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陷豪门冷总裁:他将我变成豪门太太。

第一次遇到席南慕,是我人生中最窘迫绝望的时候,他将我变成豪门太太,我为他付出身心,最后被他亲手推进深渊,尸骨无存……
情陷豪门冷总裁:他将我变成豪门太太。

第1章 想要成为豪门太太吗?

第一次遇到席南慕,是我人生中最绝望又最窘迫之际。

京城的冬天很冷,我从医院出来,拖着受伤的脚一步步走到医院附近的电话亭,给乡下的父母打电话。

祸不单行,在一个星期之前,我从工地上摔下去,地上的钢筋,刚好穿透我的右胸,但是我命大,捡回了一条命,工地赔偿了十万,医药费也付了。

我之所以会去工地上兼职一份工作,是因为妈妈在两个星期之前,哭着对我说,我弟弟谈了对象,需要十五万的彩礼,妹妹大学的生活费又没有了,我作为家里的老大,自然要负担这些,而工伤赔偿的钱,我全数转回家去了。

原本以为,我不会需要这些钱,可是……就在刚才,医生对我说,我的伤势恶化,需要做手术,如果不做手术的话,我会有生命危险。

可是那些药物需要进口的,光是手术费用就要十万左右,后面还有其他的费用,可能会花更多钱。

我不想死,所以我想让妈妈把我之前借的钱借给我。

电话打通之后,我还没有开口问妈妈要钱,妈妈已经在那边炮如连珠道:“暖心啊,你弟弟前几天在网上看上一张双人床,需要一万多,你再给家里寄点钱吧,还有,你弟媳看中了一套婚纱,要两万多,我们家都答应了结婚给她置办这些,你多给一点,最好再给一个十万,到时候家里的酒席需要很多钱。”

我的喉咙,像是被鱼刺刺中一样,我突然说不出来一个字。

“妳妹妹前几天打电话说她前两天住院了,吃饭的钱都拿去看病了,你也真是的,不是让你给妳妹妹打钱的吗?你可不要将钱藏着掖着,知道吗?”

“妈,我想要问你借钱,前几天我给你的那十万,你还没有动吧,你可以现在将钱转给我吗?我有急用。”一股冷风朝着我吹过来,将我的理智渐渐的吹回来了,我握紧电话,颤抖道。

我的胸口隐隐作痛,我知道,伤口又撕裂了,好疼……

“你说什么?借钱?你弟弟结婚的钱我们都还没有全部筹到,那十万你已经给我们了,现在想要要回去?你什么意思?”

“妈,我生病了,医生说,如果不做手术,我会死的,你将钱汇给我,好不好?”我紧紧的攥住手中的电话,嘶哑道。

“少唬人,你好端端的怎么会生病?你是不是被人骗了?我不是和你说了,外面的人都是骗子,让你小心一点,我们家现在就靠你了……”

“那些钱,是我从工地上掉下来,工厂给我的工伤费。”我迎着刺骨的寒风,对着妈妈嘶哑道。

当时他们以为我要死了,才会给十万这么多,而我以为自己没事,就全部给家里寄过去了,没想到……后面会发生这种事情。

“什么?工伤?工伤少说也要五十万吧?慕暖心,你是不是还藏着钱没有给我们?你竟然玩这种把戏,你这个白眼狼,我告诉你,那笔钱是我们的,你休想我会给你!”妈妈火大的说完,便将电话挂断了。

我没有想到,在听到我需要钱救命的时候,妈妈会这个样子对我……

我站在电话亭面前,看着面前的电话,身体被寒风侵蚀。

胸口的纱布慢慢的晕染,形成一股暗红,我看着胸口的鲜血,疼的异常厉害。

我的家人竟然……这个样子对我……我还有什么希望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记得小时候,刚上完小学,妈妈就说家里没钱供我读初中,家里需要钱,弟弟要读书,妹妹要读书,我是老大,就必须出去赚钱,我一直没有反抗,将这些当成更是自己应尽的责任。

为了赚钱,我什么工作都做过,毕竟我的学历不高。

销售,发传单,帮人洗头,在工厂当小工这些工作我都做过。

为了多赚一点钱,我甚至一天打三份工,我自己省吃俭用,存下的钱都给了家里,可是现在,我要死了……却没有人帮我……

慕暖心,这个样子的你,不如……死了算了吧,反正没人会心疼你。

我拖着被冷风侵蚀的双腿,一步步朝着马路走过去。

川流不息的马路上,车子不停的从我眼前飞过。

我缓慢的走过去,闭上眼睛,耳边是一声车子尖锐的碰撞声,随后整个身体便被撞飞。

真好……我就要……死了吗?

终于要解脱了,从这个痛苦的世界解脱。

“发生什么事情?”

“对不起,三少,我……撞到一个女人。”

就在我意识开始混沌之际,我听到一声异常好听低沉的声音,这个声音……将我从混沌和黑暗中解脱出来。

我微弱的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中,我看到一个黑影朝着我走过来。

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立领的黑色大衣,颀长健硕的身材,在寒风下,异常的突兀,他的脚下,是一双光亮昂贵的皮鞋,纤尘不染。

是……天使吗?

