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恨他惧他,只想逃离。

初相见。,他对她百般欺辱。,云初恨他惧他,只想逃离。,为了一张一样的脸,她被迫承受着他的怒火与恨意。,风水轮流转。,几年后,云初看着电视上新晋的男星:“好帅啊,想嫁。”,席总:“恩?来人,封杀了。”,云初愤愤回望:“你还是不讲道理!”,席墨起身将人一揽:“那咱们来好好讲讲道理?”
 云初恨他惧他,只想逃离。

第1章 居然是她

酷夏,蝉声鼎沸。

云初涂好了口红,心情甜蜜的背起包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

今天是她和储辰相识的一周年,想到自己的男朋友,云初的脸上泛起绯色。

收拾东西,月色下小区的路阴森森的。

路灯坏了,云初怕黑,犹豫了下走出了门,反身正打算上锁,身后响起了错乱的脚步声,一只手从她背后猛的绕了过来紧紧的捂住了她的嘴!

男人的力道极大,云初未来及反应就被另一只手箍住了身子。

“不想死就别叫!”男人的低喝狠厉决绝。

是谁!云初脸色煞白的想起最近新闻报导上的种种血案,惊悚的挣扎着,可她的力气敌不过那人,踉跄绝望的被拖回了屋子。

屋中方才关了灯,黑暗中男人粗重的呼息打在云初颈后,让她寒毛恐惧的寒毛直立。

从男人的身上有微热的液体浸湿了她的上衣,血腥的味道充斥着鼻腔,云初惊恐的快要昏过去了。

似是察觉到被制住的小女人安静了下来,男人轻轻的移开了手,语气中仍是森森寒意,“不想死就别发出声音!”

一队人影从窗前闪过,有人从窗子朝里探头看。

“他受了伤,肯定跑不远!”

“妈的,给老子搜!”

“如果找不到他,顾先生一定会杀了我们的。”有人惊惶的开口。

脚步错落声快速离去。

云初感觉身后男人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制住她的手也松开了。

她趁着男人放松猛的挣开了制住她的手,跑出几步去反身趁着月光看向那男人,殷红的血从他的手臂处汩汩而下,触目惊心。

“你,你,我帮你叫救护车吧。”云初心中害怕,这个男人现在在她家里就像个定时炸弹!

月光从落地窗外照进来,男人的眼眸似点星般灼灼。

“滚出去!”

让她滚出去?可这是她家啊!

云初犹豫,这个男人的气息极度危险,他僵直着身子仿佛在忍耐着什么,说话的嘶哑低沉。

可她不能让人死在她家啊!

云初强忍着恐惧凑近了两步。

席墨察觉到那女人的靠近,抬头看着那身影从黑暗中走入月光下,眼瞳剧烈的收缩。

那张脸!是南欢!

男人的气息一瞬间暴涨,充斥着血腥杀意,他找了这个害死了他父亲的女人这么多年,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席墨行动利落如兽般扑了过来,一直警惕着的云欢转身就跑,身子被大力一扯,她整个人踉跄着跌倒在了地上,额头撞到了一旁的墙壁上,立时红肿了起来。

“你,你想干嘛!”

“南欢,是你又想做什么!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挣扎着起身想跑,被男人再次狠狠的按倒在地上,嗵的一声云初只觉得自己的骨架都被摔的散开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先生,你认错人了,你,放开我!”

席墨之前一直压抑着身体里的药力,如今看到眼前人是谁后,绯薄的唇扬起残忍的弧度。

南欢这种女人,本就是玩物!

他将人狠狠按在地上,眸光中带着残忍与刻骨的仇恨。

云初感觉到小腹有异常,整个人吓的一个激灵,眼泪唰的就落了下来,剧烈挣扎尖叫着。

“我不是什么南欢,你放开我!”

但席墨的眼中满是残忍暴虐,根本就不管其他,而是带着巨大的恨意驶来。

第2章 你们要干嘛?!!

云初痛的想逃又一次次被扯的与他更近了几分,她哭叫着挣扎,全身战栗着。

男人的手劲大,将她身上捏出一片一片的绯色。

“南欢,你平时在姓霍那里也是这副样子?”

云初哭叫着,几度险些昏过去。

席墨起身,慢条斯理的打理好了自己。

居高临下的睨着地上蜷缩着的瑟瑟发抖的少女,席墨眼中掠过讥讽与恨意。

“还不穿好衣服,你就这么J,还想再来诱惑我一次?”

云初挣扎着起身,骨头像是被拆散重组过一般,她咬着牙不发出痛声,将一侧破碎不堪的裙子套回身上。

几辆改装后的越野车停在了门前,不多时就有了叩门声,来人看着手中的追踪器紧张不已,“席先生。”

席墨抬脚,越过地上狼狈的云初开了门,外面越野车的大灯照进来,他丝毫没有理会衣不蔽体的云初。

那个恶魔走了,她要逃,万一那恶魔再回来!

