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她宠上了天际。

初见时,他十分嫌弃她。,后来他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要粘着她。更是把她宠上了天际。,五年前的一场意外,不仅让宋微微收获了萌宝一枚,更是惹上了A国叱咤风云,身居高位的人物。,从此开启了她的逆袭人生!
他把她宠上了天际。

第1章 为了钱,她早已没有退路

“宋小姐,上次胚胎移植失败,需要重新移植,这是一部分的订金。生下孩子,从此你与雇主,再无瓜葛!”

黑暗中,宋微微看不清楚雇主的脸,只知道他是个气场超级强大的男人。

宋微微苍白的嘴唇颤抖,声音显得十分怯懦。

“我……为什么会突然流产?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没有问题,不需要担心。你只需要拿钱,做好代孕母亲即可。我们只管付钱,等待抱回孩子。”

宋微微手颤抖的签下了那纸代孕契约,便被带入了手术室里。

她要进行第二次胚胎移植。

三个月前,她已经做过一次了,可不幸运中途流产。

在与雇主的商议下,又进行了第二次,对方愿意多付佣金100万。

宋微微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望着刺眼的手术灯,眼角有泪缓缓溢出。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导管送入了她的身体里。

“很好,已经到达子宫,顺利着床。”

听到医生的话,她的心里难受极了,心里五味杂陈。

才19岁的她,就这样走上了代孕之路。

还有那层膜,却献给了手术管。

可是如果没有这500万,沈氏集团将会面临破产。

为了钱,她早已没有退路……

“手术非常顺利,你回去就安心养胎吧,直到平安产下孩子。”

宋微微点了点头,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可是这个孩子却注定与自己无缘。

想着,泪又情不自禁的悄然滑落……  

五年后

一栋欧式的豪华别墅,坐落在苍翠的树木之中,仿佛远离了所有的尘嚣与宁静。

昏暗的路灯下,宋微微披着单薄的外套,背影萧瑟的站在那里,看着豪车里醉酒的丈夫,在亲吻着另一个女人。

“宝贝,吻技又有进步。是不是我教的好?”

“哎呀,讨厌啦!你真坏……”

看到这样暧昧不堪的一幕,宋微微的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眸子里闪烁着泪光,眼神里满是绝望。

“喂,别动手动脚的,你老婆来了,不怕被看到啊!”

沈从南轻笑,声音里尽是嘲讽。

“看到又能怎样?反正我和宋微微从来都是有名无实。像她这种给别的男人生过孩子的女人,实在是太脏!”

“脏,你还娶她?”

“形式所逼嘛!五百万换来名义上的沈太太,也可以了!”

沈从南仿佛从来就没有在意过,那个曾为他倾尽所有的女人。

听到他的话,宋微微单薄瘦弱的身体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她恨得手指甲深深的抠进了肉里。

好一个五百万换来名义上的沈太太!

宋微微绝望的转过身去,背影凄凉……

她很矛盾,不想再踏入沈家,可是兜兜转转还是来到了这个让她伤心之地。

刚要推开房门,屋里面却传来了暧昧的喘息声。

“啊……南,你好棒啊!是不是你老婆从来就没有满足过你?”

“你这个勾人的小妖精。”

听到屋里面传来如此龌龊不堪的声音,宋微微脸色苍白。

知道沈从南又将女人带回来鬼混,气得她转身就要离开。

门口,却被婆婆拦住了去路。

“宋微微,你的老公都这样了,你还能忍?还真是佩服你的定力。”

婆婆张兰英突然将手里的支票,甩在了宋微微的脸上。

“这是500万,还给你!你这个女人恬不知耻,用身子换来的钱,我们不稀罕!”

宋微微静静地望着桌上的支票,眼神空洞:“这是什么意思?”

婆婆张兰英脸上的横肉,不禁抽搐了一下:“拿钱走人,从此你与沈家,各不相干。”

宋微微的嘴角划过一抹苦笑。

“这钱,为什么五年前不还?”

