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有毒之世子妃:一穿越就进猪笼!

一穿越就进猪笼,喊打喊杀就算了,还要投河。,娘不亲,爹没有。,娘死了,爹来了。,苏小小表示,姐一定不畏强权,活得风声四起,当然,那个妖孽的男人,能不能不要挡道。
庶女有毒之世子妃:一穿越就进猪笼!插图

第1章 要被陈塘

“浸猪笼,快,把这对狗男女浸猪笼……”

“绑紧点儿,绑紧点儿……”

苏沐浑浑噩噩的刚睁开眼睛便听到耳旁辱骂声喊打声不断。

“苏家这小蹄子果然是随了她娘的性,勾引男人不说,还龌蹉到门口来了。”

“就是啊,作孽啊,败败门风,这苏依凤这会都不知道滚到哪去了,八成是也对这个女儿也是失望透顶,觉得丢人至极。”

苏沐揉了揉耳朵终于定了神,看着四下一切。

一惊!

一跳!

一震!

穿……穿越?

麻蛋。

杨叶那小姐妹儿捣鼓半天不行,她这一下子帮她试试,就……真穿了?

这还是……

被人捉奸,然后,关在猪笼里?

摸摸浑身上下,没哪儿痛啊?除了心口有些发麻。

“小小,我对不起你啊,我……”

而这时,一旁一个长得分外憨厚身着古装的男子哭丧着脸看着苏沐,那叫一个愧疚与无能为力。

而且,仔细看的话,这男子眉眼处还有着异于常人的嫣红,就像是才经历过那啥啥某事。

苏沐努力的搜寻着原主的记忆,原主叫苏小小,母亲是个寡妇,平日里因为母亲美貌惹人又家贫而没少被村里挤兑,而一个时辰前,原主本来打算出门去帮母亲买烧菜的盐,结果,走到半路上就人打晕了,再醒来就……

就是眼下这般模样。

苏沐沉默发愣三十秒的时间,仔细的,又聚焦聚神的打量着原主这幅瘦削的身体。

这不像是经历过情事的模样呀!

“你放心,我没有欺负你,我是看到你晕倒了想要救你,没曾想,就……”

那男子还在说着话,内疚得不得了。

“哦。”

苏小小冷静一瞬,竟愣愣的点了点头,又问,“那你为什么不和他们说,我们没有关系的。”

“我……我……他们不信的。”

不信?

呵呵!

“苏小小啊,你看,都这般会儿了,你娘也不来,婶儿我也救不了你了啊。”

一个看着和气的中年妇女这时走了过来,在苏沐耳边悄声忧叹道。

苏沐看她一眼,心里替原主可笑可悲。

那个女人才不会来呢,她巴不得她死了不给她添负担。

“七婶儿,我没有。”

苏沐看着这个心好却没什么能力的女人,不慌不忙的道。

那七婶一听,抚把脸,“可是,他们……都瞧见呢你你……”

七婶指着苏沐的衣裳,“你衣裳,哎!”

苏沐也想知道这衣裳是怎么回事,看向那憨厚男子,男子叫胡生,是和她一个镇时的,平时过上过下还打过招呼。

“小小我真的没有欺负你啊。”

你当然没有欺负我,那干了这般事的人是谁。

“沉塘吧。”

村长一声号令,顿时,被关在猪笼子里的苏沐和胡生就被人抬着向那河边走去。

河边这时早就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且慢!”

苏沐突然大喝一声,少女的声音轻脆又悦耳,那异常明亮的眸子直叫人看得心慌,叫那一本正经一脸公义的村长都是一愣。

“哟,果然是骚蹄子,这般会儿,还想勾引男人呢,你看那眼那眉,跟她娘是一样一样的。”

“一样个屁,你没眼,你没眉,你是石头缝里磞出来的。”

苏沐景拍打着猪笼子,对着那乱嚼舌根的同村大娘就是一喝,然后看着村长,大声道,“村长,我要求验明正身。”

第2章 验明正身

啥?验明正身?

这是什么意思?

