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闯入陌生别墅。

在醉酒后闯入陌生别墅,怀上宝宝之后,唐念白就跑路了。,七年之后,某萌宝跟着唐念白回国了,但是回国第一件事,就是把她给卖掉。,萌宝眨巴着大眼睛,站在大街上,“找爹啦,找爹啦,妈咪九块九啊。”,唐念白羞涩将萌宝的嘴给捂上,这个时候,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母子的面前。,男人看着萌宝,问:“小孩,听说,你要卖你妈?多少钱?”,萌宝怔在原地,这男人好帅啊,浑身上下散发着贵族的味道……,在某宝彻底被封庭爵的美貌给迷住之后,眨巴了一下大眼睛,“给你,不……不收费。”
醉酒后闯入陌生别墅。

第1章 多年前的真相

唐家别墅中,门虚掩着,隐隐能够看到两道人影。

唐念白刚要推门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出来刘茹的声音。

“老公,那程家相中了念白也是好事,首先是对你的公司有益,其次念白她妈那事迟早会被知道的,你还不如早点把她给嫁出去,省得到时候家里哪个佣人乱嚼舌根。”

“你给我闭嘴!”

听到刘茹的话之后,唐炼似乎有些不愿生气,浓密的刀眉竖了起来,“不管怎么说,念白也是我女儿,还轮不到你来操心!”

刘茹不屑道:“行行行,你女儿,我看要是她知道当年余蝶是因为你不肯出钱救命才死的,她还会不会认你这个……”

母亲……是因为父亲见死不救而去世的?!

门后的一双瞳孔骤然紧缩,怎么会?怎么会呢……

唐炼将刘茹的嘴捂住,“别说了,小心有人听到!“

唐念白百感交集,母亲去世的那一年,已经病到说不出话来了,只是支支吾吾地喊着“白”。

她一直以为母亲是自己病死的,可是今天,让她得知和父亲有关!

晶莹的泪珠子从她的面颊滑落,不,不可能。

她捂着嘴跑出了这个所谓的家,一路上跌跌撞撞,甚至差点在大马路上被车撞。

司机骂骂咧咧:“你有病啊!没看见红灯吗?不要命死远点去!”

顷刻之间,风起云涌,乌云压顶。

不多久,珍珠大的雨点从空中落下,打在唐念白的脸上,寒凉而又刺骨。

她终于崩溃,“爸,她那么爱你,可你为什么这么对她……”

唐念白曾经最羡慕就是自己父母的爱情,夫妻俩相敬如宾,直到她五岁那年,唐炼创业的公司上市了,有钱了,整个人都变得冷漠无情了。

唐炼逐渐早出晚归,甚至一整天都不回来,所有夫人都告诉余蝶,唐炼八成在外面有了女人,就连唐念白也这么怀疑。

可是余蝶说,是唐念白误会了父亲。

“再来一杯。”

灯红酒绿,耳边是嘈杂的爵士乐,舞池里的年轻人,扭动着自己的身子,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在这个迷乱的场所放纵着自己。

唐念白看起来,并不像常年混迹这种地方的人。调酒师见她已经喝了不少,好心规劝道:“小姐,这酒的后劲足,你还是回家吧。”

酒吧里鱼龙混杂,要是撞见个什么混混,那就是可惜了一个好姑娘。

“就连你也瞧不起我吗?”唐念白已经喝的迷迷糊糊的了,她抬眼看了一眼调酒师,“你们都不喜欢,好,我走。”

话毕,打了个酒嗝,撑着身子,摇摇晃晃地出了门。

十岁那年,母亲去世,唐炼却从外面领回来一个看起来只比她小四岁的女娃娃,笑着和唐念白说:“念白,这是你妹妹。”

后来唐念白才明白,那不是自己的亲妹妹,而是唐炼和别的女人生的妹妹。

是他偷偷在外面,背着余蝶和外面的女人厮混的结晶。

也是在外生下来养了好几年的,私生女!

第2章 一夜风存

好晕啊……

窈窕有形的身影,在路灯下,晃晃悠悠地朝着别墅区走。

她的视线有些模糊,趴在一幢别墅的铜制号码牌上,“801,对,是这儿了。”

唐念白撇了撇嘴,抬眼看着眼前的别墅,懊恼地抓了抓头发,打了个嗝,“奇了怪了,明明一样的,怎么感觉又不一样?”

