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弃妃艺绝天下:王妃,王爷让你去侍寝。

花饶月穿越成了弃妃,看她如何用一手绝技逆袭。,丫鬟报:王妃,我们被关禁闭了。,月:没事,本妃会催眠,想去哪就去哪。,丫鬟报:王妃,他们要合伙欺负你。,月:没事,本妃会下毒,让他们有来无回。,丫鬟报:王妃,王爷让你去侍寝。,月瞬间恼火:不是怀疑我是奸细吗?就不怕我阉了他!,某王突然出现,将花饶月揽入怀中:是本王错怪你了,这就去跪榴莲。
穿越弃妃艺绝天下:王妃,王爷让你去侍寝。

第1章 我竟然穿越成了弃妃

嘉和元年,腊月初五,大吉之日。

花家一门双喜,两女同嫁皇室,一入皇宫为后,二嫁燕州为妃。

十天后,燕州。

燕王府后院最僻背最破落的院子里,花娆月嘴里叼着狗尾巴草如木头一样坐在干枯的水井边,还像是在做梦一样。

三天了,她到现在还没想明白,她堂堂二十一世纪最牛的解毒师怎么就会沦落成弃妇了呢?

你说穿越就穿越吧,可是你也别这么不负责任的随便给个弃妇的身份啊,人家穿越都是黄金万两,美男环绕的,这美男环绕她就不想了,这黄金万两怎么着也得给她吧!

你看看这灰墙破壁,杂草丛生的院子,啥值钱的都没有,唯一一个还算实用的这口井,还是口枯井,一滴水都没有啊!

垂眸看了眼身上那件依旧红的耀眼的喜服,花娆月觉得无比讽刺。

花娆月瞄了眼这满院子的荒芜,心里郁悴得不行。

这原主也是够牛逼的,这喜服都还没脱就沦为弃妇了,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别人没有的能力啊。

这地方不能待啊,再待下去她不饿死,也得疯!可是她也出不去,外面一排侍卫模样的人守着呢。

要说这原主到底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了,被人休了也就休了,可是为什么要把她关在这个破院子里,不给吃不给喝的,这不明摆着是要她死吗?

不行!

花娆月猛地站起身,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

她不能在这等死!

不过外面那一群人她肯定是干不过的,只能另想办法。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特别早,这也正和花娆月的意。

“来人!来人啊!来人……”

花娆月朝着夜空一通乱喊之后,院门终于开了,一个侍卫走进来,不冷不热地瞥了花娆月一眼,不客气地道:“干什么?”

花娆月冲着那侍卫甜甜一笑,接着拿出一根穿着指环的项链:“这位侍卫大哥,您帮我看看这指环上面有什么?”

侍卫本来不想理她,可是听她这么问,倒是有些好奇地朝那指环前凑了凑。

“什么都没有啊?”翠玉指环光溜溜的,没有字也没有图案。

“明明就有啊,您再仔细瞧瞧!”花娆月一边轻声细语地说着,一边慢慢晃动着手中的指环项链。

那侍卫的眼睛跟着那项链上的指环转呀转,很快脑袋也跟着转了起来。

“咚!”没一会儿的功夫,人就倒在地上了。

花娆月掂了掂手中的指环,兴奋得不行,这可是她临时用指环和项链做的催眠道具,这也是她在原身身上找到的唯二的两样东西了,没想到还成功了。

搞定了一个,花娆月便光明正大地走出去了。

她知道晚上外面只会有两个人,搞定了这一个,外面就只有一个人了。

守在外面的侍卫,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同伴出来,刚要进来,便在门口撞到了花娆月。

“你……”

侍卫刚一张口,那跟指环项链便垂到了他面前。

花娆月心里默念三个数,就见人倒了。

“搞定!”花娆月激动地收了项链指环,便往外面跑,可是跑到一半,她突然又停了下来。


第2章 坐轮椅的美男

花娆月低头看了看自己这一身鲜红的喜服,顿时头痛了!

