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山水不相逢 莫道彼此长短

你是别人的风景,却看湿了我的眼睛,从此山水不相逢,莫道彼此长短
从此山水不相逢 莫道彼此长短

第1章 钱真是个好东西

从前的江挽月觉得,为钱出卖身体是最不耻的事。可现在躺在顾明琛身下的她时常在想,钱真是个好东西。

“你是死的吗。”

透着凉意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顾明琛对她的走神很不满,大手扳正江挽月的脸,迫使她直视自己。力道逐渐加重,江挽月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手不自觉地攀上顾明琛的衣袖,眼里蓄了一池清水。

顾明琛有一瞬间的失神,随即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冷神色。他咬紧了牙,心情复杂,自己怎么又因为她这副虚假的面孔牵动情绪了。

绝不能心软,他不停地暗示自己回忆起当初那个扭头就走,毫不留恋的女人。

突如其来的疼痛感刺激着江挽月身上的每个毛孔,眼泪掉得猝不及防。

江挽月明白他恨不得避自己如蛇蝎猛兽,只能拼命咬住自己的手臂,尽量不发出声来。

顾明琛却还不满意,不带一丝温度地说道:“你的腰是假的?腿也是假的?自己动不起来吗?”他说着便直接捏住江挽月的腰。

一想到自己只是个泄欲工具还要被嘲笑,江挽月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翻云覆雨之后,顾明琛利落抽出身,还像很嫌弃一般大力擦拭自己身体,而她则像被玩腻了丢在一旁的布娃娃一样,无声地蜷缩在沙发角落。

顾明琛把衣服扔在了她裸露的肌体上,自己整理着西服边角。

江挽月擦了擦脸,随手套上衣服,也顾不得整不整齐便走过去拉住正准备离开的顾明琛。

“明琛,下一部电影,能不能给我个角色?”

顾明琛身子僵了僵,果然,这个女人不管做什么,都是带有目的的,亏自己刚刚还有一瞬间的心软想要放过她。

他转过身,低头俯视着面前的女人,一根手指挑起她的下巴,佯装自己在仔细打量。

“你想演吗?”

“嗯。”江挽月猜不透现在的顾明琛,只能轻声作答。

“那你求我一下我听听。”

想到刚刚他说自己的祈求很廉价,江挽月便有些迟疑,哑着嗓子开口道:“那我,求求你。”

“江挽月你真是好笑,真以为自己长了一张谁都看得上的脸?麻烦你去厕所照照自己好吗,你一个十八线女明星浑身上下哪一点比得上林琪?”

顾明琛说着拿出手机拨通了林琪的电话,当着她的面把女主角的位置定给了林琪。

“你真的要这样对我吗。”江挽月忍不住心里的委屈,抬眼决绝地凝视着他,一字一句都砸在顾明琛的心上:“我从来,没想过,你会这么讨厌我。”

三个月以来的委曲求全,屈辱与迁就在此刻化成密密麻麻的圈,在她心头回荡。不管何时,只要顾明琛想要,她就要放下一切身段,笑着迎合。

可在他的心里,自己不过就是一个时时刻刻想要抓住机会上位的肮脏女人。

是啊,她是很需要钱呢。

江挽月眼前一黑,闭眼倒地的那一瞬间,往事如旧电影般一幕幕地在脑海中回放,她看到十七八岁的自己成了泡沫,想要伸手去抓却终又错过。

第2章 遥不可及的医药费

回忆戛然而止,刺眼的亮光照进心底的黑暗,江挽月伸手想要去挡住光线,手背却传来针扎的疼痛。

她“嘶”地轻叫一声,睁开眼却看见正坐在病床前的继母林媛。

“说吧小贱人,最近都在和哪个男人鬼混?”

江挽月的大脑轰鸣作响,她实在是懒得理会这个女人给自己加的戏。

“你听不懂我说的话是吗?”刺耳的女声再次响起,林媛不依不饶,直接把江挽月拉了起来,恶狠狠地咧着嘴道:“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你还没结婚,就……就在外面把名声都败坏透了,你知不知道你有多丢我的脸?”

