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交易,成了他的契约情人。

为了报仇,她和那个权势滔天的爵少,做了交易,成了他的契约情人。
做了交易,成了他的契约情人。

第1章 母猪也会生孩子

简黎拿着化验报告急匆匆的赶回家,想要告诉丈夫医生说她有早产的现象,可能要随时准备住院了。谁知道刚开门,就听见屋子里传来暧昧的声音。

这声音,简黎并不陌生,她轻手轻脚的走向卧室,便从门缝里,看见被子里两个人正波澜起伏。

“哎呀,你轻一点,弄疼人家了。”

“宝贝,轻一点,你有感觉吗?”

床上的两人嬉笑道,丝毫没发现,门已经被人拉开了。

“叶凡林,你可真对得起我!”

简黎气得直哆嗦,因为和自己老公缠在一起的不是别人,居然是一直寄养在简家的表妹简洁。

“小黎,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去检查了吗?”

叶凡林脸色微变,平时这女人去产检,没半天是回不来的,怎么今天回来的这么早?而他旁边的女人,吓得直接躲进了被子。

“我要是不回来,怎么看得到这么精彩的演出?”简黎一边说,一边生气的挺着肚子走到床边,一把掀开了被子。

看着简洁,简黎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滚。

“这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你们怎么这么恶心,我平时给你的钱,不够你找其他女人吗?”

简黎红眼道,她没想过,为了眼前的男人,她不惜和家里闹翻,结果他居然勾搭上了自己的表妹,还在他们的婚房乱来?

“表姐,你不要这么说,我是真心喜欢姐夫的。”简洁委屈巴巴的眨巴着好看的大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简黎。

“那你就拿去吧,我不要了。叶凡林,我们离婚!”

简黎说完这话,转身就朝门口走了过去。

“不,小黎,你别冲动啊,有话我们好好说。”

叶凡林听了这话,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直接跳了了床去拉女人的胳膊。

这简家可是双城的大户人家,就是因为他出身不好,所以简爸才不同意,他还等着孩子出身了,他父凭子贵呢,怎么会让她离开。

“你放开我,现在知道怕了?已经晚了,我这就告诉我爸,成全你们两个!”

一听这话,男人眼神一暗。

“你真的要离婚?”

“不然留你过年?”

简黎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男人知道她外表柔弱,性子刚强,决定的事情,绝对不会反悔,否则当初就不会和他离家出走,也要在一起了。今天简洁来,其实是想告诉他,简爸那边已经心软了,连婴儿房都准备好了。

“简黎,我是爱你的,你不肯再给我一个机会?”

“我给你一个和她一起被简家赶出双城的机会,你要不要?”

简黎没想到,自己那么深爱的男人,居然也是个渣男,她为了他,和父亲决裂,从豪宅里搬出来,结果却得到他趁她怀孕,和自己的表妹滚了床单?

“那你就别怪我,不念夫妻之情了。”

说完这话,叶凡林抓着女人的头,朝墙上撞了过去。

疼,剧烈的疼,不仅头,似乎肚子叶疼了起来。

“孩子,我的孩子要生了……”

叶凡林冷漠的充耳不闻,朝简洁使了个眼色。

简洁立马上前,两人一前一后,把她拖到了窗户边。

“你们要干什么?不要,不要杀我,我肚子黎,还有你的孩子啊。”简黎的脑袋被他死死的朝外拽住,眼里带着哀求。

“母猪也会生孩子,你以为我稀罕?”叶凡林一边笑,一边把女人推出了窗外。


第2章 她是在做梦,还是穿越了?

简黎吓得闭上眼睛,只觉得不停的往下坠落,浑身似乎都散架了,就彻底没了意识。

等她再睁眼的时候,依旧疼痛剧烈!

“好痛,痛。”

她忍不住发出低吼,却听见男人的讥讽声。

四周很黑,身上还压了一个黑影。

不对,这是哪里?

“你是谁,快让开。”简黎使劲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他是疯了吗,她可是怀孕八个月的孕妇啊,到底什么情况。

“安可儿,我不是告诉过你,我不喜欢欲擒故纵的游戏,现在,晚了。”

低沉又薄凉的声音,满是戏谑。

男人的动作,却更加粗暴。

安可儿?他是不是认错人了?

