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惹不得:纪少第101次惨败.

杨小姐的一天:追老公,追老公,还是追老公。,纪少的一天:躲老婆、躲老婆、躲……不掉了!,“喂,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放过我?”,纪少恼羞成怒。,杨小姐娇羞:“什么嘛,你昨晚明明搂着人家叫小宝贝呀。还有前晚,你送人家戒指呢,大前晚是鲜花,大大前晚是香吻……”,一把抱住他,杨小姐暧昧挑眉:“所以……到底是谁不放过谁?”,纪少第101次惨败,低眸望着那张天真无邪的小脸,“我从!我从还不行嘛……”
萌妻惹不得:纪少第101次惨败.插图

第1章 想做我的妻子?你还不配!

夜,深。

欧式风格的卧室内,偌大的双人床上,一个男人躺在那,齐整的黑色短发下是一张菱角分明的脸庞。

他紧闭着双眸,剑眉微蹙,皮肤泛起不同寻常的红粉色,额头上密布着细汗。

即便是昏睡着,也帅的令人窒息。

“杨小姐,这就是我们少爷。”

李管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站在床前,杨凝安看着已被下了药,浑身泛红的男人,眸光微闪。

原来,他就是传说中的纪承洵,海城只手遮天的人物,全国女性票选最想嫁的男人。

不知为何,看到他这一刻,杨凝安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李管家,我……”

“杨小姐,你是老夫人挑选出来最匹配纪家基因的人选,别忘了你已经嫁进来了。”

李管家打断她,友善的提醒了句,“而且是签过合约的,一年内必须怀上纪家的孩子,以此来抵你父亲的医药费。”

“……”

杨凝安垂下脑袋,想到了医院里生命垂危的父亲,手指绞着衣角,许久后,点头,“好,你出去吧。”

“是。”

李管家转身离开。

‘砰——’

房门关上。

杨凝安挪动着脚步,缓缓走到床边蹲下,伸手轻轻的拂过男人帅气的脸庞,“纪少……对不起了。”

“小凝!”

纪承洵猛地抓住了她的手臂,难受的呢喃出一个名字。

杨凝安心口一颤,原以为他在叫自己。

却不想,他下一句:“为什么要离开我?”

“……”

杨凝安怔了怔,这才意识到自己想多了。

深吸了口气,她挣脱开被他抓住的手,站起身来。

纤细的手指绕到身后,一点一点的拉下了裙子上的拉链……

—— 

次日。

晨曦的阳光透过层层窗幔照射到了纪承洵的眼睛上。

赫然睁开眼眸,入目,是一张清丽秀气的脸庞。

一个陌生的女人就这么躺在了他的床上。

停顿了两秒,昨夜模糊的记忆涌入脑海中。

怒火涌上心头,下一秒,他猛地坐起身,一把揪起了身旁的女人……

“啊!”

还在睡梦中的杨凝安猝不及防的被拎了起来,惊慌的叫了声。

当对上那双几近喷火的眼眸,她怔了怔,“纪……纪少,你醒了。”

“是你给我下的药?”

紧握着她的手腕,纪承洵漆黑的双眸蕴藏着阴鸷和暴戾的气息。

“……”

杨凝安心口颤了颤。

正想着怎么解释昨晚的事情时,纪承洵薄薄的嘴唇突然勾勒出冷血的弧线,微微向上翘起的嘴角透出一丝冷笑。“是呢,我怎么忘了,在昨天之前我们还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是奶奶在帮你?”

领证、上.床。

一天之内,夫妻之名,夫妻之实,全都有了。

“我……”

“我警告你,别以为有奶奶帮你,爬上了我的床,我就会承认你的身份!想做我纪承洵的妻子?你还不配!!”

话落,纪承洵毫不留情的甩开她的手,翻身下床。

盯着他愤怒的背影,杨凝安皱了皱眉,想叫住他,“那个……”

话音未落,他穿好衣服,猛然的回过头来,凌厉目光再次袭来,“从今天开始,我出现的地方,一百米内,你不准出现!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说罢,连多余眼神都不再给她,摔门而出。

第2章 一百米内,不准她出现

‘砰——’

房门被重重的关上,杨凝安吓得颤了下。

等回过神,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经历过什么……

一百米内,不准她出现??

这不是开玩笑么!

