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婚姻,路坎坷,终圆满。

这一场婚姻,覆盖着抹不去的谎言、仇恨和贪婪。豪门婚姻里,充斥着刀光剑影的算计,贺子华的前女友屡次置我于不义,我的前男友又到处给我使绊子。我一拳难敌四掌,最终被绊倒……有种爱情,由恨起,因爱终。有种婚姻,路坎坷,终圆满。
有种婚姻,路坎坷,终圆满。

第1章 t是开始,也是结束

我和贺子华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床上。

哦,不对,准确的说他第一次见我是在床上。而我在我们坦诚相对之前,已经跟踪了他近一个月。

我不是跟踪狂,我会跟踪他是因为一个月前,我发现我的未婚夫赵彦出轨了。

我憋着这股恨劲儿,暗中跟踪了赵彦的出轨对象贺子敏。原本是打算像新闻中常看到的那样,原配当街手撕小三、教训她一番的,结果准备出手时,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出其不意的开车来接走了她,破坏了我的计划。

我继续跟踪,发现那个男人叫贺子华,是她的亲哥。于是我决定改变报复方式。

出轨的男人就像掉在大便上的钱,不捡可惜,捡了心疼,如果我能钓上比赵彦更优秀的男人,比如贺子华,那岂不是一箭双雕?

既能报复赵彦,告诉他我睡了你情人的哥,按辈分你还得叫我一声嫂子,再然后就把他甩了,告诉他我沈珂不缺男人,失去了你,我得到了一整个优质森林。

之后,我就开始实施这个报复计划了!

为了跟踪贺子华,我不惜辞了稳定的工作,这近一个月的时间,可谓是风雨兼程。

这一晚,贺子华在酒店谈生意,他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秘书给他叫了代驾司机,我趁虚而入,开着他的车到了酒店。

当我把他的衣服剥得只剩内裤、准备制造犯案现场时,贺子华突然醒了。

他一把揪住我的手,满嘴酒气叫了我声宝贝,然后就把我推倒了。

我彻底懵逼,我只是想假扮一场暧昧,从未想过要真枪实弹。

等我回过神想推开他时,他却已经快速的擒获了我……

我大肆反抗,反而让他更兴奋,他吻功了得,体力充沛。这一夜,冗长而缠绵……

天空泛起鱼肚白时,贺子华才放过我,翻了个身陷入沉睡。

我咬着牙坐起来,大汗如雨淋过一般覆满全身,身体的某处有种撕裂般的疼。我掏出手机,拍下我和贺子华的脸,闪光灯太刺眼,贺子华不耐烦的翻了个身,吓得我迅速把手机藏了起来。

好在他没醒,我忍着痛动作迅速而轻柔的捡起散落在地的衣服穿好,然后掀开被子一角,那上面有一大滩血债。

我的第一次,竟然就这样没了,我为了报复出轨的未婚夫,竟然把自己搭了进去,失去了女人最重要的东西。

我对赵彦的恨,又深了些。

我绕到床头,看着那张俊朗立体的侧颜,从包里翻出纸笔,写了几个字:昨夜表现不错,这是给你的报酬。

然后,我在床头柜上放了一张百元大钞。

关上房门,走出酒店,我的心情又失落又爽快!

爽快的是跟踪了一个月的目的总算达到,我把我和贺子华的暧昧合影发给赵彦,并附上了一段话:祝你和贺子敏早日修成正果,我们的婚约就此取消,各自负责和各自的亲戚解释。至于未来,我很期待我们会是什么样的新关系。

然后,我把手机卡取出来,掰断,打算和沉重而不光彩的过去彻底说声拜拜。

我以为,我再也不会见到那个夺走我初贞的男人,我的人生也不会再和他有任何交集,没想到一切仅仅是个开始。

第2章 只怪你没魅力

那天从宾馆回家,我爸妈竟然一宿没睡,两个人如两尊大佛一般,一左一右的坐在沙发上,一人手执一根鸡毛掸子。

我刚进门,我爸拎着掸子就往我背抽了两下,怒气腾腾的问我去哪了?

我身体很疼,很笨拙的躲开,心里难受得紧。“爸,妈,你们干嘛呢?我都多大人了,不就一宿没回家么?你们犯得着这般对我吗?”

我妈上下打量我一圈,“说,你这一夜和谁在一块了?是不是没禁住诱惑,和赵彦混在一起了?”

我一听,干脆直接摊牌。“我没和他在一块儿,人家有伴,你女儿我啊,是去捉奸了!”

