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成婚却是噩梦的开始

一纸成婚却是噩梦的开始,他不仅把女朋友的死算在她的身上,还要她赎罪。,她怀了他的孩子,原以为他会给她一个家,却没想到那个女人出现后,一切都变了。,靳墨琛,如果你爱的人只是她,就放我离开!
一纸成婚却是噩梦的开始

第1章 答应

“你让我去给别人生孩子?”

一道低哑的女声在昏暗的嗓音里响起,叶乔猛的从沙发上起来,眼睛里迸出的火光似能杀人,她紧紧的咬着下唇,看着面前颓废无助的男人,最终攥着的拳头还是松开了。

不是她舍不得,也不是她不愤怒,只是此时此刻,她的心不知不觉在那么一瞬间有了一丝裂痕。

这是她的男朋友啊,她曾经乃至现在都深爱的男人啊……

她甚至连眼泪都流不出来,就这样站着呆呆的看着男人慢慢的跪在自己面前。

“乔乔,你要理解我,这样做我也是没有办法。”徐凯跪在地上一把抱住叶乔的腿哀求着,“那个人的女朋友毕竟是被我撞死的,虽然她喝醉了酒负主要责任,但那个人肯定不会放过我。我们需要钱离开这里,只要签了这份合同,我们就能拿到一百万,等到孩子生下来,我们还能拿到剩余的一百万!”

一百万,一百万……

呵呵!

叶乔发出一声轻笑,她深深看了男人一眼,“阿凯,我知道这段时间你很痛苦,可是我没想到你会让我去做这种事,难道在你的眼里,我叶乔就值一个数字?”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已经颤了起来。

“乔乔,你以为我愿意吗?我不是没有办法我会这样吗!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我怎么舍得!”徐凯心烦意乱的吼了一声,扑通一声坐在地上,抬头失声痛哭道:“乔乔,如果不这样做,我们拿什么出去生存,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难道我要你跟着我受苦吗?“

受苦?难道她叶乔是爱慕虚荣的人,是吃了不了苦的人吗?

看着面前憔悴的男人,叶乔心里终究还是软了,她把徐凯从地上扶了起来,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才开口道:“阿凯,你别再说了,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了还不行吗?”

“真的?乔乔你说的是真的?”叶乔的话让徐凯激动的语无伦次起来,“乔乔,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叶乔任由着男人紧紧抱着,脑袋里却是昏昏沉沉,她……好像看不到未来……看不到阳光……看不到尽头……

离开包间,徐凯立马拉着叶乔打车去了医院,先是检查了身体的各项指标,随后在医生的办公室里签了那份合同。

叶乔至始至终没有看到那个雇她来的男人,不过这些她也不想知道,合同里面有一项是,双方互不打探对方的身份,这样也很好,省掉了许多没必要的麻烦,叶乔只需要生下他的孩子就行。

“阿凯,我们这是去哪里,不是应该在医院里进行吗?”

在医院里办完了所有的事情,见徐凯领着自己上了出租车,她心里免不了有些疑惑,对于那种事她也有所了解,无法就是将男人的精子用医疗器械移植进女人的子宫里,可是现在还没有天黑,医生还没有下班啊!

“我们先去吃饭,不着急。”

徐凯言辞闪烁,不过叶乔却没有看见,跟着他去吃了晚饭,甚至一直吃到了深夜,直到天彻底的黑了,徐凯才在前面领路,领着叶乔进了一家最高档的酒店。

第2章 难道是来陪我聊天?

叶乔几次抬头,又几次把头赶紧低下,脸上不知不觉中已经烧成一片红晕,眼波柔的像滩春水一般。她如果还不知道徐凯的意思,那就真是个笨蛋了。

他们恋爱了两年,但是一直没有突破最后的那道底线,马上就要给别人生孩子了,今晚可能是他们最后的一次机会了。

从电梯里出来,徐凯微微顿了下脚步,在口袋里翻找了一会,回头对叶乔指了下一旁的房门,苦笑道:“乔乔,你先进去,我忘记带那个了……”

叶乔的脸更红了,徐凯说的是什么,她也想到了,没有那个东西还真不行,都已经签了协议,别到时候再怀了徐凯的孩子。她声音小像蚊子一样嗯了一声,就飞快的跑到了门边。

门没锁,一推门就开了,里面灯也没开,漆黑的一片。叶乔按了好几下墙上的开关,灯却没亮,难道是停电了?

