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悔烟云梦:十年深爱,却沦为了人人喊打的潘金莲。

十年深爱,却沦为了人人喊打的潘金莲在世,沦为入狱五年的阶下囚,他却不知那夜的女人是她。,五年牢狱,因为霍北冥那句‘好好关照她’折磨的她模样大变,生下死胎。,五年前,她求他信她,他不屑一顾。,五年后,她愿意终身为亡夫守寡,他却死缠不休。,南烟说:“霍先生,我错了,我做了五年牢了,求你放过我。”,他说:“放过你,除非我死。”
情深不悔烟云梦:十年深爱,却沦为了人人喊打的潘金莲。

第1章 他有洁癖 你洗不干净

“不是我,霍北冥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

“信你?那些照片的角度是自拍,很亲密,很享受,不是PS,全都是从你的手机里发出去的,南烟这就是我让我后悔的方式!”

砰的一声脆响,霍北冥将手机狠狠的砸在南烟的脚边,手机碎得七零八落,粉身碎骨……

下一秒霍北冥修长的手指死死刹住了南烟的脖子,冷漠如寒冰般的眼神里淬满刀光剑影,恨不能将她片片凌迟。

“你以为随便找了个野男人上床气死我哥,你就不用嫁了吗?南烟,我告诉你,我哥喜欢你,你就得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南烟呼吸一窒,心口像是突然被一双手狠狠的撕开。

她清澈的黑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的脸,冷峻深刻的五官,星河般深邃的眸子,是她深爱了十年的容颜。

那双温暖修长的手,曾经炙热紧握她的手许过她一世承诺。

如今一夕之间,全部面目全非。

她变成了他送给哥哥报恩的礼物,她逼她嫁给他的亲哥哥。

她拒绝了,就变成了间接杀人的凶手。

否认,解释,现在对他来说都没有意义。

霍北冥在心里已经给她判了死刑。

“我再问你一遍,那个男人是谁?”

霍北冥毫无温度的厉喝在她的耳边炸开,随后她的身体便被狠狠的推到摔在了冰凉的大理石地板,膝盖磕的生疼,但都不及心口撕裂般的疼。

南烟自嘲的笑了笑,心像被捅破了一个洞四面透风。

他问她那个男人是谁?

“那个男人是谁重要吗?反正不是你哥,也不是,你。”

“你真贱!”

霍北冥俊脸铁青,大掌一阵风刮过她的脸。

脸像是抹了辣椒般火辣辣的疼,可她却笑了。

“贱?我可不就是贱吗?我要不贱的话,怎么会把你和你哥迷的神魂颠倒,非我不娶?”

“闭嘴-”

一声炸裂的嘶吼后,霍北冥狠狠拽住了南烟纤细的手臂,不顾一切的朝浴室拖去。

一路拖拽,一路磕碰,南烟的身子像布娃娃一样破败不堪。

“你为什么要这么贱,霍家大少爷配不上你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他对你不好吗?他爱你,他说没有你他宁愿去死,可就算死了,你也只能是他的。”

冰凉的水当头淋下,南烟一个激灵,刺骨的寒冷让她紧抱着身子瑟缩成一团,白色的丝绒连衣裙瞬间湿透,牙齿冻得发出嘚嘚的颤抖声。

“我不嫁,霍北冥你可以不爱我,但你不可以操控我的人生。”

她挣扎,推开霍北冥往外冲。

可是,转眼就被他抓了回来,扔在了浴缸里。

“我不仅要操控你的人生,我还要操控整个南家的命运,你想不想试一下?”

“你想干什么?不要动我的家人!”

