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女人,我管你!

一场牢狱之灾,她以为这是结束,却不知是恶梦的开始。,后来,一个叫白景衍的男人出现,在她耳畔霸道低喃,“听好夏乔叶,你是我女人,我管你!”,然而他却没告诉她,管她的代价是要她身败名裂,资财散尽。,也没告诉她,管她的结局是他与小腹微挺的其它女人在屏幕上高调宣布订婚,而她躺在冰冷的产床上,冷汗涔涔,冒死产下一名女婴……
你是我女人,我管你!

第1章 心狠手辣

A市妇女儿童医院,人流如织。

夏乔叶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是陪闺蜜来医院抓她男友出轨的现场,结果更先看到的却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挽着自己的老公,从产检室出来。

“我想,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乔叶尽量稳住声线,但她发现说话时,喉咙好痛好痛,连接着身体内最柔软最脆弱的位置。

该死,她怎么会在这里?

秋良峥英挺的眉微微皱着,心头划过一抹郁闷。

“我做事,从不解释,尤其是你!”他避开乔叶的目光,有些不耐烦的说。

他没承认,但也没否认。乔叶胸口堵得发慌,像要喘不过气。

秋良峥感觉烦躁,正要走,谢希卷起袖子冲上来,指着他鼻子破口大骂,“姓秋的,咱叶子学历高,模样俏,家世好,她哪一点配不上你?你这人渣放着这么好的老婆不捧在手心好好爱着,偏去搞骚狐狸的肚子,你还是人吗?”

谢希这一咋呼引来不少人侧目。

大家议论纷纷,都在谴责秋良峥与他身旁的孕妇。

秋良峥向来高高在上受人簇拥,哪里有过如此尴尬狼狈的时候?

锋利的目光恶狠狠剜了谢希一眼,秋良峥没看僵僵地站在跟前的乔叶,对身旁的孕妇也是理也未理,他只是迈开修长的腿,往电梯方向去。

孕妇跟上,与乔叶错身的那刻,乔叶清晰地听见她从鼻腔里重重一记冷哼。

是嘲讽,是不屑,也是挑衅!

乔叶本就充血发胀的脑子,瞬间犹如一颗炸弹被人拔掉引线。

侧眸,看着几步远的孕妇,乔叶想也不想,快步上去。

“啊……”

就在孕妇快要追上秋良峥的时候,她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被人粗暴地扯起,孕妇不得不躬着身子顺着那股力量去,旋即身体又被人猛地一推。

圆乎乎的身体在楼梯的台阶间滚动时,惨叫声变得断断续续。

众人惊呼。

事发突然,秋良峥根本来不及阻止,只一双狭长的眼瞪大了不可置信地看向乔叶。

乔叶的手还在发抖,但她却用尽身体里所有的力气,对已经冲到面前的丈夫吼,“秋良峥你听好,就算你再喜欢她,但今天,我还是你老婆。你们的孩子能不能生,我说了算!”

秋良峥只觉得身体内的血管都在疯狂扩张,“夏乔叶,你就是个疯子!”

没时间理会乔叶,他飞快冲下楼,奔去痛苦呻/吟的孕妇跟前。

乔叶闯了大祸,谢希也顾不得去找男友对质,拽着乔叶匆忙从楼层的另一个通道离开。

……

乔叶拒绝了好友陪伴的建议,一个人回到家。装修得奢而不俗的屋子静得可怕,乔叶陷在柔软的大沙发里,回想两年的婚姻生活。

丈夫不爱自己,乔叶知道。会娶自己,仅仅是因为利益而结合。但这一切乔叶不在乎,她想,只要成为他的妻,成为离他最近的女人,有一天,他会发现自己的好,会像自己爱他一样深爱自己!

可现在,乔叶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愚蠢又可笑,一个连精神都无法给予你的男人,肉体出轨还会远吗?

