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甜萌少女呢!

天地良心,姜泥只是简简单单出门想找她的未婚夫而已,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怎么就突然穿越了?,说好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甜萌少女呢?,但是穿越就穿越吧,眼前的这个帅哥是哪来的?,“喂!我说帅哥,你就是我的男人吗?”,“不,我是你的王爷!”,男人冷声说着。
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甜萌少女呢!

第1章 天降佳人

大周王朝,凌王府。

“王爷,这是皇上的圣旨,您,您不能为难奴才啊,这,这,这,您要是不接旨,奴才,奴才不好交差啊。”董公公满头大汗,他也不想招惹这个瘟神,可是没办法。

这位五王爷是大周王朝响当当的人物,不过在他性格孤僻,话很少,待人冷酷,偏偏是六位王爷中最出色的,也是最得圣心的。

可惜五王爷在小的时候被一位冷宫的娘娘掳走长达一年,还下了盅,在太医的努力下,盅倒是去了,但是后遗症却不小。

自从五王爷去盅以后,凡是和五王爷触碰的女人,不管年幼还是年老,都会七窍流血而死。

瑛贵妃,也就是五王爷的生母,在五王爷去盅后摸了一下他的头,差点七窍流血而死,幸亏皇上疼爱瑛贵妃,赐下天山雪莲,才得以保全,不过瑛贵妃终身都只能躺在床上,而且经常得病。

所以经历了亲生母亲差点被自己害死,五王爷就很少与人接触,也很少笑,总是僵着一张脸,四处放冷气。

董公公是皇上用了几十年的老太监了,自然是皇上面前一等一的红人,也是皇上的心腹,什么场面没见过,但是面对五王爷现在散发出来的冷气,他也直呼hold不住了,这太要命了。

楼容止好看的嘴角抿了抿,熟知他的人知道,这是他动怒的迹象,董公公伺候皇上那么多年,也是看着这些王爷长大的,自然熟悉,于是他直接就给跪下了,身子抖如筛糠:“老奴,老奴也是奉皇上的旨意啊!老奴,老奴罪该万死,但是,但是,但,但,但,这,这,这……”

董公公但是但是,这这这了个半天也没这出个所以然来,楼容止有些不耐烦了:“但是什么?”

董公公感觉一阵寒风从袖口只吹肚子,他颤抖着将圣旨举到五王爷面前,同时不忘给自己的心腹一个眼神:快搬救兵——

董公公的心腹收到眼神自然打算撒丫子就跑,人家也扛不住王爷的冷气了。

楼容止坐到花园的石椅上,立马就有丫鬟上前奉茶,奉水果,放完东西,一溜烟就退下了。楼容止端起茶杯,轻抿一口:“胆子不小!”

虽然楼容止没有将眼神放在董公公身上,但是习武之人对身边的气流动静还是很灵敏的。呵,敢当着他的面让他把这么一道圣旨接下来胆子不小,当着他的面去搬救兵,看来是不想活了。

董公公和其心腹一听,立马明白话中含义,毕竟都是在皇宫里混的,谁不是人精呢,心腹立马跪下磕头认罪,身旁的人也受不了五王爷散发的寒气,一个个都跪在地上发抖,生怕五王爷牵连他们。

“说,谁请的旨!”楼容止直盯着董公公。

董公公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晕死过去,幸亏身边的心腹扶住他,在他腰上掐了他一下,这才缓过劲来:“禀王爷,奴才,奴才,那个,不让奴才说!”

哐当,整个茶杯应声碎地,滚烫的茶水贱了董公公一身,但是他丝毫感觉不到烫,只感觉好像掉进了深水窟窿,冷的发抖,后背的冷汗已经将衣服浸湿。

他立马双手伏地:“王爷恕罪,王爷息怒,是,是瑛贵妃娘娘,她去求了皇上,让皇上为王爷选妃,贵妃娘娘说,普天之下总会有人可以和王爷共结联骊的。”董公公被吓什么都吐出来了,横竖是娘娘是为了王爷好,只是怕王爷不能接受罢了。

楼容止的怒气消了不少,他也知道母妃是为了他考虑,希望他能够过的幸福一点,可是他心里何尝不知他不能和人接触的原因呢,他总不能为了自己,让妻子像母妃这样长绵病榻吧,就算有女人愿意为他一生守节,可是他因为常年不与女人接触,现在的他对女人也不感兴趣。

楼容止在董公公面前踱了两步:“去回禀,除非从天而降,否则本王不娶妃!”

纳尼?!董公公满头黑线,他当然知道王爷话里的意思,他要是把这话回禀给皇上和贵妃,他这颗脑袋还要不要了?

这,你说天上掉个大活人,掉到地上早死了,就算不死,也残废了,王爷会娶嘛?

废话!

退一步说,就算天上掉个健康人,是女的可能性就很低,王爷会娶男人嘛?

废话!

再退一步说,就算掉了个漂亮姑娘,没被王府的侍卫乱刀捅死,能在王爷身边久待嘛?

