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深爱都值得被珍藏……

结婚三年,她始终卑微地爱着一个叫做顾弘深的男人,直到他深爱的女人陷害她失去孩子,一步步把她逼到绝境,她才明白,不是所有的深爱都值得被珍藏……
所有的深爱都值得被珍藏……

第1章 这个孩子是谁的?

夏云汐低下头,震惊地看着手里的亲子鉴定书,怎么会这样?

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是顾弘深的……

“弘深,我……”

“打掉!”

“什么?”夏云汐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眼泪猝不及防地落下来,“他可是你的亲骨肉!”

“他不是!夏云汐,去外面勾搭别的男人,还敢把孩子带回家?”他的声音像一把锋利的刀刃,瞬间刺痛了她的心。

她抿着唇,喉咙像堵着一团棉花一样,难受,又说不出话来,她注视着他冰冷的眸子,许久才颤抖地开口,“顾弘深,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

“相信你?”顾弘深讽刺地笑了一下,“你忘了三年前你是怎么给我下药,爬上我的床逼我娶你的?夏云汐,你以为我会蠢到相信你这样的女人?”

“三年前的事情我跟你解释过了,不是我干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

“收拾一下,去医院!”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

“不!”夏云汐痛苦地摇头,手指颤抖地将鉴定报告放在桌上,抓着他的衣袖,哀求地看着他,“弘深,你相信我这一次好不好?孩子真的是你的,我发誓,如果我做了对不起的事,就让我天打雷劈!求你了,别伤害我们的孩子……”

顾弘深冷漠地推开她的手,“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她松开手,脸色煞白,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眸静静地看着他,“顾弘深,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他伸出手紧紧地掐住她的脖子,漆黑的眸子里尽是厌恶,“夏云汐,你有什么资格问我这个问题,我爱谁,你不知道吗?当初要不是你费尽心机爬上我的床,她怎么会离开?为了逼我娶你,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这一次拿你肚子里的孩子来骗我,又是为了什么?”

“这个孩子……是你的!”她痛苦地蹙着眉,眼神哀求地望着他。

她感觉身体里的血不断往上涌着,心却越发地冷了,或许在外人眼里,他不过是被妻子背叛,因爱生恨,可是她很清楚,他从来就没有爱过她!

就在她感觉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他忽然松开手,将她扔在了地上,她伸手捂着喉咙,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对着门口冷声命令道,“来人,送太太去医院!”

“是!”几个保镖应声,朝着她走过来。

“不!不要过来!”夏云汐惊恐地看着他们朝自己走过来,身子不停的往后缩,她抓着楼梯的扶手,朝楼上逃去,顾弘深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像扔垃圾一样将她扔在地上,“带走!”

夏云汐被人从地上拖起来,她拼命抵抗,可怎么也敌不过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她哭了一路求了一路,他却没有半分不忍。

就在她被强行带进手术室的时候,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阿深……”

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顾弘深身子一僵,除了她,没有人再这样叫他了。

夏云汐看见她的时候也明显一愣。

是林菀!

顾弘深的前女友,也是她的闺蜜!

夏云汐就像看到救星一样,朝着林菀大声喊道,“林菀,救我!你帮我劝劝弘深好不好,让他别打掉我们的孩子!”

“云汐,你……真的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夏云汐不解地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林菀蹙着眉,一脸为难地开口,“对不起云汐,我答应过你不告诉阿深的,但是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把孩子留下来,这样对阿深不公平……”


第2章 那只是个意外

夏云汐一头雾水,但心里却涌上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没等她说完,夏云汐便厉声打断,“你胡说什么!自从你三年前离开,我根本没有再见过你,我也没有任何事瞒着弘深。”

对于三年前的事,夏云汐一直心存愧疚,但从那之后,林菀就消失在她的世界里,再无联系,她不知道林菀为什么会说出那些话。

“闭嘴!”顾弘深脸色阴沉地睨她一眼,随即将目光转向林菀,“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我两个月前回国时就在医院见过云汐一次,知道她怀孕后我很替你们开心,但云汐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追问下才知道她……”林菀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怀的孩子不是你的,云汐是因为喝醉了酒才和别人发生关系的,但那只是个意外,阿深,你会原谅她的对吧?”

顾弘深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夏云汐拉着他的手腕,不停地摇头,“弘深,她说的不是真的,孩子是你的……”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说一个字!”顾弘深猛地甩开她的手,“带她进去!”