穿这一身红,怕是跑不了多远,又会被抓回来。

花娆月想着果断地把自己身上的喜服给扒了,穿一身中衣跑了。她倒是想把那红裙子给一起扒了,不过她怕别人把她当成神经病。

跑出小院没多久,花娆月就悲催地发现自己迷路了。

要命的,自己换了具身体,竟然还是没改掉不认路的毛病。

不过这地方是真够大的,到处都是花园院子的,她都不知道哪里能出去。

花娆月也不敢往那有光的地方去,只能尽量抹黑走。

走了没一会儿,花绕月出去的路是没找到,倒是看到了一个凉亭,关键是那凉亭里好像还有个人。

花娆月一看不好,连忙想要躲到旁边的花丛,可是脑袋才刚塞进去,便被发现了。

“出来!”冰冷低沉的声音,透着不容置喙的威严!

出来?

花娆月翻了个白眼,她认识他是哪块田的葱啊,他叫她出来,她就出来。

把自己的屁股也塞了进来,就在花娆月拼命往前挤的时候,一道强劲的气流飞射过来。

一枚梨花暗镖从眼前擦过,瞟着草丛上那一小搓刘海,花娆月身子僵硬彻底不敢动了。

哇靠,差一点点,差一点点她这双清澈明亮的杏桃眼就瞎了。

就在花娆月心有余悸的时候,那由远及近的车轮声已经停在了她身后。

“咳咳……”花娆月无声轻咳两声,扬起一个自以为十分甜美的笑容转过身去,却是瞬间愣住。

男人坐着轮椅,戴着面具,只露了半张脸,不过看清那半张脸的瞬间,花娆月两只桃花眼里便泛起无数桃心。

天!

这也太好看了吧!

虽然只有半张脸,那也是人神共愤的帅啊!

如雕刻般棱角分明的五官俊美绝伦,斜飞的剑眉下是一双浅银色的眸子如漩涡般魔力非凡,高挺的鼻,性感的唇,无一不在勾动着花娆月的神经。

情不自禁地吞了口口水,花娆月冲着男人晃了晃小手:“Hi!”

看着花娆月那一身中衣,君墨染倏地皱起眉头:“你的衣服呢?”

声音还是那么冷得没有温度,只不过这次却是带着浓浓的不悦。

花娆月呆呆地垂眸看了看身上的中衣,这人是眼睛有问题吧!

“你平时都这样不穿衣服出门吗?”没等花娆月说话,那不悦的冰冷声音又传了来。

纳尼?!!

花娆月无语地瞪着君墨染,她怎么就不穿衣服了,难道她身上挂的是布条吗?

一阵疾奔而来的脚步声,瞬间吓出了花娆月一身冷汗,也不跟君墨染争辩了,转身又去钻花丛:“大哥,后会有期啊!”

“花娆月!”

愤怒的冷喝声传来,花娆月下意识地转身又瞄了君墨染一眼,“大哥,你认识我啊?”

原来这原身也叫花娆月啊,这可真是巧了,也不知道她长得跟她一样不一样,之前那破院子里别说镜子了,连水都没有一滴,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长什么样子。

看着她那陌生的眼神,古怪的举止,君墨染倏地眯起眸子,“花娆月,你又想搞什么花样?”

她怎么可能不认识他?


第3章 带着美男一起跑

“来不及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花娆月急了,也不解释,跑到君墨染后面,推着他的轮椅就跑,“大哥,看在咱俩认识的份上,我就带你一起跑了,你认识路的吧!”

花娆月本来想自己跑的,可是一想自己不认识路啊,正好遇到个熟人,只希望这人腿脚不好千万别影响脑子,一定要认路啊!

