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她送入地狱的人拉进地狱!

楚心言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会是个同性恋。同性恋都算了,还是凤凰男中的极品。,在亲手被前夫送上其他男人的床时,她发誓,一定要让那些曾将她送入地狱的人拉进地狱!
将她送入地狱的人拉进地狱!

第1章 生不出孩子的女人

楚心言蹑手蹑脚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脸上滚烫,用力拉了拉身上的性感睡衣,这还是她第一次做出这么让她觉得羞耻的事。

今天,她一定要和万山成为真正的夫妻!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婆婆王春荣下午说的那些话,心里的勇气又足了一些。

“听说老王儿媳妇怀孕了,这才结婚两个月,人家儿媳妇就怀上了,怎么有的人一年都怀不上?要是有问题,可趁早离开,别耽误我们家……”

楚心言闭上眼,双手用力地握成拳头,深呼吸一口气,这一次,一定可以的。

睁开眼,看见万山正在床上看着手机,她悄悄地走上前去,胸口紧紧地贴着万山,在他耳边轻声说:“老公,今天晚上不如我们……”

两人结婚一年,万山从来没有碰过她。

两人是大学同学,曾经在楚心言实习期间发高烧没人照顾的时候,是万山大半夜背着她去了医院。万山对她的好,让她大学一毕业,楚心言便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了出身农村,家境不好的万山。

最终楚心言的父母抵不过楚心言的固执,掏钱让这对小夫妻在港城买了房,也算是安了家。

万山没想到楚心言会突然间出现,急忙忙地将手机锁了屏幕,脸上的神色有些紧张。

当他看到楚心言身上的性感睡衣时,眉头一皱,伸手在两人之间隔开一段距离:“心言,你这是什么回事?这衣服哪来的?”

万山不耐烦的眼神,顿时让楚心言心头一冷,可还是硬着头皮:“老公,你看妈也催着要抱孙子了,我们结婚已经一年了……”

“一年了怎么了?你这个样子很轻浮你知道吗?我以前认识的楚心言是大家闺秀,从来不像现在的你这样。你到底跟谁学的这一套,是不是乔楚楚告诉你的?”

万山直接从被窝里站了起来,背对着楚心言开始将衣服穿上:“我走了,你自己好好反省下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撂下这么一句话后,万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他身影消失的时候,房门摇晃发出“吱呀”的声响,仿佛在嘲笑着楚心言一般。

她赤裸着双脚想要从床上爬起来追出去,双腿被被子给绊住,“砰”地一声,狼狈地摔倒在地上。

王春荣听到了隔壁房间里的动静,急匆匆披着外套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当看到倒在地上的楚心言时,眉头狠狠一拧,脸色十分难看:“你们家的家教就是这样吗?还是城里人呢,你这个样子要是你爹妈看见了,恐怕都没脸见人!”

王春荣厌恶的眼神,让楚心言眼神一暗,她想要开口解释,可是等不及开口,王春荣已经转身离开。

“不会生孩子还整天作妖,真不知道娶来干嘛?”

王春荣的声音消散在空气中,钻心的疼痛传来,楚心言低头看了一眼,脚踝处迅速地肿起。

她挪动着身体,每挪动半分,脚踝处的疼痛便再次传来半分。她看着身上精心准备的蕾丝裙,用力紧紧地攥着,最后也只能无力地松开手。

……

第二天一大早,楚心言睁开红肿的双眼,看着头顶一片白色的天花板。

昨天晚上她一夜没睡,除了脚踝上的疼痛,还有心里的痛。

她翻来覆去地在想,万山这样对,到底是对她珍惜,还是……

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她看了一眼手机,是万山的短信,上面只有寥寥几个字。

“昨天晚上是我不好,今天天气冷,记得多穿点。”

一如万山平时关心的口吻,这样的短信让她再次陷入了一种错觉,其实万山是在乎她的,只是可能……最近太累,对吗?

收拾好心情,洗漱好上班,楚心言来到了公司里。

第2章 能生孩子的秘方

楚心言刚回到办公室,便被乔楚楚给拉到了角落里。

乔楚楚是楚心言的闺蜜,也是她的大学同学,毕业后更是成为同一部门的同事。

“心言,怎么样?我给你挑的那衣服怎么样?万山是不是……嗯……”

乔楚楚拿肩膀撞了她一下,眼神促狭。

楚心言被她这么一撞,想起了昨天晚上的尴尬事,头立刻低了下来,面红耳赤的样子在乔楚楚看来,更加有了兴趣:“心言,我就说吧,从来没有男人不喜欢这一套,果然……”

“他还是没碰我。”

楚心言恨不得地上有个洞能钻进去。

“不是吧?!他居然没碰你?!他是不是个GAY啊!”

“他肯定不是!”

楚心言有些狼狈,平时她和万山出去逛商场的时候,遇到好看高挑的美女,万山总会多看两眼,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是GAY?

“对啊,那他为什么不……”

乔楚楚听着她否认的话,不由得心生疑惑,如果不是GAY,这样的大美人放在他面前,他居然毫不心动,这怎么可能?