这么一分析,董公公想哭了,不行还是劝劝王爷吧。

“王爷啊,皇上和娘娘也是关心您,王爷您也要为皇上和娘娘着想啊!您……”董公公一抬头就对上了五王爷凌厉的眼神,吓得想说什么都忘记了,这眼神,好冷啊……

唉,可怜大周王朝的女子们,对这位五王爷是又爱又恨,爱他什么?当然是英俊的外貌,睿智的头脑,高超的武艺,恨他什么?恨他身带剧毒,只能看不能摸,于是大周王朝每天都有人问候当年绑走五王爷的那个冷宫娘娘的祖宗十八代,瞧瞧,害的现在王爷都不打算娶妃了,她们这些女子咋办呢?

“啊!”突然不知从哪里传来女子的尖叫声,一个不明物体以极快的速度砸向楼容止,暗卫立马抽刀上前,还未靠近就被它自身携带的强大气流给震开了,董公公和一干太监傻在原地愣愣看着上方。

楼容止皱了一下眉头,立刻汇聚内力,凌空跃起,靠近那个不明物体,说来也奇怪,当楼容止靠近时,它自身携带的气流就消失了。楼容止见状,双手接住了那个不明物体,嗯?软的……

当他落到底面时,他才看清楚他怀里抱着的竟然是一个身穿白衣的妙龄少女,那个少女正闭着眼睛,好像是晕过去了,但是双手死死抠着他的脖子。

正走进凌王府的大太子和六王爷看到五王爷抱着一个白衣姑娘站在花园中央,立马石化,什么情况啊这是……

第2章 不能杀不能杀

场面一度静止了好大一会,大家伙儿都盯着场中央的人发呆。

楼容止看着怀中的女人,有一秒的失神,但也仅仅只是一秒,因为他知道凡是被他碰到的人都会七窍流血,他冷眼看着怀里的女人。其实楼容止并不是一个冷性的人,只是试了太多次,即使是握手,最终都会以别人七窍流血而终,因此他对有人死在自己手上已经没有感觉了。就像你吃饭,你每天都要吃饭,你也不会有太大感觉了。

不过令楼容止感到奇怪的是,这个女人依然安静地呆在他怀里,没有任何中毒流血的征兆,阳光照在她恬静的脸上,散发出温柔宁静的味道,好像心也随之而沉静下来。

楼容止抬头示意管家叫府中的大夫来看一下,眼角余光看到大哥和六弟在门口呈石化状,皱了一下眉头,他把手中的女人像扔垃圾一样抛到了地上。

众人再度石化,五王爷居然将天上掉下来的仙女像垃圾一样扔掉了!!!扔掉了,扔掉了,掉了,掉了……

被扔掉的女人正是姜泥,她的脑中还呈现在被强大光束笼罩,然后被强大气流包围怎么都突破不了的恐惧中,身体突然传来的疼痛将她唤醒,整个人感觉骨头都散架了,她动了一下手指头,发现自己可以动了,立马双手紧紧抱住自己,大声呼喊:“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

众人被她撕心裂肺地喊叫声给惊醒,纷纷爬过去安慰她。

“姑娘,发生了什么事?”

“姑娘,你怎么样?”

“姑娘,你没事儿吧?”

“姑娘,不要怕,我们王爷在这里,他会为你做主的。”

“对,五王爷在这里,没人会欺负你的。”

“……”

众人七嘴八舌地发表着自己对这位从天而降的姑娘的关心,倒不是说真的在意人家的死活,而是刚刚王爷说了啊,除非天上掉下来,不然不娶王妃,这不,天上还真掉下来了一位,搞不好就是未来的王妃呢,现在表现一下,日后好想见嘛。

大太子和六王爷也回过神来,两人交换了一个复杂的眼神,走向楼容止。

“五弟,这是怎么回事?”

“是啊,五哥,你什么时候藏了个姑娘,我们怎么不知道啊?这是你的王妃嘛?”六王爷眨着迷糊的大眼睛看着楼容止。

六王爷楼容宇的最后那句话是问出了在场除了楼容止的心声,众人齐刷刷地把眼神都投注到楼容止的身上,期待着这位冰山王爷开口。

楼容止无视掉众人八卦的眼神,安然坐到花园的石凳上,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立刻就有丫鬟为他上茶。

太子也坐到石凳上,丫鬟为其奉茶,太子问楼容止:“五弟,这个姑娘,是怎么回事?”

“天上掉的,刚捡的。”楼容止喝着茶说着呛死人的话。

太子满脸黑线,这……真要是捡来的,还是天上掉下来的,有本事你明天也捡一个我看看,真是。

“听说父皇给你下旨让你选妃了?这是怎么回事啊?”太子问道。

“大哥知道。”楼容止连眼神都懒得给太子楼容敖一个,你们真当本王傻啊,母妃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求父王下旨给本王选妃,没有你们几兄弟从中添乱,母妃哪有可能强迫他做事呢,别指望本王放过你们几个。

“这,呵呵,我们也是关心你嘛,呵呵,你也老大不小了,总要找个人共度一生的嘛。”太子拿起茶杯,借喝茶来掩盖尴尬。这五弟不是一般的精明,早知道不要听三弟的话拿五弟开筛了,这不,没好果子吃了。

