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五年,老公突然要和我离婚。

结婚五年,老公突然要和我离婚。于是我每天想着办法哄他,但他依然没有回心转意。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他的初恋回来了。
结婚五年,老公突然要和我离婚。

第1章 离婚

大中午,太阳毒辣。我刚给演员讲完戏,口干舌燥,正要找水喝的空档,电话响了。

我看了一眼,是我老公打来的。正要接起来,又有个小演员过来找我。她说她对人物的心理揣摩还不够明白,让我给她讲一讲。

我将电话挂了,耐心讲起角色的心理。几分钟过去了,她明白了,我也松了一口气,但是我的口也更加的渴了。

我已经热得没什么耐心,这时候我老公的电话又打来了。

我已经对他说了,我在片场很忙,让他有什么事尽量在晚上给我打电话。但是他白天一直打一直打是怎么回事?我的耐心已经快要被他用完,我忍着不爽接起电话想吼他一顿,没想到他却先冷冷淡淡的说了几个字:“寄悠,我们离婚。”

离婚?我没有听错吧?我愣愣的站在太阳底下眨了眨眼睛,没明白他为什么说这句话。

然而他也没有什么耐心解释,直接说:“我知道你没有时间,离婚协议我让人秘书送过去,你签个字就行。”

什么什么?离婚协议?我还是没有反应过来,然而他已经冷漠的将电话挂断了。

我站在太阳下十分烦躁,他不是生气了开玩笑的吧。正在这时候,摄影师喊我时间到了,让我就位。我的心已经像热锅上的蚂蚁,焦得找不到方向。我心烦的对他说了一声:“先让倩倩看一看,我有点儿事要处理。”

虽然我是一个工作狂,但是老公要和我离婚这不是小事啊。我要弄清楚他到底是生气了还是真的,如果是生气,那我一定不会原谅他,拿这件事开玩笑。

说起我和我老公,我们算是门当户对。以前我们都是一个院子的,只不过他高三的时候搬走了。后来他大学毕业了,接了他父亲的公司,回到了这里。

他的母亲和我家也重新走动起来,那时候我所有的心思都在创作拍摄上,没有心情去谈恋爱。

我妈说我年纪大了,如果不结婚,她就不同意我继续做导演。

我一听就傻了,我此生的爱好就是与剧本为好,不同意我做导演岂不是要让我失去此生的最爱?

我就故意向母上大人撒娇:“你要我结婚,总得要我有对象啊。我没有对象,和谁结婚?”

没想到母上大人已经挖好了坑等着我跳,她义正言辞的说:“陈阿姨家的震霆就不错。”

她一说完,我又愣了。陆震霆?我仔细的在脑海里想这个人,发现他长得很高,样子还不错。不过那天我也只是模糊的看了一眼,天色太暗,没有看清楚,万一我眼花呢?

我又继续耍赖:“我又没见过他,都不知道他是两只眼还是三只眼,有没有秃顶,肚子是几个月大……”

“向阿姨。”正在我们谈他的时候,他突然出现了。

这就尴尬了,门没关,所以他听见了我们的谈话。

我顿时觉得脸上一阵热,说人坏话被人听到是一件很丢脸的事。于是我厚着脸皮回过头,却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惊得睁大眼睛。

他是两只眼,没有戴眼镜。眼珠乌黑,就像黑夜的星空,是那种纯黑的没有任何杂质的。他的头发剪的很短,也没有秃顶,很帅气。他的身高最少有一米八五以上,宽肩窄腰,身材很好,不亚于模特。

最重要的是他的脸,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明星都要好看。他脸部轮廓棱角分明,刚毅的五官线条中带着一种冷漠的气息,冰冷的气场瞬间激起了人的征服欲。

我又脸红了,心扑通扑通的跳,刚刚不应该为了拒绝他而故意说他的坏话,万一他对我留下不好的印象就糟了。

但他却好像并不在意,就像没有听到一样还向我打招呼。

我只好含羞的向他点了点头。

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正式见面,我感觉非常的不好。刚结婚的时候我还后悔第一次见面太尴尬,但是后来我就不怎么在意了。是我的终究是我的,不是我的始终不会是我的。不管我们见面多么的糟糕,他也不会跑。

但是现在,他却跟我提离婚?是我幻听了吧?

我将电话拨了过去,等待的这几秒钟里,我的脑子很乱,什么都来不及想。

电话接通了,我差点儿愤愤的质问他,但想着片场那么多人在,我还是压低了声音,怒气横生的问:“陆震霆你什么意思?”