我抖唇,伸出手,想要抓住靠近我的男人。

“我不需要……你们负责……我是……自杀的……你们走吧。”我终于抓到了走进我的男人,对着他吃力的吐出这些话。

但是男人没有走,反而把我抱起来。

当这个男人将我从地上抱起来的时候,我才看清楚,这个男人长得有多好看。

他的五官精致如同艺术家精心雕刻,眉眼透着一股寡淡和矜贵,漆黑的凤眸微微眯起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慵懒甚至魅惑,挺直的鼻梁,薄如刀片的嘴唇,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的……完美……

这是一个……完美的男人。

这是我昏迷之前,唯一的意识。

……

醒来,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情。

我转动着眼珠子,看着周围的白色,脑子有些茫然。

喉咙涩涩的,很难受。

“你醒了?我马上去通知三少。”走进来的护士,看到我醒了之后,立刻跑了出去。

第2章 他又救了我一次

三少……是什么鬼?

我吃力的撑着床铺,想要起身,可是胸口的疼痛快要将我整个人都吞噬,不仅胸口疼,腿也疼,脖子也疼,整个人都很疼。

“啪嗒啪嗒。”就在我气喘吁吁之际,我听到一道沉沉的脚步声响起,我转动了一下眼珠子,就看到走进来的男人。

在看清楚来人那张俊美寡淡的脸之后,我的脑子轰的一声。

这张脸……我依稀……见过……

“醒了?”男人挑眉,邪肆的凤眸滚动着我看不懂的流光,他迈着修长的双腿,直接走到我的面前,身上的烟草味,充斥着我整个鼻腔。

“你……是……谁?”我的心,不可抑止的狠狠一颤,奇妙又不受控制的感觉,将我紧紧的包裹起来。

“我叫席南慕。”

席南慕,这个名字?好耳熟?

我正茫然的看着眼前男人的脸发呆的时候,他已经伸出手,微凉的手指,放在我的额头上,目光沉沉道:“你的手术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好好休息,就可以恢复了。”

“我……不会死了吗?”席南慕的话,将我原本混沌的理智拉回来,我激动的抓住席南慕的手臂。

“谁告诉你,你会死?”席南慕眯起凤眸,慵懒道。

“医生说……如果我不做手术……我就会死。”我看着席南慕,干巴巴道。

席南慕玩味道:“你很怕死?”

他这幅像是逗弄人的样子,让我心下有些不爽。

“有谁会不怕死,难不成你不怕死吗?”我毫不客气的话,让席南慕脸上的微笑逐渐的消失。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寒冰,犀利的眼眸,直接射向我。

被席南慕用这种犀利的目光看着,我的后背不由得一寒。

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

“好好休息,既然是我的车将你撞伤的,我会负责到底。”

在我惶恐不安之际,席南慕冷淡的扫了我一眼之后,便离开了。

我呆呆的看着席南慕离开,心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出色的男人?

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

后来,护士和我说起,我才想起,席南慕是谁,是京城最大财团的三公子,席家的三少爷。

席家在京城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而席南慕排行第三,他是私生子,个性冷漠,为人阴沉诡谲,做事狠戾,在席氏集团,有很高的声望,很多人都觉得,席氏集团下一任的董事长,就是席南慕。

我在医院修养的时候,偶尔会请护士给我拿名人杂志,上面就有席南慕的采访。

这个男人,是席家……最优秀的男人吧?

我看着杂志上的男人,想着席南慕那张俊美的脸,心莫名的一阵悸动。

“很好看?”在我拿着手中的杂志发呆之际,冷不丁的插进一道凉凉的声音。

我吓了一跳,扭头就看到席南慕那张邪魅俊美的脸,他依旧穿着一身黑色,看起来帅气又冷酷。

“你……怎么过来了。”我心一慌,脸红的将杂志藏起来。

他微笑道:“过来看看你的伤势。”

看我的……伤势?

这个传闻中冷漠甚至不近人情的男人,竟然在我的面前微笑?感觉……好奇怪。

“慕暖心,出生在牧野镇,父亲很早就死了,母亲是农民,弟弟在老家开了一个工厂,马上就要结婚了,妹妹正在京城读大三……”

“你调查我。”我正心慌不已的时候,席南慕优雅的交叠着双手,看着我的眼睛淡淡的说出我的身世,我听了之后,捏住被子道。

没有人愿意被别人调查,席南慕为什么要调查中我。

“我对你很满意。”

席南慕上下打量我一番之后,将邪气的眼眸,放在我的胸前,吐出一句偏离主题的话。

我察觉到席南慕的目光露骨的盯着我,脸颊顿时火辣辣起来。

我捂着自己的胸口,朝着席南慕怒道:“你……的眼睛往哪里看?”

“身材很瘦,这里的料倒是挺不错的,怎么样,想要成为豪门太太吗?”

席南慕从椅子上起身,突然整个人朝着我接近。

男性身上那股浓郁的烟草味,混合着男人的古龙香水,特别的勾人,我看着近在咫尺的席南慕,完全被席南慕的话弄得脑子空白。

他说什么?什么……豪门太太?什么意思?

