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遥相望:被哄骗着和他结了婚。

苏家败落,她遭受波及,被哄骗着和他结了婚,谁知……,他抽开领带:“乖,自己选。是现在睡,还是我把你绑上咱们再睡?”,她忍无可忍:“说好的禁欲男神呢?!”,他笑:“所以才为你一直禁到现在啊。”
回首遥相望:被哄骗着和他结了婚。

第1章 你姓苏?

C城南部,有条旧铁路。

沿着铁路一直走,蜿蜿蜒蜒的就能走到最繁华的城南皇家会所。

苏乔安很小的时候,牵着妈妈的手在这里走过。

时隔十二年,她又重新站在了这儿。

这十二年间,从没有人关心过她的生死。现在,那个她应该称为父亲的男人,却一通电话就将她召回来。

只因为,她先前与萧家定下了婚约。而现在……婚期将近。

苏乔安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踏进电梯。

在发现电梯中站了个沉默冷峻的男人后,瞬间把嘲意卸去,唇角微勾,黝黑如墨的眼睛弯成了月牙,显得无比天真。

苏乔安意外的发现这人与自己同去一层。不禁侧过头多看了对方几眼。

转头时,就发现他同样也在观察自己。

眼神沉静犀利,带着野兽捕食时的尖锐和专注,甚至还带了几分玩味。只一眼,就让苏乔安周身一凛,顷刻间把头转了回来。

危险的信号透过直觉瞬时抵达神经。

这不是能惹得起的人。苏乔安做出定论,只等着电梯到达楼层,快些离开。

“你姓苏?”狭小的空间里,清冽的声音乍起,带了不容置喙的确信。

苏乔安的眸中飞快闪过一丝警惕。

她下意识的否定摇头:“先生,您认错人了。”

恰时,电梯门打开。苏乔安立刻闪身出去,却始终是慢了一步。

她被身后紧跟其上的男人在瞬间捏住了手腕,然后在她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把她拽出了电梯。

苏乔安还来不及质问,就见眼前这人看着不远处,不甚耐烦的皱眉轻啧。

紧接着,她就见他低下头。

一切快到她根本来不及避开和拒绝,就被这男人死死的扣住了后颈。

唇上微凉。

苏乔安的眼睛蓦地瞪大,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被人强吻了。

这是她的初吻。本该是甜蜜或者羞涩,亦或是,被她算计和精心安排后给出的青涩,全都折在这满腔措不及防的慌乱里。

苏乔安挣扎起来,却被人紧紧禁锢了手臂,曲在身后,一只大手牢牢的按住。

她唇上蓦然一痛。竟是被这人咬了一口!

然后,她尝到了与这人身上清冽的雪柏气息不同的,独属于烟草的苦辣涩意。

苏乔安后背抵在墙上,无处可躲。

陌生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苏乔安卯足力气,用力咬下时,被他瞬息猜中心中所想,两指紧捏住她的下巴,制住她的动作。

男人从她上方撤开身子,走廊里除了他们早已空无一人。

只见,他舔了舔唇角,艳红色的舌尖抵上犬牙,回味般的笑了。

“想咬我?小野猫么?”

“人已经走了,现在可以放开了吧。”苏乔安脸色煞白,却还能保持镇静。

灯光微暗,落下时光线洒在她的眸中,澄澈明亮。脸颊薄红,更显出少女青涩中独有的妩媚。

男人张了张口,刚想说什么,隔壁宴会厅的门突然打开。

有位中年男子走出来,看见他们相距极近的亲昵模样,登时眼睛一亮。

“墨寻,你不带人进来,在这里杵着做什么?”

第2章 我喜欢这个

手上的力道稍微松了些。

苏乔安猛地后撤一步,和这个危险的男人拉开距离。

但这动作看在别人眼中,无异于欲盖弥彰。

“这就来。”男人嗓音暗哑的回了声。他在苏乔安要逃的时候,按住她的肩膀,把人勾进自己怀里。

“你做什么?”苏乔安想躲,“放开我!”

“季墨寻,我的名字。”他薄唇轻启,自我介绍。

乍听见这个名字,苏乔安的动作顿了顿。愕然间,她抬起头。季墨寻手腕反扣,把她锁在自己的臂弯里。

这时,光线稍霁。苏乔安才将目光定在他的身上,仔细观察。

只见他刀刻般的面庞,独具浓重的东方人特有的丰神俊朗。

他的鼻梁很挺,唇薄且颜色浅淡。唇角微翘时,端的是风流倜傥。但他不笑时,足以让人心惊胆寒。

“好好配合,之后我会谢你。”