病房里的人被这动静吸引,纷纷张望着看过来。

“丢脸?什么时候我的事也轮得到你这么操心了?我和弟弟饿得快死的时候你怎么不来管一管我们?”

江挽月一心只想揭露她话里的惺惺作态,却全然没注意到林媛眼里一闪而过的狡黠。

她刚想继续反驳下去,手机却适时响起,她看了一眼屏幕,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电话那头传来是弟弟的主治医生的:“这个医药费……该交了。”

江挽月看着自己的境况,那头林媛还在看笑话一样盯着自己,而自己唯一的希望顾明琛,连多看自己一眼都不愿意。

弟弟的生命危在旦夕,她还不能倒下。

“柳医生,求您再给我几天时间吧,我一定把钱还上,您帮帮我弟弟,再宽限两天,两天就好……”

挂了电话的江挽月拔了针没有理会骂骂咧咧的继母便走出了医院,坐上了去顾明琛家里的车,。

天色渐晚,帘幕幽黑,双脚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江挽月扶着门一声一声地扣着,却没人应答。不知过了多久,她累到直接瘫软在地,眼泪就这么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人在生病的时候最容易孤独,江挽月一想到自己的弟弟,便不敢有一分一毫的懈怠,只能强打着精神试图坐起来。

大门突然打开,江挽月急忙擦了脸仰起头,做好了求人的一切准备,可还没到,就听到大门里面的嘈杂声,穿得一丝不苟的男男女女们正在为台上的人送上祝福。

而聚光灯下站着的人,正是一席婚纱的林琪。

她从来都知道,配得上与顾明琛并肩而立的人,只有林琪,他的未婚妻。

此刻两个人应该在举行订婚宴吧,前脚刚踹了她,后脚便要和别人订婚了,一切,快的让人猝不及防。

江挽月下意识掐了一下胳膊,不打扰了吧。下定了决心的她转身便走,没再回头看一眼,可在心底的某个角落,还是会隐隐的疼。

看来,自己最终还是要走那条路了。

没办法,为了弟弟,她必须要坚强。

“站住。”

这时,一声熟悉的声音却突然想起,这个声音,江挽月怎么都不会听错,真是自己爱了整整三年的男人。

男人一把拉住要走的江挽月,把她直接拽了出来,重重推在身后的墙上,疼得江挽月闷哼一声。

第3章 亲子鉴定

“疼吗?”顾明琛轻轻勾起嘴角,大手捏住江挽月的下巴,一点点加重力道,轻笑着说:“不许叫,说不定我心情好了,会赏你点钱。”

江挽月疼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硬是没发出声音,顾明琛笑意更深:“怎么,就这么想要钱?只要给钱什么都做?”

“是。”江挽月对不敢反驳,弟弟的病需要钱,需要大把的钱,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他了。

“给钱吗?”她低下头不去看他,声音也没了一丝情绪起伏。

男人明显的生气了,头顶的太阳穴爆着青筋:“哼,你这种女人,脑子里只有钱吗,为了钱,孩子都不要了吗?”

“怀孕?”江挽月的脑子里炸开了,各种声音在嗡嗡作响,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怪不得她今天会直接晕倒进了医院。原以为只是身体过于虚弱,没想到竟然是怀孕了。

也是,这三个月以来,顾明琛总是随时随地的折腾她,也从不做任何保护措施,中奖也是迟早的事。可是,他顾明琛又怎么会知道?

“怎么,你想说自己不知情?”顾明琛看到她一脸茫然的表情,不禁嗤笑一声:“还在这跟我装什么呢?你继母林媛都已经打电话到我这里要钱了,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们家的人还真是都一个样子,为了钱,连什么都可以出卖。”

“你是说,林媛用我的孩子找你要钱了?可她怎么没告诉我……”

江挽月还没问完,脑海里便闪过林媛在她走时脸上挂着的笑容。

原来她早就计划好了要讹诈顾明琛,一时间,信息量过大,江挽月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心里却不知是什么滋味。

“你们母女二人都商量好的吧?可惜了,你自己都不想要这个孩子,我凭什么还要去为他买单?”