没想到花娆月会推着他跑,君墨染原本就阴沉的脸色更是难看起来:“花娆月!你最好给本王停下来。”

花娆月完全没注意“本王”这个称呼,只盯着君墨染的后脑勺苦逼道,“大哥啊,咱真的不能停,后面有人呢。”

听到脚步声越发近了,花娆月心急如焚,“完了完了,有人来了。”

花娆月那个急啊,看到前面长长的阶梯下是一片湖,突然眸光一亮,猛地停下轮椅。

“大哥,冒犯了啊!”花娆月一把将君墨染给拽下了轮椅。

君墨染一屁股跌到地上,摔得那个猝不及防啊!

可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某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将他的轮椅推下了阶梯。

听到“咚”的一声,轮椅落水的巨响声,花娆月满意了,拖着君墨染就躲进了旁边的花丛。

君墨染双目赤红,眼底的怒意彻底压制不住,“花、娆、月、你……”

“嘘!”

一只纤细的手捂上了他的唇,将后面“死定了”三个字,通通封回他嘴里。

“别出声,当心被发现了!”花娆月一边捂紧君墨染的嘴,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一边紧张地往外看着。

耳边的酥麻感觉,让君墨染的太阳穴突了又突。

这该死的女人不仅敢对他动手动脚,还敢勾引他!

外面,一个侍卫模样的男人拿着一件斗篷飞奔到了湖边。

看着不停冒着泡的湖水,离落大惊:“王爷!”

“来人,快来人!”离落大喊了两声,便丢了斗篷,“咚”地跳进了湖里。

花娆月呆滞地看着君墨染,压低声音问,“你听到他叫什么了吗?”

距离离得有点远,她听不到那个人喊什么?

君墨染浅银色的眼底掠过幽冷的火苗,“啪”的一声,抬手毫不客气地打掉了她的手。

“嘶!”花娆月立刻吃痛地捧起自己的爪子,苦着脸委屈地瞪他,“大哥,你这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吧,我好歹也是个女人啊,你就不能绅士一点儿。”

大哥!大哥!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她大哥的?

“怜香惜玉?”君墨染瞥了眼她身上的中衣,十分嫌弃地冷哼一声,“你还知道你是女人!”

见他又拿她的中衣说事,花娆月干笑一声,“我这不是迫不得已吗?”

红衣服已经够显眼了,还是件喜服,能跑得出去才有鬼。

花娆月盯着君墨染身上的锦袍,突然一个猛虎扑食将他按倒在地。

“花娆月!”君墨染额角的青筋猛地暴起,恨不得立刻马上捏死这个女人。

花娆月不是没感觉到这人的怒意,不过他腿脚不好,她倒也不怕他。

“大哥,对不住了啊!”花娆月一脸歉意地瞄了眼君墨染那漆黑的半张俊脸,伸手就去解他的衣扣。  


第4章 你轻点,痛痛痛……

君墨染傻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把他按到地上就是为了脱他的衣服。

“你这个疯女人!”

花娆月心虚地直吞口水,不过手上的动作却是半点没有停,“这可真不能怪我,谁让你一直嫌弃我的中衣呢,那就只好牺牲你一下了,你放心,我就借穿一下,等跑出去一定还你。”

如果在这些古代人心里穿中衣等于没穿衣服的话,那她还真不能就这么“光溜溜”地出去。

君墨染哪里听她的,指尖玄力流转,就要动粗。

没想到这家伙腿脚不好,竟然还会武,花娆月惊了一下,连忙摸出自己的保命武器,“大哥,看我的指环!”

指环吊坠垂在君墨染面前,开始慢慢轻晃:

“看清楚,上面是不是有个圈圈?那个圈圈里面有一片大草原,你在草原上奔跑,你很快乐,你享受这一切,你跑了很久很久,你终于跑累了,你躺在草原上,慢慢地闭上眼睛……”

看着君墨染慢慢阖上眼,花娆月大大地松了口气。

还好她会催眠术,要不然她就死定了。

花娆月解开了君墨染的所有盘扣,刚要脱他的衣服,原本闭上的双眼却猛地睁开。

花娆月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你你你……”

这家伙怎么醒了,不可能啊,她的催眠术可从来没失败过!

