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孩子不能留!

她爱他如飞蛾扑火,义无反顾,到头来却换得一个家破人亡。,他步步为营,终于成功复仇,却万万没想到,离婚后一不留神,她怀上了他的孩子!,云卿卿咬牙,洛司晨,我恨你!这个孩子不能留!,洛司晨却将她强拥入怀,老婆,关于这个问题,关灯,我们来交流一下。
这个孩子不能留!

第1章 多少钱都不卖

地下斗兽场内。

台上,一个穿着清凉丝质睡袍的女人躺在大-理石地板上,一头海藻般的头发随意披散在白皙的肌肤上,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一头眼睛猩红,利齿狰狞的野生黑熊,正俯身舔食着抹在她肌肤上的蜂蜜,女人明明是清醒的,却像是毫无知觉一样。野兽的鼻息喷在她脸上,口水滴得满地都是。

野兽的嘶吼,伴着如雷一般的掌声,口哨声,尖叫声,现场的气氛一度达到了顶点,可女人却没有半点兴奋,有的只是无尽的屈辱与心底深处的恐惧。

这里是“夜宴”,只属于顶级富豪们的地下欢场,也是隐藏无数罪恶交易的地方。

美女和野兽,让人感到血腥又刺激,让金主们的肾上腺素飙升,欲望也如暗潮般涌动。

看气氛渲染地差不多了,一个长着老鼠眼睛的男人上台,笑眯眯地对着麦克风说道:“今晚十二号,云卿卿,老规矩,请各位大爷先举个牌。”

话音未落,斗兽场内一片哗然。

“她就是云卿卿?柳城云家的千金?她竟然会到这种地方来!”

“听说云家一夜破败,曾经的柳城首富,云天磊当心头肉一样的宝贝女儿,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啧啧。”

感慨归感慨,可是男人的目光还是紧盯着云卿卿,“不过这云卿卿,果真是个尤/物啊!要不是她家破产,老爹半死不活,她怎么会到这里来,让我们有机会呢!”

“哈哈,所以说机不可失,今晚云卿卿非我莫属!”

柳城第一名媛成为交易品,顿时令场内群情激动,几乎所有的男人,都举了牌,标出了心中包下云卿卿一夜的价格。

很快,最高出价已经达到三十五万。

老鼠眼男人眼里闪着精光,环视场内已经没有更高价格,便扯着嗓子大喊,“这位爷好阔气,云小姐今晚是您的人了!”

中标的男人得意洋洋,其他男人无不摇头和眼红。

突然,场内有个低沉却有力的声音响起:“慢着,我还没出价。”

场内买主都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男人穿着剪裁考究的西装,整个人隐匿在一片黑暗中,举手投足间,一股矜贵清冷的气质让人望而生畏。

有认识的人惊叫出声:“那是,洛司晨?他竟然也来了?”

“洛司晨?真的是他?他怎么会到这里来,而且他还……想包、包云卿卿?”

老鼠眼男人最先反应过来,“大爷那您,举个牌呗?”

“刚才的最高价,我再加两百万。”

老鼠眼男人怕自己听错了,瞪着眼“啊”不出来,因为这个数字不仅远超现场最高价,甚至超过了夜宴交易的历史记录!

“没听懂吗,我们少爷说了,不管现场最高价多少,我们都加两百万,今天晚上,云卿卿是属于洛少的。”

洛司晨的特助立即做出声明。在如今的柳城,洛司晨绝对是豪门中的豪门,至尊中的至尊,他的话,没人敢反对。

何况这样的大手笔,也没人能比得了。

盯着黑暗中似乎对自己露出一抹讥笑的男子,云卿卿垂在双侧的双手不自觉地紧握。

“今天晚上,云卿卿属于洛少!”老鼠眼男人立刻扯着嗓子宣布。

就在这时,云卿卿忽然出声:“如果是他,出多少钱我都不卖!”


第2章 这套动作我可没少练

此话一出,老鼠眼男人顿时轻蔑地笑起来:“你以为你是在哪里,还是以前那个云家大小姐吗?别忘了这里是夜宴,卖给谁不卖给谁,不是你能说了算的!”