苏乔安本想拒绝,可对方的力气太大,钳制住她的手不知捏在了哪处,让她的胳膊连半分力气都使不上。

季墨寻。苏乔安在喉间默念这个名字,心下微沉。

季萧苏白,本就是C城最有权势四大世家。

原是旗鼓相当,不分上下。但这些年季家似乎隐隐有称为四家之首的趋势。

原因就在于新任家主上位。

而这位新家主,就是季墨寻。

与季墨寻接触,无异于是过早的暴露自己。

苏乔安清楚,自己现在只能韬光养晦,隐藏自己,暂避锋芒。而季墨寻这棵大树太过招风,让苏乔安避之不及。

她在决定要离季墨寻远一些的时候,就被他圈着肩膀推进了宴会厅。

清扬的音乐,跃然而来。

宴会中旋转轻舞的身影,和觥筹交错的笑谈,全都因为苏乔安和季墨寻的入内,产生了几秒的停顿。

然而,随着他们进来的中年男人,快步的朝着前方走去。

那男人与身边一位华贵的夫人低声轻语几句后,竟然登时视线朝着这边望过来。

“墨寻,今天是什么日子,你怎么还能迟到?”贵妇人走到他们面前时,厉声询问,面带不悦。

“路上有事耽误了。”面对贵妇人的怒意,季墨寻反倒显得游刃有余。“妈,别生气,生气显老。”

“臭小子。”季夫人登时笑骂,然后便转头道:“快点过来,那几个小姑娘可都到了。除了苏家那个,就只差你。”

说话间,季夫人竟除了最初那一眼,再没往苏乔安身上看过。

“不用了。”季墨寻说罢,手臂微抬,把苏乔安往身前一带。“我喜欢这个。”

苏乔安呼吸微滞,呼声卡在喉间,刚想开口就被死死的扣住了腰侧。

“乱说话的小野猫是会被拉去屠宰场的,宝贝儿。”

冷冽威胁的话在耳畔乍起。偏偏季墨寻的眸中还带着未消的笑意,一幅亲密呢喃的模样。

手指在瞬间收紧,力道大的让苏乔安在顷刻间变了脸色,嘴巴随之紧闭,只剩下眸中那片潋滟的波光。

她的腰侧肯定被捏青了!

落在别人的眼中,却成了季墨寻轻吻苏乔安的鬓角,而她眸光烨烨,眼角含春的模样。

于是,季夫人脸色铁青。

“墨寻,你到底在做什么?!这又是哪位?!”

第3章 一年抱俩,两年抱仨

事情一路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

苏乔安被威胁着不能出声,可在关键时候,却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妈,这就是您未来的儿媳妇了。”季墨寻眼睛微眯,语气玩味。

苏乔安顾不得他的桎梏与威胁,就要出声反驳。

有道声音却比她更快。

“胡闹!”季夫人眸光冷凝,出声呵斥:“你的相亲对象一早便定好了!就算不喜欢你也要见一见,拿这种拙劣借口做幌子,成什么样子!”

“哪个跟您说这是幌子?”季墨寻反问,手下力道半分没松。

苏乔安气结,却不敢轻举妄动。

“……”被问住,季夫人不得不上下打量他们现在这种亲密的姿势。

眼见着季墨寻与苏乔安贴的严丝合缝,不禁心头惊疑。

季墨寻有多讨厌与人肢体接触,她这个做母亲的最为了解。但现在,眼看着他搭在苏乔安肩上的胳膊,还有刚刚亲吻她鬓角时的模样……

季夫人略作沉思,狐疑地追问:“你说你喜欢她?你喜欢她什么?”

本以为他会回些冠冕堂皇的话,谁知下一秒,季墨寻一直扣在苏乔安腰上的手竟然下移。

很快就覆在她的后腰上,扬手轻拍。

动作轻佻放浪。

霎时,羞的苏乔安脸色爆红。

然而,他的话则更加露骨。

可听起来偏又有那么几分道理,让人无法反驳。

“胯大臀圆,好生养。”他眼底含笑。“妈,您让我结婚,不就是想抱孙?地好,我让您一年抱俩,两年抱仨。”

“……”苏乔安气的发抖。

偏偏罪魁祸首的手还按在她的腰眼上。

不知怎么搞的,她偏生半点力气也使不上,只能软着手脚靠在对方的怀里,半边身体微微发抖。

季夫人被季墨寻这番狂放的言辞震的半天找不回声音。

她的目光在这两人身上转了几个来回。最终落定在苏乔安身上。

“好吧。随你高兴。”季夫人无奈,只得再次询问:“这姑娘叫什么?”

苏乔安捏不准季墨寻为什么知道她姓苏,更不清楚他知道自己多少事,一时间紧张起来。

接着,她又被拍了下臀,手臂缠的更紧了。

“妈在问你呢。叫什么,嗯?”