君墨染瞪着花娆月,然后浅银色的眸子瞥向她手里翠玉指环:“给我!”

“这是我的!”花娆月怎么可能把东西给他,这可是她的保命符。

见她不给,君墨染直接上手抢了。

花娆月死命拽着指环,试图跟人家讲道理:“大哥,你不能这样,你这是抢劫,是要坐牢的。”

“谁是你大哥!”一直听她大哥大哥的,君墨染的太阳穴都快炸了。

听到君墨染突然高昂的吼声,花娆月瞬间妥协,压低声线:“你不喜欢我叫你大哥,没关系,那就叫小弟怎么样?”

只要他别喊,让她叫什么都成!

一阵杂乱又急切的脚步声朝这边狂奔过来。

花娆月急了,一下又扑到君墨染身上。

“花娆月!”君墨染又气得瞪眼了。

这个女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扑到他身上,她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

“嘘~~”听到他又吼,花娆月连忙贴着他的耳根,低声道,“大……小弟啊,求求你别闹了,你要真喜欢这指环,等我出去之后一定把它送你,这样你也不用坐牢了。”

软软糯糯的声音,伴随着她的呼吸喷洒在他颈间,那种从脖子一直痒到心上的酥麻感让从没有跟女人这么亲近过的他全身僵硬。

“真的,出去之后我一定送你,我保证!”花娆月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就差举手发誓了。

“你这个女人!”君墨染咬牙切齿,双手突然擒住她的双手,一个翻身将她压到身下。

“啊~~”他的力道很重,痛得花娆月完全忘了自己的处境,叫唤出声,“你轻点,痛痛痛……”

这边的动静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王爷……王妃……”离清是第一个跑过来的,看到草丛里交缠在一起的两道身影,完全傻眼了。


第5章 休你?想得美

“他叫你什么?”原本看到离清崩溃的花娆月,听到离清的话瞬间也愣住了。

王爷?王妃?

这都什么情况?

“滚!”君墨染一声怒喝,那声音已经是暴怒边缘。

“是。”离清哪里还敢停留,麻溜地退离了草丛。

难道看到王爷这么欲求不满的样子,他怎么就这么好死不死地打扰了王爷的好事呢。

不过刚刚王爷身下的女人是王妃吧!可是王爷不是刚把王妃发落到北苑吗?怎么又和王妃在这里……

难道王爷喜欢在野外?

离清越想越激动,整颗心都飞了起来。

离清胡思乱想间,后面跟着找君墨染的侍卫也都跑过来了。

“清大人,王爷找到了吗?”

“清大人,刚刚是女人的声音吗?”

“离清,王爷呢?”离落扛着刚从水里捞上来的轮椅,急切地问道。

离清朝那草丛里努了努下巴,离落立刻就要过去,却被离清拉住。

看着离落那疑惑的小眼神,离清不自在地解释道,“王爷和王妃在里面……,咳……现在不方便过去。”

“你说王妃?”离落震惊地看着离清,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王爷不是从不近女色吗?就算是宠幸女人,也不可能跟王妃啊。王妃可是洞房花烛夜都没过,就被打发到冷苑了啊!

其他侍卫也纷纷看向离清,王爷和王妃在一起,这怎么可能?

草丛里,君墨染已经不压着花娆月了,自己翻身坐到了旁边。

可是花娆月却没打算放过他,气愤地瞪着他:“合着你就是那个休了我的臭男人!”

“休?”君墨染瞥着她,嘲讽的冷哼一声,“你想得美!”

……花娆月呆愣愣地眨了眨眼,这什么情况,这怎么跟她想的剧情不一样啊。

君墨染却是不理她,抬头就朝外面喊:“拿轮椅来!”