她的任务就是要和他造娃,不准靠近他,那还怎么造?

杨凝安后悔刚刚没有及时开口反驳。

急忙翻身下床,双脚刚沾地,一阵酸痛袭来,她踉跄了下,瘫坐在床边。

她的腿呀……

‘咚咚咚——’

这时,房门被敲响。

杨凝安一怔,他又回来了?

“……”

舒缓了下,杨凝安急忙穿上衣服,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跑到了门口,打开门。

“你……”

话未说出口,在看到门口的李管家,杨凝安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少夫人,早安。”

李管家的视线扫过她没有穿鞋的脚,礼貌的改了称呼。

见是他,杨凝安在心底默默的叹了口气,扫了他一眼,转身往卧室里走,“早!”

“少夫人,少爷已经走了。”

“我知道。”

杨凝安无精打采的应他。

一大早,出师不利,这任务真比想象中的难……

见她颇为沮丧,李管家轻笑了声,跟上前,宽慰道:“少夫人,少爷的脾气一贯如此,你也别灰心。另外,这份东西,是老夫人给你的。”

说着,他将一份行程表递了过去。

杨凝安接过,扫了一眼,发现上面记录的全是纪承洵接下来一个月的行程。

“老夫人希望,少夫人能尽快怀上孩子。所以,这段时间,你的主要目的,就是多和少爷接触。至于你父亲那边,费用已经续上,就不用你多操心了。”

李管家的言下之意,就是让她专心的追着纪承洵跑。

直到怀上孩子为止……

不知为何,听到这,杨凝安面色有些凝重。

同时也感觉手中的行程表沉甸甸的。

如若换做今早之前,她倒不觉得怀个孩子是什么难事。

可在真实接触过纪承洵后,她才知道,想轻而易举的睡到他,比登天还难。

“少夫人,少爷要出去阳城出差一个月,今晚就起飞,你得抓紧订机票,赶过去才是。”

李管家好心的提醒她。

闻言,杨凝安点头,“知道了,你转告老夫人,我不会让她失望的。”

“好。”

李管家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转身离开了。

等他走后,杨凝安失神的坐在沙发上,盯着手上的行程表,嘴角扬起一抹无奈的笑。

她这辈子,还没试过这么不要脸的追男人。

想来,接下来的日子,一定会过的异常艰难。

不过,为了爸爸,她能认输!

紧握了握拳,眸光一闪,杨凝安深吸了口气,换了个心情,随即打开了手机,正准备订机票,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第3章 一边是工作,一边是任务

屏幕上跳出了“大狗熊”这三个字。

杨凝安呼吸一滞,咽了咽口水,接通,“喂,主编呀。”

“杨凝安!!!”

愤怒的吼声透过手机听筒传出,震耳欲聋,“你还想不想干了??无端旷工三天!整整三天!!你要是不想干,趁早回来收拾东西,交接工作,给我滚蛋!!”

“……”

早已适应了他如此暴躁的怒吼,杨凝安等他一股气的发泄完,这才敢将手机贴近耳朵,讪讪一笑,解释道:“不是的主编,我这几天在追踪一条很重要的线,很快就有成果了!”

她了解大狗熊的脾气,所以,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是为了父亲病情告急才旷工的。

“你少糊弄我!谁不知道你是咱们杂志社最差劲的狗仔,你能挖到什么大料!”

大狗熊显然不相信她说的话,此刻正怒火攻心中。

“真的,我真的挖到了一条很重要的料。”

杨凝安再三保证。

大狗熊见她这么坦荡,也不想真的错过大新闻,只能咬了咬牙,松口道:“那行,明天!最迟明天!你要是没拿到新闻,就永远都不用回来了!”

话落,‘啪’狠狠的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杨凝安一改刚刚谦卑的模样,对着手机怒骂:“大狗熊,死狗熊!吼什么吼!就你嗓门大?就你厉害了?”

可恶!

气愤的扔掉手机,杨凝安沉着脸,眉头紧蹙。

好一会儿,平息的怒意,她看了一眼放在那的行程表。

前天她得到线报,说今晚她跟的那条线会浮出水面,要是不去的话,一准错过了。

可是,如果她去忙了别的事情,又会耽误她去追纪承洵的事。

一边是工作,一边是任务。

这可怎么办?

