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落,你真好骗。

余城的陷阱布局太好,把碧落一步步引入那方冰冷的宫闱,自此痛不欲生。碧落这辈子都没想过,仅仅是喜欢上一个人,想要和他白头到老,就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余城笑着告诉她:“碧落,我只是要你的妖丹去救我的女人。”碧落想,余城出现在她的生命里,不过是为了告诉她:碧落,你真好骗。
碧落,你真好骗。

第1章 真相

被狠狠甩到冰冷的刑部,碧落挣扎着撑起身子,白纱之下,是一双被锁妖链牵制的,血迹斑斑的双腿,还有一只毛茸茸的猫尾。

“动手!”黄袍男人冷酷的吐出着两个字,眼底沉沉隐晦,隐显残忍和厌恶的光。

刑部的人急忙上前按住碧落的肩膀,一旁的国师拿起一把泛着寒光的小刀,似有不忍的说道:“姑娘,只需要取一颗内丹便好了,你越是挣扎,越受苦。”

碧落碧绿色的瞳孔在刀子的靠近下渐渐收缩,她抬起美丽到令一切生物都瞬间失去颜色的绝色脸庞,那双像宝石一样的眸子充满了怨恨:“余城,你欺骗了我,你辜负了我!”

余城冷嗤一声,目光遥遥望来,冰冷的眼睛里满是对异类的厌恶和阴狠,再无半丝昨日的柔情似水。

他说:“你不是说爱朕吗?那就取下你一颗内丹,去救活朕最爱的女人又如何?碧落,朕会一辈子记得你的好,待到雪儿痊愈,朕会亲自送你回到十柱山。”

“呵!你这个伪君子!”

余城彻底被激怒,他起身朝碧落走来,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那种细腻暖和的感触让余城爱不释手,但……更加厌恶!

“你别不识好歹,朕没有心情陪着你耗,动手!”

最后两个字,是对着国师说的。

国师叹气:“是,陛下。”

碧落顿时瞪大了眼睛:“你们敢!你们敢动我的内丹!”

身为九命猫妖,即使刚刚成年,但也修炼百年,根本常人能够牵制的,九命猫妖法力高深。若不是余城哄骗住她,又引她来到布满法器的皇宫,仅仅是这些凡人加上眼前这个被称为国师的妖道,又怎么可能抓的住她?

回答她的,是一把冰冷的匕首狠狠的刺入腹部,血色溅起,碧落长大嘴巴发出一声尖叫,在场之人耳朵皆是一鸣。

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国师满是鲜血的手上多出一颗莹白色的珠子。

见到自己的内丹被取出,碧落碧绿色的瞳孔即刻变成竖瞳,体内妖气混乱,背身过去便是一尾巴朝着国师甩去!

“妖孽!”国师慈善的脸色瞬间一变,手中一道黄符朝着碧落的伤口打下去。

碧落尖声后退,尾巴也收了回去,她捂着腹部,狠狠的看着男人笑着接过那颗内丹,而后一群人渐渐散去。

一天之前,那个男人还温柔的在她耳边低语,缠绵悱恻,柔情似水。

他说:“碧落,我会给你盛世婚礼,这一辈子疼你爱你。”

他说:“碧落,我见过的女子何止千千万,唯有你,是一眼钟意。”

他说:“许你一世,不离不弃……”

然而啊,当她满怀期待的跟着他下山后,却被他引入法阵,剖腹取丹!

而碧落也终于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为一个叫雪儿的女人,所制造的假象。

碧落身下的土地突然陷了下去,她警惕的看着地面,待到地面下限到一定程度,上方突然有人放水,身上的锁妖链像是有指挥一样的把她固定在中间,不得逃脱。

碧落昏昏沉沉的在水牢待了好几日,水牢上面的铁栏杆突然打开。

第2章 代价

碧落睁开眼睛,便看见一根赤红血鞭迎面抽来!

“碧落!你这个贱人,你做了什么?为什么雪儿服下了内丹,身子却越来越差?”

余城怒喝道,手里提着一根鲜血淋漓的鞭子。

背上火辣辣的疼,碧落在水中抬头,看着男人暴怒的面容,恨意涌上心头,却也知道自己反抗无用,只得沉到水底。

身为妖,自然有在水中呼吸的办法。

但,逃避是无用的。

余城见她沉了下去,不屑冷笑:“把水放了!”