顾明琛说着便更加怒火攻心,他盯着江挽月恶狠狠道:“既然你不想留住他,那不如我帮你做掉吧。”

顾明琛带着江挽月来到了医院,首先要做的,就是亲子鉴定,他要搞清楚,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医生走了过来准备抽取羊水,顾明琛抽完血之后便主动过来看住江挽月,生怕她做出什么反抗。

有了顾明琛的禁锢,她自然不敢乱动,只能认命地由他们摆弄。江挽月心里清楚,她只能趁着医生鉴定的这几个小时里多喘几口气了。

医生采集了样本以后,顾明琛又吩咐道:“以最快的速度,检查出结果。”

医生护士们都急忙忙退出了病房,不想在这冷如冰窖的手术室里再待半刻了。

而这对于江挽月来说,只是转身踏入万丈深渊的开始。手术室里一片寂静,顾明琛志在必得一般坐在旁边玩手机,江挽月不知该不该走动,只能躺在机床上继续睡觉,而林琪也只能坐在一旁守着。

一切静的可怕,江挽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再醒来时肚子便不受控制的一直响。顾明琛已经不在手术室,她下了床想要出去吃点东西,还没走出去两步便被身后的人叫住。

第4章 孩子是我的

她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是林琪那张笑意盈盈的脸。

“挽月啊,这是要干嘛去?”

“吃饭。”江挽月没心思和这种皮笑肉不笑的女人客套,丢下两个字便想走,林琪却不依,踏着高跟鞋挡在了她面前。

“我想跟你谈谈。”

“我和顾明琛的未婚妻,能有什么好谈的?”

“可我有。”林琪一改往日娇滴滴的模样,突然变得强势起来,眼里还带着几分嫉妒和愤恨:“我不希望你再来打扰我和明琛了,如果你想要钱,你可以来找我,为什么非要在我们之间横插一脚呢。”

江挽月看到她这副模样觉得好气又好笑,无奈地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缠着你的顾明琛不放了?我告诉你,我是缺钱,可我这辈子最不想看到的人,也是他顾明琛。你要是能让他离我远点,那我还真是求之不得。”

“你!”

“行了。”江挽月实在饿得不行,便挥了挥手打断她:“你现在再不放我走,一会顾明琛来了,你的愿望就更实现不了了。”

“你要去哪?”江挽月这边还没和林琪掰扯清楚,那边拿到鉴定单的顾明琛已经冷着脸走了过来。“江挽月,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我解释什么。”江挽月回过头,看到顾明琛两手高扬的鉴定单,便知道该来的都逃不过了。

“孩子是我的?”

“是你的又怎样?”

“那你刚刚为什么骗我?”顾明琛其实没有太过生气,对于这个结果是他意料之内,他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染指,就算是他不要的,也不可以。

可是刚刚看到江挽月这么嫌弃着要走,他心中还是升起了一丝不悦,连带着语气都沾染了怒气。

这边的林琪生怕自己刚刚的话被顾明琛听到,连忙握住江挽月的手,温声说道:“挽月不要动了胎气,既然已经鉴定过了是明琛的孩子,我就一定会待他像亲生孩子一样的,保证不让他受到委屈。”

江挽月对于这种惺惺作态连敷衍都不想浪费口水,直接横了一眼过去,甩开了她的手看向顾明琛狠狠说道:“我没有义务告诉你实话,再说了,我压根就没打算让这个孩子出生,顾明琛我告诉你,我就算是一头撞死在这里,都不可能给你生孩子。”

顾明琛看到她这副模样,真是恨不得把她绑起来扔到仓库里自生自灭,江挽月却又接着开口道:“让你也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

顾明琛并不知晓她话里的意思,也不明白怎么两周不见,她对自己会突然变得这么仇恨。可江挽月忘不了,如果他不是这么冷酷无情,她和弟弟也不至于被逼上绝路。

“既然你这么恨我……”顾明琛突然靠近,一步一步向她走来,强大的气场压得她一步步后退,“好啊,那我就让你再恨一点。”