话说到一半,在看到楚心言不太好看的脸色时,她连忙将话题打住:“好了好了,我不说了,工作吧。”

楚心言回到了位置上,打开电脑,看着电脑启动的屏幕,忍不住呢喃:“难道他真的是GAY吗?”

……

下班后,楚心言刚用钥匙打开门,便闻到了一股让人作呕的气味。皱了皱眉,刚往里面走,便看见王春荣端了一杯黑乎乎的东西走了过来。

“你来的正好,这可是我托人从乡下弄过来的方子,听说老王家儿媳妇就是喝了这些东西,所以才给他们家生了个大胖孙子。你赶紧给我喝了!”

王春荣将玻璃杯朝着楚心言面前一送,语气显然是不容拒绝。楚心言看着硬被塞到手里的玻璃杯,一杯褐色的水里漂浮着密密麻麻的黑色不明物体。

“妈,这是……”

楚心言踌躇着,这样的东西,她真的有些害怕。

“这可是我花了两百块让人家弄来的蚂蚁,这东西吃了才能够多子多孙!”

王春荣眼中露出心疼的神色,这两百块够她吃多少天的饭菜了?要不是这楚心言生不出来,她才不会舍得掏这么多钱!

蚂蚁?!楚心言瞪大了眼睛,王春荣居然让她喝蚂蚁煮出来的东西?!

以前王春荣就逼着她喝不少乱七八糟的秘方,什么符咒水,香灰水,没想到现在居然发展到蚂蚁了。

她的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看着杯子里密密麻麻的东西,心里的情绪难以名状。

“看什么?还不赶紧给我喝了?你别告诉我,你不打算喝下去啊!”

王春荣看着楚心言此刻的样子,圆眼一瞪,双手叉腰,厉声道。

“妈,这水我真的喝不下去,而且我和大山之间……”

楚心言一脸无奈地说道,他们之所以没孩子,是因为万山根本就不碰她,这根本就不管她身体上的事。

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王春荣的脸色阴沉的就像是能够滴出水来:“怎么?你别告诉我,你生不出儿子怪我儿子不好!我儿子的身体我能不清楚吗?!楚心言,你是不是就是仗着自己是城里人,所以看不起我们农村的?”

话音刚落,王春荣往前一步,伸手拽住了楚心言的衣袖:“你们家看不起我们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然的话,你爸妈为什么只肯出首付不肯全款把这房子买了?现在还想利用我儿子帮你们还贷款,你们这一家子,真会算计啊!”

“以前人家和我说这城里人坏,我还不相信,现在我可是真的大开眼界了啊!”

……

王春荣絮絮叨叨的叱骂声,让楚心言感觉头疼欲裂,很多事情根本就不是她所说的那样。

她想要开口解释,忘记了手里的玻璃杯,刚一抬手,就被王春荣的胳膊一撞,玻璃杯翻到在地上,“砰”地一声,摔的粉碎。

褐色的液体混杂着黑色的蚂蚁顿时满了一地,王春荣气的浑身发抖,瞪了她一会,干脆直接坐在地上,双手捶打着胸口,双腿不断地蹬着:“哎哟,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怎么遇到了这么个坏心的儿媳妇!这是要我们老万家绝后啊!以后我这到了地下,该怎么和老头子交代啊!”

“妈,我根本就不是,我……”

楚心言看着王春荣撒泼的模样,头疼的更加厉害。她知道王春荣在万山父亲去世后很不容易将万山拉扯大,可是王春荣的胡搅蛮缠,她真的受不了。

以前有些事,她都是看在万山的面子上得过且过,可是今天这件事,她真的没法再低头了。

楚心言将没说出口的话全部咽了回去,越过王春荣收拾了几件衣服,匆匆离开。

身后依旧传来王春荣的咒骂声,楚心言脚下的步子更快,一直到冲出家门,将身后那些声音隔绝在门后的那一刻,她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想起王春荣的那些骂声,她拿出手机,想要拨通万山的手机,可是想到他还在应酬,只能够将那些准备按出的号码全部删除。

思考再三,楚心言还是带着换洗衣服来到了乔楚楚家。刚在沙发上坐下没多久,楚心言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就在她准备接听的时候,乔楚楚一看屏幕上的来电号码,立刻将手机给抢了过来。

“我来。”

楚心言还来不及反对,乔楚楚便在手机里骂开了:“万山,你还知道打电话过来啊?伯母是不是太过分了?以前就逼着心言喝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几次还去医院洗胃了,现在更是夸张,让心言喝蚂蚁?!”

第3章 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乔楚楚一连串的质问声,让楚心言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楚楚,你别这样,万山也不知道……”

“楚楚,心言在你那是吗?今天的事,我代替我妈和心言道歉,我现在就来接她回去。”

“你也甭来找心言了,找到了,你能怎么样?你能保证你妈不再找心言的麻烦了?”

