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初次见她,就认定了她。

直到新闻被爆开——辛安,那个嫁给江城商界权贵,女人心目中完美男神冷弈溟的女人,竟然是不择手段设计圈套,这才成了冷太太。辛安:“我厨艺绝佳,肤白貌美,还能生猴子,他们凭什么说我徒有虚名?”冷爷将她逼在车内,嗓音沙哑:“那我们什么时候生?”辛安恼怒:“我跟你说正事呢!”冷爷凤眸微眯:“夫人就多生几个猴子,证明给那些人,你是不是有名无实的冷太太……”——他初次见她,就认定了她。
他初次见她,就认定了她。

第1章 : 你干什么!!!

深夜,江城。

色调昏暗的酒吧里,音乐声震耳欲聋,舞池中,一道靓丽的身影不知疲倦的旋转跳跃。

女人穿着黑色吊带超短裙,美腿白皙纤长,魅惑耀眼。

红唇似血,媚眼如丝,一边舞动,女人一边向角落沙发里坐着的男人靠近。

像她这样的美女,没有几个男人能拒绝,男人却慵懒的坐着,一杯一杯的喝酒,视她为无物,女人肆无忌惮的舞蹈,柔软的手臂缠上他的脖颈。

男人突然一把将她拉到怀里,捏着她精致的下巴正要说话,怀里的女人却猛然跳了起来。

“你……你竟然……”辛安脸颊通红,羞愤交集,刚才坐下去的瞬间,她清楚的感觉到有个异样的东西,这才惊得跳了起来!

“辛小姐,你怎么了?”路凌霄脸色如长,一点也看不出端倪。

“咔!”

音乐停止,周围瞬间变得明亮,导演怒气冲冲拿着扩音器骂咧,说:“辛安你是怎么回事?这一幕你NG多少次了,不想拍早点滚蛋!”

站在原地,辛安忍了又忍,才没直接转身走人。

漂亮的眸看着路凌霄,他在娱乐圈混迹十几年,要身份有身份,要背景有背景,如果她说对方非礼她,会有人以为她想上位吧?而且她跳起来的瞬间路凌霄也站了起来,还反过来安慰她,怎么看也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深呼吸,辛安心里忐忑,忍着强烈的不适感,再次进入状态,还是刚才那个镜头,她坐在路凌霄怀里身体僵硬,好在这一次对方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

拍完戏,卸了妆,换上自己的衣服,辛安匆匆赶回剧组人员入住的酒店,这场戏一直拍到凌晨两点,酒店大堂一个人都没有,辛安按了电梯键,‘叮’的一声,电梯门刚打开,她猛地被人从背后推了进去,来人迅速将她压在电梯壁上并关了电梯门。

男人身上熟悉的香水味让她惊恐不已,是路凌霄!

“你干什……唔唔!”路凌霄从后面捂着她的嘴巴,压低声音道:“嘘!是我,别怕!”

是你才怕!

辛安拼命挣扎,身体忽然一僵……

“别动,不然我不保证不会在这里要了你!”路凌霄咬着她的耳垂威胁。

“你、你放开我,你要干什么!”辛安声音都颤抖起来,见她不再挣扎,路凌霄稍微松开手,将她翻转过来,两人面对面,辛安拼命低着头躲开他,牙齿都在打颤。

她被星探发掘入行才几个月,这是她拍的第一部片子,就遇上这种事,害怕是必然的。

“明天还有我们的对手戏,有些部分我不是很理解,想找你对对戏,去我房间?”路凌霄说的露骨,一双大手极不安分。

“对……对戏?”辛安紧紧捏着衣摆躲避。

“没错,也是为你好不是?”

辛安咬牙拒绝:“今天太晚了,我想回房间休息。”

“那就去你房间。”路凌霄低沉一笑。

“路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是不会接受潜规则的。”辛安壮着胆子说道。

路凌霄冷笑:“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在这个圈子里身败名裂!”

辛安脸色一白,额上冒出一层冷汗,她还不能就这么退出,路凌霄看着她的脸色,得意一笑,急不可耐的要去扯她的衣服……


第2章 : 腰腹上还有八块腹肌!