“我需要一个妻子,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妻子,而你,非常符合要求,我也很喜欢你。”席南慕淡淡的看着我,伸出手,握住我的下巴,将我整个人都靠近他。

“开……什么玩笑?”我被席南慕的气息震慑到了,忍不住抗拒道。

这是属于贵圈的爱情游戏吗?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生气。

就因为我穷,没学历,没家庭背景,就应该被人这个样子羞辱吗?

“席先生要想要玩游戏,可以找别人,我慕暖心,不会成为你的游戏对象。”

我推开席南慕的手,厌烦道。

席南慕低笑一声,玩味道:“你的前男友,现在是智恒科技公司营销部的经理吧?听说他马上就能够成为这家公司的姑爷了。”

他竟然连这种事情都知道?

连海,曾经是我的男朋友,我们两个人同样都是打工者,互相扶持,准备谈婚论嫁的时候,他劈腿了,而且对象是他的公司老总的千金小姐。

连海虽然和我一样都是穷小子,可是,他有一副好皮囊,又很会说话,善于笼络人心。

“他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候背叛了你,你很不甘心吧?你也不想要一辈子都是一个没权没势,被人看不起的人吧?”

“你有什么目的?”我素来自尊心比较强,尤其是连海的背叛,让我痛不欲生,而这些,我从来就没有和别人说过。

“成为我的妻子,我的女人,我帮你将那些欺负你的人,赶尽杀绝,给你无上的荣耀,让你站在上流社会的舞台尽情绽放属于自己的光芒。”

第3章 果然是连海

席南慕将俊脸贴近我,声音带着一股浓浓的蛊惑性。

我承认,我真的被席南慕说动了。

那些受人白眼的生活我真的受够了。

可是,我也不是白痴,席南慕有那么多的选择,为什么……会选择我这种没有背景的女人?他应该……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

“慕暖心,不是任何女人都可以成为我的妻子,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考虑,考虑清楚了,可以来这个酒店找我,我随时都会在那里,等你。”席南慕将一张类似名片的东西放在我的手中,便离开了。

我呆呆的看着席南慕离开的背影,低下头,看着手中的酒店地址。

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

明明之前我还是一个被全世界抛弃的可怜虫,下一秒,我竟然……可以成为席南慕的妻子?嫁入席家这个盛世豪门?成为豪门太太,一切对我来说,真的太虚幻了。

或许,这些都是我在做梦吧!

……

住院期间,一直都有护士精心的照顾我的身体,还有高级的医生给我检查身体,这种无微不至的人生,让我有一种梦幻感,而席南沐每天都会派人给我送猪心汤,说是给我补身体用的。

“慕小姐,没想到你和三少是恋人关系,真是羡慕你。”一天,护士给我换药的时候,对着我调侃道。

我听了之后,心猛地一跳,脸也燥热的不行,我慌张的解释道:“我和席南慕,其实一点关系……”

“不要装啦,整个医院的人都知道,你是三少的女人,你还真是低调。”

护士笑眯眯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之后,便离开了。

我看着护士离开的背影,有些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

席南慕究竟……想要做什么?他那种出身,身边都是优秀的女人,为什么……会这么戏弄我这么一个无权无势,没背景又没学历的普通人?

“暖心,是我,连海啊,听说你前阵子从工地上掉下来受伤了,现在怎么样了?在哪家医院?我过来看你。”受伤三周之后,我接到了许久没有联系过我的连海,听着电话里传来连海温柔醉人的声音,我的心难免还是有些涩然,可是一想到连海为了权力利益毫不留情的将我抛弃的事情,我的内心又被怒火和怨恨包裹。

“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连先生。”我冷淡的说完,便将电话挂断了。

“唔。”可能是动作太大了,不小心扯到了伤口,疼的我不停的抽气。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就想要喝水,谁知道,水杯在对面的桌子上。

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伤口,咬咬牙,便从床上下来。

因为伤得太严重的关系,我的伤口愈合不是很快,起码脚还很疼,其他地方倒是没这么疼。

我气喘吁吁的走到了桌子边上,将水杯拿起来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爆炸声,我吓得水杯都没有拿稳。

“哔哔哔。”就在我放下水杯,想要出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听到医院的警报声响起,一般医院不会出现这种警报,难不成,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样子想着,我立刻朝着门口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大股的浓烟,很多人朝着安全通道那边狂奔。

“快点跑……有炸弹。”

“那个疯子,真的想要将整个医院炸掉。”

什么……炸弹?什么疯子?

我还处于茫然的时候,烈烈的大火和滚滚的浓烟,朝着我奔涌而至。

“咳咳咳。”我立刻捂住口鼻,痛苦的咳嗽起来。

我睁大眼睛,看着不远处朝着这边蔓延的大火,整个人都吓到了。

好大的火……医院着火了。

怎么办?我要死了吗?不……我不想死,我……还这么年轻……还有很长的路没有走,我怎么可以,死在这个地方,绝对不可以。

求生的本能,让我朝着刚才那些人跑的地方跑过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路口被崩塌的水泥块给堵住了,我完全不能通过,整个医院大楼,突然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水泥块扑簌簌的掉下来。

我紧紧的抱住身体,蜷缩在一个三角形的角落,抱着头,绝望和死亡,将我完全笼罩。

“啊。”当一块巨大的水泥块朝着我的头顶砸下的时候,我忍不住发出一声绝望的尖叫,我以为我这一次肯定完了,可是这个时候,一个黑影挡在我的勉强,抱起我,动作迅速的避开了飞速掉落的水泥块。

“你这个女人,是傻子吗?”