云卿卿垂眸,眼底本就几尽的光彻底消散地一干二净:这个男人说得一点不错,以她现在的落魄,自然是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她现在需要钱,很多很多的钱,只要给钱,她管买主是谁呢。

很快,云卿卿洗得干干净净,被送到了洛司晨的房间。

房门打开,一个男人腰背笔挺,身材颀长,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

看到这个熟悉的背影,云卿卿突然后悔了,一转身,就想要走。

男人却像背后长了眼睛,听到轻微的声响,不紧不慢地说道:“来了还想走,云卿卿,你不想要钱了?”

云卿卿顿住,她的死穴被洛司晨拿捏得恰到好处。

低眸咬了咬唇,再次抬眼,眸中的屈辱早已被勾人的魅惑所取代。她撩了一把长发,嘴角上翘,带着一种媚而不妖的风情,款款走向洛司晨。

看着她,洛司晨喉头耸/动了一下,不得不承认,云卿卿真的是人间尤/物。无论外貌,身材或是媚到骨子里的气质,都能让无数男人俯首称臣。

望着她的黑眸开始燃起一抹暗火,男人的大手一伸,一把就握住她的细腰,欺身上前将她抵在玻璃酒柜上,另一只手则扣着她的左肩桎梏她的行动。

“云卿卿,我还以为你有多傲气,却不过是一个给钱就卖的女人,你这套动作,是不是早就练过许多遍了?”灼热的气息喷吐在她脸颊,语气中满是不屑与嫌弃。

听到他贬损的话语,云卿卿抬眸与他对视。

眼前的洛司晨,就像一尊神祇的雕像,每一根线条都是无可挑剔的。

这个男人,曾经让她痴恋了好多年却求而不得。哪怕是后来如愿和他结了婚,他也不愿意碰她一下。

想到这里,云卿卿忽然轻笑了起来,笑得妩媚又动人:“一点不错,当初为了勾/引你,这套动作我可没少练,你说是不是啊,前夫?”

洛司晨没说话,脸色隐隐有一丝青色。“前夫”两个字,此时此刻听起来是那么地膈应。似乎在提醒着他,他和云卿卿有过三年婚姻的事实。

“结婚的时候不碰我,现在花钱睡我,而且还是两百万……”,云卿卿勾唇,挑衅地道,“前夫的脑回路果然非同一般。”

“那你呢,云大小姐,你云氏一夜间被我洛氏吞并,连个骨头渣都不剩,你却为了两百万,主动在我面前脱光。”

洛司晨眼底泛着冷光,他直白的话语令 云卿卿的心好像被一把钝刀慢慢地割着,鲜血淋漓,让她清醒地感受着痛不欲生。

谁能相信,这个和她有过三年婚姻的男人,竟一手策划了吞并云氏,并逼着自己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名字。她的父亲云天磊在宣告破产的当天就心梗发作,住进了医院重症监护室。

而弟弟-云皓睿,背负着云家堪称天文数字的高利贷无力偿还,绝望之下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从云氏大厦顶层跳了下去……

云卿卿至今都清楚地记得,当她掀开白布,一道闪电划破夜空,清晰地照亮了云皓睿那苍白的脸。

云氏家破人亡的惨剧都是拜眼前这个男人所赐!拜她曾经最亲密的丈夫所赐!

而能让洛司晨不惜一切整垮云家的理由,云卿卿并不是特别清楚,但直觉告诉她,这跟一个女人脱不了关系。

“洛司晨,你做这一切,就因为沈南心离开了你,对吗?”

就和触到逆鳞般,洛司晨脸色瞬间阴鸷:“不是沈南心离开了我,而是你逼走了她!云卿卿,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早就结婚了!”扣着她左肩的手也更加用力了,云卿卿吃痛地咬紧了牙,却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来。

“以后在我面前,你永远不准提沈南心,因为你没有资格!”

洛司晨用力,将云卿卿扔在了床上!

“碰”地一声,云卿卿在巨大惯性作用下,额头重重地撞上了柚木床头,她顿时感到一阵眼冒金星!

而洛司晨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地朝她走过来,双眸赤红,粗暴地撕碎她身上的衣裙……


第3章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早就结婚了!

