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晗昱,我们离婚吧……”

江晗昱,阳城有名的宠妻狂,把芸思梦宠得与太阳肩并肩。,芸思梦却不知足,对他说:“江晗昱,我们离婚吧……”
“江晗昱,我们离婚吧……”

第1章 有一句话卡在喉间

有一句话卡在喉间,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芸思梦犹豫了很久很久,还是决定,今晚借酒壮胆,把那句话讲出来。

同事聚餐她故意多喝了几杯,下楼的时候浑身热血膨胀胆量十足。外面正在下雨,江晗昱推开车门打起雨伞朝她走过来:“站在那里别动,我过来接你。”

江晗昱。

江家大少爷。

阳城四少之首。

江氏集团继承人。

他今年29岁,身高182,体重128,有款有形,颜值堪比妖孽,即使打伞走在雨中也能踩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他还是阳城有名的宠妻狂,把芸思梦宠得与太阳肩并肩。

结婚三年,芸思梦可以对他说不,他只能惟命是从!

就好比现在,剑眉不悦地紧蹙,眸中满满的担心,他还得轻声细语百般宠溺:“你现在是越来越不乖,明明答应聚餐不喝酒又喝成这样。医生是怎么说的?肠胃不好,忌生冷忌油腻忌饮酒,江太太!”

芸思梦缩缩脖子,顽皮地朝他吐吐舌:“我就喝了一点点嘛!”

“一点点是多少?”

“顶多一两!”

“你确定?”

“那就,二两多点?或者三两左右!”

江晗昱笑出声,见周围没人又将她搂入怀中,低头欲吻:“喝了多少,我查查就知道。”

芸思梦却忽的扭头,躲开他逼来的唇,把卡在喉间那句不当讲的话讲了出来:“江晗昱,我们离婚吧!”

轰隆隆!

轰隆隆!

雷鸣闪电齐刷刷地滑过头顶!

江晗昱石化现场,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你再说一遍。”

芸思梦借着酒胆使劲地往下说:“结婚三年,我们没有孩子,不存在争夺抚养权的问题。剩下的资产问题,我不要车不要房不要钱,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

江晗昱的脸色一点点铁青,双眸由暖变冷透出嗜血的光芒:“芸思梦,你不要太过份,我宠你惯你呵护你,不代表你可以骑到我头上欺人太甚。”

“我没有欺人太甚,我就是想要跟你离婚。”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离婚?又有什么资格跟我提离婚?”

“我……”芸思梦语塞,不知道要怎么反驳,论资格她的确没有。他,出身贵族。她,出身草根。她平常普通,满大街都是。他被无数人仰望,还有无数多的女人想要嫁给他。

能嫁给他就是一种偷来的幸运,又哪来的资格跟他提离婚?

就算要离婚,也该由他先说!

芸思梦感觉自己好流弊,嫁了他还要甩掉他。她坚持离婚,打开包包拿出离婚协议递过去:“我在上面已经签字,你要没什么意见就在这里签字。离婚之后,你是你,我是我,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江晗昱胸脯剧烈起伏,双眸因为愤怒而充血的红,他牙根紧咬,拳头紧握。如果可以,他想掐死她,掐死一百遍。夺过离婚协议,他撕得粉碎粉碎,恨恨地丢到她的脸上:“给你三秒钟,给我滚。滚!滚!滚!”

芸思梦难受却没有心软,她铁石心肠的又从包里拿出备份的离婚协议,折好叠平放进他的西服口袋:“离婚证办好之后,让助理送给我。行李我全部收好,你不想见我,我就让快递上门取货。江晗昱,结婚三年,多谢你的照顾。再见……”

第2章 那场婚姻不属于我

等了六天,一直没有等到离婚证!

芸思梦又在微信发了一条朋友圈:“三年前,那场婚姻不属于我。三年后,我主动归还江太太的身份。”下面配了两张图,一张图上写着《离婚协议书》,一张图下写着她的签名。

很快,朋友圈就炸了!