“喂,你是谁啊,你怎么会在我五哥的王府里面啊?你刚才为什么跟我五哥抱在一起?快点从实招来,不然本王把你踢到湖里喂鱼去。”六王爷楼容宇将围观的人一个个都踢开,又踢了踢姜泥,开口问道。

众人都被六王爷的问题雷了个外焦里嫩,这问题,人家好歹也是女孩子嘛……众人深深地同情起这个看起来还在晕眩状态的姑娘,六王爷年纪还小一些,又被皇上和几位王爷宠着,他的蛮横不讲理是出了名的,被这么个小魔王审问,真是悲剧啊。

姜泥本来就晕乎乎的,全身上下都痛,刚才众人又是嘘寒问暖,说的她耳朵都嗡嗡地痛,现在又被人踢了几脚,心情更是不好,她抬头望向说话人,大脑瞬间当机,她又看了看身边的人,大脑瞬间空白,连脸色也唰的一下就白了。

“喂,喂,本王跟你说话呢,你倒是说话啊,你变脸做干什么?本王那么可怕嘛?脸变的这么白。”六王爷又踹了姜泥一脚。

众人一听,变脸色?!变白了?!这不是要七窍流血而死的前奏嘛?原本跪在地上的众人迅速连滚带爬地远离她,好像她得了瘟疫一般。

六王爷也从众人的反应中知道了他刚才说的话传达了什么讯息,他也知道凡是碰过五哥的人最后都七窍流血而亡了,所以他从小就没有被五哥抱过,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不一样,到底哪里不一样呢?他好看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姜泥瞧。

“杀了她!”楼容止突然下达命令。

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不知道王爷为什么突然下这么奇怪的命令,但是作为侍卫他们的职责就是听王爷的调令,于是他们反应一秒后抽出佩刀直接向姜泥的面门砍去。

姜泥被这突如其来的杀气以及迎面而来的刀给吓傻了,忘记了尖叫,四肢也完全反应不过来,大脑成功再次当机。

“不能杀不能杀!五哥,你不能杀她!”

第3章 你耍赖

“不能杀不能杀!五哥,你不能杀她!”

铛——侍卫的刀应声落地,六王爷将宝贝扇子从地上捡起来。

姜泥坐在地上,再次傻了,她被人救了,而且居然是把扇子,还是个穿古装的,神马情况啊这是,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

侍卫的第一刀虽然被六王爷给挡了回来,但是他们的主子五王爷还没有发话,他们自然是不会收手的,于是他们一拥而上准备解决了地上的女子。

六王爷一看这情景,只好加入战斗圈,可惜六王爷楼容宇平时懒散惯了,再加上身边从来不缺侍卫,他的侍卫都是几个兄弟训练的都是一等一的,因此原本风流倜傥的六王爷,现在闪躲地有些吃力:“大哥,你快帮帮我呀!别在那里笑我了。”

大太子再次端起茶杯掩饰自己的失态:“咳咳,六弟,你不是说想跟五弟切磋武功嘛?你现在连五弟的几个侍卫都打不过,别怪为兄没有给你机会啊!”这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大哥我已经把你带进五王府,你想跟五弟切磋武艺,大哥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至于你能不能平安出去,那就自求多福了。

“丢人!”楼容止用杯盖替六王爷挡住了侍卫的一击,避免了六王爷受伤。

五王爷既然出手了,侍卫们自然停了下来,一个个将佩刀收好。

“下去领罚!”这话自然是对那位愣头侍卫说的,差点伤了六王爷,当然要退一层皮了。

“是,末将谢王爷教诲!末将幸不辱命!”愣头侍卫高高兴兴地下去领罚。

“那个人神经不大正常啊!”姜泥默默地为那位小兄弟擦汗,被骂还那么高兴,神经是有多粗啊。

额……在场会功夫的人的脸都黑了。

在他们心目中,能够得到五王爷的一点指点是毕生的心愿,而五王爷刚才那个动作,在外行看来只是简单地一丢,而在他们练家子的人看来那是一门学问,要扔的这么准,能把刀刃打弯,杯盖而不碎,那是怎样的境界啊,恐怕他们怎么练都没法做到。

同样脸黑的还有那些瘫在地上的太监。

这说五王爷的侍卫神经不太正常,不是在打五王爷的脸嘛?要知道五王爷的侍卫是出了名的武功高强,反应迅速,训练有素,习武之人都以能够成为五王府的侍卫为骄傲,要知道五王府的一等侍卫都是五王爷亲自训练的,如果能够成为五王府的暗卫,那肯定会兴奋地睡不着觉,因为五王爷为了锻炼暗卫,经常和暗卫切磋武艺,看的顺眼的还会传授武艺。现在这姑娘居然说五王爷的侍卫神经不太正常,看那侍卫服饰,应该是一等侍卫,不知道五王爷会怎么收拾这个姑娘。

六王爷失落的心情已经被姜泥的一句话给改变了:“你居然没事儿?!哈哈,看来我让五哥不杀你是对的。”六王爷蹦蹦跳跳地奔到姜泥面前,蹲下来看着她的眼睛:“喂,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五哥杀你嘛?”