“夏乔叶,你的婚姻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笨蛋!”乔叶仰面,卸下伪装,失声痛哭。

这一刻,从没有过的无助像大山压在乔叶肩头,快要将她压垮。

倏地,手机响——

老公

第2章 逼她求饶

看着屏显上跃出的联系人,乔叶只觉得头痛得更加厉害。

“……”,乔叶接听,不语。

“……”通讯连接,电话里却没有人声,对方默了少顷,才问,“在哪儿?”

“在家。”

他挂断了电话。

乔叶对着依旧亮屏的手机发呆,接下来她要面对什么?乔叶不知道,也不想思考。事到如今,走一步算一步。

几十分钟后,秋良峥回来。

他看乔叶一眼,在沙发的另一端坐下。抽出兜里的烟,取出一根叼在唇间。点火,深深吸食,吞云吐雾。

沉闷的死寂之后

“孩子没了,她的子宫也没保住。”说这话时,秋良峥声音很沉很沉。

乔叶心里咯噔一声,感觉太阳穴突突作跳,她木然地看着秋良峥夹在指端快要燃尽的香烟,说不出话,连呼吸都停止。

秋良峥抬手,烟头直接在柚色的大理石茶几上摁灭。

“这一切,你就没话可说?”他语气含了责难,目光冷锐。

“想听什么?”乔叶迎向他略微猩红的眼,没有躲避。

“夏乔叶,你凭什么做出不可饶恕的事情之后还能像现在这样平静?你杀死的不仅是一条生命,更毁了一个女人的一生!”秋良峥突然暴躁,声音拔高了几分。

乔叶深呼吸,说,“我只是用自己的方式惩罚破坏我婚姻的女人,我哪里错了?倒是你,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要我说,造成今天这局面的罪魁祸首就是你。若说错,那也是你的错,不是我!”

第一次,乔叶丢掉小媳妇温柔娇俏的姿态,像头被惹怒的小兽怒视自己的丈夫。

秋良峥的印象中,乔叶一直是温婉可人的,即使再冲她发火,摆脸色,恶言相向,她都好脾气的照单全收。

如果不是老爸拿公司执行权要挟娶她,自己和她不会结婚吧?

如果与她的开始不是因为受制于人,自己会爱上她吧?

秋良峥搞不清楚都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想这些做什么?

此刻,他烦躁得快要抓狂。

秋良峥大步过来,他的手,猛地掐住乔叶净白的双颊,狠狠用力,“给你机会再说一次,究竟你错没错 ?”

乔叶漂亮的面部轮廓在他指间扭曲,她痛苦地眯起眼,腿边紧握的小手,指甲深深陷入掌肉之内,“要我说多少次也一样,错的那个人,是你!”

掐在颊上的指,愈发用力。

但身体的痛不及心里一分一毫。

乔叶无视他越来越铁青的脸色,继续说,“秋良峥,你有什么资格要求一个被你们逼入绝境的女人道歉?自始至终,我也是受害者,我视如生命的老公背着我和别的女人连孩子都有了。你有想过我的感受么?是不是因为你不爱我,你就一点也感受不到深爱你的我心有多痛?我有多苦?”

望着他深邃的眼,乔叶泪眼婆娑,声声质问令秋良峥的脸色沉得出水。

缓缓,乔叶扯开一抹虚弱的微笑,一针见血道,“你妄想利用我那些你自以为的过错减轻内心的愧疚!害她变成现在这样的,是你。错的人,也是你这个婚姻的背叛者。是你,是你!”

“嗯……”乔叶突然一声闷吭,整个人被推得斜斜地趴在沙发上。

“夏乔叶,我会叫你为此刻的嘴硬付出沉重的代价!”秋良峥收回推开乔叶的手,寒冷的眼盯着俯在沙发里的女人,动作优雅扣着袖上跳脱开的铂金袖口。

乔叶听得出来,他在威胁。

能在商场上混得风生水起的男人,手段不会温柔。

但乔叶宁死也不遂他所愿,她用双手努力的撑起身体不让自己倒下,迷人的大眼睛里还含着几分水润,唇角却噙着不屈的挑衅弧度,“我等着!”

