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男人的强势,明媚欲哭无泪。

姐姐婚礼前夕,明媚和姐夫一起赏了一出姐姐的大戏。,姐夫却一脸冷漠的将目光看向她:“带这女人去我房间。”,纳尼?封口?,凭什么姐姐甩的锅,要她来背?她又不是专业背锅侠!,面对男人的强势,明媚欲哭无泪。
面对男人的强势,明媚欲哭无泪。

第1章 姐夫,我不是有意偷看

“嘿嘿,云琛的女人就是不一样!”

包间内,男人得意十足的笑声,夹杂着女人娇媚的声音,直听的门外的明媚脸红心跳。

她不安的朝后退了两步,想尽快逃离这个龌龊的地方,却不想一下子撞到一具健硕结实的男人身上。

男人身高足足一米八八,站在她的身后,宛若一座俊逸的山峰,气势夺人。

那立体的五官宛若刀劈斧凿般俊美,比电视上的明星还要夺目几分,看的人几乎挪不开视线,只是那削薄性感的唇瓣,此时却透着丝丝寒意。

被她撞到的男人,正是里面和她姐姐及时行乐的男人口中提到的云琛,她的姐夫。

“姐……姐夫?”

明媚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身后这个另她胆战心寒的男子,尴尬的打了声招呼。

撞见姐姐和别人在一起,纯属意外,她只是来酒吧参加同学聚会,结果误打误撞,却在门口看到了姐姐和人那啥的画面。

更加可怕的是,云琛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也来了。

云琛低头看了明媚一眼,那锐利寒冷的目光,只是轻轻的在明媚的脸上一扫,却是吓得明媚身子本能僵了一下。

这个未来姐夫的眼神,太过犀利,每次与他对视,明媚都有种被人剥光了衣服站在他面前的错觉。

云琛收回目光,没有再看明媚,转身一脚,便要踹开包间的门。

里面的女人虽然只是他联姻的妻子,但这面子,他丢不起。

“只要你帮我杀了我妹妹,要我做什么我可以。”

“你这娘们心够狠的啊,就这么想要了你妹妹的命?你不是已经和云琛订婚了吗?”

“你不知道,那块玉佩是假的,如果被他发现我妹妹才是玉佩持有者,我会死的很惨,所以,明媚必须死!”

玉佩——是假的?

云琛面色微微一滞,那深邃冷酷的双眸,便赫然闪过一抹冷寒的光。

包间门被人一脚踹开的同时,那画面,看的明媚胃里一阵翻涌。

“靠!”男子听到门口有人闯了进来,顿时大惊失色的一把推开明心,然后快速的提上裤子。

明心也被吓了一跳,慌乱中猛然抬头,却看到自己的未婚夫正一脸阴寒的站在门口,冷漠的看着她。

明心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几乎是跪着爬到了云琛的脚下。

“云琛,你听我解释,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云琛的脾气,明心太了解了,被抓现行,只怕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就在明心的手伸向云琛裤腿的一瞬间,云琛猛然一脚,踹在明心的胸口上。

明心被云琛一脚踹到在地上后,立刻痛哭流涕的再次爬起来祈求云琛的原谅:“云琛,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云琛却是看也不看她一眼,转身便走。

“叫明皓城去云顶别墅见我。”出去的一瞬间,云琛对匆匆赶来的江晟吩咐道。

第2章 妹代姐偿,有问题吗?

江晟低头看了一眼地上衣衫不整的明心,顿时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知道了,大少爷。”

明心偷人被抓,云明两家的婚事怕是要黄了吧?

在经过明媚身边时,云琛突然目光深沉的打量了她一眼,直把明媚看的小腿直打颤。

他这眼神……她怎么有种不详的预感?

“带这女人回云顶别墅!”云琛将目光收回,又转身吩咐旁边的江晟道。

“……??”

明媚一愣,心说不是吧?得罪你的人是我姐姐,关我什么事啊?

江晟闻言,连忙上前来请明媚离开:‘明小姐,请吧?’

明媚固执的将身子往后一缩,抗拒的冲云琛吼道:‘我不去,冤有头,债有主,我姐姐得罪了你,你抓我干什么?’