乔楚楚语气依旧强势,如果三言两语就让万山把楚心言接走的话,类似的事情一定还会发生。

“楚楚,我……”

楚心言话说到一半,乔楚楚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不等万山回答,便飞快地将电话挂断,把手机塞到了她的手里。

“你啊,就是心软。万山就这么一说,你还就真信了?心言,不是我说你,如果你这次就这么回去了,万山他妈还得欺负你,你信不信?”

楚心言抿了抿有些干涸的双唇,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以前王春荣不管怎么折腾,她都是忍忍就算了,可是这一次的事情,她是真的忍不下去了。

楚心言在乔楚楚家睡了一晚,这是她这三年来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

在这里,她不用担心半夜出门上厕所的时候,遇到恰好从房门外经过的王春荣,也不用担心会有人半夜敲响她的房门。

只是唯一不习惯的是,万山不在她的身边。

她洗漱过后,换好衣服和乔楚楚一块坐电梯来到楼下,便看到了熟悉的车牌号。

楚心言知道,那是万山的车。

“心言。”

她还来不及开口,万山一看到楚心言从单元楼走出来,便飞快地跑上前去,手里还捧着一束红色玫瑰。

不多不少,正好是九朵。

“哟,这就算是负荆请罪了?”

乔楚楚狠狠丢了一记白眼给万山,就这么一束鲜花也好意思来接楚心言回去?

“当然不是了。”

万山赔着笑脸,将花束塞到楚心言手里:“心言,我知道这一次的事是我妈做的过火了,昨天我和她好好商量过了,今天让她回老家休息一阵子。”

他的话,让乔楚楚的脸色缓和了不少,同时也让楚心言十分惊讶。

楚心言之前和万山商量过不少次希望王春荣回老家玩一阵子,或者是帮她另外租一套房子和他们分开住。

可是每一次,都被万山以王春荣年纪大了为由给拒绝。

这一次,他居然主动将王春荣送回老家了?

或许是看出了楚心言眼中的迟疑,万山拿出手机,把订票APP给按了出来:“喏,你看,这我昨天晚上帮我妈订好的车票,这会她应该上车了。”

他大大方方地将订票信息放在乔楚楚和楚心言面前,楚心言和乔楚楚对视了一眼,乔楚楚耸耸肩:“算你有诚意了,心言,我先去上班了,就不当电灯泡了。”

话音刚落,乔楚楚快步走开,楚心言手里捧着花束,觉得有些尴尬。

她没想过要借着一次的机会让王春荣离开,犹豫着想要怎么开口的时候,万山主动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拥着她坐进了副驾驶位上,体贴地帮她绑好了安全带。

“心言,我说过你是我最爱的人,以前是我不好,让你受了不少委屈,可是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了。”

万山深情款款地看着她,这样的眼神让楚心言感觉到一阵心悸,脸色顿时变得通红。

“其实……”

楚心言想要解释,她昨天直接离开,其实也有不对的地方。只是话还没说完,便被万山给堵住。

“是我不好,今天是咱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我已经订好了餐厅和酒店,今天晚上……”

万山恰好在这个时候钻进了车里,坐在驾驶位上的他对着楚心言神秘一笑:“我希望我们永远记住这一天。”

楚心言脸颊一热,头低的都快要钻进衣领了一样,轻轻地应了一声:“嗯。”

回到办公室,楚心言手里的那束红玫瑰十分抢眼。刚一走进来,办公室里的王姐她们立刻将她给围住,“心言,这花是你老公送的吧,万山对你可真好。”

“就是,你们夫妻感情真好,平时两人一块上班一块下班,在一起这么久了,他还知道送花给你,一点也不像是我家那位,恋爱结婚到现在十几年了,别说花了,就连叶子我都没见着一片。”

办公室里的宋姐一脸羡慕地说道,楚心言看着盛开的玫瑰,有些恍惚。

万山,是爱她的吧?

……

下午刚一下班,万山便开车将楚心言带到了一间法国餐厅里。

万山拉着楚心言的手走了进去,十分绅士地帮她将座位拉了出来。楚心言坐了下来,眼神有些动容。

两人认识这么久,万山从来没这么重视两人之间的纪念日。这让楚心言的心里有些莫名的愧疚,或许,她不该怀疑万山对她的感情。

“心言,我很庆幸能够遇见你。”

万山端起高脚杯,楚心言低头,轻轻地抿了一小口红酒。馥郁的香气在口腔中蔓延,酒后的回甘带着一丝酸涩,让她忍不住蹙了蹙眉。

第4章 酒店房间里的陌生男人

男人眉头皱了皱,眼神有些不耐。

“我……”

楚心言想要解释,可是当她看到周围的布置时,话到了嘴边,最终还是没能说出来。

这是一间酒店的套房,被子上的LOGO已经表明了一切。

昨天那样的情况下,她不可能还有力气自己走进酒店,眼前这男人衣着光鲜亮丽,也不可能是他把自己掳来。

所以……

楚心言的心一沉,一股寒意窜入她的四肢百骸。

是万山。

是他把自己送到了这里。

“对不起……谢谢。”

楚心言脑子里混沌成一片,她狼狈地掀开被子想要找万山问个清楚明白。

她想知道万山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是真的不爱她,完全可以和她离婚,为什么要把她送到别的男人床上?