想到这里,叶乔借着窗帘处溜进来的淡淡月光,走进了浴室里,她要把自己最美的一面献给自己最爱的男人。

洗完了澡,叶乔裹着白色的浴袍含羞带怯的走出来,刚要到大床边,只听到那里忽然响起了一声低沉有力的嗓音,“你就是协议的那个人,你可是有些迟到了!”

房间里还有人,叶乔陡然一惊,刚才还有着羞涩的脸色刷的就白了,但马上又呆愣住了,他怎么知道自己签协议的事情?

叶乔下意识皱起眉头,但脑海里很快就闪过一个念头,从头到脚全身都在哆嗦,就在她惊讶中,隐约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从沙发上缓步过来,因为房间太黑的原因,看不清脸庞,只能闻到一股男人特有的冷香气息。

叶乔刚想动,一双有力的大手按在了她的肩头,让她根本就无法挣脱,男人的手粗大却如同灵蛇一般灵巧,手往前轻轻往下一动,叶乔身上裹着的浴袍滑落到了地上,雪白娇嫩的身体一览无遗的展现在男人的面前。

“你想干什么?”叶乔惊慌的大叫起来,一张脸吓得都没了颜色,想跑却又被抓的牢牢的,被轻轻一扔就扔到了床上。

她感到了一种无法描述的屈辱还有无能为力,尤其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冲击着他全身每一处的细胞,身体不受控制的战栗,让她都有了一种羞耻感,一边挣扎着,一边喊道:“你快放开我,我会告你强抢妇女!”

“告我?”男人的声音带着丝丝凛然,厉色道:“你已经签了合同,而且还根据事先的约定来到了酒店,你不是过来履行合同的,难道是过来陪我聊天?”

“不是的,我是来陪我男朋友……”

话还没有说完,叶乔脑子轰的一声仿佛要炸开了,身子都震惊的摇摇欲坠,仿佛一瞬间把所有的事情都想明白了。

第3章 被迫承受

徐凯!徐凯!!

是他把自己叫来的,把自己骗进了这个房间,他肯定知道这里面的男人在等着自己,所以他才借故离开了。

“先生,错了,全都错了,我是答应给你生孩子,但没答应我们真的发生关系,我可以在医院……”

叶乔的话刚到嘴边,忽然感到某处撕裂般的疼痛。

她没有力气去反抗什么,只能竭力的去忍受,不知道过了多久,后面的男人低吼了一声。

在这一刻,叶乔疼痛难忍,猛然扯下了他抱着自己的手,狠狠地在他手腕上咬了一口……

这一前一后足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但他们都把自己隐藏在黑暗里,谁也没有看清对方的样子。叶乔没敢乱动,完事之后,叶乔才赶紧的爬起来,但因为跪在床上的时间有些长,双腿一麻就跌坐在了床上。胳膊也酸了,费了老半天得劲才把内衣穿好,这时候男人把一张只有电话号码的名片塞进她的内衣里,嘴角勾起讥诮的弧度,“如果怀孕了立刻通知我!”

叶乔虽然感到了一阵侮辱,但没有太多的生气,谁让签了合同,只是心虚的咽了口唾沫,“如果没怀孕呢?”

男人沉默了下,陡然伸手,一把揽过她的腰身,凑到她的耳边带着蛊惑众生的嗓音道:“没有怀孕,就一直做到怀孕!”

叶乔一颗心直往下沉,好像全身的酸疼感更加强烈了,暗暗祈祷这次千万要怀孕,否则不知道还要经历多少次这种滋味。

叶乔穿好了衣服,在黑暗里摸索到了房门走了出去,随后就立刻打电话给了徐凯,她心里被一股怒火点燃,她要问清楚了他究竟想干什么?除了愤怒,心中还有一种极度的失望,这些情感在心底不断地纠缠着,像找不到倾泻口的洪水猛兽,简直让她快要疯掉了。

让叶乔没有想到的是,徐凯的电话关机了,联系不到徐凯,叶乔不免有些着急,想也不想的就打车直接去找徐凯的父母。

徐凯的母亲杨凯丽看到叶乔的时候神情一愣,紧接着她讥讽的说道:“你来这儿干嘛?”