她朋友的回复几乎一致:“装逼……换角度撒狗粮……假的假的,不信不信……”

她朋友圈还有江晗昱的朋友,他们了解江晗昱,也了解三年前还有更久的事情。他们懂她话里的意思,都理性的劝她:“再考虑考虑,江晗昱没你想的那么复杂……要不要了解一下,江晗昱这几天喝了多少闷酒……三年朝夕相处石头都能捂热,再想想他对你的好……”

芸思梦紧闭眼睛,压着心中翻涌的情绪,又铁石心肠的统一回复:“骚年们,等着我回归单身吧!这次我要小鲜肉,我喜欢小鲜肉,小鲜肉到我的怀里来!”

又是一长串的回复,她没有细看,退出微信扯来被子蒙住头,一个人在里面哭得稀哩哗啦。有一种痛,是笑里藏着痛。有一种遗憾,明明知道是遗憾,却无可奈何。

哭到睡着,又被一串急促的门铃声吵醒,“叮咚叮咚叮咚”吵得就像夺命刀似的。

她迷迷糊糊的滑下床,揉着眼睛跑去开门。一开门,她就回了魂,急忙又要关门。江晗昱的大长腿同时抬起,一脚踹开门把她震得连连后退,险些摔倒。

“你这么凶做什么?我又没有欠你离婚证。”芸思梦甩着震动的手腕,鼓起全身的力气迎视他凶神恶煞的目光。

他拳头拽得紧紧,戾气在周身盘旋,血红的双眸不知是几天没睡还是已经被她气得暴了血管。他狠狠地喘气,又冲向她的床,拿起枕边的手机。

几次开锁全部失败,他气得浑身发抖,厉目比刚才又血红几分。他把手机摔到床上,冲过来把她按倒墙上:“你闹够没有?闹够没有??我给你时间,是让你思考,不是让你上房揭瓦。把微信给我删了,删了!”

肩膀传来碎裂般的疼痛,他的大手还在不断的加力,好像要把她捏碎才能解恨似的。她疼得窒息,声音稳不住的抖:“我没有闹,也不用思考,离婚势在必行。”

“芸思梦……”

“三年前如果没有那场错误,和你结婚的女人不该是我,我也不会拥有这段婚姻。”

“三年!你也知道有三年?三年,一千多天,你是石头吗?”江晗昱说到了痛处,血红的双眸漫进一层雾气,完全不符合他冷酷大总裁大少爷大继承人的形象,好委屈。

芸思梦心如坚石,她用力地点点头:“对,我就是石头,一颗你怎么都暖不热的石头。”

“老婆,我……”

“江晗昱,你很好,但你不是我想要的良人。我想要的良人,他心里只有我。也只有我,才能给他生宝宝。”

江晗昱浑身一颤,酸楚的雾眸中透出几道凌乱的慌:“你什么意思?谁跟你说过什么?”

芸思梦移开视线,看向床上的手机:“微信,扣扣,微博,论坛,总有一个地方能看到我不该看到的东西。江晗昱,三年前如果没有那场错误,和你结婚的女人应该是你的青梅竹马陶亦珊。这三年,你往返美国多少次?见过她多少次?视频我已经看过,你儿子长得很像你,小嘴巴都会叫‘爸爸’了……”

第3章 离婚可以,孩子归我

剩下的时间继续等,等风等雨等离婚证!

芸思梦一边等一边工作,她是记者,上班时间相对自由,还能全国到处跑。这些天,她被派到云城、北城、上城进行专题采访。回到阳城时,又赶上一场殉情自杀的报道。

写完稿子已经天黑,同事拉她聚餐。她以累为借口拒绝无效,被霸道的组长强行拉走。

皇朝酒店,那是江晗昱经常去的地方,一进去就看见他一个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整个人瘦了一圈,气色十分憔悴,脸色苍白失血。

病了?

芸思梦有些担心,还是狠心的拉上组长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前走。他站起身朝她的方向走来,走到大厅中间的位置,他们遇上,面对着面。

他目光灼灼地俯视她,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组长受不了这种虐待,松开芸思梦先行上楼,让她忙完自己上来。组长一走,大厅就剩他们俩,气氛更是紧张又古怪。

“离……”

“你……”

俩人同时说话,又同时打住。她想问他离婚证办好了吗?他想问她最近怎样?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好好休息?有没有人欺负她?

