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梦……

她婚礼前夜被绑架,她本以为迎接她的是一场浩劫,却不料她竟然被那个神秘的男人的捧在手心里宠。后来,她以为他是爱她的,但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梦……
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梦……

第1章 神秘男人

顾萱的眼睛被黑布蒙住了,看不到周围的环境。但最让她害怕的是她甚至听不到半点声音。

一个小时前,她像平时一样打的前往医院上班,可是刚上车没多久她便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她整个人晕过去。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这里。

眼上蒙着黑布,手脚都被绳子捆住。

她试着挣扎了一下,没有任何作用,反而绳子越捆越紧。

她唯一能活动的地方只有嘴巴了。

她尝试着喊了一声:“有人吗?”

“喂,有人吗?”

回答她的只有自己的回声。

她喊了好一阵依旧没有一点动静,偏偏这个时候她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真是糟糕透了,到底是哪个混蛋把她抓来这鬼地方的?她又不是什么富家千金。

顾萱饿着肚子不知道等了多久,终于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脚步声稍微停顿,然后是开门的声音,皮鞋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传入顾萱的耳朵。

顿时,顾萱来了精神。

“总算来人了。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就算要抓我,你有没有公德心啊,把人绑了好歹给人一点吃的吧。不然你这叫虐待。”

“是吗?看来你还没饿够。”

一道古井无波的声音传来。

顾萱心中一震,担心对方直接转身走人。

“大哥,行行好。我快饿晕了,就赏点吃的吧。”

“不许嫁给秦天逸。”

“哈?”顾萱一下没反应过来。

“给秦天逸打电话说你不嫁。”

这一次顾萱总算听清楚了。

看来这个人对她的事情很了解。绑架她的原因就是让她悔婚。

原本明天就是她跟秦天逸结婚的日子。按规矩今天她本不用去医院上班。可是她担心那些患者,所以就跟秦天逸商量今天再去医院一趟。没想到上班的路上就被绑架了。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回答她的只有越来越远的脚步声。

“喂,你等等,好歹说清楚你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要求。留点吃的也好啊喂。”

“给她一个馒头。”

冷漠的男声吩咐着。另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应声道:“是。”

顾萱此时心中有一百头羊驼奔腾。

虽然那个男人很少话,但是听起来他不像寻常绑匪。而且,对方的目标似乎是秦天逸?这个声音听起来似乎还挺年轻。该不会……

这个男人绑了她是不想她抢走秦天逸吧?

一定是这样!要不然这个男人为什么只给她一个馒头?

顾萱等了一阵总算等来了她的粮食,一个馒头。

聊胜于无,就是她手脚被绑了,吃东西根本不方便。

“喂,能不能给我松绑,反正我也跑不了。”

对方没有回答她,硬生生的将馒头塞到了她的嘴里。

“唔唔唔……”

那个人一样没有搭理顾萱便离开了。

顾萱很愤怒,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还是认了。

这个时候秦天逸应该知道她没去医院了吧。

海城天逸十八楼——

“总裁,依旧没有找到顾小姐,是否报警?”

俊朗的男人蹙了蹙眉,“再等等。”

“是。”

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秦天逸连忙拿起手机。

“喂……”

“想让她活命马上取消明天的婚礼!”

第2章 乖乖配合我

电话掐断。秦天逸脸色难看起来。

“刚刚的信号有没有跟踪到?”

“总裁通话时间太短没有办法跟踪到。”

“对方再打电话来一定要拖住他,我现在出去一趟。”

“是。”

顾萱好不容易才将那个馒头慢慢咽了下去,但对方连口水都不给她,她觉得自己快被噎死了。

“喂,给口水喝啊。你们这些绑匪到底有没有公德心啊。”

喊了半天都没人反应,反而嗓子更干了,顾萱只有停止喊叫。

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更不知道绑匪打算什么时候放了她。原本她还安慰自己很快秦天逸就会找到她,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点动静,这说明这些绑匪是精心策划的。

她想起之前听到的那个深沉的男声,那个神秘男就是绑匪老大吧。现在看来还是想办法自救好,要是再见到那个男人一定要想办法。

顾萱的愿望很快便实现了。

伴随着一声开门声,几个脚步声传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睛被挡住,顾萱的听力比之前好了很多。