苏乔安嗓音微哑,有些发抖:“我叫……徐小花。”

她在赌。

赌季墨寻不过是误打误撞。

果然,下一秒他的眉尾轻挑,眼神探究。

季夫人没做多想。她还想再问,便被季墨寻制止。

“妈,给我们些单独相处的时间。”

合情合理的要求。季夫人无法拒绝,只得答应。

于是,季墨寻勾着苏乔安的腰,在宴会厅里转了一圈儿,就直接出了门。

出门的刹那,苏乔安反手猛的推开季墨寻。

小兽似的紧盯着他。

她原以为季墨寻还会有什么动作。可季墨寻自出宴会厅后,手就离了她的身子,随意的抄在口袋里。没有再凑近她半分。

“徐小花?真名?”他看着苏乔安,眸子发沉。

“是。”苏乔安坚定的点头。

“有趣。”他沉吟许久,最后看她一眼。“你帮了我,我会谢你的。”

苏乔安不指望季墨寻谢她,她只要他离自己远些。她更不愿与他过多纠缠,只当今天被狗咬了一口,自认倒霉。

但话来不及出口,他就走了。

这时,苏乔安才反应过来,她也该继续去找人。

绕着楼层转了一大圈,最终才找到她应该去的房间。

在门前站定,她屈起手指,轻轻叩门。

片刻后,里面传来不耐烦的命令:“进来。”

第4章 夺回属于她们的一切!

几乎是在听到那个声音的瞬间,苏乔安浑身都紧绷起来。

她刻意缓了下呼吸,稍作平静之后,才推门而入。

“做什么磨磨蹭……”

“父亲。”暴喝还没来得及全部出口,苏乔安就声音轻柔,又怯怯的喊了一声。

喊过之后,苏乔安就小心翼翼的站在门口,却目光灼灼的看着屋子里的这个男人。

眸光中满含着对父亲的崇拜和敬爱。

然而,这目光仅有一瞬,便飞快收敛。长长的睫羽轻垂,适时的掩去眸中泛出的憎恨和冷意。

但这样的动作,落在对方的眼中,已经全然成了许久未见的羞涩与怯懦。

苏乔安已经有十二年没见过苏卓毅了。

自从她七岁和妈妈一起离开苏家,就再也没有踏足过这里。

原本,她也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和苏家,不会再和苏卓毅有任何的牵扯。

可是,妈妈却死了。死在和苏卓毅离婚的路上。

妈妈去世以后,苏卓毅毫无阻碍的继承了外公留给妈妈的全部遗产。甚至,更为讽刺的是,妈妈的丧期还不过两月,苏卓毅就娶了他现在的妻子,陆斐斐。

后来,苏乔安才知道。原来,陆斐斐曾是妈妈最好的朋友。

同样也是在那一年,苏卓毅和陆斐斐寄养在外的儿子,认祖归宗,回到苏家。而这个所谓的儿子,竟然比自己还要大上三岁。是苏卓毅名副其实的苏家长子。

那时,婆婆才明白,所谓苏卓毅对妈妈一见钟情的爱情,不过是他和陆斐斐侵吞外公家产的阴毒设计!

从此之后,婆婆就开始教导她。只为她有朝一日,能够重回苏家,替妈妈报仇!夺回本就属于她们的一切!

而那一年,苏乔安只有八岁。

苏乔安微垂着头,手指不安的揉搓。将未不谙世事小姑娘的那种局促不安与紧张羞赧,完美的呈现。

“你是小安?”苏卓毅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少女,目光上下的打量她。谈不上喜欢,但也还算满意。毕竟,苏乔安蛮符合他心中‘乖巧’的形象。

苏乔安脸颊微红,显然带着被父亲叫出名字的开心与幸福感。

“是的,父亲。”苏乔安微笑,唇角轻翘,眉眼间一片天真模样。“您只说,今天会派人来接我。没想到,竟然是您亲自来接。”

苏乔安看着苏卓毅略带迟疑的眼神,就知道他肯定是把这事儿给忘了。

还真是十足的薄情寡义。苏乔安心中冷笑一声,但面上却很完美的掩饰住了她的情绪。

“嗯。”苏卓毅仅仅停了一瞬,便很快反应过来,稍稍点头。“毕竟你许久没来过C城,人生地不熟。我不放心。”

而苏卓毅的话刚说完,就有人一路小跑的奔来。

上气不接下气的在门口急喘着。

“先生!小姐去、去参加相亲宴,好像遇到了些麻烦!还、还有……田助理打来电话,说乔安小姐一直没到,他想请示一下您,是否打个电话问问?”

然后,他还适时的补充道。

“先生,田助理的房间就在楼下。房间号也是……”

苏卓毅脸都气黑了:“出去!”

