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名声不太好,他说,嫁给我

我名声不太好,他说,嫁给我;,我腹中孩子来路不明,他说,我来当它爸爸;,我父亲出车祸死亡,留下一堆债务,他说,我来还;,我被人暗算,他说,我来保护你……,我以为他是上帝派来拯救我的天使,可当他的初恋情人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却突然消失不见了……
我名声不太好,他说,嫁给我

第1章 男友出轨了

我想我和赵清末的感情走到尽头了。

今年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五年了,我以为我们会结婚的,他会为我披上洁白的婚纱,在阳光下深情款款的对着我说,“我愿意”。

我幻想那一刻幻想了整整五年,没想到到头来却成为了一场空。

原因有些可笑,他出轨了。

这一两年来,我察觉到他对我有些冷淡,但我没想到他出轨了……

事情是这样的。

这天晚上,夜已深,我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外面已没有什么行人,赵清末却还没有回来。

这段时间,他经常夜不归宿,也不给我电话。

我追问他原因,他总说应酬太晚,太累,我也不好多问。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如果彼此不信任,往下的日子又该如何走下去?

有钥匙插入门孔的声音,我强撑起一双困顿的眼,忙起身迎上去。

他有些憔悴,头发凌乱,眉头轻皱,似乎心情也不好,削薄的唇紧紧抿成一道弧线。

我打开客厅的灯,给他拿拖鞋,“回来了?”

他点点头,松开领结,递给我外套。

我接过,挂在衣帽架上,“你吃过饭了吗?我给你留了饭菜……”

他没有回答,人已经进了洗漱间。

我有片刻的怔忡,内心一阵悲凉,我们越来越无话可说了。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往洗漱间把他换下的衣服拿去洗衣房。

他的衣服有股脂粉味,不知是否是在外面应酬的缘故,我心里想着事情,把衣服一件件放进洗衣机。

忽然,一抹猩红就那样猝不及防的印入了我的眼中。

那是一个唇印,像是在拥抱时,不经意擦上去的。

我脑子里有片刻的空白,不敢相信眼睛看到的。

这是他应酬时,那些风月场所的女人印上去的吗?可是,他说他绝对不会在外面乱来的,他嫌那些女人脏。

那么,这个唇印是怎么来的?

我在洗漱间站了很久,久到双脚麻木发疼,我才回了卧室。

赵清末已沉沉睡去,发出轻微的鼻鼾声。

我的目光落在他美好的睡颜上。他有张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高挺的鼻子下是一张凉薄的唇。在柔和的灯光下,皮肤特别的有光泽,就像美瓷。

这是一个英俊有魅力的男人。他愿意哄你的时候,嘴巴还特别甜。

这样的男人,有几个女人不喜欢呢?最起码,这么多年来,我每天这样看着他,怎么也看不够。

这样的他,我怎么甘心把他让给别的女人?

我再看了他一眼,确定他已处在深度睡眠中,我伸手拿过他的放在床头柜那充电的手机。

手机设置了开锁密码,我无数次看着他开,早已烂熟于心。出于尊重,我从未碰过他手机,只是没有想到,自己有这么一天也会偷偷摸摸的去查看。

我一打开,就看到了未读短信。他的手机设置成了静音,如果不是我恰巧打开,根本就不知道。

“亲爱的,你怎么不回我信息?我刚把我们在一起快乐的日子拍了视频,发了给你。爱你。”

短短的一句话成了压死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点开她发过来的视频,视频里一对男女尽情放纵,各种姿态,不堪入目……

女主角我相当熟悉,当初还是我把她招进来,安排在他身边做秘书的,她叫顾清媛。

而此刻她一贯平静的脸上却是百变的,妩媚、挑逗、放荡……如此的风情万种。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内心在愤怒的嘶吼,可视频里的顾清媛正媚眼如丝的享受着,那半闭半合的眼睛折射出的精光仿佛在对着我毫不留情的讽刺。

我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掐在掌心里,用尽力气的,掐出血来也不觉得疼,似乎这样才能积蓄一些力量,让自己有力气思考。

我强迫自己一点一点的冷静下来,把手机放回原处,坐在床边,冷汗湿透了背脊。

我下意识的钻入赵清末的怀里汲取一点温暖,然而,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朝里边翻了个身,再次沉沉睡去。

我盯着他的后背心想,这个男人我睡了五年,也爱了五年,为了他,我付出了那么多,我是不会轻易放手的。

我要夺回我的爱人!

