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缘是她偷来的。

结婚当天被未婚夫放鸽子,还没回过神的叶子夏,却成了冷擎的太太。,捧着鲜红的小本本,叶子夏哭丧着脸,“为什么非我不可?”,“你我缘定三年前,你再也躲不掉了。”,当那个女人回国时,叶子夏才知道,这缘是她偷来的。
这缘是她偷来的。

第1章 民政局结婚

“喂,阿姨,您知道萧皓现在在哪里吗?”

民政局前,叶子夏局促不安的拨出第三个电话,可话筒里传来的却是婆婆尖锐刻薄的回答:

“你们今天不是一起去领证的吗?!没本事管住男人,干脆这婚就别结了!”

叶子夏攥紧了手机,明明盛夏,她却冷得浑身发颤。

她站着等了一下午,几乎把她所认识的和萧皓有关的人都联系了,依然一无所获!

而这个未来的“婆婆”,更是恨不能跟她立即撇清关系。

叶子夏有些绝望的挂掉电话,眼眶一圈圈红了。

“小姐,请问你还需要办结婚证吗?再过半小时我们就要下班了!”

工作人员神色有些轻蔑,现在的小姑娘,怎么还上赶着倒贴呢!

“我再等一会儿,就一会儿。”叶子夏假装没听出对方语气里的嘲讽,糯糯的小声回话。

工作人员撇撇嘴,摇头离开。

叶子夏也不指望别人理解她对萧皓的感情,那可是她爱了整整三年的男人,在大四的时候她才鼓起勇气追到手的,她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倏然间,一辆奢华高贵的黑色宾利在马路边停下。

一抹高大的身影从车里跨出,朝她走来。

男人戴着墨镜,随着他走近,叶子夏才看清他的模样——

年龄约莫不到30岁,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和领带,内搭一件宝蓝色的横条衬衫,看起来精致而又别致。

他在她面前停下,一米八五的身高让她显得格外娇小。

“希望我来得不算太晚。”声音薄凉。

叶子夏愣愣抬头,面前的男人摘下墨镜,露出深褐色的瞳仁,干练的出声,“你好,自我介绍一下,冷擎。”

冷……擎?

冷氏财阀的大少爷,手握整个江滨市娱乐业的男人!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你?!”她战战兢兢的伸出手和他相握,却被他指腹上的薄茧轻轻刮了下。

“你好……好巧。”。

“不巧。”男人收回手,勾了勾唇,“我专程来找你。”

“找我?有事吗?”

“结婚。”

“……”

叶子夏感觉自己在做梦,冷氏财阀的名声如雷贯耳,据说冷家的大少爷冰冷无情,杀伐果断,又怎么会忽然找上她并提出要和她结婚?

“冷先生……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我正在等我的未婚夫呀,他……”

“萧皓吗?他来不了了。”冷擎戴回墨镜,眉头微拧,说话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为什么?!”

叶子夏难得炸了毛,她期待了那么久!

冷擎透过墨镜的镜片,嘴角微微一扬, “因为就在一个小时前,你的男朋友被关到了看守所。”

他顿了顿,补充,“和我的女朋友一起。”

叶子夏小脸微白,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似的傻杵在那儿,浑身发冷。

男人理了理西服袖口,大发善心一般的勾起唇角,迈开信步离开登记大厅,“如果不信,我可以先带你去派出所看看,去吗?”

叶子夏这才回过神,嘴唇微微颤抖,“去!我要去!”

她必须去看!

第2章 我会娶她

叶子夏坐上宾利,司机缓缓发动引擎,坐在她旁边的男人闭着眼翘着腿,神色淡然的压根就不像是被女朋友劈腿的人!

她内心不由得怀疑他话里的真假性!

可随后一想,这么一个大人物又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欺骗她呢?

直到,宾利车停在了郊区派出所。

她亦步亦趋的跟在冷擎的身后,只觉得这个男人的压迫感太强,二人才刚进去,派出所所长便已经一脸谄媚的迎了出来。

不一会儿,两名警察便带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从被看守房间里出来。

那女人一眼看见冷擎,眼底便光芒大盛,挣脱开旁边人的桎梏,冲了过来,“擎,你来救我了,我真的是冤枉的,我怎么可能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相信我好不好?”

女人委屈地想扑过去撒娇,冷擎眉头一皱,派出所所长便立刻安排人上来抓住女人。

冷擎不咸不淡的开口,放平视线,“我当然相信你,等会儿会有人替你做检查还你清白。”

做检查?检查那层膜吗?那她岂不是翻不了身了?!