她听出其中一个脚步声正是之前听过的。

有两个人走到她面前将她捆绑她腿部的绳子解开然后拉着她往前走。

“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把她的嘴堵上。”

又是那个深沉的声音,他一声令下,顾萱的嘴巴就被塞了东西。

顾萱被塞进一辆车里,很快她就被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到这个地方后,她被带上楼,那些人没有继续绑住她的手脚,甚至将蒙住她眼睛的布还有嘴里塞的东西都拿了出来。然后顾萱看到了一张冷清却俊朗无比的脸。

在医院工作了两年,顾萱见过形形色色的男人,加上她的未婚夫秦天逸本身也是个长得好看的男人,所以她自认对美男已经有了免疫力。可当她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她的心还是失控了。

好不容易让自己冷静下来,顾萱沉着脸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将我带来这里?”

“你不需要知道这是哪里。”

男人瞟了一眼身边的眼镜男,眼镜男接着男人的话说道:“顾萱小姐我劝你还是不要多问了。你只要乖乖配合我们就好。等时间到了自然会放你离开。”

顾萱盯着那个冷面男看着,看这男人的着装打扮显然不是一般人,而这个人还知道她的名字,甚至知道明天就是她的婚期。看来,这个男人多半是冲着秦天逸去的。

她跟秦天逸从小一起长大,她亲眼看着秦天逸怎么从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变成现在的海城新贵。她也知道秦天逸走到这一步不容易,这中间势必挡住了一些人的路。

“如果你们想要报复天逸就应该用正当手段,把我绑来还虐待我算怎么回事?”

顾萱气呼呼的说道。

冷面男淡漠的扫了她一眼,然后击掌。

不一会有佣人端了好几道精美的点心上来。

“想吃就乖乖配合我。”

顾萱盯着那些东西看着,这些东西看起来好美味。可是,这个冷面男要她配合他,这听起来不是好事。

她拼命的咽了咽口水,眼珠子都快粘到那些点心上了。可最后她却倔强的摇了摇头。

“你拿下去吧,我绝对不会中你的计。”

“是吗?拿下去吧!”

一声令下佣人就真的端着那些东西下去了。这一下顾萱急了。

第3章 留下痕迹

“等等……你想我怎么配合?”

冷面男回过头看着顾萱。顾萱咬着唇,眼底藏着不甘。

“会叫吗?”

“哈?”

什么叫会叫吗?这个男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放给她看。”

旁边的眼镜男拿出一个遥控,然后墙上就多了一块白色幕布。按了几下遥控,白色幕布上出现了一行字。紧接着出现了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还有暧昧的叫声。这一下顾萱总算明白了。她脸上一下布满怒意,脸颊还浮起一层红云。

“啊……你……你无耻,我……我不会同意的。”

“是吗?可你没有选择。”

冷面男一步一步朝顾萱靠近,顾萱浑身的细胞都紧绷起来,她步步后退。在这个不算太大的房间里,前方都是冷面男的人而后方只有那一张床。顾萱快速环顾四周,眼下她真的没有退路了。

她已经被冷面男逼到了床沿,只要冷面男再前进一点她就会倒床上。再配合上那不堪入目的画面,顾萱无法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紧张得身体绷得紧紧的,明亮双眸里的恐惧再也藏不住。

冷面男一个眼神,他身后的人就将画面关掉了。顾萱才觉得自己的呼吸顺畅了一点。而眼前的男人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男人再一次逼近,顾萱直接拿起床上的枕头朝着男人头上砸去。

男人反应快速一下便避开了。

顾萱手里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抵挡,冷面男却已经冲到她的面前,此时他们之间只有一拳的距离,他那张俊朗的脸放大在她眼底。明明是那么好看的一张脸配上那森冷的眸子让她觉得无比害怕。

她的手一下就被他抓住,大大的力道抓得她手腕一阵疼。

“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放开我。”

“你最好乖乖的配合我。”

配合他?他还是要她发出那样羞耻的声音?

