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被生活所迫的落魄千金。

走投无路之际,她将自己卖给了他,原本以为只是一夜冷冰冰的交易,却不料肚子里多了一颗意外而来的小种子。,他是站在云端的豪门贵胄,她是被生活所迫的落魄千金,云泥之别,她从未幻想过与他再有交集。,而打掉孩子那一天,她恰好看到他揽着心爱的女友,笑容俊逸而又满足。,他恋着心头的明月光,连多余的眼神都不肯赐予她。,她谨小慎微的在陆家的夹缝中求生存,只是为了让弟妹能心无旁骛的读书求学。,他的恋人在异国出嫁,他喝得烂醉闯入她的房间,误把她当做了他的她。,结婚三年,唯一的一夜,她却第二次有了他的孩子。原本以为命运开始垂怜她
她是被生活所迫的落魄千金。

第1章 引子:五年之后

暮秋从昏厥中醒来,耳边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她像是做了一场梦,脑子里还是晕眩的,身子陷在柔软的大床上,肌肤上清晰的触感,是来自柔滑的被面,她的身上,不着寸缕。

一抬头,看到卧室极其精致的吊顶和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是她曾经喜欢的纯白色,暮秋的目光缓缓的在房间里滑动,一别多年,为什么这一切却还是这般熟悉?像是她日日夜夜都生活在这里,从未离开过一般?

窗外葱郁的树木,在夜色下只有淡淡的轮廓,宛若是料峭的鬼魅一般,那么远,却又那么的近。

暮秋抓了睡袍披在身上,呼吸已然变的急促起来,她疾走到窗前,将窗帘刷的一声拉开,昏暗的夜色中,暮秋看到一如往昔的锦园!

多少年了?锦园依旧留在那里,保持着原来的模样,而她呢?虞暮秋呢?虞家曾经锦衣玉食,嫁了竣成最让人羡慕的男人的大小姐呢?

丧子,离婚,漂泊,终至最后,遗忘。

妈妈,我曾对你保证,永远都不会放弃锦园,可是我背弃了自己的誓言,因为我背弃誓言,所以现在就要遭到报应了么?

身后传来脚步声,依旧是不急不缓,暮秋转过身,带着眼泪的眸子缓缓的抬起,她看到那个人,一步一步向她走来,姿容华贵,颀长身躯不卑不亢,像是多年以前,他从衣香鬓影,云集的宾客之中,一步一步走下楼梯,走到不起眼的她面前,挽起她的手,温和却又坚定的开口:“我要娶的人,是虞暮秋!”

暮秋倏然的闭了眼睛,两行眼泪缓缓淌下,她发出几不可闻的声音:“陆竣成,你还不放过我吗?”

那一双手,冰凉却又滚烫的手,落在她的脖子上,那么细,那么细的脖子,仿佛他一用力,就会掐断她纤细的颈骨。

陆竣成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那灼烧的热似乎就在暮秋的鼻端,烧的她不得不睁开眼睛:“陆竣成!放手!”

他的眼底是摄人的冷冽,唇边却是含着薄薄的笑意,只为何,暮秋在那笑意中看到隐隐约约的自嘲和悲凉?

修长的手指忽然扣住她小巧的下颌,随即,滚烫的唇就贴在了她的唇上,暮秋还来不及挣扎,身上的睡袍就已经被他撕开,随即他强健的身躯就将她压在了柔软的地毯上……

“你以为这一次,我会放过你么?”陆竣成冷冽的低笑,粗暴的分开她的双腿:“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你休想离开锦园半步!”

“你将我留在锦园,不怕你的太太生气?”暮秋低低的笑,黑瞳中却是无边的凄凉。

陆竣成一怔,忽然单手攥住她胸前柔软,咬牙切齿开口:“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暮秋痛的脸色惨白,可他已经毫无怜惜的贯穿了她的身体,剧痛传来,暮秋倏然的瞪大眼睛,在漆黑的夜色中她洁白的身躯微微的弓起,天旋地转,眼前的一切仿佛都消失无踪……