耳边是一声熟悉又带着暴戾的咆哮。

我仰头,在浓浓的烟雾中,看到了席南慕那张英俊好看的脸。

在看到席南慕那张脸的时候,我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引一样,剧烈的颤抖起来。

他又救了……我一次。

“看到有危险都不知道跑,你这个女人……果然蠢的够可以。”

席南慕绷着脸,冷淡的说完,便抱着我,朝着另一边跑去。

扑簌簌的石块,从我们四周不停地掉落,砸到头上,有些疼。

我害怕的闭上眼睛,将头埋进席南慕的怀里,我可以清楚的听到席南慕强而有力的心跳声,那么的有力。

“唔。”就在我听着席南慕心跳的声音发呆的时候,席南慕的身体剧烈的摇晃了一下,随后整个人便跪在地上,发出痛苦的闷哼。

“席南慕。”我将头从席南慕的怀里抬起来,大叫着席南慕的名字。

席南慕那张脸被汗水蔓延,却依旧俊美的令人窒息。

“我没事。”席南慕看了我一眼之后,又咬牙从地上爬起来,抱着我,飞快的离开了这里。

当他抱着我冲出火场的时候,我听到四周传来一声声抽气声。

从滚滚浓烟的火场到了外面之后,空气明显新鲜不少,我被席南慕扔到草地上,痛苦不堪的干呕起来。

“三少,你的后背……”

席南慕的手下惊呼的声音,吸引我的注意,我平复好自己的情绪之后,看过去,就看到席南慕的后背因为保护我,而被大火灼烧变得血肉模糊。

席南慕……竟然会用身体保护我?究竟……为什么?

“席南慕,你……没事吧?”我朝着席南慕爬过去,抓住席南慕的手问道。

席南慕眯起眼睛,淡淡道:“死不了。”

第4章 你很适合成为我的妻子

明明伤的很严重,男人却满不在乎。

那一刻,我死寂的心,突然剧烈的跳动起来。

“慕暖心……我并不是为了救你,才会受伤,不需要自责。”

席南慕被人扶着站起来的时候,对着我丢下这么一句话。

我愣愣的看着席南慕被人带走,男人高大的背影,成为我永恒的记忆。

我不知道,那些永恒,换来的却是撕心裂肺的疼痛和仇恨!

如果我早知道的话,或许……我会离席南慕远远的……很远很远!

……

医院这一次突然的爆炸,在整个京城引起很大的骚动。

庆幸的是这一次没有人员的死亡,受伤的人有很多,但是却没有死亡记录,这是不幸中的大幸,而这一次的事故,是一个疯子引发的,他被确证为胃癌末期,不甘心就这个样子死掉,才做出这种想要让整个医院陪自己下地狱的手段。

人在死亡的恐惧下,总是会做出一些不符合常理又偏激的行为,那个男人……就是这种存在。

我被转到另一家医院,也是席南慕的人安排的。

席南慕也受伤了,我听护士说,他的病房,就在距离我不远处的位置。

我想要去看看他,又觉得……自己和席南慕没有什么关系,去看他不知道要用什么理由。

“暖心,怎么出了这种事情都不和我说。”

连海在下午三点的时候,拎着一个水果篮过来看我,他穿着银灰色的西装,戴着一个金丝边的眼镜,整个人看起来斯斯文文,可惜的是,我早就……将他看穿了。

“连先生,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麻烦你出门右转。”我抬起眼皮,看着眼前的连海,冷漠道。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们怎么会什么关系都没有?毕竟我们曾经交往过,就算是现在我们已经分开了,你依旧是我最喜欢的女人。”

连海走进我,一脸深情道。

我看着连海脸上的表情,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席南慕的影子。

将席南慕和连海一阵对比之后,我不由得感叹……果然连海连渣都不算。

“连先生说这些话,要是让李玲知道了,只怕……”我似笑非笑的看着连海逐渐变得苍白的脸,心下一阵嘲笑。

智恒科技有限公司的老板千金李玲,可是一个嫉妒心非常强烈的女人,我可没有被这个女人嘲笑羞辱过,连海攀上李玲,就已经准备好入赘李家的准备,而入赘的日子,只怕也不好过吧?

“玲玲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她不会因为这种事情生气。”

连海将刚才的情绪收敛起来,微笑的看着我。

真是无耻……

“暖心,我听说……你和席三少认识,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我不想要和连海说话,只要一想到我的一颗真心,被连海无情的践踏,我就觉得恶心。

却不想,连海竟然会提起席南慕的名字。

原来如此……连海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笨蛋,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吗?

许久没有联系我的连海,并不是对我余情未了,完全是因为席南慕。

因为知道席南慕救了我的事情,他就想要利用我,攀上席南慕,得到好处吗?