我爸妈对视一眼,“真的假的?”

“真的!就因为你们不准我和他在婚前发生关系,他就耐不住寂寞和诱惑,和别的女人夜夜笙歌了!”我摆出一副委屈脸,“爸妈,就这样的男人,你们还要我嫁吗?”

“不嫁,当然不嫁!”我妈立马安慰我,然后扬着手里的鸡毛掸子说,“但赵彦这小子竟然敢欺骗我宝贝女儿的感情,我一定要找机会打断他的腿!”

我爸沉声说,“打断腿不合适,打死是最好的。”

我连忙说:“为了那种人脏了手就不合适了,反正我对他心已死,以后只希望能老死不相往来,你们二老也别想着为我出气了,女儿自有妙计!”

总算过了爸妈这关,原本提上日程的婚礼全部取消,我在轻松的同时还有一丝惆怅,便每天和闺蜜陈朵相聚买醉,每天不醉不归。

这天我又喝得微醺,打出租到离家不远的巷子口,巷子的路灯坏了许久了,一直没人修,所以挺黑的。

我走了近一半路程,忽然看到前面有火光再闪,似乎有人在抽烟。

我心头一紧,加快脚步往前走去。可在与红光擦肩而过时,一只手突然逮住了我的胳膊。

“啊……”我的叫声,被一只染有淡淡烟草味的手捂住了。

“别叫!再叫我就强了你!”是一个很冷傲的声音,语气很低沉,透着一股威胁的味道。

我吓得小腿一阵哆嗦。

另一只手快速伸进口袋里摸手机,可却被发现了。

“和我做一次,我给你一百块,怎么样?”男人的手我的口袋里,覆盖着我的手,在内里来回摩擦。

我急速摇头,想说我的现金和手机他都可以拿走,但因为嘴巴被他覆住,只能发出呜呜声。

但他竟然都听懂了。

他的笑声,和火辣的夏日晚风相比,显得特别的阴鸷。“钱,我不缺。女人,我向来也不少。但却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胆大到偷睡我,而且睡完后还给我一百块的辛苦费!”

我的冷汗,就那样流了下来!

浑噩的脑袋,也瞬间清醒!

酒真是误事的东西!

我在跟踪贺子华时,暗中听过他说过很多话,可我竟然没听出这声音是贺子华的!

“沈珂是吧?我这几天已经把你的祖祖辈辈都调查得一清二楚了。我贺子华是个很讲究公平的人,我做不到你那么卑鄙,对我趁醉打劫。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安静地跟我走;要么我跟你回家去,我会把我从酒店走廊里调取的录像,让你家人好好过目。让他们看看让他们自豪的乖乖女,半夜和男人进酒店,天快亮时才离开的样子!”

我抓开他的手,恶狠狠的说:“贺子华,你真卑鄙!”

“再卑鄙,也比不过你!”

想到他已经把我调查得清楚透彻了,我也不藏着掖着,直截了当的说:“你以为我稀罕碰你!要不是你亲妹妹引.诱了我未婚夫,我心头那股怨气下不去,我会稀罕和你这头种猪做活.塞运动!”

贺子华不怒反笑:“男未婚女未嫁,他们俩在一起不违法道德和法律,只能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你毫无魅力,连煮熟的男人都留不住,让他飞到了别的女人怀里!”

第3章 给你的买药钱

贺子华这话,气得我肺都快炸了!

我扬起手,就往他的脸挥去,可他却一把握住了我的。“女人还是别生气的好,没有容貌和气质,那至少要靠性格取胜,不然还有谁敢娶你?”

他说着,一把甩开我的手,同时松开了我,和我保持了距离。

黑暗中,他的声音透着一种不容置喙的果断。“快点做选择,是你跟我走,还是我跟你回家去。”

我当然哪个都不想选,可这根本由不得我。贺子华完全拿捏住了我的软肋,知道我最忌惮父母,所以看似开放的给我选择,实则是坐等我往他挖的坑里跳。

我不甘心的跟着他,上了他的车。

还是同一家酒店,甚至还是同一个房间。

走到门口时,我感觉我的双腿犹如有千斤重一般,根本无法挪动。

贺子华把灯打开,他坐到真皮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好整以暇的看着我:“我有洁癖,洗干净一点。”

我转身想逃,可在拉到门把手时,贺子华却不耐烦的说:“我没多少耐性的,别一再的挑战我的忍耐。”

我的手,与眼泪一起,沉沉落下。

卫生间的透明玻璃设计,而且没有浴帘,我在贺子华的注视下,噤若寒蝉。

莲蓬洒在我身体上,我背对着他,内心深处那种被欺凌的愤怒几乎要穿透心脏了。但我一直在安慰自己,反正这次是最后一次,忍忍也就过去。

就当做是出来混,早晚都要还吧!