第2章 失恋

骄阳似火。

暮秋站在校门口,脚边是一个极大的编织袋,还有一个箱子,两个大提包,其中一个提包上的带子已经被拉断了,焉焉的垂在地上,她累的直喘气,身上的白衬衫已经完全被汗湿了,头发也变成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脸是惨淡的白,却又透出一点诡异的红,暮秋靠在树上歇了半天,才找回一点力气,重又弯腰,一样一样的将大包小包提起来,细瘦的手腕几乎都要被勒断了,她咬了牙,一步一步向前挪去。

宿舍在D大人工湖的后面,照她此刻的速度至少还要走上二十分钟,正是八月底的中午,水泥路都几乎被烤化了,暮秋感觉自己就像是失了水的鱼,快要窒息。

好容易活着挪到五公寓的楼前,暮秋将东西往地上一丢,就坐在台阶上再也起不来,这里正好有过堂风,身上的热汗被吹干,衬衫硬硬的质感,一下一下的刮着背上的肌肤,让人的心,似乎也跟着毛刺刺的难受起来。

爬上四楼,暮秋刚推开宿舍的门,手中的大包小包还在胳膊上吊着,整个人却愣在了那里。

宿舍里除她之外的四个人都齐整整的坐着,正中间却坐着早已搬出宿舍的林珊,正抽抽噎噎的哭着,听到门响,抬起头来就看到暮秋,红肿的眸中立刻就投射出愤怒的目光,直刺的暮秋几乎站立不稳。

“你们,怎么了?”暮秋实在累的不行,就一边放着手里的东西,一边挤出一抹笑,疑惑的问道。

她话音刚落,却见林珊一阵风一样冲到她面前,抬手就是一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

暮秋被打的脑袋直懵,宿舍里几个女生却已经慌忙将林珊和她拉开了,宿舍长舒兰看一眼两人,沉声说道:“林珊,有话好好说,就算是暮秋做了什么,你也不能出手就打人啊。”

“打她又怎样?她还有脸回来,还有脸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林珊一把耍开几人,冷笑着指住暮秋的鼻子:“你明知道叶朔一直在追求我,为什么上周和他去体育场约会?”

林珊一句话问出,宿舍里的空气立刻就变的冷凝起来,八月底燥热的天气让人胸口憋闷的喘不过气来,没有风,窗帘挂在那里,竟是动都不会动,暮秋拂了拂被打的生痛的脸颊,脑袋里却还是懵的。

叶朔一直在追求林珊。

暮秋微微的觉得有些诧异,她刚刚接受叶朔的追求,可是她并不知道叶朔追求她的同时还在追求林珊。

若是知道,她必然不肯,让自己和他有一星半点的牵连,也必然不肯答应他的追求,叶朔对于她,不过是一个恰巧合适的人而已。

宿舍里的女孩都沉默下来,目光投射在暮秋的脸上,带着探寻,带着叹息,带着淡淡的不解。

暮秋倔强的望着哭泣的林珊,“信不信由你,我从来不知道叶朔在同时追求我们两人,如果我知道,我必然不会和他有任何的牵连。”

第3章 渣男

暮秋倔强的望着哭泣的林珊,“信不信由你,我从来不知道叶朔在同时追求我们两人,如果我知道,我必然不会和他有任何的牵连。”

林珊哧的冷笑一声:“虞暮秋,你撇的真是干净,一句不知道,就想把你的错误推卸掉?我和你在同一个宿舍,呵,倒真没看出来,你文文静静的,却还有做小三的潜质!”

暮秋握着行李带子的手掌渐渐的收紧,她觉得自己胸腔里蕴生出来怒气,让她整个人都开始微微的颤抖。

隐忍许久,才沉静看她,双瞳像是两丸黑玻璃珠一般澄澈,只那样的笑,淡淡的,却让林珊有了一种微微的惶恐。

“既然我说什么你都不信,那么,你请打电话给叶朔,我们当面对质。”暮秋缓缓的开口,接着提了自己的行李向自己的柜子那里走。

“好,当面对质就当面对质,我倒是要看看,这世道反了天不成,抢别人男朋友的人还能这么嚣张!”

林珊一个电话打了过去,只恶狠狠的说了一句:“叶朔,十分钟之内你给我到五公寓楼下!”

啪的一声,电话被扣段,林珊眸光锐利的扫向暮秋,她刚预备公布叶朔学长追求她的消息,结果竟然被朋友看到叶朔和暮秋在体育场亲密的散步!

挖墙脚挖到她林珊头上来了,好一个虞暮秋,平日里端庄温柔,却没想到竟是这般的下贱!