十里八乡村民一阵唏嘘,面色顿时好看得可以,村长的面色都有些发青。

一个未出嫁的大姑娘,主动要求验明正身,这可是丢人到祖宗去了。

是挺丢人的,可比起立马就要浸猪笼,被人冤枉私合苟且,孰轻熟重,她苏沐身为现代的天才人士,自然会掂量。

一旁的胡生都看呆了,好像觉得自己听错了。

“傻丫头,这……”

“这样,就可以还我们的清白了。”

“可你以后咋嫁人啊。”

七婶在哎声叹气的。

苏沐想着,有些可笑,感情这生死和清白比起来,后者更重。

“村长,我说我是冤枉的你们不信,还要将我沉塘,那我就要求验明正身,还我清白。”

苏沐又道,一脸坚定。

“这……”

村长倒是犹豫了,本来嘛,这出了事儿,乱了村风,是得将这二人沉塘以儆效尤的,哪里想着还有这一出,这会子他若是不伋,那这般多的人看着呢。

“好,你,快去请个女大夫来。”

村长老脸红红,对着一旁吩咐着,身后立马有人跑去找大夫了,看上去都是一幅看好戏的不怀好意样。

没错。

原主苏小小,不光有个寡妇妖艳的娘,也继承了她娘的美貌,长得是妩媚勾人,这才十四岁,不着妆粉,就已显美人魂了。

所以说,她这般倾城,也都被浸猪笼了却还是清白之身……

这人不是胡生,那到底是谁在背后算计,将她害到此般。

“胡生,你发现我时,我手里可拿着一枚铜钱?”

苏沐突然问。

“这个,有。”

胡生立马肯定道。

苏沐点点头,“那就真是有问题了。”

“什么问题?”

胡生想问她,却不曾想,苏小小又不说话了,只是那眼神好像别有深意的多看了他一眼。

明明那眼极媚极好看,可是此时看在胡生眼里,忽然之间就有些发怵,还有怪。

哪里怪呢,又说不上来。

而这般会儿,女大夫已经被请来了,是个接生婆子,这方面是有经脸的,看上去还老大不乐意,尤其看到是苏沐时,鼻子里面都哼着冷气了。

她娘名声不好,她自然,也名声不好。

竹条编制的猪笼这才打开。

“跟我来吧。”

女大夫头昂了昂,招呼着苏小小小走近一旁的屋子。

这要检查是否清白之身,那可不能当众的。

而这一路过来来,身边不是垢言酸语,就是指指点点,还有一些几分不怀好意的眼神。

“砰。”

女大夫将门重重一关,不乐意的刚要转身,却觉脖子间一片冰凉。

“不想死就听我安排。”苏沐的刀架在女大夫的脖子上,声音阴冷的,吓得女大夫全身发抖,哪里还有着方才趾高气昂不乐意,就差要跪下来叫姑奶奶了。

“听,听,都听……听你的。”

“好。”苏沐婉然一笑。

此时此刻,那屋外,所有人都挨着等着,只胡生那脑门子上汗都出来了。

如果……

“哎呀,不好了,苏家姑娘要寻死呀,这鲜血一流一流的呀……”

正当众人静等结果时,门内便听到女大夫一声急呼惊叫。

顿时,门破,只见女大夫蹲在苏沐身边,而苏沐满头的血正倒地上,看上去气息微微,就要命尽。

“快,叫大夫,大夫……”

“她说,说是做鬼也不放过陷害她的人啊。”

女大夫着急大呼。

胡生却是腿都吓软了,上前几步,身体颤抖得厉害,“苏,苏小……小,我……”直接噗通一声就跪在了苏沐面前,那悔恨,心虚,愧疚……

“胡生,你……你看在我要死的份上……你,和他们说清楚啊,我们……我们没什么……”

苏小小嘴里吐着血,眼角流着泪,瘦小的少女,如此脆弱,如此可怜……

“哎呀,作孽哟,这不会是没脸活下去了吧……”

“就是啊,以为死了就一了百了了,有那么个娘……”

“上梁不正啊下梁歪……”

一声声难听的话从外面传来,苏沐哭得更加的悲伤欲绝,可怜无助,是个人都得动上侧隐之心,然后,苏沐脖子一歪,好像没气了。

第3章 初见娘亲

“啊,苏小小,你别死,你别死啊,是我,是我,是我冤枉你的,和我相好的不是你啊,你别死啊,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啊……”胡生面色发白,字字忏悔。

