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买醉,她豪点最贵男公关!

失恋买醉,她豪点最贵男公关!醒后才知,这是顶头boss……呜呜,更糟糕的是姨妈迟迟不来,boss大人借此用结婚证把她囚禁。说好了相敬如宾生完娃娃走人呢?这男人天天缠着她是几个意思?
失恋买醉,她豪点最贵男公关!

第1章 格格不入

夜色深邃,霓虹点亮了凉城的寂寞。

‘魅离’酒吧。

唐语薇看着吧台上,一杯杯空酒杯,面色驼红,打了个响嗝。

她冷眼扫着周围热闹的气氛,却倍觉格格不入。

嘴角不由拉开一丝苦笑,原以为,这样就能忘掉那个渣男对自己做出的所行所举,谁知,当她把十杯酒全数喝光时,脑海浮现的缠绵画面,居然愈加清晰。

自己的妹妹勾引男友的上床,这种狗血戏码,居然发生在她唐语薇身上,她应该笑吗?

不!

满腔怒火难以发泄,唐语薇纤手生气往桌上一拍,娇喝道:“不就是男人吗?今晚我就要把这里最贵的‘男公关’给睡了。”

她清丽的嗓音,淹没在音乐的浪潮中,并没有惊动到周围的客人。

说到做到,唐语薇迅速让酒保喊来这儿的老板。

“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一名中年微胖的男人走了过来,看着眼前的唐语薇,眸底闪过一许思量。

唐语薇眉头一挑,带着探究的目光上下扫了他一遍后,挑眉问道:“你们这儿,有没有那种‘男公关’?”

“有的,请问你需要……”

没等老板说完,唐语薇爽朗往桌上一拍,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从包包抽出一张金卡,对他豪气说道:“姐要睡你们这里,最贵的‘男人’!”

晃花人眼的金卡,在灯光折射下,发出五彩的光芒,老板两眼发光,迅速接了过去,笑哈哈应道:“小姐,我这就给你安排!”

没一会儿,一个服务生带着她走上顶层酒店的vip至尊包厢,给了她房卡后,由于这里规矩森严,服务生告之先让她回客房休息,点的服务一会就到后,迅速离开。

她靠在墙边,视线有点模糊,放眼看去,是一条漆黑没有尽头的长廊,但,怎么在打转?

她猛力甩了甩脑袋,扶着墙边,沿路走去。

走到房号‘213’前,特地看了看手里那张房卡,确定没错后,按住门把,准备滴卡,谁知,门根本就没锁。

她一推就走进去了,她把身子所有力道倚在门板,由于惯性,险些摔了个狗啃泥。

所幸的是,她手脚还算灵光,迅速扶住墙边。

等站稳身子后,她奇怪回头看着那扇门,难道是这里的服务周到,还给她预先开了门?

不管了,走进去再算。

房间里面没有开灯,她只能摇晃着身子摸索前行。

房间淡淡的芳香就如调情剂,令她舒服地大吸了一口后,直接躺倒在大床上,耳边传来哗啦水声,她后知后觉发现,原来里面还有人在洗澡——

不是说男公关一会才上来吗?

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不一会儿,水流声停住了,从来里面走出来的男人,简单围着一条浴巾,精壮结实的胸膛在月华的照耀下,如同覆上一层诱惑的白纱。

零碎的短发还挂着几滴水珠,那张俊逸的脸庞,在看到床上睡着的女人时,黑眸倏然覆上一层冰子,脸色更是难看冷板起来。

长腿仅迈了几步,已经走到床边,大手毫不怜香惜玉,揪住她的衣领就把她拉了起来,冷声质问,“你是谁?”

第2章 迷迷糊糊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唐语薇,没察觉一丝危险,反而细细端详着他脸庞,扬手拍拍他的俊脸,啧啧称赞,“想不到,这货色真不错!”

殷靳南剑眉一皱,拍掉她的手,眸色森冷,警告道:“我不认识你,滚出去!”

“呵呵,大哥,你当然不认识我,”酒精直上脑子的她,压根就不怕他,站起来后,妩媚勾住他脖颈,继续道:“我是点你的女客人,今夜,你就属于我了。”

殷靳南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箍住她的细腰,直接把她扛起来,往卧室门口走去。

唐语薇不明白他要干什么,四肢瞬间成了八爪鱼,扒得他实实的,抬起头,一脸茫然盯着他,“鸭子,你要带我去哪?”