‘叮’的一声,电梯门忽然打开,辛安浑身一颤,猛地推开路凌霄跑了出去。

“你……”路凌霄正要追,看清楚打开电梯的人后神情一变,后者调侃的看着他:“路大明星,这么急不可耐,在电梯里就……”

“冷少……”路凌霄整了整衣服,笑了。

辛安他有的是机会拿下,冷少的面子却不能不给。

……

一路狂奔,辛安见身后的路凌霄没有追来才停下休息,电梯不知上到了几楼,这里一个人影都没有,靠着墙壁还没喘口气,身后的墙却突然向里倒去,辛安狼狈的摔在了地上。

惊恐的瞪大眼眸环顾四周,这是酒店的豪华套间,屋子里没人,只有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透明的玻璃门清晰的倒影出男人强健的身体,她连忙爬起来,想要离开,浴室的门却刚好被推开。

“你是谁?”男人的声音清冷,带着不易察觉的轻蔑和隐忍。

“我、我是酒店服务生,走错门了,不好意思……我现在就走!”辛安忙低着头道歉。

冷弈溟眯着眼看向眼前的女人,因为刚才剧烈的运动,辛安脸色绯红,粉嫩的唇瓣微张,宽大的t恤也掩盖不住姣好的身材,湿漉漉的大眼睛,不时看向他的目光忐忑,带着慌乱、青涩和干净。

呼吸猛地急促,刚被冷水压下去的冲动再次蓬勃而出,冷弈溟毫不犹豫一步步的向这个小女人靠近,坚定而沉稳。

“抬头看着我!”冷漠的嗓音里带着不容拒绝的霸气,辛安不受控制的抬起头,瞳孔猛然收缩。

这个男人!

竟然是闺蜜樊玲玲暗恋的那个男人!?

一如照片上的英俊,脸庞轮廓清晰,剑眉星目,鼻翼挺拔,淡色的薄唇紧抿着,刚刚洗完澡,他没有穿衣服,只在腰间随意裹了一个浴巾,倒三角的身形,腰腹上还有八块腹肌!

也许是空气太压抑,辛安心脏噗通噗通的狂跳。

辛安眼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难免有些慌神,这是她闺蜜玲玲暗恋的男人,玲玲出国前特意交代她要看好这个男人,可她现在却和他在一个酒店房间……

小心翼翼后退,一不小心辛安的高跟鞋跟绊到了地毯上,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下意识伸出手想抓住什么东西,辛安却只抓住了男人围在腰间的浴巾!

“啊!”

惊呼一声,辛安的腰部被面前男人有力的手臂圈住,因为地心引力两人齐齐摔在地上。

辛安被摔得七晕八素,身上还压着个男人,尚未回神,唇上便落下一个炙热的吻。

辛安快要哭了,刚逃离了狼窝,又入虎口!

并且还是闺蜜的男人!

她身体绷紧,莫名的,一股电流徐徐展开,不自觉的,身子都轻微软了……

辛安的思绪有些不在线,而男人似乎很喜欢她的反应。

冰冷的触感让她瞬间惊醒,带着哭腔,苦苦哀求:“不……不要,放开我!”

双手被对方单手压制扣在头顶上,男人赤红着眼睛,腰上一沉……

冷弈溟惊讶的看着身下顷刻绽放的女人,英俊的脸庞上都是震惊。

她为什么会是第一次!

疼得皱了小脸,辛安精致的小脸上滑落下泪水,冷弈溟瞬间也停下来。


第3章 : 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身败名裂!

圈在身上的手臂一寸寸收紧,辛安疼得发抖,却只能咬着唇瓣开口:“请你、松开我!”

明显伪装的坚强和情绪让冷弈溟忍不住微蹙眉头。

两人之间陷入了沉寂,当渴望终于冲破所有的理智,走向崩塌,冷弈溟锲而不舍的将自己埋进她身体里,俯身在她耳边轻说:“抱歉,但是,我会负责的。”

话语一落,粉嫩的唇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那一句话乱了思绪也乱了呼吸!

而辛安只能死死攀着身上的男人大口喘气。

旖旎,荒唐。

……

清晨的辛安猛然惊醒,入目是一张帅气的睡颜,这时的男人显得温和了几分。

辛安挣扎着起身,见冷弈溟没有转醒的痕迹,她便拖着疲惫的身子迅速离开。

她走了,这夜就可以翻过了!

回到酒店,辛安好不容易平复了情绪,缓缓脱下了自己的衣衫赫然看见青青紫紫的痕迹,顿时咬紧了唇瓣!

那个男人!