瞬间,张兰英哑口无言,样子显得有些心虚。

五年前,沈从南的公司差一点倒闭,还多亏了这500万,才得以周转。

如今沈从南的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已经不知道赚了多少个500万了。

现在才想着把钱还给她,是过河拆桥吗?

即使有些心虚,但是张兰英从不觉得愧疚,她仍旧据理力争着:“如果不是因为你克夫,南儿的公司也不会面临着倒闭,都是你这个扫把星克了他!那500万是你欠他的。”

见婆婆在这里强词夺理,宋微微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想再与她争辩。

“钱我是不会收的,如果沈从南肯放手,我立马就离开。”

又来这套!

张兰英十分生气,抄起身旁的花瓶,对着宋微微的脑后就砸去。

“贱人,死皮赖脸的赖在我家,有何意思?你怎么不去死,早死,早点给好人倒地方。”

花瓶突然被抛出,正中宋微微的脑后。

只听‘啪’的一声,宋微微只觉得眼前一片眩晕。

温热的液体从宋微微的脑上流了下来,她用手抹了一把,发现手上全是血。

第2章 特殊服务

“婆婆……”

宋微微不可思议的转过身来,望向身后惊惶失措的张兰英,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张兰英似乎也知道自己闯了祸,吓得人已经傻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宋微微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仿佛听到了张兰英的哭诉声。

她很想醒来,可是却疲惫的睁不开眼睛。

“是这个女人先出言不逊,我才动手的,她不会死了吧!”

“阿姨,你不用慌张,没事的!”

听得出来,这是蒋晓晓的声音。

蒋晓晓,盛华国际千金,曾是宋微微从小玩到大的玩伴。

只可惜,她从小迷恋沈从南,做了太多不可饶恕的事情,如今已然不是宋微微的闺蜜了。

她现在应该算,是沈从南众多情人里的一位吧!

也是张兰英最看好的儿媳妇。

“晓晓啊!你放心,等南儿离婚,一定娶你过门!这个扫把星,我不会留她继续祸害我们沈家的。”

“可是从南不肯放手啊!”蒋晓晓话音里难掩忧愁。

“南儿那是鬼迷心窍了。等他想通了,不会再与这个扫把星继续纠缠的。”

说着,张兰英拍了拍蒋晓晓的手背,微笑道:“放心,我有方法对付这个贱人,她在沈家呆不长的。”

张兰英突然靠近蒋晓晓,凑近耳旁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随后,蒋晓晓的脸上露出了得意而又阴险的笑容……

当宋微微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人躺在一张洁白的大床上,身上穿着蕾丝情趣内衣。

头好痛,好沉——

为什么有一种全身燥热的感觉?

她很想起来,却发现全身瘫软如泥,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这是怎么了?”

印象里,她是被婆婆用花瓶砸中了头部,随后晕倒的。

不应该在医院里吗?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就在她正纳闷的时候,手机铃音突然响起。

接起电话,里面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您好,请问是假日阳光酒店409号房间的客人吗?欢迎你点了优质特殊服务。我们提供的帅哥03号已经前往您的住址,专门服务于寂寞的女性,既买笑也卖身,活还好。包您满意。”

搞什么?特殊服务?

那一刻,宋微微觉得天旋地转,才突然发觉被人算计了。

怪不得会穿着情趣内衣,被人扔在酒店的大床上,还点了特殊服务。

脑海里突然闪现过婆婆张兰英的话:“放心,我自有方法对付这个贱人,她在沈家呆不长的。”

宋微微当时虽然处于昏迷状态,无法醒来,但是意识却是清晰的。张兰英和蒋晓晓的对话,她都听到了。

这也许就是婆婆和蒋晓晓的计谋!

宋微微挣扎着起身,一步三摇晃的走进了浴室。

她知道,自己一定是被下药了,否则不会全身瘫软,燥热的要命。

她不能让婆婆的计谋得逞。她要用凉水浇醒自己。

宋微微刚进入浴室不久,外面的房门就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

“明哲,我的房卡刚刚失灵了,还好房门没有关严。一会儿去前台问问,怎么回事?”