第2章 我怀孕了

第二天,我起床去了公司。赵清末早已外出,不知人在何处。

我想了想,给他打了电话,让他今晚回家,我有事要跟他谈谈。我以为他会像以往一样,找各种借口推托,没想到,这次他竟爽快答应了。

大概是心里对我有所愧疚吧。我心里想。

一整天在公司心事重重,再加上我刚怀孕了,身体有些不舒服,不到四点,我便提前回去做准备了。

回到家里,我自己亲自做了一桌子他爱吃的饭菜,还开了一瓶红酒。

赵清末六点刚过,就踩着点回了家。

此时,我正从厨房端出最后一碟菜。

他握着我的双手,心疼的道,“应该让阿姨做饭的,你不要这么操劳,还怀着宝宝呢!”

我听了既感动又有些尴尬……

原因让我难以启齿,在上上个月17号的晚上,我被一个陌生男人侵犯了;后来我被查出了怀孕,这个孩子不是赵清末的,可我曾为赵清末打过胎,身体没有养好,真的很难再受孕,医生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做母亲的机会了,所以我选择留下了这个孩子。

赵清末知道我被人侵犯的事情,他说无论这个孩子是不是他的,他都会视如己出。

我心里明白,这个孩子注定是不被人喜欢的,他亦从未提起过,今晚是怎么回事?

我有些奇怪,他体贴的为我拉开椅子,把我按坐下,给我倒了酒。他坐在我旁边,深情款款的唤我名字,“晨晨。”

好久,他没有这样温柔的对我了。

我咬住了下唇,差点哭出声来,胡乱应了声,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

“晨晨,这段时间委屈你了,你知道,那件事情……”他停顿了下,语气有些苦涩,斟酌了下才继续道,“发生那样的事情,我知道你很难过,可我作为你的爱人,我一时接受不了,你明白吗?”

我崩溃的哭出了声,不停的点头。

心里忍不住的想,或许就是因为我被别人侵犯了,他痛苦之下,才和顾清媛发生关系的吧?

“晨晨,对不起。”他搂住我,在我额间轻轻印下一吻,小心翼翼,像对待珍宝,“不会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自私,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你原谅我,好吗?”

我不确定的问道,“真的吗?”

“这段时间我想了许多,想起了我们的过去,还有我们以后要走的路,我想明白了很多道理。”他拥着我,下巴顶在我头上摩挲,“如果没有你,就没有我现在的一切,你才是真心实意对我的人。以前是我不懂得珍惜你,今后让我好好补偿你,好吗?”

“清末!”我感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抱着他。

“小傻瓜。”他轻笑出声,“不仅是我们要好好的,还有我们的小宝贝,”他宽大的手掌落在我小腹上。

我的胸腔被被巨大的幸福涨满,他回答我的是一记长吻。

我幸福得头脑一阵阵晕眩,直感觉在梦中。

温存了好一会儿,我们才开始吃饭。

他为我夹菜,为我剥虾。

“来,喝点酒。”他给我倒酒。

“呵,喝了点儿酒脸红红的,我爱看,再喝一点儿吧?”他说。

我傻傻的笑,“好。”

我真的很开心,好久没那么开心了,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是……

第3章 背叛的真相

头好沉,四肢绵软无力,浑浑噩噩中,我似乎是被两个人半抱半拖着走的……

我张嘴想喊,却只能虚弱的动动嘴皮子。

像是到达了一个地方,停了下来。有人在我耳边低声说着什么。我掀掀重若千斤的眼皮,视线模糊中隐约看见“手术室”三个字。

脑海里有如被电光火石一激,我浑身一颤,猛然挣脱了两旁钳制住的双手,跌跌撞撞的往身后跑。

“抓住她!”一道熟悉的女声冷冷的命令道。

是顾清媛!我听得出她的声音!