靠,什么人啊,早知道她就不来了,省的看到这么污的画面,还被人拿来当出气筒。

“我有事要问你,你不要紧张。”见明媚抗拒不肯走,云琛顿住脚步,突然语气温和了很多。

有事?能有什么事?他们两个平时交集都有限,她一共见这个姐夫都没有五次面,有什么好谈的?

“你……你有事就在这里问好了,我……我不去你的云顶别墅。”望着云琛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明媚本能的往后缩了缩,抗拒的说道。

他这个姐夫霸道专制,杀人不眨眼的,她去了岂不是白白送死?

云琛耐心尽失,转身递给江晟一个眼神,便赫然离开,他一走,江晟果断的来到明媚的面前,语气强硬:‘明小姐,不要让我使用暴力。’

明媚一个弱女子,被男人使用暴力肯定会吃亏,她艰难的望了望江晟那壮硕的比她腰还粗的手臂,终于选择了妥协。

“好,好吧……”明媚无奈的叹气道。

“江晟,带我也去云顶别墅吧?我有话要和云琛说。”明心见江晟要走,连忙抓住他裤腿,苦苦哀求道。

江晟一脸鄙夷的看了明心一眼,言语冷漠:‘明心小姐,我劝你还是想办法自保吧,大少爷是什么脾气,你不是不知道。’

这话说完,明心那抓着江晟的手,顿时无力的垂了下去,她完了,被云琛抓到偷人,没有当场宰了她,已经是便宜了她。

可这么隐蔽的地方,云琛是怎么知道的呢?

一道怨毒的目光狠狠的射向明媚,明媚被她盯的很是别扭,不觉别过脸去,搞什么,她只是路过而已,顺便看了个热闹,至于云琛,鬼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被带到云顶别墅后,云琛正好从浴室洗澡出来,一身精壮结实的肌肉,透过半敞的精致睡衣,呈现在明媚的面前,看的她脸红心跳,局促不安。

“姐,姐夫……”

明媚尴尬极了,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他还穿成这样,很容易出事的好吧?

云琛睨她一眼,转身坐在旁边沙发上的同时,示意明媚也坐,明媚哪里敢坐,在他的面前,她就跟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站立难安,全身肌肉都跟着紧绷了。

第3章 换人结婚

这男人身上的气场太强,强大到让她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玉佩在你身上?”云琛抬头看了明媚一眼,声音冰冷的问道。

玉佩?

明媚手指微微一握,犹豫着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玉佩?’

浅薄的唇角微微一勾,云琛似笑非笑的看着明媚,知道她有意撒谎,倒也不急:“你不愿意说,那我让你父亲跟我解释。”

正说着,明媚一转头,便看到神色慌张跟在江晟后面的父亲。

在来之前,明皓城已经知道明心在酒吧所做的一切,只是对假玉佩暴露的事,他还不是很清楚。

推门进来的那一刻,明皓城抬眼就看到站在云琛面前的明媚,身子一僵。

她,她怎么会在这里?

“云少爷,这件事是我们家明心不对,不过她当时是喝多了,希望您能给她一次机会。”明皓城满脸冒汗的跟云琛解释道。

不等云琛开口,旁边江晟一脸鄙夷的质问道:“明皓城,你以为云家是什么地方?喝醉了就能胡来?”

云琛缓缓伸出手,示意江晟不要说话,他抬头看了明皓城一眼,那鹰隼般的眼神犀利的可怕,直把明皓城看的全身发抖。

“明皓城,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

“云少爷,我,我知道,可明心的事,真的只是个意外,她,她爱你的心是真的,只是因为不懂事,所以才……”

“这件事到此为止。”云琛冷漠的开口,一双眼睛,却是若有似无的在明媚的身上扫了一眼:“云明两家的婚事可以继续,但要换人结婚!”

嗯?换人结婚?

一股更加不好的预感顿时袭来,明媚惊恐的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云琛的脸,生怕他会说出让她顶替姐姐嫁给他的话。

“云少爷想换谁结婚?”明皓城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一双眼睛不断的往明媚这里瞅,只把明媚看的身体发虚,险些站立不稳。

“谁有玉佩,我就娶谁。”云琛审视的目光看向明皓城和明媚,语气冰冷。

玉佩,又是玉佩……

明媚鼓起勇气,大声对云琛说道:‘你搞错了,我手里没有你们云家要的那块玉佩。’

“是吗?”云琛唇角微动,一抹冷笑渐渐浮上嘴角:“既然你没有玉佩,那你们明家就是在骗我了,明皓城,欺骗我的下场,你担待的起吗?”