姜泥看着眼前身穿华服的男子,他亮晶晶的眼睛里面映着自己有些狼狈的身影,她眨巴眨巴眼,问:“他们为什么要杀我?”

楼容宇翻了个白眼:“因为我五哥下令让他们杀你!”

“那你五哥为什么要杀我?”

“我怎么知道。喂,我先问你的好哇?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你问了什么啊?”

“!!!!我让你猜,为什么我不让五哥杀你!”

“你五哥是谁啊?”

“……”

“你又是谁啊?”

“……”

“这是哪儿?”

“你们为什么都穿着古装?”

“我为什么会在这儿啊?”

“我是怎么来到这儿的啊?”

“哎,我说,你的脸怎么越来越红了?你咋了?”

面对姜泥一连串的问题,六王爷的火气瞬间暴涨:“够了!本王先问你的!你耍赖!本王拒绝回答你的问题,本王讨厌你,本王要杀了你!”

“啊?!为什么啊?!喂,我说小朋友,我根本不认识你啊!喂!你要干嘛?!”姜泥面对眼前长的阳光可爱的男孩瞬间的变脸,有些害怕了,她明显感觉到了他的怒气和杀意。她这是倒了什么霉,怎么来一个人就要杀她。

第4章 可惜什么

“轰——”一声巨响,紧接着……

破碎的石凳旁边静静地躺着姜泥的行李箱和背包。

众人一阵吞口水的声音,幸亏不在那里啊,不然被这么砸一下肯定活不了,这怎么天上又掉东西了,是天有异象了嘛?

趁众人反应之际,姜泥迅速从地上爬起来,逃离阳光男孩的魔掌。

“咦,这不是我的行李箱和背包嘛?怎么从天上掉下来了?”姜泥走到她的行李箱旁边,擦掉上面的石灰,左右翻转,奇怪了,这么没有征兆地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行李箱居然没有坏,太牛掰了,回去要给淘宝的店主一个好评。

“这是你的东西?”大太子手还僵在半空,要躲没躲的样子,甚是滑稽。

不过姜泥全副注意力都在自己的行李箱和包上,连头都懒得抬,也就没有看到这个滑稽的太子,也就随口说了一句:“不是我的还是你的啊?什么人嘛,小姑娘的东西都要贪。”

“嘶——”众人倒抽一口冷气,这姑娘的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啊,刚刚得罪了五王爷,现在又得罪了大太子,你怎么知道她得罪了太子,您瞧太子的脸,被一句话噎的都黑了。

“你是什么人?”楼容止站在姜泥的身后,姜泥感觉背后传来一股强大冷空气,她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这天说变就变?

姜泥转头看到一个身穿古装的男子,因为楼容止是背对着阳光的,所以姜泥完全看不到他的脸,但是能够感觉到面前的男子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气概,那迫人的气场让姜泥呼吸有些难受。

好强大的气场!姜泥在心里给这个男人点了个赞。

尽管楼容止的气场很强大,但是姜泥还是不怕死地问了一句:“你又是谁?问我名字之前好歹要自报家门,是吧?”

“本王耐心有限!”呵,敢跟本王讨价还价,嫌命太长了嘛?

“本王?你是古人?不是吧?这么邪门?!”难道我穿越了?!无缘无故怎么会穿越呢?我不是应该在去找自己未婚夫靳言的路上嘛?怎么会被搞到这里来呢?

姜泥脑袋里冒出了无数个问题,一个人呆呆站在原地,嘴巴里面碎碎地念着:“我怎么会来这里呢?这里跟现代时差又是多少呢?……”

她明明记得自己是要出门找未婚夫靳言的,可谁知道,出门就碰到个衣衫不整的怪蜀黍,张口就说这位明媚皓齿的少女呦,我看你骨骼惊奇,简直是被命运偷吻过的幸运脸,必是拯救苍生的不二人选,现在怪叔叔有个游戏找你玩,你愿不愿意?

姜泥当然不可能信这个怪叔叔的鬼话,我可是要和未婚夫幸福满满走进婚姻殿堂白头偕老的元气少女,拯救苍生什么的,可太没意思了!

本着生活很苦,但是老娘很甜的原则,姜泥那是铁定拒绝啊,谁知道,出门没看黄历,刚抬脚,就摔了个跟头。

说好的是被命运偷吻过的幸运脸呢?

这是被隔壁二哈抱头狂啃了吧!

于是,姜泥再睁眼,就莫名其妙掉进眼前这个古装男人的怀抱了。

别人不知道姜泥念了什么,但是楼容止有强大的内力,他把姜泥的话一个字不落地听到了,他被姜泥的自言自语烦到了,这个女人在搞什么鬼?难道她是敌国的奸细?