碧落只感觉水在流失,而后地面又渐渐的上去,她闭着眼睛,握紧了拳头。

余城这个负心人,显然是不打算放过她了,即使他放过她……他身边那个被称为国师的妖道,也必定不同意!

锁妖链最大的用处便是能够压制住妖的法力,水牢周边是阵法,这水里下来符咒,每一样都是冲着她来的,哪怕是一只法力高深的九命猫妖,碧落到底刚刚成年并且没有经历过这些,根本毫无办法。

饶是狼狈不堪,碧落的眼睛依旧璀璨,她抬着头颅,还是那副宁死不屈高高在上的模样:“呵,一个快要病死的凡人,还敢服用我的内丹,也不怕爆体而亡。情况越来越糟才是正常的,怎么可能会好?”

“若不是你这妖孽做了什么,雪儿怎么可能会这样?”余城越想越怒,“碧落!你别不识好歹!妖丹有起死回生之功效,是世人皆知的!你若是再执迷不悟,朕就关着你的一日取你一颗内丹,直到你九颗内丹取完!”

闻言,碧落的猫瞳微微一缩,咬牙道:“余城,我说了妖丹没有这种功效……”

“你觉得朕会相信你这食人魂魄的妖孽?”余城的言语之间尽是厌恶,“一个靠吸食魂魄修炼的妖孽,还妄想朕相信你的无稽之谈!”

碧落无法反驳。

猫妖吸食人类魂魄修炼,只是吸食的都是煞气深重之人,因此刑场、乱葬岗、战地都是猫妖的聚集地。

“可我从未害过人。”碧落湿漉漉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余城,两行清泪落下,“阿城,你怎么可以对我,你忘了……你忘了我们在十柱山上的一切了吗?你怎么可以这样残忍的对待我?”

余城心下有些不忍。

他初次见她,模样倾国绝色,眼神调皮娇俏,是那样深得他心,不过……

异族便是异族,妖孽便是妖孽!

一点点松动又被信念压下去,取代的是更深的厌弃和不耐:“你执迷不悟,朕也不好强迫你,国师,动手!”

见自己的美人计没有丝毫作用,碧落脸色一变,张开嘴巴露出两颗獠牙:“余城,你居然这样无情,便别怪我无义!你若敢叫他过来,我就吸掉整个皇城的魂魄!哪怕受尽天道轮回,我也不会让害我之人苟且在世!”

余城的脸瞬间铁青。

国师却是一副平淡的表情,劝说道:“陛下,有本国师再此,这妖孽不敢放肆,她如今法力被压制,又刚刚失去一颗内丹,在这阵法之下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

第3章 争论

水牢再次沉寂下去,余城看着手心莹白色的珠子,满意的迈着步伐回去。

“放水。”国师手拿拂尘,道骨仙风,一派正道。

然,碧落却无比清晰的明白,这个人不过是一个修为高深一点的妖道罢了。

修妖成人本就不易,九命猫妖化形成人更是不易,但正因为不易,所以稀罕也强大,而禁锢她的一切,从阵法到锁妖链,还有这座龙气浓厚的皇宫,都是压制她的利器。

可见,是预谋已久了。

虽然取走了两颗妖丹,也服下了太医的药,但是付雪儿的身子却是愈发不好,甚至已经开始出现嗜睡的现象,常常都是昏睡好几日,醒来几刻罢了。

余城越着急,就越暴躁。

“你们这些庸医!朕要你们有何用!”余城暴怒,看着跪着一地瑟瑟发抖的老太医,更是烦躁。

在众人压迫的目光下,太医院的院长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作揖道:“陛下,根据野史记载,妖丹有延年益寿之效,也可起死回生……只是,这九命猫妖法力高深,而付姑娘身体虚弱,怕是消化不了反而适得其反,所以老臣斗胆……”

太医闭了闭眼睛,似乎做了一番内心的挣扎。

然,余城怎允许他考虑?

“说!只要能救雪儿,朕不惜一切代价!”余城红了眼,他心悦付雪儿,无论是自小相伴的情谊,还是那份沉甸甸的救命之恩。

若不是为了他,付雪儿不会在大好年华命悬一线,所以他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死?