咬着牙换上衣服,辛安匆匆赶到片场,还没走进去,就听见里面几个女人八卦的声音。

“哎,你看见今天一大早的新闻了吗?狗仔昨天晚上在酒店蹲点,拍到辛安半夜和一个男人搂搂抱抱的,特大尺度!”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是哪个男人?”

“哎,那个男的正脸没拍到,不过我看呀,有点像那个路……你懂得!”

“不会吧,那么快就勾搭上了?”

“可不是……”

声音渐渐走远,辛安满脸震惊没反应过来,难道昨天有狗仔拍到她进了冷弈溟的房间?

迅速掏出手机开机,辛安才发现她爸已经打了几十个电话过来,打开浏览器翻了翻新闻,头条果然有她!

——X女星拍戏期间和男星大尺度照流出,电梯里便迫不及待!

照片一看就是近距离抓拍的,她的脸拍的很清晰,反倒是男人只拍了个背面,辛安一眼就看出那是路凌霄,新闻里也是昨天晚上她被路凌霄堵在电梯里的情景,可是他没有正脸,虽然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那是路凌霄,但他如果不承认,就没有人敢指正他。

眉头紧蹙,辛安担忧的瞬间也在庆幸。

担忧自己刚出道就惹上那么大的绯闻,庆幸被拍到的不是她和冷弈溟的照片。

紧抿唇瓣,辛安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背这个黑锅!

还没来得及给家里人打个电话,身后突然出现路凌霄熟悉又厌恶的嗓音:“怎么,躲在这里不敢进去了?”

迅速转身,身后的路凌霄带着两个助理站在她面前,双手抱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他刚来就看见辛安站在摄影棚外不敢进去,当即心里就觉得很爽,也不枉他故意将照片发给狗仔,不就是一个新人嘛,甩他的面子,他有的是办法让辛安混不下去。

“路先生。”此刻的辛安并不知道路凌霄的想法,更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还以为他也是受害者,提议道:“你应该也看见今天的绯闻了,我们都知道事情不是那样的,那我想,我们是不是该在记者面前澄……”

忽然,路凌霄靠近辛安一些,一手放在她的肩膀旁,凑近她的耳朵低声吹气:“还记得我昨天说过的话吗?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身败名裂。”

猛地瞪大双眸,辛安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事情,是他故意做的?

路凌霄只是看着她,冷漠一笑:“辛安,我等着你来求我!”


第4章 : 尚未面世已经‘火’了一把!

眼睁睁看着路凌霄神清气爽的踏进摄影棚,辛安脸色刷白。

摄影棚里的人分明都已经认出路凌霄就是那个绯闻男主,可却又全都装作没认出的模样,还笑着跟他打招呼粉饰太平,看着这些人,辛安心里一阵哀凉。

路凌霄这分明就是盯死了她,可偏偏没人帮一下。

“辛安,你来啦?”

摄影棚里,一个年轻的群演看见她,故意高声开口,一脸讥讽。

瞬间,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转过来看着摄影棚门口的她。

个个嘲讽,人人鄙夷,仿佛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般!

深呼吸踏进去,辛安没看一眼远处对着她似笑非笑的路凌霄,小手紧握成拳。

她一个刚刚出道连经纪人都没有的小明星怎么跟路凌霄斗?

……

好不容易熬到一天的戏份拍完,辛安再次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这部戏就快要杀青,现在也显得轻松很多,站在电梯口辛安有些不知所措。

她在等路凌霄,短短一天的时间外面的绯闻甚嚣尘上,爸爸的电话一个接一个,可是她不解决清楚,她根本无法跟自己父亲解释。

‘叮’一声,电梯门打开,辛安终于等到跟自己小团队喝完酒上来的路凌霄。

“路先生……”急切上前却又保持着适当的距离,辛安说:“路先生,请你跟记者解释一下吧,昨天晚上的事情根本不是他们报道的那样,我只是一个小人物,你何必跟我一般计较呢?你要我求你,我就求你,但是我不……”

眉梢一挑,路凌霄浑身还带着浓郁的酒气,看着辛安漂亮的脸蛋忽的笑开,身子倚靠在墙壁上猛地一把拽住辛安的手腕往自己怀里拉:“现在知道来求我了,你说你要是昨天听话点儿,哪里会有那么多麻烦事?不过现在也不晚,乖乖陪陪我,我保证,明天早上起来那绯闻就会烟消云散……”

说着,过道里路凌霄就要强吻上辛安,手腕被拽得紧紧的,辛安吓得脸色苍白!

