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小的流产手术却让她归西。

五年的倾心相待,又喜怀二胎,却不想换来丈夫血淋淋的背叛,而一个小小的流产手术却让她归西。,再次醒来,回到两岁,面对一贫如洗的家,身怀六甲的母亲,林晨心里暗暗发誓。,一切都按着轨迹走,唯一的改变是村里突然搬来了一户神秘的有钱人家,家里更有个傻儿子。,不过重来一世,可不能如前世一般,定要当个富婆,年龄小,没关系,借爸妈之手发家致富,包山头办农场,买房产等升值,顺道还养个小妖怪。,更是无意中发现某人原来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腹黑男,而众人都道的傻子更是有个家缠万贯的神秘老爹。,“女人,你发现了我的秘密,要么你嫁我,要
一个小小的流产手术却让她归西。

第1章 怀上二胎了

D市

天气有些乌沉沉的,格外的让人有些压抑。‘天行商贸’的文员办公室内,因为快要临近下班了,因此大家都各自加快了手中的工作。

这时右边角落的位置,一个大约二十五六的岁女子神情却有些呆滞,女子名唤林晨,只是这家公司的一个小小文员。

一头乌发高高绾起,露出清秀白皙的五官,虽不是特别绝艳的容貌,却也是让人看一眼就能心生好感,此时正一手撑着脑袋,双眉轻皱着,也不知是在想什么事。

“好了,下班了。”林晨正发着呆,突然肩膀被人一拍,顿时猛的一惊,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原来是好友何香。

“搞什么啊,反应这么大?”瞧见林晨如此反应,何香不满的嘟了下嘴,原本就长得可爱,此时更是格外有趣。

“没什么啦,阿香,下班了?”

“对啊,真不知道你最近咋了,老是恍神。”

“走吧,下楼吃饭去。”

两人来到平时常来的冒菜馆,因着都是南方人,所以特爱吃辣,正吃着饭的林晨突然抬头。

“阿香,一会陪我去下医院。”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正吃得嗨的何香,突然听见林晨如此一问,饭还没咽下去就急急的问了出声。

“也没什么,就是月事都迟了两星期了。”林晨不甚在意的说。

“好哇,不是又怀上了吧?”一听林晨如此一说,更是夸张的吼了出来,引得饭店里的食客都纷纷侧目。

“你小声点。”看着周围投来异样的眼光,林晨急急的捂上了对方的嘴巴。

“唔,放开我。”拍了拍林晨的手,分贝明显降了下来,随后又苦着脸说:“唉,你看你都怀二胎了,我这一胎都还没呢”想着自己的情况,公公婆婆天天念,这都快三十了,还没怀上,何香还是有些急。

而反观林晨,虽然才二十五岁,可那都是一个四岁孩子的妈了啊!现在囯家提倡生二胎,原本也有这打算的,如果真有了,却不想也是来得如此的巧。

“唉呀,好了,快点吃。”知道好友的情况,也不忍她伤心,就急急的催促道。

饭后,两人来到市医院,排了半小时的队,轮到林晨,拿着号牌有些紧张的走了进去。

不多时,林晨走了出来,何香急急的拉着问:“怎样,有吗?”

“嗯,快五十天了。”林晨抚了抚肚子,神情有些安详。

“啊!太好了,我又要当干妈了。”何香一激动,抱着林晨就亲了一口。

林晨有些羞意,瞪了一眼,顺道将身上的某人推开了,看了看时间,发现快上班了:“别闹。”

“那下午你就休息,我一会给你请假。”

“好,”林晨想了想,点头道,准备将这个喜事回去告诉老公去。

两人走到公交车站台前,等了一会儿,林晨就上了车。

而何香还在大声的喊道:“阿晨,慢点哈!”说着还挥了挥手,突然也不知怎么了,何香的眼泪就流了出来,心里也泛起一层酸意,有种以后都见不到阿晨的感觉,甩了甩头,暗笑自己想多了。