狂风骤雨的侵略让云卿卿毫无抵抗能力,只能如同傀儡一样承受着一切。

卧房里的温度急剧上升,满室的旖旎。

看着在自己身上报复般折磨自己的人,云卿卿不禁黯然地闭闭眼。

她开始追问自己值得吗?

十年前,当她还是一个青葱少女,第一眼看到洛司晨就像魔症了一般,从此痴缠着他。

身为高贵的云家大小姐的她,为了心中所爱,什么卑微的事情都做过。可他的心里,永远只有沈南心。她和沈南心争得头破血流,洛司晨就是不肯轻易看她一眼。

她气急,请父亲出面,动用关系,把当时在柳城工作的沈南心调到了一个偏远小镇。后来,也不知为何,沈南心没有去小镇上班,而是选择了出国,从此再也没回来。

而洛司晨消失了一阵后,再出现时,对她的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变。他接受了她的求婚,很快成为云家的女婿。

那时云卿卿什么都不懂,以为是自己打败了沈南心,夺得了洛司晨的爱。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这三年来,洛司晨一直在利用她,一点点蛀空了云家,让偌大的云氏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成为一个空壳!

但归根到底,还是自己一开始的愚昧和任性,才导致了云家今天的悲剧。

现如今,她对洛司晨的感情早已放下,而洛司晨,似乎还没打算放过她。

看着她疼得脸色发白,洛司晨面色不改,眼里毫无怜惜,动作反而愈加粗暴。

伴随着一声喑哑的闷哼,洛司晨起身慢条斯理地穿上衬衣,扫了一眼洁白的床面,除了凌乱不堪,并没有一丝血迹。他冷笑着,唇角不无讽刺,“云卿卿,你果然跟传闻中一样,这是你第几次了?”

他怎么会想到看一眼她是不是处呢?可笑,全柳城的人都知道,云卿卿这个第一名媛,可不是一般的开放,她可能早就被别的男人玩烂了吧。

云卿卿躺在床上,张着嘴大口喘气,就像一条缺氧的鱼,她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

可是当她的视线跟洛司晨那自上而下,厌弃她到骨子的眼神对上,她又由地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个晚上。

那一晚,洛司晨拿走了她的初次。他的温柔小心,让她感动到落泪,直到最后,他带着酒气说道:“南心,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那一刻,云卿卿感觉空气都是窒息的,她的心脏在抽痛。

如今想来,一切都像老天开的玩笑,那样不怀好意。

看着洛司晨那样的眼神,她像没懂一样,笑得云淡风轻,“你说,如果沈南心看到我们这样,会怎么想?”

轻轻地一句话,像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洛司晨瞬间爆发,紧紧勒住了云卿卿的脖子:“我警告你,不准提沈南心,不然我会让你走不出这个房间,懂?”


第4章 洛先生,你不会想赖账吧?

居高临下地瞅着不停挣扎的人,直到她面色涨红马上就要窒息了,洛司晨才面色阴沉地松手。

云卿卿大口大口地吸着气,虽然狼狈至极,却依然脸上挂笑,媚态无限。

她害怕洛司晨生气,却又觉得很快意,好像让他生气,是她唯一能报复他的方式。

“云卿卿,”洛司晨穿上衣服,一字一句,警告的意味十足:“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他的话音很轻,眼神却冷得彻骨,他是说的出,做得到的人。他要她的命,或许只需要打一个响指那么简单。

“如果你真的这么恨我,就杀了我吧。”云卿卿语气非常平静。云氏破产后,她已经看轻生死。

洛司晨黑曜石般的双眸闪过一抹异色。

“我不会让你死得这么便宜。”他冷笑了一声,起身出门,再没回来过。

……

第二天,当云卿卿睁开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经过暴风骤雨的一晚上,竟然还活着。

她摸到床头的手机,第一件事就是查看银行汇款,可是除了少的可怜的零头,账户里没有多一分钱。

父亲还躺在医院里急等用钱,而支撑他活下去的设备和药品,一天就要好几千。

云卿卿有些焦急地打电话给“夜宴”的负责人连凤,当初她签订卖身合同就是找的他。

而连凤的回答,却让她如坠深渊,“对不起,云大小姐,昨晚的金主说你服务不到位,拒绝支付酬金,我们没拿到一分钱,当然也就没有钱给你了。”

洛司晨,竟然玩这套。服务不到位,拒绝支付,这是耍无赖?

