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可可,我对你一见钟情!”

家门不幸的从可可被欠债的父亲卖给一户有钱人家做儿媳,直接被迷晕绑走,醒来见到帅气的准老公,却发现他不仅是个傻子还双腿残疾!本以为命运如此悲催,转眼准老公就把她抱住,“从可可,我对你一见钟情!”
“从可可,我对你一见钟情!”

第1章 晴天霹雳

大四下学期几乎已经没有多少课,同学们大多都开始一边准备写毕业论文一边找实习工作,而我则抽出了更多的时间往医院跑。

我叫从可可,父亲叫从坤,他是个小服装厂的老板,我高考那年,母亲意外当场抓到父亲出轨,情绪崩溃。

在一次与父亲的激烈争吵中,她急火攻心突发脑溢血,因当误了治疗的黄金时间,变成了需要用呼吸机维持生命的植物人。

那年我高考发挥失常,只考上了本地一个普通二本学校,但这也方便了我照顾我妈。

我一直期待她可以醒过来。

今天是周末,下午没事,我早早就来到了医院。

刚到了病房门口,就感觉气氛不对,有一堆黑衣保镖站在外面。

等我一脚踏入病房,更觉诧异,许久未曾谋面的父亲竟然坐在里面,而我母亲病床前还站着两个我从没见过的陌生人。

是一男一女,年纪看上去均50多岁的样子,女人挽着男人的胳膊,关系亲密,似乎是一对夫妻。

他们都沉默着,表情看上去有些复杂,严肃中夹杂着一丝悲恸,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祥的预感,感觉他们是在等我。

难道又是来找父亲讨债的债主?

这些年我父亲经营不善,小服装厂的生意越来越差,常有债主顺藤摸瓜找到医院来逼我替他还钱。

我平时打工挣的钱都不够交齐母亲的治疗费,哪里来那么多钱替他还债?!

我真是恨透了父亲,恨他对感情的不忠,恨他把我们原本幸福的家搞成现在这副七零八碎的凄惨模样。

见我推门而入,从坤脸上立马浮现讨好的谄笑,“宝贝女儿,你来啦!”

我没有好脸色的视他而不见,径直走到母亲身边,伸手轻轻抚摸母亲沉睡的脸,“妈,你今天感觉好点了吗,等了可可一上午,着急了吧?”

我习惯了自言自语的跟母亲对话,好像母亲能听见一样。

没想到母亲的眼角突然划过一滴泪,我极其精准的捕捉到了这滴泪,震惊的喊道,“妈?妈!医生!医生快来,我妈流泪了!她是不是要醒了?!”

我妈的主治医生很快冲了进来,然而很快他就又摇了摇头,“瞳孔涣散,没有任何光照反应。”

意思就是我妈不会醒?

我疯狂的抓着医生的白大褂,近乎哀求的质问,“那为什么她会流眼泪?童大夫你再好好给我妈检查一遍行吗?求求你了!”

童大夫叹了口气,“别着急,再观察观察吧,植物人的确会偶尔不自主流泪,但这并不代表什么。”

我不信,大夫走后,我把愤怒的目光投向了父亲和那对夫妻,“是你们!你们刚在在病房里说什么了?!一定是你们刺激到我妈了!”

从坤双手交叠在一起,紧张的搓着。

“女儿,你先冷静一下听爸爸说,爸爸给你定了门亲事,以后你就是费家的人了,这二位是你的公公婆婆,费先生费太太。”

晴天霹雳!

“什么?!”我毫不掩饰自己的震惊。

第2章 逼上绝路

费太太的目光从我一进门就没有离开过我,终于她开了口,语气严厉,“一会儿你就跟我们走,明天举行订婚仪式。”

简直好笑,我冷哼一声,“凭什么?我答应了吗?”

她身边的男人沉下脸,语气冷漠,更加不容置疑,“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笑话,我难不成还被卖给了你们不成。”我脱口而出。

然而话一出口,我就反应过来,这种事从坤绝对能干的出来!

他不会真把我卖了吧?

我狠狠瞪向从坤,从坤尴尬的轻咳了一声,“可可,爸爸是为了你好,你公婆家条件非常好,等你过去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这些年咱家的状况你都了解,因为你妈妈,你受了多少苦啊……”

我简直无语,“因为我妈妈?从坤你能要点脸吗?我受这么多苦,都是因为你!”