叶乔知道杨凯丽不喜欢她,面对她的讥讽,也没多想,直接道:“阿姨,我是来找徐凯的,他的手机打不通……”

“阿凯出国了!”冷漠的丢下这句话,杨凯丽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独留叶乔怔怔的站在原地。

他竟然走了?不是说好了要和自己一起走的吗?

等等!

叶乔忽然间曈昽惊骇的瞪大,手掌死死地握紧,指甲都扎进了掌心肉里,她的一百万合约费在徐凯的账号上,徐凯带着钱走了!

第4章 满腔恨意

叶乔狂怒之余,心里陡然生出一种及其荒唐的感觉,发出了一阵狂笑,可笑,真的是愚蠢至极的可笑!

他把人撞死不说,还求着她给别人生孩子,说什么舍不得她跟着他一起吃苦,为了他,她放弃了她的骄傲,拉低了她的底线,为他做这等事情,可他呢?

他竟然还拿着那笔钱,舍弃了他们两年的感情,直接飞去了国外,连电话都打不通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笑的前俯后合,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人忽然间就像被什么从里到外掏空了,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了,身子一个踉跄跌坐到了地上,抱着双膝只剩下了无声抽泣。

“哭什么哭,想哭滚一边儿哭去,晦气死了。”屋里的杨凯丽听到外面叶乔的哭声,打开门气呼呼的吼着,她刚刚已经和自家儿子联系上了,儿子说他已经和叶乔分手了,如果叶乔来找他,让她不必顾忌,直接将她赶走就是。

“徐凯,我不会放过你的!”闻言,叶乔擦了一把眼泪,从地上起来,头也不回的从这里离开。

从这一刻起,她和徐凯,誓不两立!

叶乔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风平浪静的过下去,却未曾想到,会有人因为徐凯的事情,而来找她。

半个月以后,一群黑西服男子冲到了她的门口,随后一名身躯高大的西装男子插着裤兜缓步走进了门里。一双墨色眸子就像世间最为璀璨的黑宝石,神秘优雅的眼神深处露出一股让人难以捉摸的桀骜专横。他仿佛就是天生的掌控者,将众生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靳墨琛淡然的看了一眼在惊慌看向他们的小女人,薄冷的唇瓣勾起一丝冷漠的弧度,“你就是叶乔?徐凯的女朋友?”

“……是。”叶乔已经猜出了这些人的来意,心里更是恐慌,脸上的表情都僵硬了下来,手心不知不觉出了一层冷汗。

靳墨琛眉宇不易觉察的紧了一下,两道厉光闪烁,掏出一支雪茄,一口口吞吐,烟气腾腾中,他嘴角勾起残冷缓缓的开口,“告诉我徐凯哪里去了?”

“他,他出国了。”叶乔眼神有些躲闪的下垂,不经意间落在了靳墨琛夹着雪茄的手上,紧接着一震,再次抬眼望去,确切的说是在看向他的手腕上。

那里,有一个清晰的牙印!

叶乔死死地盯在上面,在这一瞬间好像掉进了冰窟,从头顶凉到了脚底。那晚在酒店发生的事情翻来覆去的开始在脑子里重现,在最后男人横冲直撞的最后时刻,她控制不住的咬了他,就在他的手腕!

天哪,那晚的男人不会是他吧?!

靳墨琛竟然是找自己生孩子的人,他可是靳氏的继承人啊!

忽然间的,她仿佛又想明白了靳墨琛找人生孩子的用意,他的女朋友被徐凯撞死了,女朋友死了,他的心也跟着死了,再没有人有资格成为他的妻。他们靳家一代单传,靳墨琛如果不能娶妻生子,那么靳家就会后继无人。

叶乔又悄悄的打量了几眼面无表情的靳墨琛,他很显然没有认出来自己,否则很难想像到会发生什么可怕的后果,让仇人的女朋友给自己生孩子,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第5章 屈辱

靳墨琛早已经查到徐凯出逃的事情,虽然派出了很多人查找他的下落,但是世界太大一时间很难有什么消息。对于秦玥的死,他一直耿耿于怀,余恨只能发泄到了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身上,大手像铁钳一般拽紧了她,狂拉着就出了居民楼。

