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是一场阴谋的开始……

“如果你表现的好,我就放了你弟弟。”男人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精致如魅的脸上,尽是邪肆的意味。,他的笑薄凉而邪魅,不曾想到的是,那只是一场阴谋的开始……
那只是一场阴谋的开始……

第1章 恶魔一般的男人

漆黑的夜空下着密密麻麻的雨点,雷声响彻整个天空,冷冷的划过银色的闪光。

漫长幽黑的路上,一名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少女奔跑在雨中,长长的黑发早已被雨水冲刷着黏在一起,滴答着水珠。

“啊……”

突然脚下被一块石头所绊住,少女狠狠地摔倒在地上,修长的双腿被碎石磨破了皮肤,溢出丝丝缕缕的血迹。

少女咬牙,双手勉强的撑在地上,摇晃着站起身。夜空无声的闪过一道雷光,映着少女苍白的脸上,那是绝美的容颜。

睫毛沾染着水珠,她用手背狠狠的抹了一把脸,摇晃着身体往前面跑去。

一扇黑色的繁琐花纹大门,渐渐地出现在视线中,少女急切地拍打着沉重的门,声音嘶哑:“开门,求求你们快点开门。”

“那么晚了,有什么事情?”黑色的门缓缓地开启,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女子撑着一把雨伞,冷冷的看着她。

“求求你,求求你,让我见见欧总。”少女的声音,悲切中带着哭泣,异常急切。

“不好意思,我家少爷没空见你。你还是回去吧。”黑衣女子微微眯眼,脸上淡淡的扫过不满。

少女摇头,“不,我一定要见到欧总。”

话语落下的时候,少女已经急急推开了黑衣女子,拼命的往里面跑去。

当豪华的门被打开的刹那,雷光刺眼的在身后闪现,划破层层的黑暗。男女的笑声从楼上暧昧的传来。

少女微微一愣之后,直接往楼上跑去,移开了一扇浴池的门,偌大的水池里面,男女正缠绵在一起。

“对不起少爷,我并不知道她会冒然进来,我现在就带她出去。”黑衣女子跟了上来,声音淡冷,径直拉住了少女的手臂,想将她拉出去。

“袁利,你先下去吧。”

男人的声音低沉,透着邪肆和幽冷。

黑衣女子应了一声,悄然的退出这一间迷蒙的浴池。

“你就是欧总?”黑发少女轻闪着目光,苍白的脸色已经被热气所沾染,变得绯红了起来。

“蔓小姐,深夜到此,不知有何贵干?”声音低沉如魅,修长的手指划过怀里美人的脸蛋,有着丝丝缕缕的暧昧。

“我……”蔓雪欲言又止,目光轻闪,避开眼前的如魅。甚至,空气里的暧昧气息,几乎让她感到窒息。

薄唇微扬,噙着一丝的嘲讽。只见,那一双狭长的眸光打量着眼前的少女,有着一丝失望。

真没想到传说中蔓氏千金居然是这个样子?

整个人狼狈的彻底,白色裙子沾满了污垢,连底层的布料都已经被磨破。还有那一双修长的腿,被小石子划破了肌肤,残留着细长的伤痕。

甚至,她狼狈的居然连鞋子都没有穿。

黑色的长发被雨水冲刷沾在脸上,更显得那一张脸绝艳而纯净。只是,那一双眼睛清澈的……让他感到熟悉。

邪肆的目光让蔓雪有些厌恶,淡淡开口:“既然欧总认识我,那么,想必欧总已经明白我此次来的目的吧?”

“我不明白蔓小姐说的是什么?”声音如魅,随着话语已经从浴池里走了上来,幽暗的灯光下,映着男人俊美的五官,直挺的鼻梁,莹润的薄唇,更显得妖冶,精赤修长的身躯,魅惑无比。

蜜色的肌肤还流淌着水珠,只见他伸手拿过一块干净的浴巾,动作慵懒,随意的擦了擦潮湿的发。

不过是一个动作,都显得那么的尊贵无比。蔓雪从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男人,美丽的如同恶魔一般,散发着危险和慑人迷惑。

如果不是他亲手害她家破人亡,她真的还想多看他一眼。可是,此刻她已经冷冷的移开视线:“欧总,我希望你可以开个条件。只要你能够放了我弟弟,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做。”

“你这是跟我在谈条件吗?”幽冷的声音带着嘲讽,冷冷一笑:“蔓小姐,我希望你可以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蔓涌华小三的女儿,你凭什么在这里跟我谈条件?”

小三的女儿?

一句话,足以掏空蔓雪的心。真没想到,不管她走到哪里永远都无法摆脱这样的现实。

小三的身份是他的父亲强硬给她戴上的。父亲贪财,抛弃了母亲,跟着另外一个有钱女人生活在一起。

母亲受不了这样的现实而自杀,是她亲眼看着母亲死在自己的面前。

没想到,父亲跟着另外一个女人,一无所出,才回来找他们。

蔓雪为了弟弟蔓辉可以有一个优越的条件,才勉强答应。可是,谁能料想到,生活才几天,就面临父亲的公司突然倒闭。

而眼前这个男人,纵然没有见过。却也在学校里听说过他的名号,欧氏集团的总裁,商业界中的耀眼,黑道中的恶魔。

甚至,他还是她父亲最大的债主。

“如果你想救你的弟弟,那你就告诉我,你父亲到底在哪里?”那声音突然变得残酷了起来,蔓雪下意识的抬眸,对上那一双狭长的眸光,泛着冷厉。

只见他悠然的披上一件黑色袍子,修长的手指在腰际上随意的打了一个结,袍子微微松垮,露出胸前蜜色的胸膛,诱惑人心。

“我……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我……我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弟弟吧。”蔓雪紧紧地捏着拳头,语气那么的卑微,眼中却是明亮倔强。

“蔓小姐,别那么可怜兮兮的样子。”迈开步子,欧炎翔的唇边划过一丝邪冷,修长的手指拂过凌乱的黑发,步步逼近,居高临下的凝了一眼黑发少女:“我奉劝蔓小姐,还是乖乖的告诉我,那个老狐狸到底在哪里?”

“我……”炙热的温度划过她的脸,蔓雪抬着头,看见那一双狭长幽深的眸光,流淌着寒冷的气息,“我真的不知道,而且,你绑架我弟弟,对于我父亲来讲,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威胁。”

“哦?”欧少的声调微微提高,径直走到了一张单人摇椅上,动作慵懒,透着桀骜,“既然老狐狸不敢出现,那么,我就会把你们都一起扣留在这里。”

“炎翔,你真的打算要留下这个女人吗?”声音娇美,池里的女人穿着性感的三点式,缓缓地走上来,媚媚的眼睛冷冷的瞥了蔓雪一眼,冷哼了一声。

欧炎翔抿着唇,没有说话。而是,拍了拍手掌。

只见,从外面进来两个男人,赤着膀子,一脸的猥琐,走了进来。

蔓雪下意识的往后面退去,不解的看向坐在摇椅上的男人,“欧总,这是什么意思?”