第5章 她是萧时安的未婚妻

皇家会馆楼层不同,但每层房间号却是相同的。

苏乔安从开始就知道,苏卓毅会到这里来,绝不是为了自己。

果然,他苦心营造的‘慈父’形象,还不到半分钟,就崩塌了。

苏乔安实在想笑。如果不是她必须要露出那副茫然又有点怯生生委屈的表情,她恐怕就要忍不住笑出声了。

“我还没问你,怎么来的这么晚?!”苏卓毅的声音严厉几分,拉下脸看苏乔安。“难道你不知道,你不准时出现,爸爸会担心吗?!”

苏乔安微微低下头,额前的碎发垂下半遮住眼睛,挡住她眸中的嘲意。

回答却又软又乖,让人听了心生不忍。

“我……已经很久没来过C城了。以前在乡下,没有这么多路。对不起,父亲,让您担心了。”

苏卓毅的火气瞬间就熄了大半。他看着苏乔安这幅柔弱的模样,再看见她泛红的眼角和眼里一闪而过的泪光,心里不由的一软。

“算了。你还在外面站着做什么?进来。”

随着苏卓毅的话,苏乔安明白,自己至少已经一只脚踏进了苏家的大门。

“你去告诉阿田,乔安在我这里。”苏乔安进门后,苏卓毅随意吩咐门口的保镖。

保镖唯唯诺诺:“那大小姐那里……”

苏卓毅刚想开口,就见一个穿着晚礼服的女孩,气急败坏的从走廊尽头走了过来。

第一眼苏乔安就认出她是陆斐斐和苏卓毅的大女儿,苏尤娜。同样,也是她‘名义’上的二妹。

“爸!我为什么一定要来这里相亲不可?!季墨寻大我那么多!还像个冰块似的!看了就讨厌!”苏尤娜眼眶发红,扑上去缠挽住苏卓毅的手臂。“爸爸,我不喜欢这个季墨寻!我说了我喜欢萧时安!我要嫁给时安哥!”

苏乔安在苏尤娜上前的时候,就默默后退一步,拉开和这对父女之间的距离。

苏卓毅的脸当时就黑了。

他呵斥道:“胡说八道!季家也是你能挑的?!萧时安你就不用惦记了!老老实实地和季墨寻相亲!”

说罢,苏卓毅微微侧眸,瞄了眼苏乔安的表情。

只见她依然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和哭闹不止的苏尤娜形成鲜明对比。一时间,让苏卓毅更加满意起来。

“为什么?!”苏尤娜妆都要哭花了。“我喜欢时安哥,你凭什么不让我嫁给他!”

“萧时安有未婚妻!”苏卓毅被她闹的心烦。

苏尤娜一抹眼泪。“不就是你那个弃女吗?!谁知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说不定早就死——”

“闭嘴!”苏卓毅勃然大怒:“那是你姐姐!”

他拉下脸生气的模样确实骇人,震的苏尤娜当即就不敢再哭了。只能委委屈屈的擦眼泪。

然后,苏卓毅缓和了语气,指着在旁边站了许久的苏乔安说道。

“既然你来了,那就见见。这就是乔安。比你大,以后叫姐姐。”

苏卓毅话音刚落,就见苏尤娜扯着嗓子怪叫一声:“你就是时安哥的未婚妻?!”

苏乔安才想回答,抬眸间,就见一道高高大大的身影走近。

她默默垂眸,安静不语。

来人是……季墨寻。

第6章 你这个小骗子

季墨寻身材高大,笔挺的西装穿在他身上,也掩盖不住他透体而出的气势。

他走路时像大型的猫科动物。

双腿修长健壮,落地无声且透着危险。

在他走过来的时候,苏乔安稍稍侧转头,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

不过,显然没什么作用。

季墨寻早已经发现了她。

苏乔安知道自己会有麻烦,所以神经时刻紧绷。

但季墨寻眼神不错的直视苏卓毅,半分没有旁移。

“苏先生。”季墨寻略一颔首,便当作打招呼了。“我母亲让我来通知您,我们季家不需要不遵守时间的儿媳。既然苏小姐也不愿意,那这次相亲便取消吧。”

季墨寻话音刚落,苏尤娜眼睛登时一亮。

“真的?!”她兴奋的跳起来,也不管脸上哭花的妆容,凑到苏卓毅面前。“爸爸,您看季家都取消这次相亲了,那我……”

“你闭嘴!”苏卓毅怒目圆瞪,他一发怒,苏尤娜就不敢吭声了。

苏卓毅险些没被这个不成器的女儿给气死。

他算盘打得好。季萧两家都是C城的世家,同时和这两家联姻,对他们家只有益处,没有坏处。

可偏偏自家女儿不争气。

季家夫人向来看重规矩,最讨厌不守时的人。

如今偏就是自己理亏,季家取消相亲,他们还挑不出半分错处来。

“墨寻啊,你不要生气。今天的事是我管教不严,娜娜从小顽劣惯了,你们年轻人多多培养,还是可以有感情的……”