是他授意的吗?可这怎么可能?他不是说会好好对待这个孩子吗?

刚和他吃晚饭时,他还亲口承诺说,会娶我,会给孩子一个家。可为什么我会昏迷,还会出现在这里……

我四肢绵软无力,一不小心,脚下一个踉跄扑倒在地。

两个高大的男人一下子抓住了我,像拎小鸡般把我往前拖走。

“不!”我发出一声哭喊,“你们想干什么!放开我!”

顾清媛踩着高跟鞋,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里是深深的嘲讽,“怎么?到了这里,你还不知道我们想干什么吗?”

我用尽力气大声喊,“有人吗?救命!”

“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比较好。”

我睁大了双眼,除了围在我身边的这几个人,偌大的医院,周遭却再也没有别人。

我不敢置信,怎么会这样?

我心里又慌又乱,“顾清媛你胆敢这样对我,清末不会放过你的!”

顾清媛唇边含了一丝冷笑,“呵呵,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

她猛然伸手钳住我的下巴,那张平凡的脸在我面前放大,咬牙切齿的道,“我告诉你,这里是私人医院,通过赵清末的关系,把其他人调开了,只为你一人服务,你该高兴才对!”

心里的猜测一下子得到了证实,我几乎要崩溃,浑身如被潮水淹没般冰冷,我喃喃的道,“不可能的,他说,他说,他爱我,也爱这肚子里的孩子……”

“我真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陈晨,你怀着别人的孽种,还指望清末娶你?做梦去吧!”她鄙夷的目光似有毒的针刺向我。

我瞬间无言。

那不堪回首的一夜,是我这辈子都不愿去触碰的回忆,难道我被人侵犯了,就不能再拥有自己的幸福吗?

好半天我才颤抖的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件事情,除了我和赵清末应该无人再知晓的啊!

她只是对我冷冷的笑,过了许久,像是欣赏够了我的惊惶无措,她才冷笑的开口,眼里满是得意,“你没有想到吧,你死心塌地的跟了他五年,他其实六年前就跟我在一起了!”

什么?!

“不可能!”

我震惊,这个打击要把我逼疯。

顾清媛冰冷的手擒住我的下巴,眼里满是怨毒,“当初如果不是贪图你父亲的钱,赵清末也不会甩了我而去讨好你!如今的你对赵清末再也没有了利用价值,被他像只流浪狗一样踢掉,这就是你的报应!我再告诉你一则好消息,赵清末三日后将会与市长千金举行婚礼。怎么样,心里面是不是很痛呢,嗯?这些痛都是你这五年给我的,我要加倍还给你!”

她力气很大,似要把我下巴捏碎,长长的指甲掐住了我的肉里,可这也比不上我心里的痛。

我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我做梦都没有想到……

两个月前父亲还给我打电话,可我是那么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他,告诉他我一定要和赵清末在一起……

我脑袋里嗡嗡的响,像一把锤子在里边一下一下的敲着,痛得我无法思考。

顾清媛尖锐的嘲笑声似远又近,“你以为他开公司真的赚到了钱?那不过是你父亲可怜你,拿钱给他贴补生活罢了!可笑啊,如果你父亲知道,他的血汗钱被赵清末拿去养女人,他会不会气得吐血?哈哈,陈晨,你气吧,哭吧,恨吧!你越痛苦,我就越高兴!背叛的滋味,我当初尝过了百遍,眼下你好好享受吧!”

她放肆的笑着,良久,才猛然一收,面色冰冷,“拖她进手术室!”

第4章 初遇乔莫

“不,不,我不信,我不相信,我要赵清末亲口对我说!”愤怒,不甘,痛苦,恐惧……所有情绪淹没了我,我再也抑制不住,疯狂的尖叫起来。

挣扎中,我被两个男人推倒在地,他们倒拖着我进手术室,我曲起手指抓在地上,指甲硬生生折断,鲜血直流。

什么矜持,什么自尊统统不顾,我语无伦次的求饶,“顾清媛,这是我最后一次做母亲的机会了,我不能失去这个孩子,我求求你,可怜可怜我,放我走,我会报答你的,一定会的!”