没在多想,唐念白按了按门铃,却迟迟没有等到管家来开门,夜里的冷风,吹的唐念白一阵哆嗦。

她生气的往铁门上踹了两脚,“唐炼,你这个王八羔子,你出来!自从唐诗妍来了之后,我好看的衣服,好吃的零食,都得让给她……”

唐念白嚎啕大哭起来,“你怎么做父亲的啊?你现在,连唐家的门都不让我进了吗……”

她哭着哭着,又有些愤怒,上前猛的推着铁门,可能是因为本身这门就没有锁完全,在唐念白用了两下力后,大门就被打开了。

唐念白擦着眼泪进门,刚刚迈进正厅的时候,一双有力的大手就将唐念白拉入怀里,陌生的男人的气味让唐念白感到危险。

“哇,你是谁啊?抓贼啊,爸,妹妹,快点救我,有贼……唔唔……”

她被贼用嘴堵住了嘴。

迷迷糊糊地就被人摔到了床上,暖色的灯管之下,隐约,唐念白看到了贼的脸,犹如刻刀精心雕刻过一样的脸,黑曜石般的眸子,鼻梁高挺。

男人的呼吸沉重,她有些蒙,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对,应该是梦,唐家怎么会出现这么帅的男人。

那人将她的衣服很快就脱光了,唐念白呆滞地看着男人,“还是个春梦啊……”

他的那双眼睛,好似海一样深沉,将唐念白吸引着。

大概是上天看她最近倒霉,所以才赐她一个春梦缓和缓和气氛的吧。

既然是春梦,那就好好地享受一下吧。

床身吱呀摇动着,卧室里,充斥着令人面红耳赤的温度,双方相互迎合……

翌日清醒过来的时候,唐念白的脑袋还有些疼痛,准确说,像是做了一场腰酸背痛的春梦。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猛地发现……

身侧还躺着一个男人,男人的睫毛很长,五官立体精致。

但是这都不重要,唐念白有些怔愣:难道昨天晚上不是做梦,她和除了楚安以外的男人,发生了关系?!

怎么会……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环视一眼四周,这压根就不是自己的卧房!

“少爷,您该起来了。”

门外传来别的男人的声音,唐念白一慌,赶紧将地上的衣服穿起来,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酒后乱性,她背叛了楚安,就在昨天晚上!

管家风叔刚要进门,就被一个女人撞了一下,望着女人落荒而逃的身影,风叔有些讶然。

少爷的房间里面怎么会出现女人?昨天那女人,不是已经被少爷给赶走了么?

但是还不等他多想,封庭爵已经从床上醒来,“风叔,我房里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出去?”

第3章 背叛

月白的灯光照在欧式风的床上,金色的锦缎被子之中,两道人影正在相互纠缠。

“安,我害怕……”

“宝贝儿,怕什么?有我呢!”

娇俏的脸上写满了魅惑,女人将自己雪白的藕臂搭在男人的脖子上,娇声不断。

“讨厌~人家怕疼嘛……”

眼见着面前的风光迷人,楚安勾起唇角,在女人的敏感处一吻。

片刻之间,暧昧的氛围遍布,是男人和女人交欢时候的粗喘和高吟在这偌大的房间里面回荡不断。

唐念白推门的那一刻,心态崩裂。

“你们……在做什么?!”

这里是楚安的房间,她是楚安的女朋友,那床上的男人,女人是谁!

因为这乍起的声音,床上正相互拥抱的男女浑身一震,楚安推开了女人,扭头看了过去。

精致的脸正对着楚安,他心虚地别开视线,“不是,念白,你不是回家了么?”

她不肯相信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早就有过怀疑的,是她自欺欺人。

唐念白猛地上前掀开了二人的被子,被子底下的女人慌忙挡住自己的脸,但是她身旁的内衣暴露了她的身份。

豹纹,呵,还是她陪她去买的。

唐念白转身要走,楚安从床上跳下来,拉住了她的手腕,“念白,你听我解释。”

解释?

唐念白扭头,冷笑一声,扬起手便是一巴掌,声音清脆无比。

“祝你们这对狗男女,白头到老,免得去祸害别的人!”