想到刚刚看到的那些画面顾萱再度恼羞成怒。

“你这个人你是不是变/态啊,我……我警告你最好放开我,不然我……我要出手了。”

男人眼底闪过一抹嘲讽,抓着顾萱的手不但没有放松力道反而更紧。顾萱惊讶于这个男人的力量,同时担忧着这个男人接下来到底想对她做什么。

她刚刚说的那些吓唬人的话显然一点作用都没。男人抬起手忽然朝着她的脸伸过来。顾萱吓得闭上眼睛。同时暗暗下决心,如果男人敢对她出手她就是拼了命也要让这个男人知道她的厉害。

冷面男的手并没有落在顾萱的脸上,反而落到了顾萱的脖颈。一股异常的触感激得顾萱身体轻轻一颤。

顾萱正在想这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这时候脖间一疼。这个冷面男居然揪了她脖子。一下不够还来了好几下,疼得顾萱一下睁开眼睛,怒气冲冲的瞪着男人。

“你干什么,变/态啊!”

男人没有理她直接对后面的人说道:“拍照发给秦天逸。”

几个人一下将顾萱包围对着她拍了好几张照片,然后男人带着助手出去了,顾萱脑袋里更混乱。

这到底是搞什么?

她摸了摸刚刚被男人揪的位置,那里的皮肤轻轻的凸起。屋子有一个窗户,顾萱走到窗户边对着窗户照了照,脖子上透着点点嫣红,就像是做那件事之后留下的痕迹。

第4章 见一面

顾萱看着那痕迹眼底透出一丝丝羞愤。

他说要将照片发给秦天逸,看到这样的照片秦天逸肯定会误会吧。

说起来这些年来她身边除了秦天逸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男人。之所以跟秦天逸结婚只是觉得秦天逸对她很好。更何况,当初她父母离世的时候将她交给秦天逸。所以秦天逸跟她求婚她没有多想就答应了。

如果婚礼顺利,她跟秦天逸应该会过上简单而幸福的生活吧。

现在婚礼被破坏,这个神秘男还发这样的照片给秦天逸,很明显是要她以后即便回到秦天逸的身边也不能跟他在一起吧。

这个男人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顾萱想不透后来干脆的不去想。比起这件事现在更重要的还是尽快离开这里。

可她根本不知道这里到底是哪里。更何况她刚刚就注意了,这个神秘男虽然给她适当的自由,但是这屋子里里外外都是人她想要离开这里几乎没有可能。

现在也只有寄希望于秦天逸身上了。

秦天逸依旧没有找到任何关于顾萱的消息。天色渐渐暗下来,明天就是他跟顾萱的婚礼。他想起之前电话里说的,对方要求他取消婚礼。

他实在想不通,这些年来他的身边只有顾萱一个女人,虽然有很多女人试图走进他的生活但是他一直拒绝得很明确。他能成为海城新贵靠的不仅仅是运气,更是实力。那些肖想他的女人早已经被他扫清。

所以出手的人应该不是对他有想法的女人。

秦天逸回想着电话里的男声,对方的气势不亚于他,而且目标明确。难道是冲着顾萱来的?

可是顾萱跟他一样这些年来身边就只有他这个一个男人啊?

正在秦天逸推测神秘男人的身份的时候,手机收到一条简讯。他点开一看居然是顾萱的照片。

照片中,顾萱面色泛红,双眸带着一丝丝恼怒,脖颈一片片殷红那么刺眼。

秦天逸抓着电话的手狠狠的将电话砸下,双目中的怒火眼看就要爆发出来。

秦天逸的助理收到一封快件,急急忙忙拿到总裁办公室,看到地上已经报销的电话就知道秦天逸也收到了最新消息。

虽然,助理也知道这个时候去触霉头却还是将收到的那封快件交给秦天逸。

秦天逸接过快件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句话,依旧是让他马上取消跟顾萱的婚礼。此外,还有一枚戒指,这枚戒指正是秦天逸买给顾萱的。

看到那枚戒指秦天逸的脸色更难看了。

“马上去通知媒体。”

他没有时间犹豫了,为了救顾萱只有先将婚事放下。

第二天,各大媒体报道海城新贵婚礼取消的消息。神秘男人看到新闻之后紧紧皱起的眉头依旧没有松懈。

秦天逸再次接到了电话,这一次他主动提出条件,条件就是要见顾萱一面。

原本秦天逸以为对方会拒绝没想到对方很快便答应了。一时间秦天逸更猜不透对方的目的了。

约定见面的地点是在海城国宾酒店。

位置在国宾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内。

还没到约定的时间秦天逸已经率先到现场,无论如何这一次他一定要将顾萱带回来。这一次让对方带顾萱来见面就是一个机会。

“总裁,周围已经布置好,只等对方出现。”