“我不是你点的鸭!”殷靳南这会终于明白她做什么了,原来是把他当成出来卖的‘鸭’!

“什么嘛,明明就是……啊,你要干什么?”唐语薇见他离开客厅,直接往大门那边走去,一种恐慌感莫名滋生,更是用力抱住他,惊慌大叫。

被她着不雅姿势乱蹭,围住他下体的浴巾,已经开始松散……

他脸色阴沉,对她喝了句,“别乱动!”

“你休想把我丢出去!”唐语薇紧紧扒住他,如树懒一样黏在他身上,心里暗想,这个男公关脾气真大呵,不就比他晚来嘛,“我告诉你,我可是付了钱的。”

殷靳南无视她的屁话,直接打开了房门,想用力挣脱她的束缚,却诧异,这娇小的身子,居然蕴藏着这么大的力量。

他努力想要扒开她,她却用力紧抱住他,两人一来二去,他身上的浴巾已经松落了,一阵凉风袭来……

他俊脸瞬间成了猪肝色,不管她还在抱着自己,迅速转身,“砰”地一下,关上了门。

两人相抵在门板上,唐语薇感受到他腰下力量之源的欲渐勃发,她的心池随之荡了一下,身子用力一蹭,更是紧贴住他的腰际。

感受到他的紧绷,她扬起娇艳的小脸,嘟起红唇,主动覆上那两片薄凉的唇瓣。

稚嫩的吻技,虽然生涩,但在此刻却成了最好的催情良药,小粉舌怯生生伸了出来,描绘着他的唇瓣。

殷靳南眸底暗光倍增,深谙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

白皙的脸颊,暗生红潮,未施粉黛,精致的五官拼凑在一起,却愈发迷人。

室内的空气迅速滚动起来,炙热的气息铺天满地从这个微凉的空间漫开,溅出一丝丝勾动人心的暧昧火花。

他的心,随着她卖力的吻,渐渐散乱。

他大手袭上她娇嫩的瓷肌,从脖颈开始一路延下。

指尖好比带了激情的火光,每每下移一分,令她心池更加激荡。

熟稔挑开她衬衫的纽扣,大手伸了进去,这一瞬,令她如全身被电光酥麻了一般,忍不住娇吟一声,“啊……”

殷靳南化被动为主动,托住她的娇臀,和她一路缠绵回到卧室里。

把她压在大床上,他大手禁锢住她的下巴,再次提醒,“女人,我不是你点的鸭!”

第3章 这是赏你的小费!

这时已经被他撩拨得无法自已的唐语薇,哪还管这么多,弓起娇躯磨蹭着他性感的伟岸身躯,圈住他脖颈,迷离的水瞳对上他的眸,哽咽道:“我不管你是不是男鸭,反正姐今晚就要失身,心都被渣男啃了,姐要放纵一回不行吗?”

殷靳南听此,嘴角勾起一丝笑痕,幽暗的眸光,就如蛰伏的兽光——

接下来,他就要好好品味身下的‘佳肴’!

炙热的空气覆上浓重的荷尔蒙气息,月华疏影,映亮了墙壁上交缠的黑影!

她就如颠簸在大海中的小舟,被他荡着有点散碎的感觉,唐语薇紧紧抱住那具充满力量的躯体,哽咽问道:“我男友和我妹妹上了,我该怎么办?”

殷靳南眉头一皱,都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女人还有心思想别的事情。

他没有回答她的话,用行动惩罚着她,磁性的嗓音在她耳畔邪肆响起,“女人,和我一起时,不许一心二用。”

“唔……”她刚想开口说话,却被他疯狂的吻淹没了卡在喉咙处的声音。

月色渐浓,疯狂的夜才刚刚开始——

男人的低喘交织着女人的莺啼,谱出一曲最原始的欲望妙章!

翌日,舒暖的阳光如万丈金丝,穿过白幔,照了进来。

笼罩在奢华的卧室中,金丝绒盖住大床上,两人的躯体,交缠相拥的两人,乍眼看还以为是深恋痴缠的情侣。

唐语薇悠悠转醒,感知觉才渐渐回拢,全身疲乏酸疼,就像被千斤大石压过一般,她黛眉皱了下,揉揉惺忪的睡眼,转头一看,才发现,那个‘男公关’居然还没醒。

阳光柔和,如一层金纱罩在他俊逸刚毅的脸上,刀削分明的五官,深邃迷人,她不会忘记,昨晚那双淌着冰霜的眼眸,是有多么令人着迷。

但是……

昨晚的疯狂,此刻的自己,成了失心又失身的妙龄少女!