“明白了BOSS。”

“对了,明天有一项竞标需要参加,提前半个小时备好车……”

男人拿着公文包刚走进房门,就发现了不对。

因为床上乱糟糟的,地上还有女人的衣服。

就在他挂断电话,迟疑的扫视着屋内的时候,突然浴室的房门打开,从里面摔出来一个穿着情趣内衣的女人。

她全身湿漉漉的,白皙的皮肤上还挂有水滴,看上去有几分魅惑。

男人惊讶的看着她,声音很是凉薄:“你是谁?”

宋微微缓缓抬起头来,双眼迷离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即使视线有些模糊不清,但是他俊朗的五官,依然还是映入了眼帘。

“你是特殊服务吧!”

她的呼吸不由得有些急促,声音很轻。

特殊服务?

男人觉得很是好笑,不由得松了松衬衫上的领带。

这个孔明哲搞什么?门卡失灵也就算了,酒店既然还带这种色情服务?

男人的眉宇间透漏着几分厌恶,就在抬腿想要离开的时候,突然身后被一个小女人紧紧的搂住了腰肢。

“我好难受!”

男人转过身来的时候,身后的宋微微已经完全贴附了过来。

第3章 想要

男人挣扎着甩开她,脸上厌恶的表情更浓。

“离我远一点。”

男人的声音凉薄,他不屑于与这个女人厮混在一起。

宋微微已经扛不住了,药性完全发作,她的理智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她现在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意念:好想……好想……要……

不管是不是张兰英的计谋,宋微微都不想管了。

她现在只想解脱!

“你不是特殊服务吗?不是专门服务寂寞女性的吗?我很寂寞……结婚四年,我老公从来没有碰过我!”

说着,宋微微的眼眶微红,再次黏了上去。

望着她要哭的冲动,男人满眼都是疑惑。

看着不像是撒谎,难道是走错房间了?

男人现在也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面前女人意识不太清晰,眼神涣散,应该是被人下药了吧!

难道是她老公不肯碰她,所以去外面找?

突然,他的眼神里闪过一抹恶趣味的光芒,若有所思的望着面前迫不及待想要和他上/床的女人。

宋微微的个头,只到男人嘴唇的位置。想要亲吻他,还需要踮起脚尖。

她整个人都攀附在了男人的身上,亲吻着他的脸颊……

看样子,她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年龄不大,而且长得也略有几分姿色。

男人不懂,这样一个要身材还有容貌的女人,怎么会沦落到在外面的地步?

他不想趁人之危,于是推开了宋微微。

“弄错人了。”

“不要走!”

宋微微脸颊泛红,人显得燥热不安。

她死死的搂住男人,整个人都攀附在了他的身上,就是不想让他离开。

穿着情趣内衣的宋微微,那种若隐若现的感觉,才极致具有诱惑力。

她的皮肤白如凝脂,大长腿,真的是让男人无法抗拒。

男人本不想趁人之危,可是宋微微几次投怀送抱,还这样诱惑他,让他显得有些烦躁。

“你快放开。”

宋微微像是完全没有听见他的话,一双灵巧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伸进了他的衬衫里,不停的抚摸他的后背和前胸。

男人突然抓住宋微微那双作乱的小手,脸色跟宋微微一样的潮红。

他深邃的眸子里,渐渐散发出温热的光芒,同时还带有疑虑和迷茫。

男人在强制压制内心的躁动,望着宋微微充满欲望的眸光时,他便再也不管不顾的压了上去。

“这是你自找的,可别怪我!”