她扬起厚实的红唇,讥讽一笑,“报答我?呵呵,你如今还有什么可以给我的?我要你的命,你给不给?”

望着她那张因嫉恨而扭曲的脸,我泪流成河。

一块毛巾堵住了我的嘴,两个男人如拖死狗一般把我拖上了手术台。

正在此时,一道清冷又不失威严的声音陡然响起,“住手!”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从来不及掩上的门那缓缓现身。

他身穿剪裁得体的西装,清隽的面容,深邃的眉目,气质过人。他的半边身隐在黑暗中,整个人显得神秘莫测。

他出现得太过出乎意料,所有人都默了三秒。

男人从光影中走出,他的眼眸无波无澜,我仔细看,竟然没有半分焦距,竟然是,瞎的!

他缓慢而沉稳的走到我面前,停顿了半秒,摸索了下,准确的抓住了我的手,“跟我走。”他的声音沉郁悦耳,他的手温暖有力,我心里大定,紧握着下了手术台。

“乔,乔董事长,您,您怎么来了?”一旁那个要给我准备手术、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吓得面无血色。

乔莫却并不理她,柔声对我说,“你别怕,我已报警,他们会得到相应的法律制裁,一个都别想逃脱。”

白大褂的女人却立即惊呼,“不!乔董,您不能这么做!这会对这间医院造成巨大影响的!”

顾清媛忙不迭的附和,“是啊,乔董,这一切都是褚雅芝小姐授意的,如果您报警,不但褚小姐会作为主谋被抓起来,你们医院今晚的所有值班医生都会受到牵连!您三思啊!”

乔莫一怔,神色晦涩难明,半晌,才拿起手机,“小吴,我这里没什么事了,嗯,对,没事了。不好意思,改天请你们到华府一聚。”

他挂了电话,握着我的手紧了紧,喉结滚动了几下,才涩然道,“很抱歉,我会给你个交代的。”

我一怔,一把甩开他的手,怒极反笑,“你准备给我什么交代?我肚子里的孩子差一点就没了,甚至我也可能因此而丧命!你院员工伙同他人草菅人命,你还想粉饰太平?即便你没有良心,没有医德,可你也太不把法律当回事了吧?”

第5章 这是我欠你的

乔莫好看的眉目拢成了一团,神色异常尴尬。

瞧他这副为难的模样,我的气莫名其妙的慢慢消了。或许那个褚雅芝是他重要的什么人吧,听到她参与其中,他便不肯再追求此事。

算了,我眼下也没事了,而且他对我好歹也有救命之恩。

更何况罪魁祸首才是赵清末。

我颓然的摇摇头,绕过他从门外而去。

乔莫的声音响在我身后,“陈小姐,我们的同事很快回来,你可能需要做些检查……”

我恍若未闻,快步朝外走着。

“陈小姐,等一下!”乔莫一直追随着我。

我回过头去,看见他摸索着墙壁往前走,神情有些焦虑。

我心一软,走过去扶他,一起往电梯口走去。

“陈小姐,如果你没有任何不适,就不要过分担心,抽个时间去医院做个产检就好。”他的声音低沉悦耳,气息拂在我耳边,暖暖的。

我不禁抬头望了他一眼,他面上挂着淡淡的得体的笑容,想必,日常生活中,他也是这么一个体贴、有风度的男人。

我勉强笑了笑,摇了摇头,想到他会看不见,有些窘迫的将额前一缕碎发别在耳后,才道,“谢谢,我会的。”

他笑了笑,“我感觉到你有点紧张。”

他这么一说,我感觉真的有些紧张了,此时正好电梯“叮”的一声,停在我们面前。我忙说,“电梯到了。”搀着他进入。

空气一下子变得稀薄起来,我本就有些昏眩的头脑更加混沌,分不清梦里梦外。

“陈晨,你没事吧?”他担忧的问,“我感觉你的呼吸滞重,”乔莫一下子握住我的手,“别怕,有我在。”

我手指受了伤,被他一触碰,我痛得本能一缩,他敏感的感觉到,“手上有伤?”