南烟声嘶力竭的嘶吼着,家人是她不可碰触的软肋。

却没想到成了这个她用心爱了十几年的男人威胁她的武器。

“南烟,你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我哥喜欢你,否则你们南家所有人都要给我哥陪葬。”

他的眼神冷漠骇然,语气冷的快要结冰。

南烟不曾见过如此可怕的他,南烟怕了。

看着他,唇瓣嗫嚅。

“不是我,北冥,你相信我,我没有。”

她示弱,她抱着他的腿求他信他。

他低眉冷笑,眼底全是冰冷的嘲讽。

“南大小姐,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下贱的样子真的让人恶心。”

她身子骤然僵硬,只听见自己的心一片一片的碎裂。

他伸手拽起她,狠狠的撕扯着她的衣服,疯了一样的撕扯。

“南烟你脏了,我哥不喜欢脏东西,他不喜欢脏东西。”

冰冷的水混合着刺鼻的消毒水,将她从里到外一遍一遍刷洗着,雪白的皮肤刷的满身殷红,未曾停手,就好像她是一件沾了污垢的布娃娃怎么洗都洗不干净。

“霍北冥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第2章 黑色婚礼 她金莲在世

黑色的婚纱,布置的像灵堂的婚礼现场。

踏着沉重的哀乐出场,没有新郎,没有父亲相随,更加没有祝福。

她一个人抱着霍靖西硕大的遗像,走在雪白的地毯上。

无数的手机都对着她的脸,肆无忌惮的拍照,分享……

“这个南家大小姐在酒店跟野男人幽会还发照片给霍大少爷欣赏,愣是把霍大少爷给气的自杀了。”

“是呀,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个呀,更何况霍大少爷还是个残疾,本来活着就不容易。”

“这女人八成就是不想嫁残疾的大少爷才出此下策的,听说她喜欢的人是二少爷。”

“真贱,太TM狠毒了,霍大少爷是个那么好的人。”

“就是,这种女人就该这样,让她一辈子也嫁不出去。还想嫁给霍家二少爷,真是做梦。”

嘲笑,诋毁,羞辱,她快要被这种刀子般的目光捅成了筛子。

“跪下,道歉。”

霍北冥的声音冷冰冰的像暗夜的幽灵在她耳边响起。

南烟神情木然的看着他,再看看全场所有人。

他要她当着所有人的面儿道歉,承认自己就是个水性杨花,恶毒下贱的女人。

可是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定眼看着霍北冥,眼神清冷冰凉。

“我错了,我错不该爱上霍,北,冥……”

她倔强的扬着头,还是那个傲然、自信、飞扬的南家大小姐。

所有人震惊,手里的相机镜头转向了霍北冥。

须臾间一个黑影冲了上来,她推到在地上,耳光像雨点一样拍打在她的脸上。

“你这个贱女人,都是你,都是你害死了我家靖西,你还我靖西,你把靖西还给我。”

霍夫人哀嚎不已,悲痛欲绝,头发凌乱,形象全无。

她是视霍靖西为已出的善良后妈,就算撕了她,杀了她,人们只会为她拍手叫好,呐喊助威。

而南烟是罪人,是受万人唾弃责骂的潘金莲在世,没有人在意她是死是活。

她可以不在乎任何人,却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霍北冥。

十年了,南烟你看见了吗?

十年情深,在他眼里不值分文。

霍北冥,你满意了吗?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错了,你还会原谅你自己吗?

……

洞房阴冷,她瑟缩着身子坐在墙角,看着冰棺里惨白的尸体瑟瑟发抖。

婚礼上,她拒绝道歉。

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他,那些事不是她做的,可是现在她想跟他道歉。

她的靖西哥哥是对她那么好,那么温柔的哥哥。

可是,她不能嫁给他。

她不爱他,对他不公平。

她欠了他的情,这辈子都还不上了。

“靖西哥哥,对不起,我错了,如果有来生,换我追你,换我对你好。”

她泣不成声,不敢抬头多看他一眼。

“烟烟,烟烟。”

一声轻盈的叫唤,大铁门被推开。

一个娇小的身影钻了进来,提着餐盒朝她跑了过来。

“芷晴。”

“烟烟,你饿了吧,我给你带了吃的,都是你最喜欢吃的。”

黄芷晴是她最好的朋友,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是无话不说的闺蜜,她所有的秘密和小心事都会和她分享。

南烟此时内心翻涌着无尽的感动,这种时候所有人像避瘟神一样避着她,就连南家都没有一个人来关心她饿不饿,冷不冷。

可是她还记着她。

“快吃呀,愣着干什么?”