心里各有不一样的疼,芸思梦强压着疼痛从他身边擦过去:“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他一把揪住她的胳膊:“没有离婚之前,你还是我的妻子,还有身为妻子的责任。江太太,我生病,胃出血,差点就在医院挂了,这样你也不管?不心疼?”

芸思梦红了眼眶,仰起头很痛心的问他:“我心疼有用吗?这些问题是我心疼就能解决的吗?江晗昱,你不要忘记,你的青梅竹马还在等你,你的儿子还在等着认祖归宗。他不会说话,但他的眼睛在告诉我,他不想做私生子。”

江晗昱最不想碰这个话题,也无法解释这个话题,他选择性的忽略,不答反问:“如果我们有个孩子,你还敢不敢这样态度坚决的跟我闹离婚?”

“你什么意思?”芸思梦感觉不妙,脚步本能的往后退。

他抓得更紧,退一步把她扯回两步,扯到眼皮底下眸光变得火辣辣:“三年,我一直没有碰你,一直让你保持处子之身,我这样做是不是也给了你无所畏惧的离婚信心?”

芸思梦完全懂了他的意思,甩动胳膊要跑:“江晗昱,你混蛋你无耻,你放开我,放开……”

江晗昱不放,拉着她走进通往客房的电梯,又一路大步把她拖进客房。路上有遇到熟人,可熟人都知道他们是夫妻。夫妻之间小打小闹,谁会管?

芸思梦被丢到床上,翻身欲逃又被他沉沉压住,双手控在头顶:“芸思梦,要我同意离婚,可以。但我,不会让你全身而退。”

滚烫的唇落下,缚上她的唇瓣狠狠蹂躏。

没有以前的脉脉温情,没有以前的小心呵护,如疾风暴雨般凶残的索取。

芸思梦又怕又慌,挣扎着想逃,却刺激出他更大的征服欲,撕扯啃咬一起上:“没有离婚之前,你还是我妻子,还有履行夫妻生活的义务。”

痛楚沉沉的传来,他滚烫的身体像火炉一样烙印着她!

她咬牙承受,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

是的。

没错。

结婚三年他们一直没有圆房。

三年前的那场错误他失去了自己最爱的女人,婚后的他十分失落,表面对她好心底却很排挤她。他们同睡一个房,却是一个床上一个地上。这样的状态大约持续了一年左右,他不知又抽什么风忽然就对她亲热起来,人前人后百般宠溺她,还愿意和她同睡一床。

但是,那种睡只是普通的睡,没有拥抱没有接吻没有滚床单!!!

他们第一次结吻,是去年他生日的那天。他喝高了,兴奋的手舞足蹈,强行地夺走了她的初吻。之后的每天他都会吻她,吻到那种需求上来的时候又会努力的克制和压抑,没有逾界。

直至今天,逾界了!乱了!

身体痛到散架,灵魂在天堂与地狱之间飘荡,他却不知疲倦的一次又一次:“离婚可以,孩子归我……”

第4章 很简短的八个字

一夜沉浮,不知道做了几次!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身体像汽车碾过似的疼得不能自理,他没有在床上,睡过的地方已经冰冷。厨房传来隐隐响声,好像是切菜的声音,又好像是摔了什么东西。

其实江晗昱根本不会做饭,结婚三年就没见他进过厨房,这会儿进厨房是想打动她?

不不不!

她没有那么容易被打动,即使昨晚把第一次给了他,这婚还是要离!必须得离!

芸思梦狠下决心,穿上衣服偷偷滑下床。床上的血渍让她心疼两秒,又蹑手蹑脚拿起包包和皮鞋轻轻往外走。走到外面穿上鞋又飞快的往楼下跑,一边跑一边给组长打电话。

“杨姐,送你一个火爆的新闻,江晗昱和芸思梦昨晚协商离婚成功。消息绝对属实,若有后果我来背负。记住,今天的晚报头条,图文结合。今晚你若不登,明天我就把消息卖给别家媒体创造销售。就这样,免费送你,记得登上。对了,千万谢我,给我放几天假就Ok!”