“哎……”太医终究还是说了出来,“成年的九命猫妖自然是无法吸收,但是刚刚出生的小猫妖的心脏,却足够让付姑娘醒来,且刚刚出生的猫妖温和无害,不会有任何副作用。”

整个宫殿寂静了下来。

而余城怔愣了几下,便挥袖道:“将碧落洗干净丢到落阳殿,朕今天晚上过去。”

国师拧眉,却也没有阻止,只是拱手道:“臣会再此之前,再取一颗妖丹,且用法器禁锢住那猫妖。一定不会让意外发生。”

天色暗了下来,室内的人都退了下去,余城怜惜的在付雪儿额头上落下一吻,语气缠绵温柔:“雪儿,你等着朕救你。”

而后,他沉着脸站起来,往落阳殿而去。

被锁妖链固定在宽大的床上,刚刚被取去一颗内丹的碧落脸色苍白,暗暗运气想要挣脱,却是徒劳。

直到,大门再度打开,那个高大修长的身影走了进来,碧落怨恨的目光宛如实质,猛的刺了过去。

却在下一秒,变成幽怨和无尽的委屈,眼底的爱意几乎要溺出来,她咬着惨白的唇,楚楚可怜的模样总能让人打心底怜惜。

见惯了她灵动、强大、妩媚的一面,这样的楚楚可怜,的确让余城心底一震,一股不忍和怜惜疯狂的涌上心头。

“阿城……你终于肯来见我了吗?你知不知道我好痛?取内丹也好,浸水牢也好,但是只要能见到你,我就满足了……”

第4章 怀孕

不得不说,这样的碧落让余城身为男人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甚至想去安抚她,但是……

一想到她是个食人魂魄的妖孽,余城的心便再度冷了下来:“碧落,你的内丹对雪儿没有用处,反而会害了她。”

碧落无辜的瞪大了眼睛,而后委屈巴巴的看着余城,抽泣道:“我,我知道……可是你不相信我,我都说了,我的内丹对人类是没有作用的……”

“嗯,所以朕需要刚刚出生的猫妖的心脏,待到你生下药引,朕就把你的三颗妖丹还给你,然后送你回十柱山,如何?”

碧落的表情一僵:“你什么意思?”

回答她的,是余城粗鲁的撕裂她的衣服,以及他眼底淡淡的冷漠和厌恶。

“余城!”碧落的表情凶狠起来,“你敢动我!我告诉你,我是妖族,不可能和人类有孩子的!”

“朕看过野史,并且这个世界上,是有半妖这种产物的。”余城的目光冷幽,仿佛在嘲笑她的愚蠢。

碧落只感到无比的心寒。

这个男人啊,他根本没有心!

取内丹也好,浸水牢也罢,这些都是她一个人的苦楚,也是她自己一手造成,是她愚蠢轻信于人。

但是她的下一代,凭什么要遭受这样的苦楚?

碧落龇牙,一口咬在余城脖子上,铁锈的味道蔓延,男人撕衣服的动作停了下来,抬起头冷冷的看着她。

碧落松了口,冷笑一声:“就算是要产下小猫,我也不想跟你这个虚伪的人生,就算是给我守牢门的那个侍卫,也比你这种恶心的人要好的多!”

余城不怒反笑,什么也没说,只是狠狠的贯穿,并且无情的用撕裂的布条堵住了碧落的嘴巴,不让她咬人。

碧绿色的猫瞳无限放大,腹部的痛楚还未消退,每一次取丹都犹如人类剜心,所以国师在取完丹后才会不怕她逃跑。

清泪落下,即使拼命挣扎,也逃不过这种悲惨的命运。

手指狠狠掐入掌心,那种恨意压积心头,只待爆发。

完事之后,余城无情抽身离开,留下一床的狼藉,以及眼神空洞的碧落。

她害怕怀孕。

她害怕孩子生下来,还来不及睁开眼睛就被人破腹取心。

可是……

她好像没有选择的机会了……

余城出现在她的人生,无非就是在告诉她:碧落,你真好骗。

两周之后,碧落成功怀孕。

“猫妖怀孕三月便会产子,付姑娘如今的情况,等得起的。”太医松了一口气,伸出袖子抹去冷汗,“目前看来,还算稳定,只等小猫妖出生取心了。”