要知道她虽然做了冷擎三年名义上的女朋友,可他从来都没有碰过她。

即使她在夜晚打扮的再妖媚,他也会找借口去书房办公。

女人脸瞬间变得比纸还白,当下狠掐大腿,落了泪,“我错了,擎,你相信我,是萧皓强女干我的。”

叶子夏一听,脑袋里嗡嗡作响,反驳道,“你胡说,萧皓怎么可能去犯法强女干你!”

从交往到现在,他一直说,要把她最美的时刻留到新婚夜,可现在……

“冷先生,您看目前的情况……您是要保释谢婉小姐吗?”派出所所长为难的问,这出轨也就算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能当街车证!

这若是普通男女便也罢了,可偏偏这个女人还是冷先生的女朋友……

冷家这脸……怕是丢尽了!

“保释?”

冷擎瞥向谢婉,女人楚楚可怜的模样却未在他心底掀起一丝波澜,他一字一顿地道,“我相信谢小姐能自证清白。”

“……”就连叶子夏也惊呆了。

这清白,该怎么自证?

“冷擎……冷擎……你不可以这么对我……你忘记了吗……我是你的女朋友啊,你说的,我长得像她,只要她不回来,你会永远把我留在你身边的!”

谢婉也顾不上什么颜面了,失声痛嚎起来,这么久以来他都不肯碰她,可她也是个女人啊,也有需求啊!

她不过就是想满足一下自己,又有什么错!

叶子夏听出了谢婉话中的意味,终于明白过来这个男人如此冷漠的原因。

原来他压根就不爱眼前的这个女人啊!

“子夏!子夏你可算是来了!子夏,你来的正好,你赶快拿钱保释我出去!”萧皓原先还正颓废着,被押送出来后一见到叶子夏的背影,顿时精神一振。

叶子夏扭头望去,待看清了面前的人,整颗心都疼的快呼吸不过来了。

她精心挑选的白衬衫上,领口沾满了口红印,色号正是刚才那女人口红的颜色,微敞的胸口还有几处深浅不一的吻痕。

冷擎利眼一动,见她神色恍惚,嘴角露出一丝轻笑,“你现在信了?”

叶子夏狠掐自己掌心,逼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可她还是在沉默良久之后终于爆发,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上前去,“啪”地一巴掌,打在了萧皓的脸上!

力道之大,连她自己的手掌心都疼了!

第3章 三日之内来和我同居

“你疯了!?你打我干什么?!”萧皓被这一巴掌打的脸都歪了,却迅速的回过神来,大声唾骂。

叶子夏又想哭又想笑,红着眼眶,“我是疯了,我疯了才会选择和你结婚!”

她声音低不可闻,手指死死的攥着,今天应该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日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萧皓有些慌了,“你……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别忘了当初可是你死缠烂打追我的!你到底还想不想让我和你结婚了?”

他支吾着,“想的话赶紧拿保释金来!”

“……”时至今日,他竟然还能如此的理直气壮。

叶子夏觉得自己一定是瞎了眼睛,才会看上这样的一个男人!

“恐怕她不能跟你结婚了。”冷擎声音传来,他笔挺的身形出现在叶子夏的身后。

萧皓盯着他矜贵又有些冷傲的神情,说话的音调竟然有些颤抖,这个男人不怒而威的气场实在太强大了!

“你……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很快……”

冷擎手臂一伸,将叶子夏整个人都纳入怀中,健硕的身躯裹着她,睥睨着萧皓,“她将会和我结婚,成为我的妻子。”

他说的异常轻松,仿佛这并不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可这就仿佛一个定时炸弹,‘轰’地一声在每个人的脑袋里炸掉了!

震惊的不光是萧皓,谢婉,还有叶子夏!

她浑身僵硬,脚底发软,结婚?和这个男人结婚?!

“不!这不可能!”

谢婉失声尖叫,冲了上来,“擎,你是开玩笑的是不是,你根本不可能娶这个女人!你就算恨我失贞,你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从大马路上捡一个女人娶了呢!你告诉我,这是假的,是不是?!”

冷擎有些烦了,一个眼神使过去,谢婉就被几个警察控制住了,再也不能靠近他半分。

“如果不相信的话,就等着各大版块头条吧,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

冷擎单手插兜,另一只手搂着叶子夏的肩膀。

他声音压低几分,染了丝沙哑,“还不走?未来的冷太太?”