鼻尖有点酸涩,唐念白推开了楚安,转身离开。

卢依依、楚安。

一个是玩得好的闺蜜,一个是自己谈了三年的男友。

望着漫天的乌云,唐念白忽然觉得自己活着就是一个笑话。

接二连三的打击落在唐念白的肩上,步伐越发沉甸,脚下一绊,唐念白整个人栽倒在地上,手掌和膝盖都被磨破了皮。

终于是坚持不住,唐念白蜷着自己的身子,嚎啕大哭起来。

是春初,但是雨水依旧是冰冷,带着点儿冬末的气息。

回唐家,继母刘茹想要把她随便扔给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

在她想要依靠楚安,答应他的求婚的时候,却发现楚安出轨自己的闺蜜。

包括她自己,现在都已经不干净了。

一日后。

“上海备降本站前往洛杉矶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HU0392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出未登机牌,由4号登机口上17号飞机。祝您旅途愉快。谢谢!”

甜美的广播员声音在机场响起。

唐念白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机票,回首看了一眼机场外面。

嘴角带着如释重负的笑容,或许只有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小姐,请出示您的机票和身份证。”

检票员对唐念白恭敬笑道。

葱白的小手将东西递了过去……

还略带阴沉的天空之中,一架飞机划过,留下一道长长的白色剪影。

暗淡的天空颜色,就恍如唐念白如死灰一般的心一样。

这是唐念白,人生做出最正确的选择的一天,她没有回头……

第4章 回归

“老公,念白好像把家里的衣服都清走了。”

唐念白已经两天没有回来过了,刘茹发现不对劲,进唐念白的房间的时候,发现化妆桌上的化妆品已经一个不剩了。

“什么?!”

唐炼从书房出来。

听到了家里的动静的唐诗妍穿着睡衣来到二人的面前,清丽的脸,恍如一个不问世事的天使一样。

“爸、妈,怎么了?”

抬眼看了一眼唐念白的卧室,桌子上留着一张纸,阅读完上面的内容后。

唐炼冷哼一声,“一声不吭就走,好,就当我们唐家从来就没有过这个女儿!”

七年里,外界问及这唐家大小姐的时候,唐炼都避而不语。

这个所谓的唐家大小姐,就仿佛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七年后。

华鼎集团中,落地窗前,男人蹙眉立在原地,一张俊脸,看起来深邃绝美。

这么一个男人,在商场中叱咤风云,也是众名媛的遐想对象。

“找到了?”

听到推门的声音,男人连头都没有回,淡淡开口问道。

才进门的肖啸额头有些冷汗,“封总,我过来不是因为那个小姐的事情,而是吉安公司的人要见你,有一项合作要谈。”

“让他们等着吧。”

封庭爵眉梢微皱,那个从自己房间里面跑出去的女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见封庭爵不语,肖啸大胆开口:“封总,这位小姐您都找了七年了,要不,还是放弃……”

话还没有说完,封庭爵已经一道冰冷的视线落在肖啸的身上,让他浑身战栗。

那朱砂一般鲜红的嘴微微张开,话语寒凉犹如深冬的冰,“我封庭爵的字典里面,没有放弃这两个字,作为我的助理,你早就该知道了。”

肖啸连忙后退,“知道了,封总。”

上海某机场。

身穿米白色风衣的女人因为东西有些多,手忙脚乱的,一个大眼萌娃跟在女人的身后,拉着黑色的皮箱。

奶声奶气地说道:“妈咪,你拿着包包就行,我来拿大箱子。”

女人被他的话逗乐了,不过是六岁的小身子,看起来俨然一副大人的模样。

唐念白将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到背包里,然后接过唐沐阳手上的万向轮行李箱,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好啦,妈咪来提,等阳阳你什么时候长得比妈咪高了,再帮妈咪拎行李吧。”

唐沐阳叹了口气,眼中划过一丝失望。

但是很快的,他又扬起自己的圆乎乎的小脸,“放心吧妈咪,我很快就要长大啦!”