她被绑在手术台上,手腕被勒出了血痕,还是不停地挣扎着,一种浓浓的恐惧和绝望笼罩着她,声音也微微颤抖着,“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医生和护士面无表情地准备着仪器和药品,根本不理会她。

“啊!不要!”裤子被人扯掉,夏云汐惊恐地尖叫出声,“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夏云汐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护士不耐烦地将一块破布塞进她嘴里,她感觉到仪器像利刃一样,一点点割破她的皮肤,感觉到它正在将孩子一点点地从她的身体里剥离。

她闭上眼,身体不停地冒着冷汗,她仿佛还能听到孩子的惨叫声,痛苦而绝望。

宝宝,妈妈对不起你……

醒来已经在病房了,林菀坐在病床上,微微一笑,“醒啦!”

夏云汐撑着虚弱的身子靠在床上,狠狠地瞪着她,“你为什么要那样说?”

林菀狂笑一声,眼底涌出恶毒的光芒,妆容精致的脸蛋也变得扭曲起来,“为什么?三年前,要不是你和阿深睡在一张床上,阿深怎么会迫于家族和媒体的压力娶你,我又怎么会逃到国外,你从我这里抢走的,我会全部夺回来!”

“夏云汐,是不是做梦也没有想过会有今天?这只是个开始,好玩的还在后面呢!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那份鉴定报告是假的,失去最重要的东西感觉怎么样?三年前,你把阿深从我身边抢走可曾想到今天?”

“是你?你把孩子还给我!”她伸手去掐林菀的脖子,却被林菀一把推开,“夏云汐,放手吧,阿深是我的,你最好乖乖离婚,否则下一个死的就是你了!”

“你太可怕了!”夏云汐身子往后缩了缩,后背渗出一层冷汗,一股浓浓的恐惧将她紧紧包围着,她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原来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她怎么也没想到,曾经和她亲密无间的闺蜜,竟然是害死她孩子的罪魁祸首!

“我要去告诉弘深,是你……这一切都是你做的!”说着,她掀开被子下床。

林菀拉住她的手腕,凑到她耳边说道,“你觉得阿深会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林菀清冷诡异的声音让她身子一颤,她抽出自己的手,往门口走去,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尖叫,她脚步一顿,病房门被推开,顾弘深慌忙地跑进来。


第3章 凝血障碍

夏云汐僵硬地回过头,只见林菀躺在地上,捂着头,鲜血从指缝间不停地往外流。

她脸色苍白,惊恐地看着这一幕,林菀有凝血功能障碍,她为了陷害自己,连命都不顾了吗?

顾弘深狠狠地瞪着她,眼神就像是刀子一样凌迟着她的心,夏云汐下意识地摇头,“我没有推她……”

林菀拉着顾弘深的衣服,虚弱地解释,“阿深,你别怪云汐,她不是故意的。”

从病房门口经过的人也纷纷驻足,小声议论道,“哎,你们看,被打的那个是不是那个明星,好像叫林菀……”

“这怎么回事啊?这女人下手也太狠了吧?”

“是啊,难怪这个男人不要她!”

……

夏云汐看着外面的人对她指指点点,还有人对着她拍照,说要曝光,心里却还在期盼着,顾弘深能相信她。

啪!

重重地一巴掌打在夏云汐脸上,她身体还很虚弱,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力道,站立不稳,顿时摔倒在地上,后背猛地撞在茶几上,剧烈的疼痛让她不由得蹙眉。

“我不管你对林菀做了什么,如果她有什么闪失,我要你的命!”

撂下这句话,顾弘深抱着林菀往外走去。

夏云汐从地上站起来,跟着他跌跌撞撞地到了急症室门口,顾弘深站在她面前,紧紧地捏着她的肩膀,眼底涌出的怒气像是要将她吞没一般,“夏云汐,你闹够了没有?林菀有凝血功能障碍你不知道吗?这可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啊,你怎么能这么歹毒?”

夏云汐听到这句话,猛地抬起头,一把将顾弘深推开,“我歹毒?她的命是命,我们的孩子的命就不是了吗?就是她害死了我们的孩子,是她伪造了亲子鉴定,歹毒的人是她,是她!”

夏云汐狠狠地瞪着他,身体因为激动而剧烈颤抖着。

“你把她伤成这样还不够,还要诬陷她吗?夏云汐,我真想把你的心掏出来看看是什么做的!”