云初扶着墙撑起身子,刚走两步,就看到两个黑衣男人走了过来。

“你们要干嘛!放开我!你们还要怎么样!”云初的嗓子已经嘶哑,通红着眼睛被扔到了越野车上。

……

“她又不是主子,被扔到这下人房里还想让我伺候?”

云初被吵闹声扰醒,床前站着一个女佣打扮的女人,见云初醒了,她轻嗤出声,“不知道先生从哪捡来的这种女人,你看她身上那些恶心的痕迹。”

云初这才发现自己赤/裸着身子,她尖叫一声想扯过被子盖上,可刚一动全身就是剧裂的疼痛。

一件灰扑扑的衣服被随意的扔到了床前的地上,“穿上!”

女佣说完话鄙夷的看了她一眼就转身就出去了。

云初紧咬了牙,捡起了那件灰扑扑的衣服,不管怎么样,总比现在强!

更何况,她身上还有那些让她耻辱的青紫痕迹!昏倒前发生的事情在眼前一一浮现,云欢的心中充斥着绝望与恨意。

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那个男人一直叫她南欢,可她根本不是什么南欢,她和他从来没见过面!

她昨晚没有赴约,储辰一定急坏了,想到自己的男朋友,云初心中一阵凄凉,她和储辰在一起一年,储辰对她无微不至却从来不碰她。

他是那样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她,可现在她遇到了这种事……

“收拾好了就出来,席先生要见你!”

“他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这是绑架!”

想到昨晚的那个男人,云初恨得咬牙切齿,这个男人夺走了她的第一次,那样强了她之后还想做什么!

女佣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呵,这女人如果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借她几个胆也不敢说出绑架这个词来。

走廊中,云初跟在女佣身后,心中忐忑不安,走廊的小窗外是大片的私人林区,云初晃神,这个地方,似乎似曾相识?

不,不可能,她从来没来过这里。

那熟悉感觉一瞬即逝,快的来不及抓住。

她心中咯噔一下,仿佛有什么在刻意让她回避这些。

第3章 有血!

席家顶层的书房中。

宝石蓝的丝绒窗帘旁坐着一个男人,修长的双腿交叠,手中细细把玩着茶盏。

眉宇微簇,眉目深邃,他侧对着门坐着,这个人却散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森冷气场。

“问出什么结果了?”

“席先生,那个带头的嘴巴硬的很,撬不开,方龙还在审讯。”

茶盏不轻不重的放在桌上,回报的人浸浸冷汗,席墨已经起身朝外走去。

席家的地牢中,席墨推开铁门进去,正看到方龙一脸愤色。

“找死是吧,再他妈不说老子一刀捅了你!”

“席先生。”

门口的两个人恭敬的开口,方龙回过头看到他,有些赫然的挠了挠头。

席墨一看就知道他是还没有审问出什么结果,上前走到了那被绑在椅子上的男人面前。

他掏出手机,上面有云初的照片。

“认得这个人么。”

“不认识。”那人闭着眼想都不想的开口,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席墨微微扬眉,方龙立刻上前,沙包大的拳头捣在男人的小腹上。

怕那男人吐的血溅到席墨身上,另一只手将男人的头狠狠的按压下去。

“你对霍霖霄忠心耿耿,那就去死吧。”席墨拿出一把尖刀,狠厉的抵在男人的额头上。

男人紧紧闭上眼,即便再忠心,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人本能的恐惧还是袭卷了他的全身。

“知道死亡的感觉了么?”席墨冷厉的看着他,再次将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

云初的脸映入男人眼中。

“说,认不认识这个女人!”

那男人从死亡的巨大压迫下回了魂,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认识。”

“她是谁。”

“她叫云初,刚刚从英国留学回国,现在在她男朋友的公司储氏实习,她还是……”男人的嘴哆嗦了两下,脸色煞白,似乎不知该不该接着往下说。

储氏,席墨的脸阴沉的要低出水来,储辰的公司,他的大外甥。

果然,南欢再次出现一定是有目的的,这个心思比蛇蝎还歹毒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就那样消失了!

一旁的方龙也知晓储氏是席墨的外甥储辰的公司,听那男人的话,这个女人居然是储少爷的女朋友?

席先生说她是霍霖霄派来的,那么,这个女人是先接近了储少爷,想趁机对先生不利么!

空气凝固了般,席墨一字一字,“说!”

