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少,夫人又要离婚了!:誓要花光渣男老公景言之的钱。

姜棠穿过来的时候就发誓要花光渣男老公景言之的钱,让他成为一个负债累累的穷光蛋。,可谁知道这钱越花越多!!,“景少,夫人赚钱了。”,“景少,夫人又赚钱了。”,关于姜棠赚钱的消息,几乎是不胫而走,姜棠内心很绝望,她只是想要安安静静的亏空景言之的钱,可为什么一不小心就成了首富?
景少,夫人又要离婚了!:誓要花光渣男老公景言之的钱。

第1章 补偿我的清白

迷蒙之中,姜棠只感觉身体里像是有什么异样的情绪。

躁动,难以安抚。

这种异样的感觉她从未体验过,就像是置身火海一般,明明痛苦却又是难耐。

“唔……”

只能够嘤咛出声。

此刻她的床边,床头的昏暗灯光隐射下,景言之额头之上因为情动而暴起的青筋清晰可见。

目光沉冷如墨的瞪着床上的姜棠,眼眸里厌恶到了极点。

“姜棠!!”

狠狠地咬着牙,如果可以他真的恨不得捏死她。她做事在怎么没有分寸,但也没有想到她竟然还会这样下三滥的手段。

然而,他情绪越是愤怒身体里的躁动却越发的狂肆。

“热。”

姜棠迷糊之间呢喃着,手却不断的扯着自己的衣服。

灯光下,那白皙如玉的肌肤此刻就像是一把火焰,瞬间点燃了景言之心头的那把火。

理智在这一刻瞬间焚烧的一干二净。

“既然是你自己作死,那就别怪我无情。”

骨节分明的手被他狠狠地拽紧,显然他的所有自制力已经到达了极限,猩红的双眸凶狠锁着床上的人。

他翻身而起,朝姜棠所在的位置快速走了过去。

“啊,痛……”

姜棠有一瞬间清醒就是感觉在被痛到极点的时候。

迷糊之间,她像是咬了人,但又不像是。

她明明一个人睡觉,就算是梦魇了也没有办法咬到任何人呀?

等她清醒过来,就看一个男人从床上起来,她被侵犯了?

那一瞬,就像是有一股血瞬间冲进了脑子里,轰的一下炸裂开来。

想要尖叫,可是却发现脑袋里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瞬间涌来。

这个姜棠并不是她的人生,而是她正在看的一本书里一个女配的人生。

所以,她这是穿进了书里?而且还是这么一个悲惨的角色?

有多悲惨呢……

这个女配虽然性格不太好,典型的富二代作风,作天作地的那种小作精。

可是老公出轨,她怀孕流产,娘家破产,最后还被扫地出门。

可见命运多厄。

她穿书就穿书了叭!

好歹她也是可爱无敌美少女一枚,可为什么不穿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女主?却穿这么一个不受待见的女配。

这是老天在戏弄她吗?

而且,这一穿过来就被自己的老公给睡了??!

她藏了二十多年的清白,在这一刻姜棠瞬间爆发了。

“景言之,我要杀了你。”

就这样一个渣男,竟然还敢睡了她,姜棠顿时感觉自己不干净了。

她要被气疯了。

说着,她起身挥起柜台上的灯台朝景言之冲了过去。

刚刚穿好衣服的景言之却在她扑过来的那一瞬间,大掌狠狠地捏着了她的手腕。

“姜棠,我们离婚吧!”

姜棠更是被气的全身发抖,睡了她的人第一句话跟自己说的话就是离婚?

就这样一个渣男,他想要离婚就离婚,居然还敢睡了老娘。

更何况就算是要离婚,那也是她开口,哪里轮得到这个渣男开口的份儿?

“离婚?可以,先补偿我的清白。”

说着,姜棠一用力直接抽出了被他紧握的手,台灯直接朝景言之砸了下去。

砰——

第2章 跟你有什么关系?