他将她壁咚在了墙上,唇便落在了她的唇瓣上。

在他触碰到她的肌肤上时,宋微微的全身不由得轻颤了一下。

男人的吻慢慢向下移去,凡是他触碰过的地方,犹如有一团烈火在狂热的躁动。

她娇喘着,缓缓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陌生的感觉。

火已经撩拨起来,没有在压下去的道理。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男人将宋微微压在了床上。

宋微微迫不及待的想要解除身体的痛苦,早已经不管不顾的搂住了他的脖劲,亲吻着他的耳朵。

房间里满是火热和意乱情迷。

就在男人已经准备要蓄势待发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吵闹的声音。

“警察查房,都不许动。”

男人一怔,停止住了自己的动作。

突然,房门被一脚踹开,只见几个警察拿着枪冲了进来。

“都举起手来!有人举报,都和我们去警局走一趟。”

第4章 你背着我做了什么

这应该是宋微微最屈辱的一次,被当成嫖客抓到了警察局里。

此时的她已经清醒了,一脸尴尬委屈的看着对面审讯的警察:“警察同志,我真的是好人。”

“是你点了特殊服务吧?”

宋微微慌忙摇头:“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醒来的时候,人就躺在床上了,还被下了药。”

“你的意思是,有人想要陷害你呗!”

“是的,我也不太清楚怎么回事。”

说话间,另一名警察走了进来,对着审讯的那名警察小声嘀咕了几句。

也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审讯的那名警察脸色有些微变:“宋微微是吧!有人保释你,你可以走了。”

闻言,宋微微一脸的惊讶。

从审讯室走出来的时候,让宋微微万万没想到的是,保释她的人,是沈从南。

只见他正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

“宋微微,你真是能耐了。以前没发现你,竟然这么风/骚!”

说完,不等宋微微有所反应,沈从南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将她拉扯出去了。

宋微微被强行塞进了车里,随着车子缓缓开走时,她看到了一个身穿黑色风衣,身形高大的男子,此时已经从警察局出来。

宋微微还认得他,这个男人正是酒店遇到的那个人。

他当然也看到了宋微微,脸上的表情有些诡异,那双锐利的鹰眸更像是在瞪视着她。

车子开走后,那男人的身影也就慢慢消失在了视野里……

回到别墅,沈从南气愤的将宋微微强行拽到了卧室。

随着卧室门‘啪’的一声关上,一耳光重重的打在了她的脸上。

这一巴掌很是用力,痛得宋微微耳膜嗡嗡作响。

“贱人,你既然背着我去找野男人?”

沈从南瞪视着她,目光里仿佛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宋微微捂着脸,轻笑起来:“真是可笑,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外面的女人少嘛?难道只需你州官放火,不许我百姓点灯了?”

沈从南没有说话,他突然很是冷静的望着宋微微倔强的目光。

宋微微突然变得这么强势,让沈从南很是意外。以前的她,即使知道他外面有女人,也会忍气吞声,对出轨的事情只字不谈。

这是第一次反抗!

突然想起她曾给别的男人生孩子过,沈从南的心里怒气横生。

五年前,她可以给其他男人生孩子,五年后她宁愿让别的男人碰,也不想让他碰。

究竟,他在她的心里有多么的龌龊不堪?

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沈从南突然死命的将宋微微按压在了床上。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要瞒着我,给别的男人生孩子?”

他的手突然死死的掐住了宋微微的脖子,愤恨的吼道。

窒息感传来,让宋微微无法喘上气。

“如果你那么讨厌我,那就掐死我吧!”

宋微微闭上眼眸,已经做好了视死如归的样子。

他苦笑:“死?太便宜你了!”

‘撕拉’一声,宋微微身上的衣服,突然被他撕开。

他的吻,带有惩罚性的,在了宋微微的勃颈上,如一把锋利的刀,刺痛着宋微微的每一寸肌肤。

结婚四年,沈从南从未碰过宋微微,可是今天却变得如饿狼一般,想要她。

衣服被撕得破烂不堪,宋微微气得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第5章 不要碰我,我嫌脏

痛感传来,沈从南这才放开了宋微微。

“你疯了吗?咬我干嘛?”沈从南愤怒的瞪向宋微微,吼道:“不要碰我,我嫌脏!”

“宋微微,你装什么清高?都有别的男人,孩子都有了,竟然还在和我装纯洁?”