“是!”离落应了一声,却不敢拿湿的轮椅给君墨染坐,麻溜地回去拿了以前的旧轮椅跑来。

听到脚步声,君墨染看着花娆月身上的中衣,眸色沉了沉,到底还是扯了身上的外套丢给她:“穿上!”

花娆月眉梢跳了跳,这家伙还真是,刚才死活不让她扒,现在倒是送上门给她。

还真是个奇怪的男人!

不管了,有衣服不穿是傻子。

花娆月麻溜地套好君墨染的衣服,离落也到了近前。

刚刚离清说王爷和王妃在里面那什么,他还不信呢,这会儿还真让他不得不信,毕竟王爷的衣服都已经在王妃身上了。

“王爷,王妃!”离落眼观鼻鼻观心地将轮椅推到君墨染面前,俯身就要去抱人。

“等一下!”突然一道声音阻止了他,离落抬眸奇怪地看了花娆月一眼。

“放着我来。”花娆月冲着离落就是一个大大的甜笑,然后麻溜地跑到君墨染身边,抬起他的胳膊,就要往自己脖子上挂。

没等花娆月的动作做完,大掌便“啪”的一声落下。

花娆月再次吃痛地捧着自己的手背,这家伙是又发什么疯啊!她好心好意地要扶他诶,他干嘛又打她?

“还是属下来吧!”一看君墨染这样,离落就知道他生气了,连忙上前。

“不许动!”花娆月再次吼了一声,离落瞬间不敢动了。


第6章 刚才王爷还在草丛跟我卿卿我我呢

花娆月也不管君墨染在生什么气,强硬地抬着他的胳膊架到自己脖子上,然后使出吃奶的力气拖着他往轮椅上挪,“你都说你还没有休我了,那我就还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照顾你是我的义务也是我的权利。”

花娆月那个累啊!说出来的话都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了。

听到“妻子”两个字,君墨染眼底浮起浓浓的嘲讽。不过看着她吃力却又执着的模样,他眼底的嫌恶到底淡去了些。

花娆月费力地将君墨染拖到轮椅上,喘着粗气道,“有本事,你休了我啊!”

快把她给休了吧,休了她,她就自由了。

“你做梦!”一句话,将君墨染刚刚生出的那一丝丝莫名其妙的感动,顷刻打散。

“离落,把这女人给本王丢回北苑!”君墨染突然厉喝一声,不仅吓了离落一跳,更把花娆月吓得不轻。

“好你个忘恩负义的臭男人,刚刚我就算是跑路也没忘了带你走,你现在就这么对我!”花娆月气得跳脚,她对他多好啊,刚刚可是使出吃奶的劲把他搬回到轮椅上,他竟然恩将仇报,又要关她了!

君墨染太阳穴不同地突突,幽深的眼底涌起黑色漩涡,仿佛随时都要爆发。

离落见状,连忙上前打圆场,“王妃,您不能这么跟王爷说话。”

“那你要我怎么说?”花娆月气得直接炸毛了,“刚刚你也看到了,他刚才还在草丛里跟我卿卿我我呢,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就翻脸不认人了。”

“离落!”花娆月话音刚落,就传来君墨染的暴怒的吼声。

离落头皮发卖,连忙朝花娆月躬身道,“王妃,请您先回北苑吧。”

离落说着也不等花娆月说话,朝那边战战兢兢看戏的侍卫们招了招手。

立刻有两个侍卫跑了过来,架住花娆月。

“王妃得罪了!”虽然是拖人,不过两人都是十分恭敬的态度。

要说以前,花娆月自然不会有这样的待遇,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王爷竟然宠幸了王妃,还是在花园里,这谁知道以后王妃会不会翻身呢。所以现在态度还是恭敬点的好。

一看自己跑不掉了,花娆月也不挣扎了,“回去就回去,不过能不能给我弄点吃的,再让我回去啊,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

花娆月说话间,已经被侍卫拖远了。

“三天没吃饭”的吼叫声砸过来,瞬间震惊了一片。

王妃三天没吃饭了,这怎么可能呢,就算是在北苑,应该也有人给送饭吧。

君墨染脸色漆黑,在原地静默了很久,终究还是开了口,“怎么回事?”