昨晚的悱恻,如电影般回放在她脑海中,一点一滴,足以令她面红耳赤,画面一换,又是渣男和妹妹激战的画面!

如此一对比,她居然心理平衡了。

能睡比渣男还要帅几分的男公关,值了!

到浴室换了身衣服,洗漱过后的她,总算精神不少。

看着还在熟睡的俊俏‘男公关’,她再次把脸凑了过去,眨巴两下眼睛,决定作出一个壮举。

找来笔和纸,大笔挥毫,写下几个大字‘昨晚表现不错,这是赏你的小费!’接着,从包包拿出预留的一沓红钞,豪爽的压在纸条上面。

做完这一系列事情后,拿起自己的包包,迅速离开。

“砰——”关门发出的声响,让一向警觉的殷靳南迅速睁眼,刺眼的阳光直射进眼瞳,令他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等适应光亮后,扫眼看向床头柜的那沓钞票,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慵懒坐在床边,长指抽出那张小字条,秀婷的字迹,一笔一划飞扬如轻舞的蝶,亦如一小块一小块石子,打落在他平静的心湖上。

第4章 巧合

深邃的眸,闪动着意味不明的光,嘴角扬起邪冷的笑意,他大手一收,揉碎了那张字条。

这个女人,胆子还真够大,居然把他当男公关睡了!

十五分钟后,从浴室出来的殷靳南,已经换上一套笔挺崭新的纯黑色西装,俊逸的脸庞不苟言笑,浑身冰冷的气质,在黑色的突显下,带了丝禁欲的味道。

他走到窗前,把白幔拉开,‘哗啦’一声,万丈金光更是照了进来,衬托得他的身影异常高大。

“左岩,把车子开过来!”

打了通电话吩咐完助理后,他拿起西装外套,在走出去前,淡淡扫了眼,纯白色床单上,绽放得鲜艳的血红色暗花。

昨天的他,回国第一天,所以临时择了这个酒店做简单的落脚点,谁知被那个莽撞的女人,打扰了一个晚上,不过,滋味还不错!

回想起昨晚的火辣画面,他眸底闪过一丝笑痕!

在酒店大堂前,停着一辆劳斯莱斯房车,站在车旁的左岩,大老远看到他,赶忙上前迎接,“殷总,欢迎回国!”

“帮我查一个女人,昨晚订了vip至尊231套房的客人所有信息。”

他昨晚有留意那个女人的房卡,写着的是‘231’而不是他所住的‘213’,那个醉酒的女人,分明是走错房间了。

左岩错愕看着他,他们的大总裁,居然会主动调查一个女人!

走到车门前,许久没听到回应的殷靳南,不耐烦皱起眉头,“听到没?”

感到受他冷冽的目光,左岩迅速点头,“明白了。”

“十五分钟时间,在我回到‘旭辰’之前,我要得到她所有资料。”他坐在车上,一字一句毫不拖沓,对助理命令道。

左岩已经没时间分神,应声后,迅速开始进行找人工作。

昂贵的劳斯莱斯,如深海的鱼,穿梭在大马路上。

车子停在‘旭辰’大厦前一秒,左岩迅速把手提笔记本递给他,恭敬道:“殷总,这是我收集到的资料。”

殷靳南接过笔记本,开始浏览起来。

坐在一旁的左岩,开始简单的汇报,“昨晚入住索幕酒店vip至尊231套房的登记人,名叫唐语薇,二十四岁,家住凉城城南星光小区,目前任职于旭辰旗下的凉华公司策划部。”

殷靳南眉头一挑,眸底暗光跳了一下,居然在他的集团旗下的公司工作?

巧合吗?

他嘴角兴味盛浓,染了丝笑意。

拖着疲惫的身子,唐语薇回到星光小区。

看着那座巍峨豪华的大别墅,她心底的寒凉渐浓。

昨晚,她就是在这里见证了渣男和妹妹的‘好事’,犹豫再三,她还是掏出钥匙,走了进去。

饭厅,传来一阵对话,“子浩,牛奶好烫啊!”

“来,我帮你凉一下。”

“人家想你喂嘛!”