“你先下去吧,记住叫他们都藏好了不许露出任何可疑之处。”

“是。”

约定的时间是晚上十点。此时距离顾萱失踪已经一天一夜。时间对于秦天逸来说无比漫长。但此时他除了等待没有别的办法。

然而此时的顾萱却面临着无比纠结的选择。

第5章 你只有一个选择

“顾小姐,我劝你还是乖乖跟我们BOSS合作,否则,你那位未婚夫性命恐怕不保。”

这是今天神秘男派来的第三个说客。

顾萱之前认为神秘男可能是秦天逸商业上的对手,可是这个说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意识到事情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如果你们敢伤害他我就死在你们面前。”

“顾小姐何必那么冲动。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们你未婚夫不会有任何事。”

“我不会相信你说的。你把你们BOSS叫来。既然要谈条件那就要公平。”

说客微微一惊,片刻之后他还是按照顾萱的要求将神秘男叫了过来。

依旧是一张冰冷脸,看到这张脸顾萱心中便激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这个男人将她带来这里的时候,她还以为他会加倍虐待她,结果她在这里好吃好喝,除了是被绑来这一点,其他地方好像都挺好。

要说有什么地方不满意那就是这个冷冰冰的男人了。她本来想从这个男人还有他周围的人嘴里套取一些关于这个男人的信息,可是这个男人的手下也跟他一个德行,不能说的坚决不说。所以到现在为止除了这个知道这个男人身价不菲很可能是秦天逸的对手之外,其他的事情她一无所知。

原本她还担心这个男人不肯出面,不过这一次既然来了,她绝对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一定要利用这个机会将利益最大化。

“顾小姐,你有什么条件现在可以说了。”

“好啊,我不会背叛天逸,但是我可以帮你劝说天逸不要跟你做对。从今以后在商场上你做你的他做他的。条件是你现在马上放了我!”

顾萱抬起下颚,一脸高傲的看着神秘男。神秘男黑瞳一转,淡漠的眼神落到顾萱脸上。顾萱的视线与他的在空中交汇,就那么一瞬间,顾萱差点被那黑色的漩涡吸了魂去。

这个男人很危险。

可已经走到这一步她已经没有退路。只有赌一把了。

“商场敌人?谁告诉你的?”神秘男狭长的双眸紧紧的盯着顾萱,把顾萱盯得更紧张了。

“难道不是吗?”

“他还不够资格。”

顾萱有些惊讶。秦天逸现在是海城新贵,在海城也有一席之地。而这个神秘男却说他不够资格做他的对手。他语气中的傲慢骨子里的贵气并不像装出来的。那只能说明他身份非同一般。可如果他不是秦天逸的商业竞争对手,他又到底为什么将她绑来这?

“你到底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

神秘男忽然朝着顾萱靠近,顾萱条件反射的捂住自己的脖子,以为男人又要用那样变/态的方式在她脖子上留点痕迹。然当神秘男贴近她,她身上那一股好闻的古龙水味道萦绕她的鼻尖,抬眸迎上他冷毅的面孔,那一瞬间她的心跳漏了一拍。

男人忽然低头,把顾萱吓了一跳,身体微微后退。男人菱角分明的脸与她的脸颊轻轻擦过,薄唇贴近她的耳朵。

“你只有一个选择,跟我合作。”

一瞬间顾萱的脸染上红云,连话都说不通顺了。

“我……我拒绝!”

“那我不介意弄假成真!”

第6章 你忘了我吧

顾萱微微一震,脑海中闪过千万重思绪。

她敢肯定这个男人说的是真的。

可如果跟他合作她就真的没有退路了。

顾萱一阵纠结。合作,她就不可能嫁给秦天逸,可不合作,那秦天逸的下场可能更惨。如果说她之前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实力,那么刚刚他那一句话已经透出他的底气。

顾萱咬了咬牙,“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不准对秦天逸动手。”

“动手?我还不屑。”

有神秘男这句保证顾萱总算放心。

神秘男做了一阵安排,然后让人将顾萱的眼睛再次蒙上,顾萱就被人带到了另一个地方。

海城国宾酒店——

秦天逸不安的走来走去,约定好见面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可是,对方不要说是人影就是电话都没有一个。他不由的担心,对方会不会是耍他,万一不来可怎么办?