“离婚。”他还是那么淡漠的两个字。

我身上的血液瞬间都凝固起来了,大热天的我却觉得冷。我冷着脸说:“开玩笑还是当真的?”

“等你见到离婚协议书了再给我打电话吧。”他不等我的回答,直接把电话挂了。


第2章 离婚协议书

我的大脑直接懵了,听口气不像是开玩笑,可是什么原因呢?

我抬起手来,手指抖了一下,电话再一次拨过去了。我是一个连死也要死明白的人,就算离婚,他也得告诉我原因。

但是电话一直到自动挂断,他都没有接起来。

我不服气,再打,然而还是一样的结果。

我气得骂了一句,正要打第三次的时候,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过来,我顺手就接了。

“喂?”我口气不太好。

对方却很客气,是一个男声:“陆夫人,我是陆总的助理,您现在还在片场吗?陆总有一份很重要的文件要给您,我现在在路上,一会儿给您送过去。”

我的口气缓和了一点儿,但胸中还是憋着一口气:“到滨江盛世对面的咖啡店等我,我现在过去。”

“好。”对方很客气的应了一句,旋即挂断了电话。

我不快的呼出一口气,心中有疑问,但更多的是生气。陆震霆不接我的电话,铁了心要跟我离婚?

婚外情了?爱上别人了?如果是这样,看我不甩他几个大嘴巴。

我心中的郁气越来越多,一刻也等不了了,对导演组的人说了下现在有事,出去办点儿事儿后,又交代了下午的拍摄重点就急忙离开。

快要走出片场的时候,俞之的电话来了:“怎么了,听说你下午请假了,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去办?”

这是我最好的闺蜜,我们高中大学都在一个学校,她做了编剧,我是导演,我们搭档了几个片子。

她获得了一个最佳编剧奖,我执导的电视剧则得了最佳女配奖。我们两个在成就上不相上下,一直互相鼓励对方,要上进。

我心烦的说:“陆震霆要跟我离婚,离婚协议都让秘书送来了,我过去看看。”

对她我没有什么好瞒的。

大概她也很震惊,所以沉默了几秒才惊讶的问:“离婚?他没有搞错吧?”

我焦急的等在红灯下,期待它快点儿变绿,我好早点儿赶过去。回她:“我也不知道,先不跟你说了,等我弄清楚再给你打电话。”

“好,有什么事别冲动啊。“俞之不放心的又交代了一句。

我挂了电话,指示灯变绿了,我立刻冲出去。

赶到咖啡厅后,我喝了两杯咖啡,他的秘书才来。他的长相还算端正,五官也很俊气。我似乎在哪儿见过,但又想不起来是不是真的见过。

他先叫的我:“陆夫人,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没关系,文件呢?”我没有在乎这等待的时间,直接问了我在乎的东西。

他缓缓的从公文包里拿出来,递给我。

我急迫的拆开看,拿出里面的纸张,首先看到了最上方的“离婚协议”几个字。我的心脏一窒,强迫自己冷静的看下去。

内容很简单,大致有我们什么时候结婚的,以及财产分配。最让我受刺激的是,他居然在男方那里签字了。

我忍无可忍,直接将文件摔在桌子上:“他在不在公司?我现在去见他。”

秘书很平静:“在,您要不先给他打个电话?”

提到打电话,我更来气,他不接!我咬牙说:“直接过去。”

他是什么时候就计划好的?离婚协议书拟好了签好了字才通知我?这是有多么讨厌我,都不提前通知一下?

坐上秘书的车后,我的脑袋又乱了,但是却禁不住回忆起我们在一起的生活。

那次见面后,我们又见了几次,聊了聊各自的兴趣与爱好后,确定没有很大的矛盾后,就决定结婚了。

仔细想一想,婚后我们也没有设么不和谐的地方。他上班,我拍剧,两个人都在家的时候,就一起吃饭,偶尔也回我母亲那里,晚上在一起也会睡。

结婚的这几年,我们没有大的争吵,就像所有小夫妻那样,过着平淡幸福的日子。

之前我有怀过一次孩子,但是出了意外流产之后,他就说先不急着生孩子。

我养了一段身体后,就把精力投入到拍摄上。我的事业逐渐上升后,就变的忙了,他也没有再提生孩子的事,我也没有空去想。

所以他为什么提出离婚?是烦我了?还是在外面有人了?想到这个,我又有点儿烦躁。

半个小时候,我和他的秘书到了他的公司。前台告诉我,他在开会,让我等一等。

他的秘书只好抱歉的对我说:“陆夫人,您先等一等,陆总开完会就来找您。”