顾明琛说着便直接抱起了江挽月,一路下楼将她丢进了车里,任她怎么打骂都不松手。

第5章 绝食抗议

“这次你就别想再出来了。”顾明琛将她关进了自己别墅的房间里,派了许多人照看监视,江挽月的一举一动都要受到限制。

一想到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江挽月就满心的不情愿,她不停地踹着门发泄怒气,却没有一个人理会她。

“顾明琛,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她对着门大喊,顾明琛却又突然开门出现,露出一个明了的笑,但是这笑却泛着一丝诡异。

江挽月被突如其来的笑吓了一跳,身体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

顾明琛身后跟着两个保姆,他冷声吩咐道,“看住了!要是她死了,你们也别想好过!”

“你就这么怕我死了?”

“我只是在担心你对我的孩子下毒手。至于你,生完孩子死活都和我没关系!”

江挽月气恼:“你顾明琛的孩子就是人,我们呢?命比草贱。”

“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在这待着,好好把我的孩子生下来,其他的,我不想跟你多做解释。”顾明琛不耐烦地转了身,叮嘱好保姆看好她,便离开了。

江挽月的肚子还在叫,可她已经没了一点吃饭的兴致,自己要成天被几个人日夜不舍的盯着看,想想就很没自由。她又踹了几脚门,最终只能坐在床上怄气。

没多会儿功夫,便有人送晚饭过来了,其实在顾家的那段日子,她用的东西都是最好的,可那时候的她觉得自己不配拥有这些,因为她可怜的弟弟还在痛苦的深渊等着她的救助。而现在,江挽月更多的是厌恶,她讨厌这里腐败的一切,恶心又无力。

“江小姐,吃饭了。”

“拿下去吧。”江挽月按着自己的肚子,强忍着饿意,与其这样不明不白的活着,倒不如有点骨气的饿死。

“您这样不吃不喝,身体会出毛病的。”

“顾明琛他这样对我,我就算出了毛病又怎样?不出毛病,心里就会好受吗?”江挽月越说越委屈,可保姆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只能摇摇头继续劝她无论如何也要吃点饭,就算是为了孩子着想更要吃一点。

江挽月一听到关于孩子的事便更加坚定了信心要绝食,她不允许顾明琛的孩子活下去,就像他顾明琛不给自己的亲人留一点活路一样。

保姆没有办法,见到她这副决绝的模样又不敢再劝下去,生怕她出了一点差错主人会解雇自己,她很需要这份工作去养家糊口。

“先生,江小姐她一口饭都不愿意吃。”

思来想去,保姆还是给刚刚去公司开会的顾明琛打了电话,哪知道这边更加难搞定,顾明琛阴晴不定,心思捉摸不透是出了名的,保姆悬着心,只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他似笑不笑的声音:“那就再看看她还有什么本事。”

顾明琛说完之后便挂了电话,继续自己的会议,这两天他都要在公司忙,自然没有时间去管江挽月,反正饿她个一两天说不定自己就吃了。

第6章 林琪的到来

助理在这时候赶来,又拿了一摞文件要他一个一个审核,顾明琛揉了揉太阳穴,抿了口桌上的咖啡便开始工作,他只要自己忙起来,就可以不用再去理会那些杂事了。

而这边的江挽月还真就有骨气的两天不吃不喝,把她自己饿到两眼发黑,每天躺在床上不运动,整个人都像发霉了一样,所以当顾明琛深夜回来突然打开房门时,她连骂他的力气都没了。

顾明琛打量了一下四周,和他走的时候没什么大的变化,果然像保姆电话里说的那样,她就只会用点这样的小伎俩了。

“我听说,你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

顾明琛放下了公文包,走到她床前坐下。江挽月紧闭着眼不去看他,双唇苍白干涸,看的顾明琛竟有些心疼。

“我在和你说话。”

“请你出去。”江挽月一出声,已经哑的不成样子,顾明琛看到她为了对付自己,这么作践她的身子便怒火中烧,冲着下人发火道:“只要她一顿不吃,你们也就一顿不能吃,她饿死,你们就得给我跟着饿死,听到了没有?”