第3章 怀孕

暮春的黄昏,晚霞在天边勾勒出万千动人的色彩。

乔叶想过万千种秋良峥报复自己的方式,独独没想到他会亲自带警察上门把自己押走。

走廊上的秋良峥膝盖微弯背靠着墙,他的目光并没与乔叶交汇,只是盯着地上的某处,大口大口抽烟。

“我随时接受你的反悔!”迈进电梯的前一秒,乔叶听见他这么对自己说。

乔叶觉得可笑,是不是只要自己认错道歉,他就撤销起诉?

“绝不!”乔叶死死地睁着眼,不准自己流下软弱的泪水。

不再做任何思考,乔叶迈进电梯。

事情闹得太大,秋、夏两家长辈都要秋良峥立即把乔叶放出来。面对各方施压,秋良峥搁话,“只要她认错,她还是秋太太。”

意思明确,就要乔叶服个软。

“我死都不会向他低头!”乔叶也是有骨气的人,她的确把自己的丈夫视为生命来爱,但那不表示她可以卑贱到毫无原则。

秋良峥想,千金大小姐的她在里面多待几天,熬不住,骨气自然也就磨光了。

秋良峥一直在等,等来等去,开庭的日子到了。

秋良峥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婚姻里逆来顺受的乔叶固执到近乎于愚蠢的地步。宁愿坐牢也不向他求饶!

庭上,受害人哭得好不凄楚,撕心裂肺痛骂乔叶手段残忍,判她死刑都不为过。

尖锐的声音像利箭贯穿乔叶的脑子。

她觉得晕,天旋地转。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她听见妈妈的惊呼。

醒来,乔叶听到一个令她震惊的消息。

她有宝宝了~

如果是以前,她一定欣喜若狂,但现在……

妈妈说,只要有孩子,她就是受法律保护的特殊人群,即使不向秋良峥服软,一样不用坐牢。

正在乔叶心乱如麻的时候,秋良峥进来。

“生下孩子,我们重新开始。”他站在床侧,声音听不出喜怒,但看向乔叶的目光,却是含了几分柔。

斜靠在病床上的乔叶看他,就像听到不可思议的话,“重新开始?”

“你爱我不是吗?”他反问。

“是,我爱。”但那是从前……

“所以就当一切没有发生,我会和你好好过日子,我们的孩子,也会有个完整的家。”

秋良峥承认,抛开这桩婚姻结合的动机不谈,至少他还是享受身旁有她的存在。

见乔叶不表态,秋良峥又道,“没有什么是接受不了,与你的婚姻,我认为可以继续。你还可以是人人羡慕的秋太太,日子和之前比,不会有太多变化。但我想,有了孩子,我会变。”

说这话真是难为秋良峥了,算是间接承诺会对乔叶好。

乔叶扯开嘴角,含了几分讥讽,“如今,你可以接受我了,怎么就不问问,我愿不愿意再接受肮脏的你?”

秋良峥剑眉紧皱,替自己辩解,“我只是做了大多男人都会做的事,往后,我会注意。”

迟了,我和你,不会再有往后。

乔叶慢慢躺下去,拉高被子将自己娇小的身体遮掩,翻身背对,“我要休息。”

秋良峥还想再说什么,但看着乔叶决绝的背影,嗓子眼又发堵,什么都说不出来。

但他知道,乔叶喜欢孩子,很喜欢很喜欢,只要有孩子,他们之间就能继续。

听他离去的脚步渐行渐远,乔叶手心抚上平坦的肚皮,似乎可以感受到子宫里小小胚胎旺盛的生命力。

宝贝,告诉妈妈,妈妈该要怎么办?