我只好压抑着怒气点了点头。

但是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他的会还没有开完,我气得直接冲进了他的会议室。


第3章 不合格的妻子

我的突然进入,让原本在讨论的会议室,突然安静了。

大家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有的人脸上还露出了厌恶的神色,而我却直直的看着陆震霆,不客气的说:“陆震霆,我等你一个小时了,这不是一件小事,麻烦你说清楚。”

我说完这句话,发现在坐的人脸上的不喜更多,但没有陆震霆,表情变都没有变一下,墨黑的眉宇间依然透着冷漠。

会议室里静得连一根针掉下的声音都能听得见,大家都屏住呼吸,没有乱说话。

陆震霆淡淡的看着我,薄唇轻启,说出的话却是对在做的各位高层:“麻烦大家先出去一下,我有事情要和她谈。”

他是总裁,他发话,没有人疑问,大家立刻动身,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短短的数秒,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我和他。他坐在长桌的顶端,我站在这端,我们就像要谈判一样。

气氛有点儿冷窒,但还是难解我心痛的气愤。我恨恨的说:“为什么要离婚?”

他朝后靠坐了一下,双手轻松的环在胸前,这个姿势很悠闲,就像谈判时十拿九稳的大商人。

他长得英俊,眉目出众,五官更是无人能比,只是不笑的时候会显得冷淡。但就是这种禁欲的气质,更加让人欲罢不能。

“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

“我……”我竟然一时语塞了,但是想到什么,我立刻反驳:“难道洗衣做饭带娃就是合格的太太?”

“我指的不是这个。”他又悠闲的说出了这句话。他穿着合体的西装,衬衫一丝不苟,架在一起的双腿显得修长,被西装裤包裹的那双长腿,也是有力而韧性。

我突然想到了他在床上的样子,那双腿也是这么好看,笔直有力。

呸呸,我在想什么?现在是提离婚的事儿。

我气呼呼的问:“那是什么?”

我能想到的只有他嫌我在家时间少,我们确实聚少离多,可是每次相聚再分离的时候,他也没说什么,还是一样在我额头上亲一下。

他指的不合格,到底是什么?难道是没有孩子?

就在我瞎猜测的时候,他问:“我们上一次做|爱是什么时候?”

做|爱?我以为我听错了,定神之后,脸蓦地红了。虽然结婚了,也那个了,但是被他这么chiluoluo的说出来还是有点儿不好意思。

我有点儿不自在的脸红了,但还是装作很正常的回答:“三……三个月前。”

这么回答,是我也不确定,上一次做爱是多久之前。

他看了我一眼,慢悠悠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在原地走了两步。我的视线又落在他的腿上,真的很长很直,很迷人。

他用低沉而又磁性的声音平静的说:“是107天以前。”

107?有这么多天吗?我有点儿心虚,但还是理直气壮的说:“这不都忙吗?提这个干什么?”

“这就是我离婚的原因啊。”他说的很轻松,就像是在和朋友闲聊一样。

我顿时被卡了一下,这……这是离婚的原因?

他踱了两步,又幽幽的看着我说:“夫妻X生活不和谐,这是我离婚的理由。你没有尽到一个做妻子的责任,在这方面不能满足我。”

我就像突然被空气堵住了喉咙一般,发不出声音。忽而觉得脸一阵红,又忽然觉得一阵白。

没有一个人把这么羞涩的话题说得如他一般优雅,但我还是气结的说:“你……下半身思考吧?”

他突然扯起了嘴角,像是在讽笑,但又像是在笑。不得不说,他的笑容很好看,但声音却是幽幽刺骨:“据数据调查,男人一周至少要做三次,才能缓解压力,也能使得身心健康,最少是一周一次。可是叶寄悠,你看看我们,一年几次?”

一年几次?我真被这个问题难到了,还真的用力想了想。发现……次数还不足他说的男人一个月的需求。

但我不承认,这是离婚的理由。我正要反驳,却没想到他沉下来,就像一个冷酷的铁人:“我不是要找一个妻子过柏拉图式恋爱,麻烦你出去,我还要继续开会。”

“我……”我羞得脸一阵青一阵白,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咬着牙气得转身就走了。

走出电梯,我才慢慢的冷静下来。我们那方面的次数太少?仔细想一想,好像是的。

不不,这绝对不是他离婚的理由,一定是借口,他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拿出手机,愤愤给他发短信:“如果这是离婚的理由,我!不!接!受!麻烦你想一个靠谱点儿的,比如你有外面有人了,喜欢上了别的女人!”