黄芷晴温柔的帮他擦干眼泪,亲手喂她吃菜吃饭。

南烟味同嚼蜡,但是却开心的用力的咽下去。

因为那是芷晴的一片心意。

可是猛然间,她愣住了,电光闪石间她仿佛想通了什么。

目光疑惑犀利的看向黄芷晴问她:“那天是你给我出主意让我把霍北冥睡了生米煮陈熟饭,我拒绝了。后来我喝多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醒来霍靖西就死了。为什么,为什么会有那些照片?为什么是用我的手机发出去的?芷晴,只有你知道我手机密码……”

须臾间,黄芷晴的脸色已然灰白,眼神复杂至极。

“你,是你!”

第3章 她是嫂子 乱仑没兴趣

“对,就是我,是我在你的酒里下了药,是我给你安排的男人,是我用你的手机把照片发给霍靖西的。”

“为什么?黄芷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愤怒咆哮,不可思议的瞪着她。

“为什么?为了你呀,是你说你不想嫁的,我都是在帮你,可是我没想到他会自杀。”

黄芷晴语气无辜的说着,目光幽怨的盯着南烟。

“你给我安排的男人是谁?”

南烟的心忽然间跳不动了,她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出自她从小玩到大,最信任,最在乎的闺蜜之手。

她竟然从未察觉,从未怀疑过她对自己的用心。

“那个男人是谁?”

“南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问你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南烟我对不起你,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的。都是我的错,我该死,我错了。”

她以为那天晚上她只是喝多了做了一场梦,梦里的人是霍北冥。

原来不是梦,那些照片真的不是P的。

都是真的,这一切都是出自她最好的朋友之手。

黄芷晴哭着从精致的木制餐盒底层拿出了一把匕首,嘴里不停的懊恼自责着:

“南烟,我对不起你,我也喜欢北冥,我不能把她给你,对不起,我该死。”

说话间,刀子便扎想自己的腹部。

“黄芷晴,你疯了吗?把刀放下。”

南烟来不及思考,伸手抢夺她的刀子。

两个人纠缠间,铁门突然被推开,黄芷晴目光慌张的看了门口一眼,决绝的将刀子扎进了自己的腹部。

“南烟,你干什么?”

霍北冥的一声厉斥,南烟才反应过来。

“北冥,是我对不起烟烟,你不要怪她。”

“不是我,不是……”

她话没说完,霍北冥狠狠一脚踢在她的胸口,疼的她几乎窒息。

霍北冥抱起满身是血的黄芷晴阔步而去,连头都没回……

她杀人了,故意伤害罪。

霍北冥是目击证人,那是铁证,百口莫辩。

法庭上,她不再为自己辩解。

只问了他一句话:“霍北冥,你有爱过我吗?”

她倔强的抬头,亮如繁星的眸子执着的盯着他。

生或死,自由或囚禁对她来说都不重要了,她就想知道十年爱恋,他到底有没有爱过她。

“爱?嫂子,我对乱仑没兴趣。”

嫂子,乱仑。

南烟的心口像是被一把锋利的手术刀直接剖开,血肉模糊。

而他却坐的端正,笑的云淡风轻,狠心绝情的将她死死钉在了道德的耻辱柱上。

“好,我记住了,我会永远记住你今天的样子。”

她走了,手戴镣铐,背影凄怆。

他替哥哥报仇了,明明应该高兴的。

可是心却好像忽然豁了一个口,疼入四肢百骸。

……

五年后,南家别苑。

天色昏暗,大雨倾盆。

一个身材干瘦的女人,跪在南家的高门之外。

从日晒三竿跪到了夜幕将至,跪到了暴雨倾盆。

南家的高门始终没有打开过,她无数次想放弃,想离开,当自己从来没来过。

可是回头看到站在身后凉亭里的孩子,那双充满渴望的眼神,她终究挪不动步子。

跪下,磕头。

就算是路过此地的陌生人,就算是乞丐,南家也应该给点儿施舍。

“求你们,借点钱给我,孩子病了,我要给她治病。”

“求求你们。”

“我会还给你们的,我一定会还的。”

“求求你们。”

头磕破了,血流出来有很快被雨水冲刷掉。

雨越下越大,身后的小女孩突然从亭子里冲了出去。

“妈妈,妈妈,我们走吧,冬儿不治病了,冬儿不怕死,冬儿不要妈妈在这儿跪着,我们回家。”