外面正下着瓢泼大雨,噼里啪啦的打在所有人的身上,靳墨琛抹了把俊脸上的雨水,粗暴地把叶乔推进了车里,他们一行一直奔去了郊区的墓地。

他的女朋友就葬在这里。

“跪下去!”靳墨琛高大的身躯站在墓碑前,陡然带着一丝厉然道。

叶乔紧咬着嘴唇,一股羞愤涌了上来,身子一直没动,但是靳墨琛带着一丝狂躁的拽住了她的长发,一脚踹在她的腿弯。

扑通一声,叶乔重重跪在了地上,她最近身体原本就挺虚弱,被雨水这么一淋,从骨头缝都透出了一股子寒冷,时间越长,全身都感觉到一阵阵的痉挛,脸上不知不觉中已经全是冷汗,手掌撑着地想爬起来,但是靳墨琛猛然回身,俯身用大手捏住她的下巴,面色阴沉道:“一直跪在这里,跪到我满意为止。”

叶乔挣扎了几下,但是根本就动弹不得了,只感到全身气血翻涌,手指都跟着在哆嗦。这个该死的男人,是想让自己跪死在这里吗?

靳墨琛脸庞就像岩石一般坚硬,深邃的目光落去墓碑上的照片,里面渐渐出现了一抹柔情和不舍。

雨水顺着他的高挺的鼻梁一直滑下,但是他却感觉不到一丝寒冷,只是嘴唇微微动了几分。

雨水越来越大,在地上形成了小水洼,叶乔整整在雨中跪了一个多小时,浑身都湿透了冷的发抖。靳墨琛看了下蓝色的腕表,这才决定离开,但他根本就没有打算开车带她回去的意思,任凭叶乔搂着身子冒雨前行。

叶乔看着从身边飞驰而过的几辆车子,忍不住悲怆的骂道:“靳墨琛你太可恶了!”

回到了家里,匆匆洗了个热水澡,抱着被子就不住的发抖,这时候一通电话又让叶乔的心提了起来,她飞快从钱夹里找到了一张没有名字的名片,果然和手机上的号码一模一样,这名片是那也在酒店的时候,靳墨琛给她的!

惊吓中,她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把电话挂断了,但电话很快再次响了起来,她犹豫了一下最终接通,当听到靳墨琛提出的要求后,她浑身不可遏制的颤了一下,但却不敢发出声音,生怕被认出来,只是在嘴唇咬的都出血了以后,才缓缓的点下头嗯了一声。

靳墨琛再次约她今晚在酒店见面,虽然离上一次只过去了半个多月,但是叶乔的例假如期的来了,这也证明她没有怀孕成功。

只要有一种可能,叶乔就不想赴约,她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但是她没有拒绝的权利,合同都签了,难道让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派人追着自己满世界跑?

还是在上次的酒店里,推开门的那一刻,门里面依然是漆黑一片,这让叶乔的心安定了许多,他担心自己的身份被认出来,她又何尝不是,如果一旦被靳墨琛认出来,她的下场会很惨。

床边站立着高大冷峻的身影,看着走来的叶乔,没有打算有一点前戏,带着命令的低低沉沉的开口,“把衣服脱下来!”

第6章 辞退

叶乔手掌握紧再松开,终究背过了身体,一粒粒解开衬衣纽扣。

白皙柔滑的皮肤泛起一丝丝光晕,靳墨琛喉咙紧了紧,一把将叶乔横抱了起来,扔到了大床上,大手往下一探,就要将叶乔的最后那件小内内剥下来。

叶乔下意识的按住了他的手,虽然看不清靳墨琛的脸庞,但是那眸中的寒光还是被看得清清楚楚,她心中莫名一阵恐慌,急忙侧过了头,手上的力道也松了下来。

也就是下一刻,下面一凉,那件小内内被靳墨琛给扯了下来,没有一点的征兆,紧接着结实有力的身体撞了上来。

靳墨琛呼吸渐渐地粗重起来,很享受这种感觉,全身的细胞似乎都跳跃了起来,速度也跟着快了起来。

叶乔疼的难忍,几次都差点让她不受控制的喊出来,但残留的一点理智,让咬住嘴唇一把捂在了嘴上,她怕自己的声音被他认出来。

叶乔感到了屈辱,就像白天,他让她跪在墓碑前,但是她却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只是竭力的忍受着,浑身上下都渗出了岑岑冷汗。