“哦,你看,把事实说出来多好啊。”

胡生正往自己脸上抽嘴巴子,一抬头就见着方才已经“死掉”的苏小小从地上坐了起来,那双大眼眼就就这样直直的看着他,看得他发怵。

“你,你你你……”

苏沐理都不理他,而是对着院子四下不急不慌道,“村长,各位乡亲,都听到了吧,够清白了吧,不管和胡生相好的是谁,反正不是我就行了。”

苏沐话声一落,拍拍屁股起身。

“胡生啊你……”

村长上得前来,脸都黑了。

苏沐见好就收,倒是没有过多追究,还和村长打了招呼就要走。

“诶,苏小小……”

一旁那女大夫这时走了过来,压着声音道,“我都听你的了,你快给我解药啊。”

“解药?”

苏沐轻轻笑,声音比女大夫还要低些,“那个呀,就是我从草丛里随便捡的,应该是老鼠屎来着,嗯,放心吧,老鼠屎是不会有毒的。”

“你,你你……”

女大夫瞬间面青色白,气得就差七窍生烟了,可是看看四下,这下也是敢怒不敢言。

“胡生,你这个毛怂货,你竟然敢坏我家女儿清白。”

苏沐还没走出这院门,便一道风风火火的身影自外面紧赶而来,那刮起的一阵狂风差点把她给推倒。

我靠,这简直了好吗。

苏沐认识,这是镇里的张员外,算得上上镇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方才胡生口里所说真正和他相好的对像的父亲。

得,这下子胡生惨了。

至于这村长,不用苏小小找麻烦,也会一个头两个大了。

“爹,你别打胡生哥,是女儿,是女儿愿意的。”

见不得情郎被打,又一道声音自苏小面前掠过,是张员外的女儿张秦语,苏沐凭着原主的记忆,依稀记得,她就是长这般模样。

既然那这般恩爱,干嘛拉着她,非把事闹得这般不好收拾。

苏沐又看了眼胡生,一脸沮丧的跌坐在地上,看上去倒是有几分可怜。

她方才是故意问的胡生,她晕过去前手里哪有什么铜钱,可是胡生却那般肯定的说有她就觉得这事儿奇怪了。

使个计谋也没把握胡生一定会说出实情,当然,一计不成,她是还有二计的,可是胡生一看着她要死了,就说出真相,说明这人心是真不错的,那为什么一定要冤枉她呢?

诡异啊,诡异!

苏小小一派坦然的出了院子。

虽说,她不是什么高大上的女主角,可是到底有个天生长得妩媚妖艳的娘,所以,指指点点啊啊,冷言酸语啊还是会有的了。

不过,那人群尽头,虽然是粗布衣衫,却就是那般特别出众的……是她娘?

苏依凤。

对,没错,看起来,她是跟她这个娘信。

而这个娘冷冷淡淡的,看到她没有半点担忧着急,反而只是看着她一步一步走近,然后转身就往家的方向走。

我去,这是亲娘吗,捡的吧。

苏沐又回头,恰好就看着胡生被张员外叫人给拖走了,心中毫无同情之色。

毕竟,原主也是这胡生害死的,被关在猪笼是里就呕死了,她只是证明清白而没找他索命,也是仁至义尽了。

“你是我娘,你竟然不帮我,今日个如果不是我够机智,给自己证了清白,那我现在就背着与人私媾和宣淫的骂名淹死了。”

“你现在不是没死呢吗。”

苏氏走在前面,看都不看苏沐,那玲珑有致的身姿,不说男子,就是她苏沐一个女子看了都不禁叹这小镇里竟有如此尤物。

这般冷情冷性的娘,也真是世所少见。

“我真的是你女儿吗?”