宋微微愤恨的转过身来,瞪视着他。

“我没有和任何男人有过那种关系,并非如你想象中的那么肮脏。”

“没有和男人接触,你的孩子是怎么出来的?”

宋微微一把甩下他的手臂,只觉得他不可理喻。

沈从南思想保守,处女情节严重,他接受不了自己的老婆给别人代孕,即使宋微微再怎么解释,对他来说,都是一道过不去的坎。

这四年间,他时常会喝醉酒,更会在外面找女人,甚至带到家里来。

从一开始的伤心,到后来的绝望,现在的宋微微,已经感受不到什么叫做心痛。

每次看到他和别的女人缠缠绵绵时,宋微微的心是麻木的。

泪已流干,宋微微已不想再为他流下眼泪。

“我们离婚吧!”

离婚这两个字,对于沈从南来说,却是致命的伤害。

听到宋微微提出离婚,他突然像疯了一般,将宋微微扑倒在床上,死死地按压住了她。

几乎是从后槽牙里挤出来的话:“想离婚?想都不要想,你给我带来多少伤痛,我就要你千百倍的偿还。既然你能和别的男人上床,给别的男人生孩子,为什么我不可以?”

望着他疯癫的模样,宋微微的眼圈微红。

“既然不爱了,就好聚好散吧!”

沈从南的脸上划过肆虐的笑:“就算不爱了,我也不会放手。让我们相互折磨吧!”

疯子,他就是个疯子!

宋微微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脚踢中了他。

沈从南慌忙放开她,脸部痛得扭曲。

趁势,宋微微慌忙逃脱了……

她匆忙的逃离别墅,身后响起了沈从南的嘶吼声:“宋微微,你给我回来!”

……

听见隔壁传来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张兰英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发脾气。

恰巧,蒋晓晓也在。

沈从南和宋微微吵架的声音很大,他们当然都听到了。

听到宋微微离开,沈从南大发脾气砸东西的声音,她的嘴角划过一抹得意的笑意。

“阿姨,您的这一招真是高明。只是宋微微是走了,离婚协议还没有签,实在是可惜。”

“不急,离婚协议早晚都会签的。南儿本来就记恨她五年前代孕的事情,如今又出了这档子事,离婚是早晚的事情。”

“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突然想起盛华集团要入股的事情,张兰英的眼神里划过一抹晶亮的光芒。

“晓晓啊!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如果你能劝说你哥哥,注入资金给沈氏,以此作为结婚的交换条件,相信南儿一定会同意的。”

张兰英这是想要一箭双雕,既解决了沈氏资金周转的问题,又能赶走宋微微,迎娶蒋晓晓这个千金大小姐。

蒋晓晓又何尝不知道,张兰英是有意的。

可是她喜欢了沈从南这么多年,早就想嫁给他了。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她都要尝试的。

蒋晓晓没有迟疑的点了点头:“阿姨,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劝服哥哥注入资金给沈氏的。”

“好!有盛华的加入,有晓晓你这个贤内助,我相信南儿的事业一定会飞黄腾达的。”张兰英欣慰的笑了起来。

第6章 偶遇小正太

离开沈家别墅后,宋微微一直无处可去,游荡在大街上。

夜晚的风很凉,她穿得格外单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她不由得掏出了手机,准备打给自己的好闺蜜秦小冉。

“小冉,我能去你那里借宿几天吗?”

“怎么了微微?又和沈从南吵架了?”

“嗯,我无家可归了!”

电话里面传来秦小冉无奈的叹息声:“就知道你这个花心的老公靠不住,你在哪里?把地址发给我,我现在就去开车接你。”

“好!”