紧紧的拧着眉,杨凝安沉思了好一会儿。

最终,她咬了咬牙,心一横,决定先忙完工作再说。

毕竟,相对于工作而言,纪承洵的事情一时半会也急不得。

想到这里,杨凝安将行程表收好,急忙拿出手机查询前几天跟踪的最新线报……

“海城会所……”

看到这个名字,杨凝安眸光闪了闪,随即,又在手机上搜索了起来。

这一忙,就是一天的时间,除了下楼用餐之外,她基本上没出过房门。

一直到晚上,天黑了,她这才换上衣服,离开了纪家。

与此同时。

纪氏集团。

总裁办公室内,特助祐阳在汇报完公务之后,再三斟酌,这才小心翼翼的启口:“boss,行程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老夫人那边,应该已经收到了关于您的假行程,以为您要去阳城出差了。”

“……”

办公椅上,纪承洵听到这话,手中的签字的钢笔一顿,剑眉紧蹙。

这些年来,奶奶曾不断的催促他结婚生子。

奈何,他心中一直在等着那个人,所以每每提及此事都极其敷衍。

却不想,由此激怒了奶奶……

一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纪承洵就莫名觉得烦躁,“知道了。”

见他心情不太好,祐阳思索了下,建议道:“boss,要不,今晚与黎少在海城会所的会面,还是推掉吧……”

“不用!”

纪承洵打断他,看了一眼腕表,吩咐道:“安排车子吧,这就去。”

“是。”

祐阳转身去备车。

纪承洵忙完了最后的事,也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与此同时。

海城会所。

背着包的杨凝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潜入了这里。

躲在没有监控的厕所,她一边调设备,一边等最佳出击时间。

第4章 大新闻

早在一个星期前,她就收到消息,新晋小花裴倩倩要在这里举办生日派对,邀请了业界不少的明星。

而其中,就有裴倩倩的神秘男友。

所以,今晚无论如何她都要拿到这一手的资料,拍到她男朋友的正面照,以此保住她的工作。

这么想着,杨凝安看了眼时间,正准备离开,突然,厕所里进来了人……

“听说今晚会有不少明星来,不知道会见到谁呢。”

“明星有什么好看的,今晚要来的纪少,才是值得一饱眼福的人。”

“纪少?你是说纪氏集团总裁纪承洵??”

“对啊,我刚听到经理说,纪少已经订了包间,要在这里招待客人。”

“……”

隔间内,杨凝安在听到她们的对话后,双眸闪过一抹惊慌。

不是吧……

纪承洵也要来?

万一待会儿撞上了……

脑地里掠过早上纪承洵那张阴鸷的脸庞,她莫名打了个冷颤。

不会这么倒霉的,肯定不会!

况且这个会所这么大,应该不至于的。

这么安慰自己,杨凝安努力的压着心中的恐慌。

不多时,外面的服务员离开了,杨凝安见时间差不多,也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厕所。

穿过长长的走廊,当她打算朝裴倩倩的包间走去时,突然,一个戴着口罩,神色可疑的男人与她擦肩而过。

作为一名具备专业素质的娱记,杨凝安瞬间嗅到了非同寻常的气息。

停下了脚步,她拐到了一个角落,探头望去。

只见男人鬼鬼祟祟的推开了楼梯间的门,走了进去。

杨凝安二话不说就跟了上去。

果不其然,这时,楼梯间隐蔽的拐角处,一男一女正相对而立,女人垂着头,似是在哭泣,而男人则摸着她的脑袋,低声轻哄着……

“好了好了,别哭了,又没说不娶你,都说了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再等等。”

“刘毅,人家都等了你四年了,你还要我等多久嘛……总是拿这些话敷衍我,你是不是还想和那个丑八怪继续过下去?”

女人娇嗔的抡起拳头砸向他。

男人一把拽住她,往前一拉,两人的身体霎时贴紧,空气瞬间变得暧昧,轻声启口哄道:“快了,我们已经在谈了。等她签完字,我立刻带你领证,好不好?你别急,乖……”

“这可是你说的啊!”

“我说的,乖,我们这么久没见,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快让我亲一口。”

说着,男人勾起她的下颚,俯身封上了她的唇。

女人半推半就。

在这安静又昏暗狭小的空间里,暧昧的声音让人面红耳赤。

躲在暗处的角落,举着单反相机拍摄着这一幕的杨凝安,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第5章 站住!别跑!