不一会儿林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叶朔已经到了楼下,林珊也不接,只是居高临下的望着暮秋:“走吧,虞暮秋,叶朔就在楼下,我们当面对质!”

暮秋放了行李,只是淡漠的看了林珊一眼,转身下楼。

叶朔是从足球场大汗淋漓的跑过来的,穿着白色运动衣的颀长身躯俊逸无比,他站在楼下,来来往往的女孩子就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

叶朔一眼看到暮秋,神色就变了,他似乎有些愣怔,直到林珊走到他的面前,站定,他才一恍惚的清醒过来。

“叶朔,你告诉林珊,你追求我的时候,是不是没有说你也在追求她?”暮秋单刀直入,直切正题,叶朔被她的话问的一愣一愣,额上的汗珠儿就开始簌簌往下掉起来。

林珊见叶朔表情这样闪躲,心下不由得一急,伸手推了叶朔一下:“你倒是说句话啊,是不是那天晚上虞暮秋她勾引的你去体育场?”

叶朔一下子醒悟过来,林珊必然是已经知道了那晚发生的事情,他脑子里一转,立刻拼命点头:“是,是是,就是她,是她给我写信,约我来体育场,还说她喜欢我,想和我在一起,不过珊珊,我拒绝了,你相信我,我真的拒绝了,我已经和你在一起了,我怎么会理会她的话呢?”

暮秋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她素日里遇事冷静,总不会先乱阵脚,可是此刻遇到这样的事,整个人却也懵了。

第4章 公开道歉

暮秋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她素日里遇事冷静,总不会先乱阵脚,可是此刻遇到这样的事,整个人却也懵了。

原本那个追求自己的人,竟然反咬了一口,说自己在勾引他,还能有比这还混乱的事情么?

林珊一听叶朔这样说,正好是自己心中所想的答案,不由得得意一笑,鄙夷望住脸色惨白的暮秋:“虞暮秋,你还有什么话说?”

夏日的风,像是翻滚的热浪,暮秋的脊背都会汗水打湿了,衬衫湿漉漉的贴在身上,难受极了,她只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像是一个小丑,可是难过却也不多,只是懊悔和羞怒。

“叶朔,我从不知,你颠倒黑白的能力这么强。”暮秋目光恍若是寒利的冰片一样投射在叶朔的脸上,而叶朔自始至终躲在一边,偏着脸,没敢看暮秋一眼。

暮秋看着那个男生,她曾经觉得他球踢的真好,人也热心,笑起来灿烂起来,真是让人感到温暖,可是此刻,再看着他,却只觉得说不出的恶心。

他缩着背,畏首畏尾的样子,让暮秋胸中的怒气一下子放了出来,她何必和这样人品差到极点的人计较呢?

暮秋转身就走,林珊却是得理不饶人了。

“站住!”林珊一下子扯住暮秋的手臂,漂亮的眸子扫过她狼狈的神情:“怎么,现在被人戳穿了真相,就想一走了之吗?”

“你要怎样?”暮秋的眉微微的一挑,淡漠的望着林珊,心中却是一阵叹息,叶朔今日会为了她这样诋毁自己,明日指不定,也会为了别的女生,再舍弃她。

“给我道歉。”林珊头高高的扬着,骄傲自大的样子看起来真是讨厌。

暮秋不想和她多做纠缠,她们一行五六个人站在女生宿舍楼下,着实扎眼。

于是长吁一口气,小巧的唇微微抿了一下,再抬起头来,就看到舒兰她们不敢置信的目光,暮秋微笑一下,轻轻开口:“那么,对不起。”

林珊未想到她会这样轻易答应,而叶朔也像是被触动了一样,忽地抬起头来望住她,只是他们的目光一接上,他立刻又像是被电击了一样,飞快的扭过脸去。

暮秋说完就走,林珊迟疑了半天,却忽然又拦住了她:“没这么简单!”