第2章 血淋淋的背叛

一路上林晨都在想着一会如何给老公说,老公名叫谢霖,两人是朋友介绍的,因着林晨家里条件不太好,所以只读到了高中毕业就出来上班了,上了半年,经过同事的介绍,认识了谢霖,原本林晨并不想如此早的谈恋爱,可谢霖却是对她一见钟情,苦苦的追了半年,两人也就开始交往了。

谈了一年,家里人都准备催婚了,因着自己家是农村的,习俗要多一些,这女孩子到了二十岁就该结婚了,两人商量了下,也觉得行,所以婚事也就决定了下来。

谢霖家是县城的,条件也算一般,婚后不久林晨就怀上了,第一胎生下一女,公公有些不喜,因着想要个男孙,婆婆到也还好,月子里,谢霖一直安慰着,说以后搬出去就好了。

对于自己老公,林晨也觉得很满意,不多久就有市里买了房,买了车,做起了批发手机的小生意,慢慢的到现在,生活很是稳定了,记得林妈妈曾对小小的林晨说过:“女人呐,一生不求大富大贵,只要生活无忧,他真心对你就好就行了。”

现在想起,林晨都觉得此话很对。因为自己觉现在很幸福,虽然老公只比自己大半岁,可真的对自己好。

林晨回到家们前,正准备打开房门,突然里面传来一阵异响。心下有些慌乱,轻轻的打开房门,一看里面的情况林晨突然就觉得天好像要塌了下来,因为门口放着一双陌生高跟鞋。

林晨拖着沉重的步子来到卧室门前,听着里面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呻吟声,脸色顿时惨白,双手紧紧握着。牙齿紧咬,心如冰窖一般寒冷。

举了几次手,终是没有勇气打开房门,眼泪顺流而下,心如撕裂般庝痛,缓缓的抬脚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呵,真是可笑,自以为美满的家庭,自以为疼爱自己的老公。如今却在自己的床上与别的女人翻云覆雨,现实真的狠狠给了一耳光。抚了抚肚子,悲痛更甚,想着只怕今生无缘了吧!只能暗暗下了决定。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里面终于停止了,林晨也缓好了心绪,虽心下悲痛万分,可神情却很是镇定。

不多时房门打开了,一个全身衣不着缕的女人走了出来,林晨抬眼一看,长相没有多漂亮,不过身材倒还是不错。

“啊!”女人惊吼的叫了出来,急急的转身跑进房里。

“宝贝儿,怎么了?”谢霖的声音传了出来。

听着谢霖的声音,林晨好不容易镇定的神情瞬间像是要塌了下来,猛的甩了甩头。

这时谢霖奔了出来,看见客厅里的林晨,脸色顿时一阵惊慌:“阿晨,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别误会,我,我们……”

其实就谢霖长相也是一般,属那种普通憨厚型的,此时也只穿了一条裤衩,急急的想要解释什么,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

看见如此可笑的一幕,林晨瞬间就觉得不那么难过了,只觉得自已很是可怜,慢慢的站了起来,声音有些嘶哑的说道:“半小时前就回来了,只是你们太过激烈了,没发现而已。”

第3章 小三被打了

林晨站在谢霖的对面,双手背身后紧紧的捏在一起。

谢霖一听,脸色更是惊慌,急急的伸出手想拉林晨,却被厌恶的躲开了:“阿晨,是我的错,你原谅我这次好不好。”对于林晨的反应,谢霖有些恐慌,因为其实自己内心是很在乎她的,也不知今日为何会出现如此情况,因着没事就和平日聊得好的一女的聊天,两人聊了有两个月了,聊着聊着对方就说来他家,结果脑袋一热就同意了。

没想到会被抓个正着,此时的谢霖也有些恼恨自己,怎么就没受住呢!