第4章 狠决

翌日,秋良峥接到乔叶电话,说想见他。

秋良峥怀着几分期待与欣喜赴约,他感觉步伐都因为愉悦而轻盈起来。

“怎么要来这里?风大,我扶你回去。”秋良峥想不到乔叶竟然约他来到楼层间。

一侧就是大敞的窗,风涌入,将秋良峥的衬衣吹动得像一池微褶的水。乔叶身上宽大的蓝色条纹病号服,更是被吹得紧紧贴在她单薄的身体上。

在看守所待了两个月,原本还有些丰腴的她瘦得像是纸人儿,看得秋良峥心疼。

就在他的手伸过去快要碰到乔叶的时候,被她无情挥开。

“你……”第一次被拒绝,秋良峥眉骨高耸,面色当下就难看了几分。

他顿在半空的手,五指弯曲成拳,落于腿两侧,指甲狠掐掌肉。

乔叶转头对上他的森冷的目光,她的面色是憔悴的,嘴唇也微微干裂,整个人看上去精神状态并不好。

这样的乔叶,与之前那个明艳动人的她相比,即使秋良峥此刻一片好意被拂开,心中有再多的怒火,也会发泄不出来。

然而就在秋良峥愧疚之时,又听乔叶说,“秋良峥,我考虑清楚了,现在,我要你睁大眼睛看着,我的答案。”

话里隐含深意,秋良峥不懂。

乔叶微微一笑,当着秋良峥的面,纵身扑下楼梯。

秋良峥瞳孔骤缩,“乔叶……”

他想伸手拽她回来,然而却来不及。

只见乔叶清瘦的身子在台阶间滚动,犹如那天在医院小三滚落一样。不同的却是,尽管疼,自始直终乔叶却咬牙吭都不吭一声。

秋良峥飞奔而下,小心翼翼要将乔叶抱起。

“别碰我!”乔叶忍受剧痛,再一次,毫不留恋地将他有力而又温热的手拍开,“秋良峥,我害了你的孩子,现在我用同样的方式还你一条命!”

“你这是偿还?”秋良峥都被乔叶的倔强与决绝逼得爆粗,“你他妈这是欠我两条命!”

乔叶却笑,明明那么虚弱,映入秋良峥的眼,只觉得她可怕至极。

乔叶想得很清楚,生下宝宝,只会让她在婚姻里苟延残喘。她不要那样!

不要……

由于乔叶近来情绪波动较大,关押期间身体上的营养也跟不上,再加之现在受到猛烈撞击,这一胎自然保不住。

乔叶的抗拒令秋良峥怒火攻心,然而很快,他又收到乔叶寄来的离婚协议。

乔叶在签下名字的时候,一笔一画尽是心死。

……

两年后,乔叶出狱。

朋友替她庆祝,乔叶玩得有些嗨,夜深才回家。

客厅内,灯火通明。

“爸……”乔叶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父亲,随口唤了一声算作招呼。

入狱两年,爸爸一次也没探望过,他嫌自己有损他颜面。为人父母,女儿受了委屈,不是更先替女儿出头撑腰而更先考虑自己的面子。这样的父亲,不可能不令乔叶寒心。

夏国森板起脸,还没说上什么,乔叶发现单人沙发里还坐着一个男人。

秋良峥!!

第5章 履行义务

这个男人,别说背影,就算蒙上眼睛光闻气息,乔叶都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存在。

缓缓,秋良峥站起,回头,“凌晨都快过了,你去哪里鬼混?”

他穿着黑色衬衣,单手抄入裤兜,整个人优雅犹如黑豹。

乔叶一声冷哼,“我去哪里不关你事!现在请你立刻离开我家!”

乔叶翘起手臂指着大门的方向,赶秋良峥走。

秋良峥缓步来到乔叶跟前,不疾不缓说,“我当然会走,不过……我要带上你。”

乔叶杏眸大睁,下一秒,纤细的腕已被他牢牢锁在手掌之内。

“做什么?秋良峥,你放开……”乔叶搞不懂他什么意思,挣扎着甩手。

秋良峥虎口用力,高大的他轻而易举就将乔叶拖到了大门口,“两年不见,身为老婆的你,是不是该尽尽暖床的义务?”

老婆?

乔叶讥笑,“秋总,你是不是忘记,我们早已离婚!”

“协议我是收到,但字,我可没签。”

秋良峥此话一出,不止乔叶,就连夏国森都惊呆了。

若是没签,那么自己与他,还是夫妻?

