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句“我们结婚吧。”

他一句“我们结婚吧。”叶姒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可是,三年后,她挺着七个月大的肚子,他风轻云淡的说,“我等了三年的女人回来了,我们离婚吧,你要什么我都可以补偿你。”,叶姒依旧是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她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却遇到了另一个能让他重获新生的男人。,端木琛说,“我可以接受你的一切,除了小七我不要别的孩子!”,夹在两个男人间,小七说,“妈咪,要不我来帮你选吧。”
他一句“我们结婚吧。”

第1章 离婚协议

“我们离婚吧。”

顾焱面无表情的斜睨了旁边的女人一眼,眼中没有半分犹豫。

“我等了三年的女人回来了,我们离婚吧,你要什么我都可以补偿你。”

女人正坐在桌子前写写画画,精致的脸蛋没有丝毫动容。

她仰起精致的小脸儿,目光清冷的看着顾焱,“好。”

一如当年顾焱求婚时没两样,她答应的极快,而这次同样是想都没有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顾焱的表情一愣,似乎没有想到她会答应的这么快。

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就看见叶姒站起身,七个月大的身子,已经颇为壮观了,芊芊素指朝他伸了过来。

顾焱皱了皱眉头,表情有些不耐,“什么?”

叶姒风轻云淡的说道,“离婚总该有个离婚协议吧。”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我离婚?”顾焱顿时有些挫败感,眉头拧成一个疙瘩。

结婚三年以来他们两个一直相敬如宾,虽然一次醉酒之后,两人发生了肉体关系,但仍旧没有打破这个僵局。

三年下来,他们之间一点感情也没有增进,就像两个熟悉的陌生人,呆在一个房间里面,却很少说一句话。

“结婚是你提出的,离婚也是你刚刚说的。”叶姒薄唇轻启,未施脂粉的脸上,张扬着青春的色彩,却丝毫没有一点活力。

顾焱看着面无表情的叶姒,突然心里有些恼怒,他皱了皱眉头,嘴唇翕合。

“你……”

“离婚之后,你只需要把该给的钱给了,其他的不需要管,我一个人也可以活着。”

说完这些话,叶姒又走回桌子前,拿起桌子上的一张纸,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离婚协议书给我,我就直接签了,最近办一下财产分割问题吧。”

门轻轻的被带上,顾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人头也不回的离开。

不知为何,他的心里有些莫名的烦躁,其实他是想问离婚之后,她要去哪里?

毕竟叶姒是个孤儿,离开他之后,她一个人能去哪里?

当初也是因为她孤身一人,他迫于家族压力,才会娶她为妻。

在大学的时候,她经常一个人,眉目之间充满淡漠,包括他向她求婚时,她只是有些微微的讶异,便答应了下来。

顾焱扭过头去,看着洁白的墙面上,两个人的婚纱照片,仿佛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之中。

叶姒走出门口,手指用力的握着手中的纸张,手指关节泛白。

身体紧贴着墙壁,下意识的抚摸着腹部,目光慢慢变得柔和。

摊开纸张,上面的男人英俊挺拔,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正笑眯眯的透过纸张看着她。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他仿佛正因为什么苦恼,蹲坐在一棵树下,手上受伤鲜血淋漓。

她本想着事不关己,正准备转身离开,没有想到他突然冲过来抱住了她。

口中念念有词的叫着,“何娜,何娜……”

叶姒一动不动任由他抱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焱终于恢复了意识。

惊讶的看着她,眼中带着深深的失落,随后绽开一丝笑意,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笑意盈盈。

“我认错人了。”

她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一句话也没说便转身离开了。


第2章 财产分割

只是那个男人或许不知道,她是第一次被人那么近距离的接触,她的心脏跳动个不停,仿佛马上就要跳出胸膛。

她以为再也不会相见,突然有一天,他突然来到她教室里,大声的说道,“叶姒,我们结婚吧。”

她淡淡的答道,“好。”

后来她才知道,他是为了等待一个心心念念的女人,才会选择跟她结婚。

不过一切都无所谓,十八年以来,她都是一个人过活,只不过是身边多了一个人罢了,更何况他是顾家集团的总裁,只当是找了个长期饭票而已。

叶姒把手中的纸张捏作一团,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不带有一丝留恋的离开了。

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顾家二老找不见自己的儿媳妇,急得马上就要报警。

顾焱急忙阻止,“姒说她去一个朋友家里,一两天就回来了,你们二老就不要担心了。”

其实他的心里也没底,叶姒哪里有什么朋友,打电话也不接发短信也不回,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一家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正商议着要如何做。

正在这个时候,保姆过来说,“外面有一位小姐,说是找顾少爷的。”

顾天寒我狠狠的瞪着自己的儿子,“小姐?你是不是在外面沾花惹草了,才会把叶姒气跑?”