“谢霖,咱们好聚好散吧!”林晨面色有些惨白,内心一阵阵泛痛。

此话刚好被穿好衣服的夏阳听到:“霖,你刚刚不是说最爱我了么,既然她都让离了,就离了吧!”夏阳穿着很是性感,一条露沟的齐臀黑纱裙,贴身的靠在谢霖身上。

急急的推开身上的人,伸手强拉住林晨的手,谢霖哀求的说道:“阿晨,对不起,我该死,我不是人,再给我次机会好不好。”另一只手狠狠的扇了自己一耳光。

客厅并不算太大,约三十多平,摆上家具,平日里还不觉得,可今日如此场面顿时让林晨觉得压抑,抓起一旁的抱枕就坐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

四下看了看,大到冰箱电视,小到水杯墙花,这房子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曾经两人亲手买的,怀着对新生活的期盼,对这个小家的爱意。

对面墙上还挂着两人一幅大大的结婚照,照片中的女子笑得格外烂灿,一看就知道很是幸福,旁边还有一家三口的全家福,那时女儿刚三岁,坐在他爸爸的腿上,林晨靠在旁边,背景很是春花烂漫,饮水机旁还放着一家三口的水杯,一模一样的大小三只,无论从何处看,这个家都是充满了浓浓的温馨,林晨还有些怀念着。

而被推开的夏阳更是一脸愤恨的盯着林晨,仿佛是恨不得将其生吞了一般。

想着想着林晨有些动摇,不为别的,因为还想着自己的女儿。

看着林晨神色有丝松动,谢霖更是急急的跪了下来:“阿晨,你不看在咱们这么多年的份上,就看在女儿的面子上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保证,以后绝不再犯,好不好?”

一边的夏阳如此一听,怎么可以就此罢休,自己好不容易才搭上的:“霖,你这是干嘛呀,俗话说就强扭的瓜也不甜,这人家都要和你离了,你干嘛还要求她。”说着还想去伸手拉他。

“滚开。”谢霖神情有些厌恶的甩开。

夏阳不注意就跌了下去,顿时也不管的泼了起来:“喂!我说你叫林晨是吧,呵,看看你这样子,也难怪拴不住男人,清汤寡水的,要说啊,是个男人都会厌的,还是趁早和霖离了,免得出去丢人,难道这出了轨的男人还想要,你是有多缺啊!”揉了揉被摔痛的屁股,语气尖刻的指着林晨讽刺到。

一旁的谢霖急急的站起来,狠狠的甩了夏阳一耳光,顿时脸就高肿了起来。

第4章 意外重生

“霖,你打我,你不是说最爱我了么?”捂着脸,夏阳有些不敢相信的吼道。

看着如此可笑的一幕,而谢霖都还只穿着一条内裤,那女人现在全身狼狈,林晨笑了,笑他们也是笑自已。

自以为的良人,自以为的归属:“离婚吧!女儿和房子留给我!”

夏阳一听,更是尖叫了起来:“凭什么房子要留给你啊!”自己本就是看上了这谢霖有车有房,如今房子没了这以后不是亏死了。

“如果你不想他净身出户的话,”说着林晨抓着包就开门走了出去。

身后的谢霖更是想急着追上去,却被那夏阳死死的抓住,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晨出了家门。

此时的林晨放下了刚才刻意的坚强,蹲在小区的一角落里狠狠的的哭了出来,发泄够了,打开包里的手机,原想着给何香打电话,可拨号键始终没拨出去。

用力的揉了揉眼,起身出了小区。

医院里,躺在冰冷的床上,林晨有些害怕,心跳得直快。看着一医生往自己手了不知是打了什么,随后脑袋就有些晕沉。

“怕什么,一个小手术而已。”医生面无表情的说了句。

轻轻的说了句:‘孩子,妈妈对不起你’声音微乎其微,随后就晕死了过去,因此并没有瞧见医生那有些阴沉的眼。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林晨在脑袋一阵剧痛中醒来,双眼很是疲惫,睁了几次才睁开眼,入眼的是一盏油灯正泛着微微黄光:‘怎么医院里会有八九十年代的东西’这是林晨的第一想法,再抬眼看了看四周,医院里有些黑森森的,这什么破医院,条件成这样,随后发现不远桌子上正爬着一人。