一片树叶顺着姜泥的耳环擦过,姜泥觉得耳边一阵阴风闪过,她赶忙摸摸自己的耳朵,耳环上的耳坠掉了,半段银丝挂在耳环上,地上还有她的一缕秀发。

“再废话,就是你的脖子!”你要是再不说,别怪本王不客气了。楼容止双手放在身后,一只手上把玩着一片树叶,侧身站在阳光中。

众人连忙护住自己的脖子,深怕楼容止的下一片树叶会悄无声息地割下自己的脑袋。

姜泥猛吞了一口口水,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妈呀,太吓人了,这古代的武功太诡异了,要知道这个耳环可是镀了铂金的,居然被一片树叶给切成了两截,如果刚才偏一点,那她现在是不是被切到动脉,然后浑身像喷泉一样喷着血?!太可怕了!姜泥被自己想象的画面给惊悚到了,浑身一颤。

她抬头打量起眼前的男子,刀刻般完美的侧脸上有一双浓黑的眉毛,给人男性的刚毅,他冷漠的眼神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高挺的鼻梁将他的五官变的更加立体,薄薄的嘴唇此刻真抿着,仿佛在告诉人们它的主人脾气不太好。剪裁有致的深蓝色长袍在阳光下散发着淡淡的银光,使他整个人都显得神秘而冷酷。

帅则帅已,可惜不能接近,姜泥默默摇了摇头。

楼容止眼角余光打量了一下身侧的女子,吹弹可破的肌肤,齐腰的大波浪秀发,一身白色吊带长裙,裙角处绣着金线,让她每走一步,每做一个动作都透着点点波光,黑色的腰带更是将她的身材勾勒地玲珑有致,这样的服装在这个时代显得过于暴露,楼容止皱了皱眉。这个女人似乎也在打量自己,但为什么她的整张脸都透露着两个字:可惜。

她在可惜什么?

第5章 乡巴佬

她在可惜什么?

楼容止举起手中的树叶……

姜泥摸着自己的脖子,默默地在心里淌泪,遇到个帅哥,不能接近也就算了,还这么凶残,真是讨人厌。

“我叫姜泥,泥人的泥。我已经说了我的名字,你也应该自报家门了吧?”

“楼容止!”楼容止自动忽略那把没听过的剑,傲气十足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可以说在三国五城内,没有人不知道楼容止这个名字,所以楼容止说起自己的名字自然霸气外漏。

姜泥的双眼瞪的很大,一副吃惊的样子:“你是楼容止?!”

楼容止赏了个白眼给她,依旧是一副拽酷样子。

“哦,我不认识你!”姜泥默默望天,这家伙在傲娇什么?

她的话差点让太子将口中的茶喷出来,看到五弟黑的脸,他只好忍下来,差点内伤,这姑娘太有意思了。

“你居然不认识我五哥?!你是从哪里来的乡巴佬,真是一点世面都没见过!”六王爷楼容宇在几个哥哥里面最崇拜的就是他的五哥,听了姜泥的话当即不干了,冲过去对着姜泥就开始咆哮。

这下姜泥也炸毛了,什么啊,居然说她是乡巴佬?!虽然她可能是穿越了,眼前的人应该是很有钱很有地位的人没错,可她也不至于到乡巴佬的地步吧:“你说什么啊?!你才乡巴佬呢,你全家都是乡巴佬!你五哥谁?凭什么姑奶奶我要认识他,他是给我饭吃了还是给我钱了,他是供我读书了还是给我修路了?你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野人,对着我就是喊打喊杀的,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什么?你居然骂本王是阉人?活腻歪了是吧?来人!给我……”

姜泥因为情绪高涨,说话语速也快,很不幸,这位六王爷把野人听成了阉人,于是闹剧就华丽丽地开始了。

“来人?来什么人!看来还是个小野人,没断奶是吧?吵架都要找帮手,丢不丢人!啊噜噜噜~”还没等六王爷叫来侍卫,姜泥就大声驳回他,顺便做了一个嚣张的鬼脸。

这下六王爷真的上火了:“谁说我要找帮手了,凭本王一个人就能够骂的你哭爹喊娘,你一个女人说话这么不害臊,喜欢我五哥就直说,不用欲擒故纵。”楼容宇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我拜托你,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对你五哥感兴趣了?你五哥哪位啊?!”

“我五哥就是楼容止!堂堂大周王朝的第五位王爷,爱慕他的女子不计其数,他文韬武略,才华横溢……”六王爷沉浸在对他五哥的深深崇拜中,说起他五哥的好,那叫一个麻溜。

太子捂脸,靠,又来了,又要说半个时辰了……

被讨论的对象楼容止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傲娇小样儿。

“停停停,你说的就是楼容止是吧,我说你这五哥,一个男的挂这么多首饰干嘛!是打算穷的没钱花的时候拿去换银子?一个男的留那么长的头发,还戴簪子,整个一娘炮!不对,比娘炮还不如!”

某王爷脸黑了,某太子惊呆了,某些人眼观鼻鼻观心,表示什么都没听到……

“你说什么啊!你给老子再说一遍!”

“我就说他娘炮怎么的了,哦,你是想说你比他更加娘炮嘛?小朋友!”

“啊!!!我要杀了你!”

“骂你娘炮你就喊打喊杀,什么出息!真没劲!”