顾焱眉峰微微一皱,就听见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由远及近,很快便看见一个打扮的火辣性感的女人走了过来。

微长的大波浪卷,随意的垂散在身子两侧,细长的眼睛精明有神,嘴唇性感而又充满诱惑。

火红色的包臀裙,把身子包裹的丰满有致,一只胳膊上随意的搭着一个香奈儿的小包,尽显优雅气质。

“何娜,你怎么来了?”

顾焱眸子一紧,刚准备哄她走。

就听见顾天寒冷声道,“你还不给我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何娜快步走上前去,脸上带着谄媚的笑,“这位是伯父吧,我叫白何娜,小时候伯父还曾经照顾过我呢,您还记得吗?”

“不记得。”顾天寒没好气的说了一声,目光落在自己儿子身上。

“顾焱,你都把女人带到家里来了,怪不得叶姒会不辞而别,我不管你一定要把儿媳妇,平安的给我带回家了,不然我就不认你这个不孝子!”

话音刚落,就看见保姆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说道,“少奶奶……少奶奶回来了!”

顾天寒脸上一喜,站起身来就要去迎接。

站在一旁的白何娜,柳眉微微一皱,小声的问道,“你已经结婚了?”

顾焱的脸色一沉,狭长的眸子看着门口的方向。

不多时,便看见叶姒大着肚子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份文件。

走到桌子前,递给脸色阴沉的顾焱。

“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了。”

“至于财产分割,你愿意给多少我就要多少,这个是我的银行卡,钱打到这里就行。”

叶姒面无表情的说完这些话,又把另一只手里掂着的营养品递给保姆。

“这些是给爸妈的。”


第3章 突如其来的车祸

顾天寒颤颤巍巍的拿起那份离婚协议书,不可置信的看着叶姒。

“叶姒,你要跟顾焱离婚?”

赵丽平终于看不下去了,怒目圆瞪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叶姒为什么要跟你离婚?”

顾焱狭长的眸子,低沉的目光盯着叶姒。

后者淡漠的眉眼抬起,扫了一眼站在顾焱身旁的女人,淡淡的说道,“这不关顾焱的事,是我提出的离婚。”

她自己是没有父母的,来到顾家后,二老对他都很不错,她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温暖,所以并不想打破这一家人**的关系。

“谢谢你们这三年的照顾,叶姒打心底里,把爸妈当作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说完这些话,叶姒就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顾宅。

顾天寒想要冲上去,却被顾焱阻止了,“爸,你知道的,这三年以来我跟她,不过是表面上的夫妻,我爱的人始终是何娜!”

话音刚落,顾天寒一个巴掌打了过去,颤抖着手指指着门口。

“不管怎么样,这三年以来,叶姒在咱们家任劳任怨,现在大着肚子,如果你还有一点人性的话,就赶紧把她给我追回来!”

顾焱无动于衷,赵丽平气得嚎啕大哭,“我的儿媳妇,我的孙子啊……”

白何娜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鄙夷的看了一眼顾焱,“我没有想到你是这种人,既然都已经结婚了,有了孩子,你居然还有脸来找我!”

说完这些话,她便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刚刚走到门口,一滴雨水落在了她的脸上,变幻莫测的天空,突然淅淅沥沥的下起大雨来。

不多时,原本晴朗的天空,顿时蒙上了一层阴翳,雨水如瓢泼一般倾泻直下。

白何娜被困在原地,她跺了跺脚,只好又折返回去,找到保姆,凶神恶煞的说道,“愣着干什么,快去给我拿一把伞过来!”

门开着一条缝,所有的人都能看见外面的情况,顾天寒推搡着顾焱,“你快去给我把她找回来,外面下这么大雨,叶姒身无分文,你让她怎么过?”