林晨轻咳了两声,口有些干,正想着下床找些水喝,天啊,自己身上这都是盖的什么啊,一床红花色的烂薄被,这医院也太黑了吧,怎么交了钱就成这样了。皱了皱眉头,掀开烂被子,呃,这时林晨就更呆了,这什么时候自己手变得这么小了。

突然林晨觉得有些惊悚自己这是怎么了,脑袋此时又一阵剧痛:“嗯……”也随口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这时爬在桌子上的人被吵醒了,急忙的站了起来,仔细一看,是一位大约二十多岁的妇人,腹部高高隆起,想是怀了身子。

妇人急忙的起身跑到床前,一阵焦急的拉着林晨的手,心疼的说道:“晨晨,脑袋还很痛么,快,乖啊!妈妈喂你吃点药。”说着就将一旁的水壶提了起来,嗯,这种水壶样子也很是老气,虽说现代有些家庭也会用,但模样可是好看多了。

将水倒在了桌子上一个碗里,吹了吹,觉得不烫了就端着,一手拿着几颗的白药片,想往林晨嘴里喂。

其实听见妇人一话说,林晨就听出来了,这声音自己从小到大听了几十年,又怎会忘记呢,只是再看如今的模样,怎么妈妈看着如此年轻,应该才二十多岁的样了,呃,还是有了身子的样子。

看着林晨有些发呆,以为她是怕苦,顿时就轻声哄道:“乖啊,晨晨,不苦,一会妈妈给你颗冰糖。”

冰糖,这辈子林晨都不会忘,以前小时候因着家里穷,没什么零食,自己总爱和弟弟争着吃。

看着周围的一切,自己的身板,再看看妈妈如今的模样,林晨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自己难道是……

“乖哈,快把药吃了,一会就不痛了。”眼见着林晨还在发呆,妇人又是一阵轻哄。

“妈妈……”林晨终于说出了醒来后的第一声,声音有些嘶哑,但却是非常稚嫩,叫了一声,林晨的眼泪就哗哗的流了下来。

“好了,晨晨乖哈,快把药药吃了,一会开水就凉了。”

“嗯,”林晨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后就将药吃了下去。

第5章 两母女的温情

吃了药,林晨呆呆的望着自己妈妈,其是林晨的长相是随了爸的,林妈妈的长像是那种很典型的农村妇人,留着两个大辫子,很普通,但满脸的温意不免让人觉得这一定是个贤惠的女人。

看着林晨发着呆,林妈妈伸手摸着她的头问道:“晨晨,怎么了?还早,吃了药快点再睡一会,明天就会好了的。”说着言语有些哽咽,幸亏送医院送得早,不然这女儿的命都没有了。

“妈妈,晨晨是怎么了,为什么头会这么痛?”声音有些嘶哑的软嫩,因着一句话说得有点多,因此有些口齿不清。

“没事,明天就好了。”抚了抚肚子,用手拍了两下。

“妈妈,晨晨是不是快要有弟弟了?”因着身体小,所以爬了两下,坐在床沿上,稚嫩的小手向着隆起的肚子摸了摸。

嗯,九十年代初,家里还是很穷,床也是那种很古老的木头床,四周的床沿是用厚厚的木头钉封起的,中间用木条支起,因着没有棉花,所以中间铺着厚厚的稻草,上面再放上竹凉席,那时候的凉席与现在的凉席可是有天差之别的,是有竹条编制起的,偶尔会扎屁股。看着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杉子,下面也就穿了一条小短裤,想是应该是夏天。