“你个死乡巴佬,你为非作歹,你……”

“什么啊!你居然又骂我乡巴佬,你个死野人,姑奶奶我跟你拼了!”

“你居然还敢骂我阉人!啊!你居然踢我!本王跟你拼了!”

第6章 跟你拼了!

于是,姜泥和六王爷在众目睽睽之下厮打了起来,姜泥没有武功,也没有六王爷高,就猛踢着六王爷的小腿肚,六王爷直接炸毛,也没顾上用武功,也照着姜泥踢他的方式踢回去,结果被姜泥躲了过去。

姜泥一手揪着六王爷垂下来的头发,一手抓着六王爷的衣襟,一条腿还在踢着六王爷的小腿肚,嘴巴也没歇着,声声地骂着六王爷:“你个小兔崽子,毛还没长齐,居然骂姑奶奶是乡巴佬!你个白痴,你个变态,你……”

六王爷养尊处优惯了,哪里见识过这样的打架方式,他也揪着姜泥的头发,一面躲着姜泥的脚,一面骂回去:“死乡巴佬,死乡巴佬,死乡巴佬……”原谅六王爷,人家是受过皇族教育的,像这样泼妇骂街般的对骂和掐架实在是不怎么擅长,他也没多余的精力想词骂回去,只能不停地重复同一句话。

姜泥趁六王爷闪躲之际,重心不稳,一个左勾拳把六王爷撂倒在地,又趁六王爷闪神之际直接坐到他身上,左右开工,唾沫横飞。

这下六王爷恼了,他用力推倒姜泥,也坐到她身上,撕扯她的脸。

这个时候,姜泥发现人的潜能真是无限大,她平时连抬捅水都嫌费力,此刻那叫一个威武霸气,只见她又一次将六王爷踹到再地,这次她直接将高跟鞋捅到六王爷脸上,抓起六王爷的手就是一阵乱咬,六王爷的脸上手上瞬间挂彩。

就在她还在奋力和六王爷掐架,她快赢之时,一个人把她从六王爷身上扔到了一边。当时,她一只手扯着六王爷的腰带,是为了防止自己掉下去,哪知楼容止把她从六王爷身上拽开,她把楼容宇的腰带也整条拽了下来。

于是当楼容宇从地上爬起来,特别得瑟地想要过来揍她时,他的裤子华丽丽地掉了下来。

“啊!我要杀了你!”

“啊!禽兽!我要杀了你!”

楼容宇提起裤子,姜泥摸摸头发,两人同时冲向对方,眼睛里全是血丝。

“够了!”太子出声制止。

“闭嘴!”姜泥和楼容宇同时冲太子吼去,这个架还非打不可了。

“住手!”楼容止挡在两人中间,“看看你们的样子!”

楼容宇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基本已经成布条裹里衣了,裤子还要一只手提着,手臂上也都是咬痕,鞋子也飞了一只,怎一个狼狈了得。

姜泥也好不到哪里去,高跟鞋的一只鞋子已经断根了,还有一只扣子也坏了,裙子的下摆被撕了一条口子,吊带也被撕破了一根,只有另一根还险险地吊着整条裙子,差点儿就要全部走光了,姜泥表情有些尴尬。

场面一时安静地诡异。

“哎哟!你给我慢点儿,我是贵客,贵客~”

“元神医,请恕卑职无礼,白管家让卑职即刻带您去见王爷。”侍卫告罪一声后,又扯着被叫神医的老头不停往前赶。

“王爷?那小崽子又怎么了?被自己冻死了?”元神医抚着自己花白的胡须思索着。

侍卫满头黑线,这天下估计也就元神医敢叫五王爷小崽子了,也只有元神医敢调侃五王爷:“神医,卑职不知,但请神医快些去吧,不要为难卑职了。”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那小兔崽子怎么了,我怎么知道用什么药嘞,到时候抢救不及时,这是怪你还是怪我嘞?”元神医偷偷将手伸进衣袖中,掏出一小包药粉,捏在手里。

“卑职,卑职真不知道。”侍卫苦着一张脸,早知道就不要抢着接这个差了,本来以为是美差,可以一睹神医风采,搞不好神医心情好就赏个好药什么的,现在好了,神医是看到了,不过这个神医怎么那么难缠呢。

侍卫你真相了,君不见你的好兄弟因为上次请神医见王爷脚就烂了2天嘛?

神医笑容可掬地望着眼前的侍卫,嘿嘿,就拿你试试我新配的药方好不好用。

第7章 回光返照?

他正要干坏事儿,被白管家的话给耽误了。“元神医,您怎么还在这儿!你怎么办差的,下去领罚!”