第4章 尊严不在 不如垃圾

这孩子跟着她从乡下小镇到京海,这一路上从未开口叫过她一声妈妈,没有开口跟她说过一句话,现在这声妈妈,叫的人肝肠寸断,撕心裂肺。

“冬儿,乖,冬儿不会死,妈妈不会让冬儿死的。”

南烟生怕孩子淋雨感冒发烧,赶紧从包里拿出破旧的厚外套给孩子头盖上。

大铁门终于打开,黑色的大伞下露出来的是一张熟悉却又冰冷无情的脸,极其厌恶的瞪了她一眼,将手里的红色钞票狠狠甩在了南烟的脸上。

“滚,别在这哭丧了,还嫌南家被你害的不够吗?”

钞票锋利的边缘从她的脸庞划过,血珠子顿时钻了出来,不过很快被雨水冲刷。

“哥-”

“别叫我哥,我们南家早就没有南烟这号人了,对我们来说,你们就是连乞丐都不如的垃圾。”

南天愤慨鄙夷的瞪着南烟,眼里冒着火光,恨不能将她活活烧死。

垃圾!

对呀,她早就不是什么南家大小姐了。

她现在只是一个刑满释放的劳改犯7528。

南烟低头,呼吸都变得骤然无力。

曾经想过的无数为自己辩解的措辞,此刻却只有沉默。

不相信自己的人,你说再多都是多余的。

看着被大衣裹着的冬儿,微微苦笑,伸手将她抱进怀里,耗费所有力气站了起来。

一瘸一拐的离开……

南天看着南烟消瘦的背影像一片干枯的落叶,在雨中飘摇欲坠。

再看看满地的红票子,眼神晦暗复杂,他就知道南烟不会低声下气的去捡那些钱。

南烟多高贵,多傲娇,多嚣张呀。

明明他才是南家的长子,可是爷爷宠她,事事都要压他半头。

如今落得如此田地,都是她咎由自取,自己作孽还连累南家蒙羞,至今都在京海,在霍家人面前抬不起头。

她该!

南烟把冬儿放到了凉亭里,又重新给她套上了干的衣服,避免着凉。

尔后,摸摸她的小脸笑道:

“冬儿乖,妈妈一会儿就带你回家。”

说完,转身再回去。

南天刚转身,一个干瘦的身子弯着腰,在雨中用那双瘦的像骷髅的手一张一张的捡起落在地上的钞票。

像宝贝一样紧握在手里,就连掉到臭水沟的钱也不放过。

臭水沟,很脏,很臭,最近雨水多里面堆积了各种垃圾。

曾经那个重度洁癖的南烟居然跳下臭水沟去捡钱,不过一百块而已。

南天心头的火,莫名其妙的窜了上来。

“南烟,你的尊严呢?我在侮辱你,你看不出来吗?”

他咆哮愤怒,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可是明明被侮辱的人是南烟呀。

她是南烟,南家傲娇,自信,飞扬跋扈的南家大小姐,竟然为了点钱跳臭水沟。

“谢谢您的慈悲施舍,我会记着您和南家人的恩情。”

南烟从臭水沟里爬起来,双脚满是黑色的污垢站在南天面前,给他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像是从未遇见过的陌生人一样,客气,感恩,态度虔诚。

南天这才看清楚南烟的脸,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忽然间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口像是堵了一块石头,想吼,想骂,可是最后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来。

第5章 多年不见 心上朱砂

三个月后,入夜,京都帝王休闲娱乐会所,纸醉金迷,繁华奢靡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南烟和往常一样在后台更衣室换衣服,打理着头上精致的大波浪卷发假发,仔细的将发带加固,生怕会掉下来。

刘海刚刚好盖住疤痕,露出巴掌大的小脸和苍白缺少血色的肌肤,拿出口红给自己画了一个妖艳的红。

忽然镜子里出现了一对男女拥抱缠吻的身影,呼吸纠缠间女人的衣服已经褪掉了一半。

南烟涂口红的手顿住了,看着镜子不知所措。

男人一双狭长的凤眼看向镜子中的女人,慵懒的推开挂在身上的女人,目光好整以暇的盯在了南烟的脸上。

“苏少,你怎么了?”