顾焱眉头拧成一个疙瘩,看了看外面磅礴的雨势,心里有些隐隐不安。

只得冲了出去,他先走到白何娜跟前,解释道,“等我回来,我再跟你解释。”

说完之后,便一头冲了出去。

雨势太大,顾焱没有办法开车,更何况叶姒刚刚离开没多久,应该走不出去多远。

顾焱一边走着,一边焦急大声的喊道,“叶姒!”

雨势盖过了他的声音,他在雨中狂奔着,突然他的心里升起一抹不祥的预感。

紧张不安的心情,让他更加的焦躁,他加快了速度往前追,突然之间他居然害怕叶姒会遇到什么危险。

这三年以来,叶姒每天都乖乖的呆在家里,他有时深夜回家,她就等到深夜。

他从来没有经历这样的失落感,也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不在家了,他会不会不适应。

他的心里有些莫名其妙的害怕,站在原地怒吼着,“叶姒!”

正在这时,走在斑马线上的叶姒,突然脚步一顿,仿佛听见了顾焱的声音。

她下意识的回过头去,正看见顾焱站在马路对面,难道是来找她的?

鬼使神差的她想要别过头去,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强烈的白光,从她的左方照射过来。

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伴随着车子呼啸而过的声音,直直的朝她撞了过来。

她根本就来不及反应,顾焱这个时候才发现,正在斑马线上的叶姒。

他用尽全力的奔跑过去,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辆车,直直的朝着叶姒撞了上去。

“不!”随着他一声嘶吼,单薄的白色身影,被撞出了几米远。


第4章 离奇失踪

一瞬间,他感觉耳朵轰鸣作响,脑袋里一片空白,脚步踉跄的走了过去。

眼睛直直的看着那白色的身影,躺在冰凉的地面上,身下晕染出一片猩红,像是一朵妖治的彼岸花。

从车子上下来一个火红色的熟悉的背影,白何娜捂着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叶姒。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她有些发狂的大声喊着,顾焱目光转向白何娜,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下意识的冲了过去,用力的抱紧浑身颤抖的白何娜。

“何娜,你没事吧?”

他的声音也有些颤抖,目光有意无意的看着,面前那殷红色的一片。

雨水依旧在下个不停,仿佛想要冲刷这里的罪恶,叶姒一动不动的躺在雨水里,血水慢慢晕染开来。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顾焱,一定要相信我!”

白何娜肩膀抖动个不停,目光惊恐的看着顾焱,她目光冷冷的射向猩红的地面,眸子里闪过一思笑意。

“我该怎么办?我不想坐牢!我回来就是要跟你结婚的,顾焱你一定要救救我!”

一瞬间顾焱感觉一切都变得安静下来,他等这句话已经等了很久了。

正是因为这句话,他做了一个让自己后悔终生的决定,他把白何娜推上车子,调转车子疾驶而去。

一片血泊之中,叶姒的身子艰难动了动,她的眼睛看到了一切,那两个人就这样丢下她跑了。

冰凉的雨水砸在她的脸上,像是一个个刀子,直直的插入她的心脏,她感觉四肢百骸的疼痛,根本无法跟自己的心痛相比。

刚刚被车撞到时,手中紧握着的那团纸,此刻已经被雨水熏染开,上面笑意盈盈的桃花眼,变得狰狞而又面目全非。

她用力的攥紧拳头,恶狠狠的看着画上的男人,就是他把自己的一切都毁了!

因为那个女人,他娶了她,也是因为那个女人,他放弃了她!

她不甘心!她哪里比那个女人差?为什么顾焱会这么狠心的对待她?

她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掉,可是她的意识在一点一点的抽离。

就在她快要昏死过去的一瞬间,耳边传来了一声磁性的声音。

“把她抬上车。”

顾家集团的少奶奶离奇失踪的事情,很快便传遍了大街小巷。

所有的人都不知道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口口相传,说是顾家少奶奶被车撞到,尸体却不翼而飞。

那天的雨势特别大,所有的血液都被冲进了下水道,警察也无从查起,后来这件事情渐渐不了了之。

顾家是商业的龙头企业,到底顾焱是个总裁,没过两个月,便又娶了一个娇妻。

正是现在正当红的明星白何娜,听说两人是青梅竹马,娱乐圈里也在传,是不是白何娜为了嫁入豪门,杀了顾家少奶奶。


第5章 我要孩子

顾焱出来当面澄清,这件事情跟白何娜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娱乐圈的消息才慢慢淡了下去。