苏乔安头一次见苏卓毅这样。对着后辈还能如此语重心长,没有搬出他那副长辈的架子来。

不觉看的有趣。

眼底还带了几分一闪而逝的戏谑。

但是,这小动作尽数被季墨寻收入眼底。

“苏先生。”季墨寻表现的十分冷淡。他撩撩眼皮,似笑非笑。“我对苏小姐是没什么意见的。但是,我母亲不喜欢。她向来看重礼教,母亲拒绝的事,我也无能为力。”

言下之意,就是在说苏尤娜没有教养,季夫人不喜欢了。

而且,这不是商讨,仅仅是通知而已。

说罢,他下巴微收,稍稍颔首,眼神依旧波澜不惊。

“再见。”

季墨寻进退有节,说完话转身就走,半分也不多做停留。

“不就是个季家!有什么了不起!爸,你看他那个样子,拽什么拽!”

被当面讽刺没教养,苏尤娜气不打一出来。她又气又委屈,看季墨寻越发不顺眼。

“住口!看看你干的好事!”苏卓毅咬牙呵斥。

手高高的举起来,苏尤娜惊恐的看着他,巴掌在半空中到底是没落下去。

最终,手重重的一甩,冷哼道:“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大约是觉得还在外面,动手教训多少会失了面子。

“小安。”苏卓毅重新摆出长辈的架势,但这会儿对苏乔安也没了耐心去表现父亲的慈爱。

冷淡的扫她一眼。

“你先不要跟我回家。”

随着他的话,苏尤娜原本灰扑扑的脸上瞬时露出得意的神情。

高傲的睨着苏乔安。

苏乔安心里猛地发沉。

她的头微垂着,拢在身侧的手指不自觉的蜷起。

还是……不行吗?即便是到现在,还是进不了苏家的门吗?!

“让田助理先带你去买几套衣服。把你身上这些破烂货都扔了。”苏卓毅满脸嫌弃。“怎么说你现在也是苏家的大小姐,穿的破破烂烂像什么样子!”

苏乔安猛地抬起头来。她眼中的诧异,在苏卓毅眼里自然而然的转化成了受宠若惊。

“谢谢您,父亲。”苏乔安细弱的嗓音,还带了丝丝的哽咽。

她用崇拜且感激的眼神看着苏卓毅,小鹿般单纯又干净的眼神,让苏卓毅油然而生了一种作为父亲的自豪感。这是其他子女不曾给他的感觉。

苏卓毅心中发烫,刚要开口,就被苏尤娜不满的嚷嚷打断。

“爸!凭什么她刚来就有新衣服穿?!我也要去逛街,我也要去买衣服!”

苏卓毅的脸色瞬间就黑了,要出口的话直接变成了训责。“你跟我回家!”

而他看向苏乔安的眼神,也不再如刚刚那般温情。

“你在这儿等田助理。不准乱跑惹麻烦!”

“是,父亲。”

苏乔安乖巧的站在门口,目送苏卓毅拎着苏尤娜离开。在他们看不见的时候,目光彻底冷下,变成了浓浓的嘲讽。

等走廊里归为安静,苏乔安转身回房。

在那位田助理来之前,她大概还有个时间,能简单的洗个澡。

房门还没来得及关严,就被人从外面抵住了。

苏乔安下意识的想要用力,却被狠推一下,房门大开。她自己也踉跄着险些摔倒。

心中警铃乍响。

苏乔安急转了方向,扶在了房间的墙上。与此同时,她的腰被一只强壮有力的手臂勒住,瞬间就被人死死的嵌入怀中,压在冰冷的墙面上。

“放开!”苏乔安被完全压制,眼神冷凝的侧头斜睨。

毫不意外的见到了偷袭她的人,季墨寻。

“呵。”季墨寻非但没有放开,反而把她的双手制住,反剪在身后。

他的身体紧贴着苏乔安曼妙的曲线,呼出来的热气吹拂在苏乔安的耳畔。

“徐小花,嗯?”季墨寻的声音低沉且危险。

磁性的声线钻进苏乔安的耳廓,却听的她头皮发麻,胸口发紧。

“萧时安的未婚妻。苏家的大小姐。”季墨寻每说出一个称谓,语气就更低几分。“还敢告诉我你叫徐小花?你这个小骗子。”

最后几个字淹没在季墨寻的唇齿间,他说话时,已经轻轻咬上了苏乔安的耳垂,惩罚的意味十足。

灼热暧昧的气息在瞬间炸开。

苏乔安呼吸一滞,身体猛地发抖,脸色爆红。

她恼羞成怒:“我叫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放开我!”