“如果你现在出去的话,会有一群记者在外面等着。当然,把你送来的那个男人也会冲出来找我要个说法。”

男人眼神中的嘲讽,让楚心言感觉到一阵难堪。尽管她不知道万山的目的,可是她相信,这个男人说的,不是假的。

她紧紧地咬着下唇,想着该怎么做的时候,房门“砰”地一声被踢开,仓促的脚步声夹杂着男人的怒吼声,这让她立刻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万山一脸愤怒地冲了进来,房门以及被踢烂。紧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一群手上扛着摄影器材的记者。

“傅榕笙,你这个混蛋!”

他冲过去,狠狠一拳朝着傅榕笙挥过去。他的手还没碰到傅榕笙,便被人狠狠地推搡到了角落里。

“你勾引我老婆,给我戴绿帽子,你还打我?!”

万山捂着被打的红肿的脸,擦了擦嘴角的猩红,转过身看着记者们:“你们快看看,躺在床上的就是我老婆,现在捉奸在床了,你们可要帮我评评理啊!”

楚心言看着万山狰狞的样子,突然觉得好陌生。

这个男人,真的是和她朝夕相对的万山吗?如果他真的爱她,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关心她吗?又怎么会带着这么大一群记者过来拍照抹黑这个叫傅榕笙的男人?

眼前万山的样子,和王春荣的样子慢慢的重合,她的心中开始变得恐惧,她到底嫁给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傅三少,这位先生说的是真的吗?”

“傅三少,难道您真的和人妻开房?”

……

记者们的提问声在楚心言的耳朵中嗡嗡嗡地响个不停,眼前不断地有闪光灯闪烁着。强烈的灯光,让她睁不开眼。

“是不是,你们可以问问那位小姐。”

傅榕笙厌恶地看了一眼楚心言,离开了酒店房间。

楚心言立刻成为了记者们的目标,话筒和照相机不断地对向她,万山也在这个时候拉住了她:“心言,我知道你一定不是故意的,是傅榕笙强迫你的,对不对?”

“你最好顺着我的意思往下说,除非,你希望让你爸妈知道你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万山扭过头,靠近她耳边,看着她露出心疼的神色,可是说出来的话语,却让楚心言更加心寒。

他,这是在威胁她!

她没想到一个男人居然可以自编自导自演到这种地步,她当初怎么会看上这么无耻的男人?!

愤怒、绝望、恶心等种种情绪糅杂在一块,她神色复杂地看着万山,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她紧紧地咬着双唇,右手紧握成拳,锐利的疼痛,让她清醒过来。

楚心言用力地甩开了万山的手,冷冷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不是。或许,我该感谢我的丈夫,将我送到了其他男人的床上,并且安排了这么一出好戏。”

她的话音刚落,扬手给了万山一记狠狠的耳光,“啪”的清脆声响,让原本喧闹的环境顿时变得安静起来。

“我们,离婚。”

说完,楚心言飞快地冲了出去,眼角的湿润模糊了她的视线,让她快要看不清楚前路。

……

她跑出酒店,快速拦了一辆车回到了家里。

按照万山的性格,她在那么多记者面前破坏了他的计划,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打了车回到家,她刚用钥匙转开门,便听见客厅里传来电视的声音。刚走进客厅,便看见王春荣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

万山不是说把她送走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第5章 你好卑鄙

“你还有脸回来?我儿子可告诉我了,你最好立刻收拾东西给我滚蛋,否则的话,我要你好看!”

不等楚心言开口,王春荣立刻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双手叉腰恶狠狠地看着她道。

楚心言握着钥匙,冰冷的钥匙在她的掌心,却丝毫不及她的心冷。

看来,万山骗她的事情,比她想象中还要多。

她到底嫁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要走的话,也是你们母子给我走!我已经决定和万山离婚了,这套房子是我父母出的首付,这一年来的房贷,也是从我工资卡划拨过去的,要走的人,该是你们!”

楚心言快走两步,走到了王春荣的跟前,将电视“啪”地关掉。

王春荣脸上露出恼怒的神色,“你什么意思?这房子当初可是你的嫁妆,我只知道这房子可写的是我儿子名字,别欺负我们不懂法律,我可都打听清楚了,这房子,没你的事!你给我走!”

话音刚落,王春荣就推搡着楚心言,准备把她给赶出去。

楚心言的身形太过瘦弱,王春荣轻轻用力推搡,便将她推到了门口处。

恰好在这个时候,大门被打开,楚心言扭过头,看见万山一脸怒容站在门口处。她想起了万山对她做过的一切,感觉胃部一阵翻涌。

“你还有脸回来?你不是要和我离婚吗?可以,这套房子归我,你随时可以走。”

万山一脸恶狠狠地说道,如果楚心言肯听他的话,污蔑是傅三少强暴她的话,那么他也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好好对她。

可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破坏了他的计划,想到之后要怎么和那个人交代,他感觉到有些焦头烂额。

听着万山这么无赖的话,楚心言越发心寒和愤怒:“这房子分明……”

“就算是你父母出的首付,那又怎么样?你有办法证明这一切吗?”