林晨坐在床沿上,白嫩的小腿摇晃几下,小手模在林妈妈的腹部上,心想,这应该就是自己那聪明的弟弟了。

“呵呵,晨晨怎么知道是弟弟不是妹妹呢。”林妈妈揉了揉林晨的脸,笑得温柔的问道。

林晨一听也不敢多说什么,顿时撒娇道,发挥小孩子的专长:“我不管,反正我就要弟弟。”说着还拱了拱林妈的胸口,闻着母亲独有的味道,林晨顿时觉得心下一安,在现在,因着自己结了婚,妈妈又在c市帮姨带孩子,因此一年也见不了几回,而现在,自己魂又回到从前,应该是重生了,弟弟生在九月,现在自己也应该只有两岁,想是现代已经没有了自己这个人了。

林晨有些疑惑,自己做个小手术,怎么就成这情况了,想着现代的家人,还有弟弟,再想想现代的女儿,林晨心下顿时很心酸,不过还好,上苍可怜自己,让自己重来一次,这一次再也不会让爸妈像上辈子那么幸苦劳累了。

看着林晨有些耍无赖,林妈妈只能好笑的搂了搂:“好,晨晨说是弟弟就是弟弟,快再睡一会。这才寅时,鸡都才叫第二次。”听着外面传来一阵阵鸡鸣声,林妈妈抱起林晨就放在床上。

“那妈妈陪我一起睡。”林晨埋在林妈妈的怀里,语气有些不清的说道,其实是想着现代的事情,有些忍不住,怕自己又哭了出来,现在自己虽说两山两岁,但灵魂可是二十好几了,怎的也变得如幼童般爱哭了。

其实对于前生的两岁,甚至是弟弟的出世,林晨都没有记忆了,在她的记忆中,只记得弟弟会走路的时候不爱穿衣服,喜欢光溜溜的乱跑,那时候村子里的孩子都喜欢叫弟弟为胖子,因为小时候他确实像个胖墩墩,肥肥的,可爱极了。

第6章 忆往昔陈年旧事

“好,妈妈陪你一起睡。”说着也脱了拖鞋上了床,搂着林晨就开始睡。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想是觉得妈妈应该睡了,林晨才轻轻的往里面移了移,怕自己晚上睡觉踢着弟弟。

现在房内,四周一片黑得不见五指,因着刚才林妈妈睡觉前把那盏油灯给吹灭了,林晨用力的捏了下自己的脸,痛!嗯,那应该不是做梦,到此刻自己内心都还有些恍惚。觉得好不真实,因着怕睡一醒就又梦醒了,因此一直都处于无眠中。

这一夜是想了很多,其实对于现在自己生这场病,林晨也知道是怎么回事,生前爸爸就爱说,当年自己很小的时候得过一次肺炎,更是差点引起脑膜炎,医生说如果再晚一个小时,自己也就没命了,因着小时侯家里穷,没钱给自己看病,让爷爷拿,爷爷也不给,没办法只得先送到医院,医生见其可怜,就说先给看着,让爸爸去借。

现在这么晚,想是爸爸还在外面跑着借钱吧,记忆中好像是说自己晕迷了两天,而三天后爸爸才借到钱给了医药费。

爷爷那时候做木材生意,有些钱,但因着分了家,也不管,因此到了二十年后,两人的关系都不好,奶奶在爸爸才四岁的时候就过世了,都说没娘的孩子早当家,确实,听村里老一辈的人说,爸爸在十三岁的时候就自己犁田了,唉,也确实是苦命,爸妈结婚很早,十九岁便有了我,现在应该也才二十一岁。

而外公家与自已家同在一村,两家人挨着不远,因此爸妈也算是青梅竹马,那时候外公家是远近几村的有钱人,九十年代就修起了两层高的小洋楼,在当时可是相当轰动的。

但因着外公重男轻女,再加上嫌贫爱富,很是看不上自己家,因此就一次自己生了这样的重病也没有借钱,还老是想让爸妈离婚,在林晨的记忆中,从小外公就合同别的邻居来欺负自家,因此两家人感情也确实淡薄。