他这次掏出了自己随身的小尖刀,男人望着那指向自己的锋利的尖刀,声音结结巴巴的。

“她,她还是霍霖霄的人,我之前有幸去霍先生的私宅时见到过她,她当时穿着很火辣……”

是有多火辣才让见过她一见的男人记得住,果然是她的性格。

席墨冷笑一声,将那尖刀扔到地上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

云初所住的小区被封锁起来,储辰的脸上隐忍着怒气,满小区已经搜索过了。

完全没见到云初的影子!

云初到底怎么样了,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

储辰一直觉得自己谋算得定,可一沾到云初的事,他完全慌了神。

“人找到了没有!”

“少爷,还没找到。”

“监控呢!”

“这一带的监控都被毁了。”

储辰狠狠的一拳砸在身旁的门上,该死,他昨晚在准备给云初的惊喜才没有过来,他应该亲自来接她的!

“姐夫。”储辰身后的房间中,云然走了出来,“姐姐可能是一时兴起去了酒吧会所那些地方,她以前也常去的。不过这次这么久,不会出什么事吧。”

她说着话,悄悄睨着储辰的表情。

“她常去什么酒吧。”储辰立刻急切的问道。

这酒吧是云然编出来的,她故意向储辰透出云初私生活混乱的意思,如今有些心虚,一副犹豫的样子转开话题,“这,本市的酒吧她都去过,我也不知道她会去哪一家。”

储辰没有说话,他现在一心只想找到云初确定她的安全,一切旁的如今都入不了他的脑子。

“啊!怎么有血!”一声尖叫,云然惊慌的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储辰的手臂,“姐夫,落地窗前有血迹!”

储辰立刻甩开云然的手臂大步上前看去。

第4章 先生,小姐不见了!

落地窗前本来铺着暗色的地毯,血液在上面看不清晰,他的手抚在上面,能感受到干涸后的血痂。

一颗心沉了下来,压得他喘不过气。

储辰的眸中迸射出浓重的戾气,云初不是自己出去的!她一定出事了!

储辰的背后,方才被甩开的云然低泣着一脸担忧的跟了上来,她仿佛很是害怕的样子,垂着头,眸底闪过一丝阴毒与喜意。

她这个姐姐,最好是死了!

不然的话,满心都是云初的储辰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她,明明她和云初长的有七分相像的!

席墨出了地牢,刚到客厅就看到助理走了过来。

“先生,储少爷来的电话。”席墨的助理拿着手机走进了房间。

储辰?

“舅舅,帮我个忙!”

“我女朋友失踪了,你帮我找找她!”储辰的语气带着慌张,“她住的这个小区的监控系统被入侵了,我找不到她了,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

储辰是席墨的外甥,年龄虽然相差不大,但储辰有着与席墨相仿的沉稳。

如今急成这样,一定是十分在意那个女人了,席墨的眸子落在对面的房门上,脸色阴沉沉的。

“这件事之后再说,我现在有别的事要你帮我处理。”

“舅舅!没有任何事比得上云初重要!”储辰的话是发自肺腑,并没有推诿他的的意思。

席墨听到这话,他面色阴沉的看了下对面的房门,走了进去。

云初的房间没有开灯,但是她感觉到开门声,然后就看着朝自己缓步走来的男人,居然是他?

“你不要过来,不要!”

她那无辜又可怜兮兮的样子,落在了席墨的眼中激起了无边的恨意。

当年的事一幕幕从他的脑海眼前闪过,想到自己的父亲,他的心像被撕裂了一个大口子,是南欢害死了他的父亲!

他阴沉着脸将云初从墙角拎了出来,狠狠的甩到屋中的那张大床上。

云初的头撞到床柱,她不顾疼痛的就想起身逃开,刚爬起来,脚腕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力道大得似乎要捏碎她的脚踝。

“想让我放过你吗?”男人一把将她拉到了面前,笑得如地狱而来的恶魔。

“你告诉我你和霍霖霄是什么关系,又怎么和储辰认识的?或许我可以考虑。”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说的什么霍霖霄,你这个禽兽。,”

云初听到储辰这二个字时,浑身忍不住颤抖了下她之前就想了结自己。

可她好想再见储辰一面,她想见他最后一面。

“难道你再也不想见储辰了吗,好好伺候我,我让你见他。”

储辰?云初的眼前渐渐浮现出储辰的脸,那样温柔又小心翼翼的样子。

“阿辰。”她轻呼出声。

席墨坐了下来,可能是云初精神崩溃,再加上刚刚储辰的名字,让她精神异常,居然鬼使神差的将手居然死死的抱住席墨,头也依靠在他的怀里。

……..

储辰显然已经等不及了,他推开房门准备上车时,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

储辰的面色突然惨白如纸,他看着自己一直放在手心里最心爱的女人纠缠在席墨的身上。

储辰的指尖轻颤,脸上的肌肉都僵住了,他整个人的身形顿在了原地,脚像是被什么绊住了般,一步都不能动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舅舅占有着云初。

储辰似乎被打击的过度了,将手机砸了之后他落慌而逃。

…….

