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才发现,自己只是一个卑鄙的小三。

五年前她大步一迈,头也不回,他花了五年的时间忘记她。,谁知道五年之后,她杀了一个回马枪,再次搅动他的心潮。,此时的他,未婚妻高贵端庄,美丽贤惠。,她以为自己有千夫之勇,直到面对他的未婚妻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只是一个卑鄙的小三。,她偃旗息鼓,准备撤退,他却一把抓住她,“女人,招惹了我,想要抽身,可没有那么容易。”
她才发现,自己只是一个卑鄙的小三。

第1章 我是总裁的前女友

“温小姐,你是本科学历?”

“是。”

“专业学的是金融?”

“是。”

温心柔看着几个面试官对视了一眼,彼此都能看懂对方眼底的意思。

其中一个女的面试官淡笑客气的对她说道:“那请问小姐,您的学历没有达到我们的要求,另一方面我们需要的也是文秘方面的专业,所以您并不适合这个职位。”

“哦?”温心柔不以为意的撩了一下散落在脸颊的头发。“我相信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人比我更适合这个职位了。”

面试官们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都脸上带着淡淡的嘲讽的笑意。

“因为我是他的前女友,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

温心柔淡淡的说道。

此言一出,面试官们不由得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不由得仔细的打量起眼前的这个名字,竟然是总裁的前女友……长相确实不错,清丽脱俗。她成功的勾起了他们的好奇心。

坐在最中间的面试官轻咳了两声。“温小姐,即使如此,也不能改变我们的决定。”

“好。”温心柔淡淡的应了一声,并不与他作过多的争辩,只是站起身的时候,跟他说了一句,“麻烦你跟厉总汇报一下我的身份。”

“温小姐该不会不知道我们厉总已经有未婚妻了吧?”

“那又如何?我只是要一个秘书的位置,又不是要做他的妻子。”

“……”

面试官哑口无言。

温心柔也不看他,径自离开,嘴角犹带笑意,仿佛胜券在握一样。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会议室门口,几个面试官叽叽喳喳的讨论了起来。

“该不会真的是厉总的前女友吧,看她说的那么自信……”

“这年头,这些女的都疯了吧!”

“咳咳。”会议室的门口,站了一个男人,西装革履,气势十足。

讨论声戛然而止。

“额……厉总。”

“厉总好。”

“面试的怎么样?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厉少初随意的翻阅着桌子上几份简历。

几个面试官面面相觑,正在考虑如何措辞。

“早上面试了几个都不是很合适,但是刚刚有一位小姐姓温,她说是您的前女友……”

他的手顿住,刚好翻到的简历,便是温心柔的。

简历上面的证件照,她扎着半高的马尾,整洁干练,整个眉目五官都带着成熟女性的知性,唯有那一抹笑容依旧干净纯真。

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他的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她的声音。

“小初初……你上辈子一定是汽水来的。”

“为什么?”

“因为我一看见你就开心的冒泡呀!”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在旁边咯咯直笑,夏日的阳光底下,脸颊带着一点婴儿肥,皮肤都是透明的,调皮可爱极了。

“厉总、厉总……”

他回过神来,胸口闷闷的,隐隐作痛。“哦,什么事?”

“这个温小姐……”

“录用她吧。”

“啊?”几个面试官露出愣愣的表情。

他压住心头的翻涌,淡淡的开口。“录用她。”


第2章 看看你要做什么

他倒是想要看看,五年不见,她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到底想做什么?  