这时,护士从急救室里出来,焦急地道,“病人失血过多,但医院血库存血不足,你们谁是O型血?”

顾弘深一把将夏云汐拉过来,推到护士面前,“她是,抽她的!”

夏云汐震惊地扭过头看着他,“我刚做完人流,不能输血的。”

护士蹙着眉,“不行不行,流产本来就失血过多,这次输血量又大,太危险了!”

夏云汐哀求地看着他,“不要……”

顾弘深冰冷的眸子没有一丝起伏,最终还是将她推了进去。

夏云汐躺在床上,头昏昏沉沉的,她感觉到针孔扎进她的皮肤,感觉身体里的血液慢慢被抽出来,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笼罩着她,她是不是快要死了?可是就这么死了她真的不甘心……

醒来时,夏云汐感觉一双温暖的大手正握着她的手,她下意识地唤了声,“弘深……”

季向晨苦涩地笑笑,“你醒啦!”

夏云汐睁开眼睛,只见季向晨坐在病床边,她尴尬地抽出自己的手,虚弱地扯出一抹笑容,“向晨,你怎么在这里?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几天,你呀,什么时候才能让人放心,不要命了吗?护士都跟我说了,你刚流产还跑去输血,要不是医院及时送来了血液,你……”他一副责怪的语气,脸上却尽是担忧,“医生说你严重贫血,要好好调理。”

说着,他忽然鼻子一酸,赶紧别开视线,深吸了口气,要不是听到医生的话,他都不知道她失去了孩子……

夏云汐听到他的话,手不自觉地抚上小腹,她强忍着眼泪,不让它落下来,心口却一阵阵钝痛。

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林菀快步走到床边,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一脸担忧的样子,“云汐,你没事吧?我听弘深说了,是你输血救了我,谢谢你。”

顾弘深跟在林菀身后,眸底的寒光让她的心一点点沉下去。

夏云汐讥讽地扯了扯嘴角,“谢我?怎么谢?把血还我?”

“夏云汐,你闹够了没有!”顾弘深脸色紧绷,冷漠的声音刺痛了她的耳膜。

“没有!”夏云汐歇斯底里地吼道,一行清泪啪的一声滴落在手背上,她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泪痕,看见林菀一脸委屈的样子,她忽然咧开嘴角笑了一下,“顾弘深,你眼睛是有多瞎,才会喜欢林菀这样虚伪的女人,我真为你感到悲哀!”

“你……”

顾弘深抬步上前,一副要打人的样子,季向晨站起身来,一拳打在他脸上,“顾弘深,你混蛋,云汐差点死了你知不知道!”

他紧咬着牙,通红的眸子死死地瞪着他。

顾弘深毫无防备,生生地挨了他一拳,他抹了把嘴角的鲜血,恶狠狠地瞪着他,“她是死是活还不用你一个外人管!”

看见顾弘深被打,夏云汐刚想伸手去拉季向晨,就听见这句话,她不着痕迹地收回了手,手指紧紧地攥着床单,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

他就这么恨她!

连她的死活都不顾了?

这就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一个恨不得她去死的男人!

“顾弘深,你还是人吗?云汐她那么爱你,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季向晨又打算出手,林菀赶紧挡在顾弘深面前护住他,“够了!季向晨,如果你真的是为了云汐好,就应该离她远点,这次的事不怪阿深,要不是云汐怀了你的孩子,根本就不会出现今天的事!”


第4章 你们这样只会让我觉得更恶心!

林菀的话犹如一声惊雷在三人心里炸开,夏云汐苍白的脸色因为愤怒变得通红,“林菀,你胡说什么!你不就是想逼我离婚吗?我离就是了,你何必一而再再而三地诬陷我?”

季向晨还来不及反应,就看见顾弘深满脸怒火地向他靠近。

“弘深,难道你真的相信她的话?我和云汐是清白的!云汐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她怎么可能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砰的一声,季向晨的脸被打向一边,“别再狡辩了,你们这样只会让我觉得更恶心!”

他气得浑身颤抖,不断地发泄着自己的怒火,他的好兄弟,睡了他的老婆,还有了孩子,简直是奇耻大辱!

“顾弘深,你良心被狗吃了吗!云汐那么爱你,你居然宁愿相信一个外人,早知道她跟着你过得不好,我当初就不应该放手!”