灯台直接砸到景言之的脑袋,瓷器的灯柱应声而裂,一地的碎渣。

猩红的鲜血瞬间从他的脑袋上流了下来。

姜棠心里的火气很大,但是在见到血的这一瞬间,那些火气被浇灭的一干二净。

她以为他会躲的。

景言之菱角分明的侧脸上全部被鲜血覆盖,那模样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撒旦,阴狠可怕。

“如果你当这是一种补偿,那我还给你了。”

言罢,冷冷地看了姜棠一眼,转身便快速离开了房间。

翌日。

姜棠顶着一双黑眼圈手里捏着离婚协议书,脑袋里还不断的回旋着之前景言之跟自己说的话。

还有那脑袋上的伤,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姜棠跌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是生无可恋的,人生好昏暗。

明明他还毁了她的清白,她昏暗个屁。

但这却是姜棠下的药啊!

虽然不是她,却是这个身体,只是这罪被她给受了,她也是无辜的好不好。

想哭,难受。

“小棠,我刚刚听言之哥哥说跟你提出离婚的事情了?”

听到这如同黄鹂般的声音,姜棠有气无力的侧过头看去,却见到了一身白色连衣裙的白婉月出现在她的眼前。

原本还没什么精神的姜棠瞬间被吓的精神了。

白婉月,书里面的女主。

就是那种所有男人心目中的女神,也是她老公景言之心目中的白月光。

作为看了一大半书的姜棠,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

“是提出了离婚,但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以前看书没觉得什么,但是此刻白婉月的话却让她心里有那么一些的不爽。

“你别这样,我也是劝言之哥哥不要跟你离婚,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以前姜棠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绿茶,但是这会儿她算是知道了。

一边在自己的面前说着这话,而另外一边却又给景言之机会。

明显是想要吊着景言之却又不想负责。

“谁说我要跟景言之离婚了?”

到现在姜棠算是发觉了,这个女主分明就是个绿茶女主。

实在是让人觉得心里憋屈的难受。

既然她难受了,她也不会让别人好过。

起身,将桌上放着的离婚协议书给拿了起来,就在白婉月的面前直接撕了。

见到她的动作,白婉月也是有点不舒服的拧眉。“你,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你别误会了。”

但是白婉月看着她被撕掉的离婚协议书,想要制止的动作却也只是在微微抬手的时候就强制性的顿住了。

这一点姜棠看得实在。

“没什么好误会的,还请你离开,”

她本来就是作天作地的小作精,只是这么简单直白的撵人而已,倒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见她这样白婉月也是着急了,立即上前来,企图还想要跟姜棠解释什么。

“你听我解释。”

姜棠压根就不想要跟她废话,觉得跟这种绿茶说话太多了,自己恐怕都会变成绿色。

“让让。”

说着,姜棠伸手想要拨开站在她面前的白婉月,只是她刚刚伸手,那手指距离她的衣裳都还有两公分的时候。

“啊……”

第3章 一定会跟你离婚

白婉月就这样直接跌坐在了她的面前。

姜棠:“……”

她发誓自己真的没有碰到她的衣服,连她衣服面料的一点点翘起的须须都没碰到。

“婉月。”

景言之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恰巧就在这个时候看到白婉月跌坐在地上的样子。

很好,非常完美。

这一波演技,她觉得白婉月可以去争取一下国际是那个奥斯卡影后了。

“姜棠,跟婉月道歉!!”

姜棠抬头看着眼前自己的老公,剑眉星目,鼻梁坚挺,菱角分明的脸颊却比最顶级的男艺人还要好看百倍。

就这样一个颜值逆天的男人,可惜眼睛跟脑袋都不太好使。

而此刻他却顶着这么好看的脑袋一脸怒容的瞪着姜棠。

自己的老婆不护着,却偏偏护着一个外人。

就算他不真的是自己的老公,但这样一个感觉,姜棠的心里还是十分不好受。

“道歉?不可能。”

要她跟一个绿茶婊道歉,她还没有这么不要自己的自尊。

“你,简直是不可理喻。”

景言之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一凛,如同冬日寒霜,冷血无情。

但此刻的姜棠早已经被这眼前的渣男绿茶给气的失去了理智。

“我就是不可理喻,怎么着?这里是我的地方地方,给我滚出去。”

她不想要看到这对狗男女,姜棠只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被气得不断翻滚。

之前还因为昨晚自己伤了他而感觉好愧疚,现在那点点愧疚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她愧疚个屁,这个渣男!!

“姜棠,你别忘了,这里是我的地盘,要滚也是你给我滚。”

听到这里,姜棠反倒是被气笑了。

虽然她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好歹也是懂一点法律的。

他的地盘?