第2章 狂野而霸道的吻

雷光从窗口处悄然的闪过,欧炎翔微微的眯眼,修长的手指敲打着节奏,“蔓小姐,那么惊慌干嘛?你放心,等下他们自然会好好地招待你。”

“什么意思?”蔓雪看着那两个男人的逼近,心里涌起一股不安,脚步往后面退着,“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你们这样,吓着蔓小姐了。”欧炎翔的唇边噙着一丝似笑非笑的弧度,接过美女递上来的红酒,微微摇晃,妖娆的颜色在水晶里荡漾。

“欧总,你要找的是我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蔓雪往后面退着,倔强的眼中已经浮现一丝雾气,看向步步上前的猥琐男人,厉声喊道:“你们走开,不要过来。”

随着后退,脚步一空,整个人突然掉进了浴池里面,当蔓雪从水里挣扎而出的时候,那两名猥琐男人也已经一起跳下了浴池。

其中一个男人拉住了她的手腕,强行的想要吻她。恶心的味道,让蔓雪紧蹙了眉,倔强的喊着:“放开我,混蛋,放开我……”

她的挣扎,只会让男人们更加的急切起来,直接伸手一把撕开了她的白色裙子,粉色的内衣微微斜露了出来,肌肤白皙晶莹,十足的诱惑。

“蔓小姐,别挣扎了。他们的技术可是一流的。”欧炎翔一手环住美人的腰腹,动作暧昧至极。

“你……”蔓雪看着他薄凉的笑意,心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没想到今晚的一切都是他精心布置的。

而她不过是傻傻的进入了狼的地盘。

突然一只手大掌,抚摸上了她的脸蛋,蔓雪的眼中划过厌恶,张嘴狠狠地咬在了男人的手臂上。

“臭娘们,居然咬我。”男人吃痛大怒,伸手就是一巴掌,那力道很重,那一张绝艳的左脸,立马红肿了起来。

甚至,唇边溢出血丝,在雾气腾腾的浴室里,显得妖娆刺目。

狭长的眸光微微眯起,拂过一闪而逝的疼惜。凝着蔓雪那一双清澈倔强的眸子,让他有种久违的错觉,脑海中忍不住的想起梦茹。

欧炎翔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低沉的冷道:“住手。”

主人发话,两名猥琐男子立马打住,不解的看向欧炎翔。

“炎翔……”美女依偎在他的怀里,手指顺着衣襟,滑落了进去,无声无息的挑逗着。

“滚……”声音邪肆幽冷,欧炎翔一把甩开了美女的手,“滚,给我滚出去。”

突然的暴怒,让美女吓了一跳,眼中有丝委屈,却不敢多说一句话,立马推门离开。

而那两名猥琐男子一看主人发火,也颤颤的离开。

雾气淡然的浴池,瞬间寂静了下来。

蔓雪急促着呼吸,按捺住刚才的惊慌,眼中倔强的不让泪水流下来,“欧总,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吗?我都跟你说了,我跟我弟弟在我父亲的眼里,根本就没有那么重要。”

“是吗?”狭长的眸光冷冷射来,欧炎翔从座位上起身,走到池水边,俯下身,一把捏住了蔓雪的下巴,强迫她昂头对视着自己,清澈的美眸,让他忍不住的在心里划过一丝的疼痛。

相似的眸,让他涌上太多的回忆。如今,心里剩下的却只有那一份恨意。

如果不是蔓涌华,梦茹就不会死的那么惨。父债子还,天经地义,他一定要把那个老狐狸给逼出来。

“你不是很想救你弟弟吗?”炙热的声息落在蔓雪的耳畔,狭长的眸光划过一丝冷意:“不如……我们之间来谈一笔交易吧?”

交易?

蔓雪的唇边浮起一丝无奈,真不愧是做生意的人。

“我说过,只要你可以放了我弟弟。不管是什么交易,我都会答应。”她别无选择,只要弟弟平安无事,她……什么都愿意。

“很好。”性感的唇边浮起薄凉的温度,欧炎翔凝着眼前的女人,眸光幽深,“既然你什么都愿意。那么,我现在命令你……吻我。”

什么?

蔓雪微微蹙眉,不可置信的看向欧炎翔。

“怎么?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如果你想让我放了你的弟弟的话,你就必须听我的。”狭长的眸微微眯了起来,透着不悦。他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任何一个人都不要轻易挑战他的底线。

“我数三声,如果你还没有主动吻我。等下,我会让你亲眼看到你弟弟的手指。”冷酷的话语,根本就不是威胁。

“不……不要伤害我弟弟。我愿意,我什么都愿意……”随着欧炎翔的话,蔓雪的身体已经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甚至,刚才的倔强,已经被哀求所覆盖,那么的狼狈。

欧炎翔看着她眼中的泪水,脸色蓦地暗沉了下来,声音中的不悦清晰可见:“既然如此,我就不需要再说第二遍了。”

蔓雪微微咬唇,忍不住的紧握了拳头,羞辱的心翻涌着身体,她极力的说服自己。为了弟弟,不管做什么,她都愿意,愿意。

脚尖踮起,她微微抬头,慢慢地接近那润泽的薄唇,漆黑的瞳孔中,清晰的看到那一张美丽的脸上,是满满的无奈。

正当唇吻上去的时候,他的指腹突然点在蔓雪的唇上,“记住,要笑着吻我。我不喜欢看到一张苦瓜脸。”

蔓雪凝着他,唇边划过冷笑,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脸上浮现一抹温柔的假笑。

欧炎翔看着渐渐贴近的红唇,嘴角还残留着妖娆的血啧,心里快速的闪过一抹异样,主动上前,狠狠地吮住了那一张诱人之极的红唇。

口腔里游荡的是一股淡淡的芳香,无声无息的引诱着他,几乎让他感到抓狂。尤其是心里涌起的欲望,让他忍不住的就想要了她。

当看到她眼角滑落的泪水时,他才发现一切都那么不堪一击。她不是梦茹,她是蔓涌华的女儿。

一想到此,欧炎翔的心里有的只有恨意,只有报复。

吻,变得狂野而又霸道。

蔓雪闭着眼睛,只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如火如荼的吻还持续缠绵着,如魅的气息,一旦沾染,真的让人迷乱。

突然,他的手霸道的环住了蔓雪的腰,眼里带着一丝的不怀好意,让蔓雪吓了一跳。

心里一急,立马昂头,舌尖从他的唇里离开。

那一张俊美的脸随着她的离开,而变得冷怒了起来。甚至,连刚才浮起的温柔在刹那间变得不复存在。

“女人,你居然敢拒绝我?”狭长的眸微微眯起,散发着狼的嗜血,那么的不安。

只见,欧炎翔突然解开了黑色的袍子,迈步到池中,步步靠近眼前的少女,如魅的身躯完美的展现在她的面前。

“你想干什么?”蔓雪往后退着,“刚才,你让我吻你,我已经吻了。你让我笑,我也笑了。你到底让我怎么做,才可以放了我的弟弟?”