她是秦露莎,帝王夜总会舞台上的台柱子。

顺着苏少目光所至的方向一眼就看到呆坐在镜子前的南烟,娇俏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你怎么在这儿?”

“对不起,我马上走。”

南烟低头快速离开,粗噶的声音惊了男人一下。

男人长臂一伸意味深长的拦住了她的去路,语气轻佻的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南烟微怔,心脏猛跳。

“苏少,她就是个跳艳舞的临时工。”

秦露莎伸手拉开苏少的手,柔软的身子再次粘了上去。

南烟趁机落荒而逃…..

苏少再看看身边的女人,忽然觉得她身上那种浓烈的香水味儿很难闻,难闻的让人想作呕。

他厌恶的推开秦露莎,夺门追了出去。

刚才那个女人,有一双像水晶一样干净的眼睛。

南烟躲进了洗手间,对着洗手间镜子给自己上妆,尽快的让自己的心情平复。

从南家离开后的那天夜里,冬儿突然发高烧。

南烟抱着冬儿去医院,天下着大雨。

没有人肯为她们母女停车,后来青姐停了。

帮她把冬儿送进了医院,还把钱包里所有的钱都给了她。

钱里夹了一张名片,她便顺着名片找到了这里。

青姐说,你不适合干这行,这行靠脸吃饭。

她知道,她已经不复从前容颜,连头发都没剩下几根,就连自己都不愿多看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又有那个客人会愿意多看一眼这样的女人?

可是她不肯走,跪在青姐面前求她给个机会。

只要赚钱,她什么都肯做,不怕苦,不怕累,更不怕死。

然后,她就成了舞台上跳艳舞的临时工。

她是不是该庆幸,那时候自己那么喜欢跳舞,可是她跳的从来都是芭蕾,拉丁,如今…… 

舞台的帷幕拉开,今晚的表演正式开始。

苏少苏宇诺老老实实坐在了一楼的VIP黄金位置,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舞台中央。

“苏少,想不到你也好这口。”

身边的友人打趣,苏宇诺连头都没回不屑回答:“你们懂什么?你们看的是色,我看的是内在。”

“内在?苏少,你这么快就看到人家内,在了?”

几个友人哄笑,打趣,喝酒,各自逗弄着身边作陪的女人。

三个女人上台,穿着清凉,性感,其中一个带着黑色的蕾丝面纱的女人一出场就抢去了台柱秦露莎所有的风头。

秦露莎眼神恨恨的盯了南烟一眼,想到苏少刚才看这个女人的眼神她就来气,明明是个丑八怪,明明都是孩子她妈了,偏偏还要那么不要脸装纯情,迷惑男人,今天一定会撕开你的面具,叫她好看。

三个人合作跳了一段让人血脉膨胀的齐舞后,带着黑色面纱的女人走向舞台中央9米高的钢管处,开始了个人独舞,秦露莎和另个女人小依就在旁边陪跳。

南烟穿着金光闪闪的吊带裙,腰细腿长,灵活如蛇。

缠着一根细长的钢管妖娆攀爬直到顶端,像个女王一样俯瞰芸芸众生相。

所有人屏住呼吸,因为一会儿南烟就会从那上面倒立,急速而坠下。

那么光滑的钢管,她还带着手套,稍有不慎坠入地面的话,必定血溅当场。

帝王二年前就是因为这个表演死过人,当时那个女人的头直接折断了,场面相当惨烈。

所以这个表演以后就再没人敢做了。

这一个多月来,有很多人都是冲着这个表演,冲着这个带着面纱的神秘的女人而来,会所的业绩翻了好几倍。

是人都有好奇心,谁都想揭开这女人神秘的面纱!