刚想到这,有一双胳膊,突然环住我的腰。

“放松……”他温热的呼吸吹在我的耳畔。

又是一夜……

在我累瘫的再也不想动时,他掏出一百块丢在我脸上:“今晚表现不错,这是给你的报酬。”

同样的台词,不一样的心境,眼底和心头都是忍不住的心酸。

说完,他又掏出一张支票丢在我脸上:“这是给你买事后药的钱,从今以后,各不相欠,更不相见。若你再敢冒然出现在我面前,你的下场将会很凄惨。”

他说完,扬长而去。我听着房门应声而关闭,内心的某处却应声而张开。

女人想必都会对夺走自己初次的男人念念不忘,且暗生情愫,我也不能免俗。但我知道贺子华是很危险的人物,他从不缺女人,从名媛到明星,无数女人栽在他面前,却从未见他对哪个女人动过真情的。

所以我当初就不该一时愤怒上脑就主动招惹他的,现在他喊了停,游戏结束,我应该拍手称快,至少自己没沦陷太深。

我后来算了算日子,那天正好是安全期,考虑到药物的副作用,我就没吃药。

我对贺子华已经有了极大的阴影,想必我的卵子对他的种子也会超生很大的抵触情绪,不会与他结合的。

我萎靡了几天,就重振精神去找工作。凭着工作经验,我找到了一份室内设计师的工作,待遇还算不错。

那天,是我妈的生日,我在同城网上订了一家郊区的农家乐,原本打算我开车带他们一起去的,但老板临时要求加班修图,我便让我爸先开车带我妈过去。

打完电话,我去茶水间泡了杯咖啡提神,可端着走到办公室门口时,杯子一下子就摔在地上,碎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总觉得很膈应,口中念叨着“岁岁平安”,心里却想着要打电话给爸爸,如果他们没出发就等我下班一起去算了。

刚收拾完碎杯子要打电话,老板却来亲自督场,看着我修图。图修好后,我正准备下班,电话却响了起来。

是我爸打来的。

“爸,你们到了吧?”

“请问是机主的女儿吗?”

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第4章 祸不单行

“对……对……”我扶着桌子,“你是谁?我爸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里?”

“你好,你爸出了车祸,他和另一位乘客被送往市三院,请你尽快赶过去!”

……

……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赶过去的了,只记得手术室的灯一直再亮着,护士一直再送血进去……

而和我爸相撞的那辆车的家属,一直来撕扯着我,逼着我交医药费,否则就让我爸和我坐牢……

警察也来了,问了些情况,我浑浑噩噩的回答了什么都不清楚。

这时,有一个手术室的灯暗了,我连忙冲上去抓着医生的手问情况。

医生很抱歉的看了我一眼:“患者在车祸瞬间,选择了保护副驾驶的人,让对方的车子撞了驾驶位一侧,他的内脏受损太严重,尤其是心脏……很抱歉,我们尽力了……”

我一听,腿一下子就软了,软得直接跪在了地上。

“医生,求你救救我爸爸……医生,只要你能救活我爸爸,我砸锅卖铁都交钱,请你们救救我爸爸……”

医生无奈的叹气摇头,而对方家属一听我爸爸死了,更是来揪着我,大声说让我拿钱救他家的人,否则他们不会放过我。

似乎有人在揪我头发,还有人在掐我胳膊,有人还踩我手指……

说实话,能觉察到疼,但那种疼远不及心里的万分之一……

我挪着,坐到我妈那边的手术室门口,眼巴巴的守着,心里默默的祈祷……

可对方的家属不放过我,医生和保安来制止过,但他们完全不忌惮,反正就是一副吃定我的架势。

在争执拉扯间,我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朝我走来。

他西装革履,干净而帅气,和几个医生边走边聊着,一脸意气风发的样子。

我偏着脑袋看着他,心里希冀他能看到我,却又害怕他看到我。

这时,家属又对我恶语相向,动静不小,他听到吵闹声也转头往我这个方向瞥了一眼。

我心虚自卑的微微缩起身子,但他很快的移开视线,和其他医生大跨步离去。

是啊!他贺子华每天和女明星打得火热,又怎会记得你这个灰头土脸的灰姑娘!