“放开我,不要……”奋力抗拒着,辛安的头发都散乱不堪,身子也凉透骨髓。

“呵呵,你都找上门来了,还装什么清高?”滚烫的大掌游移在辛安的衣摆处,眼看就要伸进去,辛安顿时被那温度吓破胆儿!

啪!

突的,清脆的响声在过道里响起,两个人的动作全都停下。

不可思议的捂着自己的脸,瞬间清醒过来的路凌霄满脸盛怒,拽着她的手腕大喝:“你敢打我?”

辛安自己也被吓到了,可还是迅速的想要从他身边逃离。

路凌霄气得不行,脸崩得紧紧的,自尊心受挫一时也没了兴趣,看她挣扎的时候迅速松手眼睁睁看着辛安狠狠摔在地上,大步向前,居高临下说:“辛安,我要不毁了你,我就不叫路凌霄,我倒要看看,你一个小透明怎么跟我斗!”

跌坐在地上,辛安眼睁睁看着盛怒之下的路凌霄转身离开,脸上毫无血色。

完了……

她这下彻底的得罪路凌霄了,她该怎么办?

她不会接受潜规则,也不会做人情/人,可一无所有的她该怎么跟他斗?

……

整整一晚上,辛安都在忐忑中渡过的,面前的电脑不断刷着新闻。

猛地,眼里到底还是出现了相关的消息。

——X姓女星与L姓男星共同开工,身份曝光,勾搭不成便自爆丑闻求上位!

短短几分钟,下面路凌霄的粉丝已经铺天盖地的开始谩骂,而她的身份也迅速被人挖出来,一时间整个网络上,辛安的作品尚未面世便已经‘火’了一把!


第5章 : 敢做还不敢承担后果了?

电脑上的留言疯狂闪烁,辛安眉头紧蹙。

翻看一下新闻,她才知道,路凌霄竟然诱导别人的说她勾搭他,现在,整个网络上的路粉都在攻击她,谩骂一片,诅咒一片!

“好无耻,竟然想攀上我们路大上位!卑鄙!”

“这女人是谁?弄死她,敢动我们的男人!”

“还好我家路大自制力好,这女人太狐媚了……”

……

默默看着评论,辛安又气又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忽然,房门被人用力敲响,辛安吓得身子都颤抖一下,下意识以为那些脑残粉已经找上门来,都忘了自己在剧组里。

“辛安,你怎么还不来拍戏?”门外,助理导演一脸不满的看着她,说:“导演说了,今天这是你最后一场戏,拍完你的戏就杀青了,也可以离开剧组了!你赶紧的,别让大家都等着你,一个新人还耍大牌?”

说着,助理导演转身离开,嘴里还念叨着:“真是的,敢做还不敢承担后果了?”

这话,俨然是讽刺她‘勾搭’路凌霄的事!

狠狠深呼吸,辛安换了衣服立马往摄影棚赶,里面大家已经就这件事开始探讨起来了。

“勾搭路凌霄,她算哪根葱啊?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地位,什么身份!”

“啧啧啧,我还以为是路凌霄看上她了呢,没想到她自己那么急切的想上位呢?”

“看见那些骂她的了吗?简直大快人心啊……”

……

眉头微蹙,辛安正想解释,远处的导演已经大喝:“辛安!你到底要做什么!现在‘火’了一下就想耍大牌了是不是?你到底要不要拍,不拍给我滚!”

忍下迅速就位,辛安努力让自己保持着正常的工作状态。

可刚拍完一场戏,卸完妆,摄影棚外便有人冲进来大喊:“不好了,外面来了很多路粉,全都叫嚣着让辛安出去道歉,还说不道歉,他们不会离开!”

“道歉!道歉……”

“道歉!道歉……”

话语刚落,摄影棚外震耳欲聋的呼唤已经传进来,辛安脸色刷白!

下意识看向路凌霄,辛安没错过他眸底一闪而过的得意,接触到她的目光,路凌霄嘴角嘲讽上扬一下又立刻变脸,一脸为难的看着她。

辛安心里怒得不行,这一切分明都是路凌霄自己搞出来的事!