季向晨怒声吼道,刚开始的防守也变成了还击,两人很快厮打在一起。

“所以你现在要把她从我身边抢走吗?我告诉你,你休想,就算我不碰她也不会把她让给你!”

听到顾弘深的话,林菀顿时一愣,夏云汐都怀了别人的孩子,为什么顾弘深还是不肯离婚?

两人越打越激烈,直到医生过来才停下来。

顾弘深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冰冷的眼神扫过夏云汐,最后落在季向晨的脸上,“有时间干涉别人的家务事,看来季总还是太闲了!”

话音刚落,季向晨就接到一个电话,他眉心一紧,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顾弘深,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随时奉陪!”

他走到门口对外面的保姆吩咐道,“你留下来好好照顾太太,等太太出院立刻带她回别墅。”

说完,顾弘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林菀咬着牙,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也跟着走了。

夏云汐转过头,不去看他们,心却还是狠狠地疼着。

在医院住了两天了,顾弘深一次都没有来看过她,只让保姆来照顾她。

她掀开被子下床去洗手间,林嫂赶紧伸手扶着她,她身体还很虚弱,走路都没有力气,也就任由她扶着了。

“林嫂,弘深他今天来过医院吗?”

“没有,”林嫂摇摇头,看见她眼底的失落柔声安慰道,“太太,顾先生工作忙,没空来也在情理之中,他走之前特意嘱咐过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你,要我看啊,顾先生还是很在乎太太你的。”

夏云汐苦涩地笑笑,也不拆穿她,昨天的事林嫂在门口应该也听到了,换作任何人都不会觉得顾弘深在乎自己吧!

……

“这一次我帮了你,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啊?”

“说吧,你要多少?”

“别装傻,你知道我想要的不是钱!”

听到房间里的对话,夏云汐脚步一顿,这不是林菀的声音吗?还有一个男的是谁?


第5章 要是顾弘深知道了会怎样?

“太太,你怎么了?”

“嘘!”夏云汐拉着林嫂贴着墙站在门口,手指竖在唇间,随后透过门上的玻璃往里看去,只见林菀靠在桌上,一名男医生一只手撑在桌上,一只手抚摸着林菀的脸颊,一路向下,经过她精致的锁骨时,林菀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轻轻将他推开,笑容娇媚,“高医生,我知道这次你帮了我很大的忙,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白忙活一场的!”

高医生扶了扶眼眶,一双眼睛色眯眯地盯着林菀,正当他要进一步动作,林菀向后退了一步,“高医生,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病房了,改日一定好好感谢你!”

林菀正要走,高医生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禁锢在怀里,“林菀,你该不会是不认账了吧?你让我伪造亲子鉴定的时候可是答应的好好的!”

“高医生,别着急嘛,在这里会被人发现的,等过两天……”

伪造亲子鉴定?

闻言,夏云汐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即使之前她已经知道了是林菀做的,可是当她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是难以接受。

“林菀,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耍什么花样我就把事情的真相告诉顾弘深,那个男人对你很重要吧?你说,要是他知道是你伪造亲子鉴定,害得他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他会怎么样?”

夏云汐颤抖地靠在墙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林嫂担忧地看着她,“太太,你没事吧?”

“你们在这做什么?”一个尖锐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夏云汐下意识地伸手挡住脸,拉着林嫂向前跑去。

夏云汐回到病房,钻进被窝里,身子紧紧地缩在一起,她想不明白,人为什么会那么恶毒,连一个小孩子都不放过!

她的孩子,还没有成型,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就被残忍地害死了……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难道就是因为当年她莫名其妙地睡到了顾弘深的床上,拆散了他和林菀?她就要承受这一切吗?

那孩子呢?孩子是无辜的!

更何况,当年的事情,她也是受害者啊!

是!她知道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但她还是将错就错,嫁给了顾弘深,可是她别无选择!

那时候,顾氏公司经营不善,面临着经济危机,是顾弘深的妈妈恳求她,让她嫁给顾弘深,这样爸爸就会帮顾氏度过危机了。

再加上他们的事情被媒体拍到,闹得沸沸扬扬,两家人为了颜面和声誉,不得不让他们完婚。

因为这件事,她这些年一直心存内疚,林菀曾经是她最好的闺蜜,她从十三岁开始就暗恋顾弘深,顾弘深却和林菀走到了一起,她只好将感情都藏在心底,刻意和他们保持距离,直到在她的生日宴会上,她喝醉了和顾弘深睡在了一起……

她记得,那天最后一杯酒还是林菀递给她的!