几分钟后,外科和内科主任竟然同时出现在手术室门口,我一看到他们,第一个念头就是我妈也严重了,急得真想冲进手术室里看看她。

可这两个主任却对我特别恭敬,说让我冷静,他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救活我妈妈。

我感激不已,他们进去了近四小时,出来后宣布我妈的生命体征恢复了,在监护室里如果能平安渡过72小时,那基本就无大碍了。

我立马叩拜感谢:“谢谢两位主任,您们的大恩大德我真是无以为报,真的谢谢,太谢谢您们两位了!”

其中一个摇摇手说:“能救活你妈妈我们也松了一大口气儿,这毕竟是贺总交代的事情。”

“贺总?”

“对,贺总交代过,你妈妈会转到最好的病房,接受最好的治疗。至于钱,你不必担心。关于你爸爸的事情,还望你节哀顺变。”

第5章 走入绝境

接下来的一周,我陷入了从未有过的痛苦和忙碌中。

我一边准备爸爸的下葬事宜,虽然内心悲痛不已但还得打起精神照顾我妈。庆幸的是对方家属没在找我麻烦,也算是让我喘了口气儿。

我家是很普通的家庭,爸爸开了家小型超市,妈妈是个家庭主妇,没事儿就搓搓麻将。我家的生活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也勉强多付,我也没为钱操过心。

但现在爸爸走了,妈妈昏迷,我一下子承担了所以的压力。虽然医生让我们安心治疗便可,但我总因为钱的问题而头疼。

我妈虽然度过了危险期,但一直没有苏醒的迹象。医生复查后,说她大脑有淤血,最糟糕的结果将会是植物人。

若真是如此,那她必定得长久住在医院,我还得请护工照顾她,可是我那份一个月四五千的工作,根本连维持医院的基本医药费都不够……

我无数次翻出钱包里,贺子华给的那张买药的十万元的支票,我原本没想过动它,打算让它过期作废的。但现在,我无数次的想拿出来应急。

每次动这种念头的时候,贺子华那居高临下的面容就会在我脑海里浮现。

所谓人活一口气,我若真用了这支票,估计贺子华会更加看不起我!何况赵彦已经和贺子敏订婚了,万一某天他们茶余饭后聊起我,不知道会如何嘲讽我。

最后我决定把我爸的超市盘出去,我对生意一窍不通,就算我辞职专心打理,说不定连房租和员工的薪酬都赚不回来。

这天,我刚在超市大门上贴出“超市转让”的纸张时,有几个人刚好走到门口。

“请问,你认识沈建成吗?”为首的矮个男人问我。

“我是他女儿,请问你是?”

“你是他女儿啊,我听说了你爸去世的事情,我很遗憾。”他说着递给我几张单据,“但咱们在商言商,你看看这些单据,我们是给你爸爸超市提供烟酒、饮料的供销商,他已经有两年多没有和我们结算了,现在我看你这超市也要盘点出去了,请你尽快把帐结清吧。”

我低头翻看单据,每一张的金额都是十多万,共80多万左右。我之前加过我家的现金,不过20多万左右,想结清这笔账,远远不够。

“大叔,您和我爸应该也来往一些年头了,现在我妈躺在医院里,我爸又要下葬,到处都要花钱,您看能不能缓缓?”我低声乞求。

他低头叹了声气儿:“行吧,给你一周的时间。”

我一听,更急了。“这一周我也凑不到那么多钱……”

他有些不耐烦的说:“你能不能凑到是你的事,我也要结上家的款,到时候若不能给,咱们只能法院见了。”

他们走后,我和店员聊过,店员说其实这几年超市几乎是亏本经营,房租每年都涨价,而且很多货压在仓库卖不出去。之前我爸就考虑把店盘出去,但一直遇不到合适的人,就一直拖着了。

所以这超市盘出去后不仅不能赚到钱,反而还资不抵债。

我真有种走入绝境的感觉了!

第6章 负债

我四处筹钱,可亲戚邻居们都如躲瘟神一般躲着我,生怕我开口借钱,托他们后退。

在这个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寸步都难行的社会,我真有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无措感。

这天,警察来找我了。他们调查了车祸事宜,责任还是在我爸这边。

对方是郊区农村的居民,那是一条单行单,我爸的汽车和对方的摩托相撞,导致对方脑震荡和右腿骨折断裂,外加脸部擦伤毁容。

警察的建议是私聊,万一要走法律途径,估计会赔偿更多。

最终,在多方咨询了律师后,我用20万和对方私了了。

而我现在已经是彻底的穷光蛋了!我身上只有几千块了!