芸思梦跑了,丢下一排深水炸弹之后她一个人跑了,跑到了哪里没人知道。

江晗昱四处找她,出租屋没有,公司没有,打电话不接,微信不回,扣扣没有反应。她整个人就像人间消失了一样,动员大部队一起寻找都找不到她半点身影。

江家更是乱了套。

江爸爸脸色铁青,江妈妈不知道要怎么跟朋友解释,江弟江妹双双懵逼。

江爷爷更是气得心脏疼,把救心丸当饭吃,他把报纸摔到江晗昱的面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就离了?离婚这么大的事情,你们为什么不跟我们商量?这是谁做的主?谁做的主?”

江晗昱有苦难言五脏冒火,芸思梦,够狠!

先是口头提议,后是微信放风,现在又来报纸定江山……她一步一步加码,根本就不怕事情闹大,更不怕他处理不了,所以她这次不是闹着玩,是死了心要离?

还有,他生病她可以不闻不问,他睡了她的初夜她可以无所畏惧,他下厨房给她做饭她还是没有感动……所,无论他现在做什么,都已经留不住她的人和心!

好!既然这样,那就,离就离!

这年头谁离了谁还不过了?!

谁又怕谁?

江晗昱戾气环身,怼了江爷爷:“三年前没有那场错误,我不会娶她。在一起生活三年,我对她依据没有感觉。我喜欢的女人依旧是陶亦珊,想娶的女人依旧是陶亦珊。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一件事,珊珊生了一个儿子,一岁两个月,我的种。明天我飞美国,把他们接回来。”

甩完话他冷冽又冷漠的往外走,把江家老少全部丢在那里,四倍懵逼,目瞪口呆!

陶亦珊给他生了儿子?

儿子都一岁两个月了?

这就是,他们离婚的原因?

懵逼,不知道这件事情要怎么处理……打芸思梦的电话,皆是打不通,谁都联系不上她。

下午两点,离婚证办好,助理替江晗昱送到芸思梦的公司。

下午五点,江晗昱在国际机场侍机,给她发了一条微信:“别以为离了婚,你就能离开我,我告诉你芸思梦,我们的游戏这才刚刚开始。”

芸思梦躲在一所大学的宿舍里,多日不敢出去就怕被他逮住。这会儿收到离婚证她才敢回家,看见他的微信她想了想还是回了:“祝你们幸福!狠狠地幸福下去,不用跟我客气!”

江晗昱的心漏跳一拍,她还活着,还平安无事,能回复他的信息。真好!泪点被自己戳中,他仰头看向天花板让泪水倒流回心田,她又回了一句:“江晗昱,我们还是朋友。”

“我没有你这样的朋友,滚!”江晗昱冷漠拒绝,心里却想回到她身边,三年的假婚真爱他已经丢了自己的心,再也找不回来。陶亦珊和儿子不是他现在的爱,只是他现在的责任。

他爱芸思梦!

爱她!

她却没有再回复,朋友圈却有了她的更新,他点进去看。

不看不要紧,一看又是气得半死:“号外!号外!离婚啦!离婚啦!本宝宝重新回归单身狗行列!鞭炮!烟花!大喇叭!本宝宝现在是一条女单身狗,现寻另一条男单身狗,组队,打怪,生娃娃。有意者快点来约!小鲜肉优先,绝对优先!请问今晚有小鲜肉来约吗?没有我一会儿再来问问!”

江晗昱气得喷血,眼睛犯晕,这简直就是凑表脸凑表脸……她还配了图,勾引的小手指在朋友圈勾引来勾引去,下面还配了几张离婚证的图,以图证身。

气得没忍住,他继续给她发微信:“芸思梦,你不要太过份,给你三秒删除微信,不然后果自负。”一秒两秒三秒,一分两分三分,登机坐好半个小时过去,她的朋友圈还在,下面还有五花八门的回复,那场面别提有多热闹。

江晗昱生气了,这回是真的生气,气得给助理打电话,说了简短的八个字……八个字!

第5章 小心猝死

离婚证搞定!

离婚的事情就搞定!