“不,我们已经分居两年,也算离婚!”乔叶强迫自己冷静。

就算他没签字,但事实上,他们已经属于法律承认的离婚夫妻。

岂料秋良峥大言不惭道,“所以今晚,我会让你好好体会夫妻乐趣~”

他的言下之意,是人都懂。

乔叶死也不肯,手指抠着门框拒绝被他拉扯,“秋良峥你做梦,如果你不想待会儿被我踢爆,你就放马试试!”

“承认吧,入狱两年,你根本无法满足你自己。你要的,还是我!”秋良峥也不管乔叶的父亲就在旁边,说话轻佻。

乔叶暴怒挥手就想一巴掌过去,空中却被秋良峥牢牢攫住。

秋良峥铁了心带乔叶走,男女力量悬殊,乔叶三两下就被秋良峥拽到停在屋外的豪车前。

夏国森追出来站在屋门口,远远看着车外纠缠的两人,欲前又止,脸上漫开复杂的神色。

乔叶的声音都在发抖,“为什么要这样?你不是恨我恨到不惜把我丢进大牢受尽折磨?现在对我死缠烂打,难道是秋大总裁你发现玩过那么多女人后,我才是你真爱?”

今天好友说,自己进去这两年,秋良峥私生活丰富得令人眼花缭乱。

秋良峥当然不会承认,这两年,纵然他身边美女环绕,但唯一能令他尽兴的女人,只有乔叶。而且他无法否认,想起她,自己的一颗心就会不受控制地跳动得厉害!

这背后代表什么秋良峥搞不清楚,但他清楚,身边不能没有乔叶的存在。

“你身上有我爸那么多股份,你想,我是愿意那些流到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身上还是分给自己的老婆,最终落入自己囊中?”他扯出别的理由。

原来他的目的是结婚时公公给自己的礼物。

“如果你因为股份而对我纠缠,我可以全部还给你!”只要可以不与他再有交集,乔叶做什么都可以。

然而乔叶却没想到,她的提议却彻底激怒了眼前的男人。

第6章 这婚离定了

“夏乔叶你给我听好,是你先来招惹你,你欠我两条命,如果还不上,这辈子你都休想我会放你过上好日子!”

说着,秋良峥脸凑近,不管不顾狠狠吻上乔叶那。

乔叶努力反抗,他反而越来越狠。情急之下乔叶猛地曲膝,毫不留情地朝他跨下一击。

“噢……”秋良峥闷哼,疼痛着往后跳开。

如愿得到自由,乔叶飞快捡起掉在地上的车钥匙,连看也不敢回头多看他一眼,拉开车门跳上去,一脚将油门踩到最底。

“shit!”冲着远去的车影,秋良峥飙粗。

乔叶第一时间找到闺蜜谢希。

“这婚说什么我都要离!”乔叶一脸坚决。

“离,必须离!谁不离谁是孙子!”谢希拍桌子附和,不过顿了顿,她又说,“但对象是秋良峥,你怕是不好摆脱。”

这话说得不错,秋良峥在A市可谓权势泼天,从来只有他不想要,没有想要而要不得。如果他执意不放手,乔叶怕是没好日子过。

“看见那个男人没?”忽然,乔叶翘了翘唇尖,示意谢希注意尽头卡座里的男人。

那是一个身穿白色衬衣的男子,他袖子挽起来堆在臂弯处,年纪三十上下,正聚精会神敲击着面前的笔记本。旁边的沙发上随意搭着一件男士西服。

“哇噻,好帅!”尽管灯影朦胧,距离也远,但仅仅一个短暂的注视,谢希也不得不感叹世间竟有如此英俊逼人的男子。

他的眉,真如书上所说,斜飞入鬓,鼻梁高挺而立体。他虽然坐着,敲击键盘的姿势随性慵懒,但他目光如炬,唇线紧抿,尤其下巴弯出的弧度给人坚毅硬朗的阳刚之气。

这个男人,极品!

“说说,什么打算?”谢希知道好友不会无缘无故把话题扯到一个陌生的男人身上,此刻她心里一定有着什么算盘?