第4章 为什么离婚

发出这条短信后,我又有点儿难过了。他为什么要喜欢上别的女人?难道他觉得我不好吗?反正我觉得他挺好的,不会耽误我的工作,不会占用我的时间,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也很开心。

不会为父母吵架,不会因为钱不够用而埋怨对方。当然,他是大老板,我也有自己的收入,在钱这方面,是不会出现问题了。

普通小家庭吵架的原因我们都没有,那他为什么是要和我离婚?真的是因为我在哪方面不能满足他?

我烦躁的甩了甩头,最后还是认定这只是他离婚的借口。

我苦闷的回到片场,但是却没有心情工作。俞之把我拉到人少的咖啡厅问我:“找他了?谈得怎么样?”

我张口就要说他离婚的理由,但想了想,还是别扭的说:“他说我在床上不能满足他。”

我看见俞之的脸也红了红,大概是不好意思吧。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亏得他还用这个当离婚的借口。

“可能我们是少了点儿,但绝对没有他说的那么夸张,我不信这是真正离婚的原因。”我死活不信,还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俞之也有模有样的思考:“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离婚,如果他在外面有人了,我要先把他揍死!”我都没先爱上别人,他怎么可以?还闹得要离婚?让我爸妈知道了该怎么想?

我越想越气,但是冷静下来后,又很想知道他是为什么提出离婚的,总之我不会信是那个的次数太少了。

这件事导致我下午都没有心情工作,最后他有了别人的这个想法越来越明确,导致我都没有心思工作,请了假后直接离开了片场。

我是一个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人,但是离婚这件事太大了,不得不让我放下工作。

说白了我不想和他离婚,如果不是感情破裂,他爱上了别人,或者我喜欢上了谁,我是不会离婚的。

我和他没有很深的感情,但是在一起也都五年了,相处融洽,没有大的矛盾。再换一个人,我不一定还能习惯呢。

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和别的男人睡。这大概是我有心理洁癖吧。

走之前我和俞之商量了一下,要找个人查他一下,看看他在外面到底有没有人。

我去见了俞之帮我找的那个侦探,把我老公的照片给他看后,我就说:“我怀疑他在外面有人,因为他突然要跟我提离婚。”

对方接过照片和信息资料说:“我知道,很多人都找我查过。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出他的小狐狸精,这样你在财产分配的时候也能得的多一点儿。”

我瞬间无语,我可不是要离婚的,怎么分分钟提到离婚?

但是听到“小狐狸精”这几个字我心里还是不舒服,闷闷的说:“拜托你了。”

当天晚上,我没有回剧组,而是回到了我们那个大得像皇宫一样的家。

看着空荡荡的房子,毫无生气,就像没有人住一样,我突然就有点儿闷闷不乐了。拿出手机给陆震霆打电话,他过了几秒钟才接的。

稳重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喂?”

我闷闷的说:“你晚上回家吗?”

“我在外地出差。”冰冷的还带着点儿烦躁的声音传来。

出差?我顿了一秒,顿时就来气了:“去外地出差你怎么不告诉我?”说不定是什么不回家的借口!

他的声音满不在乎,但还是一样的冰冷:“我们都要离婚了,这种状态我需要告诉你?”

“……”我气得直接挂断了电话,好家伙,我问他回不回家,他居然跟我提到了离婚!

气死姐了!不行,一定是在外面搞小狐狸精!我气得头脑发昏,直接把电话打给探子,告诉他我老公今晚不回家,肯定在外面找女人。

他问我老公在哪里出差,我懵了,答不上来。

我尴尬的说:“我再打电话问问。”

我挂了电话后,给陆震霆打过去,但是他过了很久才接,我就更加笃定,他是在外面搞小情人!

我气得张口就问:“你在哪儿出差?”

他却气定神闲的回答我:“我有必要回答你这个问题吗?我们即将离婚。”

“你……”我气得要晕倒了,定了定神说:“这还没有离婚呢,你就不说实话。”

他直接把电话挂断了,我顿时就卡壳了,反应过来后,我气得摔手机的心都有。想打电话问问别人,他在哪里。可又不知道问谁,他们公司同事的电话号码,我一个也没有。包括他司机和秘书的。

这更可气了,忍不住怒火,直接把发牢骚的电话打到俞之那里去:“他一定是在外面乱搞,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回家,他说在出差。我问他在哪里,他直接把电话挂断了,你说是不是在会小情人?”