芸思梦牺牲自己成全他们,由幸福的狗粮姐变成了一只真正的单身狗。她过起了惬意的狗日子,肆无忌惮的睡懒觉,随心所欲的通宵打游戏。她还不饿不吃,或者饿了睡醒再吃。

再没有人管她,没人在她耳边絮絮叨叨:“三餐不济,睡眠不足,小心猝死。”

废寝忘食的玩,或者昏天黑地的睡。不知梦里又梦到了什么,她醒来的时候枕头上又是一片泪湿。她很烦,超级烦,烦躁地揪头发,打电话:“杨姐,我提前结束休假,今天回公司上班,你给我留点跑腿的活……什么?没有跑腿的活?那你给我留点改稿的活、写稿的活、打杂的活……对,只要有活给我干就行……么么哒,一会儿见,爱你爱你……”

收拾包包,逃出房间,惬意的时光与其说惬意,不如说,颓!废!

拦车赶到公司,时间已经很晚,楼下停满了车。随意目测一下,车量是以前的两倍之多。多出来的,还都是一些超嚎的豪车。豪车?

很好奇!

坐电梯直达15楼,她拐走正在忙碌的组长悄声细问:“杨姐,今天是不是有机构过来参观,楼下停了好多豪车。你说有豪车,是不是就有小鲜肉?我是不是该去下面多晃悠几圈,多认识点小鲜肉让自己早点嫁出去?”

组长姓杨,名叫杨娜,比芸思梦大了整整一轮,今年36岁。

杨娜很喜欢芸思梦,也搞不懂她为什么会突然离婚,很“嫌弃”地甩开她的手:“怎样的小鲜肉能比得上你家那位江少?江少那么多女人想嫁,你还给我离了!”

芸思梦不屑地“切”了一声:“他哪小?哪鲜?哪肉了?他很大叔很烦的好不好?对了,杨姐,你别给我扯开话题,快点说说今天是不是有很多小鲜肉过来参观?”

杨娜白她一眼:“小鲜肉没有,老腊肉一堆。28楼,董事会今天召开重大会议,不知道要商讨什么大事。你要对他们有兴趣,上28楼随便挑,挑完把这些搞子撸出来,周三要用。”

芸思梦接过稿子,哆嗦着走了。

老腊肉!

大腹便便!

凸顶厚肥肉!

伸手想要摸摸他的头,却摸到一手油!

呃!

又一个凉凉的哆嗦,简直就是画面太美不敢多想,她赶紧跑回隔子间。隔子间的同事都在忙活,简单地和她们招呼两句就埋头整理稿件。这次的稿件不知道是谁写的,不仅有点杂还有点乱,整理到中午才整理出两份稿子。

“思梦,走吃饭去!”

“等下,我叫杨姐一起。”

同事约着午餐,芸思梦起身杨娜,还没叫又听前面的隔子间传来激动的哇哇声:“吃什么吃?芸思梦,你快点过来看看,空降,董事会今天阵势浩大就是为了给我们搞空降。”

“董助的最新通知,空降一名新总裁到采编部。”

“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和年纪,要是未婚的小鲜肉就好了!”

“要是未婚的小鲜肉,我们就优先思梦解决空窗期。思梦,别谢啊,请客吃饭就行!”

芸思梦被调侃,一点不生气还来了浓厚的兴头:“我最爱小鲜肉,来,我打个电话问问董助,要真是小鲜肉,中午我请你们吃饭。”

“好勒!你快打,快点打!”起哄中电话拔过去,董助特有的声音从那头传来:“鲜鲜鲜,何止鲜,简直就是一枝红秀出墙来。赶紧的,要下手的赶紧来,他中午会在公司的餐厅用餐……”

第6章 盯死她

好勒!

冲啊啊啊啊!!!

一群花痴女杀向餐厅,芸思梦冲在最前面。满脑子都是秀色可餐的小鲜肉,什么人鱼线,什么八块腹肌,什么……啊啊啊,想想都疯狂!

冲啊啊啊啊啊……速度加码,脚下跑得带球,芸思梦刹不住车,直接冲进餐厅。豪华间,桌边围着一圈男人,高的矮的胖的瘦的老的嫩的。

新总裁坐在中间,格格不入,一枝红秀出墙来,芸思梦被他的视线电了一下,整个人僵在那里笑容石化,跟进来的女人一个个扑到她背上,兴奋的叫着。

“怎样?怎样?新总裁鲜不鲜?”

“是不是你喜欢的口味?”