云卿卿看着自己裸露的身上各种青紫红肿,就像开了个印染厂!都被折磨成这样了,服务还要怎么到位?

“你等着,我这就把钱要回来。”受尽各种耻辱,到头来洛司晨一毛不给,玩了等于白玩?

云卿卿绝不甘心。愤然下,她在手机上熟络地按下一串号码,虽然早就从通讯录里删除了他的,可曾经背了百八十遍的记忆比什么都难以抹煞。

洛司晨的电话“嘟”了几声后,被转接到了语音信箱。

云卿卿对着手机话筒,如同对着洛司晨本人,美目流转间声音如莺啼般撩人,“洛先生,昨晚你好棒哦,期待着你给钱的时候也能那么硬气就好了,连凤说你想赖账,他一定是在瞎说,对吧?”

同一时间,夜宴老板连凤嘴角抽搐着,背心已是冷汗一片。

费力地维持着自己经营好久的形象,良久才听到“啪”地一声,角落里那位正在打桌球的人物,一杆下去,球应声入袋。

接着他撩起半截的白衬衫包裹下的手臂一个用力,将面前一堆球尽数打得七零八落。这表示着,他的此时心情欠佳。

连凤一个心惊!都说夜宴是有钱人的顶级欢场,身为夜宴老板的他,自然在很多人眼里实力了得。

可是很多人所不知道的是,夜宴背后还有一个真正的大老板,夜宴正因为有他雄厚财力的支/持,还有黑白两道关系的疏通,才得以红遍整个地下欢场。

在他面前,连凤不过是一个喽啰。如果得罪了这位真正的老板,他下半辈子可能都要在轮椅上度过!

“对不起,老板,是我办事不利。”连凤额头冷汗涔涔,低着头眼皮子都不敢抬,目光更不敢跟他有任何接触。

而角落里打完球,坐着徐徐点燃一支烟的男人,架起腿,声音低沉又冷静,“和你没关系。”

说罢,他把手机上显示的未接听来电删除,一双狭长好看的眸子在黑暗中微微眯起,眼底闪过一丝嘲弄。


第5章 落难的凤凰不如鸡

等了一天都没有等到洛司晨任何消息,云卿卿有点沉不住气了,若不是父亲的费用迫在眉睫,她也不会来到夜宴这种地方。

她准备把洛司晨的电话打爆,让他好歹给自己一个说法。

可事实却是,当她再打过去的时候,语音提示说他的号码已经变成空号……好像早就料到她不会罢休。

云卿卿一天没怎么合眼地盯着手机,这会儿只感到一阵眩晕,顿时没了方向。

亚里斯医院。

云卿卿刚走到重症监护室外,坐在椅子上等待的王婧和李娅蕾就一下子跳了起来。

“你怎么现在才来?!你爸爸住院这些天,都是我们在陪着,你鬼影子都看不到一个,到底安得什么心?!”

“就是,亏得爸爸还那么疼你!”

王婧是云卿卿的母亲萧冉去世之后,父亲再娶的老婆。而李娅蕾则是她跟前夫生的孩子。

从这对母女进了云家门,云家就再没消停过,就连这会云天磊生死一线,她们还在对云卿卿横挑鼻子竖挑眼。

见云卿卿不说话,王婧越发地大声起来,伸手几乎要戳上云卿卿脑门,“怎么,做了亏心事变哑巴了?”

云卿卿一把打掉她快碰到自己的手,“你不是我妈,没有资格教训我。”

“你……!!”王婧气得翻了个白眼,刚要说话,就看到几个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安静!这里是医院。”王婧只得憋着气闭了嘴。

一个医生,面无表情地对云卿卿说道:“云小姐,您父亲上个星期的治疗费还在拖欠着,请您三天内缴清,否则我们不得不请您父亲回家。”

云卿卿随身带的包,里面的钱只够回去的车费而已。

“我父亲和你们院长是好朋友,我们云家以前还捐资建设了分院,能不能请你……”

可是她还没说完,医生就不耐烦地打断了她,“你父亲上星期的治疗费都已经拖了好几天了,亚里斯医院又不是做慈善的,没有钱,我们怎么替你父亲治病?”