看台二层,VIP贵宾区,男人修长的手指夹着透明的高脚杯,一双鹰隼般的灰眸紧紧盯着钢管上的女人,女人若隐若现的胸口有一个像刺青的东西,他脑子里突然想起了那个女人。

他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那里至今还刺着一个名字。

现在想来依然挣扎般疼痛……

第6章 面纱揭开 丑陋是罪

“喂,老霍你听说了吗?青姐手下来了个新人,喏,就是那个蒙面纱的女人,听说是个不怕死的主儿,只要给钱,让干什么都行。你最近心情不好,快点想想一会儿让她给你玩儿个刺激的。”

秦奋盯着钢管顶端的女人虎视眈眈,脑子飞转想出了不下十几种节目,只要能让他这哥们儿笑一笑,就算花多少钱他也愿意。

南烟双腿紧紧夹在管子上,淡定松手向全场献飞吻。

眉目间妖媚柔情,丝毫没有身处高空的恐惧。

这样精湛刺激的表演,完美无敌的身材,再加上那双勾人魂魄的眼睛,引得场上无数尖叫。

美女突然折腰倒立头朝下,并没有急着下滑。

青姐说了,要让他们肯花更多的钱,才是她坠下的最好时机。

红色的票子向雪花一样朝台上飞去,现场气氛燃到了一个顶点。

小依兴奋的在捡钱,秦露莎却是满眼憎恨的瞪着南烟,恨不得她掉下来摔死。

很多人,闭了眼。

也有很多人等着看好戏,现场一片安静。

南烟倒立时目光晕眩,恍然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那张披着星光神采奕奕的俊脸,突然变得阴沉冰冷如鬼似魅。

她的脸骤然失色,血液倒流,身体突然不受控制的下坠。

“啊!”

尖叫声此起彼伏,霍北冥的手指明显收紧,心停跳了半拍。

然而,就在撞击地面的前一秒,她双手撑着地面,停下了。

众人虚惊一场,纷纷嘘叹,激动鼓掌。

南烟的心也才看看落地……

“南烟,你没事吧。”

秦露莎突然好心的上前扶她,南烟已然觉察出了不对劲。

但是,还是慢了一步。

她的假发被秦露莎一把拽了下来,露出了近似于秃顶的头和额头碗口大的疤痕。

女人没有头发,就好像没穿衣服走在大街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在了她的脸上,像灼灼烈火烧的她无处遁形。

男人对她所有的期待,幻想都破灭了。

女人对她的敌意,嫉妒都变成了肆无忌惮的嘲笑,羞辱。

霍北冥握着酒杯的手骤然收紧,杯子在他手中变成碎片。

“老霍,你没事吧?”

秦奋听到动静,从舞台收回目光看向霍北冥鲜血淋淋的手,吓了一跳,赶紧拿毛巾帮他包上。

“还以为是个美女,原来是个丑八怪,这回青姐这玩笑开得有点儿大了。”

秦奋愤愤感慨,以为霍北冥是为这个生气。

霍北冥却喃喃自语:“南烟-”

“你说什么?老霍,你没事吧?我们回吧。”

既然不是惊世倾城的美女,再待下去也是无趣,秦奋便拉着霍北冥离开。

霍北冥却撞开他径直下楼,朝舞台中央奔去。

“老霍,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南烟呆怔半秒,惶然不知所措。

尔后,身边飞来无数的矿泉水瓶子,水果,还有男人的臭鞋子直直的飞到她脸上。

她下意识的蹲下抱头躲避,任由这些人打骂发泄,不解释,不反抗。

因为越反抗就会被打的越惨,那种折磨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不可能感同身受。

“丑八怪,敢骗老子的钱。”

“丑八怪,去死吧。”

“丑八怪,这么丑也敢出来卖。”

“滚,别再出来恶心老子了。”

铺天盖地的谩骂,羞辱,像极了五年前的那天。

她没地方躲,没有地方逃,这个世界好像再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只能给他们下跪,一遍又一遍的说:“对不起,对不起。”

没人听她道歉,没有人同情她。

厌弃的口水快要把她淹死,却有一个清亮笃定的声音在耳边炸开。

“都给我住手,谁敢再动她,我弄死谁。”

下一秒,她被拉进霸气的,充满力量的怀抱。

男人结实的胸膛,将她紧紧护在怀里。

这种被保护的感觉五年来,从未有过。

就算在梦中,他给的背影也只有冷漠。

朱露莎瞪着南烟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费尽心机让这个女人露出丑陋的真面目,苏宇诺这是眼睛瞎了吗?她想上前拉开苏少,但是又不敢。

众友人跟着起哄,嘲笑道:

“苏少,这是英雄救,丑吗?”