‘冷太太’三个字,无形中是给予她的至高无上的名分!

叶子夏浑身一个激灵,两腿就像是被钉住了,竟是由着他强行的揽着她走出了派出所,身后还依稀传来谢婉撕心裂肺的尖叫声,还有萧皓的怒吼。

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

一天之内,她的结婚对象,就由萧皓,变成了眼前这个冷酷,不近人情的冷氏财阀大少爷……

“不……不对……你放开我!快放开我”

叶子夏的脑中忽闪过了什么,她迅速挥开扣在自己腰间的胳膊,脸色薄红,让刚下车准备替他们打开车门的司机都震惊了。

这还是头一次看见有女人会拒绝冷少的。

冷擎居然就任由她从他怀里逃脱了,他松开手,看着她,“哪里不对?”

叶子夏说,“我们之间并没有爱情,我们为什么要结婚?而且,冷氏又怎么会允许他们的大少爷,随随便便就从街上捡一个女人娶了?”

刚才谢婉的话她都从脑子里过了一遍,说的并没有错。

冷擎薄唇弯了弯,看来他要娶的这个小女人,还不算太笨,不过他暂时并不打算将他的目的全盘托出,至少要保留一定的神秘感。

第4章 交家产

“爱情?结婚的两个人之间一定要有爱情么?我并不这么认为。‘合适’二字,恐怕比‘爱情’更适合婚姻,你觉得呢?还有,目前为止,嫁给我是你最好的选择,总比找一个满大街和女人车震阻碍交通被警察带走的男人强太多了。”

“冷擎!你别说了!”

还在不断流血的伤口被人再次戳开,叶子夏红着眼眶,她想发泄又没足够胆量的盯着他。

这个男人非要在人伤口上撒盐才行吗?

“不说也可以,上车,我时间很宝贵,耽搁不了太久。”抬腕看了一眼表,他眉目之间多了一丝的不耐烦,率先坐了进去。

叶子夏磨蹭了半晌,还是坐上了这辆低调奢华的车内,冷擎的身边。

“这是我们结婚你会得到的房产、股票以及在瑞士银行户头的存款。”冷擎随手递给了她一个文件袋,从内露出了几张薄纸还有小本子。

他单手支颚,“等我们领证之后,这些东西都会属于你。”

叶子夏握着手里的文件袋,从里面只翻了几页,虽然手心的东西分量很轻,可是蕴含的价值恐怕足以让全城的女人望尘莫及。

这可是上百亿的家产啊,冷擎居然就这么随随便便的交到她的手里了!

“你……”

“我先送你回去,给你一周的时间整理,一周之后,我会来接你领证,并且,你所有的东西,必须搬到我在郊区的别墅,我不喜欢婚后分居。”

“……”叶子夏讷然,她答应他要嫁过去了吗?

可为什么这个男人的气场可以这么强,强到她根本无从拒绝,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叶子夏所住的小区离的并不远,十分钟的车程。

车子稳稳停下,她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试图推门下车,“把我在这儿放下就行,我自己进去。”

她住的小区内左邻右舍都是熟人,而且又都是工薪阶层的人,这么一辆豪车开进来,被熟人看见十有八九以为她是傍大款了!

然而没有冷擎的吩咐,司机对她的话置若罔闻。

“哪一栋?”冷擎开口问她,惜字如金。

“……”就知道是这样。

叶子夏咬了咬唇,还是乖乖地说了,“12栋3单元。”

“开进去。”冷擎吩咐司机。

车子一路行驶到她们家楼下,在她再次要下车时,冷擎又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张白色纸片,握着钢笔草草的写了几笔,递到她面前。

“这是?”

“这上面是我的联系方式,有什么紧急的事情,都可以打电话给我。”他收起钢笔,凉薄的说道。

叶子夏迟疑地望向他,心里却想着,她能有什么紧急的事儿啊?!

不过对方好意,她也不能拒绝吧,松了口气,道了声谢谢,她迅速的下车,关上车门,冲进了楼栋里。

冷擎眯起眼,目光一路追随了去,身边仿佛还留有她刚才的余温。

只是他总觉得,这个女孩儿,和三年前他在国外 遇到她时的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具体是哪里不一样呢?