碧落捂着腹部,垂着目光。

她这样的沉默,在国师看来却是极为危险。

国师凑到余城身边开口:“陛下,猫妖向来高傲,被抓被囚禁还被取妖丹那么久,想必她内心已经忍受不了了,若是这猫妖选择自爆,那……”

余城沉思片刻,道:“碧落……只要你生下这个妖物,朕会将你所有的妖丹还给你,还你自由,但是若是你……”

第5章 回忆

碧落抬起头,妈祖绿一样的眼睛里倒映出余城刚硬的面部线条,她的眼底露出一抹嘲讽:“余城,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的话吗?你的话在我这里,已经没有值得信任的资格了。”

自私、虚伪、不择手段。

这是她曾经一心一意只想跟他白头到老的人啊……竟是这么不堪,哪怕到现在她已经看透了这个人,已经不再对他抱有一点点的期望,却还是深深的喜欢着这个男人。

但是,一个连自己的骨肉都能轻易利用杀害的人,哪里值得她碧落的倾心相付?

猫妖生性高傲,她一个人受苦便罢了,怎能容忍她的下一代遭受这样的苦难?

碧落低低的笑出声,在余城冷戾的目光下,柔声说道:“余城,你那所谓的心上人,得知自己体内存有三颗妖丹,会怎么想?如果让她知道,她能醒来是因为吃了一个刚刚出生的猫妖的心脏,她又会怎么想?”

“这件事,雪儿不会知道。”余城上前扼住她的下巴,嗤笑了一声,“碧落,何不妥协一次?朕只要雪儿平安,便放你离开。”

碧落眸子一眯,危险的气息渐渐散发:“余城……可,如果没有你那位心上人,我不会被抓,不会被取内丹,也不会遭受你们人类的践踏。如今,你叫我救她?呵呵,说的那么高大上,你们人类也不过是群自私自利、卑鄙狡诈的小人罢了!”

话落,碧落一口咬在余城的手上,硬生生扯下来一块皮肉,而后在众人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转身冲向那大殿里压制她的天敌——斩妖剑冲去!

“拦住她!快拦住她!!”余城顾不得疼痛,目眦欲裂,心底涌上来的害怕和怒气几乎淹没了这个年轻的帝王。

国师反应最快,扬起拂尘冲上去阻止,却还是迟了一步。

斩妖剑深深刺入碧落的腹部,金色的光芒吞没着碧落身上的妖气,她的伤口在金光之下快速的腐烂……

国师救下了碧落,将她放在大殿的床榻之上,黑血漫出,把火红的袍子染的更加妖艳,少女腹部的窟窿,正在渐渐腐化。

“国师!救她!不能让孩子没了!”余城撕心裂肺的吼叫着,眼睁睁的看着碧落的伤口腐化,却毫无办法。

他慌了。

也不知道是慌那个未出世的孩子,还是慌即将归去的碧落,又或者是慌另外一边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女子。

国师叹气:“陛下,臣会竭尽全力,也请陛下叫来太医。”

碧落的脑子无比的清醒。

她好像看到了,十柱山上那个身着浅蓝劲服的公子哥被困在猎人的陷阱下,那副气急败坏却无可奈何的样子。

后来,她救他上来。

那个青年羞涩的告诉她,他叫余城。

再后来,他下河钓鱼给她吃,上山捉野 鸡,他喜欢在深夜梦呓,嘴里喊着她的名字。

碧落喜欢他背着自己走在十柱山的竹径小道上,喜欢看着他笑,喜欢他小心翼翼为自己准备惊喜的模样。

第6章 总要还的

九命猫妖法力高深,倒成了碧落最痛恨的一点。

饶是斩妖剑,也未伤她腹中孩儿一分。

国师身为妖道,自然有法子让她痊愈,加上余城强逼着灌她汤药,碧落竟然开始恢复起来。

“这里面的姑娘也太可怜了,虽然是只妖吧,却也没见她害人……听说,她是自己准备自尽的。一个女人怀着孩子,得有多大的绝望才会自尽啊?”

“你难道不知道吗?陛下本就是为了付姑娘才去的十柱山,付姑娘与陛下青梅竹马,情谊厚重,又救了陛下一命,早已是内定的皇后娘娘了!”

“那……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要被取心啊?是不是太残忍了?”

“有什么办法?陛下想救付姑娘,只有这一个法子。听说之前还取了她几次内丹,这妖的内丹……是不是相当人的心脏?”