“苏少,这是看上人家的内在了。”

苏家无法无天的小少爷冲了上去,护着个丑翻天的女人,让众人唏嘘不已,纷纷嘲笑。

苏宇诺不羁笑道:“这个女人老子罩了,看你们谁敢动她。”

台下静默,在京都谁敢惹这个太子爷?

还真没有,除非……

“如果我偏动呢?”

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下王对王,戏就更好看了。

第7章 故人重逢 钱是一切

“老霍,我怎么看着这个女人有点儿面熟?”秦奋紧着跟上,揉揉眼睛,仔细的看了一眼。

躲在苏宇诺怀里的南烟,极力的在掩盖自己,不想被人认出来。

她可以被人骂丑,恶心,下贱,怎么都可以,但是唯独不能被人认出来她是南烟。

昔日那个飞扬自信,意气风发的南烟是残存在她骨子里最后的一点自尊,是她灵魂里最后一根筋骨。

抽不得,拔不得。

霍北冥的声音出现的时候,她的身体就在发抖,不受控制的发抖。

耳边就只有一句话:“都是霍先生的意思,霍先生想让你生不如死,你就连好好喘口气都是罪过。”

五年,她拼了命从地狱爬出来,不是因为怕死,死对她来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可是她答应了那个人,她不能死,她要好好活着,她要陪冬儿长大。

看着她嫁人,嫁一个爱她的人。

苏宇诺抬头看向人群中清绝冷冽的男人,眉头无奈的皱了皱耍赖的喊道:“表哥,你都有嫂子了,就别在这玩儿了,快回家吧,我嫂子等着你回家喝汤呢。”

表哥?那他是–苏家那个小鼻涕虫苏宇诺?

他回来了,当年的小鼻涕虫长大了。

南烟心情复杂,下意识的从苏宇诺的怀里挣脱,想逃离这样的水深火热。

“几年不见,你倒是越来越,贱了。”

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那个‘贱’像突如起来的大冰锥生生砸了下来。

听到的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好奇的看向舞台上的南烟。

“听这话,是旧识?”

苏宇诺回头疑惑的看着南烟,他真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可是这个女人偏偏就让他骨子里少的可怜的保护欲发挥的淋漓尽致。

可是她怎么会和霍北冥是旧识?

“不是为了钱什么都肯做吗?”

霍北冥从精致的手工定制西装里掏出一本支票本,拿出镀金的钢笔划了几笔。

食指夹着支票,递到了她的面前。

她转头漆黑的眼盯着支票上的数字,霍先生出手真大方。

南烟苦笑,内心颤栗,逼自己抬眼直视霍北冥的眼。

这双眼像浩瀚星河,她曾迷失在这片星河里数十年,如今该醒了。

该来的总该来,既然躲不掉,那就只能面对。

为了冬儿,就算是恶魔站在她面前,她也该无所退缩。

死都不怕了,还怕他吗?

南烟妖艳的红唇染上血色,藏在手套里的手指甲深深陷进皮肉里。

“霍先生,想让我干什么?我这么丑,霍先生该不会是想让我陪你吧?”

她声音粗噶,像是钝刀磨在厚厚的砂纸上,身边的人都厌恶的皱起了眉头。

霍北冥俊容冰冷,勾唇讥笑:“就你,给我提鞋都不配。”

“那霍先生想让我干什么?”南烟倔强追问,心口隐隐作痛。

“你这种货色,也只能配得上那样的人了。”

霍北冥修长的手指指向舞台边上一个挺着硕大啤酒肚的中年油腻秃头男人。

所有人都唏嘘不已,秦奋更是吹着口哨跟着起哄。

南烟再次看了看霍北冥手中的支票,一百万一个吻。

冬儿的医药费就有着落了,她怎么算都不亏。

“霍先生,说话算话?”

“废什么话呀?这么多人看着呢,霍先生能说话不算话吗?”