我早就跟从坤撕破了脸,已经很久没有尊称他一声爸了,向来直呼大名,而且是带着恨意那种。

若不是他时不时还拿回点钱给我妈交治疗费,我根本不想搭理他。

费先生打断我们父女之间很不友好的对话,直言道,“我已经替你父亲补上了服装厂的亏空并还清了他的巨额赌债,另外你嫁入费家后,你母亲的治疗费用全部由我们承担。”

我父亲竟还在外面欠下巨额赌债?这件事我头一次听说,他什么时候开始赌博的?!

随后费太太接着说,“若现在你不跟我们走,你母亲的呼吸机会被立刻撤掉,你父亲得去坐牢,而你要穷尽一生替你父亲还债。”

我终于知道一直昏迷不醒的母亲为什么会流泪了……

因为她的女儿被逼上了一条无法抗拒的绝路。

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即将大学毕业的学生而已,纵有一身傲骨,但当听到他们如此严重的威胁,终还是怕了。

父亲坐牢我根本不在乎,让我一生还债我也无所谓,我怕的是他们真的撤掉我母亲的呼吸机。

“你们很有钱吗?”愣了片刻后,我问。

从坤急着替他们回答,“傻孩子,那是自然!”

我抬起满是讥讽的眼睛,笑着问,“既然是这么有钱的人家,儿子想必也很优秀吧,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还要花这么大的代价找我当儿媳妇?”

所有人都沉默了,竟没有人回答我的问题。

几秒种后,费先生喊道,“来人,把从小姐带走。”

门外的保镖蜂拥而入,不由分说按住了我的肩膀,我恐慌起来,“你们这是绑架!我要报警。”

没有人在乎我说的话,不知道谁把一个湿毛巾捂在了我的嘴上,没多久我就失去了知觉。

在昏迷过去的一瞬间我就明白了,原来是怕我反抗,他们早有准备。

而我要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难不成是个傻子?

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等我醒来的时候感觉周遭一片黑暗,挣扎的起身后,我的眼睛才逐渐适应眼前的黑。

我正躺在一个大房间里的大床上,外面已是天黑,房间里没有开灯。

一转头,赫然发现一个黑影坐在我跟前!

第3章 竟然是个傻子

“妈呀,鬼啊!”我抡起一个枕头向那身影砸去,并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门被瞬间推开,灯亮了,两个佣人冲了进来。

其中一个瘦瘦的佣人焦急的问,“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这才看清坐在我床前的是一个俊朗男人,他有仿若精修过得浓浓剑眉,高挺的鼻梁,带着淡淡笑意的薄唇,下颚的弧度很完美。

一张如此无可挑剔的帅气面孔出现在我面前,让我一时间有些晃了神,这视觉上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

而且,他好像盯着我看了很久了,直到现在他还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我,那深邃的眼眸分明有让人沦陷进去的危险。

另一个胖一些的佣人发现了落在地上的枕头,匆忙跑到男人跟前,紧张的查看他的身体,“少爷,您没事儿吧?”

少爷?他是费家的少爷?

我心中充满疑惑,却也瞬间明白我现在定是身处费家的某个房间里。

男人没有搭理她,竟然冲着我咧开嘴嘿嘿笑了起来,然后迟钝的伸出手指着我说,“好看,喜欢。”

我当即愣住了,傻、傻子?

这么好看的一个人,竟然是个傻子?!我的天!难不成他就是我要嫁的人,从坤真的把我卖给一个傻子做媳妇!

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情绪差点当即崩溃。

但好在多年的苦难生活已经造就了我冷静的性格,纵然对眼前的情况无比震惊,我还是闭上眼睛深深缓了一口气。

瘦佣人愤怒的看向我,“从小姐,你刚才是不是欺负我家少爷了?”

我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的说,“什么叫欺负,他刚才像鬼一样坐在我面前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看,吓到我了好吗?”