这明明是夫妻共有财产。

突然想到一个报复他最爽快的事情。

“好,我可以滚,也可以答应离婚,但我有个要求。”

姜棠压着自己心里的怒气,语气尽量平缓一点,但此刻是个人都能听出来她的咬牙切齿。

而此刻白婉月却跌坐在地上,那好看的脸蛋儿上全是楚楚可怜的模样,委屈的看着景言之。

很显然是等着景言之去搀扶她。

但此刻的景言之也不知道是被姜棠给气到了极点还是怎么回事儿,却没有伸手去拉她一下。

只是目光紧锁在姜棠的身上,沉冷如墨的眸子里此刻全是刺骨的寒。

显然是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

“给我两个月,两个月后,我一定会跟你离婚。”

不离谁是孙子!!

但是在这两个月的时间内,她要花光这个男人的钱。

特么的,长这么大,她还没受过这么大的气。

就算是要走,她也绝对不会让他好过。

不爱自己老婆的男人,都是渣渣。

更何况这个男人后面出轨了,还导致自己老婆流产。

想要她跟渣男过日子?

这简直是不可能。

听到姜棠提出来的要求,景言之剑眉紧蹙,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分析着她这句话的可信度。

不知道她又想要玩什么把戏。

但不管如何,这婚他离定了。

“可以,到时候我希望你不要出尔反尔。”

第4章 跟以前不一样了

说完,这才提步朝白婉月走了过去,弯身将白婉月给拉了起来。

“我先带你去医院。”

对着她说话的时候冷漠的像是冰川似得,跟白婉月说话却这么温柔似水。

这简直是判若两人一般。

白婉月被景言之牵着,快速的走了出去,很显然是带去医院了。

最让姜棠生气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在他们走出的时候,白婉月回头朝她笑了一下。

笑个屁!!

啊……

这个渣男,这个绿茶白莲花气死她了。

姜棠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活了大半辈子,居然还能够被白莲花给气到失去理智的地步。

“景言之,老娘要你后悔。”

说不让她出尔反尔?就怕不到那个时间,他就跪着求她离婚。

白婉月是吗?

你我本无缘,全靠你白莲。

既然你不仁,那么她也不义了。

作为看过大半部分书的姜棠,自然是知道白婉月其实是个调香师。

按照现在的进程,也不过只是在调香师的初级,她的人设就是自我努力,品学兼优的好绿茶。

既然她姜棠要花光景言之的钱,又不想要白莲花好过,瞬间一个好主意出现在她的脑袋里。

“呵呵……让你们见识见识也真正恶毒女配的威力。”

姜棠邪魅一笑,那如狐狸一般的笑容里满是狡黠。

刚想要行动,这才刚刚踏出一步,那不能言说的酸痛让她瞬间顿住身体。

脸上的笑容也一并僵住了

“啊,景言之。”

这些都是拜他所赐。

……

帝都景天国际大厦,顶层的总裁办公室覃霄猛的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景少,你的账上突然被夫人划走了五千万。”

景言之剑眉紧蹙,深邃的眼底带着几分不悦。

五千万虽然对于景言之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大数目,但被姜棠给划走了五千万,还是将他给惊到了。

以前姜棠虽然任性刁蛮,但是她自己有钱,从来不花景言之一分钱。

不过,在怎么造作也就只是两个月的时间,之后他们就任何关系都没有了。

所以,虽然不悦却并未说什么。

“景少,夫人又划走了五千万。”

景言之的眉心跳了跳,握着钢笔的手捏紧了几分,却仍旧没有说话,只是眸子却比之前更沉了些。

“景少,这一次是八千万……”

啪——

手中那昂贵的钢笔被他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巨大的声响引起办公室外面的人也是心惊肉跳的。

“打通她的电话。”

他倒想要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是玩什么把戏。

而此刻姜棠确实在买东西,只是这东西却不是商场上的那种小商品,而是公司。

“小棠,你确定要买我这两家公司吗?”

白婉月也是有点想不通,看着眼前的姜棠跟看个傻子似得,她这两家公司都是处于在倒闭的边缘。

是任何人都不会想要买来投资的那种。

“跟你有什么关系?”

姜棠朝着白婉月翻了个白眼,她以为自己的目的是为了当她的接盘侠?