他又一时不知道。

第5章 竟然不是亲生女儿

叶子夏小跑着上楼,一边从包里摸出钥匙。

这套房子是她的陪嫁,萧皓的母亲嫌弃她家里穷,无奈之下她爸妈只能花尽了家里的积蓄,狠狠心给她买了这套地理位置较偏放假比较便宜的一室三厅房。

叶子夏上了五楼,拿钥匙打开房门,率先看到的就是坐在沙发上的叶父,“爸……”

叶父刚退休,闲在家里没事便看报纸,瞥了她一眼,“嗯,回来了?”

“妈呢?”叶子夏往里头探了探,“妈——”

她刚叫了一声,阳台传来了‘扑通’一声,什么落地了一样,然后韩美琳光着脚跑了出来。

“子夏子夏,刚刚那车……一看就价格不菲,是不是萧皓的年终奖金发了,刚换的新车吗?”

韩美琳活了五十年,也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奢华的加长版豪车,心里难免有些激动。

她第一反应就是她这个新任的女婿买的,毕竟她对萧皓的工作还有家庭背景还是很满意的。

不然她哪里舍得掏那么多钱买这套房子,还不是希望叶子夏可以如愿的嫁入萧家吗?

“车?什么车?”叶子夏刚到家,口渴得很,换了鞋就走到茶几旁边倒水。

“就刚才送你回来的那辆!你可不要骗我哦!那车看着就贵,里头坐着个男人!那不是萧皓还能是谁啦?不过萧皓怎么不上楼来坐坐呢?”

韩美琳眼巴巴的瞧着她,心里还惦记着那辆车。

“……”叶子夏总算是明白她母亲大人心中所想了。

“不是他买的。”想起今日发生的种种,叶子夏的声音冷了下来,放下水杯。

“那……难道是萧皓的上司,送给他的?”韩美琳的想象力也不是一般的大。

“……”叶子夏赶快转移话题,拎起包往卧室走,“那个,爸,妈,我今天头有点疼,我先进房间躺一会儿。”

“哎哎哎?好端端的怎么会头疼的啦?”

韩美琳还想追过去,口里念叨个不停,“你和萧皓刚结婚怎么回家住了?新婚夫妻同居不太好的啦?哎?子夏?”

“女儿头疼,就先让她休息,你就别操那个心了。”叶父翻过一页报纸,说了一声。

叶子夏的房门‘砰’地一声关上,韩美琳碰了一鼻子的灰,听见叶父这么开口立刻翻了个白眼,“头疼头疼,一天到晚没事就拿头疼当措辞,我们当初把她带回来的时候,她可没这个头疼病的。”

虽然这件事在家里属于禁忌,可她还是忍不住小声的嘟哝一句。

立刻惹的叶父合上报纸,盯着她,“韩,美,琳!”

“好啦好啦!”韩美琳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我不提就是啦!”

她心有余悸的瞥了一眼紧闭的卧室门,心里想着反正房间隔音效果好,叶子夏听不见,拍了拍自己的嘴巴,扭捏着去做面膜去了。

叶子夏被领养这件事,只有她和叶老头子两个人知道,可这么多年过去,叶父都不准她提,摆明了让她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

大概是怕日后叶子夏倘若知道了,会千方百计地去寻找亲生父母吧。

第6章 前任婆婆来闹事

一墙之隔,叶子夏锁了房门,放下了包后就整个人倒在了床上,满脑子都是乱糟糟的,闭上眼就是萧皓在警察局里嚣张的模样。

她花费了几年光阴认真去爱的男人,居然是那么一副恶心的德性!

可是冷擎呢?

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救她于水火的男人,真实的目的又是什么?

她真的要嫁给一个她全然不了解的男人吗?

翌日,叶子夏如往常一样到医院上班,换好了护士制服,到值班前台拿到了新入院的病例后,一边翻看着一边往走廊走。

却没注意到那些小护士看她的异样眼神,大家都窃窃私语着,对她指指点点。

“子夏!子夏!”

好友兼同事张晓琳一路小跑着追上她的步伐,气喘吁吁的对她道,“你快去院长办公室,有个女五十多岁的女人正……正在闹事呢!院长似乎很生气!”

叶子夏眉头一皱,五十多岁的女人?她下意识的想到了一个人。

“子夏!马上护士长的甄选就要开始了,你可得悠着点,千万别在外面招惹了事端,耽误了你的升职。”张晓琳忧心忡忡。

“好的,谢谢你晓琳。”叶子夏抿了抿唇,心想遇事儿了她总不能怕吧。

当即将本子和笔收起交给张晓琳,自己则快步的走向电梯,坐电梯上去的时候,她心里还有些惴惴不安。

等她跨出电梯,还是犹豫着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寻着了昨天的那个号码,快速的发了一条短信出去:冷先生,真的不好意思打扰到了你,我可能遇到了点麻烦,您……能帮我吗?