“完了吗?”身后的动作渐渐停止,只剩下了一声声沉重的呼吸声,叶乔忍着身体的酸楚,嘶哑的小声开口。

靳墨琛黑暗里的那双眼睛黑亮闪烁,平息了一下,“我的时间有限,一会再做一次。”

叶乔差点惊叫出来,一张小脸都吓白了,心里愤愤不平的想到,再做一次,自己还能下来床吗?万一做到了天亮,自己被他认出来怎么办?

没有给叶乔任何反对的权利,没过多久,他们又做了一次。

叶乔全身的力气都没了,就像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床上,想到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流。她应该恨他,也的确该恨他,把撞死他女朋友的罪名强按在了自己的身上,但是又不得不跟他发生关系,内心里惨杂着太多太多复杂的东西,懊悔,愤恨,委屈,更多的是心痛。

足足到了深夜两点,狂风暴雨的撞击才停了下来叶乔的双腿都麻掉了,全身冒出了虚汗已经开始脱力,用力咬了下舌尖,才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穿好。

“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会。”靳墨琛在床边摸到了一根雪茄,火光一闪而过,似笑非笑的勾唇,随后喷出一口烟雾。

烟头上的火星不断照映在叶乔的侧脸上,让她心脏差点跳出了嗓子眼,几乎是惊吓的侧过了脸,下床踩上地上的高跟鞋,一瘸一拐的出了门口。

她身心俱疲,回到家倒在床上就一直睡到了中午,醒来的时候看到时间被吓了一跳,赶紧拿出手机给公司请/假,但是给出的回答是,她被辞退了。

第7章 怀孕

“叶乔,我不知道你怎么得罪了靳少爷,但请你马上过来办理辞职手续,我们公司庙小,可不敢养你这尊大佛,连靳少爷也敢得罪!”

叶乔脑子嗡的一声,满脸露出了惊慌和恐惧,做梦都没想到靳墨琛竟然会用这种方式报复自己,这不是要对他赶尽杀绝吗?她现在每个月还要还房贷,而且还要有钱准备随时都有可能怀上的孩子,靳墨琛虽然给了一百万的合约费,可都被徐凯给拿走了,真的怀了孩子,她哪里有钱养胎?

果然不出所料,叶乔在原公司办理了辞职后,虽然马不停蹄的去其他公司应聘,尽管刚开始都谈的好好的,但是当看到了她报名表上的姓名,都拒绝了她。

叶乔失业了,整座城市都没有一家公司肯收留她。她真的好气炸了,失业快一个月了,口袋里的钱已经捉襟见肘了,再找不到工作,就得喝西北风了。最让她崩溃的是,她的例假停止了,去医院一查,竟然怀孕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医院里走出来的,脑子里简直乱成了一锅粥,在自己最潦倒的时候怀上了靳墨琛的孩子,而且靳墨琛还是把自己逼上绝路的那个男人!

有时候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缝,刚回到了家里,靳墨琛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让她今晚还是去酒店等她。

靳墨琛已经一个月没有联系她了,见她一直没有怀孕的消息,再加上家里已经开始为他准备联姻了,他必须要赶紧有自己的孩子,打断家里的一切想法。只要靳家的香火不断,想来他身上的压力就会减轻很多,最主要他还是忘不了在车祸死去的那个女人。

叶乔原本想拒绝靳墨琛,因为她已经怀孕了,当张开嘴的那一刻她又改变了主意,微笑着嗯了一声,但挂断电话后,眼里面就漏冒出了熊熊怒火,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声音,今晚要狠狠报复靳墨琛这个卑鄙无耻的男人。她一把拉开了抽屉,在里面找到了指甲刀,把十根纤纤玉指都好好修剪了一番,三角型的指甲简直锋芒逼人,想到这要是挠在靳墨琛的身上,她的嘴角都有些抽了。

晚上十点钟,叶乔如约走进了酒店,漆黑的房间里依然没有亮着灯光,靳墨琛似乎很疲惫,平躺在大床上一直闭着双目,叶乔以为他睡着了,但是当她走近的时候,高大的身子立刻坐了起来,眸光如锋芒一般射在她的眼底,“你今天似乎又迟到了,我的耐心很有限!”