“和秋良峥一起那么久,我深知他最好面子。如果他的老婆和其它男人上/床,你想他还能不能坐得住?”乔叶小小的心中,有着大大的盘算。

“你该不会是想和他上/床?”谢希睁大了眼,见乔叶没有否认,谢希摇摇头,否决道,“我知道你长得漂亮,但你确定你过去搭讪,人家就愿意和你上?没见刚才这短短几分钟,好几个女人上去,前后不到三秒都一脸挫败地离开。人家根本不吃那一套!说不定他是gay!”

说话时,又有一位身材妖娆的女人朝男子靠拢,距离远,不清楚男子说了什么,只见女人踩着恨天高,嘴里骂骂咧咧气鼓鼓离开。

乔叶发现,不管多少女人去男子跟前,他只是唇微动,头却是抬也未抬。对女人,他连一个眼神都吝啬。

看到这里,乔叶有了主意。

白景衍一边处理公司文件,一边耐心地等待好友。

“你好,为你续杯。”头顶传来女人的声音。

白景衍未置一语,依旧专心敲击键盘。

来人将杯子注满,离开。

白景衍拿起一侧的白开水,直接灌了一大半。

十分钟后

“呼呼……”乔叶和谢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身高达188公分的男人放在床上。

第7章 摆拍

“好了,这里交给我,你去外面等。”乔叶气喘吁吁对好友说。

谢希也喘着粗气,叮嘱道,“你快点,弄个画面摆摆pose哼哼两声就行了,别太投入!”

乔叶无语,虽然在狱里她有两年的感情空窗期,但她还没饥/渴到真对一个昏迷的男人下手。

她摆摆手,要谢希赶紧离开。

谢希也不久留,跑去屋外等候。

时间紧急,乔叶立即脱去男人的衣服。

当少了衬衣的遮掩,乔叶这才发现这男人的身材简直比想象中还要好。

结实的胸膛肌肉壁垒饱满分明,即使躺着,有棱有廓的六块腹肌也令人血液膨胀。视线往下,那迷人的人鱼线简直就满足了一个女人对男人的所有幻想。

还有,还有……

乔叶的目光忍不住下滑,停在腰间皮带锁头上。

细看,锁头上还嵌着细小的钻。映着昏黄的壁灯,绽放着零碎而又璀璨的光。

这男人外形不错,家世应该也不错。

乔叶也是有眼色的人,看得出男人并不普通。

如果,惹上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该怎么办?

这一刻,乔叶有些打退堂鼓了。

然而想到先前秋良峥的狠厉,乔叶又觉得,没有什么是比再和他一起生活更难以接受的事了。

不管了,办完再说。况且视频也不会真的发布出去,仅仅只是她拿来要挟秋良峥的筹码。

打定了主意,乔叶飞快把手机竖起来摆在床侧。

镜头对准之后,乔叶三两下把上身脱得干净。

一男一女,成熟的身体在幽迷的灯光下显得充满诱惑。

乔叶的心跳得很快,就算此刻男人闭着眼睛,乔叶还是难为情地红着脸。因为害羞,全身都泛起密密的颤粒。

乔叶觉得心脏都快要迸出胸口,她强忍住羞涩,拉起被子将两人的下/身遮掩。从手机镜头看去,那只是光着身子的女上男下。

今天出狱回家后,乔叶就洗了个澡,穿的是水蓝色的及膝裙。此刻跨坐在男子腰间,被他腰间的皮带硌得很不舒服。

不得已,乔叶又扯开他的皮带丢到床下。

黑色西裤下,宝蓝色的底裤边缘是白色印字。那些英文字母一个一个晃入乔叶眼睛里,灯光打照着,晃得乔叶眼花。

乔叶干脆闭上眼,高高昂起修长优美的颈项,小手撑在男子的肚脐处,作势动情地摇晃起来。

她嫣红的嘴里,溜出深陷情爱中才会有的动听音符。

一侧的手机,默默记录床上一切。

白景衍觉得身子沉沉的,有东西正压着。睁开眼,就见光着身子的女人双眸紧阖,骑在他身上恣意律动。

幽深的眸,骤然一沉——

“只顾一个人爽,会不会太不道德?”就在乔叶全情演出时,寒音乍现,仿佛来自地狱。

晃动骤停,乔叶猛地睁眼,对上男子漆黑的眸底深处——

“啊……”乔叶尖叫,吓得立即从男子身上翻滚而下。

躺着的白景衍环顾一圈,这明显是酒店套房,自己怎么会到这里?