我忍住痛道,“没事。”

他摩挲到我外翻的指甲,“很痛吧?”

身体的疼痛如何也痛不过心灵上的。

我沉默不语。

电梯门打开,一名穿着白衣黑裤的年轻男子举着伞迎上前来,“董事长。”并扶住乔莫的左手,体贴而自然。

我对乔莫说,“乔董,今晚谢谢你,我已用手机软件叫了车,先走了。”

话毕,我抬脚走下台阶。

“陈晨,”乔莫叫住我,“你不必跟我如此客气,这是我欠你的。”

我诧异,“乔董严重了,你我互不相识,又何来相欠一说?”

第6章 身材火辣的美女

乔莫怔了一瞬,才道,“你一个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心里一定很难过。我只是想帮助你。”

我讶然地望着他那张真诚的脸,半晌,才说道,“乔先生,谢谢你,我很好,真的。”我刻意的强调,他好看的眉目皱成了一团,我于心不忍,急促的补充了一句,“改天我请你吃饭。”

他闻言展颜一笑,温柔的笑容险些晃瞎了我的眼睛,“真的?”

我点头,“真的!”

语毕后,我叫的车正好到了,我跟他道了谢便上了车。

外面的雨似乎停了,车子一路往前,滑过依旧繁华热闹的市区,穿过幽静黑暗的小巷,我却不知道让司机往哪里开。

那个房子是我和赵清末的,我不想回去,我怕看见他,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样面对他。

司机有些不耐烦,“小姐,我们到底去哪儿?”

我抬眼看见前面是一间气派的会所,有三三两两的男人从里面进出。

其中有一身形高大帅气的男人特别惹眼,两名身材火辣、穿着清凉的女人一左一右的搀着他,往一旁的玛莎拉蒂走去。

我紧盯着那醉意盎然的男人道,“就这里了,多少钱?”

还没怎么靠近,我都能闻到那熏天的酒气,他到底喝了多少酒啊?

“左佑?”我喊了他一声。

左佑身形一滞,他转过身来,醉醺醺的桃花眼瞪得老大,“小晨晨,真的是你?”说着,便推开两名美女的搀扶,跌跌撞撞的朝我走来。

“我靠!我以为我出现了幻觉!”他一拳锤在我肩膀上,差点没把我打趴下。然后,把我往死里搂,“这几年你跑哪儿去了,可想死我了!”

我奋力用胳膊把他支开半尺,虚弱的道,“先离开这里再说。我今晚没地方去,你收留我一晚。”

左佑却突然看到了什么,斜睨着我,我的手被他攥紧,“你手指怎么伤的?”

他醉得不清不楚,竟然还能注意到我的手指,我的心顿时一阵暖暖的。

我想挣开,他攥得更紧,神情难得的严肃,“谁伤的的?告诉我,替你抽他!”

我心里满满是感动,“好了,回去再聊吧,在这大街上吹冷风可不是什么好的享受。”

他转身按了车钥匙,扶住车门,笑容风流又迷人,“陈大小姐,请。”

我抬脚正要钻进车里,一旁的两位美人可不依了,相互对视了一眼,便跺脚、齐声娇声大喊,“左总!”

“美人儿,今晚上哥哥还有事,你们俩坐个车先回去,乖啊!”说完,献上两个飞吻,一踩油门,将车子开得飞快。

我倦极,瘫坐在副驾驶上闭目。

“晨晨,”他紧盯着我,目光灼灼,“这些年你过得很不好,是吗?”

第7章 委屈,大闹婚礼

我一窒,忍了一晚上的眼泪不设防的掉落。

左佑手忙脚乱的拿纸巾递给我,皱眉道,“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哭的样子真的好丑。我不喜欢你哭。”

我一听,更加难受了。

今晚遭遇的屈辱、不堪、愤怒等等更是化作一股痛苦的洪流,从胸腔到咽喉汹涌而出。我发出一声如野兽受伤般的呜咽,抓住他的手,嚎啕大哭……

他紧紧的抱住了我。

……

翌日。阳光大盛。

我睁开眼,有片刻的怔忡。

昨晚我哭得不能自已,应该是哭累了,直接在车里睡着了,左佑抱我回来的。

真是丢脸!