众人着急催促,等着看好戏。

那个啤酒肚站了起来,被众人围观显然显得有些不自在。

南烟跨步走了过去,看着手足无措的男人,先是给男人鞠躬道歉。

“对不起,先生,得罪了。”

她卑微,她轻贱,她为了钱连脸都不要了。

南烟的唇渐渐靠近,啤酒肚一动不敢动,眼看两个唇就要碰到一块儿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空气像是静止了一样。

霍北冥紧握拳头骨节泛白,突然开口:

“你可以拒绝,如果她今天吻不到你,这张支票作废。”

第8章 英雄救丑 任他鱼肉

霍北冥语气轻佻,嘲讽,羞辱的意味众人皆知。

啤酒肚不会不懂,慌忙推开南烟。

南烟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她就知道霍北冥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

南烟再继续向男人靠近,男人想避瘟神一样逃开。

“丑八怪,你别过来,我宁可被阿猫阿狗亲,也不要被你吻。”

“哈-哈-哈”

啤酒肚挺着大肚子吓得满场跑,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笑声像刀子一样一刀一刀划在南烟的耳朵,划在她的心上,她的世界一片天昏地暗,血肉模糊。

却不曾想被一只长臂拽进怀里,唇上猛然一凉,苏宇诺菲薄的唇覆盖在她画的妖艳的红唇上。

众人惊呆了,霍北冥冰封的脸上骤现裂痕。

下一秒,狠狠一脚将苏宇诺从南烟的身边踹开。

苏宇诺摔倒在地,毫不示弱的瞪着霍北冥。

“霍北冥,虽然你是我表哥,但是这个女人我罩定了,我不准你这么侮辱她,你有钱,我也有,我吻了她,我付钱。”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霍北冥冷冽的气息像是突然袭来的西坡利亚强冷空气,将南烟扛在肩上席卷而去无人可挡。

苏宇诺起身想追,但被几个狐朋狗友拦下。

“苏少,算了,霍北冥你惹不起,再说了为了一个丑八怪不值当呀。”

苏宇诺气急败坏,掏出手机给黄芷晴打了一个电话。

“喂,帝王娱乐,你老公在这儿搞女人。你要再不来,你这霍夫人的位置怕是要被人抢走了。”

他爸妈不下一百次告诉他,遇到霍北冥绕道走,千万不要惹霍北冥不痛快。

可是今天,他就像魔怔了似的。

就是见不得这个女人受欺负……

他魔怔了,霍北冥也魔怔了。

他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把这个下贱的丑八怪带到了17楼。

17楼,有他专属的套房。

世人只知道他是霍氏集团高不可攀的继承人,却不知道帝王才是他霍北冥自己名下的产业。

这样的产业还有很多,没想到南烟居然会在这里跳艳舞,在这里给那些人下跪,为了钱什么都做。

他的心,有火在烧一样。

在冰凉的水都无法熄灭他心中怒火。

“南烟,五年了,五年了你还是这么贱?还是这么脏。你的尊严呢?你的骄傲呢?为了区区一百万,你居然可以连脸都不要了。”

他把她压在床上,目光愤愤的盯着她的脸,她的眼。

尊严?骄傲?

她的尊严,她的骄傲,不都被他踩在脚下,碾碎,碎的稀烂了吗?

她咬烂了唇,抠烂了手掌心,看着他轻贱笑道:“霍先生,一百万可以给我了吗?”

“给你?那要看你值不值。”

霍北冥看着她染血的红唇,想到苏宇诺刚才吻她时的情景。

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就那么啃上去了。

她的唇,她的身体,她的滋味,除了他谁都不可以碰。

南烟没有挣扎,没有反抗。

像个砧板上的死鱼,任由宰割。

他说,区区一百万。

可是对她来说,一百万是条人命。

尊严,骄傲,都没有一条命重要。

刺啦一声撕开她裙子,目光落在她消瘦的胸口。

他以为那串刻着他名字的英文刺青还会完整的在哪儿,但是没了。

变成了一道疤,想一条黑黑的毛毛抽粘在她的胸口上,怎么扯都扯不掉。

恶心!南烟你真恶心。

“名字呢?南烟,我问你刺青呢?”

小说

帝少偏宠重生妻:重回少女,她只要巅峰。

2021-1-2 21:22:58

小说

王妃她身怀绝技:花饶月穿越成了弃妃

2021-1-2 21:26:4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