再说走出了厉氏集团的温心柔,手心隐隐冒汗,长长舒了一口气,她并没有她面上表现出来的那样淡然。

当天下午,温心柔便接到了厉氏集团总裁助理的offer。

她的手指抚摸着电子版的offer上面他的亲笔签名,心底微微颤抖。

她终究还是赌赢了。他的心底有没有她,她不知道,至少……至少他还没有忘记她,那就够了。

与此同时,心底的另一个声音也在嘲笑她,人家都已经有未婚妻了,你还在痴心妄想什么?一个offer而已,说不定只是人家看在你前女友的情分上,施舍给你的罢了。嗤……

第二天早上,温心柔站在全身镜前,仔细检查了自己的妆容衣着,面无表情,心底却翻腾不已,几乎无法控制。

她到公司,先与前助理做好了工作上的交接,便来到总裁办公室。

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抬手扣门。

“进来。”

是厉少初清冷悦耳的声音,比较五年前,似乎更沉稳了一些。

温心柔告诉自己,不要慌。随即挂上职业性的微笑,款款而入。

“厉总你好,我是新来的总助,我叫温心柔。”

厉少初抬起头,清冷的目光朝她射去,深邃的眼睛仿佛要将她吸进去一样。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匆忙回避。

不过五年时间,他已经完全不同过往的温润气质,西装革履,将他的气场完全展示出来,举手投足之间更是带着精英人士的淡漠与客气。尤其是目光之中,清冷,没有温度,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只一眼,她便觉得心头闷痛。当日那样相爱亲昵的两个人,何曾想过会有这样的情景?

他似乎并不在意,只是淡淡地吩咐,拿了一个文件夹给她,“把这个文件整理好,顺便熟悉一下公司的业务。”

“哦,好。”她竟然有些失落,他的态度这样淡定,她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温心柔在国外工作多年,国外的工作节奏与效率远远不是国外能够比得上的,所以整理资料这种事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不到半天,她便将全部资料都搞定,顺便看了一下公司各个部门的人员以及近几年公司的业务情况。

再次扣动总裁办公室。

“进来。”

“厉总,这是整理好的资料,这是你今天的行程安排表。”

他接过,只看了一眼,抬起眼皮,反问道:“这是已经整理好的了?”

“是的。”

“一个海归,就是这样做事的?这个月的业务数据都没有做好统计,你让我看什么?”

“额……因为您没有说……”

他不再看她,似乎连看她一眼的耐心都没有,声音带着绝对的不可抗拒的命令,“重新做。”

温心柔默默接过文件,告诉自己,一切刚开始,不急,慢慢来,谁到一家新公司不是这样的呢?

她回去将公司这个月的业务数据尽可能详细地整理统计出来,该做表格的做表格,所有数据一目了然。


第3章 故意刁难

厉少初接过之后,翻了两页,扔在桌面上,冷冷地看着她。

“你什么意思?就整理了这个月的?上个月的呢?”

温心柔愣住,“你刚刚不是说想看这个月的吗?而且上个月的业务数据统计不是应该由上个月的总助整理好了吗?”

厉少初没有想到,五年后的她,竟然这样伶牙俐齿!

“我现在要看,你就得负责给我统计,不然我花那么多钱请你来干什么?”

“总助的职务……”

“做的了就做,做不了就滚!”

……温心柔气不过,上前一步,恨恨地盯住他,终于问出了她想要问的,“厉少初!你招我进来就来就是要羞辱我的是吧?”

厉少初目光流转,狡猾如狐狸,轻笑出声,“你说呢?”

“……”

“你该不会真的以为凭着一句‘我是总裁的前女友’就可以轻轻松松获得这一份工作吧?”

他的笑意在她看来就是莫大的讽刺,真的不出她的所料,他根本就是不是成心要录用她的!

她愤然转身。

他平静得近乎冰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现在走出去,违约金是五百万。”

她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

“你自己去看看合同,并且你三年内都不能在相关行业工作。”

“……”温心柔一脸懵逼,掏出手机查看合同,在看清楚了违约金额的时候,痛心疾首,她怎么可以不仔细看清楚呢?

厉少初推开转椅,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动作优雅迷人,深邃的目光盯住她,缓缓走来。

“温心柔,五年了,你还想再逃一次吗?”

他高大的身影笼罩过来,她只觉得压迫感十足,步步后退,最终被他抵在门上。

他用两根手指抬起她的下巴,气息喷在她的脸上,“告诉我!你回来干什么?嗯?”

她别开脸,咬住下唇,她要怎么告诉他呢?