“那得多痛啊?剖腹取心啊!太残忍了!”

碧落的面容,渐渐扭曲。

付姑娘!

付姑娘!!

一个残忍的想法在心底生根,碧落露出了獠牙,恶狠狠的看着自己的肚子:“你为什么……要留着?”

那日之后,碧落却似是想通了,不再闹腾,安心的养胎。

余城诧异的同时,也不得不提高警惕,碧落的性子烈,他是无比清楚的。

怀孕了两个多月,碧落的肚子并没有多大,但是太医院已经开始准备接生,稳婆也准备了许多个。

碧落以请平安脉的理由,留下了太医院长。

她坐在塌上,饶是被锁妖链牵制不能离开,也忽略不了她与生俱来的傲气与矜贵。

“姑娘……”太医院长冷汗淋漓,要知道当初就是他……提的这个建议,以刚刚出生的小猫妖心脏入药。

“我这一胎,有两个孩子。”碧落笑了笑,“你不用紧张……我就是,找你谈谈心。”

话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太医院长心中愧疚,自然顺话说下去:“老臣会保住……健康的那个孩子。”

是的。

太医院长很清楚,哪怕碧落法力高深,但是斩妖剑是她的天敌,说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所以……两个孩子,必定有一个是死胎。

碧落轻声一笑:“我听说,那位付姑娘昏迷了四个月了,但其实她已经有八月的身孕?只等着我的孩子做药引,醒来就能引产是吗?”

太医院长身子一抖,头低到了地上。

“院长大人……是非因果,出来混的总要还的。”

太医院长僵硬这抬起头:“姑娘……想如何?”

碧落唇角一勾:“我的孩子,得有一个光明的前途。而院长大人你……想必也不希望子孙后代,有个什么差池吧?”

太医院长颤颤巍巍的作揖:“老臣明白,老臣就这就开保胎药,老臣定会……让姑娘满意。”

碧落碧绿色的眸子幽幽的盯着太医院长看了会,估摸着余城要来了,便让他下去了。

“孩子……”她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眼神渐渐凶狠起来:“人类欠我们的,总要还的。”

第7章 生产

因为长期沉睡,付雪儿的身体越来越不好,肚子里的孩子也有了生命危险。

再场太医院的人怕是都知道,付姑娘这一胎……怕是个死胎。

只是无人敢说出来,怕再触怒这位年轻却残忍的帝王,牵连了自己。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连个病都治不好,朕养你们有何用!都拖出去斩了!斩了!”

国师拧眉上前:“陛下,这付姑娘的身子已经支撑不住了,三颗妖丹被臣用法器温养在付姑娘体内,但终究不是自己的东西,总有点伤害,所以……”

“所以什么?”

“臣建议把妖丹的主人送到周边来住,这妖丹会沉稳不少。”国师建议道。

余城嗯了一声:“来人,把碧落收拾好带到偏殿,洗干净点,别冲撞了雪儿。”

碧落得知这一消息,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一个地方啊……

那可真方便呢!

碧落依言搬去娇煌殿不过三日,就被人拉去正殿。

她感受到了自己的三颗内丹,却不敢妄动,只能低着头压制住自己的蠢蠢欲动。

“付姑娘等不下去了,陛下,得马上得到药引才行!”一旁的太医把完脉,忧心忡忡的道。

余城心神一震,他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子,目光停留在她高隆的腹部,几乎不带犹豫的开口:“剖腹取出猫妖!”

碧落嘴角隐晦的笑容一滞,不可置信的看向这个薄情的男人:“余城,你还是人吗?就算要杀害自己的孩子也不用这么迫不及待吧?还有七日你都等不了了么?”

“闭嘴!”余城怒喝一声,他的眼睛里已经带有血色,“你最好祈祷雪儿平安!”

碧落咬了咬唇,没有说话。

这次,是真的死心了吧……

那种透心凉,是她从未体会过的。

虎毒尚不食子,这个男人却能这样冷静的说出这些话,到底是他太绝情,还是她太傻?