她正走着,远远的就听见了前任婆婆刻薄的声音,“院长,你们医院的护士如此不负责任,不仅始乱终弃,甚至还影响了我儿子的大好前程,您可不能不管啊!这对贵院的名声,都是有极大影响的!”

叶子夏收起手机,走过去。

“阿姨,始乱终弃的人是萧皓,不是我!”她一本正经的说道。

萧母一见她来了,立刻抓过她的胳膊,“叶子夏!你还好意思叫我阿姨,我问你萧皓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进了派出所,还不允许保释?甚至现在,连他的工作都给搞丢了!”

院长沉着脸,脑壳早已被吵疼了,“叶子夏!你把这事儿给我解释清楚!不然护士长的提名名单里,你的名字将会被永远剔除!”

彼时,冷氏大厦内,一年一度的国际董事局会议正在召开。

冷擎听完了几个部门部长的工作汇报,手里的钢笔正转着,桌上的手机‘嗡嗡嗡’地就震动了起来。

他顺手拿起手机想直接关机,可屏幕上跳动的一个‘夏’字,让他硬生生的止住了动作。

而且极有耐心的看完了她的短信,眉头也不断的蹙起。

“冷总,那您看我们集团旗下,地产项目的竞标任务,由谁来负责比较合适?”楚特助试探的问道。

冷擎没回答他,合上面前的文件,突兀的起身,“今天的会议先到此为止,地产项目的竞标等定夺了我会公布名单,先这样,散会。”

“啊?冷总……”楚风目瞪口呆。

“这……”

众说纷纭中,冷擎拿起手机大步离开,还不忘记吩咐楚特助,“老李把车送去维修了,今天你开车,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楚风楞了一下,寻思着怎么忽然感觉冷总整个人和变了一样,以前他可是天塌了都不会变脸了人。

还有今早,他一上班,接到的冷总吩咐居然是开除集团旗下某个小公司的部门经理萧某。

简直让他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车子停在医院楼下,楚风本要跟着一同上去,却被冷擎安排候在车内,他独自一人进了医院。

第7章 她是有男人了,那就是我!

“叶子夏!”

此时的院长办公室门口,已围了不少好奇的吃瓜群众。

萧母气势更盛,见都没人站出来帮叶子夏,更是嚣张地扯住了叶子夏的头发,“你居然到现在还狡辩,你说你是不是有了别的男人!就想不管我们萧皓了?”

“她是有男人了,那就是我!”

正准当萧母备再用力扯的时候,一只手猛然替叶子夏挡住,并迅速捏住了萧母的手腕。

冷擎风尘仆仆,一身灰色风衣衬的身姿颀长,眼眸似结了冰一般,凌厉的五官浮现出一丝愠怒。

敢在他眼前动他的女人,看来他给萧皓的惩罚还是太轻了些。

陡然间的变故让周围的人都吃了一惊,甚至有人偷偷拿出手机拍下这‘英雄救美’的视频,院长亦是惊呆,怎么也想不到是什么大风居然会把冷擎这么一个神龙见尾不见首的人刮来。

“冷……冷先生,您……您怎么……来了?是来探望老太太的?” 毕竟冷擎的奶奶也住在这个医院的VIP病房中。

可是看面前的这个架势,他又否定了他自己的想法,莫不是冷擎和这个叶子夏有什么瓜葛?

萧母的声线都颤抖了,自然听出了院长对此人的恭敬之意,“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弄伤了我的女人!”

冷擎攥着她手腕的力道加大,萧母脸色变得难看,这个男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只好将怨气和火气都撒在了一旁的叶子夏身上。

“你这个女人,果然背着我儿子勾搭别的男人,就你这个人品,也配在这个医院上班吗?我呸!”

萧母尖锐的嗓音引来了不少围观者,有病人,也有医院的同事。

叶子夏刚才被抓疼的是头皮,此刻却是觉得呼呼的烫,尤其是周围的风言风语声。

“被这么一闹,怕是叶子夏这次升职无望了吧?”

“不过这个男人是谁啊?好帅啊,总感觉在哪儿见过似的。”

“你快闭嘴吧,他你都不认识啊,冷氏家族总该听说过吧?冷氏财阀目前的掌舵人,刚从海外归来的冷家大少,怕是叶子夏趋炎附势,傍上了他后抛弃了萧皓吧?要不然对方气焰这么盛呢?”