五年前的误会重重,懦弱的她选择逃开,五年后的今天,两个人的中间已经隔了千山万水,一颗心扭成了无数个死结。

“我只是想要谋求一份工作……”

他的眸色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隐隐闪动着怒火。

他扳过她的脸,强迫她看着他,“既然是为了谋求一份工作,在你面前的,是你的boss,难道你不应该好好地伺候吗?”

温心柔的心底痛身体微微颤抖,尽管下巴被他掐的生痛,但是他近在眼前的身体,熟悉的气息,她控制不住自己啊!

她颤抖地伸出手,抱住他的腰,满怀的温暖,似乎填补了多年的空虚。

他整个人僵住了。

随即便是铺天盖地的细碎的吻落了下来,在她的额头上,脸颊,下巴,锁骨……

他像是野兽一样疯狂地吻她,多少年了,他想要的女人还是她。

她如同暴风雨中娇弱不堪的花朵儿,只能勉强承受他的狂暴,娇喘不已,无法抗拒,只想沉沦……

他的双手探如她的衣服,微凉的指尖让她微微缩了一下,双手勾他的脖子,挺起身子,想把自己都给他。


第4章 给我一个理由

他将她压在办公室桌子上的那一刹那,她只觉得幸福到无法言说……他问她,为什么还要回来?她回来不就是为了跟他在一起吗?她回来不就是为了他吗?

只是,她不敢说,不能说。

云雨过后,他套上了长裤,点燃了烟,烟雾缭绕之中,他问她:“给我一个理由。”

温心柔正在穿着丝袜的手顿住,动作变得迟缓,“什么理由?”

“五年前无故消失的理由。”

她垂下眼眸,她能怎么说?往事那样不堪,她不知道如何开口。

沉默良久,她将衣服抚按整齐,淡淡说道:“我该出去工作了。”

“温·心·柔……”

他带着几分薄怒,一把拽住她,“招惹我,又想要逃开吗?”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你刚刚说,你是我的boss,应该伺候好你,仅此而已,我的私人问题,不需要回答。”

果不其然,她在他的眼中看见了盛怒。

他冷笑,一把甩开她,“很好!这是你自己找的!”

他不再客气,将她狠狠推在门上,从背后抓住她的双手,扯下她的衣物,肆意地揉着她饱满的双峰。

“厉少初!”

这个色狼……居然还有精力来第二次!

“你不是说要好好伺候我吗?我还没有满足,你怎么能走呢?”

他黑着脸,心底的怒火无法压制。他不得不承认他一直都忘记不了他,五年了,他再怎么用工作麻痹自己都没有用,他想的还是她。该死的,为什么折磨我这么多年后还要回来。

可是她呢?

她究竟有没有心?

他准备长驱直入,这时办公室的另一个门被推开了,一个小实习生探身进来,“厉总,啊啊……额,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厉总你先忙……”

厉少初暗骂了一句,拾了一件衣服披在她的身上,对着门口道:滚!”

两个人的好事被搅扰了,厉少初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惊魂未定的温心柔总算是逃过了一劫,匆匆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站在他看不见的门口,她只觉得眼眶一热,他那样逼问她,她几乎就要说出来了。

可是她不能说!

那个小实习生年纪轻轻的,不知轻重,不过一会儿,便说的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知道了。所有人在看到温心柔的时候,那种羡慕嫉妒的目光简直要将她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部门的经理生怕上面怪罪,将小实习生炒掉了,但是也于事无补,已经是人尽皆知了。

温心柔倒是无所谓,她向来不是一个在乎别人眼光的人,只专心做着自己的事情。在她看来,那种有心思去探寻别人私事的人,通常才是一事无成的人。

晚上,温心柔疲惫地回到公寓,接到大学死党的电话轰炮,“死女人,你回来了也不跟我说!给你三分钟,老地方!”

她无奈苦笑,这个丁小雨……

她慢悠悠到了“老地方”的时候,丁小雨正双手叉腰,站在那棵老树下,面露阴险的看着她。


第5章 我们这样算什么

“呵呵……”

“我先声明一下,我打算安顿下来再告诉你的。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

“哼!那就是说要不是我打电话给你,今天你就是不打算告诉我了!”