一句威慑十足的质问,足以让明皓城全身冷汗直冒,身如筛糠。

过了足足一分钟的时间,他才无奈的叹息道:“云少爷,真正的玉佩,的确是在明媚的手上,我之所以骗您在明心的手上,是因为……”

“不需要解释,既然你承认玉佩在明媚的身上,那就可以了。”云琛冷漠的挥了挥手,示意明皓城可以闭嘴了:“不想你大女儿死的太惨,就用你小女儿来抵债,老爷子那边,你知道怎么说。”

终于得到云琛的特赦,明皓城一边猛擦冷汗,一边连连向云琛保证道:‘我知道,我知道,云少爷,这件事我会跟老爷子解释的,你放心吧。’

第4章 我允许你走了吗

语毕,明皓城宛若大赦一般,看都没看明媚一眼,转身便向门口跑去,生怕云琛反悔似的。

明媚瞅着自己的老爸跑路了,连忙悄悄的抬起腿,也想溜。

“楼上有浴室,先去洗澡。”云琛突然开口,指着楼上他的卧室方向吩咐道。

明媚身子一僵,连忙跟云琛央求道:“那个,姐夫,我爸爸都走了,我是不是也可以离开了?”

“可以,玉佩拿来。”云琛闲适的翘起大长腿,缓缓的伸出手,向明媚要那块玉佩。

明媚低头望着他那双堪比钢琴师还要好看的手,咬咬嘴唇,没吱声。

玉佩是她妈妈临终前交给她的,再三叮嘱不可以随便示人,更加不可以弄丢,不然会有生命危险,她怎么可能随随便便交出来?

“那个,玉佩丢了……”明媚红着老脸,低头撵着手指,跟云琛撒谎道。

云琛一眼就看出这女人在撒谎,他也不急,只冷冷的笑:‘那好,等你什么时候找出来,什么时候我放你离开。’

靠?他这是侵犯人权好吧?凭什么呀?

“我……我把玉佩给欧亚了,你等我出去给你要回来行不行?”知道云琛不会善罢甘休,明媚连忙又把欧亚拉出来挡着。

欧亚是欧家的独子,云琛的姑姑又嫁给了欧亚的父亲续弦,也就是欧亚的后妈,单是这一层关系,云琛也不敢轻易找欧亚的麻烦。

明媚之所以把欧亚说出来,是因为她和欧亚在一起五年了,就算是云琛找欧亚的麻烦,欧亚也绝对会站在她这一边。

云琛抬头看着明媚,眼底有复杂的光闪动,他自然是知道明媚和欧亚的关系,但他不信明媚会真的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随随便便送人。

连明皓城和明心那么狡猾的人都找不到明媚的玉佩,她怎么可能轻易送给欧亚?

“既然在欧亚那里,明天我派人去取便是。”云琛长腿一抬,赫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转身便要向卧室走去。

明媚一脸窘迫的看着他那帅的令人发指的背影,呐呐的问道:‘那我怎么办?”

云琛转身看了她一眼,语气淡淡的说道:‘跟我上楼休息。’

休息?上楼?

“那个姐夫,我今晚可以不走,但请你给我准备一间客房可以吗?”明媚知道今晚是注定了逃不掉了,只好无奈的央求道。

然而,云琛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脚步不停的转身上了楼。

默默的望着他逐渐消失在扶梯口的背影,明媚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了。

真是倒霉,她没事干嘛跑去偷看明心的好事,搞得自己也惹了一身的骚。

不大一会儿,佣人下来请明媚上去:‘明小姐,大少爷请你上楼休息。’

明媚无奈的点了点头,知道今晚是逃不掉了,只好尴尬的跟着佣人一起上了二楼。

到了二楼,佣人在一间很大的卧室门前停下:‘明小姐,请吧。’

明媚好奇的朝里面看了看,里面装修的非常豪华精致,一看就是主卧,主卧?那不就是云琛自己的卧室吗!