“新总裁在哪啊?你们都别挡着我啊!”

“咦?思梦,那不是你家江少吗?江少就是空降的新总裁?”

视线凝在江晗昱的身上,男人们大气不敢出,女人们渐渐收了躁动的声音。气氛变得古怪,芸思梦变得郁闷,她只想要小鲜肉,不想要什么江少。

为什么?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空降总裁,他懂媒体吗?

不想理会,再假装不认识,她掉头往外跑,又被总编叫住:“芸思梦,你往哪去呢?我们部门的新总裁,你过来认识一下,以后的工作上还需要他多多关照。”

芸思梦被逮住,杨娜也拉住她的手,眼神示意:“胳膊扭不过大腿,董事长和公司高层都大,你没必要让董事长难堪,更没必要让江晗昱丢脸。”

其实,她和江晗昱的关系公司里的人都知道,总编这样说也是深懂江晗昱的意思,又朝芸思梦招手:“来来来,过来过来,认识认识,以后方便一起工作。”

芸思梦躲不开,就堆上笑插科打诨凑表脸地跑过去:“哎哟哟,这不是我的前夫吗?前夫啊!好久不见啊!你得还好吗?看着还行哈,好像还胖了点呢!”

“芸思梦,你不说话,我不会把你当哑巴!”江晗昱受够了,一脸嫌弃他的样子,他就想问问他到底哪里不好了?还说他胖了?他哪里胖了?前些日子还穿着合适的裤子,今天全部松松垮垮,助理今天刚打电话帮他重新订制服装,全部订小一号。

说他胖了,他胖哪了?

自己没心没肺,就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能没心没肺?敢公众追求小鲜肉,还敢口口声声喊他前夫,他就想问问她的良心不会痛吗?

拳头气得攥紧,心情气得打结,他一点都不想回忆她刚才冲进来的神情。为了看小鲜肉,她跑路带风,整个人发亮,就连眼睛里面都全是冒泡的红心……她就这么缺男人?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男人?如果今天换成别的男人,她是不是就要当场扑上去?

生气!

气得五脏六腑都在崩裂!

眼神冰冷冰冷地罩着她,她又嬉皮笑脸地伸来小手:“前夫好,我是你的前妻芸思梦,以后在一起工作的时候还请保持距离,不要让小鲜肉误会我。我的工作范围你应该熟悉,有工作直接安排给我就行。还有,时间也不早了,你慢慢用餐,我就不多打扰先撤了。”

她的小手刚刚伸出来就猛的缩回去,好像害怕被他抓住似的。说完这些话,她又急急忙忙的往外跑,不愿意和他多呆一秒。

江晗昱气得直爆血管,额前的青筋一跳一跳的痛,脸色万分难看。总编被他的样子吓出冷汗,又一次叫住:“芸思梦啊,你急啥急啊!江总的情况我还没介绍呢!江总不只是我们部门的新总裁,还是我们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他已经全部完成对我们公司的收购。换句话说,他不只是你的上司,还是你的老板。”

芸思梦急飞的脚步“吱嘎”的刹住,她扭过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什?什么??你,你收购了我们的公司?你现在是我的老板??”

江晗昱终于板回一局,神清气爽万分傲娇的哼了一声:“怎么?不可以?”

“你花了多少钱进行收购?”

“70亿!”

“你占多少股份?”

“60%。”

“你懂媒体?”

“我钱多,我造作,我要你管?”江晗昱冷冷地看着她,用眼神怼死她,是的,没错,那天在国际机场他一怒之下就对助理说了八个字:“收购芸思梦的公司!”

她想飞,想泡小鲜肉,没那么容易,他盯死她,近身近距离的盯死她。他不好过,她也休想好过,想泡小鲜肉,他还想泡前妻呢!

第7章 她又闯了什么祸

杨姐带着她们一轰而散。

芸思梦跑不掉,被总编扣下来陪“领导”吃饭,她很郁闷,江晗昱来公司上班后他们就没法保持距离,还要因为工作而频繁的打交道。

烦!