就在云初对未来温馨美好的幻想时,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云初突然惊醒,看着旁边的是席墨而不是储辰,突然煞白了脸,她裹紧了身上的被子,想遮住那一身痕迹。

“先生,小姐不见了!”事态紧急,门外的佣人朝里道。

席墨的脸色腾的一变,没有再管床上的云初,大步上前开了门,“什么叫不见了!”

“刚才保姆找了一圈了,真的不在园子里了!”来报告的人满头大汗。

席星,席墨的捧在手心上的女儿,简直是可以为她上九天摘月的宠爱。

“给我找!扩大范围找!你还在这里做什么!”席墨额间青筋直跳!

门被狠狠的甩上了。

屋中只剩下云初一个人,黑暗的房间中,她蹒跚着下床捡起那件灰扑扑的衣服。

一个长相美艳的女佣推门走了进去,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云初,她的眼底闪过一丝嫉恨与艳羡。

第5章 逃跑

多少人来到席家,甚至有些家境优越的少女也来席家当个女佣,为的就是席墨这个钻石王子!

如今居然被人抢了先,许莹的脸色差的很,将那女佣装扔到云初面前,“这是先生让给你准备的衣服,看你这副德行,真丢席家的人。”

她又不是席家的人,她是被抢过来的。

席墨侮辱她,连席家的女佣也侮辱她,云初的心已经陷入了茫茫黑暗中。

她将那女佣服穿好,跟着许莹朝外走。

走廊上一路不断有女佣停下来用异样且敌意的眼光打量着她,

一直走到了席家的后花园,许莹指了指花园上的牌子。

“这里是小花园,你以后就负责打理这里的花草,每日浇水,花园里的花都是国外运来的名种,一株几十万你可小心点,不然卖了你也赔不起。”

许莹骄傲的样子像是自己就是这花园的主人般。

云初有些荒谬的看着她,席家的人连一个佣人都是如此的蛮横不讲理么。

可她又不是!

心中的悲愤化为怒气,她咬牙切齿的开口,“我又不是席家的女佣,凭什么要我打理!”

“你还敢顶嘴了?是席先生吩咐的,在这里席先生的吩咐就是一切!高于一切!”提到席墨,许莹的眼中闪着迷恋的神彩。

云初的目光扫过这片花园,尽头是荆棘的玫瑰丛,再往外便是高高的紫杉树。

没有院墙!

能逃掉!

席家位于城北的山上,整座山都是席家的且自山脚下就有保镖巡逻,云初并不知道。

她现在一心只想逃离这个魔窟,等她逃掉了她一定要告他!

趁着许莹一脸骄傲的介绍着花园里的名种,云初缓缓的退出脚步,越来越远。

“哎,你离那么远干嘛!”许莹回过神来,却见云初立刻转身就跑。

她惊怔了一下,没想到这么多人削尖脑袋来到席家,竟然有人想逃,想到先生让她看好这个女人,她立刻拔腿追了上去。

云初的全身都痛的很,跑一步都觉得自己的腿都软了。

但为了逃离这个魔窟,她强忍着身上的痛,拨开玫瑰花丛。

玫瑰的刺在她腿上划过她也没有停留一瞬。

不知何时,她终于甩掉了追她的许莹。

擎天的紫杉林中,云初迷失了方向,直到传来孩子的抽泣声。

有孩子在这里?

她顺着小孩的哭声找去,那声音越来越近,直到……

“啊!”

一阵天旋地转,云欢的背部着地,整个身体痛的像要散了架一般。

这是一个被荒草覆没的洞,足足有近两人高的样子,云初歇了好一会才起身,一个柔软温暖的小手轻轻碰了碰她。

第6章 救了个小女孩

云初险些尖叫出声,抬眼正对上一个泥猴一样的小孩子,地洞阴暗潮湿,小孩子不知道在这里挣扎了多久了,脸上也满是泥泞。

只是那双大葡萄一样的眼睛水汪汪的带着些委屈又带着些惧怕的望着她。

云初的心瞬间软了下来。

“刚才是你在哭么。”她柔声问那小女孩。

小女孩不说话,看了云初一会才微微点了点头。

云初伸出手去给她,小女孩迟疑的看着那只手,半晌才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小手交到云初手中。

好烫。云初立刻将她拉到怀里去探她额间的温度。

这孩子不知道掉进来多久,已经发烧了!小孩子发烧如果不管的话会很严重。

小女孩抬头看向她,虽然浑身无力,但小女孩那双清澈又可怜的眸子让云初的心中猛的一颤。

“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没有回答,云初怕她冻到,将她抱到自己怀里,拿着外套细细的替她擦拭着脸上的泥印。

擦一下露出一片白皙的皮肤,不多时就擦出了个白里透红的小脸,婴儿肥的脸,圆溜溜的眼睛,小鼻子微微皱着。

因为发着烧的原因,孩子的身体软的像一团棉花。

云初的心情沉重了起来,这孩子太小,这样下去撑不多久的!