她豁然起身,笔直的坐在床上,是啊,她从来没想过那天为什么她没喝多少就醉了,连怎么去的弘深房间都不知道?

难道是林菀?

不可能!

她爱顾弘深,又怎么会亲手将自己的男朋友拱手让人?


第6章 你要是死了,阿深会不会娶我?

“太太,要不要我打电话叫顾先生过来?”

看她这个样子,林嫂一脸担忧,生怕会出什么事情,她一个佣人怎么担得起?

“不用,先别告诉他,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

林嫂刚出去不久,林菀就走了进来,夏云汐狠狠地瞪着她,恨不得将她那张虚伪恶毒的脸撕碎,“你来干什么?”

“刚才……你听到了什么?”

夏云汐冷笑一声,“怎么?现在知道怕了?害怕你做的这些事情都被揭露出来?林菀,你太卑鄙了!你会遭报应的!”

“报应?这些都是你欠我的,我只不过是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而已,你霸占了我的位置三年,总该付出点代价!”

“你的东西?我倒想问问你,那天宴会上,你一直和弘深在一起,怎么会连他和我睡到了一张床上都不知道?还是药就是你下的?”

林菀脸色一僵,见状,夏云汐也是微微一愣,她只是猜测,难道那件事真的和林菀有关系?

林菀蹙着眉,慌忙地走到床边,抓着她的手腕,问她,“你还知道什么?”

“真的是你?”

“是我又怎么样?”林菀忽然加大了力度,妆容精致的脸庞扭曲着,眸子里满是恨意。

“林菀,你放开我!”夏云汐吃痛地皱起眉头,用力地抽出了自己的手。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你不是很喜欢顾弘深吗?你知道的,就算你要和他在一起我也不会跟你抢的,你为什么要……”

“夏云汐,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从小,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而我,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东西只能靠你施舍,你从小就生活在锦衣玉食的家庭里,所有的人都把你当成公主一样对待,你的爸爸是高高在上的总裁,而我的爸爸只是你家的一个佣人,你轻轻松松就可以嫁到顾家做少夫人,可我呢,我努力了那么多年才能站在弘深身边,最后你什么都不用做,就抢走了他!”

“我没有跟你抢弘深,从小到大,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那是因为我一直都把你当成亲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还有爸爸,他也一直把你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对待!”

“哈哈,亲生女儿?”林菀张狂地笑着,“他如果真当我是亲生女儿,当年我就不会和阿深分开,阿深也不可能娶你!”

“你……什么意思?”

“当年,阿深的妈妈因为我家境贫寒不允许我和阿深在一起,恰逢顾家公司面临危机,他妈妈为了能让你爸帮忙,逼我亲手给阿深下药,让你们发生关系,借媒体造势,这样你爸爸为了你就不得不帮顾家度过危机,我要不是为了帮阿深,怎么会将他让给你?你那个好爸爸,他明知道我和阿深是真心相爱的,可他还是将我送出国,让你们完婚,他用钱帮顾家度过了难关,以此让阿深承诺这辈子都不能和你离婚!夏云汐,说起来,你也真是可怜,你的这场婚姻只不过是一场利益交换,阿深他从来都没有爱过你!”

夏云汐愣了几秒,忽然笑了起来,她一直都知道,顾弘深娶她是迫不得已,可她以为她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他对她至少会有一些感情的,只要他愿意让她留在身边,她就知足了,没想到他不离婚也只是一场交换!

“你笑什么?”

夏云汐摇了摇头,一副怜悯的样子看着她,“你做了这么多,不就是想坐上我这个位子吗?可惜了,只要我不同意,你永远都得不到!”

夏云汐的话深深刺痛了林菀,她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吗?你们不离婚,但是我可以让阿深丧偶啊!你说,你要是死了,阿深会不会娶我?”


第7章 夏云汐,去死吧!

“林菀,你这个疯子!”看着林菀一点点靠近自己,夏云汐连忙往后缩了缩。

林菀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手指一点点收紧,满是恨意的脸微微扭曲。

夏云汐用力地掰着她的手,脖子上剧烈的疼痛让她脸色发青,呼吸也一点点消失。

她的手胡乱地摸索着,拿起桌上的花瓶,朝着林菀砸过去。

林菀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抢过了她手里的花瓶,然后猛地一用力,夏云汐的身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现在她身体虚弱,根本不是林菀的对手。

“我是疯了,但这些都是你们逼的!”