最后好像是爸爸去了十公里外的镇子上,向姨婆借的钱,姨婆是奶奶的亲妹妹,奶奶娘家是镇上的,本来挺富裕的,奶奶是个能干人,模样生得好,手脚勤快,可没遇到一个好丈夫,所以早早的就去了。姨婆家里只有两姐妹,所以最后就在镇子上开起了照相馆,从小对自己家就很照顾。钱好像是最后到了收粮食的时候卖了粮食才给还上的。

想着往日的种种,林晨心里很是酸涩,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确实是好人有好报。

外公家后面慢慢的就衰落了下去,没两年吧,自己当时也才几岁从大舅去世开始,九十年代的时候,因一次意外,年仅二十八的大舅的去了,留下大舅母一家子孤儿寡母。

再两年后,小姨的丈夫也被人打死了,也是留下一对母子,嗯,对小姨这人林晨有些深刻,不因别的,因为他在丈夫去世没多久就又重新找了个,可对方也确实是不是什么好人,以至于到上一生自己结婚的时候都没有自己的家。这女人有些可怜,当然可怜之人也有他的可恨之处。

再过几年小舅母抬跟着小舅的兄弟跑了,呃,这事比当初外公家修楼房还出名。

第7章 家徒四壁

就这样,原来的大地主也就败了下去,而林晨唯一觉得可怜的就是外婆了,一生都卧病在床。

而另外姨婆家呢,虽然找个男人吃喝嫖赌样样全,可最后终是苦尽甘来。

姨婆的独女儿很是能干,在c市一家大公司里当总经理,年入都是上百万,因此前生因着姨婆上了年纪,才让林妈妈去帮忙带孩子去,每月也会发几千块的工资。现在她老人家也是在享清福了,内心中林晨很是感谢他们一家,如果不是姨婆的劝阻,爸妈就已经让外公一家给弄离婚了,而自己和弟弟怕是会再可怜不过。

想了着这些过往,林晨暗暗发誓,一切都会好的,再也不会让自家爸妈被别的人欺负了去的。

鸡最后一次叫鸣,慢慢的天快亮了,林晨也终是有些累了,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梦里好像回到了前世,老家的祠堂里,像是灵堂一样,怕是在给自己办后事,有一脸悲戚的爸妈,而女儿正哭着说要妈妈,弟弟也一脸哀痛的立在一旁。前夫也正一脸痛苦的蹲着,突然林爸走到谢霖前,狠狠打了起来,也没人敢上前来阻拦,而谢霖也任着他打没还手。

而林妈妈抱起哭闹不止的女儿,也默默的的流着泪。

最后不知林爸爸说了句什么,谢霖终于有点反应了,直跪在地上哀求林爸爸,看着这一幕,林晨也泪流不止,想过去抱抱女儿,却终觉得有什么东西阻挡了自已一般,无论怎么想靠近,也不能上面一步。

最后,林爸爸来到林妈妈面前抱着女儿就走了,林妈妈和弟弟也随后跟在后面,当弟弟走到还跪在地上的谢霖面前,也不知是说了什么,引得谢霖颓废的坐在地上,原本公婆见女儿抱走了,正想上前却被谢霖给拦住了。

见女儿被带走,就时林晨心下一安,爸妈一定会好好让女儿成长的。

“爸,妈,对不起,女儿这世不能孝敬你们。”父母的生育养育之恩,林晨也为人母,因此也很是自责,不过这世一切都会好的。

最后画面慢慢的就模糊了。

天已大亮,这时床上的林晨还在沉睡着,林妈妈起床时动作较轻,摸了摸额头,发现温度还好,也因此就放心的出了房门。

再看看现在的就住所,唉,也确实够惨不忍睹的,三间草房,中间是一间堂屋,堂屋后面有一间杂物间,右边就是林晨现在睡的房间,除了有一张床,一台书案,一个木制衣柜,还有两台木柜,其余的什么也没有了,着实的是家徒四壁来着。