真没想到,蹲了两个月,居然能蹲到了这么大的料。

原以为这个裴倩倩最多也就隐婚而已。

却没想到,她居然是第三者。

滋滋滋。

这么劲爆的新闻明天只要一出,他们的官博还不得被刷爆了!

果然不虚此行啊!

杨凝安暗爽。

推近镜头,录像、拍照两不误。

“你是谁?你在拍什么?”

就在这时,路过的服务员察觉到了异样,指着她,高声询问。

杨凝安一惊,立即收好所有设备,慌不择路,“那个……我……”

“谁在外面?”

楼梯间的男女主察觉到了异样,匆忙整理衣服,从里面出来。

糟了!

杨凝安吓了一跳,二话不说,撒丫子就开跑。

一边跑,还一边将设备都装进包里,死死的护着。

千万不能被抓!

不然她的工作就保不住啦……

“站住!别跑!”

身后,是男人追逐的脚步声,还有叫嚣声。

“……”

杨凝安不管不顾的往前跑,正好路过人多的走廊,穿梭进了人群中,她熟练的褪去了身上的牛仔外套,扔掉了帽子,拆下了束起的长发。

整个过程快的让人眼花缭乱。

“别跑!”

不知几时,身后追她的人多了起来。

我去!

杨凝安暗骂一声,眼看着前方已经没了路了,她灵机一动,趁着人多,快速的闪进了一个刚推开门的包间。

下一秒,她毫无防备的撞入了一个坚硬的胸膛。

“哎哟!”

吃痛的喊了声,杨凝安立即仰头看去……

昏暗的灯光照在男人英俊的脸庞上,此时他一手扶着门,一手插在口袋中,修身衬衫的下摆扎在西裤里,显得身材愈发的修长,腰身狭紧,周身皆是矜贵冷冽的气息。

在看清她的样貌时,杨凝安顿时倒吸了口冷气。

不是吧……

纪承洵!!!!!

“她就在这附近……”

搜捕的声音近了。

杨凝安心脏一缩,完了!

脑袋转动了起来,她盯着纪承洵,咬了咬牙,管不了这么多了!

下一瞬,猛地朝他扑去,纪承洵毫无防备的被推进了包间。

“你……”

“江湖救急,得罪了!”

话落,她伸手捂住了他的嘴,让他背对着门口的位置,佯装两人接吻的模样。

“……”

纪承洵凤眸一瞪,下意识的想推开身前的女人。

杨凝安立即察觉到了他的举动,先下手为强,将他推向墙壁。

男人的脊背撞到了冰凉的墙壁,闷哼了声。

杨凝安顾不了这么多,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

心脏跳得飞快。

“……”

纪承洵眸光一深,怒意由心生。

这该死的女人!!!

这时,门外那群搜捕的人似乎透过门上的玻璃朝房间里看去。

在看到房间里的情形时,他们匆匆挪开眼,朝别的地方搜捕去了。

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杨凝安知道脱险了。

紧张的情绪松懈下来,下一刻,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一股蛮力猛地推开。

“啊!”

踉跄了下,杨凝安后退了好几步,脚下一绊,直接屁股着地,“哎哟!”

一股强大冷冽的气压逼来,杨凝安吓得哆嗦了下,抬眸看去,就见到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形朝她走来……

第6章 真是小看她了

此刻,昏暗的灯光正好照在了男人冷峻的脸庞上。

如雕如琢的脸部弧线绷紧,一双如深潭般的眸子,酝酿起滔天的怒火。

瘫坐在地上,杨凝安瞧他一副要吃人的表情,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早上他刚说过,在他出现的地方,一百米内,她不准出现。

现在,他该不会以为她故意找上门的吧?

果然,下一秒,纪承洵冷凝的瞪着她,阴冷的启口,“是谁告诉你我在这儿的?”

明明他给的是假的行程表,这个女人,居然还有本事找到这!

真是小看她了!

“……”

杨凝安心口颤了颤,急忙从地上站起来,解释道:“我不知道你在这里啊,我只是路过……”

深知他不喜自己,为了避免不愉快,她溜之大吉。

“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拔腿就要跑……

‘砰——’

在门打开的瞬间,纪承洵猛地一手撑开,按住了房门,低眸冷冽的扫过她惨白的脸颊,“你以为我会信?”