简黎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刚才她不是被叶凡林推下楼,那男人想要弄死她?怎么现在就变成了安可儿?

“等等,我……”

她的话还没完,嘴就被人堵住了,那霸道又窒息的吻,让简黎几乎晕厥。

后来身子完全不由自主的被他带动,让她渐渐再次失去意识。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硕大的卧室里面,昨晚的男人已经不见了,只剩下满身淤青的她,和床头柜上的文件。

简黎微微皱眉,拿起文件看了起来,是明氏皇冠集团和安氏的合作,同意注资给安氏。

这是,安可儿的父亲,昨天派给她的任务?

让她用自己的身体,换取明氏的帮助,挽救濒临破产的安氏。

而睡她的男人,叫明煊爵,一个权势滔天,动动手指,就能让双城地震的男人。

看着镜子里陌生又精致的小脸,简黎笑了。

她是在做梦,还是穿越了?为什么会变成了安可儿?

安氏她是知道的,可是并不熟悉,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简黎使劲儿掐了自己一下,疼!

看来不是做梦,而且安家小妮子的记忆,还在她的脑子里没散去。

那为什么她会在安可儿的身体里,那简黎呢?

想到这里,简黎立马起身想要回去看看,可是刚穿衣服,就看见一个黑影从卫生间走出。男人裸着上半身,腰间紧紧系着一条浴巾,完美的身材暴露无遗。

“啊。”

简黎吓得立马躲进了被子。

雕刻般的脸庞,似笑非笑的看着床上害羞的女人,她忘了昨天,是她哭着求着,让他睡的吗?现在都睡过,还不好意思了?

不过那张泛红的小脸蛋,确实漂亮,特别是那双会说话的月牙眼,明煊爵见过的漂亮女人很多,可是唯独这双,似乎一看,就记住了。

“你怎么还在?”

电视剧里,睡完人,金主不是应该早就离开了么?

“这里是我家,我去哪里?”

明煊爵挑眉反问道,似乎心情不错。

简黎微微皱眉,对啊,安可儿昨晚,可是亲自送上门,哭着跪着,求男人睡她的。

有了这些记忆,简黎的脸更红了。她硬着头皮躲在被子里穿好衣服,就立马小跑着走向门边。

“站住。”

低沉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不知道爵少还有什么吩咐?”简黎回头无辜的看向明煊爵。

“你的东西不要了?”

男人修长的手指,指了指床头柜。

该死,她怎么把合同给忘记了。眼下情况不明,或许安可儿的身份,她还要暂时用着吧?


第3章 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了?

简黎逃也似的下楼,直奔她和叶凡林曾经的家。

“好惨啊,听说孩子都八个多月了。”

“可不是,怎么那么不小心,好像还是个千金小姐。”

“对啊,本来好好的一家三口,昨天尸体拉走的时候,看见她老公哭的可惨了。”

……

刚到小区门口,简黎就听到几个大妈议论纷纷。

“打扰一下,你们说的,是十七楼那个简黎吗?”女人皱眉道。

“对啊,你认识?你说多可怜啊,好好的姑娘,说没就没了,为什么那么想不开,跳楼自杀呢?”一个中年大妈一脸惋惜道。

什么,跳楼自杀 ?明明是叶凡林对她下的毒手啊。

“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了?”

简黎担心问道。

“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你是谁啊,怎么看着这么面生?”

“可不是,好像不是我们小区的?”

面对质问,简黎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匆匆离开了人群。

现在恐怕只有去简家,才能弄清楚事情到底怎么样了。可是她要是这个样子去,说自己借尸还魂?上了安小姐的身,会不会被人当成神经病给抓起来?

简黎越想越觉得不靠谱,这个时候,忽然响起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四下搜索一番,是从安可儿的包里传来的。

简黎犹豫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

“你这个死丫头,事情办好没有,怎么还没回家?”