“是!”侍卫赶紧一溜烟地就跑了,神医那猥琐的笑容他可是看到了,这让他脑中警钟大响,据说每次神医给你下药时,都要对你笑一笑,恩恩恩,赶紧溜赶紧溜。

“干嘛!”被白管家坏了好事儿,此刻元神医正吹胡子瞪眼,气的不行呢,对白管家的语气也就没那么好了。

“神医,您赶紧去看看吧,皇上让董公公来宣旨,为王爷选妃,王爷不接旨,说除非天上掉下来一个,否则不娶妃。”白管家跑的急,头上全是汗,边说边擦汗。

“哦,那关老夫什么事,皇上下的旨,难不成让我给皇上下毒啊?”元神医白了一眼白管家,突然想到什么,眼睛里面全是恶作剧的亮光:“对了,我可以给皇上试一下我新配的毒药,看好不好用。”说完就要往王府大门冲。

白管家吓出了一身的汗,我的天,给皇上下毒!元神医,亏你想的出来。白管家赶紧拦住他:“不是不是,是后来天上真掉下来一位姑娘……”

“嗯?你当我年纪大了,好糊弄是不是?”

“没有没有,白某人不敢骗神医,是真的!”我要是敢骗你,还不被你试药给试死,白管家擦着越来越多的汗。

“哦,天上掉下来那肯定摔死了,请我去也没用,老夫总不能把她豆腐花一样的心肝脾给缝起来吧?”元神医一副兴趣乏味的样子。

白管家感觉胃里有东西在翻滚,脸色惨白:“没,没,没有,五王爷接住了她,她……”

“那也肯定被你们家王爷给毒死了,叫我去也没用。”某神医咬着自己的指甲翻着白眼。

“……她正在花园里跟六王爷打架,好像……”

“打架,你不早说,啰啰嗦嗦地说这么多,下次话再这么啰嗦,我找你试药,就上次给你试过的蛆虫吧!”元神医说完就直接冲去了花园,压根儿不管身后白管家的反应。

可怜白管家听到“蛆虫”二字,脸色发青,扶着栏杆吐了起来,他可是至今还记得那个场景,当时元神医刚来王府,他盛名在外,管家也是普通人,自然也想问他诊个脉什么的,结果元神医骗他说他有胃病,让他服下一颗绿色的药丸,结果不出一个时辰他的嘴巴里面全是蛆虫,白白的胖乎乎的蛆虫在嘴里蠕动,不知情的管家还吞咽下了几只……想到这里,管家又狂呕起来。

元神医正风风火火赶到花园的时候,只看到六王爷提着裤子,衣服破碎,手臂上有抓痕和咬痕,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有一个淡淡的鞋印,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而站在边上的那个长发白衣姑娘的裙子下摆划开了很大的口子,肩膀也全都露在外面,肩膀上有抓痕,不过比六王爷的颜色要淡多了。

“哦!我去!错过好戏了!”元神医一脸懊恼,不过他看到这个场景,自动脑补的场景可就不是打架那么简单了,他的眼睛又闪着贼兮兮的亮光。

他迅速闪身到姜泥的旁边,抓起她的手腕打算给她诊脉,姜泥刚要反抗,元神医将一枚银针扎紧她的穴道,她觉得浑身酸软,倒到了元神医身上,她不可思议地瞪着眼前的老头,眼睛里面满是疑问,死老头,你对我做了什么?

元神医神秘兮兮地冲她眨了眨眼睛,然后大喊:“喂,小兔崽子,过来搭把手啊,她不是你未来的王妃嘛?”

“王妃?!”太子和六王爷一脸不敢置信地转头看向楼容止。

“不要以为你医治本王的母妃,本王就不敢拿你怎么样。”楼容止浑身散发着强大的寒气。

元神医咽了咽口水,和楼容止大眼瞪小眼:“皇上不是给你下旨给你选妃嘛?你不是说只娶天上掉下来的女人嘛?这不,天上就掉下了她嘛?那你娶她娶谁啊?快点过来搭把手,我要给她看看,她好像没有中毒的现象。”

姜泥眼睛死死盯着楼容止,你丫的,你咋不说娶个地上长出来,常年长在地里的,每天要进行光合作用的嘞,干嘛要说从天上掉下来的,哼,姑奶奶我已经有未婚夫了,死也不会嫁给你的。

楼容止看了一眼元神医,知道他所指何事,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过来。元神医一把嫌弃地将姜泥推到楼容止身上,姜泥瞪了眼元神医,元神医假装没看见,抓过姜泥的手腕,细细地把起脉来,样子专注,眉头紧锁。

楼容止第一次和女人这么近地接触,难免有些不自在,姜泥此刻又拿眼睛看着他,近距离的视线相触碰,让楼容止更加窘迫,俊脸有些许微红,这一切没逃过姜泥的大眼,呵呵,小样儿,刚才不还神拽神拽的嘛?这活儿倒是纯情起来了。姜泥眉眼含笑地朝楼容止眨着眼睛,楼容止的喉结滑动了一下,他默默地望天,为什么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是这么,这么,奇怪,好像从来没有过的那种感觉。

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氛让太子和六王爷摸不着头脑,五弟(五哥)在干嘛?

“唉……”元神医摸着自己的胡须。

唉什么?元神医怎么叹气了,他为什么叹气啊?难道这位姑娘也要七窍流血了嘛?刚刚不是一直还好好的嘛,她不是还生龙活虎地和六王爷打架嘛?难道是回光返照?