万一真的发烧烧坏了怎么办!

她用衣服将小女孩裹了几层抱在怀里,小女孩儿虽然不说话,但一直看着云初的动作。

大大的眼睛中生出几分依恋的味道来。

云初朝外高声呼救,可传回来的只有回音。

她叫到嗓子都嘶哑了也没有人来……

席家的客厅中灯火通明。

如今已经是黄昏了,席墨派出的人马一一来复命,又接着陆续出去寻找。

席墨坐在沙发上,脸上阴戾的像随时会杀人般。

“先生,还没有找到小小姐。”又是一队人马回来。

席墨猛的站起身,笔直修长的腿狠狠踹在来人的心窝上,“给我接着去找!在这里做什么!”

那人被踹出两米远去,周围的人都噤声不敢言语。

小小姐是先生的心头肉,怎么就会丢了!

屋中一片寂静。

直到小皮鞋的声音哒哒响起,众人抬头看去,披着外套的席星拖拽着大大的衣服走了进来。

她发了烧,浑身发软,走路也歪歪扭扭的。

席墨心中一颤,冲上前将女儿抱到了怀里,小小的身子软绵绵的,立刻感知到女儿身上异常的体温。

“立刻叫医生过来!”

抱着女儿坐在沙发上,席星却拉着他的小手指急切的晃动着,席墨瞟了眼她披进来的外套,想到失踪的另一个人,薄唇轻抿。

“星星是要去哪?一会打完针再去好么?”

席墨心中已经有了七八成的真相猜想,如今星星才是最紧要的,至于南欢,没死就行,她还不配去死!

席星狠狠的摇了摇头,因为晕眩,摇完自己的身子还晃了两下,她拉着席墨要朝门口走。

席墨带着一队人马抱着席星到了紫杉林中。

天色渐晚,直到走到那个地洞前,星星挣扎着要下地,她歪歪扭扭的走过去,指着洞口示意席墨往里看。

云初已经昏倒在洞底了,她本就虚弱的很,又受了伤,腿上在逃跑时被刺刮的鲜血淋漓。

幽深潮湿的洞中,她脸色煞白的像是已经死去了般。

“救。”席星见席墨板着脸站着,小手上前扯了扯他的小手指,憋了半晌憋出一个字来。

这下连周围的人都震惊了,所有人都知道小姐有自闭症,从小除了哭是没有发出过什么声音的!如今竟然说话了!

席墨眼中震荡,示意手下去救人。

一直看到云初被人从洞底救出,席星才小步走了上去,很忐忑的样子去摸云初的脑袋。

席墨心中微颤……

晨曦透过窗帘映在云初的眼睫上,她全身酸痛,眼皮沉的睁不开。

她好像是发烧了。

勉强睁开眼,正对上一双阴鸷的眸子。

云初一个激灵,所有的睡意尽去,她警惕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心中升起绝望来,怎么会是他,这个人为什么阴魂不散一样!

她虚弱的想撑起身躲开,才发现自己手上挂着针,他居然让人给她看病?

昨天的画面一一浮现,云初想起那个小女孩。

“你,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小女孩,大概这么高。”云初比划着席星的身高。

她昨天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将小女孩托了出去,发烧成那样,如果她跟自己在一起呆在地洞里一定会烧坏的。

可托了小女孩出去后云初却爬不出那个地洞,她心中担心这那个小女孩有没有遇到人,万一在遇到人之前就晕了怎么办!

云初脸上担忧的表情没有躲过席墨的眼睛。

他的眸底渐渐加深,声音低沉阴戾,“你打的什么主意!”

什么什么主意?云初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她又怎么惹到他了吗?

“我只是想知道那个小女孩是不是安全,你们有没有遇到她。”

“她姓席,是席家的小姐,我的女儿。”席墨看着云初僵住的表情,心中冷笑,这个女人的演技果然能瞒天过海。

“居然是你的女儿……”云初不可置信,那样可爱柔软的一个小女孩,怎么看都跟这个人的气质不搭边!

“你接近我女儿想做什么?”席墨脸上阴沉一片,只要云初敢对席星下手,他会毫不留情的处理了她!

“我根本不知道她是你的女儿!”云初心中愤怒,她什么都不知情就被带到了这里,逃路时遇到个小女孩救下来也被席墨说是另有目的。

这个男人的内心到底有多黑暗污浊才会这样想别人!