钱!钱!我真的太需要钱了!我走路都恨不得瞪大眼睛盯着地面,恨不得能发笔横财!

但横财没发,催债的却来了!

来的人就是上次在超市见到的矮个男人。

我当时刚才警局回来,一看到他们在我妈的病房门口,我的心就紧张起来。“大叔,你怎么过来了?”

“我过来看看你妈,”他颇为城府的笑了笑,“顺便提醒你一声,明天就是还钱的最后期限了。”

“大叔,我不是不给你,只是我手头实在是紧。不如这样吧,你在宽限我几天,行不行?”

他皮笑肉不笑的说:“我刚才去收费室查过了,你妈的账面上还有20多万的钱,你有钱治病,还没钱结账了是吧?实在不行,那就让你妈出院,把拿钱提出来还我吧。”

“大叔,怎么可能!我妈能继续治疗,全凭医院宽厚。说实话,我已经很久没有交过钱了,账面上只可能差钱。”

他十分不耐烦摆摆手:“我问得清清楚楚,你真当我好忽悠?再说这医院不是福利院,你真以为没钱医院还能给你治病啊?除非你在医院有后台!如果你有后台,那差我那点钱还还不了?反正我不和你啰嗦废话,明天我会再来的,如果钱没准备好,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不信他的话,便去收费室查了一下,结果真如他说的那样,账面竟然有20多万!

“你好,能帮我查查是谁交的钱吗?”

“查不到的。”收费员摇摇头。

另一个收费员看着我问了句,“患者是叫程玉芳吗?”

“对!”

“哦!那我知道!是我们院长的儿子交的,他当时交了30万,是我办理的。”

我蹙眉:“你们院长的儿子叫什么名字?”

“贺子华啊!”

我的脑袋,一下子大了起来……心里,也乱的很……

贺子华……

那晚对我那么粗暴的贺子华,竟然是一座活菩萨,一个活雷锋?

我当时顿觉看到了希望,掏出手机,犹豫着要不要联系他……

他竟然能默默帮我,那我再开口给他借点钱应急,他应该也会同意吧?

我纠结、犹豫、反复揣测,最终还是拨通了他的电话。

电话打出去的时候,我的下巴和手指都因紧张而颤抖起来。电话每“嘟”一声,我的心脏都犹如要炸裂开一样……

“喂?”一个冷冽的声音,出其不意的透过话筒传了过来。

第7章 不想看你那么寒碜

我一下子就紧张起来,原本准备好的台词也说得颠三倒四的。

“贺总,我是……我是那个沈珂,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我打电话给你是要说那个……”

他嗯了一声:“再开会,晚点聊。”

我刚要说“行”,他却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当时是下午三点,我一直紧握着电话,担心漏接。贺子华说晚点聊,估计他会打给我的。

但我一直等到晚上七点,他都没有来过电话。

我想打给他,但又怕惹他生厌。这么低三下四的揣摩他人的心思,还真是第一次。

我坐站不宁,心思混乱,在我用棉签沾水涂抹好我妈的嘴唇时,电话震动了一下。

我立马拿起来,是贺子华发来的短信。

“洒家酒店,806。”

短短几个字,却暗示了一切。

我咬咬牙,把我妈拜托给护士照顾,便匆匆前往。

在出租车上,我简单的化了个淡妆,司机是个中年阿姨,她笑着说:“要去约会啊?”

“嗯?嗯。”

“年轻真好,有无限激·情,我现在啊,也特别怀念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单是看着对象,都能看上一整天呢!”

我陪着笑,心里的酸涩又有谁懂?

酒店装修得金碧辉煌,可我踏进去时却如坠冰窖,心情简直比上坟还要沉重。

来到房间门口,我犹豫了很久,还是按响了门铃。

“咔擦”一声,门开了。

我推开门,看到贺子华披着浴袍靠在墙上。房间只开了一盏壁灯,他的整张脸陷在阴影里,令我看不清他的情绪。

我只闻到一股酒味,看来他是喝了酒了。

我的喉咙,一下子如火燎一般,又干又痒。

在我犹豫着要怎么打破沉默时,他的胳膊一下子就搭了上来,继而把我搂进了怀里。

湿热的唇,伴着热烈的酒味,就那样贴了上来。

我又委屈又害怕,半推搡着:“我先去洗洗。”

“不用。”他浑厚的嗓音在我耳边滚动……

又是一个缠绵之夜!