苏沐冷声发问。

“不然呢。”

苏氏氏依旧冷冷淡淡的,已然推门进院。

“我是被冤枉的,胡生是个憨厚的汉子,就处算是和别人苟且发现,他也有能力跑掉的,他不仅没跑,却偏拉上我,还正好被村里人给抓住,被我设计拆穿后,虽然承认了,可是我觉得他一定还有所隐瞒,你就不想知道。”

苏沐可不是吃素的,一把挡在苏氏前面,一派严肃。

苏氏看着苏沐,眼神忽然审视起来。

就连顺在审视人都觉得,那眼睛是真漂亮。

“你不像是我女儿了。”

苏氏忽然道。

苏沐一惊,不是吧,竟看出来了?

明明对原主漠不关心,看出来才怪。

“经此一事我不能成长一些吗,真要非死了才能明白。”

“天快黑了,去准备晚饭吧。”

苏氏依然冷着一张,就像是吩咐似的,说完话就进了旁屋。

苏沐……

呵,叫我煮饭给你吃,别说,我特么不会煮,就是会,也不给你这狠心的娘吃。

苏小小,你放心,姐占了你的身体,不会亏待你的。

“砰。”

苏小小将门重重一关,干脆进了另一边,原主的屋子。

别说,她家虽然条件不宽松,可是这屋子倒是还可以,一切也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

苏氏爱干净,苏小小知道。

而穿越这大半天的,斗智,又斗勇的苏小小着实累了,倒在那床上,本来说是顺顺记忆,眯一会儿,结果再醒来时,就听到门外院子里有着细微的响动。

第4章 又被追杀

几乎是瞬间从床上跳起来,苏小小透过窗户就看到苏氏正从厨房里出来,还端着一锅粥,系着围裙,都极其活色生香。

就好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苏氏抬头看向苏小小的方向,不经意的,母女二人就来了一个深情对视。

“醒了来喝粥吧。”

苏氏冷声道。

苏小小凝眉,有那么一瞬,心种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这个苏氏太敏感了,敏感得就不像是一个正常人。

苏小小一步一步挪出去,在院子里那有些破损却极干净的小桌前坐下,连粥她都懒得盛。

只是这才穿越来,没理清一切,也不能贸然的离开。

“喝吧。”

苏氏已经盛了一碗,递到她面前。

“让人喝粥,不能轻拿轻放吗,你是我娘,不是我仇人。”

苏小小也怒了,一把接过那碗粥,力和气大就像要干架。

苏氏看她一眼,没说话,顾自去喝粥……

不过,这粥……真烂。

苏小小刚喝了一口,便见苏氏放下碗,冷喝着她,“快进屋去,不许出来。”

“我……”

苏小小还没来得及说出一句话来,整个人竟不自觉的后退,然后,房门在她眼前关上。

再然后,她听到院子外有响动。

“苏依凤,好本事啊,这般多年,活得挺滋润。”

一道似笑非笑的女声,字里行间都透着某种养尊处优的架子。

苏小小扒拉上前,借着门缝往外看,就见着一位穿着极好质地衣裳的中年女人带着一名嬷嬷正瞪着苏氏,那眼里,有杀气。

而她娘,不退不怕,反而迎着那女人的眼神,“是啊,这么多年我还活着,我也并不想与你再争什么。”

“是,我知道,你连你女儿都可以不救,可真是狠辣得下心来。”

“那你就可以离开了。”

“离开?没看着你死,我怎么会离开。”

中年女子冷笑一声,对着身后的嬷嬷一招手,顿时,苏小小就开了眼界,见识了下电视里说的那种轻功了得,飞檐走壁。

她娘……竟然会武功,难怪,方才她醒来时只是往屋外看了一眼,她就察觉到了。

她娘,到底是什么人,而这个妇人,又是什么人?

几招之后,很明显,她娘不是对手,败下阵来。

“苏小小快跑。”

忽而一声大喝,苏小小便觉得头顶上似有雷霆之力压来,当她反应过来时,整个身子都在后退,同时伴着浓烈的血腥味。

“害怕就闭眼。”

身旁传来苏氏的声音,苏小小微微睁开眼,看着方才她待的地方,面色都变了,整个屋顶都被掀掉了,齐压压的黑衣人正站在那里,而苏氏搂着她飞快的逃。

“我知道了,是方才那个女人陷害我的,她让我进猪笼的。”