“我不想听你狡辩,但是你记着,你敢打她的主意,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席墨的声音像夹杂碎冰般阴冷无情。

云初一口气堵在心里,见席墨转身朝外走,她急忙开口,“等一下。”

“怎么?”

“我救下了你女儿,你能放我走了么。”云初咬了咬牙,她本来就是被强行带到这里的!

“放你走?永远不可能!”

“你凭什么这样,你这是非法监禁!”云初说完想到这话对席墨没什么威胁,她咬咬牙继续道,“你不是怕我接近你和那个孩子另有目的么,你让我走,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除非我愿意,不然你永远也出不了席家的大门。”

席墨留下一句话出门了,病房的门大开着,云初高烧刚退,身体虚弱的软倒在床/上。

她的眼睛望着苍白的天花板,绝望蔓延上心头。

昨天的逃跑已经让她意识到逃跑的可能有多么微小,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有自己的男朋友,本来未来会有很温馨的生活。

第7章 她受伤了

席墨出了房间就朝席星的房间走去,许莹正守在席星房间门前。

席墨进门前看了她一眼,“那个女人为什么会逃跑。”

“这个我也不知道,当时我让她看护花园里的花,这本来是最轻松的活了,但是她还是不愿意,还叫骂了好多声。”许莹心中发慌。

席墨的微沉了眸,想到云初是霍霖霄派来的女人,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几年前害得他父母出了事的南欢也是这样,看上去纯然无辜,连一向看人很准的他都骗过去了。

那时那么相信南欢,甚至打算娶她,她还为他怀了孩子。

可孩子也没能感化那个女人蛇蝎一般的心肠,照要是毁了他的家,害死了他的父母,更害得大哥现在双腿残疾!

“好好看好她,等到她的烧退了,腿上的伤养好就带到后园去,不要让她能接触到小姐!”

“我知道了先生。”许莹一脸兴奋,席先生记得自己了,这就是个好兆头。

席先生交给她的任务她也一定会做好,心头涌上兴奋激动,许莹一脸乖巧懂事的应声。

席星的屋中,席墨一到就看到她自己坐在床/上。

两个女佣围着她正哄她吃饭,席星被哄得小小的眉头簇在一起,席墨知道这是她十分抗拒时的表情。

“你们出去吧。”席墨出声。

两个女佣顺从的出了房门,席墨坐到席星的床边,看着自己的女儿,他眉宇间的冰冷渐渐化开。

“星星,怎么不吃饭?”

席星眼睛也没抬一下,手中抱着一个小画本。

那是席星的习惯,她从小不说话,喜欢一个人呆着,唯一爱做的事就是画画。

席墨请过名家画师来教她,可席星还只是小孩子,只喜欢自己涂鸦。

“画的什么,这么宝贝。”席墨笑了笑去拿画板。

席星犹豫了一下,才将画板递了过去。

腊笔画着一个女人,简单的线条甚至称不上是画,但可以看得出席星很喜欢这个女人,在她的身边还画了个小小的女孩,两个人牵着手的样子。

席墨的眸子定在了女人身旁歪歪扭扭的小字上。

姐姐和我。

他惊诧的看向席星,席星的课程没有落下,但从来没有作业,有她也是不做的。

最多只是画一些莫名的线条,这次居然写了字。

这是他头/一/次看到自己女儿的字。

云初待着的房间中,她虚弱的躺在床/上盯着水瓶,目光绝望凄凉。

看来席墨是不打算放过她了,可这一切和她有什么关系。

她本就刚退烧,所有的力气都在方才与席墨的争执中用尽了般,如今不再担心那个小女孩,她浑身的酸痛和腿上的刮伤都隐隐作痛。

门被大力推开,云初朝门前看去,许莹高昂着的脖子走了进来。

“赶紧起来,躺着装什么柔弱,绿茶一样的J女人。”

许莹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席先生说了以后不让这个女人见到小姐,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就算爬上了席先生的床又怎么样,你这种J人给席先生提鞋都不配,还去救小姐,鬼知道是不是你故意推下去的,你是不是看小姐有自闭症故意欺负她的?”