“你别过来!”夏云汐忍着疼痛的身体,不停地往后缩着,林菀还在一步步逼近。

“阿深不在,林嫂也走了,现在谁也帮不了你,夏云汐,去死吧!”

说着,林菀一把抢过她手里的花瓶,朝她的脑袋砸去。

啪的一声脆响,花瓶在她的头上破开,碎了一地,夏云汐被砸的眼冒金星,头上好像有液体往下流着,热乎乎的。

看到她这个样子,林菀心里无比畅快,正当她准备再次出手的时候,病房门忽然被人踹开,“林菀,你给我住手!”

季向晨飞快地跑进来,一把将林菀推倒在地上,地上的花瓶碎片扎破了她的皮肤,可她仍旧笑着,“季向晨,我真是为你感到悲哀,你明明爱着夏云汐却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这种滋味不好受吧?”

“林菀,你对云汐做的这一切来日我一定加倍奉还!”

季向晨咬着牙挤出这句话,他抱起夏云汐,担忧地问道,“云汐,你怎么样了?”

“向晨……”夏云汐虚弱地睁了睁眼睛,声音微弱地几乎根本听不清楚。

“我在,你别说话了,我带你去找医生。”

季向晨强忍着心底的酸楚,抱着她向外走去。

还好伤口不深,医生给她止了血包扎后就没事了。

季向晨看着她,声音里带着一丝嘶哑,“你这个傻丫头,顾弘深到底哪里好?你看看你,为了他,都变成什么样了?难道你要一辈子这么委屈自己吗?”

夏云汐苦涩地笑笑,是啊,顾弘深到底哪里好?他根本就不爱她,他心里只有林菀,她是时候放手了!

见她不说话,季向晨只得深深地叹了口气,“云汐,早知道顾弘深会对你不好,我当初就不该放手!”

夏云汐抿了抿唇,季向晨喜欢她,她是知道的,从认识他以后,每次她有什么需要,都是他第一时间出现在她身边,她一直拿他当成亲哥哥一样。

后来,她隐隐感觉到他眼底的深情和他有意无意表现出来的爱意,便刻意和他保持距离,她的心里已经藏着那个叫做顾弘深的男人,再也装不下别人了。

他的感情,她没办法回应。

气氛有些尴尬,她轻咳了两声,说道,“向晨,我有点渴,你能帮我接杯水吗?”

“好,你等着,我马上就来。”

季向晨拿着水壶出去,正好看见顾弘深扶着林菀朝这边走来,一看见他,季向晨心底的怒气一股脑地汹涌而上,恨不得将眼前的男人碎尸万段。

顾弘深是他的好兄弟,如今也是他最恨的人,如果没有顾弘深,也许和云汐结婚的就是他了,他知道,云汐心里只有顾弘深,没关系,他可以成全他们,只要她幸福就好。

可是,他这次回来,却亲眼见证了顾弘深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他最爱的女人,这让他如何再置身事外!

他咬着牙,讽刺地看着他们,“自己老婆也受了伤,你却在这照顾别的女人,顾弘深,你还是人吗?”

顾弘深微微蹙眉,脸上仍是淡淡的,“她怎么了?”

季向晨冷笑了一声,视线陡然转向林菀,“这个你就要好好问下你的心上人了,为了你可是不择手段,云汐都这样了还是不肯放过她,非要让她丢了性命才满意吗?”

季向晨脸微微一侧,狠厉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林菀的眼睛。

“弘深……”林菀脸色一白,眼泪一下子从眼眶溢了出来,泪眼朦胧地望着顾弘深,“我不是故意打伤云汐的,今天和云汐聊天的时候不小心提到孩子,她就忽然像疯了一样扑过来掐我脖子,我差点窒息,最后实在没办法我才……动了手。”

“你少胡说!”季向晨狠狠地瞪着林菀,“云汐怎么会无缘无故跟你动手?就算她动手,也是你应得的,云汐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和你脱不了干系!”

林菀擦了擦眼泪,毫不示弱地看着他,“季向晨,云汐为什么会这样你最清楚,要不是因为你,孩子会被打掉吗?云汐和弘深会闹成这样吗?”