秦天逸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燃,刚放到嘴里吸了一口就被浓烈的烟味呛得只咳嗽。

“总裁,有人上来了。”

助理推门进来,秦天逸手里的烟连忙掐灭。

他走到门口,果然看到两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走下电梯。

两个男人朝着他们走过来。

秦天逸激动的上前,“就是你们带走了萱萱?她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秦先生,请您冷静。这是我们少爷让我们交给你的东西。”

其中一个黑衣男将一个平板拿给秦天逸。

“我要这东西干嘛,你们快点把萱萱还给我。”

“秦先生,如果你不配合我们,那么你这一辈子都见不到顾小姐了。”

秦天逸的情绪还是很激动。但是这两个黑衣男显然不被他的情绪影响,他想要从这两个黑衣男嘴里探听到更多的消息只怕是不可能了。

无奈之下,秦天逸打开那个平板。平板上出现了一个画面,画面里有两个人一个是顾萱一个则是冷着脸的神秘男。

当秦天逸看到神秘男的脸,他的脸一下垮下来,脸色更显难看。

“封傲,是你。”

听到封傲的名字顾萱也震惊了。她虽然没有看过封傲可是这个名字她经常从秦天逸的嘴里听到。

海城有四大家族,这四大家族占据海城商场大半壁江山。其中为首的就是封家。

至于封傲则是封家的继承人。从他继承封家开始他将封家旗下的傲风财团带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也是因为他,封家才能成为四大家族之首。

封傲在商场上的雷霆手段是海城商场人人皆知的。当年秦天逸之所决定进入商场也是收封傲的影响。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视为偶像的人物居然绑了他的女人。

“我不记得跟封先生有过节,还请封先生将我的女人还给我。”

“还给你?”封傲嘴角扯起一抹浅浅的弧度,俊脸微侧看向顾萱。修长的手指挑起顾萱的下颚,“你是他的女人吗?”

明明是平平淡淡的语气可顾萱却感觉到里面的威胁。想到出发之前封傲说的那些话,顾萱闭上眼睛咬咬牙说道:“天逸,你忘了我吧。”

第7章 你到底想怎样

秦天逸死死的盯着顾萱,他相信顾萱之所以这么说一定跟封傲有关。可恶,亏他将封傲当成偶像那么长时间。他跟他之前从来没有交集,他为什么非要对顾萱出手?

“封先生,我们之间不存在竞争啊!”

封傲缓缓的转过头看向秦天逸,深邃的眼眸中迸射出一道道寒光。

即便透过屏幕秦天逸都感觉到眼神的杀伤力。

这不像是看着竞争对手的眼神。

秦天逸一凛,仔细的在记忆里翻找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这尊大神。可他找来找去都没找到。

“封先生,如果我不小心触犯了你的利益还请你原谅,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但是,请不要为难我的未婚妻。”

跟顾萱一样,秦天逸始终认为自己最有可能得罪封傲的地方就是在商场上。

可他这话一出,屏幕上的封傲依旧没有任何回应。反而视线更冷了几分。自然,封傲也没有丝毫放开顾萱的打算,反而用他修长的手臂绕到顾萱后背直接揽住了她。

这一下秦天逸紧张了。

“封傲,你到底要怎么样,我自认跟你无冤无仇,你别碰她。”

“碰了又如何?”

封傲带着几分挑衅扯开裹住顾萱脖子的衣领,那上面的红色印记再一次扎红了秦天逸的眼。

“封傲,你到底对萱萱做了什么?”

平板里,画面结束,变成一片黑。

秦天逸一下将平板砸在地上。

封傲派来的两个黑衣人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将封傲让他们带来的第二样东西交给秦天逸。

秦天逸看了看黑衣人递过来的东西,那是一张十寸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非常漂亮笑得灿烂的女孩。

“我们少爷说了,什么时候你想起了照片里的人再去傲风财团。”

丢下这句话两个黑衣人走了。

秦天逸不是不想拦住这两个黑衣人找到顾萱的消息,可封傲的手下必定不是普通人。他暗地里派人跟踪黑衣人。然而,人刚派出去十来分钟助手就打电话告诉他人跟丢了。

秦天逸紧紧握着拳头。心中虽然不甘。却什么都不能做。他又看了看手里的照片,封傲找上门应该跟这个女人有关系了。可他不记得自己认识这样一个女人,更不要说想起关于这个女人的什么事情了。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刚刚封傲伸手去揽顾萱的样子。