自闭症?云初怔了怔,想到那个软绵绵的小女孩,心中有丝心痛的感觉。

“让你起来没听到么,躺着装什么装又不是腿断了!”许莹上前去拉云初。

她下手毫不客气,云初心中的怒火蹭的就上来了。

“你放开我!”云初被拽的险些跌到床下,手上的针也动了,迅速的肿起一个包来。

她一把推开许莹,疼的去拔针头。

许莹被推的一个踉跄。

“你敢推我!你是不是疯了!”反正席先生也不想再见她了!许莹心中落了定,上前一把抓住了云初。狠狠的拽下了床。

“噗通”一声,云初摔得身上剧痛,脚腕更是别在了床头的柱子里,她疼的眼泪都快落下来了。

好像脱臼了。

“给我装什么装,就你这种女人就算倒贴席先生也不会多看你一眼的!”许莹骂着就要伸手。

一个小小的身影迅速灵巧的冲到了云初面前。

许莹还没看清,那个小身影就被她一把推倒了。

云初疼的嘶着气,见席星朝自己这边倒了过来,忙张开手护住了她。

如果不是云初拉那一把,席星肯定要摔个痛的。

屋中一瞬间静的落一根针都能听到,席墨的脸上涌动着慑人的森然杀气。

席星窝在云初怀里,赶忙站起身去看云初,脱臼的脚不正常的扭曲着,她不顾自己摔疼的屁股,小脸皱成一团,心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我说让她养好伤再去后院,是么?”席墨冷冷的开口。

许莹额间满是汗,她的手颤抖的厉害,刚才她推了小姐!

噗通一声,她跪在地上匍匐颤抖着,“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想到自己女儿方才听到的那些污言秽语,席墨眉尾轻跳。

“来人,带她下去!”

方龙从门外进来,拖着许莹就走了下去,许莹初始还哭喊着,可刚出房门就没了声音。

云初看着一脸心疼模样的席星,心头都软了几分。

脚腕疼的钻心,可她苍白的脸上还是扬起了笑。

“没关系,不疼的。”

席墨冷眼看着云初,姓霍的派来的女人,就算是没了命他也不会在乎。

可看到自己女儿一脸心疼的样子,他又有些头痛起来。

星星居然对这个女人如此亲近,这就有些麻烦了。

云初哄着席星,席墨难得的没有动静,只是那冷鸷的眼神一直盯得她头皮发麻。

她来到席家后并没有见到席家有什么女主人,席墨居然会有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儿。

过不了大会,席星被哄着出去了。

云初脸上一直维持着的温柔淡定立刻变得痛苦扭曲起来,她的脚已经脱臼有一会了。

席家的私人医生到后替她正了骨,又上了夹板。

折/腾了一会,等医生走了,云初才躺回了床/上。

这么一番折/腾,她的后背疼的满是冷汗,如今黏在背上难受的很,云初心中憋屈,但席墨在,她强忍着没有掉眼泪。

安静的屋中,云初试探着开口。

“你要把我留在这里多久。”

“那要看你什么时候能对我说实话。”

云初痛苦的闭上眼,“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个什么南欢,但我确定我不是她。”

她的话,席墨一个字也没打算信,与南欢长着一般无二的脸,这世上大概找不出第二个了,如果不是眼角那颗痣,她和南欢一模一样!

连身形都那么相像!

就算是双胞胎都少有这么像的,所以就算她不是,也必定是霍霖霄派来的人!

“你最好想清楚,一天不把你的目的说清楚,就在这里呆一天!”

第8章 整治

“席墨,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人,也不认识什么姓霍的,如果那是你的仇家的话,你真的找错人了!”云初感觉自己如堕深渊。

按照席墨的理论,她永远都离不开这个鬼地方了!

因为她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姓霍的和南欢!

“你可以继续演你的戏,只要你受得了在这里的生活,你以为我会让你过的很舒服么!”席墨一把捏住云初的下巴,眸中带着恨意,这张和南欢一模一样的脸只看一眼就能激起他的恨意!

“我已经说了我不她,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你明明可以去调查的,为什么一定要污蔑我,我已经被你毁了清白,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迂腐自大!”

自大?迂腐?他污蔑她?

席墨眸底渐渐汇聚风暴,那天审讯出的结果和她这张脸都是假的么。

霍霖霄真是好想法,认为他会在同样的地方跌倒两次么?

“你不放了我你一定会后悔的,这有可能是你仇家放出的烟雾弹,你只盯着我,小心哪天真正别有用心的人来了直接杀了你。”

“杀了我?”

随着冷笑,席墨的手紧紧的扼住了云初的喉咙,“你认为你有这个本事么?”

“咳咳,你松开,咳……”

男人的手一点点收紧,云初渐渐喘不上气来,窒息的感觉让她眼前发昏。

席墨的脸就像雷雨天的天气一般,冷冽,阴鸷!

云初挣扎着,眼泪落了下来,她想念自己的家,想念储辰……

可被这个男人这样对待之后,如果逃不掉倒不如死了算了。

意识渐渐离去,云初感觉自己手脚发凉。

“席先生。”一声轻呼响起。

席墨的手松开,转过身看向来人,方龙有些惊讶的看着几近昏迷的云初。

她缓了好一会,才剧烈的喘了一口气。

方龙再晚来一会,她就会被掐死了!

“大少爷请您过去一趟。”

提到自己的哥哥,席墨看向床/上正剧烈喘气着的云初,眼神满是冰寒之意。

“你找人看好房门,把窗户也封了!”