胖佣人拉了瘦佣人一把,“算了,明天从小姐就要跟少爷订婚了,以后就是咱家的少奶奶,咱们得罪不起。”

瘦佣人不屑的嗤笑一声,当着男人的面毫不避讳的说,“拉倒吧,咱家少爷都这样了,她在费家能有什么地位?还不是老爷夫人找来伺候少爷的仆人,说到底比咱们的地位能高到哪里去。”

这我就不乐意了,我最受不了别人看不起我。

什么也没多想,被子一掀,我出溜一下便下了床,趾高气昂的说,“说什么呢?你们再说一遍试试?”

我个子一米七,站在这两个一胖一瘦的女佣面前,竟足足比她们高了一头,气势自然不一般。

两个佣人吓了一跳,然后面面相觑一番,连连道歉,“没有没有,您别生气。”

胖佣人转眼便堆了一脸笑容,“从小姐,明天是您和少爷订婚的日子,订婚礼服都已经给您准备好了,我们这就去拿来给您和少爷试穿。”

不等我再问什么,两人脚底生风关了门出去,不一会儿那胖佣人独自进来,放下订婚礼服之后,马上又离开了。

我对订婚礼服并不感兴趣,对跟前的傻子也不敢兴趣,只想着该如何逃走。

忽然我的目光落在了男人的身下,这才发现他居然坐在一个轮椅上。

所以说,他不仅傻,还残疾?

第4章 都欺负我

老天啊,我的命不会这么苦吧,难道真的要成为这个可怜男人的老婆吗?

但也许是因为照顾母亲多年的缘故,一时间我不禁对眼前这个男人产生了怜悯之情,同时也让我悲从中来。

他就算是残疾就算是傻,总归还活着,而我母亲呢?连呼吸都需要机器的帮助,而我若不听从费家人的话,他们就要把母亲的呼吸机撤掉。

但我没有办法对着一个傻子发脾气。

“哎。”我叹了口气,走到他跟前,仔细去看他的脸,“就因为你这个样子,所以才不好找老婆吧?”

他深邃的眼里仿若有一汪清泉,深深的吸引着我,我情不自禁的把手抚上他的脸,像平时抚摸我母亲的脸一样。

皮肤好光滑,不像我母亲那样已经有了许多皱纹。

我蹲下来,像安慰一个小朋友一样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他笨拙的张开口,吃力的回答,“费……一……鸣……”

“费一鸣吗?”我重复了一遍。

他笑着点了点头。

我又问,“那你今年多大了呀?”

他仿若绞尽脑汁的想了想,回答说,“二、二十……八……”

原来28岁了啊,比我大5岁,他这个年纪确实应该结婚了,所以家里人才着急吧。

我嘴角向上弯起,比刚才更温柔了,“刚才你说我好看,还说喜欢,那你真的喜欢我吗?”

费一鸣再次点点头,尽显天真模样,“嗯,好看,喜欢。”

我笑了,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那好,既然你喜欢我,可不可以告诉我怎么可以从这里逃出去?”

死马权当活马医吧,我也知道问一个傻子这样的问题不太可能有什么结果。

哪想到费一鸣伸手指了指窗户,“那里。”

我心中一惊,怀疑的向窗户的方向看去,他让我从窗户出去?一个傻子的话可以信吗?

“你不要骗我哦。”我认真的盯着他的眼睛说,“我可没有跟你开玩笑。”

他用力点了点头,再次指向窗户,“那里。”

好吧,那我就去看看,说不定真有出路。

过去了我才发现,原来我正处于一栋大别墅的顶楼,从窗户向外看去,一片灯光闪耀,方圆至少一公里都是费家的范围。

远远近近到处都是黑衣保镖,戒备异常森严,这特么往哪逃?!

我气愤又气馁的坐回到床上,没好气的跟费一鸣说,“混蛋,竟然连傻子也戏弄我!都欺负我是不是?”

说着说着我眼泪就掉了下来,极其委屈。

能不委屈吗?好端端的一天,我在外辛苦打了一上午的工,回到医院就被人绑到了这里,还让我跟一个傻子明天就订婚。

我的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我妈还在医院里,可怎么办啊?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为什么!都觉得我好欺负是吗?我到底招谁惹谁了!”