苏乔安怒目而视,像一只磨砺了爪子的小兽。随时随地等待着反击的机会。

“就是这个眼神。”季墨寻舔着自己的犬牙凑近,眸中意味深长。“终于忍不住了?不装了?”

第7章 就是为了你

炽热的呼吸近在咫尺。

苏乔安被按得死死的,半点也动弹不得。

“你压疼我了。”苏乔安的嗓音瞬间就软了下来。她的眉头微叠,眼睫轻颤,像两只受惊的蝶扑扇着的羽翼。

她避开季墨寻的问题,软着声音说话。

“你之前才说过,我帮了你,你会谢我的。”苏乔安提醒他。“你就这样谢我吗?”

说着,她的表情委屈又可怜。眼睛里流光溢彩,戳人心窝。

许是她太甜太软,出声时就软了他的心。到底不忍,季墨寻松了手指,缓和了力道。

苏乔安在手腕被放松的刹那,眼神倏地一戾!

抓住机会,屈起膝盖狠狠的撞向季墨寻的下.身!

季墨寻被迫后撤半步,下一秒却闪电般出手,勾住她的脚踝用力一扯!

瞬间,局面反转。

苏乔安再次被季墨寻制住。她的手脚都被高高的举起,按在墙上。

“呵。小狐狸,现在还想偷袭我?”季墨寻眼底的意味更浓,在苏乔安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紧紧贴了上去。

他站在苏乔安面前,居高临下的看她,过近的距离只能让他看清苏乔安小兽似的,不甘又倔强的眼神,还有她渡了层水光,微微开合的唇。

季墨寻看的心中微动,下腹有些发紧。

“柔韧性不错。用在这里倒是有些可惜。不如,跟我换个地方试试?”

眼下这种状况对于苏乔安而言太过危险。无论是气氛还是姿势。

她在泽哥那里学的两招关键时逃生的招式都用上了,却连半分机会都为自己争取不到。苏乔安垂下头,快速思考着如何脱身的办法。

还不等她理出头绪,就听见季墨寻在自己耳边呼吸越来越近。

“你在发抖。”季墨寻的嘴唇下压。“是害怕我把你吃掉?”

他轻舔苏乔安的脖颈时,她终于是忍无可忍,侧头避开他的调戏和撩拨,抖着声音恨道:“滚!”

季墨寻压在她的身上,抑制不住的轻笑起来。

胸膛的震动,毫无意外的让紧贴着他的苏乔安感受到。

“不装乖了?”季墨寻压低声音。“你装的可真乖巧,连苏卓毅都骗过去了。”

意外的从他口中听到苏卓毅的名字,苏乔安转过头看他。她心中惊雷阵阵,面上却丝毫不显。

“你这么直呼他的大名真的好么?”苏乔安转移话题。“他不是险些成为你的岳父吗?”

“他?”季墨寻眸中一闪而过漠然与不屑。转瞬却又带有深意的点头。“不错。说不定以后还能成为我的岳父。”

他说这话的时候,直视苏乔安的眼睛,意味深长。

苏乔安只装做没听懂。

她挣扎了一下,发现无济于事。便迎着季墨寻的目光用一种近乎挑衅的眼神和他对视。

一时间,两人的目光对抗着,竟然势均力敌,互不避让。

季墨寻双手无暇,只能低下头,用额头抵住她的,凑近了她过分漂亮的面颊,轻声低喃。

“宝贝儿,你这么看着我会很危险……”

说罢,季墨寻便低下头去,堵住了她的唇。

苏乔安在他吻上来的时候,毫不迟疑的用力咬下去!

牙齿尖锐,血腥气瞬间就充斥了整个口腔。

“够了!”苏乔安在季墨寻松开手搂住她强吻的时候,终于得到机会,用力推开他。

她狠狠的摸了把唇,紧张地盯着季墨寻。“你到底想干嘛?!”

然后,季墨寻眯起眼睛看了苏乔安一会儿,伸出拇指在自己唇边轻轻一抹。

垂眼瞥到指尖上的血迹,便伸出舌尖尽数舔去。

“宝贝儿,你不会以为,我来真的就是为了通知苏家这两父女,相亲取消了吧?”

季墨寻的眸中是挥之不去的不屑与轻蔑。

他从骨子里就看不起苏卓毅和苏尤娜。

苏乔安沉默了。

想想也是,季家树大根深,背景更是不容小觑。不止是在C城,在京都季姓家族更是名门望族。而季墨寻他们家,更是出自京都本家,自然是不会把半路出家的苏卓毅放在眼里。

在真正的豪门世家眼中,苏卓毅不过就是个靠原配上位的存在罢了。根本不值一提。

季墨寻身份摆在那里。亲自跑一趟来通知相亲取消,说好听些是给苏家面子。

但如果真的往深处追究,就会发现着实透着猫腻。

苏家目前虽然跻身C城四大世家,却完完全全顶的是程家的缺儿。

要知道,曾经的四大世家可是季萧程白。

而苏乔安的母亲,就是程家的千金,程雨柔。

“既然你说取消相亲只是借口,那你为什么而来?”苏乔安警惕的看着他,眸光里始终透着不信任。

她勾唇微嘲道:“总不可能是为了我吧?”