只不过所有的人都只知道顾家少奶奶死了,却不知道这位薄命的女人,叫什么名字。

那件事情发生的五年后,白何娜一直都无所出,终于惹怒了顾家二老,两个人一气之下,通通去了国外生活。

顾焱冷冰冰的表情定格在画面上。

电脑上正播报着今日的新闻,一张精致的面孔,仰躺在豪华宽大的床上,及腰的长发散落在身侧,表情慵懒的侧目看着坐在电脑前的小孩。

这个小孩五岁左右的年纪,却熟练的运用着电脑上的软件,一副大人的口气说道,“妈咪,你已经看了我一个小时了,有这个时间,去超市里买点肉回来,今天给我炒肉吃。”

叶姒嘟着嘴,不满的说道,“冰箱里不是还有肉吗?妈咪今天身子不舒服。”

叶小七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头来看着躺在床上的叶姒,“好,你乖乖躺着,我去买肉。”

话音刚落,他就要下床出去买肉,叶姒一把从身后抱住他,双手捏着他粉嫩的脸蛋。

“小东西,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今天妈咪去买肉吧,你在家好好歇着吧。”

叶小七瞥了一眼自家的妈咪,话说今天就是他的生日吧,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还是让我跟着吧,我怕妈咪你在超市迷路。”

“好。”叶姒答应了一声,这急忙跑下床,随便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衣服,就往身上套。

正在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

“啊!”

她尖叫了一声,我回过头去看着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走了进来。

小不点立刻兴冲冲的跑了过去,抱住男人的腿,亲切的喊着,“爹地,你来啦。”

叶姒急忙穿上衣服,走上前去把儿子拽离男人的身边。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他不是你爹地!”

男人根本就不搭理叶姒,蹲下来伸手抚摸着叶小七毛茸茸的头发。

“别听你妈咪瞎说,我们两个人不过是离婚了而已,现在在分居。”

叶姒把儿子拽到身后,扬起下巴看着眼前长得极其好看的男人,“都是你教坏他的,我们什么时候离婚了?”

“对,我们没有离婚,只不过是在分居。”

叶姒这是有些气结,不想搭理眼前的这个男人。

“端木琛,你今天来这里干嘛?不是说明天再过来吗?”

端木琛还未说话,叶小七从她的身后蹦了出来,“妈咪你记错了,今天才是我的生日,爹地当然是来给我过生日的!”

“什么?”

叶姒不可置信的拿出手机,上面的日期居然是七月七日!

“而且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七巧节,爹地当然也是来跟妈咪你一起过情人节的。”

她一脸咋舌的看着自家的儿子,没有想到养了他五年,现在胳膊肘居然往外拐。

端木琛笑得一脸不怀好意,抱起叶小七就往门外走,叶姒急忙跟了上去。

五年前,她倒在血泊之中,生命中出现了这样一个男人,把她带到了医院里。

她浑身上下鲜血淋漓,耳边传来医生的声音,问保大还是保小,叶姒手指用力的捏着男人的衣服。

“我……想要肚……子里的孩子……”

迷迷糊糊间,仿佛听见了男人温柔的说了一声,“你放心吧,你们两个都不会有事的。”


第6章 再次相遇

她这才安下心来,等再次醒来时,生命中便多了一个可爱的孩子。

按照道理说叶姒应该谢谢端木琛,但是身边的这个男人太过花心,是出了名的狼心狗肺。

也不知道当时是抽了什么疯,才会想着救她一命。

她曾经见过端木琛一天带了十个不同的女生回到公寓,叶小七小的时候还好,随着他一天天长大,叶姒再也受不了了。

这才从端木琛的家里搬了出来,自己租了一个小房子,跟自己儿子两个人住挺好的。

端木琛明明是个总裁,日常生活却很邋遢,住的房子也是很一般的公寓,如果不是跟他认识,她根本就无法把他跟总裁联系在一起。

别看他穿的西装笔挺的,跟个人似的,但是一肚子的花花肠子。

只不过是从公寓到超市的距离,他就接了十几个来自不同女人的电话。

付账的时候,叶姒一把抢过自己的儿子,鄙夷的看着端木琛。

“你这个花花公子,有这种香艳的电话的时候,不要抱着我的儿子,以后离我儿子远点!”