导演不满的瞪过来,辛安想说话,路凌霄却抢先一步站出来,说:“抱歉导演,外面都是我的粉丝,我不知道他们会因为昨天的新闻那么激动,是我的错。”

说着,路凌霄转向辛安,道:“辛安,对不起,是我昨晚喝多失言了,我没想到会被传出去。”言下之意就是默认辛安做过那件事了。

摄影棚里有几个小姑娘轻嗤一声,大大咧咧的是对辛安的嘲讽。

记者放照是一回事,当事人变相默认又是另一回事啊!

“路凌霄!你说话要摸着良心,明明是你……”

“辛安,之前的事,我就当你是刚刚入行的新人,不懂我这的规矩。”路凌霄猛然沉下脸,语气低沉,听在辛安耳力,却隐隐含着威胁:“我路凌霄在娱乐圈这么久,虽然没有多少人脉,但这件事和我有关,我会想办法尽快解决,至于你……”他顿了顿道:“我也要告诉你,想要红,就多努力用好作品说话吧!”

说罢,路凌霄似乎看都不想看辛安一眼,迅速转身走出了摄影棚,外面的粉丝尖叫声瞬间拔高,喊得都是路凌霄的名字!

辛安气得差点笑出来!

路凌霄,你还要不要脸!


第6章 : 你那天晚上跟谁在一起

想要追出去的脚步骤停,外面的路粉还在狂热尖叫,辛安瞬间清醒!

她不可以出去,一旦出去,谁知道路粉的情绪是不是能够控制得住?

目光触及到周围的人,辛安这才看见他们一副看好戏的模样,那脸上仿佛都写着‘只能靠着身体来的‘好作品’真是有够厉害的’嘲讽,抿唇,辛安忍了下来!

辛安转身向导演求救,谁知刚开口就被打断:“导……”

导演摆起手,看都不看她一眼:“你的戏拍完了,可以走了。”

说完,导演带着助理转身站到一边,目不斜视,周围响起一阵嗤笑声。

“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以为导演会保她?”

“她以为她国际大腕,还是有金主撑腰啊,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勾搭路凌霄!”

“圈子里谁不知道,路粉的‘缠功’可以缠死艺人的,我倒要看看她能‘火’多久……”

嘲讽、鄙夷,辛安想大喝,她根本没有撩任何人,可在场的人谁会信,又有谁会在意?

辛安耳边都是外面路粉疯狂的尖叫和怒气,心里不自觉打颤,踏进娱乐圈之前她便听说一个刚刚出道的小艺人被路粉们逼得退出娱乐圈的例子……

辛安深呼吸一口气,转身走向与摄影棚相连接的另一个摄影棚,脚步都有些胆颤。

无论如何,她都不可以退出娱乐圈!

……

辛安躲在角落,满耳都是外面路粉要求道歉的声浪,情绪激动得仿佛下一秒就会冲进来般,吓得她坐立不安。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眼眸滴溜溜的转,辛安依旧想不出办法。

外面的路凌霄似乎也控制不住情况要进来了,辛安一颗心彻底吊起来!

果然,很快路凌霄便在助理的帮助下返回摄影棚,看着她的眸都带着凉凉的笑,转身又迅速收拾好微表情,一副温柔无奈的模样,骗得不知情的人团团转,道:“各位,抱歉,现在外面的粉丝情绪还有些激动,你们出去的时候小心一些……”

“又不是我们那么不知廉耻,凭什么现在我们还要被她连累啊?”

“就是,有些人啊,有胆子做没胆子认!”

“摄影棚一收工,某些人就等着被粉丝抓住好好教训一下!”

……

导演的拍摄工作暂停下来,剧组人员的工作也暂停下来,辛安也知道路粉的聚集给大家带来了困扰,可那一个个全都觉得她是罪魁祸首的表情是怎么回事,这一切可不是她一个人的错呀!

恼得怒瞪路凌霄那副伪善的模样,辛安气得忍不住大喝:“路凌霄,你……”

“辛安。”皱紧眉头打断她的话,路凌霄仿佛没听见她的怒火,一本正经道:“很抱歉,我已经跟粉丝后援会的会长谈过了,但是他们依旧表示要你道歉,毕竟这件事现在影响很大,很多粉丝心里都觉得不痛快,若你不道歉……”

呵呵……

轻嗤一声,辛安气得笑起来,抿进唇瓣没说话。

她一道歉,那她勾搭他的事实可就坐稳了,她以后在圈子里也更难混了!