“是。”

吩咐完了之后席墨就离开了,方龙看了看床/上的云初,微微叹了口气打算退出去。

“你……”身后女人的声音微微嘶哑。

方龙转过身,客气礼貌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云小姐有事么?”

云初与他对视了好一会,最终有气无力的垂下头。

“你知道南欢是谁么?”她抬眼看方龙,眼底带着疑惑与迷茫。

那眼神清澈,仿佛让人一眼就能看到底般。

方龙犹豫了一下,“是先生最恨的人。”

那一定是做了很过份的事吧,她看席墨的反应,只是长的相像就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的样子。

“她长什么样子?”

方龙沉吟,目光带着审视盯着床/上的少女,她脸上所有的微表情都不似做伪。

“一模一样,但她眼角有颗痣。”

云欢苦涩的笑了,这世上哪有多少能一模一样的人,可她真的不是那个南欢啊!

“我不是她,你信么。”云初抬头看向方龙,清澈的目光让方龙微微动容。

“这不是我信不信的问题,这是先生的问题。”方龙想到之前审讯时那些人说的话,心中警惕了几分。

“可他不信。”云初垂下眸,她本就不该和方龙说这向何方的,方龙是席墨的人。

“一切总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如果你真的是被冤枉的,席先生一定会想办法弥补你的。”

弥补?怎么弥补?

弥补她的清白?还是她已经不能再直视的爱情?

她周身都是绝望的气息,仿佛整个人颓败了下去,带着凄婉的味道。

方龙心中猛然间冒出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是弄错了?

见云初沉默了,他轻叹了口气,转身出了房门。

另一边出门后,席墨看着自己的手,微微皱了皱眉,似是在质问自己刚才究竟都做了些什么,他差点杀了她!

席沉是席墨的一母同胞的大哥,当年因为南欢的事情,席沉的一双腿废了,他本是最温雅的性格,自从腿废了之后,整个人看上去和以前没有什么差别。

但坐在轮椅上的背影总给人一种寂寥的感觉。

席墨望着那背影,心中一阵疼痛。

当初父母为了公司的事务鲜少在家,他几乎是大哥一手拉扯大的,席沉在他心中亦兄亦父。

心中沉痛不已,席墨按下心中的情绪。

“你来了。”席沉早就听到了席墨的脚步声,整个席家只有他敢不敲门就进他的房间。

“大哥。”席墨走了进去,坐到一侧的单人沙发上。

“我听说星星前几天走失了,还发了高烧,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好了。”席墨心中微动。

“听说救了星星的那个女人是你之前绑来的?”

“恩。”

席墨点了点头。

“听说长的很像南欢。”

听到南欢的名子从大哥嘴里吐出,席墨的胸中涌上杀气,那个女人害了大哥的一双腿,大哥为什么还能这样风清云淡的提起那个名字。

“是,除了眼角的那颗闱,其它的一模一样。”

“席墨,你现在是席家的当家人,做事要成熟一点,不要弄错了人,报错了仇。”席沉低声道。

“我不会弄错的。”席墨的眉头紧簇了起来。

“你是不是认为这个女人也是姓霍霖宵派来的?你调查过了么?”

“之前追杀我的那个在在审讯下招了,她是霍霖霄的情人!”

席沉看着席墨那满眼的煞气,低低的叹了口气,“现在谁都知道得罪了你席墨的人没有能活着出去的,一个将死之人的话,未必是善,你还是多调查一下。”

“不用查了,只她那张脸,就绝对和霍霖霄脱不了干系,所有跟霍霖霄有干系的人都不该活着!”

席沉太偏激了,可想到当年的事情和自己的一双腿,席沉垂下眼,掩去眼底的痛苦。

“其实要查可以查的很简单清楚。”

席墨没听明白,想了想心中冒上一个念头,抬头正看到席沉对着他点头,“只要鉴定一下她和星星……”

“不行!”席墨猛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星星是我的女儿,也只是我的女儿!那个女人不配和星星扯上关系!”

“有没有关系鉴定一下不就清楚了么。”

“她不配!不管她是不是,她都该死!”

席沉见劝不动他,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也没有再强迫劝说。

“那你带她来见见我吧,我这正好缺个女佣。”

“大哥,我给你找个最好的……”席墨皱紧了眉。

“怎么,我现在连选择自己女佣的权利都没有了么。”

“不是……那我过阵子把她送过来。”席墨心中犹豫,大哥性格子温和,若让那个女人到了大哥身边一定是个祸害。

席墨心中隐隐后悔方才为什么没有直接掐死那个女人。

小说

狂婿当道楚风 狂婿当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21-1-2 23:03:45

小说

玄门狂婿下载 玄门狂婿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2021-1-2 23:03:5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