“啧……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满足了吗?老狐狸欠我的,你一辈子都还不清。”薄唇微动,声音低沉好听,却是那么的寒冷。

第3章 清洗,他身上的味道

蔓雪无路可退,声音有些激动:“那是我爸爸欠你的钱,为什么一定要绑架我的弟弟?他是无辜的,爸爸根本就不会因为他而出来。”

“只要你们的身上,流着他的血液。那么,你们就要承担起父债子还的责任。”漆黑的眸光冷冷落在蔓雪清晰而红肿的脸上。

他突然伸手而来,正当要碰触到蔓雪红肿的左脸时,她微微一侧,倔强的回望着他,“你不就是想要钱吗?你告诉我,我爸爸到底欠你多少?只要你能够放了我弟弟。这辈子我拼死拼活都会给你。”

“很好。”真是倔强的女人,欧炎翔的唇边扬起邪肆的弧度,“那我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现在能够拿出六亿欧元。我立马放了你和你弟弟。”

“六亿欧元?”蔓雪无法置信,一辈子,一辈子她都无法挣到那么多的钱。真没想到,父亲居然欠了他那么多的钱。

而弟弟却成为了这场巨债的筹码。

“怎么?是不是拿不出钱?”他笑,笑的那么凉薄。如夜般的眸子,落在了她的身上,白色的裙沾在身上,可以看到里面若隐若现的光景,“既然……拿不出。那么,你就用你的身体慢慢偿还吧。”

话语落下的时候,薄唇已经封在蔓雪的嘴上,舌尖探入,狠狠地吸吮了起来,没有任何的怜惜。

蔓雪被他禁锢在怀里,无法动弹,精赤的身躯被雾气所沾染,透着丝丝缕缕的魅惑。

突然,欧炎翔的手从裙底探入……

男人肆意的目光,让蔓雪紧闭了双眼。

他的吻离开她的唇,游移在耳畔,炽热柔软的唇含上蔓雪的耳珠:“我要你,给我睁开眼睛。”

邪冷的声音荡在耳边,蔓雪深吸了一口气,咬着唇,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划过无尽的苦涩。

她的自尊,在此时此刻被一个男人毫无保留的践踏。

这一切都是被父亲所赐,但是,为了弟弟。哪怕要了她的性命,她都心甘情愿。

气息那么浓烈,他的唇,吻在蔓雪的脖颈处,如同吸血鬼一般的鬼魅,一路而下……

“啊……不要……”蔓雪咬着唇,疼痛让她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掉进了浴池里,无声无息。

“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是第一次。”欧炎翔凝了一眼水中浮现的一抹红色,唇边噙着一丝残冷的笑意,“放心吧,你的第一次,我会让你记住的。”

抬眸时,欧炎翔看到她眼中的眼泪时,心里莫名的颤动。

瞬间浮上来的温柔,立马被冷漠所替换。

“收起你的怜悯,没有人会可怜你的。”声音残冷,而动作则是更加的无情。

“啊……不要啊……”此刻传来的疼痛,让蔓雪几乎将薄唇咬出了血,映着苍白的脸,那么的刺目。

他没有任何的怜惜,只是无情的报复和发泄。

蔓雪承受着,原本就被雨淋过的身体,很快就昏迷了过去。

当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上,挂着繁华的水晶灯,散发着幽幽的光线。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到床上的,陌生的地方,不用想,也知道她一定还在欧炎翔的别墅里。

只是,头很重,整个身体就如同散了架一般,那种酸疼根本就无法言语。尤其是下身,还清晰的感到胀痛。

蔓雪勉强的撑起身子,起身的时候,总感觉房间在摇晃,脚步有点不稳,却还是往浴室间走去。

因为,她想把那个男人残留在身上的味道,一一清洗掉。

走进浴室间后,她径直反锁了门。抬头时,看见了镜子里的自己,一脸的憔悴,她对着自己强颜欢笑,“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

她闭上眼睛,一片的干涩。

当冰冷的水从上面冲下来的时候,覆盖了她晕眩火热的身体,长长的发被水淋湿,沾染在脸上。

门突然重重的被敲响,蔓雪挣扎着看向门的方向,只感觉眼前一片模糊,整个身体瘫软的倒在地上。

而这个时候,门已经被踹开。欧炎翔一眼就看见倒在浴室里面的女人,整个身躯紧紧地缩卷在一起,长发被水淋着,如同海藻一般,荡漾。

不知道为何,欧炎翔感觉自己的心,猛地一紧,立马跑进浴室,俯身将女人抱在怀里。

她的身体流淌着水珠,沾上了欧炎翔的衬衫,可以感觉到她滚烫的气息,酡红的脸狭。

该死的女人,明明已经在发烧了,居然还用冷水洗澡。

他责怪她的大意,可是,心却也抽疼了起来。

将她放在床上后,欧炎翔拿过一旁的浴巾,快速的为她擦身。她的身体很烫,淡淡的呼吸炙热的拂过他的额头。

他的手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颤抖,这个世上,还没有一个女人有这样的福气,让他伺候女人擦身。

也许,除了梦茹,还没有一个人可以让他为之付出的吧?

漆黑的眼眸微眯,他拿过一旁的医药箱,翻找着药物。拿出一包退烧药后,用温水搅拌融化。

“女人,给我张嘴。”第一次给一个女人喂药,动作有点笨拙,欧炎翔拿着勺子,凑近她的嘴边,直接灌入下去。

“咳咳……”灌的太多,让蔓雪全部咳嗽了出来,喉咙难受的要命,迷迷糊糊间,她睁开了眼睛,无意跌入那一双狭长如魅的眸中。

片刻的愣神,蔓雪有点恍惚,难道是梦?不然,怎么会在恶魔的眼中看到一丝的急切呢?

“你这个笨女人,快点把药给我喝下去。”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欧炎翔掰开她的唇,想再次的灌入下去。

蔓雪的脸一侧,避开那药,声音微微嘶哑:“我不要喝药,欧炎翔,我恨你,你走开,咳咳……不要碰我……”

“你这个女人,凭什么让我走开?”漆黑的眸,因为怒气而变得幽红了起来,欧炎翔的一只手紧紧地捏在蔓雪的肩膀上,越来越紧。

“好疼……”蔓雪吃疼,紧蹙了眉,“欧炎翔,你出去,我不要看到你,你出去……”

她的声音含糊,却那么的坚定。

显然,她已经恨透了他。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来恨他?

“你让我走,我偏不走。”欧炎翔的心一横,大口的灌入了苦涩的药,对上蔓雪的嘴,灌入了她的唇中,慢慢的咽下。

“咳咳……”蔓雪被药呛到,咳嗽了起来,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欧炎翔的怀里,轻声呢喃:“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为什么要绑架我弟弟……”

声音慢慢的含糊了起来,随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纵然睡去,也无法抹平她蹙起的眉头。

欧炎翔凝了她一眼,伸手用指腹轻轻的拂过她润泽的红唇。

漆黑的眼中,有着复杂的深情。他轻轻的为她盖上被子,低头落下一吻,冷漠的脸划过一丝的温柔:“梦茹,晚安。”

第4章 女人,你居然敢咬我

当蔓雪从昏沉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阳光淡淡的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她撑起身子,靠着床背。

视线落在外面,突然有了一种向往,唇边扬起憔悴的无助,如果可以她真的不应该选择相信父亲的话,带弟弟进入他的新家。

如今,换来的却是这样的一个局面。

门突然被打开,蔓雪惊吓了一跳,以为进来的是欧炎翔,可当看到那名黑衣女子时,心里不免松了一口气。

“蔓小姐,你昨夜发烧,只能喝些清淡的粥。”她的声音淡漠,直接把手中端的粥放在了床头边。

蔓雪看了一眼,淡淡开口:“你先出去吧,粥我等下会喝。”

“不行,少爷吩咐了。一定要看着蔓小姐把粥喝下去,我才可以离开。”她站在一旁,干净的脸上有着冷漠。

这个男人真是奇怪,明明是他伤害她,却偏偏……唇边不由得浮起一抹苦涩。

一天一夜都没有碰过食物了,当粥端在手中的时候,蔓雪忍不住的闻了一下粥的清香,慢慢的喝了起来。

当喝完之后,蔓雪把空碗递给了黑衣女子,“谢谢了。”

“不客气。”她伸手接过,“以后,蔓小姐可以称呼我罗琴。”话语落下之后,她径直转身,冷冷的离开房间。

当门关上的时候,一切都显得空荡了起来。

蔓雪静静的躺下,脑海中有太多的回忆,可是,她发现她的一生有多么的不堪,父亲对家庭的叛变,母亲的离去。

支离破碎的家庭,让她不仅仅要独自撑起家,还要照顾弟弟。

有时候,她感觉自己真的很累。但是,为了弟弟,她再苦再累,都要坚持下去,坚持下去。

头还是有点沉重,慢慢的闭上眼睛,不知不觉中进入了睡梦中。

“恩……”是梦吗?为什么感觉梦那么的真实?