还在挣扎,导演不耐烦的上前一把拽住她的手腕,说:“你现在立刻给我出去道歉,现在知道怕,那你当初做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以为一个绯闻就可以火,你真以为这个圈子是给你玩儿的?想不道歉,可以啊,出去跟人解释清楚,你那天晚上跟谁在一起,你做了什么!”

辛安被拽得就快被推出摄影棚,旁边的路凌霄眸底还偷偷带着嘲讽!

眼看摄影棚的门就在眼前,辛安尚未被推出去,门却自己开了,娇小的身子不甚撞了上去,辛安鼻翼间都是男人熟悉又陌生的气息……

“你给我出……啊啊啊!”身边的导演叫嚣还没完却突然惨叫起来,辛安转过头才看见导演扣着她手的手腕被一只大手也给扣住了。

惊得抬眸,漆黑幽深的眸锁着她,辛安身子一僵。

冷弈溟!


第7章 : 我是演员家属,来探班的

颀长的身躯站在自己面前,辛安站在他怀里,顿时有种小鸟依人的错觉,身边导演的手腕还被扣住,疼得嗷嗷大叫:“你、你、你是谁,你快松……”

冷弈溟单手随意插在兜里,漆黑幽深的眸宛若深潭般默默看着导演。

只一个眼神,饶是在圈子里见过无数人的导演此刻也打了一个冷颤。

眼神,好冷漠……

冷弈溟一言不发的将目光转移到导演扣在辛安的手腕上,眼神凌厉,不言而喻。

导演迅速回神,松开手,谁知原本靠着他力量站定的辛安一下没站稳摔了下去!

几乎是眨眼间,冷弈溟松开导演的手,一把揽住她纤细的腰身贴合到自己怀里,兜里的手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扣住她的肩头避免撞上来,垂眸,怀里都是她娇小的身子和惊慌的表情,柔软而温和……

一瞬间,冷弈溟不自觉想起那夜她在自己身下绽放的妖娆,喉结微动。

冷弈溟轻咳一声松开她,温热的大掌顺势自然而然握紧她的小手,凉凉问:“路凌霄……先生?”

冷弈溟满是寒意的目光落到路凌霄身上,让人不寒而栗!

就是他,跟……某个身份确定的人,闹了绯闻?

“我就是。”

路凌霄皱着眉,心情极度不好!

他眼看辛安就要被导演推出去上演一场好戏,说不定还能等着她来求自己,结果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觑一眼他牵辛安的手,又看一眼胆小的导演,路凌霄上前问:“这位先生,你好像不是我们剧组的人吧,很抱歉,我们这里,无关人员是不可以……”

路凌霄的话只说了一半就停下,意思格外明显。

冷弈溟仿佛没听懂般,眸底凉意更甚,只说:“我是演员家属,来探班的。”

家属?

谁的?

周围的目光落到辛安身上,满满都是狐疑和猜忌。

辛安回过神,惊得张嘴就要辩驳,小手却被他紧握一下,只堪堪吐出一个字:“我……”

“路先生,我来,也是找你的。”

冷弈溟不动声色阻断辛安的话,抬眸看着路凌霄,一字一句说:“路先生,请你跟记者以及你的粉丝解释一下,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若你无法做到,那很抱歉,我只能用我的方式告知大众,只希望到时,你能够接受那样的结果。”

路凌霄脸上一闪而过的心慌、惊讶却又很快消失不见。

提高了音量,路凌霄以此来掩饰着自己的情绪,道:“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跟辛安是什么关系,或者谁让你来这里恶作剧的,但我想告诉你,需要给大众一个解释的人是辛安,不是我……”

路凌霄把责任全都推给辛安,自己面对冷弈溟却还是有些心慌和害怕。

“第一,我是辛安的未婚夫。”

话落,一屋子人惊得瞪大眼眸,毕竟谁也不知道辛安竟然有未婚夫!

“第二,我有电梯门打开时目击者的证词,他可以证实当时你们是什么样的姿态。”

冷弈溟嗓音低沉,带着莫名让人安定的能力,情绪原本极度不安的辛安瞬间平静下来。

“第三,酒店电梯的监控虽然没有,可走廊却是有的。”他缓慢清晰的说着,眼眸都没动一下,可低沉的嗓音里却逐渐沾染上寒气:“走廊监控可以显示,从进电梯到出电梯,再到辛安到我房间的时间。”

说到这,冷弈溟停下来看着路凌霄,神色未动。

路凌霄惊得脸色苍白,大脑飞速运转着应对方式,却根本无力挣扎!