医生斜眼看着她,目光很是不屑。

曾经云家在柳城人人敬畏,云天磊吼一吼,柳城土地都要抖三抖。但现在云氏破产,云天磊自身难保,她的女儿是落难的凤凰不如鸡,还有什么好怕。

“云卿卿,你倒是拿钱出来啊!装什么装,爸爸那么疼爱你,每个月给你那么多钱你都藏哪去了,现在他要交治疗费你就在这装糊涂了?”

李娅蕾不甘寂寞似地嚷起来。

“我们云家的事,轮不到外人指手画脚。”云卿卿冷然。

李娅蕾被她一句话气结,在云家这些年,她自知相貌身材各方面都远不及云卿卿。加上云天磊对前妻留下的女儿的无限宠爱,云卿卿更是骄傲到懒得正眼瞧她。

现在云卿卿也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了,她以为可以一雪前耻,可云卿卿的骨头还是那么拧!

她正想着怎么出这口气,这时,蒋伯从走廊对面匆匆赶过来,一见面就迫不及待地把一张卡递到云卿卿手里。

“大小姐,这里有三万块钱,刚好够老先生上星期的治疗费,你先拿去救个急吧。”

看着来人满头大汗的样子,云卿卿顿时觉得喉咙发酸,“谢谢你,蒋伯。”

年近六十的蒋伯是云家原来的老管家,从云天磊创立云氏集团之初,就在云家了。他是看着云卿卿从小长大的,对于她的苦,他心疼不已,却又恼恨自己帮不上什么忙。

相比之下,王婧母女虽说是每天在医院陪着云天磊,但每当到了要交费的时候,不是哭穷就是看不到人影。

“别这样说,大小姐,我也只有这点钱了,老先生这个星期的医疗费还没有着落,我真恨自己……”

“不,蒋伯,你已经帮了我们够多了,剩下的我来想办法就好。”

蒋伯却是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可是大小姐,现在整个柳城,所有能借的钱都借了,还能上哪去想办法?”

云卿卿抿唇,无声地笑了笑。

云家破产后,所有原本交好的家族势力都像躲苍蝇一样躲得远远的。跟这些人借钱,她根本想都不想。但这不代表着,她不能曲线救国。


第6章 为了区区五十万求她!

回到家里,云卿卿窝在小床上,拿起手机拨通了叶清欢的手机。

“卿卿?”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讶异的声音,“这么晚了你打电话来,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清欢,”面对自己最好的闺蜜,云卿卿觉得自己实在撑不下去了,“医院在催交我爸的治疗和手术费,你知道的,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什么忙?你尽管说!”

“你帮我,跟祁二公子借点钱,但千万千万不要说是我借……”

“这个,你还真难到我了,你知道的,祁胜他从来不给我钱的。”

叶清欢在电话那头,说得自己都难以置信。

现在的柳城,除了洛司晨稳坐财富榜头把交椅外,就是以军工制造起家的老祁家最为显赫了。

而祁胜跟叶清欢好了小半年,给她买衣服包包,送豪车别墅都从不手软。叶清欢需要什么,都可以直接开口跟祁胜要,只是唯独要不到一毛钱。

“借还不可以么,你以你的名义跟他借钱,只要十五万!让我交了上星期的住院和治疗费,还有我爸爸下个星期第一次手术的钱,清欢,我知道你很难做,但我已经被逼得没法子了,求求你,你就当救救我们云家吧!”

云卿卿很是急切,而叶清欢却听得很不是滋味,那个曾经骄傲得不向任何人低头的云家公主,如今可以为了区区十五万来求她!