知道反抗不了,一旁的国师还在虎视眈眈,碧落根本没用考虑的机会,就被推进产房。

两个时辰后,一名太医抱着一个气息奄奄的孩子出来。

余城瞥了一眼,全身皱巴巴的,五官却像极了他。

“拿去入药!”他的声音有点颤抖,却刻不容缓。

产房里面停止了碧落的尖叫,但是那一盆一盆的血水却是接连着被宫女端出来,看到那么多血,余城心中有点不安。

但是很快,就被告知付雪儿服下药引醒过来的消息。

余城当下一喜,正要过去看她,一个太监急急忙忙的跑过来:“陛下!快救救付姑娘吧!她刚刚苏醒羊水就破了!”

余城脸色一沉。

他看向那些宫女源源不断端出来的血水,心下一狠:“全部出来!去正殿接生!”

所有人皆是一怔。

几乎不敢相信这位帝王的绝情。

但是,没有人敢反驳。

余城告诉自己,不过是生个孩子罢了,碧落是只猫妖,肯定不会有事。

但是付雪儿不一样,她身体本来就虚弱,耽搁不起。

产婆们一个个的往正殿走去,慌乱之中,谁也没有注意太医院长的异样。

第8章 狸猫换太子

待到所有人都离开了,国师目光复杂的看着偏殿,叹了一声造孽。

碧落用最后一点点力气为自己治疗了伤口,然后沉沉睡去。

三日后,她再次醒来,就听到了隔壁正殿的欢声笑语。

“雪儿,你看我们的儿子,多可爱。”

那么熟悉的声音,那么熟悉的温柔。

碧落勾起唇,冷冷的笑了一下,而后在看到宫女端着盆子进来的时候,问她:“我的孩子呢?”

宫女被吓一跳,哆哆嗦嗦的开口:“在冷宫后院的枯井里面。”

碧落眼睛里的温度,一点点冷却下来。

她抓紧了被子,告诉自己没关系,都没关系的……

她还有一个孩子,这些都没关系的……

可是,她还是忍着痛楚,让宫女去请国师来。

“她活了,把我的内丹还给我吧。我要离开了。”碧落冷冷的开口。

国师抿唇:“如果把妖丹还给你,你报复……”

“呵!”碧落简直想笑,“这个时候怕我报复了?嗯?之前呢?你们伤害我的时候,不是很开心吗?”

国师没有答应放她离开,只是说要征求余城的同意,但是却解开了她的锁妖链,怕是也知道碧落元气大伤,做不得妖了。

碧落一路上跌跌撞撞的问路,脚步虚浮的往冷宫的枯井走去,让她看到枯井里面漂浮的襁褓之时,碧绿色的瞳孔立马变成了竖瞳。

“孩子……”抱住已经发出恶臭变成原型的黑色奶猫,碧落终于忍受不了失声痛哭。

她这辈子都没害过人,一直待在十柱山勤勤恳恳的修炼,只希望有一天得道成仙,却没想轻信了一个人,痛苦了这一生。

喜欢一个人,到底能有多痛?

余城再次来到落阳殿,看到是一个身形消瘦的女人,手里抱着一个骨灰盒。

他的目光落在那个灰色的盒子上,心脏猛然一缩的痛觉一闪而过。

碧落的模样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些日子的身心折磨让她消瘦到一种可怕的程度,脸颊两边深深陷了下去,身着沉闷的黑色长袍,第一眼就给人一种阴沉的气息。

许是好些日子没有见阳光了,当余城推开门的时候,碧落抬起一只纤细苍白的手遮住了这刺眼的光。

余城的心里无比复杂。

记忆里的碧落,是一个扎着高马尾,身穿一袭耀眼红袍的女子,她朝气蓬勃,她青春爱笑,她淘气矜贵,永远是最耀眼的存在。

初次见,碧落的笑容那样灿烂和恶劣,站在陷阱上面仰着优美的脖颈无情的嘲笑他:“嘿!这位骚年!你这是在玩什么游戏?还把自己困在里面,你也太蠢了吧!哈哈哈!!!”

虽是猫妖,但是他的确从未见过她害人,就算被抓之时的挣扎再拼命,也没有波及过他人。

一丝丝的难受从心头溢出,此时的余城并不知道,这种情绪叫做心疼。

“陛下,是来兑现承诺的吗?”碧落直视余城,往日犹如妈祖绿那样璀璨的眸子,阴沉沉的,没有一丝情绪。

小说

睁开眼睛,身边竟有一个陌生!

2021-1-3 0:55:30

小说

苏苣未婚先孕,遭到苏家人的鄙夷

2021-1-3 0:58:5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