果然,这才是……连海!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席三少,我这种平民百姓,怎么可能会认识高高在上的席三少。”

我抬起眼皮,冷淡的扫了连海一眼,轻蔑道。

“暖心,我都知道了,你这次受伤,是席三少的心腹帮你安排住院,上一次你住的医院发生火灾,也是席三少闯进火场将你救出来的,为此自己还受伤了,暖心,你和席三少是什么关系?你什么时候变成三少的女人了?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自爱。”

连海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令我厌恶不已。

“滚。”

我不想要和连海废话下去,越听下去,我就越觉得心寒,越觉得自己以前真的是瞎了眼,竟然会喜欢上这种人渣,善于伪装的伪君子。

“我不能看着你继续这个样子堕落下去的,暖心,我们重新开始吧。”

连海像是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上前握住我的手,对着我温柔道。

我看着连海,脸色一寒,刚想要甩开连海的手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道冰冷慵懒的嗓音。

“看来我好像是打扰到你们了。”

这个声音……是?

席南慕?

第5章 初吻

我扭头看过去,果然看到站在门口,穿着白色衬衣,样貌冷峻的席南慕。

席南慕怎么会过来这里?

“三少……没想到你会过来这里,我叫连海,是暖心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我也是智恒科技有限公司……”连海看到席南慕之后,情绪异常激动,他起身,伸出手朝着席南慕自我介绍。

看着连海的样子,我的心中弥漫着一层淡淡的悲伤。

果然……连海……永远都是这种人。

他从以前就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他会抛弃我,和李玲在一起,是因为和李玲在一起,最起码可以少奋斗十年吧?他曾经这个样子对我说过。

“慕暖心,贫穷的滋味,你应该很清楚,我再也不想要受到那些人的白眼,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要成为人上人,我要让曾经看不起我的那些人后悔,我要站在世界的最顶端。”

欲望,会吞噬一个人,让人陷入无尽的黑暗中。

“智恒科技啊?抱歉,我并不认识。”

席南慕薄凉的声音,将我从记忆中拉出来。

我看着连海脸上的尴尬,心情不由得好了几分。

“三少和暖心……是什么关系?”

连海却在受到席南慕这种忽视之后,很快恢复过来,笑容依旧带着感染力和优雅问道。

“这不是你应该问的,你可以出去了。”

席南慕沉下眼眸,犀利的凤眸,直接射向连海。

一直处于上位者的席南慕,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威严。

连海也被席南慕身上的气息吓到,他结结巴巴道:“那……我不打扰三少和暖心聊天了,我先回去了。”

席南慕连一个眼角都吝啬给连海,连海隐藏在镜片中的眼睛,泛着一层屈辱。

不知道席南慕有没有看到,可是,我看到了。

“暖心,我下次在来看你。”连海硬生生的挤出一点微笑对着我,我看到连海脸上的微笑,除了心寒之外,什么都不剩。

“这就是你曾经喜欢的男人?还真是……恶心。”席南慕在连海离开之后,径自的坐在我的床边,声音冷淡道。

我的手猛地一颤,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情绪激动道:“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他了。”

席南慕轻佻眉梢,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我的话,我咬唇,想到席南慕在那种危险的时候救我的样子,忍不住看向席南慕的后背。

他的后背受伤很严重,想到当时席南慕抱着我问我有没有受伤的样子,死寂的心,莫名的被一股奇怪的暖流包裹。

“那个……你的伤……怎么样了。”

我干巴巴的戳着手指,看着席南慕冷峻好看的脸问道。

这个男人……不管什么时候,都这么好看……简直是……人神共愤,令人嫉妒。

“既然担心我,为什么不过来看我?”

席南慕双手优雅的交叠的放在腹部的位置,冷淡道。

“我……才没有担心你……因为……你救了我,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才问你。”我红着脸,结巴道。

“喜欢上我了?”

席南慕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层邪气,慢慢的将脸靠近我。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我的身体不由得狠狠一颤。

“你……你……我……我……”我被席南慕突然跳脱的话题,弄得说不出话来。

“还真是……可爱的女人。”

席南慕看着我无措的样子,突然笑了起来。

他不笑的时候,给人一种冷酷又寡淡难以亲近的感觉,可是,微笑的时候,却……让人觉得很温馨。

我傻傻的看着席南慕脸上的微笑,就连呼吸都忘记了。

“慕暖心,你很适合成为我的妻子。”

席南慕幽幽的朝着我说完,握住我的下巴,将薄唇贴在我的唇瓣上。

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和男性这么亲密,哪怕之前和连海交往,我们……都是止于牵牵手,连嘴都没有亲过,席南慕这个王八蛋,竟然将我的初吻都夺走了。

“啪。”心慌意乱之下的我,抬起手便给了席南慕两个巴掌。

“慕暖心,你好大的胆子。”清脆的巴掌声,让原本安静的病房,逐渐变得异常阴暗甚至沉冷。

席南慕危险的眯起眼睛,冰冷的眼刀子,凉飕飕的朝着我刮过来。

被席南慕用这种骇人的视线看着,我感觉整个身体都僵硬了。

“是……你先对我动手动脚的。”