也是她害死原主的。

穿越来时心口发麻一定不是意外。

苏小小咬牙切齿。

“我一会儿放你下去,你有多远走多远,从此隐姓埋名不要再出现。”

苏氏话落,果断的将苏小小一扔。

“砰。”

苏小小栽倒在地,眼看着苏氏被好多黑衣人包围,而空气中,血腥味浓烈。

苏小小知道,苏氏已然受了伤。

看来,方才那不个妇人大有来头。

苏小小没有立即离开,她方才从苏氏的眼里看到了赴死之意,她逃不了,不然她不会这般说。

可是,又关她什么事事昵,这个女人对原主并不好,而她也只是借了原主的身体而已,能活着已经实属不容易。

这般想着,苏小小转身走了。

苏氏一直被人追至一处断崖方才停下。

“苏依凤,你跑不掉了,认命吧,夫人许是会给一条活路。”

那嬷嬷大声喝着。

苏依凤冷笑,“是吗,这般多年了,她可是都没放过我。”

“放过你,你做梦,我恨不能把你剁成一块一块的来喂狗。”那容颜美丽的夫人紧随而至,一脸嘲讽。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苏梦蝶,为了一个男人你可真是无所不用极其。”

“你的存在就是他终身的污点,你以为也不知道吗,你这般多年不成亲不就是为了等他来吗,若不是府里人送信,被我给拦住,我倒是不知这般多年你竟然一直活着,呵!还想让他来见你,苏依凤,我告诉你,父亲不会认你的,苏家的大门你进不了,庆王府的大门你更别想进,至于他,他是我的夫君,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中年妇人原来叫苏梦蝶,此时寒声阵阵,恨声句句,倒是失了几分色容。

暗处,走了又回来的苏小小咋舌啊咋舌。

自家这个娘不简单不说,没曾想还和这个长得美丽,心肠毒辣的妇人是姐妹。

虽然不是一个妈生的。

因为这妇人虽漂亮却着实没她娘长得美。

“是啊,我一个被驱赶的庶女,自然是入不得你们的法眼。”苏依凤冷笑,那般冷漠苍凉,“可是,我告诉你,你在意的男人,并不代表我也会在意,我为何给他写信,信里已然说得清楚。”

“是啊,你为他生了一个女儿,要及荓了,想把她接进王府,苏依凤,你将我置于何处啊。”

“置你于地狱。”

妇人话刚落,冷不丁身后传来声音,然后,她的腰间架着一把长剑,剑的另一边,是苏小小。

第5章 逃脱生天

“苏小小,你怎么没走。”

苏依凤看着苏小小,面色发紧。

“我不能走了啊,我来救你。”苏小小倒也没多大情绪,“我不想欠你的。”

这话摆明就是在气苏氏。

“提醒你们啊,小心着一点,我可是有着盖世神功的人,万一这一不小心手滑把你们家尊贵的夫人给伤了损了的,就不太好了。”

看着周围那些黑衣人还有那嬷嬷冰冷的眼神,苏小小字字定定,那一派风度,那一派气势,竟叫苏梦蝶都不禁怵了一分,当真以为她武功可能真不错。

哼,苏小小看着这些人全身戒备又分外谨慎的样子,就觉得好笑,她虽不会武功,可是空手道学得还不错,糊弄个人还是可以的。

“退开,让我们走,我们呢,一定不会去找那个什么男人,你呢,就打哪儿来回哪儿去,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苏小小一看这个苏梦蝶就是个嫉妒心强的心知,不彻底打消她的心思,她和她娘是没法儿活的。

苏依凤明显也没想到苏小会会说出样的话来,看着她倒是一时没出声。

“我不相信你们。”

“呀,村长大人,我们在这里啊,救命啊,庆王妃要杀我我和我娘了啊……”

苏心碟话声刚落,便见苏小小大声呼叫起来,这里本来就距离村子不远,苏梦碟可不能暴露自己,死死的瞪着了苏小小一眼,立马一挥手,招呼着身后的人走了。

人去影空好迅速,苏小小这才咽了咽口水,然后一下子靠在身后的树桩,“妈的,吓死我了,幸亏我机智……”

“你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

苏依凤看着苏小小,抚着胸口对她命令,“扶我。”

扶你?

