刻正面临人生大危机,根本没闲心百年难得一遇的美色,连忙回答道:“可是,可是就养生的角度来看,你酒后做‘运动’,对身体不好。”

说完这句话,洛依依立刻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虽然这确实符合养生的道理,但是这种情景说下来,怎么看都是借口!

但是向天华却不说哈了,这个女人的话,宋梦娇以前也对自己说过。宋梦娇在说这些话时,脸上的盛着微红的害羞。而那时的向天华听到这些,会大笑着将她横抱起,走向浴室。

这些情景历历在目,可是,一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呵呵,一年,可惜他什么都没忘掉!特别是她离开时自己心上划过的痛,可是一点都没减少!

小说

“薄先生,好走不送。”

2021-1-3 1:05:01

小说

楚天阙看上定国候府的云珂了。

2021-1-3 1:09:4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