万山得意洋洋地说道,当初在结婚的时候,他就算好了这一切。所以,在付首付的时候,他是让楚心言父母取了现金直接交给他的。

没有任何转账证明,他们根本没办法证明首付的出资人是谁!

“你好卑鄙!”

楚心言气的浑身发抖,好半天,才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这套房的首付对她父母而言,已经是大半生的积蓄了。

她挥手,想给他一个耳光,手刚在半空中,便被他抓住,狠狠地把她推到了一旁:“卑鄙?你毁了我所有的计划,现在立刻给我滚!”

万山的眼里再也看不到任何柔情,只有浓浓的厌恶。楚心言摔倒在地上的时候,手心传来刺痛,却怎么也比不上他心里的痛。

王春荣趁着这个机会把楚心言的衣服塞在了行李箱,丢到了她的面前:“难道你打算让你爸妈接你过去?我想你爸妈也丢不起这个人吧!”

楚心言抿着双唇,把地上散落的行李收拾好,转身离开。

再在这里争吵下去,也不会有任何结果。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找到当初她爸妈出资购买这套房的证据,否则的话,这套房就真的属于万山了。

拖着行李箱走在马路上,楚心言有些茫然。

尖锐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看着上面的来电号码,握着手机的手一紧,犹豫了几秒后,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她爸妈这个时候的来电,让楚心言担心他们是不是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电话一接通,楚母担忧的声音传来:“心言,你现在在哪?”

“妈,我……”

楚心言刚想要开口,楚母气愤的声音堵住了她的话:“他们母子居然说你出轨,这怎么可能,我教出来的女儿,怎么可能会做这些是?心言,你现在赶紧回来,他们要离,咱们就和他离!”

……

刚一回到家,楚母把楚心言一把抱在怀里,拉着她的胳膊,上下打量了她一遍,这才松了口气:“还好你没事,要是你有事的话,我一定不放过那对母子!”

楚父叹了口气:“心言,你怎么打算的?”

楚心言抿了抿唇:“爸妈,我想离婚。那套房子是你们出钱买的,所以我想要回来。”

除了那套房子,其他的她可以放弃和万山争。可是现在看来并不容易。

“那你打算怎么办?”

楚父开口问道,眉头一皱:“刚我也咨询了律师,如果没法证明我们出资人身份的话,很难把房子要回来。”

“爸妈,你们别担心了,我有办法。”

楚心言嘴角露出一丝苦涩,她不想看着父母为她担心的样子。

既然是她当年信错了人,那么就由她想办法把那套房子要回来。

……

第二天一大早,楚心言回到了公司,刚走到公司大厅,感觉到有些怪异。仿佛她走进来的一瞬间,所有人都看着她,悄悄地议论着什么,时不时地对她指指点点。

“心言,出大事了!”

乔楚楚把楚心言拉到角落里,把手机塞到她面前:“你看看,你上公司论坛头条了!”

第6章 要让你走的,可不是我

楚心言迅速地浏览了一遍帖子里的内容,脸色微微泛白,攥着手机的手背青筋暴起,咬牙切齿地说出两个字:“万、山!”

除了万山之外,她实在想不到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候把昨天酒店发生的事情放到公司论坛上。在那封帖子的描述中,她俨然成了一个为了攀上高富帅抛弃丈夫的女人。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家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了!

“这是万山做的?你们怎么了?”

乔楚楚一怔,刚向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楚心言已经拿着手机离开了。

她快步走进了电梯里,电梯里的议论声,时不时地传入她的耳中。

“没想到楚心言居然是这样一个人,万山多好的男人啊,每天接送她上下班,简直就是二十四孝好老公!”

“就是啊,这女人啊,一见到高富帅就扑上去了,连道德底线都不要了。”

“你说她平时文文静静的一个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

……

电梯门开了,楚心言走了出去,脸色因为愤怒涨的通红。她双手紧握成拳,指甲嵌入掌心,只有尖锐的疼痛,才能够让她保持最后一分清醒。

“心言,你没事吧?我相信这事绝对不是你做的,走,咱们找万山要个说法去!”

乔楚楚二话不说,拉着楚心言要走,却被她拉开。

“现在是上班时间,楚楚,我们要开始工作了。”

她把手机还给乔楚楚,回到了她的工位上,仿佛之前发生的事情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心言,你真的没事?”

乔楚楚愣住了,楚心言该不会是气疯了吧?