这幼稚的保证停在唐念白的耳中,觉得格外的温馨。

多年前的一夜,像是上天注定一般给了唐念白一个儿子,为了这个孩子,唐念白曾经在美国举步维艰。

好在这个世界上,她终于有了一个,真正的关心她的亲人。

“七年了。”

唐念白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唐家那一群人脸兽心的亲戚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冷笑了起来……

第5章 回唐家

是夜。

唐念白在机场附近安排了一家酒店住下,等到把唐沐阳哄睡着了之后,才走到酒店的阳台上吹风。

七年零三个月。

已经是夏初了,晚风虽然已经没有春天那么冷,却依稀带着丝丝的凉意。

手机响起,唐念白接下,是她生在美国的师父弗莱克打来的。

弗莱克用着生硬的中文关心道:“洛伦,你在那边已经安顿下来了么?”

唐念白笑了笑,“放心吧,师父,我这边一切正常,那个金马设计大赛,我一定会尽力的。”

这次急急忙忙回来,一来是因为唐炼要自作主张变卖母亲留下来的老宅;

二来,是因为半年后的国内金马设计大赛,弗莱克希望她锻炼自己。

打从中国离开之后,在洛杉矶唐念白举目无亲,要不是因为弗莱克看她可怜将她收为弟子,可能也没有这个时候的她。

在洛杉矶,她有个名字,叫做Loren。

“离设计赛还有半年,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急着回到中国?”

那头的弗莱克有些不解,唐念白笑着,却没有打算将真相告诉弗莱克,“师父,我有些急事必须回唐家,抱歉。”

“没关系,噢,有人让我过去一趟,我们有空再聊。”

还未等到唐念白说话,弗莱克已经挂断了电话。

望着这黑漆漆的天际,唐念白冷笑,“唐家,呵,母亲的账我还没有找你们算,你们居然想要变卖了母亲留下的地契。”

好一个唐炼,好一个刘茹!

第二日,天还未到晌午的时候,唐念白将阳阳交到弗莱克在国内的朋友手上照顾后,自己只身一人回到了唐家。

管家跌跌撞撞地往别墅里面跑,口里惊讶地嚷嚷着:“先生,夫人,大小姐……大小姐回来了……”

离家出走了七年的大小姐唐念白忽然回来,的确是唐家的一件大事。

刘茹皱了皱眉,从二楼下来,“唐家还哪来的大小姐,现在的唐家大小姐是我们的诗妍,管家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好不容易将唐念白赶出去,现在忽然说她回来了,还要占据唐诗妍的嫡女身份,刘茹自然不乐意。

但是她没有想到,唐念白已经不请自来地进了大厅。

“刘姨这是什么意思?我不过是出去旅游了一趟,怎么回来唐家,已经被鸠占鹊巢了么?”唐念白勾起唇角,在刘茹诧异的目光下,走到了大厅的正中间。

除了刘茹和管家以外,唐家的女佣和保镖都换了一批。

刘茹的心思,唐念白倒是清楚地很,不过是想要借此机会,将看着唐念白长大的那些老人都给撵走罢了。

刘茹下楼有些不稳,差点摔伤一跤,旋即挂笑道:“是念白啊,你回来了啊。我去通知你爸……”

“刘姨,你还是以前那样,明明不欢迎我,却要装作很喜欢我的样子。”唐念白冷嗤了一声,都不用动脚指头想,想要将自己母亲旗下的地契变卖掉的人,是谁?

她感到好笑。

第6章 真讽刺

要不是国内有自己玩得好的朋友及时通知自己,恐怕就真的让刘茹得逞了。

唐念白正大光明地回来,唐炼在得知唐念白的归来之后,急匆匆从公司赶回来了。

刚进门就看到唐念白像是唐家的女主人一样,翘着个二郎腿,像是贵妇一样,淡淡地抬眼看了一眼唐炼,“爸,好久不见。”

在知道唐炼是间接害死余蝶的真凶之后,唐念白就没有打算对他有好的态度。

唐炼的脸色有点难看,直截了当,“为了你妈的房子回来的?”

唐家的公司想要投资一个项目,但是现在以公司的资金,没有多余的钱可以用来进行运营。余蝶当年娘家送的嫁妆是幢老房子,现在地段开发,房子的地价已经上升了几十倍。

价值将近三百万,恰好能够用来投资,因此,刘茹打起了这个地契的主意。

“爸,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唐念白甚至都没有打算站起来,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唐炼。

唐炼皱眉,怒道:“你什么意思?这么多年,你自己不回唐家,难道也要怪我不养你?”

这么多年不回唐家,作为父亲不闻不问,对外界彻底将唐诗妍的身份公布。

外面不少的人都以为唐诗妍是唐家的大小姐,真讽刺!