离落惭愧地垂眸:“属下不知。”

君墨染的脸色更黑了:“现在就去查!”

“是。”离落不敢有任何怠慢,立刻去办了。

“王爷,夜深露重,属下推您回去吧!”离清走过来,推着君墨染回了墨影轩。

沐浴更衣之后,君墨染倒是没忘了花娆月:“去查下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跑出来的?”

离清愣了愣,没想到王爷竟然对王妃这么上心了,男女之间果然是有了那层关系就不一样了呢。

“是。”离清应了一声,便往北苑去了。


第7章 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发配冷苑?

“王爷!”

先回来的是离清,“属下已经问清楚了,今天在北苑守夜的是董文和石岩。他们都说王妃给他们看了一枚指环,他们就晕倒了。”

指环?

君墨染眸光深了深,拿出从花娆月那里抢来的指环项链。

看着那翠玉指环,君墨染脑海中瞬间便想起那个女人拿着指环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场景。

他记得他当时脑袋确实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她就是用这个东西把他们弄晕的?可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是一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指环。

“王爷。”就在君墨染想不明白的时候,离落回来了。

“怎么样?”君墨染把玩着指环,漫不经心地问。

“是梅侧妃和雨夫人。”离落躬身回答。

“雨夫人?”君墨染皱眉,对这个称呼一脸陌生。

“就是跟着王妃已经嫁过来的花家庶女花清雨,您也没有赐称号,所以底下的人就唤她雨夫人。”离落解释。

“是她?”君墨染微眯起眼睛,如果说他厌恶花娆月,那这个花清雨就根本连厌恶也谈不上了。

“原本后院的衣食都该由梅侧妃管着,可是梅侧妃说她不敢管王妃的事,就把这事下放给了雨夫人。雨夫人倒是没说不管王妃,只说北苑有人守着,她进不去。”离落将问来的话一一禀报。

君墨染不屑地冷斥:“各个好理由,这是拿本王当傻子呢!”

离落以为他为花娆月鸣不平,连忙邀功似的道,“王爷放心,属下已经让人给王妃送了吃食。”

君墨染倏地沉下脸,抬眸瞪向离落,“谁让你给她送吃的了!”

……离落傻了,这不是您老人家的意思吗?怎么他又做错了?

“哼!”君墨染不爽地冷哼一声,“她自己做错了事,还有脸要吃的,饿她是轻的。”

……离落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可是他已经送去了怎么办?现在撤回还来得及吗?

北苑。

漏风的破屋里,花娆月正大快朵颐地吃着一桌子的美食。

不得不说自己出去走这一遭还是很管用的,特别是跟那个什么王爷在草丛里上演的那一场野鸳鸯的戏码,那绝对是她优良待遇的好筹码啊。

现在别说外面的那些侍卫了,就是刚刚给她送饭的丫鬟小厮对她那也是毕恭毕敬的啊。

“小姐!”花娆月正吃着欢实呢,两个丫鬟便跑了进来。

花娆月抬眸看了她们一眼,一个身形高挑,清秀佳人,另一个长着圆嘟嘟的娃娃脸,看着很是讨喜,不过眼角却是挂着泪珠。

“你们吃了吗?要不要来吃一点儿。”花娆月挑眉朝两人邀请道。

“奴婢不饿!”高挑丫鬟连忙躬身。

“奴婢也不饿,小姐您吃多点。”娃娃脸的丫鬟也连忙道。

花娆月一边吃饭,一边偷瞄着两个丫鬟试探地问道,“这两天,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娃娃脸的丫鬟晃了晃脑袋,“奴婢不知道,小姐出事之后,奴婢门也被关了起来,刚刚离落侍卫才把奴婢们给放出来的。”

像是说到伤心事,小丫鬟又开始抹眼泪了。

花娆月眸色深了深,原身到底出什么事了,看样子事情闹得不小啊。


第8章 她只是一枚弃子!