“我没事,楚楚,该工作了。”

楚心言再次强调一句,打开电脑开始埋头工作。

乔楚楚叹了口气,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时不时地看向楚心言,眼神有些担心。

楚心言打开电脑,并没有打开办公软件,而是打开网页,输入了万山的手机号。

她记得那天想要和万山成为真正夫妻的那天,万山正在看手机,神情似乎有些不对劲。

万山的手机号,是当初楚心言帮他设置的密码,所以要找到他的通讯记录,并不是什么难事。

她把所有的通讯记录都打印下来,把那天晚上的号码复制过来之后,发现这个号码的归属地,是海城。

海城,是万山的老家。当初楚心言和万山结婚的时候,才跟着他去了老家一趟,印象中万山并没有什么海城的朋友,更重要的是,她发现万山和这个号码的来往十分频繁。

甚至有时候的通话时间,会超过一个小时。

而他们通话的时间,多数都是在深夜,或者是万山出差的时间段。

楚心言不由得想起了万山对她的冷漠,他们两人之间的电话,从来不会超过两分钟。

她攥着手里的电话号码,正准备查查这个电话号码所有人时,她的办公桌被人敲响。

“心言,来我办公室一趟。”

抬头看见办公室主任严肃的脸色,楚心言立刻将网页关闭,跟着他走了进去。

“心言,你来公司也有一段时间了,你的工作能力我也十分认可,可是今天公司论坛上的这件事,对你对公司的影响都很不好,我刚刚已经和人事部沟通过了,希望你能够主动提出辞职。”

办公室主任把电脑屏幕转向楚心言,她不用看,也知道是论坛上那封帖子的评论。

“主任,这件事我可以解释的,并不是……”

她想要解释,可是在看到对方的脸色之后,只能够将这些话咽了回去:“主任,如果我可以证明这件事和我无关,是不是意味着我不需要主动辞职?”

既然对方不愿意听她的解释,那么她能够做的,就是证明她的清白。

“心言,有的时候,不是你没做过就有用的。要让你走的,可不是我。”

主任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意味深长。

“人事部那边交待了,如果你不愿意辞职的话,公司会辞退你,恐怕以后你在整个行业里的名声,都不会太好。”

他的话说的十分委婉,但是意思已经很清楚。

无论楚心言是否主动提出离职,公司都不打算再留她。

“麻烦你了,主任。”

楚心言就像是一盆冷水从头淋到脚,那种透心凉的滋味,让她许久没有缓过神来。

走出了主任办公室,楚心言回到了工位上,把辞职报告打好,刚走到人事部的门口,便看见万山失魂落魄地走了过来。

他一脸憔悴的样子,和昨天得意洋洋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让开。”

万山挡在了她的面前,楚心言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低声喝道。

“心言,我劝你还是早点把离婚协议书给签了,再闹下去,谁也不好看。”

他往前走两步,悄悄地靠在楚心言耳边说道。

“真是不巧,我改变主意了。”

楚心言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万山想尽快离婚把房子拿到手,她就偏偏不如他的意!

婚,当然是要离的,房子,也是要拿回来的!

在她还没有找到万山的把柄之前,这个婚,还不能离!

万山脸色一变:“不离婚?楚心言,到了这个份上,你不离也得离!现在你只是丢了工作,可是接下来,就不只是丢工作这么简单了!”

他撂下一句狠话,快速拿着文件离开。楚心言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握紧了手里的辞职报告。

那就等着瞧吧!

……

交了辞职报告,楚心言在办公室里收拾着她的私人物品,乔楚楚一急,把她手里的东西抢了过来:“是主任让你辞职的吗?这事根本就不关你的事,心言,我们再去找主任……”

“楚楚,你好好工作吧,这些事我后面再和你解释。”

楚心言叹了口气,在乔楚楚的目送下,走进了下楼的电梯。

看着电梯上的数字变化,她的心也一点一点开始下沉。

万山入职一年时间,虽然在采购部门已经是个小主管了,但是他还没那个能力让人事部不得不辞退她。

第7章 不守妇道的女人

楚心言正想着这些,走出电梯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电话一接通,楚父焦急的声音传来:“心言,你赶紧回来,万山他妈来找麻烦了,现在正在门口闹呢!你妈眼看着就要和她打起来了!”

楚心言来不及回话,立刻把电话挂断,打车回了家。

刚一下车,就听见了王春荣尖锐的嗓音:“我说亲家,可真没有你们这么不厚道的!教出来的女儿不守妇道不说,还不和我儿子离婚,你们来评评理,有这样欺负人的吗?!”

“我女儿不守妇道?别把脏水往我女儿身上泼!离婚可以,房子还回来!凭什么我们买的房子要送给你儿子?”

楚母不甘示弱地喊了起来,楚心言连忙一路小跑走上前,拉住楚母的手:“妈,咱们先回去。”

旁边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邻居,时不时地在指指点点,小声在议论着什么。

“来来来,当事人可来了,你们看看这些照片,可都是能够证明她给我儿子戴绿帽子的事实,你们说我儿子媳妇都没了,房子难道也眼睁睁地看着被她们拿走?这世上可没有这样的道理!”

王春荣从随身的袋里掏出一叠照片,发给围观的邻居们之后,脸色一变,坐在地上哭闹了起来:“我们老万家是造了什么孽啊,儿子结婚一年儿媳妇连个孩子都怀不上,居然还给我儿子戴绿帽子,还要把我们娘两赶出去,这真的是……”

老太太哭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围观的邻居们看到手里的照片,看着楚心言母女两的眼神都变了。

楚心言没看照片,也知道当天那种环境下,万山不可能拍到任何属于他们的照片,所以那些照片,一定是万山找人合成的。

她立刻明白万山为什么会说,她丢掉工作,只会是个开始。

“够了!”