第8章 可惜是处女

唉什么?元神医怎么叹气了,他为什么叹气啊?难道这位姑娘也要七窍流血了嘛?刚刚不是一直还好好的嘛,她不是还生龙活虎地和六王爷打架嘛?难道是回光返照?

元神医的一声叹息让姜泥整个人的肌肉都紧绷了,看这老头的样子是个医生,这医生把了脉对着你叹气会是好事嘛?天哪,难道她穿越来就要挂了嘛?她这可是身穿啊,要是挂了,哪里还回得去现代啊,不要啊!姜泥拿幽怨的眼神看着元神医。

但是元神医老神在在地继续把脉,压根儿就不管听到这话好奇的众人,也没有打算说明任何,他在等有人沉不住气主动问他,神医嘛,总要把谱摆够,不然以后怎么混啊。

“元神医,她怎么样啊?”六王爷沉不住气问了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他最受不了人说话说一半,要说不说的样子了。

对啊对啊,我怎么样了?为什么我动不了也开不了口啊?姜泥拿眼睛问元神医,拼命地向元神医眨着眼睛。

虽然不是心里希望的那个人问出来的,但是有人问,元神医还是很开心的,于是他慢悠悠地说道:“可惜啊,是个处女!”

轰,姜泥瞬间满脸通红,众人被元神医的话雷得个外焦里嫩,神医,您老人家……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元神医看众人的反应,继续雷死人不偿命地说“我说六王爷,你都把人家姑娘剥干净了,人家就算强烈反抗,这么长时间你都没把人家拿下啊,看来要让太子奏请皇上给你配两个通房丫头,你不行啊!”说完还拿眼睛看着六王爷,一副同情他不行的样子。

六王爷的脸瞬间憋红了,他还是个16,7岁的年纪,又被保护的很好,所以心智根本不成熟,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而且他也没有被当成储君培养,所以他压根儿没有什么通房丫头来伺候他,猛听到这话,他恨不得地裂出条缝来,他好钻进去。

为什么好好的打架事件被说成了皇二代强迫民女的事件呢?姜泥佩服起元神医的自动脑补技术。

“唉,你说你,要是把这姑娘拿下了,那小兔崽子就不能娶她了,那你们的兄弟关系就要决裂了,嗯……最好她后来再偷情,然后怀上小兔崽子的孩子,那你们的这三角恋的关系就非比寻常了,要是再来个人爱慕这姑娘,然后疯狂地为她甘愿做任何事情,比如说打个仗什么的,那你们的人生就精彩了。”元神医摸着自己的胡子天马行空地说着自己的想法。

众人瞬间石化,脑子里不停地转着两个字,精彩……

太子端起茶杯,默默喝茶,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他才不要被神医卷入这么离奇的故事里面呢,元神医神马的,太可怕了。

“唉,太子,你也在啊,那就你了,到时候本神医给你们一人配一副春药,保证你们心想事成,这样小兔崽子因为得不到这姑娘的爱一定会来求我帮他,那我就可以拿他……”元神医眉开眼笑地瞅着楼容止,楼容止,你现在就拽着吧,到时候你就求着为我试药吧。

元神医满脑子都是楼容止被他折腾的画面,一个人在那里傻乐。

躺着中枪的太子默默望天,今天出门一定没有看黄历。

可怜的六王爷还在找地洞……

姜泥哭笑不得地看着眼前的老头,老头,你亮了,你应该穿越来现代当编剧,什么婆媳关系大作战,多角恋上位这种剧情太适合你了。

“本王没有耐心听你无言乱语!”楼容止瞪着元神医,这个死老头,总是乱来。

“咳咳,小兔崽子,那你当本神医的徒弟,本神医就……”

楼容止还没等元神医说完话,就伸出手打算抓他的手腕。

“好好好,我说,我说,真是,每次都来这招,怕了你还不行嘛,毒死我了,谁给你母后看病,真是不知好歹。”元神医像个小媳妇似的碎碎念着,同时不忘认真地再次确认把脉结果。

“奇怪了,我把了两次脉,都是一个结果,她没有中毒的迹象。你抱了她这么长时间,她的脉象也没有变化。”元神医向楼容止挑眉,小兔崽子,你的魅力下降了嘛,以前姑娘看到你都面色潮红,心跳紊乱,这小姑娘被你毒不死,对你也没有感觉,哎哟,你以后的日子有人治你了,哈哈!

“既然这样,她的体内是不是有解药?”这才是楼容止最关心的事情,如果有解药那母后就不用再缠绵病榻了。

“这个不好说,我目前没有发现她的身上有什么,可能试一些药能够发现也不一定,你先娶了她,让她留在王府,待我慢慢发现哈!”

董公公听了立马告辞就跑,顺便把圣旨塞到太子手里:“老奴先进宫去回禀圣上这个喜讯,圣上和娘娘听了一定高兴。”

待太子反应过来烫手的圣旨在手上时,董公公早就脚底抹油跑的没影了。

“五弟,你打算怎么办?”太子将圣旨放在石桌上,看着楼容止。

小说

他初次见她,就认定了她。

2021-1-3 0:43:26

小说

每一场婚姻却都是待价而沽。

2021-1-3 0:46:5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