刚刚没有跟踪上那两个人,那么现在只能想办法找到顾萱了。无论如何,他不会让顾萱因为他而落入封傲手里。

“阿岩,想办法恢复这个平板,我要用最快的时间找到萱萱。”

“是。”

与此同时,在酒店里连线完毕之后,顾萱再次被挡住眼睛带回。

任秦天逸再怎么聪明,他都没有想到刚刚封傲就在国宾酒店。这家酒店明面上是别人的,但实际上真正的老板是封傲。

封傲刚刚根本没有到顶楼,而是直接在自留楼层里找了一个房间。自然出入酒店也是走的他专用的电梯。

这件事还是封傲示意手下去观察秦天逸的时候顾萱发现的。

等回到别墅,顾萱再也憋不住了。

“我已经配合你了,现在你可以放了我了吧?”

“我只答应不对他动手。”

“你……”顾萱难以置信的看着封傲,“你这个变/态你到底想怎样,我……我……”

第8章 偷偷逃走

这一次封傲没有回答顾萱,只是命人好好照顾顾萱。顾萱还想说什么封傲已经转身离开。看着封傲的背影,顾萱一个枕头丢过去,却没有砸到封傲。

“可恶!这个混蛋!”

顾萱心中一股邪火没地方发泄,只能折腾房间里的东西。将所有东西都弄得一团乱,顾萱才觉得那一股火退下去一些。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是真回不到秦天逸身边了。

而现在她困在这里医院里的工作也没有办法继续,说不定等她自由之后工作也没有了。

以前经常听秦天逸把封傲吹成了神,现在好了,反过来被神摆了一道。就封傲这模样虽然帅气了一些,但性格实在烂到极点。他才不是什么神是恶魔还差不多。

顾萱躺在床上琢磨着自己要怎样才能离开这个地方。从酒店回来之后封傲对她的看管没有那么严格了。只是他会蒙住她的眼睛,恐怕是不希望她记住出去的路。

这个别墅多半是封傲的私产之一,至于刚刚去的那个酒店距离这里还挺远的。她刚刚感觉坐车至少花了四十分钟。

这说明这里很可能距离市区比较远。

现在封傲已经走了,她并没有被限制自由。顾萱决定到处看看。

就像顾萱猜想的那样,她只是在别墅内部转转,那些佣人并不阻拦。花了十来分钟顾萱总算将这个别墅上上下下转了一圈。

这一幢别墅以封傲现在的身价还真算不上多么昂贵。上下总共三层楼,共十个房间。屋外没有游泳池之类,只有一个庭院,庭院里种了一些花。

别墅周围没有看到别的房子,但房子本身是建在山上。在海城这样的别墅区大大小小不下十个。

顾萱不能保证自己对每一个都了解,但是因为她在医院工作也接触过不少有钱人,所以她大概了解海城有几个独栋别墅区。

封傲这房子不大不过里里外外跟那些批量打造出来的别墅不同,所以,这很可能是封家自己单独设计的。

海城最出名的独栋别墅区就在海城山上。说不定只要可以下山就能找到进城的方法。

顾萱没有百分百把握,但眼下也只有试试了。

等到晚上,顾萱吃完晚饭,早早休息。房间里的床单之类已经换了全新的。顾萱提醒自己一定要记得起来。好在她一直有很强的自我意识控制,所以到了半夜她按时醒来。

房间里黑乎乎的,顾萱也不敢打开灯。她小心翼翼的摸到窗边。她的房间在二楼,她的窗户下方没有装饰用的彩灯。她注意过,除了白天有人守在一些关键的地方,晚上并没有人守夜。不知道是封傲认为她不会逃走还是认为她根本逃不掉。

为了能够顺利的下去,顾萱将床单扯下来,她试着撕扯床单,但是床单不好撕开而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利器。顾萱看了看窗户,想到了办法。

她在窗户金属边上磨了好一阵,总算将床单磨烂了一个口子,然后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床单撕开绑成一条绳子。

她将床单绑在自己身上固定好就从窗户口下去……

小说

夫人她只想种地:贴身女佣是个乡下人

2021-1-2 21:50:31

小说

皇家第一商女:从农女到永久皇商的惊人逆袭。

2021-1-2 21:53:4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