第5章 在一张床上睡觉

“那个,我可以换个房间吗?”明媚一脸窘迫的站在门口问那个佣人道。

佣人看都没看她一眼,伸手一推,便将她推进了门内,顺手把门关上了。

“去洗个澡,柜子里有浴衣。”突然,云琛的声音响起。

明媚吓得抖了一下,一转头,看见旁边欧式大床上,云琛正姿态优雅的依靠在床头,抱着笔记本在看东西。

她认命的走到衣柜面前,打开看了一眼,果然在角落里,看到一条女士的真丝睡衣。

这睡衣的款式,性感又暴露,一看就是她姐姐明心喜欢的样式,明媚拿出这套睡衣在身上比划了一下,脸一红,连忙扔了回去。

她不是很喜欢明心,所以对她用过的东西,也有排斥心理,这样的睡衣,她可穿不下去。

穿上这样的睡衣,估计云琛没想法,也变有想法了。

明媚挑挑拣拣,最后在衣柜里拿了一套全新的男士睡衣走进了浴室。

“我洗好了。”明媚走出浴室,开口道。

云琛抬头便看到小女人清清爽爽的站在那里,宛若一块白嫩可口的豆腐。

云琛抬眼看了看她,削薄的唇角,不觉划过一抹满意的笑。

明媚皮肤是少有的白皙,五官属于那种耐看性,一打眼,并不是特别出众,但越看,越有味道。

睡衣有些宽大,云琛目光从明媚锁骨划过,又不动声色的收回。

“睡觉吧。”云琛伸手将笔记本放到旁边的床头柜上,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床,示意明媚过去躺好。

明媚固执的抱紧单薄的浴衣,充耳不闻的站在那,动都没动。

上他的床睡?开玩笑的吧?万一他大半夜没忍住吃了她怎么办?她可没那么心大。

再说,真上了云琛的床,她怎么对得起欧亚?

见女人站着不动,云琛的声线渐冷:“过来。”

他的声音低沉中透着不容人置喙的寒冷,明媚小腿哆嗦了一下,拼了老命的站在那里坚持:“那个,我今晚睡这里就行。”

她颤颤巍巍的指了指旁边的贵妃椅,跟云琛“客气”道。

“过来。”

云琛渐冷的脸色,已经在严重警告她,他不想再说第三遍。

明媚纠结的看着他,终究还是选择了执拗:“姐夫,我睡这里。”

明媚喜欢的人是欧亚,不是云琛,她有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不可能和云琛靠的那么近。

直接抱紧身上唯一的浴衣,明媚果断躺在了那张贵妃椅上,因为不敢看云琛那骇人的目光,她又连忙翻转了个身子,将后背留给床上的男人。

可,即便是背对着他,但男人那道足以穿透一切的森然目光,却依然逼迫的明媚坐卧不安。

这男人要不要这么恐怖啊,她今晚还能睡个安稳觉不了?

一条羊绒毯子突然轻轻丢了过来,不偏不倚,正好盖在明媚的身上。

明媚微微一愣,连忙扭头看了身后的云琛一眼,却刚好看到他转过身去,背对着自己的身影。

默默的看了这个男人一会儿,明媚不禁失笑。

第6章 睡相真难看

她一直觉得他是个很冷漠的男人,杀伐果断,从不留情,可是如今看来,他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可怕。

盯着云琛坚实挺阔的后背,明媚好半天才缓缓闭上眼睛。

她是真的困急了,一个哈欠打下来,也就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半夜突然睡得冷了,明媚全身打了个哆嗦,忍不住抱着身上的毯子将身子弓的像个虾米。

她正要打算蜷缩起来取暖的时候,一双修长的手臂,慢慢伸到她的身下,突然将她从贵妃椅上抱了起来。

犹如从万丈寒冰瞬间跌入温暖的棉花里,明媚突然感觉身上暖暖的,好舒服。

“嗯……”