提到孩子,顾弘深的脸色阴沉的可怕,那张亲子鉴定上的内容又重新浮现在他脑海里。

“她怎么样了?”

“幸亏我来得及时,云汐还活着,你还有病人要照顾,云汐就不麻烦你了,我会照顾好她的!”

“你凭什么?”顾弘深冷着脸看着他,“夏云汐是我老婆,我自会照顾,不用你一个外人插手!”

季向晨愤怒地冲上去,紧紧地揪着顾弘深的衣领,“顾弘深,你要是真当云汐是你的老婆,就别再伤害她了,你要是不爱她,就放过她行不行?我可以带她离开这里,一辈子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你休想!”顾弘深目光一沉,冷声道,“就算是我不想要的东西我也不会让给你!我奉劝你,离她远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他推开季向晨,朝病房走去。


第8章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夏云汐起身去洗手间,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这句话,一颗心瞬间沉到了谷底,浑身的血液都像是凝固了一般,手脚冰凉地没有一丝温度,她爱了十年的丈夫,不过把她当成是一件不想要却也不想给别人的垃圾罢了!

看到顾弘深朝这边走来,她连忙退回去,背着门口的方向躺在了床上。

“夏云汐!”

他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夏云汐身子一颤,她紧紧地咬着唇,不肯答应他。

顾弘深走过去,掀开被子,看着她头上缠着的纱布,声音没有一丝温度,“你头上的伤怎么回事?”

“如果我说是林菀打的你信吗?她为了你,害死了我们的孩子还不够,还要害死我,你信吗?”

“……”

“呵!”夏云汐冷笑了一声,一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顾弘深,我说的话你从来都不肯相信,又何必问我?”

林菀走到病床前,一脸委屈地看着夏云汐,“云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我从来没有想要跟你抢阿深,你是我的好姐妹,阿深选择了你,我祝福你们,但是你不能这样误会我,如果我真的要跟你抢阿深,当年我就不会离开了!至于孩子,你心疼他我明白,不管他是不是阿深的,毕竟你是孩子的亲妈妈,你心里难受也是……”

夏云汐坐起身,眸子充血,狠狠地瞪着林菀,“你闭嘴,孩子就是弘深的,是你和高医生一起伪造了亲子鉴定陷害我,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林菀,我不会放过你的!”

“夏云汐,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顾弘深烦躁地扯了扯领带,棱角分明的脸上阴沉的可怕!

“我闹?顾弘深,我才是你老婆,我说什么你都不信,林菀说的你就信,是她一而再再而三找我麻烦,你还是要护着她?那天林菀在医院和高医生说的话林嫂也听见了,是不是真的你问问林嫂就知道了!”

“她人呢?”

夏云汐扫了一圈,这才想起林嫂说出去给她买饭,现在都一个多小时了,还没有回来。

“林嫂出去了,我给她打电话。”

说着,夏云汐从枕头下面摸出她的手机,拨通了林嫂的电话,电话很快被接起,夏云汐特意打开了扬声器,叮嘱林嫂早点回来。

很快,病房的门被人推开,林嫂拎着餐盒,看着房间里的四个人,不安地低下头,将餐盒放在了桌上。

“顾先生,太太,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林嫂,上午我们在高医生办公室门口听到的话你还记得吧?”

“我……”林嫂听到夏云汐的话,身子一哆嗦,头埋得更低了。

林嫂心虚地看了眼夏云汐,结结巴巴地说道,“我什么都没听到……”

“林嫂,你别害怕,你只要把听到的说出来就好,有我在,没人敢伤害你。”

顾弘深面色冷峻,沉声道,“你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

林嫂低着头,眼底的愧疚更甚,声音也微微颤抖起来,“太太跟我说,只要我说是林菀小姐和高医生伪造亲子鉴定,就给我一大笔钱。”

说着,她从兜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塞到夏云汐手里,“太太,这卡里的钱我一分没动,对不起,我想了很久,还是不能为了钱陷害林菀小姐……”

“林嫂,你在说什么?我们上午明明……”

“够了!夏云汐,你还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顾弘深打断她,漆黑的眸子里全是渗人的寒意。

“我没有!”夏云汐转过头,正好对上林菀的双眸,看见她脸上得逞的笑意,夏云汐知道,她被林菀算计了!


小说

我名声不太好,他说,嫁给我

2021-1-2 23:18:28

小说

相片上的男孩,笑容干净明亮。

2021-1-2 23:22: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