叶小七一边刷着卡一边说道,“妈咪,可能爹地只是工作需要,你就不要吃醋了。”

“对对对,我这只是工作需要,七七你就不要吃醋了。”端木琛顺竿往上爬,满意的看着叶小七,朝着他眨了眨眼睛。

“我吃他的醋?那我岂不是得酸死?”

三个人正说的热火朝天,却不知道正有一个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们。

“好了,这么多人看着呢,快点付了钱我们走。”

三个人正准备离开,却在这个时候,从身后冲出来一个男人,西装革履,脸上蒙上一层寒霜,表情拒人于千里之外。

表情震惊的看着叶姒,“叶……姒?”

叶姒一转过头来,看着眼前的男人,眸子也是一沉。

顾焱!他怎么在这里?

还来不及反应,顾焱一把把叶姒抱进了怀里。

“你放开我!”叶姒用力的挣扎着,使尽全身的力气推开顾焱,一巴掌甩了过去。

顾焱这才恢复了神智,上下打量起眼前的女人,跟五年前没有什么区别,跟失踪了的叶姒一模一样。

“叶姒,你……”

话还没有说完,端木琛走上前去,硕长的身躯遮挡住了顾焱的视线。

“请问你找我妻子有什么事吗?”

听见这句话,叶姒表情也是一愣,而身旁的叶小七却是笑得一脸得意。

“爹地,你好棒啊,英雄救美!”

顾焱还没有从端木琛的话中反应过来,这才注意到他们的身边,居然还有一个五岁大的孩子。

那是一个粉雕玉琢的男孩,目光炯炯的看着她身旁的男人。

顾焱表情阴沉,狭长的眸子带着危险的味道,冷声道,“这是谁的孩子?”

端木琛嘴角噙着一抹邪邪的笑,一把把叶小七抱起,“当然是我的儿子,他叫端木小七。”

“端木小七……”顾焱自言自语了一声,表情更加阴郁。

“好了,东西都已经买完了,我们赶紧回家吧。”


第7章 我们结婚吧

叶姒此刻并不想面对他,事情已经过了五年,但是蓦得这么一相见,她突然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仍然忘不掉,五年前他都见死不救,自己孤零零的躺在血泊之中。

自己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他居然狠下心来,跟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跑了。

而且在各大媒体上面无表情的说,那个女人跟自己的死一点关系也没有。

究竟有没有关系,他们两个心里清楚!

如果不是被端木琛所救,当时肯定就是一尸两命。

这样想着,叶姒冷冷的看了顾焱一眼,拉着端木琛就要离开。

“叶姒!”

叶姒的脚步一顿,停在了原地。

身后的男人咆哮出声,“我知道是你!你能不能听我解释?”

她冷笑了一声,回过头去,目光冷冽,像是结了一层寒霜。

“想必这位先生你认错人了吧?”她的嘴角微微上扬,扯出一个残忍的弧度。

“如果把人弄丢了,那就是作为一个男人的无能。”

说完这些话,叶姒立刻扭过头去,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就在转身的一瞬间,与朝着这个方向走过来的白何娜擦肩而过。

白何娜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身后走过的那个女人。

叶姒不是死了吗?刚刚的那个是……

她呆立在原地,脸上的表情僵硬。

出了超市门口,叶姒重重地松了一口气,用力的喘着粗气。

刚刚说的那些话,仿佛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时隔五年没有相见,她从未想过会以这种方式重逢。

“爹地,我还有一个东西没有买,我想再进去一下,妈咪似乎很不正常,你去安慰她一下吧。”

端木琛摸了摸他的头,表情宠溺,“去吧,注意安全。”

他乖乖的点了点头,小小的身影急忙闪身走进了超市里。

“看见老情人了,是不是心里特别难受?”

叶姒现在心情复杂,完全没有心思跟他开玩笑,只是抬头白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要我说,顾焱那个混蛋,根本就不配做你的前任,不如跟我结婚吧。”

叶姒抬起头来,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完全提不起一点精神。

“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再跟我开玩笑了。”

端木琛走上前来,双手把叶姒环在怀里,郑重其事的看着她。

“我没有开玩笑,叶姒跟我结婚吧。”

她的表情一愣,似乎又回到了八年前的那一天,顾焱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我们结婚吧?”