“妈对你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清楚,当年她嫁给你,可是丝毫都没有嫌弃你穷。”

唐念白将茶杯放在了桌上,然后起身,淡淡道:“你公司上市,在外面养女人有了私生女就算了,现在,还想要把妈的嫁妆给变卖!请问唐先生,你还是人吗?”

唐炼的脸被唐念白的一席话气得铁青,但是没有一句话可以反驳。

刘茹站在一旁,假意要劝架:“好了,念白,他好歹是你的爸爸,你不要这么顶撞……”

“别动手动脚。”

唐念白推开了刘茹想要拉着她胳膊的手,“今天我既然回来了,就是向你们声明一下,母亲走的时候,把地契换成了我的名字,想要买老宅,不可能。”

她目光从容地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撇下干瞪眼的唐炼和不可思议的刘茹,独自离开了。

走出唐家之后,风扬起了唐念白的长发。

唐炼想要动自己母亲的地契,她绝对不会放过的,还有,刘茹那个两面派的毒妇!

想来多年前,让唐炼不出手救援母亲的事情,她也会有一定的责任。

“妈咪!”没走多远,唐沐阳扑了过来,唐念白将他抱起来,有些警惕地问旁边的女人,“小欣,你怎么把他带过来了?”

这里离唐家太近,如果被刘茹和唐炼知道她有了孩子……

杜雅欣耸了耸肩,“师姐,你这孩子我可管不住,心心念念要来找你,就带他过来等着了。”

“算了,走吧,我们先离开这里。”

唐沐阳出生的事情,她暂时还不想让唐家的人知道。

那群心思恶毒如狼似虎的人,也不知道会对唐沐阳做些什么。

“管家,看到唐念白往哪走了吗?”

第7章 妈咪,玩捉迷藏啊

刘茹皱眉,一双眸子望向管家。

管家连忙回答:“夫人,大小姐是往东边走的,而且,很奇怪的是……”

“奇怪什么?”

“她的身边跟着一个孩子……”

封氏集团。

“封总,老夫人让您今天去盛天酒店的二楼西餐厅,唐家的大小姐那边应该是答应了老夫人相亲的条件。”

唐家大小姐,倒是没听说过。

封庭爵皱了皱眉,将手中的文件合上,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什么时候?”

“下午五点。”

传完封老夫人的话后,肖啸就离开了办公室。

唐诗妍要和封庭爵见面,刘茹为这个相亲操了不少的心,给她挑选上等的衣服,首饰等等。

望着镜子里自己的女儿,刘茹笑着说;“诗妍啊,这次你一定要在封少的心中留下好的印象,你爸以后的生意场上,应该还要仰仗这个男人,要是你能成为封少的女人,这唐家的财产,迟早是我们母女的。”

“好了,妈,知道了。”

唐诗妍嘴角挂着淡淡的笑,莞尔将耳环带上,然后在刘茹的目送下渐行渐远。

大街上,一位穿着素白色连衣裙的女人追着个小孩四处跑,口里嚷嚷着:“阳阳,听妈咪话,你牙齿不好,不许吃甜食。”

唐沐阳回头,看着气喘吁吁的唐念白,做了个鬼脸,“妈咪,我们玩猫捉老鼠啊!”

说着,闪身进了酒店的大门,然后坐上了电梯。

唐念白紧跟在他的后面,还是晚了一步,眼睁睁地看着电梯在二楼停下,唐念白皱眉跑向安全出口。

唐沐阳,等我抓住你,非打烂你的屁股不可!

小小的身子跑到了西餐厅区域,拿起服务员托盘上的甜食就往嘴里塞,服务员皱眉阻止,“小朋友,吃东西是要付钱的!”

“没事。”唐沐阳扬了扬手上的蛋糕,笑嘻嘻地说:“待会儿会跑上来一个漂亮的女人,她是我妈妈,国外知名设计师的徒弟,我妈妈不缺钱。”

说着就乐呵呵地跑了。

唐念白刚刚爬上来,就被服务员堵在过道上,“小姐,您的儿子吃了我们的香脆酥,麻烦您先结账好吗?”