听着旁边的议论声和楚母慢慢变得苍白的脸色,楚心言大声叫住了王春荣:“你知道诽谤是可以入罪的吗?这些照片如果我真的送到派出所,你说那些警察会怎么做?是把你抓起来,还是抓万山呢?”

“你把这些照片在公众场合散播,又算不算散播淫秽制品,你说法院会判几年?”

她的话还没说完,王春荣就止住了哭声,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气势比之前弱了几分:“我才不信呢!你……你……”

“我什么?不信的话,我可以让警察过来看看,或者,你打电话问问万山?你的好儿子在让你来之前,难道没和你说清楚吗?看来,你的儿子并没有你想象中的在乎你这个妈。”

楚心言一脸嘲讽地看着她,对早年丧偶的王春荣来说,万山就是她的骄傲,能够伤到她的,也只有万山。

果不其然,王春荣脸色未变,双唇嗫嚅着:“我,我才不信呢!我去问问万山!”

话音刚落,人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楚心言看着楚母的脸色,心中满是愧疚:“妈,对不起,那些照片不是真的。”

“我当然相信那些照片不是你拍的,但是他们家真的太过分了!”

楚母叹了口气,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几岁:“这家人,恐怕不会善罢甘休的。”

“妈,这婚我暂时不离了。”

楚心言咬咬牙,扶着楚母朝着单元楼里边走着,楚母脚步一顿,惊讶地看着她:“不离了?他们家这个样子,怎么能不离?”

“妈,让我来处理这些事吧。明天我帮你们报个旅游团,这阵子你们好好在外面玩着,省的他们再来烦你。”

楚心言和那对母子好歹相处过一年的时间,他们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恐怕不会善罢甘休。今天她暂时把王春荣给吓唬走了,难保下一次他们不会再有什么新的损招。

“好,我和你爸正好有段时间没回老家了,明天我们就回去住上几个月。”

楚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用力地拉着她的手:“如果真的有什么事应付不了,别忘了还有我和你爸。”

楚心言鼻头一酸,吸了吸鼻子:“好。”

……

晚上吃过晚饭,楚心言正打算查查万山频繁联系的号码时,乔楚楚的电话打了进来。

“心言,你还好吧?你知不知道,你走了之后,公司出大事了。”

乔楚楚关心了两句之后,立刻幸灾乐祸起来:“集团空降一名老总过来,开始调查万山的部门了,你说这一次万山会不会被查出问题?毕竟他们采购部平时和供应商……”

楚心言听着她絮絮叨叨地说着公司里的变故,眉头一皱:“空降的那名老总姓什么?”

“当然是姓傅啦,傅榕笙,傅家三少爷,传闻中的傅三少。也是了,你平时就知道你的万山,一点都不关注这些事,这傅三少可是出了名的钻石王老五……”

乔楚楚还在电话里说着关于傅榕笙的情况,可是楚心言的脑海里则是空白成一片,耳边不断传来嗡鸣声。

傅三少?傅榕笙?

就是万山那天要设计的男人?

她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立刻打断了乔楚楚的话:“楚楚,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帮我要傅榕笙的行程表。”

……

楚心言一大早起床,把父母送上回老家的火车之后,回到父母家收拾好行李,回到了自己的家门口。

她尝试着用钥匙开门,却发现钥匙根本没办法插进去。很显然,万山母子已经把门锁给换了。

打电话找来锁匠正准备更换门锁的时候,王春荣提着菜篮子回来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这可不是你家了。”

王春荣一脸警惕地看着楚心言,作势要掏出电话的时候,楚心言叫住了她:“如果你想打电话报警或者是找万山的话,我劝你还是免了。别忘了,我还没和万山离婚。”

最后一句话,几乎是用着自嘲的语气说道。

如果要查到万山和那个号码之间的关联,或者是其他的把柄,住在一块会更加方便,尽管她不想再看到这对母子。

第8章 我知道你要的是什么

“那是你赖着不肯离婚!你要是……”

王春荣眉毛一挑,正准备和楚心言大吵一顿的时候,楚心言打断了她的话:“我怎么?现在我没了工作,昨天你去我家那么一闹,我名声也没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去你儿子那边闹一闹,让你儿子也丢了这份工作?!”

她冷着一张脸,全然不像从前那样逆来顺受的样子,这让王春荣心里生出了一丝恐惧。

“随便你!等我儿子下班了,看他怎么收拾你!”

王春荣淬了一声,扭过头开钥匙打开了门。

楚心言进门的第一时间,把王春荣手里的钥匙拿了过来,“我想钥匙你们应该不止一把,你也不希望锁匠三天两头上门换锁吧?”

王春荣气的脸色发白,手里的菜篮子狠狠地丢在地上:“楚心言,你别太过分了,如果……”

“如果万山老家人知道万山不能生孩子,你说他们会怎么评价你们母子两?”