费一鸣的声音突然连贯而深沉的在我耳边响起,小心的试探着,“从可可?别哭了啊,我只是想逗逗你而已,对不起吓到你了。”

眼泪还挂在脸颊上,我红肿着眼睛惊愕的抬起头。

眼前的男人哪里还有什么痴呆相,他正一脸歉意的看着我,深色的眼眸里塞满了愧疚之情。

“你……”我皱起眉,一时语塞,“你、你、你!你不傻?!”

第5章 口头约定

费一鸣驾驶着轮椅来到我跟前,他伸出手,把食指放在我的唇边,示意我小声一点,“嘘,别声张。”

弄得我也不由自主谨慎起来,明明房间里就我俩,可还是莫名跟着紧张,大气都不敢出了。

随即他轻轻为我擦去眼泪,“对不起,我也想帮你出去,但是现在我还不能,所以只能先委屈你了。”

他的手指凉凉的,触碰到我的脸颊让我的心怦然跳动起来。

我忽然有些脸红,刚才我以为他什么也不懂才去轻抚他的脸,还把他当成一个弱智般跟他说话,这也太尴尬了。

慌乱中我打掉他的手,背过身去,“我不想跟你结婚,你要怎么才肯放过我?”

费一鸣叹了口气,又驱动轮椅绕到我的正面,直视着我的双眼,轻声说,“现在情况特殊,我也不想跟你结婚,但没办法,咱们这个婚必须得结。”

“为什么?”我抬起头与他对视,“既然你也不想跟我结婚,为什么我们还必须要结婚?”

费一鸣长了一张帅气又善良的脸,轻易可以获得人的信任。

我的心不知不觉放松警惕,对他产生了一种依赖感,也许是现在的我孤立无援,只能抓住眼前这跟救命稻草。

费一鸣是我逃脱困境的希望,我有这种感觉。

他说,“一时半会儿我还不能跟你说清楚,这样吧,咱们俩来个约定好不好?”

我咬了咬嘴唇,一脸认真的问,“什么约定?要签个协议吗?”

大概是我太一本正经,费一鸣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不,就是个口头约定,不能签协议,会被人发现的。”

我不太明白,所以疑惑的看向他,想听他解释清楚。

他说,“我家里人都不知道我头脑是清醒的,所以你明天老老实实跟我订婚,千万不要节外生枝,知道吗?

咱们真正结婚的日期是半年后,那是我爸妈找人算好的日子,所以正式结婚前的这段时间里我会想办法让你离开,你看行吗?”

我立刻想到了我母亲,“就算是我能走,我妈怎么办?他们说如果我不跟你结婚,就停了我妈妈的呼吸机。”

费一鸣好像对我的情况早已经了如指掌,他耐心的安慰我,“放心吧,我会帮你把一切料理好的,不会让你妈妈出事,半年的时间足够了,也许用不上半年。”

他的样子很自信,但我也是很聪明的,听出来他话里有话,这半年的时间仿佛是个期限,他会在这期间做很大一件事。

但我没有多问,其他的事情都不是我该考虑的,我只有一个目的,安全的离开费家。

于是我再三确认,“你能保证吗?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费一鸣把头微微一偏,又开始散发他那致命的魅力,“我已经把我不傻的秘密都透露给了你,你还不能相信我的话吗?”

“你的家人真的以为你是个傻子?”我仍是有些质疑,他为什么要在家人面前装疯卖傻?

费一鸣向我眨了眨眼睛,“很快你就会知道了,所以你一定要替我保密呦。”

第6章 没谈过恋爱

我有被他眼神电到的感觉,手心竟开始冒汗,不由磕巴起来,“那、那你为什么要相信我,既然你都不相信你的家人……”

费一鸣稍微思索了一下,摇了摇头,“我也不不知道,可能就是想赌一把,证明自己的眼光不差。”

他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在我身上来回扫射了一番,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穿的相当单薄。

该死,谁给我换的蕾丝睡衣?

许是因为刚才太紧张,后来又觉得他是个傻子,所以我一点也没在意自己的穿着有什么不妥。

现在我却觉得浑身发热,他离真的我太近了。

说实话我的身材相当不错,该发育的地方全都发育良好,而且这些年我吃的很差,所以身材保持的没话说。

这一身有些镂空的蕾丝睡衣把我白皙的胴体衬得更加性感迷人,我自己看了脸都发烧,何况眼前这个离我如此之近的大男人呢?