炙热的气息淡淡的拂过她的脸,她感觉柔软的唇瓣贴在了她的唇上,舌尖长驱而入,进入了她的口腔,游走,缠绵。

似乎还有一只手攀在她的胸脯上,那种感觉……蓦地,一双原本紧闭的眸子,立马睁了开来。

黑暗中,跌入的是那一双狭长幽深的眸子,一闪而过的温柔。

“你……你干什么?”她试图想要将他推开,可是,腰腹已经被欧炎翔牢牢地环住。

“啧……蔓小姐,你这是什么态度?”欧炎翔的薄唇扬起一抹邪笑,仿佛那是伪装出来的温柔,暗藏着无尽的危险,“蔓小姐不要忘记了,昨晚,可是我在照顾你的。你是不是应该要对我表示谢意?”

说话间,他的目光游移在蔓雪的身上,随着她的呼吸起伏,衣衫下的胸脯看起来更加的饱满。

蔓雪顺着他的目光,立马用一只手放在了胸前,似乎想阻挡他的目光,“欧总,昨晚你照顾我,我的确要感谢你。但是,目前我烦请欧总可以离开我的房间,谢谢。”

“离开?”欧炎翔低头,那一张妖孽的脸慢慢的逼近,散发着恶魔的气息,“蔓小姐,难道你想跟我玩欲擒故纵的手段?”

“什么意思?”她一脸迷惘,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唇再次贴了上来,带着致命的诱惑,湿滑的舌撬开她紧闭的唇,反客为主,肆意的游移了起来,又顺势将她的舌尖卷起缠绵。

“恩……”她拒绝,伸手想要将眼前的男人推开。

但是,原本紧握在她腰上的手,越来越紧。甚至,他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扣住了她不安分的手腕。

炙热的气息不断在鼻息间徘徊,蔓雪抗拒着那丝暧昧,立马侧了头,远离他的缠绵,呼吸起起伏伏,眼中明亮倔强:“欧总,请你放尊重。我不是你的玩物,纵然我爸爸欠了你的钱。那也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牵连到我跟我弟弟的身上?”

随着她的话语,那一双幽深的眸子微微紧缩了一下。

那神态,真的让他恍惚的以为,眼前的女人就是梦茹。可是,她不是,她是老狐狸的女儿。

她的身上……还流着老狐狸的血液。

欧炎翔微微眯眸,嘲讽一笑:“我说过,父债子还。那一晚,蔓小姐拼命的跑进我家,难道不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我抓的不过是你的弟弟,又不是你。不要忘了,是你主动来找我的。”

“我……”蔓雪咬唇,对上那一双散发危险的深眸,“我是为了我弟弟。你抓了我弟弟,我不过是希望你可以放了她。”

“真的是这样吗?可是,你已经一再的勾起我的欲望。”话语落下的时候,他的舌尖拂过蔓雪的耳珠,酥麻的感觉在她的身体蔓延开来。

尤其是那一只手,不经意间已经来到了她的大腿处……

“啊……放开我……放开……”蔓雪惊慌的喊道,身体扭动着,想阻止他不安分的手,那种触电的感觉,让她的心彻底的慌了。

可是,欧炎翔无动于衷,唇边的笑意渐渐地扩大,“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期待啊?”

“我……”蔓雪的脸瞬间涨红了起来,“你放开……放开我……”

“我奉劝你还是乖乖的吧,不要忘记你的弟弟还在我的手里。”声音突然冷凝了下来,欧炎翔盯着她,“如果你再次拒绝的话,我会让你见到你弟弟的尸体。”

“为什么你总是用弟弟来威胁我?如果有你能力,为什么不直接抓我的爸爸?”蔓雪愤怒着,倔强的眼中,仿佛有一只疯狂不安的小鹿,想要从眼中跳出来一般。

“很好。”他微笑,笑意是那么的嗜血。

随后,再次吻上蔓雪的唇,疯狂的吸吮着口腔里的芳香。

蔓雪被他牢牢地禁锢,摇着头,双腿下意识的并拢。

那一刻,她清晰的看到那一双如魅的眸中划过的邪肆,还有他的无情举动……

羞辱和无奈爬满了她的全身,那该死的感觉,让她紧闭了双眼。

突然,欧炎翔的舌尖从她的嘴里抽离,眉宇紧蹙,口腔里弥漫着血腥的味道,那么浓烈,“女人,你居然敢咬我。”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美丽的大眼,清澈的浮现了水雾,声音中有着颤抖:“欧炎翔,不要让我来恨你。”

“你说什么?你恨我?”欧炎翔凝着眼前楚楚动人的眼睛,心里深处拂过一丝柔软,慢慢的又被冷漠所覆盖,“既然你要恨我,那么,你就恨我一辈子吧。”

话语落下的同时,他的无情也是恶狠狠的……

欧炎翔看到她紧咬的唇,似乎连痛,都不愿意发出一点声音。

这个倔强的女人,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让他感到莫名的熟悉。她明明不是梦茹,为什么他总是有种错觉,总感觉眼前这个女人就是梦茹。

不,不对。她是蔓涌华的女儿,是她的父亲害死了梦茹。她要代替他的父亲,偿还属于他的一切。

当忧郁从欧炎翔的眼中划过时,剩下的只有残暴……

他无情的对待,让她感到无比的羞辱,但是为了能救她的弟弟,她也要承受这样的痛苦,尽自己的全力迎合他这样的一个恶魔。

这不是他所要的吗?

眼睛变得干涩,流不出一滴眼泪,蔓雪闭着眼睛,任由他肆意的霸道……

一夜的缠绵,让她筋疲力尽。

可是,纵然这样。她却没有任何的睡意,身边躺着欧炎翔,他的手还是紧紧的环着她的腰,仿佛生怕她会突然消失一般。

“梦茹……”浅浅的呼吸声,伴随着溢出的名字,蔓雪下意识的看向近在咫尺的男人,眼前有些模糊。

他到底是在喊谁?那陌生的名字,在他的梦中徘徊,从唇里重复着呢喃,似乎有一缕哀伤挥之不去的涌来。

蔓雪的心有几分颤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这个男人,很可怜。虽然,她一直无法在他的眼中读懂瞬间的温柔。但是,她感觉他是寂寞的。

想想也真是可笑,恶魔都是冷血,当然寂寞。

甚至,刚才他还残暴的对待自己。是他,是他毫无保留的践踏她的自尊,她的一切。

她恨,她恨他。

第5章 握住她不安分的手

身子不知不觉的紧缩了起来,鼻息间徘徊的是午夜间,男人如魅的味道,闭上眼睛,一片的干涩。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去的,当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光线从窗户透射进来,照在她苍白的脸上。

她转眸看去,身边,早已经没有了欧炎翔的身影,残留的只有属于他的味道。

昨夜的缠绵,让她感到很累。

正打算继续闭上眼睛睡去的时候,门被打开,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名黑衣女子罗琴。

她的表情淡淡,手中拿着一套崭新的衣服,蔓雪有些不解,那衣服看起来有点像校服。

“少爷吩咐了,从今天开始。由我接送蔓小姐上学,这是你第一天报到的校服。”声音冷漠,一如她的表情。

“你说什么?上学?”蔓雪微微紧蹙着眉,不知道那个男人又在打什么主意:“他到底想干嘛?为什么不把我的弟弟放了,反而让我去读书呢?”