林妈妈起了身,开了堂屋大门,大门也是木制的,看着都有些年岁了,有些朽老。

第8章 帅气的林家老爸

转身走到了房边的厨房,唉,这厨房也很是简陋,四面是用竹条编制的,顶上铺的稻草,而靠右边有一个石缸,应该是装水用的,左角落是三口锅灶。看着像是泥土彻成的,足有半米高。

林妈妈先将篮子里昨日弄好的猪食倒在锅里,参了水,另外洗了洗中间的锅,在水缸旁边的陶罐里取了些大米,淘了淘,就放在了锅里。随后就走到灶台后面,后面有三个口,是烧火用的。

九十年代的农村,都是用这种煮饭的,俗称材火灶,将一些干燥的树枝放进去,锅是用的铁锅,受热快,不多时锅里就开了。

那时候的农村,家家都会喂几头猪,一头留着过年自家吃,其余的卖了换钱,一头猪要至少喂上一年才能长得大,那像现代,养殖场的猪三四月就能卖了。

猪食和早饭差不多同时煮好,林妈妈先是喂了猪,猪圈是用石板和木头弄成的,里面喂了四头,看着有些大,应该是有一百多斤了,想是也养得有半年多了。

看着四头猪,林妈妈心下有些欣慰,再过几月卖了三头,过年再杀一头自己家留着。日子怕是就能好些起来了。

刚走到厨房里,这是走进来了一青年,二十岁左右,留着齐额的短发,穿着有些破烂,可却是也影响不了青年帅气的模样,身高大约有一米七五,五官棱角分明,鼻梁坚挺,比起那些个明星也不差分毫,绝对是一妥妥的大帅哥。

“回来了,怎么样?”见到来人,林妈妈洗着碗问道。

“嗯,问小姨借的,她让咱们有钱再还,你歇着吧,我来弄。”青年见林妈妈肚子都这么大了,有些不便,顿时就接过手里的活。

“那就好,等这八月收了粮食了再还吧!”见来人接了手上的活,林妈妈也没推,顺手就放开。

“嗯,晨晨怎么样了,醒了吗?”一边洗着碗一边问道。

“昨晚半夜醒了一次,吃了次药,这还睡着呢!应该没什么大碍了。”林妈妈又洗了手,灶台后面的罐子里取了些泡菜,这就是一家人的伙食,白饭配酸菜。

原来这青年就是林爸爸,嗯,林晨知道,林爸爸年轻的时候是出了名的帅哥,当年同时追他的女子最夸张的时候有九个,村里的酒厂老板的独女儿也不例外,另外就连那镇长的女儿也愿下嫁给林爸爸。但因为林爸爸从小没有有母亲,所以想找个贤惠的女子操持家务,因此娶了长像一般的林妈妈,林爸爸全名林兴囯,名字很普通,林妈妈叫陈玉华。

林晨的模样完全随了林爸爸,其实要说实在的,怕还有点逊色于林爸爸,毕竟是林爸爸帅可是出了名的,当然林晨也算村里的美女来着。

林爸爸洗好碗,放在灶台上,甩了甩手上的水:“我去看看。”说着就走进房间去了。

看着熟睡的女儿,林爸爸轻轻的亲吻了下额头,却不想惊醒了林晨。

感觉有人亲自已,林晨睁开了眼睛,呃!帅哥,没反应过来现状的林晨,仔细的瞧着,这帅哥怎么这么眼熟。

看着醒了的林晨,林爸爸轻轻的说:“晨晨醒了啊,快起来吃饭了。”

这时林晨终于反应过来了,这不就是自己的帅老爸吧,呃,虽然听说过老爸年轻的时候很帅,现下一看,还是有呆的,怎的这么帅。

小说

从此山水不相逢 莫道彼此长短

2021-1-2 23:56:08

小说

权倾天下还是要回归田园?

2021-1-2 23:59:0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