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男人咆哮的声音。

简黎微微皱眉,这是安可儿的爸爸,安达仁的声音。他从小就是重男轻女,只喜欢安可儿的败家哥哥,安世桀。

“知道了,爸,我马上回来。”

简黎匆匆挂了电话,就朝安家赶了回去。毕竟现在,她的身子是安可儿的,她也很想知道,安可儿不过是去求睡而已,为什么会好好的死了呢?

到了安家别墅,一进门,安达仁的脸色就黑了下来,“合同到手没有?”

“爸,您看可儿脖子上的淤青,就知道昨晚爵少肯定很满意啊。”旁边的男人露出一脸猥琐的笑容。他不是别人,就是安可儿的亲哥哥,安世桀。

他是典型的败家子富二代,整天只知道吃喝嫖赌,把公司弄得乌烟瘴气。这次让安可儿卖身救公司,还是他给出的主意。

简黎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又看着面前一脸冷漠的安达仁,心里替这个身子的主人悲哀。

自己的家人,居然为了公司,让她去给男人献身,回来以后,一句安慰话都没有,她凭什么要牺牲自我,来成全他们全家?

“对不起,爸,我没用,爵少睡了我,还是没签合同。”

“什么,没签约?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得罪爵少了?否则为什么……”

安达仁不满的吼了起来,在双城,明煊爵权势滔天,虽然为人高冷,可是谁不知道,他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既然人都睡了,为什么要反悔呢?

“你这个死丫头,我知道为什么,是不是因为你不是第一次,扫了爵少的雅兴?”安世桀一听这话,直接气的直跳脚。


第4章 你要是不是,可以去修补啊

他外面欠下的赌债,可都等着这明氏的注资合同啊,没想到这死丫头居然给办砸了!

简黎心里一痛,莫非本尊听了这话,也在伤心么?

他们不仅把她送上了陌生男人的床,现在居然听到合同不成,说她不是处?这样的家,她怎么能呆下去?

简黎脑子里,忽然看到安可儿吃药的画面,难道这女人,是自杀?

“是啊,哥,那可怎么办?爵少很生气,恐怕不会就这么放过我们安家了。”

简黎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啪。”

一个巴掌,重重的甩在她的脸上。

“贱人,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爵少有洁癖?你要是不是,可以去修补啊,现在好了,得罪爵少,我们安家怎么办?”

安达仁气急败坏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说道。

原本还指望这副好皮囊卖个好价钱,没想到反而把双城最有权势的金主给得罪了,他就知道,女儿没有半点作用,生来就是个祸害!早知道当初生下来掐死她!

“爸,您打她脸做什么啊,实在不行,再让她去找找别人,反正您也说了,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安世桀撇嘴道。

“哥,你还是我哥吗?这话你都说得出来?”

简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从小在简家被视为掌上明珠,没想到同样是女人,安可儿居然过的这么惨,连寄养在简家的简洁都不如。

想到这个名字,简黎眼里露出一丝恨意。她和简洁从小一起长大,那女人,居然还和她的老公勾搭在了一起。

果然是婊子配狗!

“我就是你亲哥,才想你找个有钱人啊,不然我们安家破产,你恐怕只会更惨。”

安世桀一脸无所谓笑了起来。

“你先回房,我和你哥好好商量商量。”安达仁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说道。

商量?商量怎么再把她卖一次?

简黎心里恨的咬牙,可是好女不吃眼前亏,之前她太冲动,就被叶凡林给害死了,现在可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于是她乖乖回到安可儿的卧室,看到四周满是熟悉又陌生的味道,简黎心里百感交集。

本来,她马上就是一个幸福的妈妈,可是没想到,才一天功夫,就从天堂跌入了地狱。

她以后要怎么办?

继续呆在安家,只能任人摆布,成为安家父子利用的人肉工具而已。可是简家,她已经回不去了。

而且她死的不明不白,她不甘心,也不会让叶凡林和简洁那对狗男女逍遥法外的。

她要怎么做,才能给自己报仇,给安可儿一条活路呢?

简黎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张菱角分明的脸。

虽然那男人的眼睛太过犀利,可是现在这情况,他似乎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纤细的小手,从包里摸出了文件袋,那里,还夹着一张明煊爵的名片。

“爵少,是我,我想和您,再做个交易,您有时间吗?”