暧昧露骨的她,令她背脊如窜进一抹冷风,生寒刺骨!

唐语薇心底燃起的一把火,被她强压下去,等了好一会,终于听不见他们你侬我侬的对话,她才走进去。

第5章 防盗防火防妹妹

见她走了进来,两人总算收敛一点。

俞子浩更是走上前,想帮她把挡住视线的发丝别到耳后,却被她躲开了。

他微微一愣,她已经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勺了碗粥,低头吃起来。

坐在她对面的唐语欣,心生嫉妒,狠狠地瞪了俞子浩一眼。

冷咳两声,用眼神让他坐下来。

俞子浩只好重新坐下,原本碍于她在,不想做得这么大胆,但唐语欣似乎故意彰显些什么,对他说道:“子浩,我还想喝牛奶!”

唐语薇拿着汤勺的手,微微一抖,迟疑了一下,还是当作没事发生,继续喝粥。

俞子浩对她使了个眼神,示意唐语薇在,就别做得太出格。

可唐语欣就是要故意做给她看的,拿过玻璃杯,故意走到俞子浩跟前,身子暧昧靠向他,“怎么?现在姐姐在,你就不愿意了?”

“语欣,你去让佣人给你倒吧!”俞子浩躲开她,想挪开身子。

却被唐语欣按住了,她直接坐在他大腿上,“子浩,刚才姐姐不在的时候,你都不是这么对我的,现在是……”

“行了,我给你倒去。”俞子浩无奈,只能顺从她的意愿,替她去厨房倒了一杯鲜牛奶。

唐语欣这还不罢休,红唇一勾,又和俞子浩说道:“子浩,我要你喂我!”

一直低着头不语的唐语薇,眉角紧紧一绷,终于忍不住,‘砰’一声双手往桌上一拍,倏然站了起来,怒瞪着他们两个,“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们这对狗男女,别太过分了。”

俞子浩眸色一讶,唐语欣却没有一丝羞耻感,直接靠在他身上,挑衅式看向她,不知廉耻问道:“姐姐,我们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唐语薇看着她嚣张的眉眼,气不过来,冲过去扬手就想扇她一道耳光,却被俞子浩挡住了,“语薇,你要干什么?”

“你居然拦住我?”唐语薇怒视着俞子浩,质问道,水眸都被怒气灼红了眼眶。

这个渣男,自己和他这么久,他居然和自己妹妹好上了!

俞子浩眸色复杂一闪,甩开她的手后,俊脸爬上决然,主动搂住唐语欣的细腰,对她正色道:“语薇,既然你都知道我们的事情,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是,我和语欣好上了,其实很早之前,我们就在一起了。”

被他紧搂着的唐语欣,眉梢染上得瑟之意,“姐姐,既然你全部都知道了,那我们就把所有事情都坦白来说吧!”

说着,她看向俞子浩,唇角勾笑,对她一字一顿道:“子浩爱的人是我,还记得有一次,你加班打电话给他,是一个女声接的电话,那个人就是我,但子浩一直害怕伤你的心,所以才没告诉你。”

唐语薇贝齿紧咬着下唇,双手生气地握成拳头,锋利的目光如刀子般刮到两人身上,“俞、子、浩,你还真对得起我啊!”

再怎么说,唐语薇都是和他相恋三年的情人,他心虚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第6章 蛇鼠一窝

唐语欣见他不说话,碰了下他手臂,想让他替自己说句话,可他却一声不吭,她心头一气,直接把他拉到身后,自己和姐姐来了回正面交锋。

“姐姐,谈恋情追求就是两情相悦,子浩都已经不爱你了,你还粘着他,有意思吗?”唐语欣双手环胸,鄙夷盯着她。

唐语薇心头怒火冲毁了她的理智,她信手拿起那杯牛奶,往她脸上泼去。

“啊……你这是干嘛?”她此举,弄得她不知所措,狼狈的往脸上抹了一把。

唐语薇冷笑一声,“这都是你欠我的,我有你这个好妹妹,还真够福气,防盗防火防妹妹,说的就是你这种狐狸精吧!”

“你……唐语薇,你……”唐语欣被她气得上气接不上下气,怒指着她,结结巴巴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俞子浩迅速抽了几张纸巾,帮她擦着脸蛋,“语欣,你没事吧?”