叶清欢开始痛恨自己,平时习惯了跟祁胜伸手,自己却没有丁点存款。

“好啦好啦,你别急,我试试,但祁二公子答不答应,就要看造化了。”叶清欢无奈道。

……

让叶清欢大感意外的是,当她厚着脸皮说出要借钱时,祁胜竟然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祁胜,你都不问问我借钱做什么?”叶清欢感觉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在祁胜那儿要什么有什么的她,还有什么理由需要借钱。

“既然你都开了口,自然有你的理由,再说十五万而已。”祁胜拿出支票,一挥手洋洋洒洒写好就递给了叶清欢。

叶清欢感动得就差泪两行。没想到这件事这么容易解决,更没想到祁胜是如此地信任她!

“谢谢。”叶清欢说罢,祁胜却笑得别有意味,“谢是要谢的,但不能用口头…..你懂的。”

叶清欢脸倏地一红,“这件事,不能以后再说么……”

祁胜饶有兴致地抬头,捏了捏她绯红得如同晚霞般的脸蛋,正要说些什么,桌上手机却突然响起。他一边微笑着看着叶清欢,一边轻松地接通,然而表情却突地垮了。看得叶清欢心脏乱蹦!

挂掉电话,祁胜竟然不由分说地把已经递到她手的支票拿回来,撕掉,当她面扔进了垃圾桶。


第7章 麻烦您高抬贵脚

“为什么??”叶清欢瞪大了猫儿一样的双眼,惊讶地问道。冥冥中,在刚才祁胜接电话时,她就有不妙的预感,那个电话注定了祁胜改变借钱的决定。

到底是什么人,什么事情?

“不为什么。”祁胜说着,眼底闪过一抹无奈,“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总而言之你想要什么都可以,钱我是不能借给你了。”

……

从叶清欢那听到了祁胜答应借钱又转眼翻脸之后,云卿卿起初也没想通,为何不差钱的祁胜对自己的心头好也会出尔反尔。

但一个名字很快跳进了她的脑海,如果在柳城,还有什么人能通过一个电话,就让祁胜不敢借钱,那必须只能是洛司晨!

“卿卿,我对不起你。”叶清欢不停地道歉。

云卿卿别具深意地笑了,“对不起我的不是你,而是另有其人。”

不难想象,洛司晨一定跟上流圈子的人都打了招呼,只要是云卿卿,或者跟云卿卿有关的人借钱,一律不借。

祁二公子那条路已经被堵死。

云卿卿想了一个晚上,把所有还算靠谱的人列了列,都因为种种原因借不到钱。

一夜无眠的她,转眼看到窗外天色转亮,太阳正从云层里透出金色的光。

突然,她租住的小公寓大门被敲响了。是谁,这么大清早就来敲门,难道是催交物业费的来了?云卿卿自嘲地勾唇,看来自己得搬到一个不用交物业费的地方去才好。

穿好衣服打开门,她原本平静的眼眸却倏地闪过一抹痛恶。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竟是她的舅舅郑国麟。

当初洛司晨在云氏公司上班,早就对云氏垂涎的郑国麟便搭上了他,暗中通过收买高层,做假账,转移资产到海外等方式,把云氏一点点蛀空。等到云天磊反应过来时,云家已经是摇摇欲坠,无力回天,郑国麟却趁机从中捞了无数的好处。

现在,看到郑国麟主动寻上门,手里还拎着几个包子和一杯豆浆,云卿卿觉得他那张嘴脸就像一只黄鼠狼。

就在云卿卿要把门关上的一瞬间,郑国麟却像早就预料到一样,一只脚抵住了门缝。“卿卿,看到舅舅怎么这种态度呢?你看,舅舅怕你早饭没吃,特意给你送过来了。”郑国麟扬起手里的早餐。

“对不起,一想到我爸爸还躺在医院急等着手术,我就吃不下饭,您要真的对我那么慈爱,不如把帮我们手术费交了?”