烦得想撂胆子不干,又深知自己没有辞职的能力,她需要这份工作挑战自己,也需要这份高薪水贴补年迈多病的父母。

“思梦啊!还愣着做什么呢?给江总布菜啊,你知道江总的喜爱。”总编又来催,因为江晗昱不动筷子,他们就不能动。

芸思梦又恨又无奈,拿起筷子笑里藏刀的给他夹菜:“江总,这是我们餐厅的特色菜,腊味素三蒸。素的,怎么吃怎么不怕胖,血压也不会涨……菠菜,我们公司自己菜园种的绿色无公害菠菜,外面很难买到正宗的。菠菜富含维生素,您要多吃点……还有这个凉拌菜江总也必须尝一尝,又脆又爽口百吃不厌……来了来了,终于转过来了,萝卜干炒鸡蛋,是我们餐厅里的头牌,好吃的每天都要靠抢又香又辣又下饭,来晚了还抢不到。江总有口福,多吃点。”

忙了半天,给他夹了一盘素菜,还素到廉价。

江晗昱阴沉着脸,额头青筋爆跳,这是公司要倒闭的节奏吗?一盘子素菜她是想要喂兔子吗?他从来都不爱吃素,波菜更是不吃,又苦又涩难以下咽,她明明知道还故意捉弄他。

总编冒冷汗,尴尬又强笑的出来打圆场:“菜好,肉也要吃点。思梦啊,给江总夹点肉,这肘子的口碑也一向很好嘛!还有这些牛羊肉,海鲜,螃蟹……”

“不不不!”芸思梦立即拒绝,把肘子、肉、海鲜、螃蟹全部夹到自己碗里:“他不爱这些,吃了容易变肥有损他妖孽总裁的形象,以前我们家的肉都是我吃,你要逼他吃,他肯定跟你记仇。不定哪天就像买公司这样把你家的房子全给买了,让你流浪街头,无处叫苦。”

“……”总编想静静想静静,芸思梦这张嘴肯定是出生的时候给磨过,厉害的没有对手。她在公司得宠,除了有江晗昱的原因,还有她自己的原因,能力强、嘴巴利、性格好。

芸思梦环视一圈,见他们都不敢再说话,她又化郁闷为食量,疯狂地吃肉。有肉从眼前转过来,她就夹来吃,一餐饭吃了半年的肉量,撑得肚皮滚圆滚圆,扶着墙才能走出去。

江晗昱从头到尾一口没吃,全程看她狼吞虎咽,也想不明白她有怎样的冷漠和狠心才能做到对他视而不见不闻不问,全程无动于衷的看他饿肚子。

生气!

拂袖而去!

下午参观公司、与高层会面、召开临时会议、了解全局……等这些全部弄完,他才过来采编部看自己的办公室。采编部他一点都不陌生,以前总来这里接芸思梦下班。

“芸思梦,你好些没有?你是不是想把洗手间给蹲穿啊?

江晗昱的脚步忽的停住,“芸思梦”三个字成功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顺着声音往洗手间的方向看去,又听杨娜说:“你行不行啊?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再这样下去,小心你性命不保!以前不保就算了,现在不保江总会让我们全体失业。”

芸思梦有气无力地声音从里面淡淡的传来:“没事的,死不了,像我这种人怎么也得祸害千年,这才祸害了几年……哎哟哟,不行不行,杨姐,我还得进去再蹲会儿……”

“哎呀!你啊!真是急死了!”杨娜急的跑出来,看见江晗昱往里走,脸色不善,冷气盘旋,周身弥漫着阎王式的腾腾杀气:“她又闯了什么祸?”

“没闯什么祸!就是中午吃太多,她肠胃不好一回来就开始上吐下泄,吃药都管不住。刚才出来见她脸色又惨白几分,我怕出事,就想着出来找您问问,这该怎么办?”

“凉拌!”江晗昱咬牙切齿,黑着脸转身离开。又过几分钟,芸思梦扶着墙捂着肚子从里面走出来,她虚弱地叫着娜姐娜姐,没看见娜姐却看见江晗昱站在门边,脸色铁青,眸中冷冽,手里拿着她午休的薄毯。

她好烦!

她这会儿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他!

暗骂了一声MMP,她又转身往里走!