觉得睡得暖了,明媚嘤咛一声,忍不住翻了个身,习惯性的搂住身边人继续睡觉,顺便将一条小腿搭在这个特大号的抱枕上。

凌乱的发丝蹭的云琛下巴有些痒,云琛睁开眼,低头看了看那蹭进自己怀里的小脑袋,眼底划过一抹温柔的光。

他没有搂着人睡觉的习惯,但这女人躲在他怀里的感觉,他不讨厌。

低头望着怀里睡的跟个猫儿似的女人,云琛眼眸渐渐变得复杂了起来,他轻轻起身,拿了枕头旁的手机,转身从卧室退了出去。

“查清楚了吗?”云琛站在寂静的走廊里,声音暗沉的问电话里的江晟道。

“查清楚了大少爷,明心交代,送给老爷子的玉佩的确是她父亲伪造的,目的也不过是贪恋老爷子当初许下的那个婚事罢了,至于那块真的玉佩,她也不知道在那里,不过肯定是在明媚小姐手里无疑。”

云琛皱了皱眉头,突然开口吩咐江晟道:“去查一下明媚的身世。”

欺骗云家的代价没有人可以承受,除非明皓城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才不得已偷梁换柱。

“是,我这就去查。”江晟闻言,连忙答应道。

想了想,云琛突然又沉声吩咐江晟道:“这块玉佩有蹊跷,你一起查一下。”

为了得到这块玉佩,老爷子不惜以云家权势为利益,发下话来,谁娶了拥有玉佩的明家女儿,他就把权利交给谁,而明家的女儿只要嫁过来,就必然是云家的当家主母,这么至高无上的利益,如果不是特殊理由,没道理明皓城要让明心顶替明媚。

老爷子也好,明皓城也罢,两人似乎都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在手,而这个秘密的关键,就在那块龙型玉佩上。

思及此,云琛望了一眼卧室的方向。

床上的女人依旧睡的非常踏实,之前还闹腾的那么厉害,一转眼就比睡在自己家里还要舒坦。

这女人睡姿简直没眼看,他才出去一下,整个大床,已经被她横着占满了,连给他睡觉的余地都没有留下,还真是……

无奈的叹了口气,云琛弯腰将横着睡的明媚打横抱了起来,然后放平躺好,明媚似乎感觉到有人抱她,舒服的嗯了一声。

云琛身体一僵,抱住明媚身子的手臂,不由自主的紧了紧……

第7章 很甜,是他喜欢的味道

他低头望着怀里女人那诱人的唇瓣,眼底微光闪动,忍不住低头吻了吻那香甜诱人的嘴唇。

很甜,很美,是他喜欢的味道。

唇角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这女人,他要定了!

清晨,一段突兀的铃声响起,明媚以为是自己的手机在响,习惯性的抓了过来,然后划开。

“大少爷,玉佩的事我查到了一些线索。”

电话里,江晟的声音突然响起来,把还睡得迷迷糊糊的明媚吓了一跳。

她竟然拿了云琛的手机,而且,为啥她会跑到了云琛的床上?

正在洗手间洗漱的云琛听到卧室有动静,便打开门看了一眼,刚好看到明媚尴尬的拿着他的手机不知所措。

“那个,我不知道……我以为手机是我的……”明媚看到他正冷漠的看着自己,连忙支支吾吾的解释道。

云琛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转身拿了手机便出去了。

他一走,明媚连忙也下床收拾自己,下床的时候,她忍不住看了一眼旁边的贵妃椅,这才慢慢回忆起昨晚睡的冷了,被云琛抱回床上的事。

那一刻,她突然对这个冷漠的男人,有点心生感激。

之前,她是因为讨厌明心,所以会连带云琛也一起躲着,而且,这男人是出了名的霸道专制,不好接触,就连姐姐这个未婚妻,他也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可昨晚他的表现,又让明媚觉得,这男人应该是外冷内热型的。

但是一想到昨晚在柜子里看到的明心睡衣,明媚的心里又忍不住犯膈应,俩人果然还是发生过那种关系的吧,不然为什么他的卧室会有明心的睡衣?

哎,她这脑袋里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明心之前和云琛有婚约,既然如此,发生那种事是肯定的吧。

人家两厢情愿,她又在这瞎讨厌什么,云琛又不是她什么人。

云琛接了电话回来,看了已经收拾利落的明媚一眼,淡淡开口道:“等下我让江晟去学校给你取消住宿,以后你住我这里。”

他说这话时,是不容人置喙的命令,而非商量。

明媚一下子就急了,瞪着眼抵抗道:“凭什么!”