但今晚的贺子华,和以往大不相同。上次他虽然很粗暴,但却不如今晚这般疯狂。

后来,他把事先准备好的支票递给了我。

“拿去吧,一百万。”

支票悬在空中,我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他不悦的蹙眉,声音喑哑:“嫌少?”

我连忙摆手:“不是,只是我和你那个,不是交易。我其实是想感激你帮我妈交了医药费的事情,顺便还想再问你借点钱……”

“不用谢,我只是不想看着我曾经亲密接触过的女人,那般寒碜罢了。”他又晃了晃支票,“我手酸。”

我这才接了过来,“请你放心,我虽然现在没有能力,但会尽快还上的。”

“随你吧。只怕你会越欠越多。”

我刚想问他什么意思,他却不耐烦的挥挥手:“你走吧。”

我摸着黑穿好衣服,然后和他说了谢谢,他躺在床上没有说话,也没在看我。我低着头摸索着往外走,可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敲门声。

第8章 招聘偶遇

我不敢开门,便折了回去。

“贺总,有人敲门。”

贺子华翻了个身,声音透着不悦:“她敲她的,你走你的,互不耽误。”

“哦!好的,那贺总早点休息。”我感觉自己真像个蠢蛋,卑微得像个鸡,但我只能强颜欢笑着去开门。

我真没想到,来人会是唐黎,本市最炙手可热的嫩模。

她妆容精致的脸,在看到我后瞬间一愣,继而怒气腾腾的问:“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

我和她点了点头,然后趁势溜了。

我一路逃也是的离开酒店,有种被人捉奸的羞辱感。看来贺子华和嫩模唐黎谈恋爱的消息是真的了,不过他既然有那么性感漂亮的女友,今晚干嘛还找我,还让我和唐黎碰头了呢?

我翻来覆去想了一夜,依然是毫无头绪。好在第二天把钱还给那个供货商了,心里压了许久的大石也总算落了地。

我爸的尸体在停尸房里呆了太久了,医院一直催,我虽然不舍得,但最终还是看着他火化了。

你说那么大的一个人,怎么死后就只剩那么一小罐灰了呢?明明之前还和我们谈天说笑,怎么这会儿却总是叫不答应呢?

我捧着我爸的骨灰哭了一天一夜,总是舍不得撒手。

我的亲戚们劝我直接把我爸的骨灰撒到河里得了,但我想给我妈和我留个念想,便用剩下的钱在郊区墓地买了块地,把他下葬了。

下葬那天,还下了一场大暴雨。我在我爸的坟前跪了许久,雨停后我擦干眼泪说:“爸,你安息吧,以后你的老婆由我照顾。”

那一夜,我回到我们之前住的房子,拿出我爸存在冰箱里的啤酒,全部喝光了。

我边喝边想,无论未来多么困难,我都会振作起来,会守住这个家。

我已经没了爸爸,不能连他生活了一辈子的家都弄没了,若这个房子也没了,那就真的是什么都没了……

我的肩膀虽小,但也得扛起生活的重担了!

我妈依然没醒,她已经昏迷了块一个月了,但其他指标还不错。

我一直不上班也不是办法,最终请了护工照顾她,然后回原单位辞了职,打算找个薪资高点的工作。

我没想到,会在招聘会的现场,再次见到贺子华。

当时,我正往外资企业的招聘台前挤,打算把我的简历递进去。当我被挤在中间进退两难之际,一股外力把我往外挤,我没站稳跌坐在地。

我揉着屁股站起来,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冷冽的眼睛。

“贺……贺总,你怎么在这?”

“公司需要招一批新人。”

“哦,是吗?”我和贺子华的每次见面都是在酒店的夜晚房间,这样青天白日的对话还真是第一次。老实说,看到他这幅正经的模样我还真是不习惯。

我浑身不自在,讪讪的笑着说:“那贺总你忙着,我先走了。”

“等等。”他说着抽出我手中的简历,“我想,我已经找到了。”

“什么呀?”反应过来我又说,“贺总,这玩笑开不得。”

“你在把我弄进酒店前,不是对我跟踪调查了那么久吗?我贺子华向来说话算话,什么时候开过玩笑。”

我没想到他竟然那么不避讳,还好周围很吵闹,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小说

没办法,她只能找上他……

2021-1-3 0:48:06

小说

顾先生,对他的新妻恨之入骨。

2021-1-3 0:51:5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