我涨红脸,尴尬又害怕的梗着脖子道。

席南慕冷冷道:“不要告诉我,这是你的初吻。”

第6章 微妙的感情

轰的一声,我感觉自己的脸更热了,这个王八蛋……要不要这么犀利。

“还真的是你的初吻?”席南慕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面目古怪的笑了笑。

“怎么不可以吗?你以为……我是那些随随便便的女人吗?我……才不是那种……”

“所以,你更加有资格成为我的妻子,慕暖心。”

席南慕凉凉的打断我的话,意味深长道:“我需要一个妻子,这些话,我之前就和你说过,而且……我知道,你会答应的,还有四天的时间,我等你。”

席南慕说完,伸出手,用滚烫的指尖,摩挲着我的唇瓣道:“刚才的味道……很甜,橘子的味道。”

这个……混蛋……王八蛋……

我抓住身上的被子,看着席南慕离开的背影,感觉整个心,都止不住的狂跳。

这种微妙的感情,我从未体会过……

究竟……是什么感觉?

我将手放在心脏的位置,感受着心脏跳动的频率,想到刚才席南慕唇齿间带着的那股烟草气息,我的脸,再次滚烫到不行。

慕暖心,你……太不知羞耻了,你究竟在想什么?

……

“小晴,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两天后就出院了,因为不想要住在医院,就提前出院回到自己租的公寓。

刚走到公寓外面,就看到坐在门口的慕晴。

慕晴是比我小两岁的妹妹,现在正在京城大学念大三,她很争气,从小就很聪明,可是身体不是很好,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对这个妹妹,我也非常爱护,她从小就非常粘我。

“姐,为什么……不告诉我。”慕晴从地上爬起来,苍白的脸上带着一抹难过。

“我没事,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我知道慕晴说的是我从工地上摔下去,差一点死掉的事情,上前摸着慕晴的头发说道。

“你骗人……我都听杨然说了,她说你每天都打三份工作,还从工地上摔下来,差一点死掉,你需要做手术,妈妈不给你钱,就算是这个样子,你……却没有将真相告诉我?还是给我汇钱,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

“小晴。”我看着慕晴眼底的泪水,心疼的将她的眼泪擦掉。

“姐,对不起,是我拖累你了,你明明读书那么聪明,为了我们,很早就出来打工,还要给我负担学费,对不起……”慕晴靠在我的怀里,愧疚的对着我呢喃道。

“傻瓜,说什么对不起……”

“小晴。”我刚说完,慕晴脸色带着灰紫色,闭上眼睛便昏倒在我的怀里。

我慌张的打了救护车的电话,慕晴被送进医院,两个多小时之后,医生告诉我,慕晴是心脏病发作引起的,她必须要进行换心手术,否则会很危险。

“手术需要多少钱。”

“少说也需要五十多万,加上后期的治疗费用,目前还不清楚,但是她的身体很弱,需要大量的营养品,只怕必须要百万了。”

医生一脸遗憾道。

要这么多钱吗?

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对于我这种一穷二白的人来说……这些钱,无疑就是天文数字。

我咬唇,让医生一定要救慕晴,我会将前期的手术费用凑齐的。

医生说最低给我三天时间凑齐,否则慕晴就要出院。

三天时间,要凑齐五十万左右,我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我给妈妈打电话,他们那边应该还留着一些钱,妹妹现在有病,她应该不会像是对我一样吧?

“什么?小晴要换心?你是不是又想要讹钱?慕暖心,我告诉你,那些钱我已经给你弟弟置办结婚用的东西了,你休想在用那些烂借口。”

妈妈一听到我打电话又是因为钱的事情,声音变得异常尖酸刻薄。

我将电话给慕晴的主治医生,让医生和妈妈交谈,原本以为,听了医生的话,妈妈会有所改变,没想到,她竟然指责我利用这种手段骗钱。

我忍无可忍,对着电话那端的妈妈咆哮道:“钱就这么重要?慕枫结婚可以晚一点,但是小晴是你的女儿,你是不是要看到她死?”

“你是姐姐,必须负担小晴的医药费,我们家已经没钱用了,你赶紧寄钱过来,还有,妳妹妹的医药费,你要想办法,休想从我这里得到半毛钱,我的钱都是要留给你弟弟的。”

妈妈的话,让我心寒。

第7章 领结婚证

像是我们这种比较偏远一点的小镇小县城,存在比较浓的封建思想,重男轻女。

我很小的时候被赶出来挣钱是为了慕枫和慕晴可以读书。

那个时候,妈妈原本不想要给慕晴读书的机会,但是后面慕晴一直央求,妈妈才同意的,而且慕晴的成绩也好,妈妈才妥协的,她对慕晴还算很好,可是,她心里的打算,我却一清二楚,有一次回家我听到她和邻居聊天,才知道,妈妈之所以同意让慕晴读大学,是为了慕晴可以钓金龟。

她最疼的人,不是我,也不是慕晴,而是……慕枫。

对慕枫,更是溺爱到不行,这也是农村重男轻女的悲哀。

“小晴对你来说,比不上那些钱吗?”

我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挤出一句话道。

她怎么对我都无所谓,在我要死的时候,不给我钱,也无所谓,可是……小晴呢?为什么她连小晴都不要?