简黎娇滴滴的说完这话,小脸已经红成了苹果。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居然会说出这么羞耻的话。


第5章 怎么,被我睡了,想要我负责?

“我想做您的长期情人。”

简黎屏气凝神,等待男人的回答。

大约沉默了五秒,电话那头的男人允了,并让司机把她接了回去。

“你们安家的口味真不小。”

男人站在昨晚的房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爵少误会了。我这次来,不是为了安家。”

简黎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掏出了之前那份合同,当着男人的面,笑着撕掉。

波澜不惊的凤眸,总算闪过一丝惊讶。

“哦,看来是安小姐的胃口不小。怎么,被我睡了,想要我负责?”低沉又充满磁性的声音虽然很好听,但是毫不掩饰主人的不屑。

“当然不是,我知道爵少有未婚妻的,我不会自不量力。我只想做爵少的地下情人。”

简黎看着明煊爵,努力微笑。

她刚才在来的路上已经心里练了很多次,可是说出来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

“开价吧。”

看到那张娇羞又倔强的小脸,明煊爵嘴角勾起一抹浅笑。他开始对这个双城出了名的花瓶有些兴趣了。

在睡她之前,她的资料早就送到了他的面前,安可儿一直是安家不受宠的乖乖女,除了样子着实出众,并没有什么特别。昨晚睡她,不过就是生理需要而已。

但是眼前的女人,忽然感觉和昨晚那个跪着求他的安可儿,有些不一样呢。

他倒是想看看,她想玩儿什么花招。

“我想要您的庇护。”

钱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有了明煊爵在背后罩着,她才能肆无忌惮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明氏和简家,生意上还是有些来往的。

可惜那个时候,她对家族生意并不感冒,脑子里只有那个该死的叶凡林!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

他刚说完这话,门外就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简黎乖巧的起身开门,就看见一个眼镜男人站在门口。

看到她,男人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不过很快恢复了从容,对她笑了笑,朝里面走去。

“爵少,简家千金昨晚自杀了,现在在殡仪馆,葬礼下午举行,我们要参加吗?”

他是明煊爵的助理曾俊杰,平时有事情,都会第一时间汇报给爵少。

“你说的是那个简黎吗?”

即使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可是简黎在说自己名字的时候,声音还是有些颤抖。

“是的,好像就叫这个名字。”曾俊杰礼貌点头,毕竟能天亮还在这别墅出现的女人,她可是第一个,曾俊杰不敢怠慢。

“怎么,你认识?”

狭长的凤眸,目光如炬。

“是的,我认识,如果爵少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一起去吗?”简黎小心翼翼的问道,月牙眼里写满期待。

“我并不打算去。”

一听这话,她的小脸皱成一团。

“不过你要是无聊,就代表我去。”

明氏和简家平时也有生意往来,反正他即使不去,也会让人过去走个形式慰问一下。

“谢谢爵少。”简黎瞬间高兴起来。


第6章 简黎,你死的好惨!

曾俊杰一脸黑线的看着她,参加个葬礼,有这么兴奋么?这小姐的口味,真的有点重。

后来简黎坐着明氏的加长林肯,去了殡仪馆。

一路上,简黎的心情很复杂,去参加自己的葬礼,她恐怕是第一个吧?

一下车,就看见爸爸简国华一脸悲伤的站在门口,旁边还站着一身黑衣的叶凡林和简洁,两人的表情也十分凝重。

简黎戴上墨镜,踩着高跟鞋走了过去。

“明氏前来吊唁。”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简黎身上。

“这女人谁啊,以前明氏没见过。”

“可不是,这么漂亮,该不会是爵少的女人吧,居然能代表明氏?”

“谁知道呢,反正没我们的份儿。”

……听到周围议论纷纷,简黎看着自己的正中的遗照,眼泪就流了下来。

今天简家用的是她的婚纱照,大概爸爸觉得她这辈子,最爱的就是叶凡林。

可就是这个她最爱的男人,亲手结束了她的生命,甚至连肚子里的宝宝,都不放过!