看到精瘦的郑国麟接不上话,云卿卿冷笑了几声,“如果没别的事我就要关门了,麻烦您高抬贵脚,如果实在不愿意,我就叫保安来了。”

“卿卿!”郑国麟突然板起脸,以长辈的口气斥责道:“我是好心,你怎么这种态度,你爸爸在医院里,我跟你舅妈也很着急,可是我们也凑不出钱来……”

云卿卿看似漫不经心地玩着手机,没等他说完,就把手机举到他的眼前。那是昨天,郑国麟的女儿郑安琪刚发的朋友圈,把郑国麟给她买的钻石项链和爱马仕包包好一番炫耀。

“表姐这些小物件,随便一样都够我爸的手术费了。您可别告诉我,这是她把您以前买的礼物翻出来了。”云卿卿媚然一笑,唇红齿白灿如夏花。

郑国麟一愣,被怼得异常尴尬,偏又嘴笨无法自圆其说。只能打着哈哈,“好了,你管她发什么也好,舅舅今天来是想告诉你,虽然我们没法凑够你爸的手术费,但现在有个办法可以帮你,就看你自己争不争气了。”


第8章 把呼吸机停掉了

云卿卿听都懒得听,郑国麟会想办法帮她?真是笑死人不偿命!

“那个大锋建设的韩总,你以前见过的吧,他可是个好心人,以前捐款帮助了不少有困难的人,现在看到云氏这种境地,他主动表示想帮帮你,只要你今晚跟他吃个饭,你爸爸的手术费他就会帮你出的。”

大锋建设的韩总,云卿卿曾在郑国麟的家宴上见过,是个土肥圆的男人,说起话来十足一个暴发户。就是这样的男人,郑国麟竟然特意在那次家宴上,安排他跟云卿卿认识,只不过当时,云卿卿看都懒得看一眼。

在云氏已经落魄的今天,郑国麟又提到这个人,到底安的什么心?

云卿卿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郑国麟,她绝不相信这个所谓的舅舅会真的想要帮助云家。

用力摔上门,郑国麟还在外面大声叫着,“卿卿,你想通了就打我电话,今天晚上在水云天,我跟韩总等你。”

……

云卿卿自己简单煎了个蛋吃了片面包后,就匆匆赶到医院去了。

虽然住院费和手术费都还没凑够,但去医院,站在重症监护室外面,透过窗户看一眼里面戴着呼吸机的男人,是她每天必做的事情。

在她专注地看着重症监护室里睡着的云天磊时,蒋伯看着她日渐消瘦的脸庞,心疼地说道:“大小姐,你为什么每次都站在外面看呢,其实老先生很想你,想亲眼看一看你。”

云卿卿缓缓地摇头,“手术费还没凑够,我没脸见爸爸。”

其实只有她内心才明白,真正令她没脸去见云天磊的,不是还没凑齐的手术费,而是云家的破产,和自己有着直接的关系。

记不清多少个晚上,云卿卿从噩梦中惊醒,醒来记得的最后一幕,都是云皓睿躺在白布底下,天边划过一道闪电那个场景。

云皓睿是云家唯一的男孩,是云天磊亲定的接班人。可现在,云皓睿没了,云家垮了。可想而知,对云天磊而言这是怎样的打击。

她是间接杀害云皓睿的凶手,是造成云家悲剧的灾星!这样的她如何面对云天磊,如何有勇气看着病重的他,再叫他一声“爸爸”?

“大小姐,你千万不要这样想,手术费的事情我们都在努力,一定会有结果的,你是老先生最疼爱的女儿,无论如何他都想见你,不管什么事,他都不会怪你的……”

云卿卿目不转睛地透过窗看着熟睡的云天磊,眸光里隐隐有水色。但是她绝不会掉一滴泪,因为从云家破产那天起,她的泪就已经流光了。

就在这时,同样看着重症监护室里的蒋伯,突然皱起了眉头,涩哑的声音也突然大了起来,“大小姐,你看他们在对老先生做什么??”

只见在云天磊的床前,来了几个护士和医生,低声交谈了什么之后,就动手将他身边各种仪器检查一遍,然后拔掉了其中几个插头!

“是呼吸机!!他们把爸的呼吸机停掉了!”

看到这一幕,云卿卿眼睛顿时血红,什么都顾不上,直接往重症监护室里冲!

“爸,爸!!你们怎么能停掉我爸的呼吸机,凭什么?!你们是医护人员,还是刽子手?这样会出人命的你们不知道吗?”


小说

失恋买醉,她豪点最贵男公关!

2021-1-2 23:07:38

小说

死后重生,沈慕晚不会再忍下去!

2021-1-2 23:10:0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