“你是姐姐,小晴的事情你当然要解决,我们家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你弟弟后期还要开分工厂,我的钱都要留给你弟弟后面应急用的,暖心,小晴就交给你了。”

妈妈说完,便将电话挂断了,听着电话那端传来的嘟嘟声,我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靠在电话亭上,我用手捂住眼睛。

我究竟上哪里拿这么多钱?

小晴……姐姐要怎么救你?

“暖心,听说小晴要进行换心手术,这是真的吗?”

我正靠在电话亭将身体抱成一团的时候,连海出现了。

他大概一直关注我的消息,所以才会知道慕晴要进行换心手术的事情。

“与你无关。”我慢吞吞的从地上爬起来,冷漠的看了连海一眼道。

“怎么会和我无关,小晴相当于我的妹妹一样,需要多少钱,我这边给你拿出来。”

连海推了推眼镜,表情温柔的对着我说道。

“五十万,你有吗?”我面容讥诮的看着连海,问道。

连海的脸微微一变,讪然道:“五十万啊……这么多?你等我下,我打一个电话。”

我冷淡的看着连海拿着手机打电话的样子,懒得和连海废话。

就算是连海有钱,我也绝对不会要连海帮我,因为我觉得恶心。

我回到出租屋里,感受着冰冷的屋子,还有外面呼呼的风声,浑身都僵硬了。

“如果你想清楚了,可以来这个酒店找我,我随时都在。”

席南慕的声音,突然钻进我的脑海中。

他说,他想要一个没有背景的妻子,而我,正好合适。

他说,他会带着我,走进上流社会,让我体会富人的生活。

当你没钱的时候,你就会发现,钱真的……很重要……

我从僵冷的床上爬起来,找到了席南慕当初给我的地址之后,便冲出了出租房。

我穿着单薄的外套,瑟瑟发抖的来到席南慕说的酒店,高档的酒店,让我有些胆怯。

当我问起前台席南慕预定的套房的时候,前台小姐惊讶的打量了我一眼,眼睛带着轻蔑。

“小姐很抱歉,我们不能带你去找三少,只有预约的人,才可以去找三少。”

我的自尊心,因为前台小姐的目光,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我屈辱的握紧拳头,就要离开的时候,一想到还在等着我救命的慕晴,我咬唇将席南慕交给我的一张黑色玄金的卡交给前台。

原本还一脸轻蔑的看着我的前台,在看到那张卡之后,脸都变了。

“请稍等,我马上给三少打电话。”

席南慕……正在酒店的套房?是在等我吗?

不知道为何,想到这个可能,我的心,不由自主的狠狠一颤。

几秒钟之后,就有一个穿着黑衣,身材健硕高大的男人朝着我走进。

“慕暖心小姐是吧?”

“是,我是慕暖心。”我看着走到我面前,面色冷峻无情的男人,结结巴巴道。

“三少让我接你上去,请随我过来。”

“好。”我紧张的跟在他后面,坐上电梯。

几分钟之后,我们就到了席南慕专属的套房,这里一层楼,只有一个套房,就是席南慕的。

男人领着我到了镶着金边的门口之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金色的卡,刷了一下,门就开了。

“进去吧,三少已经等你很久了。”

听到男人说席南慕等了我很久,我不知道为何,心不由自主的跳了起来。

我走进套房里面,里面很安静,很大,淡淡的暖气,在整个房间流转。

“终于来了?”我摸着墙壁上的开光,想要打开灯的时候,在暗处的某个角落,传来席南慕低沉又性感的声音,紧接着,头顶的灯光便在这个时候被打开。

刺眼的灯光,让我忍不住捂住眼睛。

我呆呆的看着坐在不远处,穿着一件黑色浴袍的席南慕,就连呼吸都忘记了。

第8章 一切都是真的

“洗澡。”

席南慕皱眉,盯着我身上的羽绒服,冷冰冰的指着不远处的浴室道。

我被席南慕的话刺激到了,整张脸都红了。

“我……只是……过来和你说……”

“既然你过来了,说明你已经同意我说的条件,马上洗澡,洗完澡出来伺候我。”

席南慕不耐烦的打断我的话,端起桌上的红酒,冷淡道。

“我……答应成为你的妻子,可是,你可以……借我一百万吗?等我有钱之后,就会还给你。”我紧张的看着席南慕,干巴巴道。

席南慕挑眉,目光有些轻佻的盯着我的眼睛。

“哦?这样啊……”

“可以……吗?”被席南慕用这种露骨的目光看着,我感觉自己的两条腿都不由自主的打颤,实在是这个男人太危险和魅惑了。

“看你的表现。”

席南慕优雅的啜了一口红酒,慵懒道。

我听了之后,有些沮丧的低下头。

“听着,慕暖心。”

就在这个时候,席南慕冷冰冰的嗓音再次从我的头顶响起。

我紧张的仰头,看着席南慕那张冰冷无情的俊脸,不敢动一下。

“我的要求,是你成为我的妻子,还有给我生下一个继承人,首先我要测试一下你的身体,是否干净,明白我的意思吗?”

就等于……卖身的意思吧?