江晗昱又岂能让她走,追过去用薄毯裹住她,再将她打横抱起往外疾奔。他刚才没有不管,而是回去给她拿毯子,她犯病的时候总会怕冷。

走得脚步匆匆,再打电话给他同学:“时准,你快点来医院,我老婆肠炎又犯了,上吐下泄,吃药都管不住,脸色很难看,难看的跟鬼差不多……”

第8章 谁的心里又没谁

车上,江晗昱心急如焚,还生气的想要撕碎她:“那天在医院,时准是怎么说的?他说肠胃不好,就要忌生冷忌饮酒忌油腻。你倒好,吃吃吃,大鱼大肉冰镇可乐,你少吃两口会饿死吗?你自己是什么身体,自己心里就没点数吗?一天到晚的作,你怎么不作上天呢?有本事别病啊!病得谁看?又想让哪个小鲜肉心疼你???”

他气愤难耐,喋喋不休,像和尚念经又像老妈教训女儿,芸思梦烦死了,用食指堵住耳朵,身体往下移想要离开他的腿和怀抱。

谁知,他长臂一收把她抱得更紧,堵住耳朵的手指也一根根给她甩出来:“说你还不爱听,不爱听就别生病。怎么吃进去的怎么给我消化了,吐出来又算什么本事?下吐下泄又算什么本事?口口声声吵着要离婚,离了婚就好好的给我过,瘦得跟羽毛似的想让我心疼吗?芸思梦,我告诉你,我不会心疼你,我现在恨你都恨不过来,别指望我来心疼你……”

“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现在才知道烦?”

“我肚子痛,肚子好痛。你别再吵了,让我静静,好吗?”

江晗昱还想训,见她闭着眼睛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样子他又训不出口,沉着脸伸手进薄毯给她揉肚子,再催司机快点快点,催完又来问她:“好点了吗?还疼吗?”

“疼!”她不想听他吵,索性有什么说什么。

“再忍忍,马上就要到了。”他接着给她揉,边揉边埋怨自己:“都怪我,你不懂事我还跟着你一起不懂事。我该阻止你,阻止你现在就不用受这个罪。是我不好,该打该打。”

又抓着她的手,让她打他!

她哪里打得下手,攥紧拳头不打他,心里又添新的难受。三年,谁能是草木?谁能是石头?谁能不懂谁的心?谁的心里又没有谁?江晗昱,他也曾是她的夫!

想哭!

脆弱的时候格外想抓住眼前的拥有,却又不能抓住,还要继续放他远走!

想哭!难受!

到达医院,一路由他抱着。检查室,她的御用专医时准已经等在那里。

时准是江晗昱的同学,还是一个海归医学博士,据说超流弊,据说重金难求,据说出生的时候是掐着秒表一分不差的冒出来,因此得名“准”。

他和江晗昱一样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都有着一身的优秀和骄傲。但不一样的是,江晗昱有老婆还有情人,而他至今都是单身,没有传出任何绯闻。

芸思梦躺着接受检查,眼珠子溜溜地打转:“时医生,我和江晗昱的事情你知道吗?”

时准不懂她的意思,看看她又看看江晗昱:“你和他的事情?指的哪个?离婚?”

“对啊!离婚的事情,我和他已经离婚啦!”

“所以,你想说,离婚后你和他划清界线,医药费你自己出?以后自己去挂门诊?”

“当然不是!”

“哦?”

“医药费、挂门诊都太麻烦,我想足不出户就能看医生。时医生,我现在单身,你也是单身,你能考虑考虑我吗?我会烧饭会卖萌会赚钱会说段子还会暖床……呜呜呜……江晗昱……呜呜呜……”嘴巴忽然被堵住,江晗昱团了一团纱布把她的嘴巴堵得严严实实,想什么呢?他的女人撩他的同学?找死!

江晗昱气得冒火,时准却是笑了:“夫妻三年你还不了解她的禀性?她这个人,要么有问有答,要么插科打诨。一旦插科打诨,就肯定是心虚想要逃避问题。江晗昱,我正准备问她这些天有没有按时吃药?这些天都吃过什么?好了,现在嘴巴堵住,她正好可以逃避问题……”

小说

婚不厌诈,爹地请克制:欺负我的老婆大人。

2021-1-2 21:09:56

小说

母亲被气死,孩儿被害。

2021-1-2 21:13:1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