“你看我这样,有没有事情?”唐语欣生气瞪着眼前的男人,还说爱自己呢,被欺负了他还一声不吭。

“俞子浩,我要你教训她!”唐语欣指着自己姐姐,对他命令道。

“你敢!”唐语薇也不是吃素的,用怒怨的目光盯着他。

两人的争吵,波及到二楼的林素媛,她扫眼看着就要打起来的两人,怒斥道:“都发生什么事情了,大清早吵吵嚷嚷的,还成什么样子?”

林素媛是唐语薇的继母,是唐语欣的亲生母亲,在唐语薇母亲死后两年,带着一岁多的女儿登门入室。

“妈,你应该问你的好女儿,都做了什么事情?”在这件事情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孰对孰错。

唐语薇原以为,母亲不会如此偏心,谁知——

“语薇,多一事不如小一事,别吵了。”林素媛此话一出,就知道她心中所谓的天平,倾向哪一方。

“妈,错在于唐语欣,你居然让我别说话?”唐语薇诧异地瞪大眼睛,难以置信,这就是人前说对两个女儿一视同仁的母亲吗?

“男人而已,被抢了是你能力不足,这有什么好说的。”林素媛冷瞥她一眼,淡然坐在椅子上。

这再次助长了唐语欣的士气,她讨好走向母亲,委屈道:“妈,你最公平了,姐姐刚才还泼了我一脸牛奶,快给我讨个公道嘛!”

林素媛看着她衣领的牛奶质,对唐语薇怒喝道:“还不过来,给妹妹道歉!”

唐语薇静静盯着她们,这会,她总算看清楚了。

银牙一咬,冷讽道:“人家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这下总算清楚了,有个勾引男人的母亲,女儿怎么会安分守己,要我和她道歉,我呸!”

她说着,愤然上了楼。

唐语欣冲着她背影怒骂道:“唐语薇,你居然敢骂我妈,你……”

楼上传来“砰”一声关门声,打断她的话。

坐在凳子上的林素媛,也被她气到了,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少许,从楼上下来的唐语薇,简单收拾了一些重要物品,还有些衣服,拖着一个行李箱,走了下来,经过他们跟前,冷眼扫了他们一眼,“蛇鼠一窝,这个家,真让我恶心!”

第7章 聚餐

唐语欣气不过来,想跟着她出去骂,却被林素媛喝住了,“别追了,走了更好。”

还好闹掰当天是周末,倒让她空出时间找房子,随便找了个落脚点,在城中心的晨曦小区,她找了一个单人间,有现成家具装修,直接能搬进去住那种。

翌日,崭新的一天再次到来,从自己新窝悠悠转醒的唐语薇,看着自己亲手布置的小房间,阳光温暖照了进来,总算驱散不少心中的阴霾。

虽然俞子浩是她就职公司的总经理,但还好不是同一个部门,除了公司例会会碰面外,一般都不知道见面。

一天下来,没有发生意外的事情,倒让她松了口气。

就在快下班时,却来了通知,由于策划部这次的新项目收益颇大,刚好总公司大总裁回来了,想和他们公司策划部部门员工还有高层,一起聚餐。

就在大家都在兴奋于有可能见到传说中的大总裁时,她却完全使不上劲,一会她岂不是又要看到那个大渣男。

晚七点,夜空星明,逸庭国际酒店。

这次由总裁作东,专门定了两间豪华包间,一间留给总公司的员工,另一间留给他们公司。

唐语薇来到时,俞子浩已经早早到了。

她能感受到他紧紧追随的目光,但她故意连眼皮都没抬一下,选择坐在一个同事身边。

同事看到她居然坐在自己身边,有些诧异,小声问道:“怎么不坐到俞总身边?”

“没事。”她平淡回了句。

包厢的气氛,瞬间变得诡异起来。

她和俞子浩的恋情,早就成了公司公开的秘密,这一切,大伙儿都看在眼底,但大家都聪明的选择了沉默。

很快,就在佳肴呈上后,包厢的气氛又变得热闹起来,席间频繁的更杯换盏,愉悦的酒杯碰撞声,交奏出一支和谐的曲目。

突然,服务员带了一个衣着时尚,打扮时髦的女人,走了进来。

大家不约而同停了下来,都猜测着来者何人。

身穿一袭纯白色长裙的唐语欣,长相原本就温婉怜人,她美眸含笑,略带羞涩看向俞子浩,对于她的到来,连他也有几分诧异。

回神后,他立马站了起来,风度翩翩走到她身边,轻搂住她的细腰,把她带到自己位置边,入座。

在座的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此举无声胜有声,似乎已经表明了一些东西。

大家不约而同看了眼唐语薇,可她倒不以为然,平静地吃着东西。

与唐语薇为敌的苏小菲,饶有兴味抿了口红酒,明眸扫了她一眼,又看向俞子浩,带着丝揶揄开口,“俞总,这位佳人是谁呀,既然人都已经带来了,怎么也不介绍一下?”