罗琴看着她的表情,冷冷一笑:“少爷今天已经去英国了,不会见你。我奉劝蔓小姐还是乖乖的把校服穿上吧。你应该要感到庆幸,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少爷这样的关注。”

“这是关注吗?”蔓雪冷冷一笑,还是说他对她残暴的一切,有了自悔?所以,他才让她去学校读书?

可是,他是恶魔,彻彻底底的恶魔?恶魔怎么会有自悔的心呢?

“少爷知道蔓小姐还在读大二,而且,学习成绩优秀。少爷不想看到蔓小姐,轻易放弃学业,才安排了一切。蔓小姐应该要感谢少爷才对。”

“要去读书可以,但是,先让我看看我弟弟。”蔓雪看向罗琴,倔强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乞求。

“不好意思,蔓小姐你这个要求我无法做到。”罗琴冷冷回绝,“不过,蔓小姐你可以放心。目前,你的弟弟平安无事。”

“但是,如果你违背少爷的意思。那么,我就不敢保证了。”她微抬了下巴,那一双冷漠的眼睛,淡淡的扫过放在床上的校服,意思明了。

蔓雪深吸一口气,“好,我希望你可以告诉你家少爷。我会去读书,但是,我希望我弟弟可以平安无事。”

罗琴点头,转过身,等待她的穿着。

当一切准备好后,蔓雪跟着罗琴径直走下了楼,一辆黑色奢华的车子正停在门口,映着光线,流淌着车身的光泽。

走出门外时,蔓雪才感觉到什么是久违,风轻轻的吹动着她的长发,还有她的裙子。

眼前尽是美丽的花开,很多花她叫不出名字。但是,它们都欢快的在风中摇曳。

罗琴为她打开了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上车后,罗琴坐在副驾驶上,开车的是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戴着一副墨镜,让车里的氛围变得有点紧张。

车子开启后,蔓雪贪婪的看着外面,熟悉的道路一一在眼前划过。

以前,纵然羡慕公主一般的梦幻。但是,这一次事情发生,她才发现公主不一定就是幸福。

她现在的确住着梦幻一般的城堡,穿着高档的衣服,坐着奢华的车子。但是,她只感觉一切都是空虚。

当车子在一处散发皇家气息的场地停下时,蔓雪不解的看向罗琴,“这……这不是我的学校……”

“这里是圣樱学院,以后你就在这里读书。”随着罗琴的话,蔓雪有些不可置信。

圣樱学院可是国际鼎鼎有名的贵族学校,那是有钱人的天地,穷人的孩子,根本就不要妄想在这里读书。

车门悄然的被打开,罗琴的手中拿着一份资料,淡淡开口:“蔓小姐,下车吧,我带你先去报到。”

下了车,蔓雪凝向眼前的圣樱学院大门,眼中还呈现着不可置信,不敢相信的是那男人居然会让她来如此高贵的学院读书。

她真的不知道那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不过,她还真的无法看透那个男人的心思,太过复杂。

跟随着罗琴的步伐,蔓雪走在身后,目光无法转移的打量着这一座奢靡的学院。如果,这里是称呼为学院的话,想必更适合称呼为宫殿吧?

明亮的走廊,四周全是用黑色的大理石所覆盖的地面,映着灯光,可以看到走动的身影。

这里的设计,几乎源自于欧洲,有着欧洲文化的气息。

蔓雪跟着罗琴,来到一处教导处时,她轻轻的敲响了门,声音从里面传来,淡淡的:“进来吧。”

罗琴打开门后,只见,里面偌大的办公室坐着一名中年妇女,脸上有着严肃,抬头时,才露出一丝笑意,“过来了?”

“恩。”罗琴淡淡应了一声,走进去,把手里的资料放在了桌上,“人我带来了,到时候你看着办。”

中年妇女站起身,推了推眼镜,打量了一下蔓雪,点了点头,“好,你跟我来吧。”

蔓雪看了一眼罗琴,她的脸上冷冷的,“放学,我会来接你。”

跟随着中年妇女,径直来到了一间教室。她的出现,成为了同学们的焦点,美丽绝艳的脸蛋,白皙的肌肤,樱桃般的小嘴,美丽清澈的眼睛,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肩膀上。

她的美丽,让人感到很清新,很舒服。

蔓雪没有过多的自我介绍,似乎这一切都已经被欧炎翔所安排妥当,老师只是安排她坐在最后一个位置上。

课桌里,摆放着她的新书。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被打发。虽然,下课的时候,经常会有同学带着各种的心思来探问她的底细。

不过,都被她淡淡笑着回绝。

直到放学时,她脸上的笑容才慢慢地变为黯然。

走出校门,那一辆奢华的黑色轿车正停在门外,罗琴为她打开了车门,恭敬的站着。

蔓雪坐进车里后,罗琴递上一个精美的盒子,淡淡开口:“这是少爷送你的,你拆开看看吧。”

蔓雪看了罗琴一眼,接过盒子,一一拆开,里面摆放着一款手机,粉色的机身,正是最近流行的款式。

“这……”蔓雪有些不解,甚至,那个男人总是给她太多的意外。

“这个手机里面有少爷的号码,少爷说了。如果,你想他的时候,可以给他打电话。”罗琴淡淡开口。

蔓雪忍不住的浮现无奈的笑容,她逃都来不及,怎么会主动给他打电话呢?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机身闪烁着,蔓雪微微一愣,拿起手机,不用去看也知道打来的人是谁。

接起电话,蔓雪只是把手机放在耳边,手莫名的颤抖。

“今天第一天读书,感觉怎么样?”低沉的声音从电话的彼端低沉响起,欧炎翔站在窗户处,目光凝着英国最繁华的黑夜,迷离的光璀璨无比。

“谢谢。”随着蔓雪轻轻的吐出那两个字时,欧炎翔的唇边勾起了沉沦的弧度,如魅而性感。

真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有心情跟他说“谢谢”。房间的灯光,映着那一张绝伦的五官,折射出美丽的光泽,散发着一丝冷意。

“一天不见,你有没有想我?”手机紧紧的捏着,蔓雪听到那一句话的时候,美丽的瞳孔忍不住的一缩。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挂了。”她径直挂了电话,心莫名的乱跳。

这个男人真的是一个恶魔,不过是通个电话而已,却让她感觉不安。

手机里冒着嘟嘟的声音,欧炎翔的脸上划过一丝不悦,这个女人居然敢挂他的电话,等他回去,让她好看。

“炎翔……”随着浴池的门打开,出来一名娇美的混血儿,性感的身材,披着一件紫色的裙纱,里面的光景若隐若现。

长长的金发披散在身上,散发着女人的妩媚。

欧炎翔淡淡的斜睨了一眼,任由娇美女人走上前来,从后面抱住了他……

不经意的举动,太过容易挑起男人的欲望。

欧炎翔一把握住了女人不安分的手,蓦然转身,唇边勾起一缕邪肆,手一伸,轻佻起女人的裙纱,蠢蠢欲动的身材展现在眼前……

这个女人……对于他来讲,不过是玩物而已。

耀眼的男人,永远有太多的女人沉沦在他的身下。

飞蛾扑火,又有谁可以彻底的融入这个男人的心?