会不会想的太多?

白婉月被姜棠这丝毫不客气的一句话堵得说不出话来,总觉得眼前的姜棠跟以前不一样了。

具体哪里不一样也不说不出来。

第5章 我希望你给我一个解释

尽管不喜欢姜棠这嚣张的样子,但想到自己手上的这两个烫手山芋能丢掉,她也是松了口气。

就在他们交易了之后,就看到景言之的特助覃霄的电话打了过来,但也知道是景言之找上了自己。

至于为什么不亲自给自己打电话,这男人压根就不知道她电话号码是多少。

虽然书里的女配姜棠是个作精,但这景言之却是个实打实的渣男。

“喂……”

“姜棠,这件事情我希望你给我一个解释。”

饶是隔着电话,但秦笙也能够轻易的听出电话那头的景言之是如此的咬牙切齿。

顿时,她就觉得心里舒畅了。

坐在了椅子上,顺带将自己的脚放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翘着腿,那姿态跟大爷似得。

这看的白婉月在一旁也是深深拧眉。

好歹也是名门贵女,这没有教养的样子还真的是让人觉得难看。

“什么解释?”

洋洋洒洒的模样也是十分欠扁,第一次景言之感觉自己的情绪被姜棠这个女人气到快要失控的边缘。

“一下子划走了一亿八千万,你就不觉得需要给我一个交代吗?”

“交代,我用我自己的钱需要给你什么交代了?我们现在可还是夫妻,你的钱就是我的钱。”

姜棠也是看准了景言之不会转移财产什么的,所以才敢如此胆大的花钱。

虽然这人是个渣男,在感情方面辜负了姜棠,但在其他的地方还算是有品。

“你……”

景言之被姜棠的这一番理论也是给气到了极点,如果姜棠此刻在他面前的话,真想直接扭断她脖子算了。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讨嫌且又脸皮厚的女人?

“而且,我跟你的婚姻就两个月了,难道你养自己老婆两个月都养不起?”

景言之刚想要说禁掉她手里的卡,但姜棠这话一出,那些话就哽在了他的喉咙再也说不出。

他堂堂景天总裁连自己的老婆都养不起,这要是传出去,他还丢不起这个人。

他有理由相信,自己若是真断了她的卡,她一定会添油加醋的出去散播谣言。

这个女人,她什么干不出来?

“花了将近两个亿,你总得告诉我,你做什么了吧?”

景言之握着手机手,也是不断的收紧,很显然也是极其在忍耐自己的怒气。

“也没干什么,就是买了两个公司玩玩。”

玩玩?

覃霄发誓,自己真的不是故意偷听的,只是那电话的漏音有点大,他顺带听见的。

买两个公司也能够叫做玩玩的。

而且,就一亿八千万的公司,那是个什么垃圾公司?更何况还是两个。

景言之只觉得自己全身气血翻涌,这……

“是言之哥哥吗?”

就在此刻,景言之却突然听到了白婉月的声音,所以白婉月跟姜棠在一起?

姜棠半躺在椅子上见着白婉月开口,眼眸里也是聚满了笑意,只是这笑意却并不达眼底。

“对呀,你言之哥哥听说我买了你手上两个快要倒闭的公司,很高兴呢~”

姜棠故意将快要倒闭几个字故意加重语气。

很显然是要故意气景言之,这一个多亿的钱拿出来分明就是打水漂的。

“你买了婉月的那两个公司?”

第6章 来日方长

明明方才还是在忍耐着自己的怒气,这声线突然柔和了下来,这听的姜棠觉得牙酸。

特么的,她这是在给自己找气受的吧?

不气,不气……

这只是个开胃小菜的前奏而已。

白婉月半是娇羞的样子,更是让姜棠觉得碍眼,她就没有见过这么绿茶的女人。

“对啊,我是不是很贴心?”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挂了,以后没什么事情,也别给我打电话,我很忙的。”

说着,姜棠直接挂断了电话。

景言之就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女人,也是被气的,手里的电话重重的给摔了在了桌上。

啪——

“去给我查,她究竟买这两个公司要做什么。”

他根本就不相信,她姜棠有那么好心想要接手白婉月那两个快要烂在手里的公司?

“好的,景少。”

挂掉电话的姜棠,迅速起身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走去,白婉月见此连忙出声叫住了她。

“小棠,你这样乱花他的真的没关系吗?”