“看什么看!”情急之下,我鬼使神差给了他一巴掌,然后迅速拽过被子将自己的身体遮盖住。

这一巴掌可不轻,打下去的时候费一鸣都有些懵了。

但他并没有生气,而是无奈的挑挑眉,驱动轮椅去到旁边的案几旁,查看我们俩的订婚服装。

“从可可,来试一下明天要穿的衣服吧。”他拿起属于我的红色礼服,冲我笑道。

我裹着被子坐在床上不动弹,脸上的温度持续上升,却嘴硬道,“我不想穿。”

哪想到费一鸣一转身把我俩的礼服一块拿到了我面前,“你必须穿,你不仅要穿上你的,一会儿还要帮我换上我的。”

我急了,“凭什么,你的衣服你自己穿就好了,为什么让我帮你换?”

费一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一脸无奈,“因为我自己不行啊。”

我依旧倔强的拒绝这个提议,“我打死都不会帮你换衣服,我怎么可能给一个男人换衣服!”

费一鸣突然问,“从可可,你之前没谈过恋爱吗?”

谈恋爱?我哪有时间啊!

我把大好时光都用在了努力学习、努力打工和努力照顾我妈上,甚至从来都没有过谈恋爱的想法。

“没有。”我回答的很干脆,然后反问道,“那又怎样?”

费一鸣似乎很满意这个答案,“哦,我随便问问。”

我想了一下,又问他,“那你呢?”

费一鸣回答的也很轻松,“之前嘛倒是有一个,不过一个月都没到就分手了。”

“为什么分手?”

费一鸣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他将话题转移回来,“来吧,把礼服换上,动作要迅速,来不及了。”

正当我犹豫的时候,费一鸣把我的订婚礼服丢给我,“你换你的,我不看,但我的你必须帮我换。

等一会儿我妈和我姐费一楠会上来,你一定要让她们看见你在精心伺候我,这样你才能在费家安稳的待下去。”

他这话是认真的,说完他就把轮椅转过去整个人背对着我,静静等我换衣。

我不再矫情,迅速把礼服换好。

这身红色订婚礼服还真是好看,还很合身,把我一身玲珑曲线完美展现出来。

第7章 怎么,害羞了?

我从来没有穿过这样显身材的衣服,感觉比刚才那身蕾丝睡衣还凸显性感,真的是太成熟了。

以前我都是牛仔裤加卫衣的学生装扮,所以现在难免拘谨又羞涩。

“那个,我换好了。”

费一鸣熟练的操作轮椅,来了一个漂亮的转身,看到我的那一刻,我分明见他眼里有惊喜的光闪过。

他灼灼的目光好像要将我生吞活剥了般,我全身紧绷,越发不自然,“那,我赶快帮你换吧?”

费一鸣轻轻点了一下头,我走过去,站在他面前却有些不知所措。

门外忽然远远响起轻微的脚步声,我常年守在医院病房里里,对声音尤其敏感,显然,费一鸣也听到了。

他一改之前的温和,皱着眉严肃的看向我,“现在听我说,一会儿我就要变回刚才幼稚的状态,你一定不可露出破绽。”

我紧张的看着他,许是怕再吓到我,费一鸣的声音故意降低,重新变得温和了些,但仍是用命令的语气。

“从可可,我相信你能做到,现在我说什么你做什么。”

我深呼吸,握紧手心给自己鼓励,“好。”

“过来抱住我的上身,把我抬到床上,开始换衣服。”

我挪不动脚步,还是紧张,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我感觉呼吸都开始不顺畅了。

“没有时间了,快,如果你想在我的帮助下离开的话。”

我只好眼一闭心一横,俯下身一把将他抱住,然后他也用胳膊环抱住了我的身体。

温暖的感觉迅速传遍全身,而我却忽而打了个冷颤。

费一鸣感受到我身体那一瞬的颤栗,在我耳边笑道,“怎么,害羞了?”