在不知不觉中,房间里,弥漫着暧昧的气息,挥之不去。

第6章 少爷想见你

一连几天,蔓雪都不曾见过那个男人。不过,对于她来讲,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直到第四天,正是一场体育课。一架私人飞机降落在操场上,引起不少人的注意。蔓雪站在一旁,看着飞机在眼前降落。

飞机的门打开,从里面下来一名身穿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男子,径直往蔓雪的方向走来。

“蔓小姐,少爷想见你。”

随着男人的话语,蔓雪的心变得紧张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捏着,感觉到周边同学投来的异样。

蔓雪深吸了一口气,纵然害怕又能够怎么样呢?她始终还是要去面对,迈开步子,走了上去。

午后的风吹动着少女黑色的长发,一名身穿白色衬衫的男子站在教室的顶楼,目光紧紧的盯着少女走上飞机。

阳光下,白色男子的脸有些模糊,却无法掩盖身上散发出来的高贵气息,薄薄的唇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我们……应该要见一见了。”

蔓雪走进飞机后,手臂蓦地一紧,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整个人已经跌入了男人宽阔的胸膛,鼻息里是他淡淡的烟草香味。

“几天不见了,你有想我吗?”邪肆而又好听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蔓雪抬眸时,唇不经意的划过他的柔软,脸唰的红了起来。

“你……你怎么回来了?”蔓雪的脸通红,低垂着眸,避开那邪肆的眸光。

“哦?听蔓小姐的语气,好像不希望我回来?”欧炎翔邪魅的扬起弧度,漆黑的眸子散发着危险的光芒:“看样子,我应该多在蔓小姐的身上下点功夫了。”

“不……不要。”蔓雪的心猛地一紧,唇已经被男人牢牢地锁住,撬开她的唇瓣,湿滑的长舌,如同宁静前的暴风雨,狂野的索取着她的味道。

几天不见,这个女人的味道,越发的让他感到迷恋了起来。

飞机升起,慢慢的远离地面,远离更多异样的目光。

“你……你放开我……放开我……”蔓雪将头一昂,趁机离开了欧炎翔的唇里,呼吸急促。

“你居然敢拒绝我?”欧炎翔的手指扣住她的下巴,让她强迫的对视着自己的眼睛,“我警告你,如果你下次再拒绝我。你信不信……”

“你不要总是用我弟弟来威胁我。”蔓雪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下巴传来疼痛,让她忍不住的紧蹙了眉,“我的确很感谢你让我再次读书,但是,我只希望你可以放了我弟弟。”

“放了你弟弟?没有问题。”欧炎翔笑着,仿佛笑容里面没有任何的危险,“不过,在这之前,我要你满足我。等我对你玩厌了,我自然会放了你们。”

“你……你……”蔓雪咬牙,看着欧炎翔戏谑的眼神,“为什么你总是不肯放过我们呢?我都说了,我爸爸根本就不会为我们……”

修长的手指点在她的唇上,欧炎翔的唇边划过一抹邪肆,“几天不见,你能不能换个新鲜的说法?不要一味的挑战我的底线,不然,我会在这里要了你。”

这个男人……蔓雪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回到别墅后,已经夕阳西下,晚餐已经准备好,这是蔓雪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跟这个男人一起享用晚餐。

两个人静静地坐在彼端,压迫的气息总是若有若无的让蔓雪感到紧张,她无法适应跟这个男人一起用餐,随便吃了一些,立马回到了房间。

此刻的天空,已经彻底的黑暗了下来,蔓雪进入房间后,立马关上反锁,靠着门背,心扑通扑通的狂跳。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回来之后,总是让她莫名的变得不安起来。

窗口外突然亮了起来,蔓雪走到窗口边,看到罗琴站在楼下,恭敬的打开一辆银色跑车的车门。

一名身穿黑色衬衫的修长男人出现在蔓雪的视线中,眸光有意无意的往她的窗户看来。

蔓雪的心一紧,立马侧过身,将自己的身躯投入在黑暗当中。

随后,她只听见跑车开出去的呼啸声响。

欧炎翔的离开,不免让蔓雪松了一口气。由于,今天上了一场体育课,她的身上还残留着汗水的味道。

走进浴室,随意的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她拿着白色的浴巾,擦着潮湿的长发。

“洗好了?”声音突兀的响起,蔓雪吓了一跳,往声音的来源看去。

只见,黑暗中一名修长俊美的男子坐在沙发上,动作慵懒,带着几丝的桀骜气息。

“你……你刚才不是出去了吗?”蔓雪惊慌的将浴巾遮盖在胸前,她以为他已经出去了。所以,洗澡出来的时候,只穿了简单的睡衣。

没想到……这个男人真的如同恶魔一样,出现在这里。

“出去了就不可以回来吗?”他笑,笑的邪冷,那一双狭长的眸光肆意的落在她的身上,修长的身体穿着一件简单的家居睡衣,宽松的款式将她看起来更加的娇小。

修长的美腿露在外面,白皙细腻,不管是任何一个男人见了,想必都会对眼前的美食,蠢蠢欲动。

“过来……”欧炎翔命令道,唇边噙着黑夜的如魅,妖美至极。

“欧总,你还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有事情的话,麻烦你出去。”蔓雪开门,外面的光线照射了进来,她做法很明了,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你这是在命令我吗?”欧炎翔从沙发上站起身,动作优雅,邪魅的身上散发着让人沉沦的气息,慢慢的靠近蔓雪,伸手,将门重重的关上。

欧炎翔所站的角度,将蔓雪堵在了门后面,无路可逃。

那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眼中的倔强清晰可见。欧炎翔的脸上划过一丝薄凉,伸手环住了蔓雪的腰,又顺势将她带入了他宽阔的胸膛。

长长的黑发还有些潮湿,却弥漫着幽幽的香味,香,真香,那是薰衣草的味道,也是梦茹喜欢的味道。

欧炎翔忍不住的吸了一口,那让他迷恋的香味,低头,舌尖悄然的划过,怀里女人的耳珠,低沉开口:“不要拒绝。”

麻麻的感觉,在蔓雪的身上蔓延,她瞪大着眼睛,“你……你又想干什么?如果你再碰我的话,我可以去……去告你。”

“告我?”欧炎翔低沉的笑了起来,这个女人,真是天真的要命,环在她腰上的手,更加的紧了起来,将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地靠在一起。

“女人,我告诉你。你告不了我,而且,现在是你在勾引我。”说话间,他的舌尖再次舔弄着她的耳珠,让蔓雪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你放开我,我没有勾引你。是你自己……恩……”挣扎间,蔓雪的唇被牢牢地封住,欧炎翔的一只手紧紧的按着她的后脑,狠狠地吻着,直到口腔里弥漫了血液的味道,他才离开。

“味道不错……”他轻轻的舔了一下唇瓣上的血液,一只手抚摸在蔓雪的脸上,声音淡漠:“这不过是对你一个小小的警告,我说过。只要你满足我,总有一天我会放了你们。如果,你一味的抵抗,后果你要明白。”

诱惑迷人的声音,荡漾在耳边,蔓雪忍着舌尖的疼痛,深吸了一口气:“好,我答应你。但是,在这之前我希望你可以让我见见我弟弟。”

蔓雪的声音,因为颤抖而变得悲哀了起来。

第7章 他的私人专属

看着女人眼中的泪水,欧炎翔的心蓦地一愣。自从这个女人出现之后,真的很少看见她急切的样子。

欧炎翔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我希望你可以做到,你承诺的话。”

手机递过来,蔓雪点了点头,嘟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当电话接通的时候,她的情绪都被带动。

“蔓辉,是你吗?蔓辉……”蔓雪的声音忍不住的颤抖,眼中的泪水无法控制的流了下来。

“姐……”随着久违的声音在电话的一端响起时,她几乎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无法控制。