第5章 妈知道了

俞之比我冷静,她说:“你先别乱猜,我帮你问问。”

我气不过:“什么乱猜,肯定是了,不信你问。”

她又安慰了我几句就把电话挂了。我握着手机,先是不在乎,后来就盼着她快点儿打电话来,想知道陆震霆到底在哪里干什么。

漫长的几分钟过去了,她打电话来说:“说了让你别瞎想,他在霖市出差。”

“哦,没有和小妖精在一起?”我故意酸溜溜的说。

“没有。”

我还是不信,嘴上说没有,别人又看不到。我敷衍了几句后,就给探子打电话。

探子很为难,说只知道他在哪个市出差,不知道他住哪里,也没有他的手机定位,这很难查啊。

我一时也很着急,但是又没有其他的办法。“那就等他回来再查吧。”

但是这一等,就是四天,他还没有回来。我坐不住了,又不好意思打电话让他回来,更不想去霖市碰壁,捉|奸。

我就回我妈那里去了,拐着弯儿让我妈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

我妈何等聪明啊,一下子看出了我们有问题。

她义正言辞的看着我说:“你说实话,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我很烦躁,说:“不是。”吵架了还好办,是离婚啊,不是吵架。

我母亲就更严肃了:“那你说,是什么?”

我一时生气,说:“他在外面有人了!”

我妈直接惊得瞪着我,半晌才发出声音:“他要跟你离婚?”

我心中不痛快,便把这几天发生的事都说出来,还说了他那扯淡的离婚理由。

我妈直接一巴掌呼在我的头上:“他要离婚你就离婚啊?坚决不同意!”

我疼得吸气,我是没同意啊,可他这不是在躲着我吗?我闷闷的说:“要他真有了别的女人,还有孩子,那怎么办?”

我越想越委屈,心里更加不痛快。

我妈义愤填膺的说:“杜绝!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早早的把苗头掐断在土里,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我妈她比我聪明,她用了一个我爸高血压犯了很危险,现在在医院的借口,让他赶紧回来。

他说他在去往飞机场的路上,几个小时后就回来了。

我扁了扁嘴,这不找理由也回来了。但心里还是不爽,在外面浪够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就窝在沙发上听我妈的批评,还时不时挨上一巴掌。说什么让我生孩子我不生,让我少在外面拍一点儿戏我不听,让我学做饭学温柔我不听,现在他要爱上别人了就有得我苦受的。

我也很委屈啊好不好,受害者是我不是他,为什么反而搞得像我是出轨的那一个?

但我心里还是觉得自己有一点儿错的,因为我妈说的那几条,我一样都没有。

生不出孩子还不是怪他?是他不……想到后面的,我的脸又红了。

我情不自禁的想到他说男人一个星期至少要三次。

我们就在家里等了几个小时,我妈听见外面的停车声音,拍了我一把,让我出去迎接。我不情不愿的起身,耷拉着一张脸,我妈一脸笑意。

陆震霆穿着白衬衫,深色西装,一身的精英气质。他双腿笔直,就像一棵树。不过……他好像瘦了。

我鄙视的想,纵欲过度的。

他敛着眉,叫了我母亲后,第一个问题是:“爸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医生让他以后注意,按时吃药。他不肯在医院待,就回来了。”我妈把谎话说得滴水不漏。

刚才她就瞪我爸,要是把事情说漏了,全怪他。我爸这会儿乖乖躺在床上,等着他的乖女婿回来看他呢。

陆震霆只看了我一眼,进屋后随手将手提包放在玄关处,担心的去看我爸。

我妈推了我一把,让我跟着去。

他回来后都没跟我说过一句话,我有什么好去的?但还是不能抗命的去了。

他到了我爸的房间后,又问候了他几句,还宽慰他不是什么大事,养几天就能好。贴心得就像他的儿子。

我在后面想,可真会装,都要跟我离婚了,还跟我爸这儿虚情假意。

我爸拉着他的手说:“震霆,晚上就在这里吃饭,我好久没看见你了。”

我看他脸上有推辞的意思,我妈也看出来了,所以她立刻说:“就在这儿吃饭吧,我让阿姨把菜都做出来了。”

他这才勉为其难的留下来了。

我看见他这副不情不愿的模样就来气,不想吃就不吃。话还没出口,我妈又拍了我一巴掌。

他回来后就一直穿着他的西装和衬衫,我也被迫穿着小裙子。要不是我妈,我早就换上了家居服。

我妈说男人就喜欢女人光鲜,看着有精神。穿着家居服整一个黄脸婆。

我:“……”