我将脸埋在被子里,下一秒,房门被人踢开了。

左佑拧着眉头,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我下意识的往床角缩了缩,揪紧被角,道,“你想干嘛?”

“这话儿该我问你!”左佑火大的一把揪掉被子,“你死心塌地的跟了他五年,他现在却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你就这么点出息,啊?”

我颓废的缩到床的另一边,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继续睡觉。

“你给我起来,你这个缩头乌龟!”左佑手一翻一抖,整张被子被他掀翻在地,恨铁不成钢的提着我的衣领把我揪起来。

我的火气也上了来,怒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他要跟别人结婚了,关我屁事啊!我们之间已经玩完了,你不知道吗?!”

这一番激烈的话几乎耗尽我的力气,胃里空荡荡的,喉咙又干,我很不舒服,我伏在床边干呕起来。

左佑倏然变了脸色,一向带笑的桃花眼变得深沉犀利,目光如出鞘的利剑,狠狠的挖在我身上,“你怀孕了?他的?”

我不语,虚弱的仰躺在床上,了无生意。

左佑见我这副消沉模样已然怒极,“当初为了他你要死要活,此刻没了他要死不活,晨晨,你没了这个男人不能活了是不是?”

我朝右侧翻了个身,闭上眼,道,“你让我静静吧,我会没事的,你放心。”

左佑沉声道,“不行,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我苦涩的道,“事已至此,还能如何?”

“晨晨,我们去大闹婚礼。”

第8章 娶的人不是她

我抬眼看他。

“就这么说定了!”左佑笑得开怀,露出一口大白牙十分显眼。

赵清末迎娶的是市长的千金褚雅芝,这两日,他俩结婚的消息铺天盖地出现在当地报纸、新闻上。

当我双脚踏进教堂的红地毯时,我仍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我们才分开没几天,他竟然就跟别人要举行婚礼了!

左佑紧握一下我手,笑得风度翩翩,“小晨晨,放轻松点,待会我一人把控全场,你负责看戏就好。”

我想朝他笑笑,才发现发现脸部有些僵硬麻木。

很快,结婚进行曲响起。

身穿洁白婚纱的褚雅芝手挽着她父亲褚文明的臂弯,缓缓走上红地毯。

不可否认,褚雅芝是漂亮的。

身形高挑出众,大眼睛,巴掌脸,性感红唇,长相非常符合时下的审美标准。此时的她妆容精致,唇边漾着幸福的笑容,顾盼之间,美艳不可方物。

赵清末擒着温柔的笑容迎了上去。帅气的眉眼笼上喜庆的光晕,合身的礼服衬起他健硕有力的身躯,越发显得他沉稳出众。

两个人并排站在一起,可谓是郎才女貌。

褚文明将褚雅芝的手交到赵清末手中。

等候在一旁的媒体人纷纷举起相机,见证这一刻。

这样的画面,我幻想过一千遍,每想一次,幸福感就增多一点,却从未想过,站在他身旁的人,却不是我。

尽管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此刻,我眼睁睁的看着他娶别人,我还是痛苦得难以抑制。

我咬紧了下唇,左手死死的掐住右手。

左佑却是忍不住了,他脸色发青,双手握成拳,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诅咒了一声,“该死的!”就要走上前去。

然而,就在这时……

不知从哪里冲出来两个孔武有力的男人,架起了他。

完全没有防备的左佑挣脱不得,愤怒的叫道,“你们干什么?放开我!”

我心里咯噔一声,坏了!

我忙要跟上去,戴着墨镜的乔莫与他的助理挡住我的去路,“陈小姐,请留步。”

是他?

小说

两年纠缠越陷越深。

2021-1-2 23:17:06

小说

所有的深爱都值得被珍藏……

2021-1-2 23:20:3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