“我说苏依凤,你能不要用这般我根本不喜欢的口吻说话吗。”

真是见不得这个无情的娘,要不是看在方才危险之时她还记着救她,她都想甩手就走。

“苏小小,你信不信我抽你。”

苏依凤将剑往前一扬。

“得,你是我娘,你脸大。”苏小小走过去,扶着苏依凤向村里走去。

“你听着,一会子我们回到家就尽快收拾行礼迅速离开。”

苏依凤又小声道。

苏小小本来想问,后又想,反正她是新来的,对这个村子什么的也是无牵无挂,来一声说走就走的旅行,想一想还是挺美的。

不过,现实就是如此的骨感。

母女二人刚相回到家就看到村长带着十几个人围在她家院子外面,气势沉沉不太对劲的样子。

“村长这是怎么了?”

苏小小上前问。

“苏小小啊,你和你娘可是回来了,是这样啊,张员外家的千金,就是今日和胡生……嗯,她说,她的耳饰不见了,说是你偷走的。”

村长开口就道道,说话间,上上下下扫一眼苏小小。

“没偷。”

苏小小这心里呜呼气郁,还没张口说个字,她娘苏凤依直接挡在了她面前,迎着村长的眼神,义正言辞。

自来苏依凤这人一在这十里八乡的都是好脾气,不管说她什么,好的,不好的,她都是听听就过,叫人想亲近,又不得近,这也就招来些嫉妒,而眼下这严肃的说着话,一时竟叫村长这一个半老头子都不觉有些发怵。

“可……张员外家那小姐说得头头是道,他们家也是大富大贵,也不差这个,所以,当是不会说谎的。”

“我说村长,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做他家不差这个,就不会说谎,万一是那个张小姐想报复我今日让她的爱郎出了丑呢。”

“咳……”

村长笑笑,很明显是不相信苏小小的,就算是相信,一个无权无势的寡妇家,一个有钱有势的张员外,他当然更倾向于后者。

“你等着。”苏依凤说了声,拉着苏小小就进了屋。

“你想干嘛吗?”

苏小小看着她,“跑路吗,那就只能从窗户处爬走了。”

苏小小正说着话,便见着加苏氏竟不声不向的把榻下那块长年累的砖给抠了出来,不多时拿出一个小箱子,一打开。

哇靠!

金银珠宝啊。

“我靠,娘,你简直了,有这般多的身家,我们还在这里做什么啊。”

“你看好了,我把它们埋在这里,以后不管你去了哪里,如果有一日混不下云了,这些就是你的救助银子。”

苏依凤突然很认真的,那语气比起冷淡也多了一些柔和来,全叫苏小小有些纳闷,然后,点了点头,“哦,放心,天大地大,一定饿不死我。”

前世,她可是鬼才实验室里最受欢饮的聪明人物。

苏依凤在里面翻翻弄弄,然后很随便的拿出一个蝴蝶簪子来,“拿着,让村长交给张员外家的小姐。”

第6章 我失忆了

“什么?”

“就算我们要走,也要清清白白的,这簪子是上品,比起张小姐那什么耳饰不知好了几千倍,张员外是生意人,门儿精,一看就会明白自己占便宜了。”

苏小小看着苏依凤,眸色有些复杂了,“所以说,你是怕我背着这贼名?”

“你是我女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苏依凤神色凉凉,语气淡淡。

“哦。”

苏小小看着那簪子却是舍不得了。

苏依凤好像看出了苏小小的心思,盯着她,“眼皮子不要这般浅,这些都是你的。”

“你不懂,苍蝇再小也是肉呀。”

苏小小长叹一声,然后转身出了房门。

苏依凤看着这个女儿,蹙眉几分。

院子外面,村长看着苏小小掌心里的簪子,他身为小小村长,可也不是见过世面,一看这簪子就不是凡品。

“这这这……”

“这玉呢呢,是我娘的母亲留给她的,可名贵了,我呢也没有偷张小姐的耳饰,不过呢我娘说了,这张小姐今日是受了委屈的,不然也不会为难我们,所以这簪子呢就全当给张小姐一个舒心了。”

苏小小把玉递给村长时,这心都在滴血。

这要搁现代,那可是古董啊古董。

村长这下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带着人走了。

苏小小立马和苏氏收拾家当,母女二人没过多久就离开了小镇。

“娘,我们去哪里?”