听到这话,姜棠给气笑了,又当又立大概说的就是白婉月这个女人。

“我花我老公的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然花你的?”

姜棠的一句话让白婉月的脸色瞬间变得不好看了起来,也像是动了气。

手捏着自己的裙摆,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小棠,你非得跟我这样说话吗?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白婉月看着眼前的姜棠,眼底带着一抹愤恨,虽然这情绪很浅。

这个女人,比起以前来要更加不讲道理,更加不好对付了。

“那要不然你把钱退给我,我去还给景言之?”

说着,姜棠的眼底含着几分跃跃欲试,这惹得白婉月一口气哽在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

好不容易脱手随时要倒闭的公司,让她把钱退回去?

白婉月哪里肯?

“你,我……”

瞧着她的样子,姜棠秀眉微微挑了挑,就知道她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也懒得继续跟她废话下去。

“既然不想,就不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来评判我,你没有资格。”

姜棠突然拉下脸色冷声的说到,惹得白婉月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也是变幻的相当快。

她看不惯白婉月这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简直是白莲花之中的极品。

面上是看着她给白婉月送钱,可事实上,不过只是想要气景言之而已。

白莲花要收拾,但不是现在,反正她们来日方长。

言罢,姜棠说完就朝外面走了去。

能够在白婉月面前扳回一城,姜棠也是觉得心里无比的畅快,她向来都是个小气且记仇的人。

之前她当着景言之的面算计自己的事情,她可是记在心上的。

当然,这事儿可不会那么容易就这么结束了,那也太便宜她了。

虽然这一亿八千万是景言之出的,可她却不会做替他人做嫁衣的事情。

特别这个人还是白婉月。

从白婉月这里走了之后,姜棠直接去了景家老宅。

说实在的,她跟景言之结婚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回来这里。就连门口的佣人看到她都有瞬间的讶异。

“少夫人。”

姜棠笑呵呵的招手回应,算是打了招呼,而她凭着脑袋里的记忆,直接朝景德江的书房快步走了去。

第7章 被逼迫的

不管是脑袋里的记忆也好,还是之前她看过的书也好,她都很明白的知道一件事情,景言之的父亲景德江很喜欢她。

当初她跟景言之结婚这件事情,也是景德江逼迫的。

这也是为什么景言之对姜棠厌恶的原因之一。

不过姜棠也不在意景言之那个渣男对她的感官如何,她今天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让景言之喜欢自己。

景德江在见到姜棠到这边来之后,也是很意外。

连忙放下了手里握着的钢笔,这才看向姜棠。“棠棠,你……”

只是景德江的话还未说完,姜棠就立即嚎啕大哭了起来。完全是上气不接下气的那种,眼泪更像是不要钱似得。

“呜哇……爸,爸爸……”

也是伤心欲绝到了极点,这看得景德江的心也是咯噔的一下。

“是不是景言之欺负你了?”

小两口结婚之后一直感情都不是很好,景德江自然也是听说了的。

此刻看着姜棠的这个样子,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两人之间出问题了。

不得不说,他算是真相了。

在听到景德江的这话之后,姜棠轻咬着自己的下唇,虽然哭声没那么大了,但是这反倒更是受尽委屈的模样。

这瞬间让景德江心里的火气蹭的一下就冒了起来。

“这个混蛋小子,他怎么欺负你了,你跟爸说我替你做主。”

眼底全是怒气,显然他是真的动了怒的。

这倒是让姜棠的心里有点温暖,现实的世界里她根本就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所以体会不到被人护着的感觉。

而此刻却体会到了,被人护着的感觉。

感动是感动的,但是演戏什么的还是得做足了全套。

“爸,他没有欺负我,只是我看到他这样,我有点,有点心痛……”

说着,捂着自己的胸口,有点难受的模样,也是让景德江立即拧紧了眉头。

“他究竟做了什么事情,别给他瞒着。”

姜棠这才点了点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着眼前的景德江。

“我知道白婉月很好,可是,他这样拿着钱去捧白婉月,我这心里就是不好受,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一听到这件事情还跟白婉月扯上关系了,景德江的脸色更是不好看。

知道那臭小子对白婉月有别样的心思,但没有想到如今会猖狂到这种地步。

“他自己去做这件事情还好,可他还非得让我去做,爸,我是喜欢他,可是我感觉我在他的面前越来越卑微,我还是离婚了吧!”