“你还想怎么样?”暮秋眉心微微的拧了起来,她一忍再忍,不是她的错,她背了所有的黑锅,林珊未免欺人太甚了。

“后天是我们系里设计大赛的颁奖仪式,我要你在礼堂,公开向我道歉。”林珊一字一句,缓缓开口,目光中盛满了笑,带着刺的玫瑰一样,毒艳艳的盛放着。

第5章 初遇

“后天是我们系里设计大赛的颁奖仪式,我要你在礼堂,公开向我道歉。”林珊一字一句,缓缓开口,目光中盛满了笑,带着刺的玫瑰一样,毒艳艳的盛放着。

暮秋听到这里,怒极,反而笑了,她冷冷的望住她:“林珊,我劝你还是见好就收吧。”

林珊正想说什么,叶朔却是一把拉住了林珊,赔笑说道:“林珊,算了吧,反正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再说,你们终究是同学……”

“呵!算了?我告诉你叶朔,我林珊这辈子最恨做小三的贱人!不管你们做没做什么,她勾引你,我就没这么便宜和她算了!话我就撂在这里,后天,虞暮秋,你若不按我说的做,我也有办法让你在D大混不下去!”

林珊说完,拽了欲言又止的叶朔转身就走了。

舒兰她们几人讪讪站在一边,也不知该说什么,反而暮秋微微一笑说道:“你们别担心,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出去逛逛。”

舒兰见她神色无恙,就松了一口气,又劝说了她几句,见她无动于衷,也只好摇摇头和几个人离开了。

暮秋一个人站了一会儿,脸色神色渐渐变得阴郁起来,想到唯唯诺诺的叶朔,又想到不分是非的林珊,只觉得无聊,原本后天的颁奖礼她是必然要去的,系里的设计大赛她也参加了,并获得了三等奖,奖金有八百块,可是现在看来,是没有去的必要了。

她怕麻烦,换个方法说,也就是不喜欢惹上是非,独来独往惯了,她竟是变的不善和人来往了。

暮秋想明白怎么办后,就一个人欣欣然的向图书馆而去。

沿了树荫缓缓的向前走,八月底的天气,只是中午的时候过于燥热,到三四点时,暑气已经不再旺盛,偶尔有风吹来,暮秋甚至还觉得一阵凉爽,她心中闷气消散的很快,若不会自己排解,她活这么大,早就不知气死了几次。

一个人低了头正想什么想的出神,却忽然一辆车子几乎是蹭着她的人开过去,嘎的一声停了下来。

暮秋吓了一大跳,抬头却看到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自己面前不远处,她秀气的眉不由得就蹙了起来,心口里还是扑腾扑腾的跳着,几乎要破腔而出了。

原本就积攒的怒气又被点燃,暮秋几步走过去,砰砰敲了敲车窗。

陆竣成一边摘墨镜,一边扭头去看,茶色的玻璃外面,站着一个纤细的少女,她头发乌黑发亮,扎成一个短短的马尾,身上是一件白色的衬衫,洗的次数多了布料就变的有些稀薄,隐隐约约的,能看到里面粉色的文胸,陆竣成微微的拧眉,目光就定格在她愤怒的神情上。

第6章 羞辱

她头发乌黑发亮,扎成一个短短的马尾,身上是一件白色的衬衫,洗的次数多了布料就变的有些稀薄,隐隐约约的,能看到里面粉色的文胸,陆竣成微微的拧眉,目光就定格在她愤怒的神情上。

他看到一双乌黑清亮的双瞳,因为怒气,眉心紧皱,眼睛就眯了起来,衬得一排卷翘的睫毛,毛茸茸的可爱。

他将车窗降下来,沉声说道:“什么事?”

暮秋看到那个人,修剪的极短的发丝,锐利而又有型,鬓若刀裁,双眉却又飞扬霸道,极是英俊好看的一张脸,却偏偏那上面的神情让人看了不舒服,带着倨傲,又带着居高临下的疏离和戒备。

暮秋眉毛拧的更紧,陆竣成看到阳光从枝蔓之间细细碎碎的筛下来,跳跃的光斑在少女的脸上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他几乎可以看到她脸颊上细嫩可爱的绒毛,她两条乌黑的眉毛,皱的像是两条毛毛虫。

“先生,您知不知道您刚才差点撞到我?”暮秋开口,声音清冷又带着少女的稚气,陆竣成却听出里面的不屑和压抑的怒气。

他这才想到,他刚才心急来接绵绵,急火火的从一个女孩子身边疾驰而过,许是吓到她了吧。

长眉一挑,他弧度俊美的唇微微上扬,一个字未说,只是伸手取了钱包,抽出几张钞票递出去,缓缓地道:“那么,抱歉。”

暮秋愣了一下,面前粉色的钞票离她的身子只有几厘米那么近,却逼迫的她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见她不动,陆竣成略一沉吟,开口道:“小姐?”