“说对了。”季墨寻眼睛微眯。“就是为了你。”

然后,苏乔安就笑不出来了。

季墨寻反倒是在她头顶上方轻笑道。

“你之前帮了我,我答应要谢你。想来想去,我决定还是肉偿最好。”

苏乔安不信他的鬼话,逐客令还没下,就见对方接着开了口。

“好了,不逗你了。我来是想跟你合作的。怎么样,小野猫?有没有兴趣成为盟友?”

“没兴趣。”苏乔安脸绷的紧紧的,想也不想一口回绝了。

季墨寻倒是出奇的有耐心。“不准备听听我的条件么?”

话音落时,苏乔安的耳朵微动,听见门外传来的脚步声。显然,季墨寻也听见了。

“虽然我很想了解。”苏乔安的唇角勾起,露出个有些恶劣的笑容。“但是,抱歉。你没有机会了……”

她的尾音将熄,房门就被人从外面叩响。

“乔安小姐,苏先生让我来接您。小姐,您在里面吗?”

苏乔安眸子微闪,她要张嘴叫的时候,就被季墨寻直接捂住了嘴,撞在门上。

“乔安小姐?”田助理听见异响,登时紧张起来,紧敲了几下门。

苏乔安用力拉下他的手,尖叫道:“救命啊!”

然后下一刻,她拉开门慌张无措的跑了出去。

“田助理!救命!”苏乔安满眼含泪的死死扒住田助理的衣袖,声音沙哑:“屋子里有、有个变/态!”

田助理见她梨花带雨的模样,霎时保护欲起,安抚道:“您别怕,我去看看!”

然后,他仰首挺胸的走进房间里。

才刚踏入房门,就看见季墨寻如尊神般伫在那里。

“季、季季……”

气势破空而来:“滚出去!”

田助理手忙脚乱的跑出房间,仿佛背后有鬼在追。

季墨寻随之跨出门外,阴沉着目光盯住苏乔安。

他看到苏乔安躲在哆嗦着道歉的田助理身后,朝着自己甩了个飞吻过来,眉目间尽是得意的俏皮之色。

被摆了一道,他眸中冷意更凝几分,转身就走。

“苏乔安。很好,果然是只小野猫。”

第8章 龙潭虎穴的苏家

晚上八点,苏宅。

苏乔安跟着田助理走进苏家时,家里灯火通明。

“哟,乔安回来了。”她才站定,陆斐斐就迎了上来。

这个华贵美艳的女人拉住苏乔安的手,笑道:“现在好了。咱们一家人总算聚齐了。”

说罢,她回头询问。“卓毅,你说是不是?”

“嗯。”苏卓毅应了声,看向苏乔安时目光微顿。

只见她穿了条纯白的连衣裙文静的站在那里。

纯白衬的她的肤色更加白皙。再衬上她脉脉波光的眼睛,欲说还休似的,让苏卓毅霎时就愣了。

苏乔安的长相和她的母亲程雨柔有七分相似。

特别是眼睛和嘴巴,更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苏乔安选衣服的时候,特意挑了这套。她记的妈妈曾说过,第一次见到苏卓毅时,穿的就是条白色的连衣裙。

她就是要让苏卓毅在看到自己的时候想到妈妈。

陆斐斐亲昵的勾住苏乔安的手臂,拉着她上下的打量。

“瞧瞧,到底是雨柔的女儿。乔安,你长得可真像你妈妈。”说着,陆斐斐叹了口气。“你妈妈当年可是C城有名的美人儿,你不知道,当年我有多羡慕她呢。唉,只可惜红颜薄命……”

说着,陆斐斐擦了擦自己眼角不存在的眼泪。苏乔安的眼神微闪,身体在瞬间有些僵硬。

经陆斐斐一打岔,苏卓毅回了神,神色淡淡的开口,“乔安,这是你的妹妹尤娜,尤可,还有你大哥闻非的母亲。以后,你也得叫妈妈。”

这无异于是在往苏乔安心口上捅刀子。

妈妈?苏乔安心中冷笑。凭她也配!

她努力抑制不让自己的手发颤,不动声色的把头微垂下。

陆斐斐闻言笑道:“叫什么都一样,乔安刚来怕还有很多不适应。乔安,来,我给你介绍一下你的两个妹妹。”

说罢,她便拉着苏乔安朝着苏尤娜和苏尤可的方向走过去。

“这是尤娜,你爸爸说,你们已经见过了?”