我恼羞成怒想要离开,他却将我抱得更紧。

“你可不能临阵逃脱,来吧,用力,把我拖上床。”

我头一次跟一个男人这么亲密接触,尤其是这样一个帅气的男人,温柔里带着点痞坏,我也是个成年女性,哪里抵抗得住这种致命吸引力。

当我把他完全抱起的时候,才发现他比我想象的还要高大和沉重。

我的体格很弱,根本禁不住他的体重,还没等彻底站稳,下一秒我们就一起跌倒在了床上,他将我牢牢压在了身下。

我的心就像有人在乱敲大鼓般铿锵有力的蹦跳着,脸恐怕已经烧成了猴屁股,整个人僵在了那里,一动不敢动。

费一鸣显然很享受与我这般亲密接触,他脸上浮现出一种迷之微笑,令我倍加气恼。

正当我想发火,费一鸣突然换了另一种表情。

啊,正是之前那种傻里傻气的痴呆模样!他还真是个演技派,之前在哪里专门学过表演吧!

我正想着,门被毫无征兆的推开,两个女人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女人我已经在医院见过,正是费太太,另一个想必就是费一鸣口中刚才所说的他姐姐,费一楠。

她们大概是没想到一推门会看见我和费一鸣滚在一起的画面,所以脚步一滞,但很快就缓过神朝我们走来。

第8章 生孩子

我慌忙用力将费一鸣从我身上推下去,然后站起来,一声不吭。

“你在干什么?”费太太质问道。

我没有与她对视,而是看向躺在床上像个孩子一样对着空气自娱自乐的费一鸣,不卑不亢回答,“我打算给他试一试明天订婚宴上要穿的礼服,我已经把我的换好了。”

费太太根本不在乎我穿什么,心疼的过去将费一鸣一把搂起来,抱在怀里安慰,然后怒视我,“你没有伤害他吧?!”

合着他们家从上到下都以为我想虐待费一鸣是吧?那为什么还把我弄过来做他媳妇儿!

我忍住心中的不满,冷静的说,“我再不愿意呆在这里,也还不至于拿一个傻子撒气。”

瞬间我感觉费一鸣一丝幽怨的眼神飘了过来,我佯装没看见,无动于衷。

演戏嘛,我也会,以前为了躲父亲的那些债,我也是练就了一身本领的。

费一楠自一进门就皱着眉上下打量着我,忽然笑了,“妈,你不是说这丫头不愿意嫁进咱们家吗,我看她伺候起弟弟来倒还挺上心的。”

费太太很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一个劲儿的给费一鸣按摩腿部,“要是你弟弟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怎么也轮不到她进咱们费家的门。”

这是有多瞧不上我,我真是呵呵了,在一旁默默翻了个大白眼。

费一楠却突然拉住了我的手,“可可啊,你心里不要有其他想法,妈妈她只是心情不好,既然你嫁入了我们费家,就是费家的人。

只要你以后好好待我弟弟,并为我们费家生个一儿半女,我们定会善待你,不会让你受委屈。”

我猛地将手抽回,“你说什么?生孩子?”

费一楠有些尴尬,“我是不是吓到你了?”她倒是和他弟弟一样谦逊温和。

费太太的反应则比费一楠大多了,一下站了起来,“从可可,你以为我们跟你父亲做交易的目的是什么?你必须给我们费家传宗接代!

虽然明天你们只是订婚,但你费家儿媳的身份已经跑不掉了,你以后的任务就是照顾我家一鸣,并给他生出孩子来。”

费一楠拉住准备大发雷霆的费太太,“好了妈,怎么又生气了,你可不能再上火了。再说,可可也没说不干啊,她一时接受不了也难免,以后都会好的。”

转而费一楠又对我说,“可可,我和妈妈就是上来看看你和一鸣相处的如何,现在姐姐放心了,你是个好姑娘,看得出来一鸣也很喜欢你,那咱们明天订婚典礼上见吧。”

说完,她就拉着心情极不佳的费太太走了,又留下我和费一鸣在一起。

我心中一万匹羊驼奔腾而过,爱特么谁给你费家生孩子谁生,姑奶奶不伺候!

费一鸣还在那里装疯卖傻,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别装了,人都走了,我已经配合了你,你什么时候还我自由?”

费一鸣嘿嘿一笑,“你不是很穷吗?就那么不想当我老婆?要真给我生下个一男半女,你可下辈子都不用愁了。”

小说

一代医妃,三出三嫁。

2021-1-2 22:48:02

小说

唐笑出个车祸醒来,竟然穿越了!

2021-1-2 22:51:4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