暮秋刚要开口,他却忽然将手中的钞票塞在了她的手中,大步的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绵绵……”陆竣成温柔出声,大步向不远处的女孩走去。

暮秋跟着他的声音转身,看到一个极年轻的女孩从图书馆里走出来,她穿一件背心样式的紧身长体恤,烟灰色的铅笔裤,短发,个子很高,又极瘦,神情倔强而又透出几分妩媚,暮秋只觉得呼吸都有些紧窒起来,她屏息凝神的望着那越走越近的两人,连手中的钞票都忘记扔掉。

“热不热?”陆竣成抚一抚面前女孩的额,亲昵开口,被唤作绵绵的女孩却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她摇摇头,就径直向车子这边走来,陆竣成顺势搂了她的腰,在她耳边不知低语了什么,暮秋看到那女孩慵懒的笑了一下,像是丽日下的繁花,透出瑰丽而又惑人的神采来。

她不由得向一边树荫下退了两步,那两人已经走到车前。

女孩的目光落在暮秋的脸上,只是短短一瞬,就立刻扭了过去,暮秋被那一道目光看的整个人如芒刺在背一般难受,正欲还掉手中的钱转身离开,却听到那陌生男人似有些紧张的断续低语:“绵绵……我刚才急着接你,差点撞到人……不过你也知,那种人,还不是用钱打发就行了……”

暮秋只觉得耳中轰鸣一声,脸色腾地就红了起来,她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几步冲到两人的面前,手中的钱币雪片一样从陆竣成的脸上飘下来,他愣怔的瞬间,看到那个女孩极狠的瞪了他一眼,唇色发白,咬出了整整齐齐的一排牙印!

第7章 领奖

他愣怔的瞬间,看到那个女孩极狠的瞪了他一眼,唇色发白,贝齿在唇上咬出了整整齐齐的一排牙印!

暮秋不等他开口,转身跑开,短短的马尾在阳光下晃出黑亮的一道弧线,陆竣成脸色阴郁的几乎滴出水来,他双拳紧攥,一双眸子几乎要喷出火来,绵绵原本还想偷笑,见他着实是气的厉害,慌忙搂了他轻声劝道:“好了好了,竣成,我们不是还要去游泳么,赶紧走吧,一个小丫头,理她做什么呢。”

陆竣成双眸阴森,强压了心头的怒气,搂了绵绵上车离开。

系里的设计大赛颁奖仪式眨眼就到了,暮秋原本是打定了主意不去的,孰料,一大早正在图书馆看书,年级辅导员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因为暮秋是美术系大三年级唯一得奖的一个,所以辅导员严词命令她必须过来领奖!

暮秋挂了电话,开始慢悠悠的收拾自己的东西,颁奖仪式在九点钟开始,按照学校里一贯的作风,必然是九点半才正式开始,领导再啰啰嗦嗦的致辞,等到颁奖,估计就是十点多了,她抬腕看看表,出了图书馆直接去了一家小咖啡屋,要了一杯咖啡开始看书。

许是看的太过投入了,包包里的手机震动几次她都没听到,待到又一次不停的震动起来时,暮秋才惊愕的发现,竟然已经十点二十分了!

她想到辅导员软硬兼施的威逼利诱,不敢再耽搁,以后的奖学金还要拿呢,万一把辅导员彻底得罪,一准儿就泡汤了!

暮秋一路小跑到礼堂的时候,正听到此起彼伏的掌声和欢呼,人声鼎沸之间,她恰好听到主持人悦耳的声音念她的名字:“虞暮秋同学请上台领奖!”