“这位小姐,感谢你来参加我亡妻的葬礼,有心了。”

熟悉的声音,在她身边响了起来。

简黎心里一紧,看向旁边的男人。

浓眉大眼,身材挺拔,加上忧郁的眼神,看上去,确实一表人才。当初她就是被他这忧郁的外表所吸引吧。

“节哀。不过我听说简小姐马上就要生了,怎么会发生这个悲剧呢?”

简黎握紧双手,强忍住心里的厌恶和愤怒。

虽然她现在恨不得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就是这个贱男害死她的,可是她不能。

“哎,一言难尽,我也没想到,小黎会这么想不开。”

叶凡林故作伤心,可惜一滴眼泪叶也挤不出来。

算了,趁着现在尸体应该还没火化,简黎并不想和他继续浪费时间,刚要转身,就被叶凡林给拦住了。

“你是明氏的代表吧,我叫叶凡林,是简家的女婿,以后希望有机会合作。”

说完这话,他麻溜的塞了一张名片在她手里。

该死,在自己老婆的葬礼上,他还有心情撩妹?自己当初到底是瞎了什么眼,要拼死拼活嫁给这个男人呢?

简黎生气的大步离开,本来想安慰几句老爸,可是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便朝后面的灵堂走去。

她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就看见一具棺材,孤零零的摆在正中。

简黎一步步朝棺材走去,只觉得呼吸都开始变得沉重。

当看到那张已经变形的脸,简黎一下瘫坐在了地上。

“简黎,你死的好惨!”

惨到,她差点连自己,都要认不出来了!  

那歹毒的叶凡林,居然连她和孩子都不放过,硬生生的把她推下了楼,难道警方查不出来,她是被推下去的?

不行,她不能倒下,否则一会儿尸体烧了,不是更死无对证。

简黎拉着棺材,艰难的站了起来,强忍住心里的悲痛,开始检查自己的尸体。

除了额头淤青,鼻孔红肿以外,手上也是惨不忍睹,还有被他们拉扯的痕迹,原本隆起的肚子,已经平坦呢。

孩子呢?

难道她的孩子,没有死?

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脚步声。


第7章 哎呀,宝贝你吃醋了吗?

简黎吓了一跳,想要藏起来,可是四周空旷的紧,只有棺材下的白布,似乎是空心的?

来不及多想,简黎立马钻了进去,屏息凝神。

这个时候来看自己的,应该是至亲之人才是。刚才一直没有看到妈妈苏温柔,难道是妈妈来了?

“这个时候,你拉我进来做什么,一会儿被岳父发现就糟糕了。”

“你怕什么,大伯现在正伤心欲绝的招呼宾客,哪里有时间管我们,大伯母也在医院。”娇滴滴的女声满是不屑。

简黎使劲儿掐了掐自己的双手,真怕控制不出,出去找这对奸夫淫妇报仇!

都这个时候了,难道他们两个还想再在自己尸体面前亲热?

“你说万一大伯母发现孩子不是短命鬼的,该怎么办啊,我们会不会被发现?”

“怎么会,新生儿不都长得一个鬼样子,要是到时候他们不信,大不了伪造一份亲子鉴定就好。”

一听这话,简黎脑袋一下炸了,他们的意思,是还找了一个假的小孩冒充她的孩子?那她真的儿子,已经?

想到这里,简黎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怀孕八个月月,其中辛苦,只有当母亲的才能体会。第一次感觉胎动,第一次从彩超里看见孩子的轮廓,那种感觉,根本就是无法言语的。

没有想到这对贱人,不仅亲手杀了她,还把她即将出世的孩子也给害死了!现在居然还找了个假的冒充她的儿子,是想骗爸妈,拿简家的财产吗?

可是爸一向聪明,她死的这么蹊跷,为什么没有怀疑?

“嗯,都听你的。你刚才和那美女说什么,干嘛和陌生人那么亲密?”

“哎呀,宝贝。你吃醋了吗?那女人是明氏的代表,我能不好好供着?明氏可是我们简家的大客户,以后等我把老不死的家产都拿到手,还不都是你的,来,亲一个。”

“咦,油嘴滑舌,不要,边上还有你老婆的棺材呢。”

简洁嘴上这么说,人却主动把叶凡林的脖子搂住了。

听到两人亲嘴的声音,简黎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滚。真想冲出去和他们同归于尽,可是理智告诉简黎,她不能。

否则只会打草惊蛇!