“……”

杨凝安余光扫了一眼他阴鸷的脸庞,咽了咽口水,“我真的没有……”

都说海城纪少人品最好,是众多女人心目中的老公。

但经历过早上的事情后,杨凝安才知道,他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

也不知道今晚是走了什么狗屎运,这么多包间,她偏偏就能挑中这儿……

“说!到底是谁向你泄露了我的行踪?”

纪承洵再次逼问,冷冽的气息紧紧的包裹着她。

“……”

杨凝安抿唇,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头。

怎么这么难缠。

她都说了不是,居然还不信?

这可怎么办……

眼珠子转了圈,下一瞬,她勾唇一笑,“纪少,我是真不知道你在这儿,刚刚多有冒犯,你要是还气我,那你亲回来好了!”

说着,她踮起脚尖,欺身而去。

纪承洵没想到她会来这招,厌恶的往后仰了仰。

就是现在!

杨凝安眸光一闪,一把拉开了包间门,‘蹭’的一下准备溜出去,却猛地被拉住了手臂,拽了回来。

“想跑??”

一把将她按在了墙上,纪承洵沉敛幽深的眼眸里像隐隐夹着团火。

猝不及防的对上了他的眼眸,杨凝安心脏一滞,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却见他越发用力。

咬了咬牙,她抬眸瞪向他,“你到底想干嘛?”

“这话不是应该我问你吗?费劲千辛万苦才找到这儿,不就是为了献身么!”

纪承洵出了名的嘴毒。

此刻,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

杨凝安闻言,眉头一皱,“谁要献身了!”

她要不是为了脱身,根本不会踏进这个包间。

“呵!欲情故纵?”

纪承洵眼眸掠过了一抹鄙夷,用力的捏着她的手腕,“杨凝安,我劝你还是收起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我早说过,你不配成为我的妻子,永远都不配!!”

第7章 千年不开花的铁树

“……”

手腕的痛,让杨凝安莫名恼火了起来,她深吸了口气,突然俯身冲着他的手臂狠狠的咬了口。

“额……”

闷哼了声,纪承洵推开了她,霎时,他精壮的手臂处落下了一排小小的牙印。

“你敢咬我?!”

杨凝安不服气的呛声:“咬你怎么了?凭什么你说的我就要遵守!我已经是你的合法妻子了,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这是事实!你无法改变!”

话落,一股磅礴的杀气,扑面而来。

没料到她居然如此伶牙俐齿,纪承洵一股邪火窜上来,一把揪起了她的衣领,将她按在了墙上,“你找死!”

望着眼前那张冷峻如冰的脸颊,杨凝安下意识感到害怕。

但眼下的处境,又让她不得不冷静对待……

咬了咬牙,她故意挑衅道:“纪少,你几次阻挠我离开,别不是突然对我有意思,想和我多待一会儿吧?”

“你说什么?”

纪承洵脸色更阴沉了,杀气暗涌。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也不是不能满足你,反正奶奶也希望我给你生个孩子……”

说着,她还故意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

“不知廉耻!”

纪承洵立即甩开了她,厌恶的退后了一步,狠戾的瞪着她。

杨凝安也不惧的回瞪他。

四目相对。

气氛凝固。

“咳咳……”

突然,静谧的环境下,出现了一个突兀的咳嗽声。

纪承洵瞳孔一缩,这才想起,包间里,还有一人……

而这时,杨凝安也察觉到了异常,回头望去,当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一个男人时,她瞬间倒吸了口冷气。

我去!这包间里还有人??

她刚刚怎么没发现?

“……”

此刻,沙发上的男人,一双桃花眼微微弯起,似笑非笑的盯着他们两人,“老纪,你可以啊,居然结婚了都没告诉我!”

“你怎么还没走?”