我咬唇,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

“我……知道。”

“去洗澡吧,洗干净一点。”

席南慕挥手,冷漠道。

我看了席南慕的脸一眼,挪动着步子,朝着浴室走去。

这里的浴室,都比我的房间还要大,水已经放满了,上面还有玫瑰花瓣,席南慕似乎早就知道,我会过来找他一样。

我脱掉身上的衣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突然有些害羞和惆怅。

我这种身体,席南慕会有兴趣吗?

成为……席南慕的妻子,嫁到人人都梦寐以求的席家,这种事情就像是做梦一样,可是现在却真实的发生。

我将身体浸泡在温热的液体中,闻着玫瑰花的味道,身体突然放松下来,很想要睡觉。

不知不觉,竟然在浴缸中睡着了,直到水变凉,我才慌张的拿起一边的浴巾将身体裹住。

我迟疑了一下,从浴室走出来,就看到站在窗子边上,正在看夜景的席南慕。

席南慕见我出来,薄唇勾起一抹冷酷道:“我还在想,你想要在浴室呆多久。”

“抱歉,我……不小心睡着了。”

我紧张的捂着胸口的位置,干巴巴道。

席南慕凉凉的抬起眼皮,邪肆的黑眸落在我的身体上。

“身材还不错,我挺喜欢的,过来。”

男性优雅又低沉好听的声音,我除了陪着席南慕沉沦之外,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这一夜,我从女孩,成为一个女人。

成为席南慕的女人!

……

醒来已经是是上午十一点半了,我从未睡的这么晚。

我每天都要打三份工作,根本就没有时间休息。

从床上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反射性的就要下床,刚动了一下,就感觉自己的身体,疼的厉害。

昨晚那些糜烂的记忆涌进我的大脑,我的心脏有些控制不住的剧烈跳动起来。

“醒了?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浴室的门被打开了,席南慕低沉好听的声音,牵引着我的神经。

我愣愣的看着从浴室走出来的席南慕,男人裹着一条浴巾,厚实的胸膛上有一道红色的爪印,肩膀上也有一个小小的牙印,那个痕迹,那么的清楚,是我留下的痕迹。

我的脑子,乱的像是被塞满了浆糊,傻傻的看着头发正在滴水的席南慕。

“这么喜欢发呆?”席南慕温热的手突然覆在我的额头上,让我心跳猛地加速,不知所措的看着席南慕。

“昨天我很满意,等下随我去一趟民政局。”席南慕放下手,径自的将身上的浴巾解开。

脸上的触感突然消失,让我的心情莫名的有些惆怅,直到席南慕提到民政局,我怔愣了半秒钟之后,结结巴巴道:“去……民政局做什么?”

“领结婚证。”席南慕慢条斯理的将衣服穿上之后,冷淡道。

结婚证……领结婚证……

我的脑子里,盘旋着结婚证三个字,整个人都要晕过去了。

我……这种闪婚的速度,只怕……无人能及吧。

“马上换衣服。”席南慕已经穿上了衣服,一身纯黑色意大利手工制的西装,服帖的穿在席南慕昂藏的身躯上,男人那张原本就俊美矜贵的五官,更是显得异常深邃好看。

他冷漠的挽着袖子,朝着我命令道。

我抓着被子,还处于一种眩晕的状态,压根就没有动。

席南慕眯起眼睛,凉飕飕的眼刀子,直接朝着我射过来。

“想要我帮你穿?”

我拽住身上的被子,双颊火辣辣的朝着席南慕摇头。

“我……自己穿就可以。”

“快点。”席南慕将衣服扔到我的身上,径自离开。

我看着席南慕的背影,简直和做梦一样,捏了一下自己的脸,那股轻微的疼痛感传来,让我醒悟过来,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身上的布料很舒服,我从没有穿过这么舒服的衣服。

我站在镜子中,看着一身淡紫色长裙的自己,几乎有些不认识自己。

这条裙子,简直就像是和我量身定做的一样,这就是……上流社会的生活吗?

我摸着镜子中的自己,恍惚的想着。

“三少,车子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出发了。”

我走出里面的卧室的时候,大门口那边,已经传来席南慕手下的声音。

席南慕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膝盖上放着一份股票的报纸,见我出来之后,将报纸扔到一边,朝着我走进。

“很不错。”席南慕斜眼看了我一眼,淡淡的夸奖道。

我的心不由自主的狠狠一颤,低下头,不敢看席南慕。

“走吧。”席南慕伸出手,握住我轻微颤抖的手走出了套房。

我和席南慕的距离很近,就像是昨天晚上,我们彼此纠缠着彼此的呼吸,那一瞬间,我们离得很近很近。

我的心跳的很快,就像是要从胸腔中跳出来一样,无法控制。

“你……们怎么会有我的身份证和户口本。”一路上我都处于一种被动和玄幻的状态,直到到了民政局,席南慕让自己的手下将我的身份证和户口本拿出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劈的里焦外嫩。

小说

庶女有毒之世子妃:一穿越就进猪笼!

2021-1-2 20:47:45

小说

甜婚晚成:梦想成真嫁给霍容景。

2021-1-2 20:51:3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