不过怎么说这里也是灵堂,简单亲热一番以后,两人就走了出去,简黎慢慢从棺材下钻了出来,看着自己的遗体,开口道:“你安心去吧,我会帮你报仇的。”

说完这话,简黎转身大步离开。

现在还不是她难过的时候,她必须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诉爸爸,不能让他被叶凡林和简洁给骗了。

只是她现在的身份,实在尴尬。简洁是爸爸的亲侄女,叶凡林是他的女婿,她一个外人去说,怎么可能信她呢。

她明明就是被叶凡林给推下楼的,尸体上还有那么明显的痕迹,法医难道看不出来?

唯一的解释,就是叶凡林把警局那边的人给收买了。想到这里,简黎重新坐上了明煊爵的加长林肯。

等明煊爵回别墅的时候,就看见满桌子的佳肴,和面带微笑的安可儿。


第8章 有事求我?

“您怎么才回来,我都等您半天了,吃饭了吗?”

简黎笑容可掬的看着明煊爵说道。

“这些都是你做的?”

明煊爵扫了一眼桌上的菜,虽然比不上他家的厨师,都是些平凡的家常菜,不过看上去,卖相还是不错的。

“嗯,您是不是已经吃了,要不要喝点汤?”

简黎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现在已经快十点了,她一直在等面前的男人回来,因为现在只有明煊爵,能帮她了。

而她的资本,除了安可儿的身体,大概也就是这蹩脚的厨艺。

她和叶凡林的婚姻本来就不被简国华所承认,所以搬出去以后,都是妈妈苏温柔偷偷资助他们,为了节约钱,简黎这个大小姐,开始学会在家做饭。

毕竟怀孕以后,她不能工作,都靠叶凡林上班挣钱。虽然日子苦了点,但是想到马上出生的宝宝,简黎心里对未来就充满希望。

没有想到,她最爱的男人,居然亲手把她推下了楼,现在还用别人的孩子,冒充她的儿子骗家里,想到这里,简黎就恨的直咬牙。

“有事求我?”

低沉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明煊爵果然厉害,她什么都没说,他就知道自己无事献殷勤,必有所图了。

“是的,爵少。我想让您帮我一个忙。”

简黎大方承认,在聪明人面前说假话,其实是很不明智的选择,会显得自己很虚假。

没人喜欢自己被欺骗,明煊爵也不例外。

“什么忙?”

明煊爵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他自问阅人无数,不过安可儿的套路,他好像还没有看明白。

睡之前,哭着求着要合同救安家。

睡之后,当着他的面撕毁了合同,反而要他庇护。

这女人,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我想动用爵少警局的力量,帮我调查一个人的死因。”

简黎鼓足勇气说道,虽然这么做,明煊爵可能会起疑心。她安可儿,凭什么对一个死去的孕妇,这么挂心。但是现在除了明煊爵,根本没人可以帮她了。

“可以,不过……”

狭长的凤眸,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不过什么?”

“我明煊爵,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这次,你又拿什么和我交易?”

上次安可儿用第一次,换明煊爵注资安氏的合同。

现在,她要拿什么换呢?

“我愿意做您的地下情人,只要爵少需要,我随时为您服务。”

眼下的简黎,除了安可儿动人的身体,似乎根本没有任何资本了。

明煊爵半眯着眼,打量着眼前的安可儿。

她有一双会说话的月牙眼,干净透明,精致高挺的小鼻子,加上那娇艳欲滴的殷桃唇,又天使又魅惑。带着禁忌的美,总让人想要踩过界。

高挑的身材虽然瘦弱,可是该有料的地方,她也有。

她确实算得上美女,只是明煊爵,从来不缺女人。

每天送上门求谁的美女,实在太多了,不管是名门淑女,当红明星,排队的,太多了。

看到明煊爵一脸冷漠,简黎大胆的上前一步,直接抱住了男人。


小说

命中注定的劫,她逃不开,也躲不过……

2021-1-2 23:25:49

小说

一场劫难,让我的婚姻变得千疮百孔。

2021-1-2 23:29:1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