说着,眼角硬生生的挤出了几滴眼泪。

那黯然神伤的样子,也是被她演绎到极点。

白婉月不是喜欢演戏吗?

她又不是不会,对付这种绿茶白莲花,那就要用这种方式,最解气。

一听到姜棠说要离婚,景德江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沉重了起来。

“小棠你不要着急,这件事情爸爸会给你做主的,杨勤打电话叫那个臭小子给我滚回来。”

对此,姜棠收敛起了自己哭泣的模样,只是委屈的站在那里。

景言之被叫回来老宅,心里自是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是在疑惑。

第8章 姜棠,我警告你

只是他人刚刚踏入老宅的门口,一件精美的瓷器瞬间从里面飞了出来,直接朝他的脑袋砸了过来。

也是他反应够快,直接侧身躲过了这份攻击。

“臭小子,你居然还敢回来。”

景言之的脸色黑沉一片,这不是他叫自己回来的吗?

但下一瞬就看到坐在餐厅里吃饭的姜棠,剑眉瞬间紧紧蹙在了一起,目光落在她身上满是犀利。

“你怎么在这里?”

姜棠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景德江听到景言之的话,脸色瞬间沉了沉。

“你说的是什么话?小棠是我景家的儿媳妇,是我景家的人为什么就不能够在这里?”

景德江的怒吼景言之根本就不在意,目光仍旧直直落在了姜棠的身上,其中含着浓郁的警告。

对此,姜棠压根就不在意,有景德江在这里她可以有恃无恐,仍旧自我欢乐的吃桌上放着的零食。

唔……味道还不错。

“说,你拿钱捧白婉月的事情,怎么给小棠一个交代?她才是你的妻子,你这样做难道就不觉得过分吗?”

景德江的话让景言之僵硬的扭着脖子朝她看了去。这个女人,究竟是在他父亲的面前说了什么东西?

缓缓深呼吸了几口气,这才勉强将胸口翻涌的怒气给压了压。

“我做什么,就过分了?”

见到他的态度,还有这装模作样的一起,景德江也是被气的吐血。

直接挥起了一旁放着的藤条,藤条唰的一下就落在了景言之的身上。

啪——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也是将姜棠给惊了一跳。

没有想到这开始就抽鞭子啊!

然而,景言之却站在那处,鞭子就像是抽在别人身上似得,纹丝不动。

“以后你的钱全部给姜棠管着,没有她的允许,你不许动用一分一毫。”

姜棠也是没有想到景德江会这样说,也是有些愣怔。

原本想的只是不让景言之那么好过而已。

景言之的沉冷的目光落在姜棠的身上,这眼神让姜棠突然有点小心虚。

但想到自己被他弄没了的清白,想到他以后对姜棠的抛弃,还让孩子没了。

心里的那点心虚也消失了不少。

“若是不肯,以后景天集团你也别想要了。”

景德江怒不可解的瞪着景言之,自己的妻子不疼爱,却偏偏去管别人的女人。

这让他脸色能够看到的哪里去?

“滚……”

于是,姜棠跟景言之被赶了出去。

两人站在门口,姜棠听到身后的关门声,内心也是五味陈杂。

只是下一秒,却突然感觉到背脊上有点凉嗖嗖的。

“呵呵……今天晚上月亮不错啊。”

她脸上的笑容要多假就有多假,左看看右看看企图化解现在这有点尴尬的气氛。

景言之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双眸里满是沉冷。

“你究竟在我爸面前说了什么?”

他的牙关紧咬,很显然是在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气,这好端端叫回来被打一顿。

脾气能好这就叫奇怪了。

“姜棠我警告你,若你是想要用我爸来威胁我不要离婚,这算盘你可就打错了,我给你两个月不代表着我就可以一直忍让你……”

原本还有点愧疚心虚,但是听到景言之的这话,姜棠心里的火气瞬间被挑起。

小说

溺宠天价绯闻妻:翼霖从小到大就让她又爱又恨。

2021-1-2 20:56:28

小说

腹黑老公套路多:林淼绑了老实斯文的小叔要下嫁。

2021-1-2 20:59:4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