第6章 我热

在她的淫|威下穿上了一条性感的裙子,别提多别扭,就像在正式的场合穿着居家服一样。

他看完我爸后,我妈就拉他到沙发上坐。她一个字都没提我们要离婚的事,对他还是笑呵呵的,问他一些工作和生活中的事。

我妈说:“我跟寄悠商量好了,你们今年就生一个孩子,她也同意了。”

我看见他的表情僵了一下,看吧,这就是要离婚的男人的表现。

我满眼火气的瞪着他,他却平淡的说:“看天意吧。”

我妈又说:“哪儿能看天意,还不是看你们自己,你们努力一下,我一直盼着抱外孙呢。”

我看见陆震霆有点儿烦躁了,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找了个借口:“妈,我先上楼去换衣服。”

“好,换一套舒服。”

这是亲妈吗?让女婿换衣服不让女儿换衣服,担心女婿不舒服,就不把女儿放在心上了?看来这才是她亲儿子吧,我是捡来的。

就在这时候,我妈说:“寄悠,你不是也想换吗?一起上去。”

这……时候才想起我了?但我看见陆震霆的眉头敛了一下,好像是不愿意和我待在一起,我也不想热脸贴冷屁股,直接说:“我穿这身挺好的,换什么换?”

我妈又掐了我一把:“在家还是穿家居服舒服。”

真是说白的是她,说黑的也是她。我只好在她的淫|威下,和陆震霆一起上楼换衣服。

我家的房间里都有我们的衣服,因为我们有时候也在这里住。

陆震霆拿了衣服就向洗手间走,然后还锁上了门。

我:“……”果真是要离婚的节奏!换个衣服还锁门背着我!!我气得把衣服扔在床上,等他出来后我也去里面换,恶心恶心他!

哪想,他出来后看也没看我,径直朝隔壁的书房走,当我是空气。

我气得都要喷火了,拿着衣服走进浴室,把门摔得砰砰响,但他依然像没看见一样。

这男人啊,心里没有你,眼里就不会有你。

我刚换完衣服出来,我妈就来叫我们吃饭。我这次没管她如何拿眼瞪我,直接走下楼了,才不伺候那大爷。

我气呼呼的坐在饭桌边,拿起碗筷直接开吃。我妈这时候走过来拍了我一把,教育道:“还有没有点儿规矩?”

我反嘴道:“怎么没规矩了?这是家里,又不是外面,这里又没外人。”

老妈被我呛得说不出话,只是对陆震霆笑笑。

他一张冰山脸也没有说什么,就这样开饭了,我不快的闷头吃着,老妈和她儿子开心的聊着,爸爸偶尔也参合几句。

我闷闷的拿起手边的一碗汤喝,喝了两口,感觉味道有点儿怪,但又说不出哪里怪,继续喝。

我听见老妈也在招呼陆震霆喝汤,还十分热切:“震霆,喝的看看,这是我下午熬的,不知道好不好喝。”

陆震霆又是不情不愿的喝汤,我实在看不下去,他要觉得在我家待着不高兴就回去啊。

就在这时候,老妈手中的汤忽然洒到了我衣服上。我惊得哗啦一下站了起来。

老妈连忙道歉:“哎哟不好意思,手滑,你快上去换件衣服,这脏衣服穿着多难受。”

一碗汤全洒在了我衣服上,当然不好受。我郁闷的敛着眉上楼,但我觉得挺奇怪的。家里开着空调,为什么还觉得热呢?难道是刚吃了饭的原因?可是为什么喉咙又觉得干呢?身体里像是要喷出火。

我快步的向楼上走,想着去房间洗一个澡,再喝一杯冰水就不热了。

我急着进去洗澡,也没有将房间门反锁。等我洗完出来后,发现陆震霆站在房间中,他正在解领带。看着他修长的脖子侧着,我的喉咙忽然一紧,更加的热了。

我撇开眼说:“你来干什么。”

他看了我一眼,那双眼里似乎带了某种占有的力量。但他什么也没说,就这样撇开了眼。

我心中来气,但也没有跟他争什么,急着出去喝冰水呢。谁知道快要走到他身边的时候,腿一软,人直直的向前载去。

我吓得瞪大眼睛,他却眼疾手快的,长手一伸,直接将我接在了怀里。

我就这样扑在他怀里,肌肤相触的那一刻,我的脸像火烧,我感觉他身上的温度也不低。

我的心在这时候跳得很快,大脑告诉我要离开他的怀抱,但是手脚却不停使唤。我的脸贪念的在他的胸前蹭了蹭:“我热。”

我感觉他下面顶着我,我更热了。


第7章 烦躁

就在这时候,他一把推开了我。我被狠狠的摔在了床上,忽然就醒了。

明白过来后,我又是委屈又是气愤,红着眼说:“陆震霆你推我?”