现场沉默两秒,冷弈溟才继续说:“那,有劳。”

冷弈溟说的分明是客气话,可现在落在路凌霄耳朵里满满都是讽刺!

路凌霄一张脸黑到底,周围都是剧组人员清浅的议论声,偏偏冷弈溟还上前站在门边,无声提醒着他……


第8章 : 后天,我们去把证领了

路凌霄被逼着强打精神出去跟记者和粉丝解释,眸底深处都是恨意。

这是第一次,他路凌霄竟然被人逼着打了自己的脸!

好一个辛安,好一个未婚夫!

给他来这招,那他倒要看看,辛安是不是真的刚刚入行就要用结婚来断送自己前程!

笑里带着几分奸诈,路凌霄转身面对记者开始解释……

……

辛安和冷弈溟好不容易趁着路凌霄跟人解释的时候从剧组里出来,她狠狠松口气。

其实,辛安不在意路凌霄怎么撒谎,她只是想恢复自己的名誉,所以也没留下看。

当车停靠在路边,冷弈溟转身,说:“你的事处理完了,现在,来处理一下我们的事。”

一句话,辛安猛然惊觉,她跟这个男人还……

“啊……”

辛安嗫嚅着想开口,却不知从何说起,也不知该怎么说。

冷弈溟确定辛安已无法完整说出一句话后,默默看她一眼,问:“为什么先走了?”

辛安的俏脸瞬间红了,她没想到,冷弈溟竟然会追究她那天早上为什么会先离开!

小手紧攥自己的裙摆,辛安只说:“我、我要拍戏……”

眼眸一眯,冷弈溟也不知道信没信,辛安继续说:“而且,我认为,我们都是成年人了,那天也只是一场误会、一个意外而已,我们不该……”

“你有想嫁的男人?”蓦地开口,冷弈溟眉梢微挑。

车厢里一阵寂静,冷弈溟在等她的回答,辛安在话落的瞬间脑海里迅速闪过一抹人影,却在抬眸看向冷弈溟的瞬间摇头说:“没有,可……”

“那就好。”转过头不去看她,冷弈溟重新发动车想借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脑海却都是她的模样,沉了嗓音说:“我说过要负责那句话,不是开玩笑的。”

有些东西,一旦开了荤,便会食髓知味。

而辛安,自第一次后便是他的势在必得。

“我……”

“后天吧,后天,我们去把证领了。”

蓦地开口,冷弈溟帅气的脸上都是自信,对辛安没说完的话明显没有兴趣。

辛安惊得不行,半个身子都侧过来,皱紧眉头说:“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不需要你负责,也不需要你娶我,我们就只当那天……是一场意……”

“辛安。”冷弈溟皱起眉头,说实话,他对辛安一再的拒绝已经有些不耐烦,因为在他眼里,这并不是一件需要商量的事,而是已经决定的事,打断他,冷弈溟说:“现在这个时候,我们只有结婚,才能解决彼此的困扰,懂吗?”

话语一落,辛安便没说话了,深沉着眼眸看他。

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冷弈溟并没让辛安失望,下一秒便道:“三个月前、辛澄、萧阳。”

他只说了三个词,别的都没多说,可却让辛安苍白了脸。

原因是:三个月前,临近毕业,她的弟弟辛澄因为口角之争被她前男友萧阳挑着学校人少时打得半死,她接到消息那一刻,辛澄几乎只剩一口气,他是辛家唯一的男丁,结果在那一场灾难里,不止伤了腿,他们还得顾及着家里三天前才心脏病发了一次的爸爸……

辛安只能对家里谎称弟弟去了朋友家过暑假,也就是从那时起,辛安踏足娱乐圈。

辛安咽咽唾沫良久没说话,攥着裙摆的手越发用力。

冷弈溟深深看她一眼,提出自己的‘建议’:“后天,去领证,从此以后,你的弟弟我帮你照顾,你不想让家里人知道的事他们永远不会知道,而我,也可以避免家里一再的催婚,辛安,只有这,才是你和我一劳永逸的方法……”

一劳永逸?

抱歉,她实在看不出这个方法哪里一劳永逸了!

更何况,没有人会喜欢被人用‘秘密’威胁的感觉!


小说

面对困境,她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2021-1-3 0:41:48

小说

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甜萌少女呢!

2021-1-3 0:45:1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