“不会吧,你意思是说叶子夏做了别人的情人?”

女同事们你一言我一语,私聊的好不欢快,叶子夏更加窘迫尴尬,她本没有想过要用如此高调的方式结束这一切,可偏偏冷擎就这么做了。

这个男人……真的是……

“她配不配在这个医院上班,恐怕不是你说了算,即便她离开了这家医院,冷家的钱也足够她几辈子富足有余!”

冷擎厌恶的甩开萧母的手腕,让妇人连着退了两步,不可思议的盯着面前的二人。

而他此话一出,如同一道惊雷!

众人目瞪口呆,这是在暗示,叶子夏即将会嫁入豪门?

院长脸色大变,试探性的问道,“冷先生,您的意思是,叶子夏她……和您的关系是?”

冷擎一把将叶子夏揽入怀中,粗粝的手掌绕到她的下巴处,逼迫着她抬起头来,直视着萧母,一字一句沉声道,“告诉她,你是谁?”

下巴被捏的有些痛,叶子夏却莫名的觉得心里有些暖。

第8章 你早晚会被抛弃

她动了动嘴唇,“阿姨,背叛我的人是萧皓,是他劈腿在先,我和萧皓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也请你不要再闹了。”

萧母一瞬间,仿佛了然过来了什么,却不改牙尖嘴利的本事,只是她隐约感到面前的男人不是她招惹得起的,只能用恶毒的语言刺激叶子夏。

“呵,叶子夏,你以为你傍上了有钱男人就了不起了吗,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像是一块被用脏了的抹布一样扔掉!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是什么德行!”

“……”

萧母的话像是锋利的刀子,扎进她的心口,叶子夏脸一白,嘴唇抿紧。

上流社会豪门世家的门槛的确不是那么容易迈进去的,妄图攀附冷擎的女人恐怕数不胜数,这话不用萧母提醒,她自己心里也早已有了准备。

冷擎脸色愈发阴沉,院长一见情况不妙,立刻打电话叫来了一楼大厅的安保。

“保安,医院需要安静,还不赶紧处理了?!”随着院长一发话,萧母不多时就被几名保安架着请了出去。

纵然她闹的哭天抢地,也无人再敢出声应答。

冷擎眼角眯起,眼底隐隐有着一抹形容不出来的怒色。

“冷先生,真的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子夏是您的妻子,那既然这样的话,我看护士长的甄选也不用进行了,按照子夏这么几年的工作经验来说,这个护士长怕是当之无愧。”

院长的风向转的也快,完全超乎了叶子夏的想象。

“我……”

她正想开口,冷擎却已出声,却是直接替她拒绝了,“不用了,就按照正常甄选的流程,你们工作上的事情我不宜过问,但是诸如今天的事情,我也不希望再有下次。”

院长愣了下,不太摸得清冷擎的意思,却还是附和着,“好好好。”

心里却着实不太明白冷擎的用意。

叶子夏被冷擎搂在怀中,跟随着他的步子离去,感受着他的身体的热度,忍不住仰头望向他刀刻般的侧颜,高挺的鼻梁下,薄唇一张一合,霸气凛然又格外迷人。

“老天,她居然成了冷太太,怎么可能?”

身后那些个嫉妒的女同事们彻底懵了,叶子夏就是一个穷酸毕业生,怎么会成了冷太太,要知道在南城,冷擎代表的可是金字塔塔尖上的人。

“那么多种方式,你为什么会选择这种?”等电梯的时候叶子夏忽然问道。

她指的是她给他发短信‘求救’的事情,原本只是希望他可以利用他的关系私下帮忙解决一下,息事宁人。

可谁曾想他会亲自现身,如此大张旗鼓的宣布她的‘冷太太’地位。

怕是不出三天时间,她嫁入豪门的事情便会迅速曝光于诸多媒体。

“因为这种方式最简单直接,也省去了以后的麻烦。”

‘叮’地一声电梯到了,冷擎松开了手,率先的跨了进去,而后抬眸望向还杵在原地的她,“怎么,不进来?”

叶子夏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后立刻跟上,恍恍惚惚间似明白了他的意思。

小说

《宠妻至上:给厉少撒个娇》全文阅读苏念厉长珩

2021-1-2 23:01:52

小说

苏念念言战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苏念念言战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2021-1-2 23:02:0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