好好的不能松开我吗?是有多嫌弃这样推我?我越想越委屈,竟然流下了眼泪。我又热腿又没力气,还这么难受他居然推我?

我看见他一脸的烦躁,扯了扯领口后,他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就走。

他推了我就想走?我更加不满,坐在床上大哭道:“你给我站住!”

原本已经到了门边的他,站住了。

我当然不肯让他离开,飞快的从床上爬起来,直接揪住他的衣服,哭着说:“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你是不是想打我?”

他不快的敛着眉,甩开我的手:“没有。”

“那你就是想打我,不然你推我干什么?”我两手抓住他的腰,把他按在门上。虽然我已经快要热炸了,但这事儿必须说清楚。

我看见她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我也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下一秒,我的动作把我自己都惊呆了。

我抽出他裤子里面的衬衫,直接将两只手贴在他腰上,并且滑动着。

他愣了,一动不动,惊愕的看着我。

我也愣了一秒钟,但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的肉好冰,我需要这种温度。我的手直接向他的胸脯摸过去。

他却一把抓住我的手说:“你干什么?”

我又愣了,下意识的说:“摸你啊。”

下一秒,他直接掀掉了整个衬衫,靠在门上说:“这样才方便。”

我看着他大片大片的肌肤,就像看到了雪一样。整张脸又贴了上去,还在上面不停的蹭着。但是我也热啊,我不舒服的动了一下。

他眼眸沉沉的看着我说:“叶寄悠,这是你自找的。”

我只是想要他帮我解火,勾着他的脖子,迫切的说:“快帮我。”

我意识到我可能是吃了什么药,但是我管不了那么多,我要他帮我解火,我不受控制的来找自主权,掐他,挠他,咬他。

我每抓他一下,他就像要把我刺穿一样。这种暴力式的动作,竟然让我很愉快,我希望他更猛烈更狠一点儿。

不知道我们在一起了多久,我累到没有力气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见这是我妈家。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我一阵头痛。怎么就……发生了呢。

想到昨天的反应,我瞪大了眼睛,吃了药!我也没吃什么,就在家里吃了饭,谁在饭里下药?

联想到老妈,我又头痛的皱眉了。为了我和陆震霆不离婚,老妈真是连女儿都豁出去了。

我动了一下,发现四肢百骸疼得像断了,特别是下面,好像裂开了。

我烦躁的敛着眉,陆震霆这时候端着一杯水走了进来。他还是西装革履,不过已经不是昨天的那一套。

他像是随时可以出现在会议桌上一样,时刻保持着最好的状态。

我撇开了眼,他昨晚太过分了,弄得我全身都疼。不是要离婚吗?干嘛还要我?

突然,我想起他在霖市待了三天,和别的女人发生了啥,立刻瞪向他。

他还是一脸的冷漠,似乎没有看到我的怒火。

“把水喝了。”声音也是冷冰冰的。

“陆震霆,你还有脸碰我?”我狠狠的讽刺他。

他脸色平静,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一双眼深沉不见底:“好像是你主动的吧?”

这声音清冽,还带着点儿讽刺。

“你……”我一时又卡壳了,想起来我勾着他,让他帮我解热,脸又红了。但我不肯认输的说:“那你应该推开我啊。”

他勾起了嘴角,似笑非笑:“投怀送抱,我为什么要推开?”

“你!”我再一次被他气得说不出话,顿了一秒愤怒道:“你还真是来者不拒啊,上了这么多女人,也好意思来碰我,你让我感到恶心。”

他似是心情很好,脸上带着寒魄的笑意:“上了……很多女人?多少个?叶女士你帮我数数。”

这人真是不要脸,这种事还和我讨论。我气呼呼的说:“你上了多少个女人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的眼睛。”

他又笑了一下,什么话都没说,走到我床边,把水放在床头柜上说:“喝口水吧,昨天晚上你嗓子都叫哑了,不疼吗?”

我却只想到他上了别的女人又来和我亲热,满肚子的怒火,拿起床上的枕头扔向他:“你走,我不想看见你,你让我恶心,我要去洗澡,以后最好不要碰我。”


第8章 不能同房了

我却只想到他上了别的女人又来和我亲热,满肚子的怒火,拿起床上的枕头扔向他:“你走,我不想看见你,你让我恶心,我要去洗澡,以后最好不要碰我。”

他却没有躲,捉住我的手说:“叶寄悠,你以为我出差去干什么?”