开国际玩笑吧?她又不是他什么人,他凭什么关着他,他这是侵犯人权好吧?

云琛冷眼扫了她一眼,赫然伸手,一把捏住她小巧细致的下巴:“不同意?”

他强大摄人的气场,直接逼的明媚说话都不利落了:“姐,姐夫,我还在上学。”

“你以为你是小学生?”

他一句话,直接怼的她无话可说,好吧,她已经是大二了,学校根本不会管她住在那里。

可是……

“你是我姐夫,我住你这不合适。”犹豫了很久,明媚才咬着嘴唇跟云琛抗议道。

“既然你这么在意这层关系,那就换个身份。”

他唇角滑过一抹玩味的笑,看的明媚全身都不好了起来:“昨晚的话我可不是随便说说,你自己考虑清楚。”

嗯?他什么意思?

昨晚,昨晚他说什么了吗?怎么她不记得了?

第8章 间接接吻

“那个,姐夫你昨晚说了什么,我不记得了,不过我是有男朋友的人,我觉得我们两个不合适……”

不记得了还知道跟他说有男朋友不合适?云琛眼神微微一眯,脸上的笑容更加的邪肆。

“算了,既然不想住,我不勉强你,吃个早饭,我让人送你回学校。”

眼底闪过一抹深邃的光,云琛收了手指,缓缓开口道。

“真,真的?”

明媚几乎是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直把眼前男人的脸,上下左右看了个遍,怎么他说的话,她总觉得有些不可信呢?

“不信?那就当我没说。”

“啊,那个,没有没有。”明媚反应贼快,连忙摆手示意道。

说话间,她人已经打开门快速的溜了出去:“我,我这就下去吃饭!”

望着女人快速消失的身影,云琛眼底那纠缠的光,却是越发的明显。

想溜?我云琛想娶的女人,还没有能逃得掉的。

下楼吃早饭的时候,明媚手机突然响了一下,她悄悄拿起来一看,居然是欧亚发来的短信:“明媚,我回来了,等下去学校找你。”

看到这条短信后,明媚手指明显僵了一下,去学校找她,可她人还在云顶别墅啊。

她想了一下,连忙快速的发出了几个字给欧亚:“我现在在梁陌陌家,待会儿你去那里找我。”

不能让欧亚知道她在云顶别墅过夜的事,不然她非死定了不可。

“有事?”

云琛见她只顾低头摆弄手机,似乎有重要的事,便开口问道。

明媚连忙一边迅速删掉欧亚和她的短信内容,一边敷衍云琛道:“没有,梁陌陌问我昨晚去哪了。”

“吃饭不要玩手机,有事待会儿去学校谈。”云琛睨她一眼,语气严苛的像个家长。

“知,知道了。”

明媚汗了汗,一脸无语的看了他一眼。

管的太严了吧?这要和他生活在一起,得多憋屈?

真纳闷明心千方百计想要嫁的男人,有什么好的,除了长了一张好看皮囊,就剩下花不完的钱了。

至于灵魂嘛,一点都不有趣。

“那个,我吃饱了。”

因为急着见欧亚,明媚也没什么心思吃饭,连忙往嘴里塞了几口面包,就要站起来离开。

哪知道她一下子吃的急了,突然就很没出息的打起嗝来,一声接着一声,别提多难看了。

云琛抬头看她一眼,顺便将面前的牛奶递过去,示意她喝下去:“没出息,吃个早餐也能把你弄成这样。”

明媚打嗝难受的要死,也没心思管他都骂了自己些什么,连忙抓了他手里的牛奶,一口气全喝了下去:“谢,谢谢。”

明媚放下杯子跟云琛道谢的时候,突然瞥见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角,笑的玩味。

她愣了愣,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上握着的杯子,这才恍然大悟,她,她居然喝了他剩下的牛奶?

天哪,她居然和别的男人公用一个杯子,还喝了他剩下的牛奶,可怜她连吻都没和欧亚接过,居然后云琛间接接吻了!

小说

老公颜值逆天,还天长日久宠妻无度……

2021-1-3 0:04:07

小说

兜兜转转许久,他才明白什么是最重要的?

2021-1-3 0:07:0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