她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王春荣,眼神狠厉。

“你胡说!”

王春荣哆嗦着反驳她的话,楚心言冷笑着帮她倒了一杯水:“你以为我之所以没怀孕,是因为我不能生吗?你错了,是万山不行,他从没碰过我。”

她和万山在一起那么久,他就连一点点的冲动都没有。以前的她不是没有怀疑过,可是她始终认为万山只是珍惜她。

现在看来,她大错特错。

“胡说!他怎么可能不行,他喜欢的是……”

王春荣勃然大怒,正想要反驳的时候,忽然间想到了什么,立刻话锋一转:“管不住自己的老公,还怪他不行?我看是你不行吧!”

“他喜欢的是什么?男人?”

楚心言大胆地猜测着,王春荣猛地转过头,背对着她:“胡说,我儿子才不会喜欢男人,我儿子喜欢女人!”

说完,狼狈地离开,就连钥匙都忘了找楚心言要回。

楚心言握着钥匙,心跳莫名地一顿,难道万山喜欢的,真的是男人?

她回到了房间,打开床头柜。平时万山喜欢把信件都放在这个柜子里,在找到印有银行LOGO的信封时,她立刻拆开看着万山平时的消费清单。

对比之后她把账单拍成照片放进手机里,正准备出门的时候,万山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他堵在门口,不让楚心言离开:“你来这做什么?”

“婚没离掉之前,这还是我家,我回自己家难道还得告诉你一声?”

楚心言冷哼一声,不想被他看出任何异样。

“真的?”

万山狐疑地看着她,正准备走到房间里的时候,楚心言拦在了他面前,用力拽住了他的衣服:“万山,人不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房子给我,这婚我们两个就痛痛快快离了。”

“做梦!”

万山嗤笑着,用力将她推开,楚心言顺势倒在了床头柜旁,把抽屉拉开,不管里面有什么东西都狠狠地丢向万山:“你不答应,我们就耗着!”

丢完东西之后,楚心言飞快地跑出了家门,一直到跑出小区,这才停了下来。她的心依旧跳的飞快,如果万山真的检查那个抽屉的话,一定会发现她查看他银行账单的事情。

在她还没有找到万山的把柄之前,不可以让他知道自己已经起疑这件事。

她找了一间咖啡厅,核对了下万山近几个月的信用卡账单,这几个月来,万山都出入于一间酒吧,而他出入的时间,几乎都是万山和她说自己在应酬的时间。

那间酒吧,则是港城最出名的同性恋酒吧。里面最多的,就是GAY。

一股凉意从楚心言的脚底直接窜入脑门,她在那瞬间明白了为什么不管她怎么诱惑万山都只是徒劳,原来他根本就不喜欢女人!

一个男人长期出入同性恋酒吧,除了是GAY之外,她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正哆嗦着想到下一步该怎么走的时候,楚心言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是乔楚楚的。

“心言,今天傅三少听说会出席林老太太的丧礼,下午三点在殡仪馆。这是他今天……”

乔楚楚絮絮叨叨地在说着傅榕笙今天的行程安排,楚心言听完后,只淡淡地说了一个“好”字,便挂断了电话。

她白皙的手紧紧地握着手机,或许,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

下午三点,市殡仪馆。

楚心言已经换上了黑色的职业套装,坐在宾客席上,时不时地看向门口的方向。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傅三少”来了,灵堂里哀伤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原本跪在灵堂的林老太太亲属立刻站了起来,神情变得十分愤慨,楚心言顺着他们的视线看了过去,傅榕笙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走了进来。

他冷峻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情绪,身边只带着一名助理,就在他快要走过宾客席的时候,林老太的家属们冲到了他的面前。

“傅三少,这里并不欢迎你。”

“如果傅三少记性没出错的话,我母亲去世有一部分是因为您的原因。”

林老太太的两名儿子十分不客气地拦在了他的面前,压根不想让他靠近半步。

“我今天来,只是想给林老太太上柱香,并不想惹事。至于林老太太的死因,我想你们应该比我更加清楚。”

傅榕笙说话十分不客气,楚心言则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寻找着能够接近他的机会。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个人影从林老太太的家属中冲了出来,手中的寒光让楚心言立刻跟着冲了出去,拦在了傅榕笙的身前。

她闭上了双眼,一直等了几秒,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

楚心言缓缓地睁开双眼,看到傅榕笙身边的助理早已经把那人给制住,手里的匕首也给夺了下来。

“林家送给我的这份大礼,我姑且先收着,不论如何,我都希望林老太太能够安息。”

傅榕笙面色一冷,转身离开。

楚心言一路小跑跟了上去,喘着粗气喊着:“傅先生,等等,我有话要和您说。”

可是走在前面的傅榕笙就像是没听见一般,就在他快要钻进车里的时候,她一把拦在了车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傅先生,我知道您不想看到我,但是我知道您想要的是什么。”

小说

沈墨寒说:“分手吧。”

2021-1-2 23:12:59

小说

两年纠缠越陷越深。

2021-1-2 23:17:0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