“先生,别……”保姆们吓得立刻低下头来道歉,看到顾明琛这副样子便只能转向比较好说话的江挽月,委屈地诉苦道:“江小姐,求你吃点吧,我们这上有老下有小的,真的经不起这折腾啊!您就当饶我们一名,好歹吃点,行吗?”

顾明琛就是吃透了她不忍心连累其他人的性格,才会这样对付她。

江挽月睁了眼,望向顾明琛,眼里的恨意将他吞噬,她只能咬着牙坐起身,将桌子上的粥喝了个干净。

“我吃,我把自己吃死还不行吗?”

“这才乖,就算你不吃,我的儿子也还得吃呢。”顾明琛看到她把饭吃了个精光,皮笑肉不笑的“夸赞”了一句,这才放心的出了门。

江挽月心里清楚,他不会这么让自己死的太舒服,只得慢慢熬过去以后的日子了。

翌日。

第一束光打到江挽月脸上时,她还在熟睡状态,保姆先惊醒,随即拉上了窗帘替她挡住,让她继续休息。

江挽月最近特别嗜睡,总是醒的很晚,怀了孕的人可能都是这样,不过这也挺好,她也不用刻意去想怎么打发过这些日子。顾明琛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孕妇要时常走动,便吩咐了保姆们带她去后面花园里走走,但绝对不能超过这个别墅。

江挽月有时候觉得自己像个后宫娘娘,走到哪里都有几个丫鬟小心伺候着,可她却没那个闲情雅致去赏花。

花园里有设计师做的秋千,精巧细致,江挽月走的累了,便坐了上去,微风吹着,阳光不热,她有一瞬间竟然觉得生活很美好。打胎的钱她全部退给了杂志社,反正她怀了孕也做不了书模,主编也很理解地没有再说什么。

江挽月现在要做的事,连她自己都还没想想好。正当她在享受这好不容易偷来的悠闲时光,面前却突然来了一个她一点也不想见到的人。

第7章 我很好

“挽月,最近好吗?”林琪的妆容一如既往的精致好看,只是她那副假惺惺的嘴脸总是让人反胃。

“我很好,不用你操心。”江挽月扭过头去,不想再看她一眼。

“我听说,你最近不太爱吃饭啊?怎么,是胃口不好吗?”

“我胃口好不好,和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死了,最开心的人不应该是你吗?”

“咳咳。”林琪干咳了几声,还是硬着头皮找话题道:“瞧你这话说得,我根本没有那么想过。”

“你有没有想过,和我无关。”江挽月站了起身,抬头笑着迎合道:“你就不用再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了,有事的话就直接说,想让我离开就去找顾明琛,如果顺利的话,我说不定还得感激你放我一条生路呢。”

江挽月说着便没了吹风的心,转身欲走,林琪看到她动身的一瞬间,心底的恶念全部涌了上来,她坏心眼地伸出了脚,江挽月一个没注意直接摔了下来。

在落地的那一瞬间,她竟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肚子,只是用力过猛,她尽力翻身的时候还是扭伤了脚踝。

保姆吓得心惊肉跳,赶紧过来搀扶,林琪也佯装毫不知情一样凑过来查看伤情。

小保姆赶紧打了电话找医生过来自己检查,江挽月的脚动一下便疼得冷汗直冒,医生看完之后开口道:“胎儿一切正常,只是脚踝受了伤,需要静养一段日子。”

林琪在旁边听到这个消息恨的牙痒痒,心里想道:这个女人怎么每次都能这么侥幸,可她表面还是要装作一副可喜可贺,老天保佑的样子。

顾明琛从公司回来后便听说了这个消息,他进门的时候江挽月已经睡了下去,顾明琛不自觉放缓了脚步,坐下来查看她的腿。

江挽月的睡眠极不安稳,一点点动静都能将她吵醒,她睁了眼坐起来问道:“谁?”

顾明琛喝了点酒,不知为何,直接用嘴封住了江挽月的问题,吓得她脊背一僵。

“你干嘛?”