她差点被气死。

唐沐阳出生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在别的孩子还在傻呵呵地喝奶的时候,他已经学会了怎么从唐念白的手里骗糖吃。

而在此时,靠窗的这头,唐诗妍凝视着面前的男人,脸羞红一片。

刘茹是说过封庭爵是一个几近完美的男人,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么俊朗。

“封先生,你好,我叫唐诗妍。”

唐诗妍温婉一笑,那双单纯的眸子中,闪烁着期待。

但是封庭爵连手都没有递出去,只是冷冷地点了点头,就在此时,桌角忽然多出一只肉嘟嘟的小手,只见其手,不见其人。

那手罪恶地往封庭爵的盘子伸过去,惹得封庭爵一愣。

唐沐阳悄咪咪地躲在桌子底下,刚想要顺走封庭爵的美食的时候,一道女声响起。

“唐沐阳,给我滚出来!”

唐沐阳一吓,连忙把手缩了回去。

第8章 叔叔,你不道德

他往后躲,却踩到了封庭爵的鞋子。

掀开桌布,唐沐阳乞求地看着封庭爵道:“对不起,你替我保密,别告诉我妈咪我……”

话未完,封庭爵捉住了唐沐阳的手,对着远处正在找人的唐念白大喊:

“不用找了,人在这里。”

唐念白回首,微怔,觉得坐在床边的那个男人有点眼熟,但是事实她没有多想,连忙上前把唐沐阳抓了回来。

唐沐阳哀怨地看着封庭爵,“叔叔,你不道德啊!”

唐念白没想多逗留,领着唐沐阳要走的时候,一旁坐着良久没有吭声的唐诗妍忽然开口:“姐,你真的回来了,而且像妈说的一样,你在外面生了孩子!”

这声音是唐念白极度不想听的。

唐诗妍,实实在在的白莲花加心机婊。

唐念白不想搭理唐诗妍,唐诗妍故意拉着她的手,带了些哭腔,“姐,你既然回来了,怎么不告诉我呢?怎么不回唐家啊?就算你在外面有了私生子,再怎么样,爸爸都会护着你的。”

护?什么叫做护着,当年的唐炼在自己出走之后,可是从未打听自己的消息。

唐诗妍说话,可是越来越搞笑了。

但凡唐炼有半点记得唐念白是他的女儿,就不会想要转手把她母亲的地契转手卖给别人了。

见着唐念白不喜欢唐诗妍,唐沐阳一语揭穿她的假面目,“这位阿姨,我妈妈应该不认识你啊,还有,你这哭归哭,眼泪都不掉一滴,演技也太差了。”

唐沐阳说完,还瞥了瞥嘴,嫌弃的模样不加掩饰。

惹得唐诗妍的脸色一僵,不知道要说什么。

就在此时,一言不发的封庭爵说话了:“诗妍小姐不是唐家的大小姐吗?怎么又平白无故地多出来一个姐姐?”

这毫无温度可言的话,却引起了小沐阳的注意。

他抬起脑袋看着这个比自己高上一半还不止的大男人,摸着下巴思索:嗯,这位叔叔看起来挺帅的,而且也有气质,应该也聪明,如果做自己的爸爸的话,肯定能够好好保护妈咪不受欺负。

唐诗妍呆在了原地,连忙解释说:“念白姐姐不是我的亲姐姐,所以……”

这种老套的解释,唐念白根本就不想听,扭身拉着唐沐阳的手就要走了。

任凭座位上的那个男人和女人对视着。

唐沐阳问唐念白,“妈咪,你才是唐家的大小姐是吧?”

“阳阳!”她不想再提唐家,但是,忽然停下了脚步,“不对,你怎么知道的?”

唐家的事情,唐念白没有和小沐阳提过一个字,那唐沐阳怎么会知道唐家的事情?杜雅欣也不是多嘴的人,所以绝对不会是杜雅欣说的。

“好啦妈咪,你是不是在怀疑杜阿姨?”唐沐阳自豪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和杜阿姨没有半点关系,是我看到了妈咪你几年前的照片,照片后的房子和妈咪你今天出来的房子差不多,杜阿姨告诉我那里是唐家。”

“而且,刚刚那个唐小姐叫你姐姐,所以,你应该才是唐家大小姐。”

小说

苏苣未婚先孕,遭到苏家人的鄙夷

2021-1-3 0:58:58

小说

国家一级特工,危险之际莫名其妙的穿越。

2021-1-3 1:01:5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