纪承洵双手插袋,一脸冷漠的看向他。

“我走了,可不就没好戏看了。是吧,小嫂子。”

男人暧昧的冲着杨凝安眨了眨眼,又抬步朝她走来,眼神赤果果的打量了她一下,随后伸出手,“小嫂子,你好,我叫黎林辰,是你老公的发小。”

“你……你好,我叫杨凝安。”

杨凝安惴惴不安的伸手与他回握,瞥了一眼纪承洵的脸色,讪讪道:“那个……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说着,拎起包就想溜。

黎林辰赶忙拦住了她,“诶,小嫂子,你这么着急走干嘛!我刚刚可都听清楚了,你是特地来找老纪的对不对?没关系,我不打扰你们,你们继续……继续……”

“我……”

杨凝安想解释。

但黎林辰没给她这个机会,转头就对纪承洵道:“我说老纪,你这棵千年不开花的铁树,好不容易有女人愿意嫁给你,你好歹温柔点。”

“不关你的事!”

纪承洵一记冷冽的眼神扫去。

黎林辰挑眉,“好好好,不打扰你们的好事了,我先走。”

说着,他抬步就要走。

却在这时,包间门从外面被推开。

一群人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

第8章 老纪,你媳妇好像被人欺负了

“小样儿,总算让我找到你了!”

刚刚被偷拍的“男主角”从这群人中走了出来,目光犀利的盯着杨凝安,气势汹汹。

而他的身后,还跟着戴着口罩和帽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女主角”裴倩倩。

“……”

看到他们,杨凝安瞬间吓得脸色惨白。

他们怎么还没离开?

“什么情况?”

看到这一幕,黎林辰疑惑的抬眸扫了杨凝安一眼,随后看向纪承洵。

“不知道。”

站在一旁,纪承洵一脸冷漠,似是不打算理会的样子。

“小妞儿,把东西交出来吧!”

无视掉包间里的两个男人,情夫直接朝杨凝安走去,表情凶悍。

杨凝安惊恐的看着他,脑子转动了起来,快速的判断形势,装傻充愣,“你们……你们是谁啊!知不知道自己闯的是谁的包间。”

“少废话!快把东西交出来!”

说着,男人一把抓住了她手里紧紧抱着的包包。

杨凝安吓得一激灵,双手死死的护着胸前的包包,“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还不承认是吧?”

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折叠小刀。

杨凝安一惊,瞳孔放大,带着哭腔,“我……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完了完了……

包里的东西要是被他抢了去,她的工作可就要完了。

怎么办呀。

现在该怎么办……

惊慌的挣扎,她下意识的看向纪承洵的方向,眼眸闪烁着别样的亮光,似是在祈求他出手。

可当对上他冷漠的眼神时,她愣住了。

也对,他怎么会救她呢。

他恨不得她立刻消失呢……

是她想太多了……

失落的收回目光,她垂下了眼眸,看上去,弱小可怜又无助。

“老纪,你媳妇好像被人欺负了。”

一直冷眼旁观的黎林辰看到这一幕,瞬间燃起一股看好戏的心情,似笑非笑的用手肘推了推纪承洵。

纪承洵蹙了蹙眉,冷漠道:“关我什么事。”

“你这是什么情况?那可是你媳妇!”

黎林辰一脸震惊,不可思议道:“你真的不管?”

他虽清楚纪承洵的个性,也通过刚刚他们两的对话,大概了解了他们相处的情况。

但就算再不喜欢,也没必要冷眼旁观吧……

“……”

纪承洵抿唇,深邃的眼眸凝视着不远处被包围着的女孩,眉头紧了紧。

“也不知道她怀里的东西是什么,这群人,要她交什么?”

“……”

这么一说,纪承洵也留意到了杨凝安怀里的包。

眸光微闪,一下子让他联想到了刚刚杨凝安进门时的举动。

难道……

她不是特地来找他的?

“放手!!”

这时,手握小刀的男人已经极度不耐烦了。

杨凝安虽然害怕,但却还是不愿意交出手中的包,“我不放!别碰我东西!!”

“不想死就放手!”

男人把小刀搁在了她的脸颊上。

丝丝痛意袭来,杨凝安感觉到皮肤被划破,淡淡的血腥味弥漫而来,身体颤抖,“我不放!我不放!!”

“找死!!”

失去耐心,男人突然用力,拿着小刀狠狠的划过她的脸颊……

小说

小妻无限宠:一场协议,云晚输身输心。

2021-1-2 20:53:17

小说

溺宠天价绯闻妻:翼霖从小到大就让她又爱又恨。

2021-1-2 20:56:2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