挂断电话后,宋微微将自己所在的位置发送给了小冉。

就在她刚放下手机时,突然看到眼前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自己单独过马路。

迎面飞奔过来一辆车,刺眼的灯光照得人睁不开眼睛。

“孩子,快回来。”

宋微微惊呼一声,可是已经晚了,小男孩已经走到了马路中央。

她几乎没有多想,猛然就冲了过去——

就在轿车马上要撞在孩子身上的时候,宋微微突然从后面冲上去,拦腰抱住了小男孩。

前后之间,也仅仅只差几秒钟,吓得宋微微魂都要没了。

看着怀里的熊孩子,宋微微一脸的无奈。

小男孩长得很帅气,长而浓密的睫毛下有着一双清澈,宛如朝露一般的眼睛,炯炯有神。

他皮肤白皙,鼻梁英挺,那像玫瑰花瓣一样的粉嫩小嘴唇,肉嘟嘟的,超级可爱。

看到这么帅气的小男孩了,不禁让宋微微在心里感叹,基因真好!

“小朋友,你的家长呢?”

小男孩好似刚哭过,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都要萌化了宋微微的心了。

“我没有家长。”他的声音虽然奶声奶气的,透漏出一股子倔强。

“没有家长?你没有爸爸妈妈吗?”宋微微好奇的问道。

“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爸爸工作忙,忙着泡妞,没功夫管我。”

小家伙小脸气得鼓鼓的,双手环胸的样子很是搞笑。

宋微微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有个性的小孩,忍不住笑着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瓜。

“小朋友,你太小了,不能一个人过马路。刚刚要不是阿姨看见了,险些酿成大祸啊!”

回想起刚刚的危险经历,小家伙很礼貌的说:“谢谢你阿姨。”

小家伙虽然年纪小,但是很有礼貌!

宋微微笑着蹲下,笑得一脸温柔。

“小朋友,你几岁了?”

“四岁。”

“你家在哪里?不如阿姨送你回去吧!以免路上有危险。”

听闻她要送他回去,小男孩赌气的将头扭过去。

“我才不回去,爸爸不爱我,我是一个没人疼爱的孩子。我不想回家。”

一个四岁的孩子,就有这样的感悟,让宋微微很是心疼,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遭遇。

宋微微从小父母双亡,是沈从南的二叔抚养长大的,后来成年后一直寄住在沈家。

她从未感受过什么叫做父母的疼爱。看到眼前的小男孩,仿佛就想起了曾经的自己。

“可是你不回家,家里人担心你怎么办啊!”

“我爸爸每天只知道泡妞,不会管我的。”

小家伙才四岁,一口一个泡妞,猜想父亲也不是什么好人吧!

宋微微无奈的摇了摇头:“小朋友,你不想回家也好。不如陪阿姨聊聊吧!”

宋微微猜想,一会儿也许会有家长来找孩子,暂时不能让这个小家伙乱走。

所以还是找借口,拖延一会儿时间吧!

小男孩好奇的抬头看向宋微微:“阿姨,你为什么不回家啊?”

宋微微苦笑:“我没有家了!阿姨离家出走了,不知道该去哪里。”

闻言,小男孩无奈的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惆怅的表情:“唉,咱们两个同命相连。”

见小家伙还会说成语,宋微微不禁笑得眉眼弯弯,仿佛忘却了内心的痛苦。

“小朋友,你确定只有4岁?”

宋微微倒是觉得,这个小家伙心智成熟,和普通的小孩子不一样。

“我当然只有4岁。对了阿姨,你叫什么名字?”小朋友奶声奶气的问道,样子无比的呆萌。

“我叫宋微微。”

“那我叫你小宋吧!”

说着,小家伙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自我介绍着:“我叫蒋磊,叫我磊磊就好。”

宋微微只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小宋?

一个四岁的小男孩,竟然管她叫小宋?自己的年纪,都能做他妈妈了,好不好?

“磊磊,要叫阿姨。”宋微微纠正着。

“你长得这么年轻漂亮,就像姐姐一样,叫阿姨,就把你叫老了。还是叫小宋吧!”

第7章 好有意思的小家伙

这小家伙嘴还挺甜,不知道从哪里学得这套理论。

听起来油嘴滑舌的,但是很讨人喜欢。

宋微微宠溺的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无可奈何道:“好吧,你喜欢叫小宋,那就小宋吧!”