苏乔安视线从苏尤娜脸上滑过,稍稍颔首。“是,见过了。尤娜妹妹。”

“哼。”苏尤娜明显不领情,可因为父亲的关系,她又不好发作,冷哼一声随即把头转向旁边。

对她的表现,陆斐斐并不出言责怪,只笑吟吟的拉了苏乔安的手,继续走到苏尤可的面前。

“这是你小妹妹,尤可。”

苏乔安才站定,苏尤可就起身叫了她一声:“乔安姐。”

只是,叫完人后,苏尤可就转了个方向,继续低头看怀里抱着的书,连半个眼神也没多分给苏乔安。

“再有就是你大哥闻非了。”介绍完人,陆斐斐拉着苏乔安坐下,招手示意佣人端上杯茶来。“他最近忙,没办法因为这些小事回来。过些日子你就能见得到了。”

陆斐斐话音才落,苏卓毅就冷着声音询问。“只买这么几套衣服,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路上车坏了,我们走路回来的。”苏乔安低声道。

说话间,苏乔安侧了下小腿,恰到好处的露出自己被鞋子磨破的脚踝。

苏卓毅当即皱眉,召来佣人吩咐道:“带小姐去上药休息。”

他不容置喙的态度,根本容不得别人拒绝。

苏乔安也不推辞,跟苏卓毅道了声谢,被佣人搀扶着上了楼。

“乔安小姐。”佣人带着苏乔安到房门前,跟她介绍,“这里就是您的房间,药箱在床头的柜子里,我帮您上药吧。”

苏乔安环视这屋里的装饰和布置,仅刹那就明白陆斐斐打得什么算盘。

她适时的露出艳羡又瞠目的眼神:“好漂亮的房间!”

“这是夫人特意为您准备的。”

苏乔安顿时受宠若惊的表示,“请替我多谢夫人的好意。”

随后苏乔安拒绝了女佣上药的提议,自己进了房间休息。

进屋后,苏乔安佯装了一天的笑容终于能卸下来了。

低头时,她看见自己脚踝上被新鞋磨出的伤口和血痕,眼睫微垂,唇边泛出个带着冷意的嘲笑。

总算是不枉费自己弄出的这道伤口,她总归如愿踏入了苏家的大门。

“妈妈。我终于,又回到这里了。”她的手指在窗台的边缘轻轻掠过,抬头时,看见悬在夜幕中的那轮圆月。

“您一定要看着我。看着我把我们失去的所有,全都夺回来!”

……

女佣下楼后,凑到陆斐斐身边怯怯私语。

半晌,陆斐斐露出个轻蔑的笑容。

“不过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丫头罢了。稍微给点甜头,就足够让她晕头转向了,翻不起什么大风浪。”

她吹了下自己艳红色的指尖,吩咐道:“盯好她,别出差错。”

“是,夫人。”

住进苏宅的第一夜相安无事,苏乔安安稳度过。

清早,她下楼时,正巧看到一位身材高挑的年轻男人进门,女佣正殷切的为他脱下西装的外套。

抬头时,他刚好看到站在晨光中的苏乔安。

苏乔安见佣人对他恭敬的态度,就猜到了他的身份。这位应该就是她那个便宜大哥苏闻非了。

而看他的眼神,似乎对自己出现在这儿也毫不惊讶,俨然是知道自己的。

“你就是乔安吧。”

“是。”苏乔安心绪微沉,正观察他的时候,就听对方率先出声。

“我是苏闻非。你可以像尤娜尤可一样叫我大哥。”

这么说着,他迈步走近,站在苏乔安的面前,唇角唚着笑,一派的温文尔雅。

“虽然之前没有在一起生活过,但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都可以尽管来找我。”

苏乔安略微沉吟,轻声道:“谢谢大哥。”

抬眸时,她直接撞入苏闻非的视线中。只是,苏乔安望去,他的眼睛却被完美的掩在反光的镜片之后,教人看不真切他眸中蕴藏的情绪。

“闻非,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与此同时,身后传来苏卓毅低沉的嗓音。

纷杂的脚步声接踵而来,苏家人都醒了。

然后,苏乔安就看见苏闻非扬起唇角,温声和苏卓毅打了声招呼。

“听说家里来了人,我回来看看。”说完,一双视线落在苏乔安的身上,意味深长。

登时,苏乔安心中发紧,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起。

小说

总裁爹地溺宠妻:应母亲召唤,她携萌宝归来。

2021-1-2 21:37:42

小说

萌宝上阵:爹地太高冷:为陌生的男人生下孩子。

2021-1-2 21:40:5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