此话一出,包厢瞬间炸开了锅,大伙儿一个个开始附和——

“就是啊,这位美女是谁?”

“俞总,您就大方点,给我们介绍介绍呗!”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出来的话就如一枚枚银针,往表面强装淡定的唐语薇心头扎去。

她垂落桌底的手,松了又紧,包间就如找上一层无孔的网,朝她身上罩去。

第8章 打的就是你

她终于坐不住了,倏然站起来,低声说了句,“我去趟洗手间。”

这画风明显与这儿欢悦的气氛格格不入,就在众人怔愣间,她已经离开了包厢。

逃似的跑到洗手间,来到洗手盆前,她打开了水龙头,不断地往苍白的小脸上扇水,冰冷的水珠,打在她脸上,浸入她心头。

丝丝凉意,终于令她舒心不少。

“哟!姐姐,里面这么热闹,怎么跑出来了?”背后传来一抹刻薄的嗓音,令她背脊一僵。

她垂下的头,闭了闭眼,暗暗给自己打气。

少许,转身过去,她靠在洗手盆边,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讽刺道:“里面有股骚荡味太重,闷得我有点喘不过气,谁知,这骚味居然像鬼一样,阴魂不散,居然跟来了洗手间,妹妹,你说这是不是撞邪了!”

“唐语薇,你不就见不着我和子浩在一起,用得着这样旁敲侧击吗?”这里没有其他人,唐语欣终于撕掉那张伪装温柔的嘴角,露出阴狠的真面目。

她冲到唐语薇跟前,半眯着眸,阴测测拉出一抹轻笑,“我的好姐姐,昨晚看到我和子浩的缠绵,感受怎么样?不过,据我所知,你哪怕和他三年了,最限量级的,不过是亲亲小嘴……当然不知道子浩在床上,是有多厉害!”

“婊子!”唐语薇扬手扇了她一道耳光。

响亮的‘啪’一声,令唐语欣措手不及,捂着脸,瞪目盯着她。

“你……居然敢打我?”

唐语薇眉毛一挑,“不过是还给你的。”

语毕,懒得继续与她废话,一手推开她,离开了洗手间。

唐语欣怒瞪着她的身影,满腔愤愤难平。

不过……

她脑海窜进一抹光,眸底闪过一丝阴狠——

接下来,就要让她知道,什么叫后悔!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包间,大家有说有笑的,包间氛围还算融洽。

唐语欣回到位置上,俞子浩疑惑看着她,问道:“怎么出去这么久?”

“人家不就去了趟洗手间!”她娇滴滴回应了一声。

两人的短暂对话,在众人看来,无疑是调情。

就在大家酒饱饭足,晚餐悄然步入尾声。

这时,唐语欣翻找了一遍包包,一脸紧张看向俞子浩,“子浩,我下午和妈妈去买的手镯,不见了。”

原本包厢就安静,她的话一放出,令小数在闲聊的人都禁声了。

“怎么会,你找清楚了吗?”俞子浩拿过她的包包,又找了一遍。

“当然啊,不然我怎么说不见了。”唐语欣黛眉皱了起来,一脸焦急,“这可是妈妈好不容易从法国专门订制的纯手工手镯,就这么不见了,恐怕会……”

大家都意识到严重性,其中有人提议道:“不如我们找找自己的礼品袋吧,刚才玩游戏的时候,全部东西都放在一起了,有可能掉落也不一定。”

说着,那个人已经率先翻找着自己的礼品袋,其余的同事,都开始一一翻找起来。

不知为何,唐语薇眉角猛烈跳了下,心头涌起一丝不祥预感,总觉得,这事情是冲着自己来的。

小说

楚枫林雪茹小说 楚枫林雪茹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2021-1-2 23:06:30

小说

这个孩子不能留!

2021-1-2 23:08:5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