小家伙很开心的点了点头,刚要开口说什么,突然肚子里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响声。

“咕……咕……”小家伙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肚瓜,一脸的难为情。

“饿了吧?”宋微微不禁问道。

小家伙点了点头:“是的,我从放学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呢!”

宋微微笑着牵起了小家伙的手:“好啦!我带你去吃东西吧!”

提起吃,小家伙眼睛里都闪烁着晶亮的光芒。

“你想吃什么?”

“汉堡、薯条、可乐……”

“好!”

宋微微因为走得急,身上并没有带多少钱,前后加一起也就不到四十块钱,都被这个小家伙给吃光了。

望着磊磊吃得开心的模样,宋微微觉得很是欣慰。

小家伙很是不满宋微微将可乐换成了果汁,央求着:“小宋,我想喝可乐!”

“不行,可乐对身体不好,喝果汁吧!”宋微微很是果断,几乎没有给磊磊反驳的机会。

她很严厉,很像妈妈!

印象里,从来没有人对自己这样好过。

小家伙望着眼前的果汁,突然大眼睛变得湿润了起来。

怕小家伙误会自己的话,宋微微连忙解释:“可乐的成分是糖浆和二氧化碳气,对身体没有营养。常喝可乐会引发肥胖,还有可能导致龋齿。你年纪小,不能常喝的。我也是关心你呀!”

小家伙委屈巴巴的拿起果汁,吸了一口。

“小宋,你真好,比我爸爸身旁的那些女人强多了。”

还以为磊磊是生气了呢!

听到他的感慨,宋微微不由暗自松了口气。

“你爸爸对你不好吗?”

“我爸爸除了工作,很少管我。最近要给我找后妈了,我都不喜欢!”说着,小家伙双手环胸,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他生气的小模样,倒是怪可爱的。

宋微微忍不住揉搓了一下他的小脑袋瓜:“这世间哪有亲生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你一定是误会你爸爸了。”

“我说的是真的。爸爸不爱我,动不动就发脾气,他发脾气的样子,好可怕。”

说到这里,小家伙忍不住叹了口气:“如果我未来的后妈,像小宋你这样,就好了!”

小家伙假装幻想状,样子都快要萌翻了。

‘好有意思的小家伙!;宋微微忍不住在心里感叹道。

就在这时,耳畔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呼。

“磊磊……磊磊……”

顺着声音望去,是一个四十左右岁的女人,看到磊磊的时候,眼眶微红,眼泪都流了出来。

“小少爷,您这是跑哪里去了,真是吓死我了。”

“刘妈!”

小家伙看到了熟人,立马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刘妈上前一把抱住了磊磊:“吓死了!你要是出个意外,我得怎么向你爸爸交代?”

望着刘妈哭得老泪纵横的模样,磊磊倒是显得一脸无所谓。

“怕什么,我不是好好的吗?”

知道这是磊磊的家长,宋微微忙走过去,礼貌道:“您是磊磊的家长吧!我之前在街上遇到他,过马路差一点被车撞到。还好孩子没什么事情。磊磊说饿了,所以我带他来吃点东西。”

闻言,刘妈缓缓抬起头来,打量着眼前的宋微微。

她年纪不大,长相甜美,一笑很是暖心窝。

她这副清纯甜美的容貌,让刘妈的心里顿生好感。

刘妈连忙答谢着:“谢谢你,实在是太谢谢了!你真是个好人。”

“不客气,以后看住孩子吧!他年纪太小,千万不要让他一个人单独出来了。”

“好,我明白了。多谢!”

在一阵感谢过后,刘妈牵起磊磊的手就要离开。

小家伙有些不舍,不禁回头看向宋微微:“小宋,相互留个联系方式呗!以后方便联系。”

第8章 你发展第二春了?