柔软的唇,不停的舔弄着她的耳珠,她的脖颈。

“蔓辉,你过的好吗?”蔓雪咬唇,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她不想让蔓辉听出她有一丝的不安。

“姐姐,你放心,我很好,你不用担心……”声音突然远离了起来,手机从蔓雪的手中脱离。

她看着欧炎翔冷冷的挂了手机,泪水无奈的流淌在她的脸上,“为什么不让我继续说话,为什么……”

“不要在我的面前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你的要求我已经给你满足了,那你呢?”炽热的声息落在蔓雪的脸上,欧炎翔收紧了环在她腰上的手,狂吻了下去,探进她的嘴里,勾起她的唇,交缠着。

“恩……恩……”她挣扎着,泪水顺着脸狭滑过,融入了两个人的口腔里,弥漫开咸咸的味道。

欧炎翔的心被点燃了怒意,将怀里的女人抱起,狠狠地扔在床上,突如其来的动作,让蔓雪跌落在床上,长长的黑发,白色的床单,形成对比的颜色。

“我不喜欢不听话的女人。”随着话语,欧炎翔已经逼近了上来,带着一丝的压迫气息,“我现在命令你,把衣服给我脱了。”

蔓雪的脸绯红无比,当转眸看向男人怒意的眸光时,她蓦地想起,刚才的话语。

犹豫之间,男人已经上前,狠狠地将她的睡衣无情的撕开……

欧炎翔低头,眼中闪过莫名的温柔,吻上去的时候。看见身下的女人,紧蹙的眉,难道,她就那么讨厌他?

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来讨厌他?

吻,变得狂野而又霸道了起来。

“啊……”这一次,她没有特意的控制声音。双手紧紧的捏着床单,承受着一切。

“不错,真没想到蔓小姐的声音这么好听,继续……”他的吻慢慢的一路向下,摩擦在她的耳畔,她的脖颈……

蔓雪闭上眼睛,任由这个男人玩弄着自己。她不想抗拒,不想挣扎,一切都是徒然无用。

“很好……”他邪邪的冷笑,低头吻着她的一切,鼻息间缠绕的是薰衣草的味道,冷漠的脸上划过一丝的黯然,轻声的呢喃,“梦茹,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啊……”肩膀处突然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蔓雪吃痛的喊了起来,目光落在肩膀上,上面已经被咬出了血,有些惨不忍睹。

欧炎翔的唇上沾染了血,在黑暗中显得妖娆无比,狭长的眸光散发着嗜血的气息,不停的落在蔓雪的身上。

疼痛在身上蔓延,蔓雪咬着唇,无法控制的流下了眼泪,心,彻底的绝望了起来。

欧炎翔停下了他那无情的动作,微微眯眼,凝着肩膀上妖娆的颜色,划过一丝的疼惜。这个女人,真的太过倔强。

只要,只要她求他。他一定会放过她,可她……宁愿流泪,也不愿意求他。

手指轻轻的拂过伤口,声音低沉响起:“以后,你只属于我一个人。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不允许任何一个男人碰你一分一毫。”

冰冷的话语落下,欧炎翔再次的爆发了起来,血腥的味道弥漫在房间里,一夜的缠绵,一夜的悲哀。

……

清晨,天空中有着一丝的灰蒙。

蔓雪睁开眼睛的时候,居然发现肩膀上的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涂了消炎药。对于昨夜的一切,她只能为自己感到悲哀。

这个男人真的太过可怕,她永远都不知道他下一秒会想些什么。

甚至,他对她的羞辱,也算是掏空心思了吧?只是,昨晚她似乎听见他一直叫着一个人的名字。

想必,那个人对他来讲,是十分重要的吧?

门突然被打开,罗琴走了进来。今天,她难得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少了严肃的气息,多了一份女人的柔美。

“蔓小姐,你该起床了。”她冷冷的提醒了一句,校服扔在了床上。

蔓雪的唇边划过苦涩,无奈的撑起身子,随着动作,牵动了肩膀上的伤口,火烧火辣的疼痛,她忍不住的皱眉,几乎都要掉泪了。

穿好校服后,还是像往常一样,吃完早餐,就直接坐车去学院。

当蔓雪来到教室后,居然发现课桌里放着一封信,信封上什么字都没有写,这年头难道还有人在搞恶作剧?

看了看四周,同学们之间没有感到任何的异样,蔓雪的心一横,直接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紫色的信纸,写着潦草的几个字:“如果,你想救你弟弟,下午四点来顶楼,不见不散。”

陌生的字眼,让蔓雪不由得紧蹙了眉,给她写信的到底是谁?但是,有一点她可以确定,不会是她的父亲。

那么,到底是谁放了这封信呢?毕竟,知道这个事情的人,几乎没有几个。

信纸在手中揉搓成了一团,一天的课程几乎在忐忑间度过,等待着一分一秒,等待着那神秘人的出现。

毕竟,对于蔓雪来讲,不管对方是谁。至少,比在恶魔的身边来的强。只要对方可以帮助她,救走弟弟。那么,她什么都愿意。

当时间快要停在四点的时候,蔓雪立马往顶楼跑去,每一步台阶,在此刻都显得那么漫长。

甚至,肩膀处的伤口一次次的被拉动,疼痛被蔓延开来。但是,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

可是,当她跑到顶楼的时候,居然发现上面一个人都没有。

蔓雪翻开手机,正好是四点。可是,那个人为什么还不出现。难道有人恶搞她?但是,对于这样的事情,应该没有必要恶搞吧?

顶楼的风有点大,吹散了她的黑发,显得有些凌乱。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渡过,当临近放学的时间时,她才离开。一路下去,根本就没有什么人。

心里,涌上的是一股失望。

原本以为有人会救她的弟弟,没想到是她抱着太大的希望。所以,到头来,才会一场空。

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蔓雪的心划过一丝异样,转眸时,微微紧蹙了眉。

“美女,晚上有空吗?不如,我们约个会。”几个学生模样的小喽啰走了上来,一脸的猥琐。

蔓雪的脸上划过一丝厌恶,转身就走。可是,手腕突然被其中一个人拉住,她挣扎,大怒:“放开我……”

“美女,别害怕嘛。我们几个一定会很对你很好的,哈哈……”那个身穿绿色的男子伸手,正打算碰触蔓雪的脸上时,身子突然横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墙上。

第8章 你很希望男人碰你?

蔓雪看到那一幕,惊呼了一声,双手捂住嘴巴,看向站在身后的女人,正是罗琴。

真没想到,她居然还有这样的身手。

“蔓小姐,你没事吧。”她走过来,脸神淡淡。

蔓雪摇了摇头,心里还处于惊慌当中。

“咳咳……妈的,居然敢踢老子……”绿色男子呸了一声,想站起又站不起。随后,对另外几个男子使了眼色,“妈的,你们几个站着干嘛?还不把她们都拿下?”

另外几个男人听令,立马上前。罗琴将蔓雪挡在身后,淡淡开口:“蔓小姐,麻烦你离的越远越好。”

话语落下的时候,罗琴已经出手。不用去想,也已经看出她曾经专门训练过,每一拳,每一脚都带着致命,让那几个男人很快就趴到在地上。

蔓雪站在一旁,眼中是不可置信,想必电影中的冷艳女人,也不过如此了吧?

她走过来,眼中划过不屑,“蔓小姐,走吧。”

蔓雪跟随在身后,想了想,轻声开口:“那个……刚才谢谢你……”

“不用,这是应该的。如果,你有损伤,少爷不会轻易放过我的。”她淡淡说道。

蔓雪随着她的话,心里划过丝丝缕缕的黯然。他那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难道,仅仅是因为父亲欠他的钱吗?