温心柔哑然,“额……”

丁小雨的逻辑真的很让人头疼。

“我说你回来就回来,你居然还去‘厉氏’集团,你脑子进水啦?”

她叹气,“我没有想到这么巧。”

“你少来!我看你八成就是为了他回来的!你知不知道他已经……”

“我知道。”温心柔果断地打断她,“我回来是为了他,但是我不会阻止他的婚姻。”

丁小雨一脸蒙圈,“什么意思?”

温心柔恬静地笑了笑,半倚在树上,“我只是想看看他。”

看看他,满足他。她在心里说道。

“你……”丁小雨终于是不知道再说什么了,只能是叹了口气,这么多年的好友,她不是不知道她的心思。

“走吧,我回来之后,还没有去J大看过,去逛逛。”

两个女人也是很久没有见面了,话题一直是滔滔不绝,可以从时下最流行的口红色号,衣服款式一直聊到国内外的女权主义和女性地位,直到把J大逛完了,还聊得意犹未尽。

温心柔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一点。

这栋老公寓,楼道黑乎乎的,也没有楼灯,黑暗中,她只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有点渗人。

她插入钥匙,转动,刚刚准备推开门进去,就被一股力量压住,大门“嘭”的一声关上,她被倒压在门上。

她吓得惊呼!

熟悉的气息在黑暗的房中弥漫,“厉少初?”

他冷哼,“这么晚才回来,看来刚刚回国,行情不错!”

“是丁小雨!”

“是吗?”他的双手插入她的头发间,那头依旧柔顺的头发让他爱不释手。“今天的事情还没完,继续?”

温心柔只觉得两个人之间的暧昧气息越来越浓,他想要,她不打算拒绝。

“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他低低冷笑,火药味很重,他在门口等了她几个小时,她去哪里浪到现在才回来?新男友?

“很好!看来你是真的把自己当做来卖的了!”

“卖”字就像是一排细密的针扎入她的心窝一样,闷痛不已。

她还没来得及反驳,身体已经腾空,下一秒,被扔在软绵绵的榻榻米上,男人带着怒气上来,也没有前戏,直奔主题,疼得她几乎晕厥。

漆黑的夜里,久别重逢的两个人就像是干旱时节见到了甘霖一样,发了疯地纠缠,抵死缠绵。

云雨后,她软软地躺在他怀里,“我们这样算什么?婚外情?”

“情妇。”

她凉凉一笑,眼角霎时湿润。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次日,她早早起床,刷牙洗脸。

“这么急,有约?”

“哪有?去一趟银行,跟你请假两小时。”

厉少初冷眼看着她千娇百媚的脸和妖娆无比的身材,起身穿衣,尾随着她下楼。


第6章 脚踩两只船的女人

但是温心柔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楼下竟然站着一个人,手里拿着豆浆包子之类的,笑意盈盈。

“杨辰!”她惊呼,难掩惊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你还说呢!回国都不跟我说一下!”

“这……”

“我也是昨天在经过J大的时候看见你们才知道的,昨天晚上我就找丁小雨要了你的地址。”

温心柔惊讶得捂住嘴巴,她大学里面最好的两个朋友,都这么惦记她,让她回到这阔别五年的国土,也多了几分亲切之感。

杨辰把手里的早餐递给温心柔,却在看见她背后下楼的男人的时候,笑意僵住。

“厉少初?你们……”他怎么会在心柔的公寓里出现?

她略带尴尬,“我跟他……我在他公司工作。”

厉少初冷冷地看着她,皮笑肉不笑,“还说你没有约,还是你想要两头都瞒着?”

温心柔心头火起,这意思是说她脚踏两条船?