她乍然的松口气,使劲拍了拍胸口,一溜小跑的上台,刚刚好赶上。

给他们颁奖的是一个陌生男人,暮秋透过人群只看到一个笔挺的背影,深色的西装裹住健硕的身躯却又显得颀长英挺,个子极高,礼堂里的女生的欢呼多是因为他吧,暮秋正想着,那人却已经来到了跟前,暮秋眼珠微微一转,却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容。

她陡然的吓了一跳,而那男人好似也微微的怔了一下,却还是老成持重的将奖杯和证书放在她的手中,又伸出手和她握手,墨发下的眼睛熠熠生辉,薄唇微扬:“虞暮秋同学,恭喜。”

他的声音依旧是沉沉的醇厚悦耳,暮秋脸色烧的通红,手指飞快的和他触碰了一下就立刻缩了回来,那男人却仍是淡淡笑着,继续走向下一位获奖的同学。

暮秋心跳如同擂鼓一般,好容易才平静下来,她满脑子都是这桩巧合的事情,竟是将林珊那天说的话给丢在了脑后。

随着几个获奖者下台,正在神思恍惚的想着心事,却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喊:“虞暮秋!”

声音极大,暮秋不防,吓了一跳抬起头来,正看到林珊站在面前堵住她的去路。

第8章 故作坚强

声音极大,暮秋不防,吓了一跳抬起头来,正看到林珊站在面前堵住她的去路。

她正预备开口,手臂却忽然被人拽住:“虞暮秋,还愣着干什么呢,快走啊,大家都等你呢!”

暮秋一回头,却是辅导员,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辅导员给拖走了,转过身时,她看到林珊怨毒的眼神一闪而逝,心口里不由得咯噔跳了一下。

原来是获奖的几位同学要一起请老师同学们吃饭,暮秋席间也被狠狠的灌了几杯,回去宿舍就倒头睡下了。

清晨五六点钟,被手机不停嗡嗡震动的声音给吵醒来,暮秋迷迷糊糊的按住接听;“喂,谁呀……”

“家姐,你快些回家来一趟吧,叔叔要将锦园抵押出去,正带了人翻箱倒柜的找房契,陈姨的头都被打破了,小弟吓坏了,家姐……”

是二妹清黎的声音,带着呜咽的哭腔骤然的传来,暮秋一下子睡意全消,再顾不得其他,翻身下床胡乱套了衣服抓起包包就冲出了宿舍。

到家的时候正是中午,暮秋跳下车直向家里冲去,远远的,就听到人声鼎沸,到处都是争吵和哭闹的声音,她辅一进去,清黎和小弟清轩已经哭着扑了过来:“家姐,家姐,他们要将锦园抵押出去,要把我们赶走!陈姨也被打伤了……”

清黎呜呜的哭着,显然是吓坏了,头埋在暮秋的怀里,死死的搂了大姐,再也不愿意放开。

暮秋深深吸一口气,抚了抚小妹和小弟的头顶,轻声安慰了几句,就见叔叔虞霆恩带了几人向她走来。

“大小姐回来了。”虞霆恩声音不温不火,一双阴鹫的眸子扫过暮秋,缓缓定住。

暮秋水眸潋滟,一眼看到不远处佣人扶着的陈姨,毛巾捂了额上的伤,虚弱的站在一边,眼眶通红望着暮秋欲言又止。

暮秋忍了几忍,才忍住即将夺眶的眼泪,自爸妈过世,这锦园就风波不断,虞家今不如昔,不但遣散了全部佣人,更是变卖了除锦园外所有的房产,暮秋都能忍,贫穷,欠债,被大伯二伯欺负,她都能忍,唯独忍受不了有人将主意打到锦园的头上!

“二叔三叔,我只有一句话,你们若要打锦园的主意,除非,从我虞暮秋的尸体上踏过去!”

她一字一句,坚韧开口,一把搂了小妹和小弟,将他们脸上眼泪抹去:“都不许再哭!我还没死,虞家的人还没死绝!我倒要看看这世上的人是不是都没良心!”凌厉的眸子扫向那如狼似虎的一群人,那般小兽一般决绝的眸光,竟是让虞霆恩心里都有些微微的发怵。

被小辈这样指桑骂槐,脸上终究挂不住,只是心里还是免不了发虚,虞霆恩扯出一抹虚浮的笑意:“大小姐刚回来,还是先去好好休息吧,锦园的事,我们改日再提也罢。”

看着他们一行人出去,暮秋这才倏然的松了一口气,全身紧绷的那一根弦骤然的松了,整个人竟是腿脚发软的向小妹的身上歪去……

小说

这个男人竟然利用职权要和她同居?

2021-1-2 22:43:19

小说

他把她宠上了天际。

2021-1-2 22:46:0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