太多的疑问,在脑海中盘旋。可是,没有任何的答案。

回到别墅之后,一名保镖从里面走出来,手上拿着一个盒子,径直走到蔓雪的面前,低沉开口:“蔓小姐,这是少爷给你的礼物。”

“礼物?”蔓雪不解的看了保镖一眼,接过盒子,那是一个很普通的盒子,她微微犹豫,伸手打开。

“啊……那是什么?”蔓雪惊讶了一跳,立马扔掉手中的盒子,从盒内滚出一根手指,血淋淋的手指。

蔓雪立马转移视线,刚才的一幕,几乎让她反胃,呕吐了起来。

那个男人到底想干嘛?居然变态到用这样的方式来吓她?

罗琴站在身后,淡淡说道:“那根手指是今天调戏你的绿衣男子的。”

“什么?”蔓雪瞪大了眼睛,无法置信,那个男人不过是碰了她一下,为什么要残忍到割下他的手指?

这个地方她再也不想呆下去了,现在,她一定要找那个男人,好好谈谈。

她径直跑上楼,门才刚刚推开,就看见偌大的床上,有两个人紧紧地缠绵在一起,女人的娇声,男人的喘息,交织成丝丝缕缕的暧昧。

虽然,她已经不是什么清纯的女人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时,还是让她脸红了起来,不知所措。

正打算出去的时候,如魅的声音低沉响起:“怎么样,蔓小姐,刚才的礼物还喜欢吗?”

一想到刚才的礼物,蔓雪几乎怒急,小手不知不觉中紧捏了起来,冷冷的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那个人不过是碰了我一下,为什么要割下别人的手指?”

床上的男人,微微眯起眸光,看着站在门外的女人,脸上还残留着刚才惊吓的表情,“难道,蔓小姐感到很心疼吗?还是说,蔓小姐很希望男人来碰你?”

声音突然寒冷了起来,直到暧昧完,欧炎翔才离开,没有任何的留恋。

“炎翔……”娇美的声音,从女人的嘴里吐出。欧炎翔冷冷的扫了一眼还沉浸在迷离中的女人,声音邪冷:“三分钟之内,离开我的视线。”

“为什么……”女人从床上坐起,一只手捂着胸脯,脸上带着一丝的哀求,“炎翔,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

“用过一次的女人,我不喜欢用第二次。”狭长的眸光瞬间变得冷戾了起来,他太讨厌那些假惺惺的女人了。

从床上离开后,欧炎翔径直走来,精赤的身材展现在蔓雪的面前,目光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以后,我不允许你用这样的态度跟我说话。”

炽热的气息划过蔓雪的额头,她的心里一紧,脑海里全是那一根血淋淋的手指,脚步不由得往后面退去,“你是个恶魔,你是个彻彻底底的恶魔!”

狭长的眸子闪过不悦,欧炎翔伸手蓦地捏住了蔓雪的下巴,力道很重,“恶魔?蔓小姐,你要明白,我是在帮你……”

“炎翔……”身后的女人穿好衣服,走上前来,媚媚的眼睛狠狠地白了蔓雪一眼,不解的问道:“炎翔,为什么那个女人可以留下。而我……”

“她是我的女人,而你……不是。”欧炎翔邪冷的开口,眸光微沉,“从现在开始,马上离开我的视线,滚……”

那女子吓了一跳,狼狈的离开,渐渐地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当中。

“我不是你的女人,欧炎翔,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过我?”蔓雪从离开的身影上收回了目光,看着眼前的男人,真的太过可怕。

“你不要忘记我跟你说的,我不允许任何一个男人碰你一分一毫。今天的事情,你应该感谢我才对,怎么用这样的语气呢?”

随着话语,欧炎翔慢慢的靠近女人的薄唇,“我这是在保护你……”

那一句话,不由得让蔓雪想起罗琴今天对她说的话,“如果,你有损伤,少爷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他用这样的一种方式来保护她,如果换成是其他的女人,会感动吗?可是,她的心里只有恨意。

突然,他的另外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让蔓雪忍不住的一颤,眼中划过一丝恐惧。

欧炎翔看着她的表情,有些不悦,“难道,我就那么让你害怕吗?不过,如果你不听话,下一次你见到的会是弟弟的手指。”

“不……不行……你答应过我的,不会伤害他。”蔓雪瞪大着眼睛,一只手紧紧的抓着欧炎翔的手臂,眼中已经浮起了雾水。

“这一切都要看你的表现,现在,我命令你给我去放好水,伺候我洗澡。”语气低沉,不容有一丝的抗拒。

蔓雪咬着唇,走进了浴池,拧开了水龙头,温热的水缓缓流出,飘荡着雾气,让那一张苍白的小脸,瞬间变得红润了起来。

欧炎翔站在身后,狭长幽深的眸子,漫不经心的划过女人低垂的眸。此刻,他站着的角度,正好看见女人衣服下,若隐若现的胸脯,带着一丝的诱惑。

她突然站起身来,转身时,吓了一跳,脸色有些惊慌,浴室的灯光映着男人如魅的身躯,让蔓雪立马移开视线。

温热的气息中,她不想轻易挑起男人的欲望,声音淡淡开口:“水放好了,你可以洗澡了。”

“那就一起吧。”欧炎翔反手关上了浴室的门,精赤的身躯靠近无路可退的女人,一只手环住她的腰,将她放入了浴池当中,溢出了水。

“你……”蔓雪抬头,不经意间再次跌入男人幽深的眸中,只见他已经迈入了浴缸里面,精赤的身体覆盖了下来,紧紧的贴在一起。

修长的手指如同施了魔法一般,不过是在解开她衣服而已,几乎让她的心跳加快,那一张脸也不知道是被雾气所染红,还是真的已经脸红。

唇变得更加的滋润了不少,欧炎翔看着她因为无奈的闭上了眼睛,睫毛颤抖着,如同断了翅膀的蝴蝶。

“不许闭上眼睛,我要你看着我。”低沉的话语,不经意的抚摸,让蔓雪忍不住的一颤,睁开眼睛时,对上的是那一双狭长而泛着邪意的眸子。

该死的,为什么这个男人的眼睛,总是让人感到沉沦?

正当她想逃开的时候,欧炎翔已经牢牢地锁住了她的唇,反客为主的进入,深吻了起来。

炙热的气息徘徊在鼻息间,有着淡淡的烟草味道,这个如魅的男人,真的如同罂粟一般。

纵然,不想靠近。但是,一旦沾染,真的无法自拔。

蔓雪睁大着眼睛,看着浴室天花板上的灯光,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感触着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被剥落。

渐渐地随着雾气,蔓雪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有种窒息的感觉,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如同恶魔一般,吻着她的全身。

她很想推开他,可是,她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的力气,就好像随着那些雾气,身上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只能任由欧炎翔疯狂的爱抚着。

欧炎翔微微眯眸,看着这个女人,脸色潮红无比,那一双眼睛已经迷离了起来,颤抖着睫毛。

这样的感觉让她有了些许的迷乱,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男人是彻彻底底的恶魔。

吻,持续着,蔓雪的身体也持续着一种异样。

原本已经迷离的思想,被这种感觉带动的想说些什么,却被欧炎翔吻着,说不出任何的话。

小说

玄门狂婿免费阅读 陈野唐雨竹的小说在线阅读

2021-1-2 23:00:14

小说

许小染薄锦言小说主角 主角叫许小染薄锦言的小说

2021-1-2 23:00: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