她故意大声说道:“杨辰,我们两个是约好的对吧,顺路载我去银行吧。”

杨辰一脸蒙圈,约好的?看到厉少初那张越发黑沉的脸,他隐隐有些明白。

坐上杨辰的车,温心柔不怕死地挑衅地看着车窗外的男人,笑颜如花地挥手“拜拜”。

“你跟他之间……”杨辰小心翼翼地问道。

她很坦然,“就像你看到的那样。”

杨辰看着她姣美的侧脸,有些读不懂她了,他不相信她不知道厉少初已经订婚了,一个一个有婚姻在身的男人,为何要纠缠不放呢?

两个人一路无言,直到她说下车的时候,杨辰顿了顿,还是跟她说了,“心柔,照顾好自己,别让自己受伤,也别伤害别人。”

温心柔垂头苦笑,衷心说道:“好。”

一个早上,温心柔跟厉少初都没有说话,就是工作上的事情也都是言简意赅。

晚上,公司有一个合同需要双方负责人会面签名,温心柔准备下班的时候,厉少初说道:“今晚的应酬,你一起去。”

她从善如流地应道:“好。”

对方公司是业内的大集团,原本以为负责人必定是有大家风范的,却让温心柔没有想到的是,对方是一个中年秃顶,肥的流油的猥琐男的形象。

饭间,他坐在她的旁边,一直色眯眯地盯着她看。

“这位小姐不知道怎么称呼呢?”

温心柔看虽然在心里暗骂,但是面上还是笑意盈盈,十分干练的职场女性形象。“王总你好,我是温心柔,是厉总的助理。”

“原来是厉先生的助理啊!难怪气质这么好。”

他略带猥琐下流的目光在两人身上逡巡,丝毫不相信二人是纯粹的工作关系。

他故意靠近了她一点,一双手不安分地在按在她的手上。

温心柔只觉得恶心的刚刚吃下的东西都想要吐了,但是她瞥见旁边的男人似乎没有看见似的,跟别人谈笑风生,好不得意的样子,心头莫名火气,脸上笑得更加娇媚动人。

“温助理真是好酒量啊!我再敬你一杯!”


第7章 蠢女人

“王总过奖了!”

温心柔算是来者不拒了,一杯接着一杯,头也渐渐昏沉起来。

那边的厉少初见她喝得不知西东,不由心中暗骂,蠢女人!那个王总的手更加不安分,四处揩油,看得他眼睛都几乎要喷出火来了。

厉少初端着酒杯走了过去,一条手臂占有性地搂过她的肩膀,半是嗔怪地说道:“怎么回事?喝得这么多!真是不好一色,让王总见笑了。”

王总脸上晒晒的,摆手道:“无妨。”

好不容易签完了合同,厉少初驱车将醉的一塌糊涂的女人送回了公寓。

一下车,温心柔就像一条八爪鱼一样死死地缠住厉少初,满脸蘸红,嘴里胡言乱语。

“不会喝酒,还喝那么多!蠢女人!”

开了门,将她甩在沙发上,他去浴室拿了湿毛巾给她擦拭,出来的时候,听见她在那儿嘟嘟囔囔的,“小初初……”

他一顿,心头一震。

都说酒后吐真言,难道这么多年了,她跟他一样,都忘记不了他吗?

他心里涌起一股柔意,手上的动作轻柔了不少。

“你告诉我,小初初是谁?”

“就是……就是厉少初……”

“你爱他吗?”

她在醉酒之中,蹙起眉头,“不知道……他好讨厌,都跟别人订婚了,还来招惹我!可是……可是我……”

厉少初叹了口气,在她身边躺下,环住她的那一刹那,只觉得整颗心都是充实的,这么多年了,心里空荡荡的,也只有这一刻,在她的身边,他才觉得有些安定。

他捏着她的脸颊,“你究竟给我施加了什么魔咒?”

次日,温心柔醒来的时候,发现正被厉少初抱在怀中,两个人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蜷缩在一张小小的沙发上,亲密无间……

窗外有细微的阳光渗入,洒在他的脸上,越显得他皮肤细致透明。

她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很好看。

正在观察的时候,他却突然睁开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吓了她一跳。

“你刚刚在干什么?”