白景衍记得,他是在酒吧一边办工,一边等待好友赴约。

男人古铜色的肌肤被灯光蒙上一层幽光,随着他坐起来的动作,胸膛性.感的鼓动了两下。

乔叶有些口干舌燥,因为惊愕,她也一直坐在地毯上,久久缓不过神。

她的肌肤,白得耀眼,那样的好看,犹如会放光的暖玉。

第8章 她只是想借位而已 

乔叶的短裙还堆在下半身,由于是受到惊吓滚落下床,裙边爬到腿根处,白色的蕾丝底裤都显露出来。

如果此刻的乔叶是清醒的,她会知道自己的模样是多么狼狈,狼狈到透着一丝丝诱惑的味道……

白景衍的目光没有避讳地笔直看着她。

“呀……”他的目光太过灼热而可怕,感受到他那不寻常的直视,乔叶这才回神,小手死死捂住被他紧盯的胸口。然而他的目光是那样的有力,就算乔叶遮掩自己,也感觉他的眼神似乎可以穿透而过。

她觉得无措,觉得尴尬……

“你……你怎么醒了?”她吓得结巴。

白景衍墨眉紧皱,“难道不是应该你先回答,我怎么睡在这?”

乔叶语塞,她可不敢说是她和谢希给这男人下了迷.药,把他弄晕了抬进来的。

她不太敢迎向男人灼热的注视,目光闪躲下移。

结果这一看乔叶惊怵了。

由于少了皮带的捆绑,男人的西裤半敞,裤裆中间竖起来的帐篷大得都要把乔叶吓晕过去。

彪悍的东东令乔叶连滚带爬地捡起地上的衣服胡乱抱在怀里,也来不及就在男人咫尺之距的地方换上。乔叶慌慌张张地说,“对不起,我进错房间了。”

她扯出一个蹩足的理由说着就要往外逃。

“啊……”

就在乔叶站起来预备跑的时候,身后的男人不知何时上来,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压低的声音里有藏不住的愠怒,“究竟是进错房?还是故意玩花样想迷.奸我?”

迷.奸?这罪名可就大了!不过是想借个位而已,至于给我扣那么大顶帽子再送进牢里去么?

“先生,你误会了……我……真的……”乔叶努力镇定,但想着她是光着身子,乔叶就羞得连呼吸都在发颤。

乔叶害怕,害羞。脸上的红,蔓延至耳根,就连白皙的颈项和身体的肌肤,也都变成可人的粉红色……

她支支吾吾好半天,组织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的行为才显得合理!

“嗯?”他声线沙哑,乔叶美丽的身体考验着他向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乔叶咽了咽口水,胡编乱造,“有人给我钱,叫我进来这个房间伺候床上的男人。但我看你的反应,应该不是我要服侍的那位。我想……应该是我弄错了,我马上走!”

乔叶真是佩服自己,都到了这个时候她还能编出这么离谱的桥段,这完全拜平时看狗血言情所赐。

乔叶只希望这个男人不要太聪明,能够被她蒙混过关。

虽然白景衍在商界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然而他为人低调,隐藏幕后,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并不多。如果这个女人所说不假,那么,会是谁给自己送来这么个“礼物”?

一下子,白景衍想到迟到的好友。

莫非是他们觉得自己太久没碰女人,担心自己已经“不行”,所以才用这招来试探?

很好,既然他们要自己玩,不玩岂不辜负他们的一片好心?

小说

一段云泥之别的孽缘,何去何从?

2021-1-2 23:33:51

小说

你回你的世界,我回我的天堂。

2021-1-2 23:37:2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