“我管你干什么?种马!”我气愤的挣开他的手。

他顺势松开,表情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水我放在这里了,你嫌我脏,最好喝下,别让我在你身体里留下什么细菌,昨晚我射到了里面。”

想到“细菌”两个字,我快速的拿起水喝下。和这么多女人搞过的,万一有病怎么办?

他站在床边,表情淡漠:“不要再找人跟踪我了,我不是去会女人,你的那些探子,就算跟一年也不会查出什么。”

他知道我在找人跟踪他?我的脸突然烫了起来,好丢人。不过没有女人不会怀疑自己的老公离婚,不是因为出轨。

我又理直气壮的说:“跟踪你怎么了?抓住你的把柄对离婚有好处。”

“随你。”他淡淡的哼出两个字。

我突然觉得胃里不舒服,想吐。连忙跳下床,朝洗手间跑去,趴在洗手台边就吐了起来。

为什么想吐?难道是被病毒感染了?都是这个死陆震霆,我恨死他了。我抓着洗手台恨恨的想。

吐了一会儿,只把喝下去的水吐出来了,其他什么都没有。

走出来的时候,我脸色苍白。他站在房中还没走,蹙着没脸色也不好看。

我幽幽的看了他一眼:“看吧,我说吧,你在外面乱搞,传染给我了,我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说了我没有和别的女人乱搞。”他不耐烦的又重复了一遍,但声音还是那么低沉,就像深林中刮出来的凉风。

我眼睛滴溜溜的乱转,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我还是有一点儿高兴。

忍着痛洗刷完换衣服,老妈喜笑颜开的来叫我们吃早饭:“震霆今晚还在家里吃饭吧,我已经买好了菜。”

我瞥了他一眼,莫不是晚上老妈又有计谋,要把她女儿再卖一次吧。

老妈这时候掐了我一把,疼得我差点儿倒地。我只好在这种淫|威下帮助她说话:“晚上就在这里吃吧,家里都没有收拾。”

他淡淡的说:“再看,公司有事。”

他转身就向楼下走,边走边说:“吃完我送你去医院。”

老妈给我使眼色,问我为什么要去医院?

提起这事儿我又一肚子气,还不是她,给我下什么药,让我和他亲热。

但我没有把实情告诉她,只说:“去检查一下,看看我们是不是能生孩子。”

老妈立即笑了,高兴的说:“哎呀好事儿呀,快去吃饭,吃完就去!”

我无力吐槽她,吃饭的时候她又在叨叨让我们赶紧生孩子。我就瞪着陆震霆,生怕他说错,哪像他还是那副不在乎的表情,淡淡的应付。

我心里就又有点儿火了,果然是要离婚的男人,连孩子都不在乎。

坐在他车上的时候,我气呼呼的,一直侧着头看窗外。他一直看着前方,语气冷淡:“医生已经约好了,是齐修。”

顾齐修是他朋友这个我知道,我也没什么意见,用鼻孔哼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到了医院后,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完全没有顾及到我,就像是路人。

看看别的丈夫和妻子,要么丈夫扶着妻子,要么挽着妻子,要么并排走。只有他,像是我的仇人。

医院人很多,但因为他给顾齐修打了电话,我们就直接去找他。

我们到了一间监察室,顾齐修穿着白大褂,带着无框眼镜。他长得很周正,也很高,但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有点儿冷漠。

他跟我打了招呼后,就叫我进去躺着,由女医生给我检查。

我进去躺下后,听见顾齐修说:“我们出去说。”

陆震霆“嗯”了一声。

我也没想太多,他们是朋友,出去聊天也很正常。

女医生给我检查后告诉我:“没有什么问题,我给你开一点儿药,回去擦一下,这几天就不要同房了,以免伤口感染。”

我又是一阵尴尬,连忙点头道谢。拿着她开的医药单就出来了,但是没有看见陆震霆。

我又在走廊上找了一下,还是没找到。

我就打他的电话,但是没有人接。

我有点儿烦躁,这两人去哪里了?就在这时候,我听见安全通道里有脚步声传来。

没过几秒钟,安全门打开,陆震霆率先走里面出来。


小说

离婚当晚她却把他吃了个透。

2021-1-2 22:55:08

小说

“那个,我们还是别靠太近。”

2021-1-2 22:58:5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