“没,没有啊!”温心柔不自在地别开了眼,准备逃离,却被他一把抓住。

厉少初叹了一口气,将头埋在她的脖颈间,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脖子上,引得她痒痒的难受。

“留在我身边吧。”

她一愣,半晌才道:“那你未婚妻呢?”

“我会处理好。”

她眼眶湿润,反身抱住他。如果说她之前对他的真心还有一丝的怀疑的话,那么这一刻也荡然无存了。

他是这样的爱她,她却无法以同样的爱相待。

藏在心底的那些无可言说的秘密,如果哪一天揭开了,他是否还会这样一直拥抱着她?结果,并不是他能够承受的,更不是她能够承受,到了那个时候,甜蜜的婚姻只会变成枷锁,把两个人越勒越紧,直到窒息。

“一大清早的说什么胡话呢?”

她故意装作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起床去准备两人的早餐。

但是李少初可不打算放过她。

“难道你真想做我一辈子的情妇?”


第8章 谈什么一辈子

她心里微微刺痛,她一个剩下三年寿命的人,谈什么一辈子?

面上不动声色。“也许过几天你就厌烦了我了,我就只好重新找其他的金主了。”

“温心柔!”

男人的声音里有抑制不住的怒气。

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还不够满足她,还想再去找其他的男人吗?

金钱还是欲望?或者两者都有?

“你该不会以为招惹了我,你还可以轻松地全身而退吧?”

“我就是想走,你也没有办法,不是吗?”

温心柔挑衅的看着他,笑靥妩媚如花。

厉少初大手一挥,将她准备的早餐扫落在地上,欺身将她压在厨房的流理台上。

碟碗噼里啪啦的破碎的声音,还有她惊叫的声音,听在他的耳朵里面,悦耳极了。

“厉少初!”

她狡猾如狐狸一样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笑意浅浅的,勾着他的脖子。她就喜欢看着这个男人为她痴狂,为她疯狂的样子。

“女人,别想离开我!你要是敢想着离开,我让你下不了床!”

她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丝毫不理会他的威胁。

于是一大清早的,某女被某饥饿的男人吃干抹净,一点渣都不剩。

某个男人的精力太好,以至于温心柔上班的时候都觉得腰酸腿软的,起身去,茶水间倒了一杯茶,出来转身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女人。

“哦哦,不好意思。”

“没事。”

对方的语气平和温柔,丝毫没有被撞到的不耐烦和愤怒,修养特别好。

温心柔抬眼看她,这才发现她长相很出众,温婉甜美,气质过人。

她怎么不记得公司里面有这一号人物?

“你是……”

“我不是公司里面的员工,我叫梁施施。想必你就是温助理吧。”她落落大方的伸出手,笑意温然。

温心柔脸上一变,她没有想到,他的未婚妻竟然如此气质过人,落落大方。

这就是他的未婚妻,梁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海外硕士留学而回,美丽与智慧并存的女人。

饶是她心里再有准备,饶是她自认为自信过人,这一刻也免不了有一种低入尘埃的感觉。

“你、好!”

她笑得有些僵硬,缓缓伸出手与她交握。

“这是我第一次来公司,就听说温助理美丽能干,没想到这么巧,这就碰上了。”

尽管梁施施笑得温婉大方,温心柔总觉得那像是讽刺一样。公司里面的人会怎么讨论她,她不用去听都能一清二楚。

亏得梁施施还能这么面带微笑地跟她说话,是装的很深呢?还是真的不在意?

温心柔向来不喜欢跟人打哑谜,“梁小姐,没有听到公司的风言风语吗?”

梁施施脸上微微一变,“我相信温助理是一个聪明人,知道怎么做的。”

梁施施与厉少初的婚姻是两个家族的联姻,也是两个企业合作共赢的手段,梁施施清楚这一点,也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她的婚姻。

梁施施的落落大方坚定的态度,隐隐触动了温心柔。


小说

他承诺婚后非她自愿绝不碰她。

2021-1-2 23:52:40

小说

从此山水不相逢 莫道彼此长短

2021-1-2 23:56:0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