不知道那个时候顾焱,是否笃定她会答应跟他结婚?

叶姒一把推开端木琛,眸子幽深,“已经过了五年了,我心里从未住进过什么人,你知道的,你也从未走进我的心里。”

这句话虽然很伤人,但是她一定要说。

虽然端木琛平日里嬉皮笑脸的,但是刚刚说话的神情,却是十分认真。

她知道端木琛那些状态都是装出来的,他也有自己的身不由己。

但是,就像是她说的那样,五年来她心里再也未曾住下一个人。

即使是一直待在她身边的端木琛,她早就把自己的心锁闭,任何人都走不进来,她自己也出不去。

端木琛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侧过头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第8章 小七跟踪

“叶姒,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想要娶你的吗?”

叶姒摇了摇头,他抬头仰望星空,幽深的眸子里,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

“大一的时候,我曾经在学校门口见过你。”

叶姒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我们两个都不是一个学校的,你如何见到我?”

端木琛单薄的嘴唇,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

“我就知道,对你煽情也没有用。”

叶姒看着他玩世不恭的脸,突然说道,“如果你平日里正经一些,恐怕现在孩子都已经会打酱油了。”

男人突然凑上来,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脸上,呼吸声慢慢变得粗重。

“如果你愿意,过不了两年,我们两个的孩子也能打酱油。”

虽然叶姒已经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了,但是被他这么一撩拨,还是忍不住脸上一红。

她两只手推着端木琛越来越近的脸,一脚踩在了端木琛的漆皮鞋子上。

“你以后再敢这么大胆,信不信我把你变成太监,让你这一辈子都不敢再拈花惹草!”

叶姒恶狠狠的说完这些话,扭过头去找叶小七,这才发现儿子不见了!

“小七去哪里了?”她紧张不安的问道。

端木琛闷哼了一声,伸手指了指超市的方向,“他进去了。”

而此刻叶小七正贼头贼脑的,跟踪着顾焱和白何娜。

一双精明的小眼珠子,正滴溜溜的乱转。

刚刚妈咪的表情绝对不对,眼前的这个男人,肯定跟妈咪有什么关系!

两个人进了车库,趁着他们不注意,叶小七溜进了后座。

车子疾驰而出,两个人的说话声音,正好落在他的耳中。

“焱,我刚刚好像看到……”

白何娜求救惊魂未定,或许刚刚是她眼花了,已经死去的人怎么可能复活?

“什么?”

顾焱面色阴沉,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白何娜惊呼了一声,“叶姒她不是死了吗?我h刚刚好像看见她了!”

顾焱嘴唇翕合,还未说话,叶小七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

“你妈咪才死了,我妈咪好好的!”

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没有想到后座居然会出现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

顾焱急忙刹车,把车子停到路旁,回头一看居然是,刚刚在超市里见到的小男孩。

白何娜皱了皱眉头,看着车后座的叶小七,他的眉眼跟顾焱太像了,就像是缩小版的顾焱。

“焱,他是……”

“你管我是谁,这么大的人居然在背后说人家坏话,一看就是个坏女人!”

叶小七见车子停了,颐指气使道,“开门,我要下去。”

顾焱皱了皱眉头,仍不死心的冷声道,“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叶小七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刚刚我爹地不是说了,我叫端木小七。”

既然爹地这么说,肯定是为了保护妈咪,眼前的这个男人,说不定是个坏蛋!

这样一想,他稀松松的眉毛皱了皱,粉雕玉琢的脸皱在一起。

“你们凭什么说我妈咪死了?”

白何娜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小男孩,这才发现他跟叶姒也有几分神似。

“叶姒是你妈咪?”

她惊讶的合不拢嘴,脑海里回忆着当年的事情。

虽然车子撞到了叶姒,但是确实没有看到她的尸体,他们都认为她就那样死了。

却都不敢相信,她竟然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小说

相片上的男孩,笑容干净明亮。

2021-1-2 23:22:36

小说

命中注定的劫,她逃不开,也躲不过……

2021-1-2 23:25:4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