叶乔没敢开口,只是小心翼翼的爬到床上,没等靳墨琛开口就自己把衣服一件件先脱了下来。

靳墨琛眼底的怒意这才逐渐平息,修长的手指挑起了叶乔的下巴,但是房间没有灯光,他也无法看清她的脸蛋,只能感觉到一个模糊的小脸蛋,手指摩挲在她的脸上,如凝脂一般柔软细腻。

都是因为各自的目的,两个人很快就在床上滚了起来,靳墨琛很强势的把叶乔压在了身下,叶乔不由自主搂上了他的后背。

第8章 认出

那特别修剪的指甲在靳墨琛的后背上留下了一道道的红色抓痕,她自己都感觉到了手上有了温热的液体,不用想就知道给抓破了。

靳墨琛痛哼了起来,两道英眉紧紧蹙起来,只以为是叶乔忍受不了痛苦才抓伤的自己,根本就没去想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叶乔心里这段时间积压的愤恨全都发泄在了靳墨琛的后背上,疼的靳墨琛也终于停了下来,抽出身子,捏着叶乔的下颚一把将她提了起来,怒斥道:“你在干什么?”

叶乔有些害怕的低着头,吞吞吐吐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靳墨琛面色阴沉的反手摸了一把后背,等摸到了一片湿漉漉饿液体时候,那张脸黑的快要滴出水来。

叶乔有些怕他,赶紧错开了话题,“还需要继续吗?”

靳墨琛要不是事情紧急,恨不得狂揍这个女人一顿,伸手把叶乔用力推倒,扑上去一边吻上她的柔软的唇,分开双腿就要刺进去,偏巧这时候,他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靳墨琛眼底露出了一丝不耐,松开了叶乔过去拿起来手机。

叶乔微微松了口气,看着指甲上还带着靳墨琛的皮肤残屑,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活该,这就是欺负她的报应。

殊不知道,靳墨琛在要接电话的那一刻,借着淡淡的屏幕光正看向了叶乔,那双幽深的眼眸慢慢的眯了起来。

“该死的,竟然是她!”

靳墨琛认出叶乔,胸中如惊涛骇浪般的翻滚,一双骨节粗大的手掌咯咯的握紧。

叶乔似乎有所感召,后背如针芒般,机械地扭过头,等看到靳墨琛那双恨不得杀掉自己的眼神,吓得直接捂住嘴惊叫一声,那双大眼睛里全是恐惧。

天哪,他不会是认出她来了吧?

千万不要是这样,叶乔心里暗暗祈祷着。

只可惜,她的祈祷,老天爷没有听到!

靳墨琛动作迅猛,魁梧的身子忽然一动,手掌捏住了夏清优的脖子,咬着牙一字一顿道:“告诉我,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乔喉咙根本就喘不上气了,用力扯着他的他手,痛苦的发出声音道:“是你叫我来这里的,你快放开我。”

“我叫你来的?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靳墨琛讥笑的开口,手上的力道加重,叶乔只感到一阵阵的窒息,脸上突兀的一片血红色。

“我我,我就是给你生孩子的人,我们签过合同……你快放开我!”他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才艰难的从喉咙里喊出来。

靳墨琛愣住了,表情有些僵硬,眼神狐疑的落在眼前痛苦的叶乔脸上。

叶乔趁着这机会,用力一扯终于把脖子上掐着的大手扯开了,坐在大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

靳墨琛还在久久震惊中,那双深邃幽冷的眸中全是不可思议,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找来的居然是她,还和她发生了这么多次的关系。他紧抿着双唇,起身朝着她走过去,叶乔惊慌失措的往后挪着,挪到床头边有没有坐稳,一屁股摔倒了地上。

“靳墨琛你不能乱来,我怀孕了,怀了你的孩子!”

小说

结婚前夕遭遇渣男劈腿决定奋起

2021-1-3 0:13:38

小说

“莫擎盛,你到底想怎样!” “想要你。”

2021-1-3 0:17:3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