闻言,宋微微笑了。

相识就是一种缘分,宋微微也觉得和这个小正太颇有缘分。

看到这个小家伙,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喜欢。

“好呀!”说着,宋微微从包里掏出来一张纸和一支笔,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写在上面了。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手机号就是微信号。”

小家伙高兴的接下了纸条:“那好,我们有时间再联系。”

就这样,磊磊被刘妈带走了。

孩子走后,宋微微倒是显得空落落的。

就在她正准备收拾一下,出去的时候,手机铃音突然响了起来。

“微微,你在哪来啊?我没看到你。”

“哦,我在附近一家肯德基。刚刚出现点意外,你等一下,我现在就去找你。”

挂断手机之后,宋微微连忙离开了。

……

坐上秦小冉的车子,宋微微一直若有所思的看向了车窗外。

见她心事重重的,秦小冉忍不住问道:“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离开沈家!”宋微微淡漠道的回答。

“你真的准备离婚,和沈从南一刀两断了?”

“这本来就是一段名存实亡的婚姻,维持了四年,也该结束了。”

秦小冉无奈的叹了口气:“沈渣男真是没良心,当年要不是你代孕换回五百万,他能有今天的成就?现在荣华富贵有了,他倒是想抛弃你了。微微,我真为你感到不值。”

闻言,宋微微的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苦笑。

她也为自己感到不值得。

五年前,全球经济危机,沈从南的公司遭遇金融风暴,险些倒闭。

为了帮助他挽救公司,宋微微做了代孕母亲,换回了五百万的周转资金,助他度过了难关。

代孕的事情,她本不想说出口,但在他们结婚的前一天,还是被沈从南知道了。

从此以后,她成为了他最厌弃的女人。

为了爱他,宋微微连生命都可以不顾。

可是沈从南却忘记了,他们曾经相守一生的誓言。

泪,情不自禁的滚落,宋微微不禁吸了吸鼻子。

也罢!

既然这是一场孽缘,注定不能长相厮守,那就好聚好散吧!

这次,宋微微已决定放手!

……

秦小冉家很大,住她一个绰绰有余。

但是宋微微知道,自己不能永远都住在这里,应该给自己找份生计的工作。

“我出来的急没有拿钱。暂时也只能先寄住在你家了。”

宋微微觉得很抱歉,总是麻烦小冉,如今又要在她家蹭吃蹭喝了。

“这你就见外了,咱们两个的关系,谁跟谁啊!你尽管住就是了,别和我说那些没用的。”

秦小冉曾是宋微微的初中同学,两个人许多年的友情了,关系一直比较铁。

秦小冉为人仗义,对宋微微又是掏心掏肺的好,所以两个人的友情从来没有变过,一直亲如姐妹一般。

这些年,也多亏有小冉这个精神支柱了。

“谢谢你,小冉。在我落魄的时候,你还能收留我。”宋微微想要真心实意的感谢她。

看着她一本正经说话的模样,不禁逗笑了秦小冉。

“微微,你最近真是越来越酸了。你要是再说谢,我可真生气了。”

“好吧!我不说了。”宋微微笑着点了点头,不想在和她客气。

这时,手机突然发出叮铃一声,好似是微信的声音。

宋微微急忙拿出手机,发现微信里真的出现了一条新朋友的动态,备注上还写着“我是石。”

估计是小家伙不会打磊这个字,就弄出来个石。

宋微微微笑着添加了。随后磊磊就发过来一条语音:“小宋,睡了吗?”

宋微微:“还没呢!这么晚,你怎么还不睡呀?”

磊磊:“我在想你啊!”

听到小家伙发过来如此肉麻的话,宋微微不禁咧嘴笑了起来。

秦小冉发现宋微微表情不对,忍不住凑过去看,发现对方的微信头像是一只海东青。

很深奥的头像,一看就是个男人。

秦小冉不解的问道:“这人是谁啊?瞧你笑得一脸甜蜜,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发展第二春了呢!”

小说

她是被生活所迫的落魄千金。

2021-1-2 22:44:45

小说

一代医妃,三出三嫁。

2021-1-2 22:48:0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