“好了,这不都没事吗?别哭了,以后都会好的。”花娆月安慰似地拍了拍小丫鬟的肩膀。

“嗯。”小丫鬟抹着泪点头。

吃完饭,花娆月看了眼那高挑的丫鬟吩咐道,“你去里面把房间收拾干净。”

“是。”高挑丫鬟应了一声,便进了里间。

花娆月瞄了眼娃娃脸的丫头,指着里间装作一时想不起来的样子,“那个谁……”

娃娃脸的丫头奇怪地看着花娆月:“小姐您是说铃兰吗?”

“对对对,铃兰,看我这记性。”花娆月像是终于想起来似的,干笑道,“屋子就留给铃兰心收拾,你去问他们要两床棉被过来。”

“好。”小丫头应了一声,连忙就要去,却被花娆月叫住:“铃兰等等。”

“小姐,奴婢是连翘。”小丫鬟不依地撅起小嘴。

这才几日没见,小姐竟然把她的名字都忘记了,小丫鬟委屈得很。

“连翘。”花娆月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接着道,“顺便再问他们要几个炭盆过来,这晚上冷得很。”

“小姐放心,奴婢这就去问他们要来。”连翘说着屁颠颠就跑了出去。

很快,铃兰收拾好了屋子,连翘也拿回了被子和炭盆。

“今晚就由连翘守夜吧,铃兰去休息。”花娆月看着两人安排。

“是。”两人没有任何的迟疑的,一个去了侧屋,另一个开始铺床叠被。

花娆月躺在连翘刚铺好的床上舒服地打了个滚。

三天了,她总算能睡个好觉了。

“对了连翘,你还记得那天晚上王爷说了什么吗?”花娆月当然不是单纯地留连翘守夜,而是为了套话。相比铃兰,连翘这丫头更单纯一些。

“小姐,您可别再提那天晚上的事情了,您以后可千万不能再那样了,奴婢都被您吓死了。”连翘看着花娆月,一副义正言辞的表情。

花娆月挑了挑眉:“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做傻事了。”

虽然她不知道原主到底做了什么事,不过一定不是什么好事,要不然也不会成亲当晚就被发配到了这个破落院子,那个王爷看着可不像是什么不讲理的人。

两人一上一下的聊着天,凭着花娆月的聪明才智,很快就从连翘这套到不少信息。

原来这个原身是南焱将军府嫡女,十天前从南焱国都嫁到了燕州的燕王府,而之前她遇到的那个男人,正是燕王君墨染。

听说这个燕王从小就聪明伶俐,能文能武,十三岁那年就跟着先帝上了战场,为南焱立下过汗马功劳,一直是先帝的重点培养对象。可是最后登基的却是现在的皇帝,而燕王不仅断了腿,还毁了脸。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十天前跟她一起出嫁的还有她的堂姐花漫雪,嫁的正是当今皇帝君青煜。而君青煜的母亲,当今的太后,正是她的亲姑姑花婉玲。

这TM她的处境尴尬了,她不是老鼠屎掉进粥锅里,明摆着是让她当间牒来了,人家能对她有好脸色才有鬼了。

想着自己的处境,花娆月冷汗都出来了。

这花家就是把她推来送死的,合着她只是一枚弃子啊!

花娆月越想越发觉得这燕王府不能待,一直琢磨到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了。


小说

快穿之作者后妈翻车了:作者到快穿世界赎罪……

2021-1-2 21:58:20

小说

他高调出现,将她带走!

2021-1-2 22:00:5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