“你就当我没来过。”顾明琛放开了她,心底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他没说什么,关了门直接回了房间,留下江挽月一个人坐着,想着刚刚的那个吻发呆。

这边的顾明琛也没好到哪去,满脑子都是自己刚刚为什么不受控制的去吻她,生气于自己为什么又要被她牵着鼻子走了。心情烦闷的顾明琛,用冷水澡冲醒了自己,抽了几根烟才睡觉。

这两天他的心思都放在了江挽月怀孕的事情上,对林琪便没怎么关注,所以当林琪主动说要去照顾江挽月的时候,顾明琛甚至还感觉到了一丝丝轻松,起码,林琪不需要他的任何解释,大方又懂事。

“你去吧。”顾明琛揉了揉脑袋,回复了林琪的消息,便又投身于工作中。

林琪得了批准以后,便拿着跌打药来到了江挽月身边,一口一个对不起的求江挽月原谅。

江挽月心里像明镜一样,却也不多说,她淡淡开口道:“你就放在这吧,你心里怎么想的,我很了解,你不用在我面前装。”

第8章 每走一步都是陷阱

林琪放药的手抖了一下,却还是佯装不在意的摇了摇头道:“你说的,我听不太懂,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我改天再过来看你。”

林琪走了以后,江挽月看了看桌子上的跌打药,却没有一点治疗的欲望,干脆就破罐子破摔好了。

可林琪似乎是耗上了,天天都来,还一直夸赞自己送来的跌打药有奇效,让江挽月记得使用。

江挽月大脑转了转,突然想到电视剧里经常会有一些心思深重的后宫嫔妃们在外用药里加入麝香或者其他能导致流产的东西,这么一看,还真是越想越可怕。她摇了摇头,林琪就算再讨厌,也不至于明目张胆到这种地步吧。

她虽然想死,却也不想借了林琪的手,白白为他人做嫁衣。

绝食计划被推翻以后,江挽月只能每天偷偷倒掉保姆送过来的安胎汤药,她要做的,就是一点点磨光顾明琛的耐心,让他放过自己。

这天,她依旧趁着保姆出去转身从窗户那里倒药,却总觉得有个人影晃了过去,这么大亮堂堂的天,她不想自己吓唬自己,便又装作没事一样躺在床上看书,却不想她的一举一动都被偷偷来打探消息的林琪看在了眼里。

林琪嘴角勾出一抹轻笑,心中又是一计生成。她踩着高跟鞋,一摇一晃地去找了保姆,笑意盈盈地吩咐道:“你们怕是还不知道吧,江小姐从来没有喝过你送过去的汤药,你说这要是被明琛知道了,你们还要保命吗?”

保姆一听,吓得两腿一软,连忙求救林琪,同时心底对江挽月的埋怨又深了一层。

林琪招了招手,示意她们趴过来听:“我可以帮你们找明琛解释,但你们要管好自己的嘴,不要向江挽月透露任何关于我做的事,明白了?”

保姆也是明事理的人,这个江小姐如果能惹怒顾先生而被赶出去,他们俩也就不用再伺候这个主了,便欣然答应。

林琪见状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笑容,从包里拿出一包药递到了保姆手上:“晚上等顾先生回来再熬一碗药,把这个放进去就行了,出什么事我都会帮你们撇清干系的。”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林琪直接去了顾明琛的办公室,落落大方地走过去为他捶背捏肩,使顾明琛放松了不少。

“怎么现在过来了,发生什么事了?”

“明琛啊,我有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说……”林琪吞吞吐吐的开口,装作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让人听着就有点偏于同情她。

“说吧,谁欺负你了?”

“那倒不是,主要是江挽月的事……”

“她怎么了?”顾明琛一听到这个名字,就不自觉皱起了眉头,那张好看的脸也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哎呀其实没什么事,就是我今天去探望她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

林琪支支吾吾,顾明琛听的没了耐心,不悦之色溢于言表,“看到了什么?”

小说

她才发现,自己只是一个卑鄙的小三。

2021-1-2 23:54:28

小说

一个小小的流产手术却让她归西。

2021-1-2 23:57:1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