说到底,苏小小的内心是兴奋的。

“去一个为你好的地方。”

“为我好?”

“去京城。”

“啊?”

苏小小一愣,“你不会是要去找那个什么男人吧。”

苏依凤面色一冷,“只有那男人能让你过上好日子。”

“我为什么要依靠男人,没有男人我们也照样能过得很好的。”

苏依凤闻言看着苏小小,那美眸里眼神复杂得很。

“嗖——”

利箭而至,就那般突然的插进了苏依凤的心脏,那般快,快得如风闪电,快得苏小小反应过来时,就看到苏依凤胸前被大团大团的血染红。

苏小小小近乎本能的接过了苏依凤倒下的身体。

很奇怪,明明苏依凤应该是能躲开的,她武功那般好,再不济,也是不用刺到心脏的吧。

“苏小小。”

苏氏倒不急不恼,于生死好像也是那般淡然没有遗憾,没有不痛快,而是定定的看着她,终于难得的笑了笑,“好好活着。”

“娘。”

苏小小撕心裂肺的喊着。

这一声娘,好像穿透了黑夜,却不是来自苏小小,是来自原主,那种本能的对于母亲离开的痛苦和不舍。

苏小小抱着苏氏,眼眶不禁也红了。

“凤儿。”

突然一道掌风叫苏小小摔倒一旁,她只听一声轻唤再定神时,面前一个神态丰仪的中年男子突然接过苏氏的身体,那般急切的样子,“凤儿,你不要死,我来了,我来了,我会救活你的。”

“不用了,你能来我已经很高兴了,好好……照顾……小小。”

苏氏说着话,抬手似想抚抚中年男子的脸,却最终无力的垂下。

好像不过短短时间,一切天翻地覆,苏氏的面容彻底自眼前消失。

山风呼啸,苏小小看到那个中年男子抱起苏氏。

而她,因为方才那一摔,好像有些脑充血了,只眼前一黑,晕了。

……

苏小小再醒来时,四下一片清寂,阳光正从窗户处地透进来,窗外花叶正好,而屋内,清香袅袅。

一桌一椅,一木。

哦,还在这古代呢没穿回去。

摸摸脸,看看衣裳,果然是没还在这里。

而这时,门外一个丫鬟进来,看到苏小小醒了,立马对着外面一顺。

顿时,一个衣着美丽的眉眼精至的妇人带着一位中年嬷嬷走了进来。

正是苏梦蝶,她娘的妹妹,嗯,也就是她的伪善姨母。

她娘当时那一箭,她不得不怀疑是这苏梦蝶所为。

“醒了。”

苏梦蝶看着苏小小,面上再温和也装不下那分怨恨。

是啊,谁会对自己丈夫和别人生的女儿有好脸色。

“醒了就起来,立马赶路,回王府。”

回王府?

苏小小揪着眸,不太想回啊。

不过……

“你,你们,是谁,这是哪里呢?”

既然她眼下要去那个什么庆王府生存,那她先前又和这个庆王妃这般不愉快,那就演戏好了。

第7章 给你一脚

苏梦蝶看着苏小小蹙眉诧异,“你不记得我是谁了。”

“你是……我娘吗?”

苏小小一脸疑惑,一脸无辜。

“对,以后,她就是你娘,会对你极好的,你放心。”

这苏梦蝶面色忽白忽青,还没恍过神来,门外那个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当是庆王爷,当时从她怀里抢走她娘的人。

庆王爷上得前来,拉着苏小小的心,一脸温和带着愧疚,“小小,你可算是醒了,我是你的父亲,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

“父亲……”

靠,我当然知道你是我父亲,还够渣的那种。

“你既然醒了,再休息一日我们就出发吧,爹带你进京过好日子。”

“过好日子。”

苏小小“傻傻”的呢喃着。

“对,以后,爹一定不会再让你受苦了。”

庆王爷眼眶都红了了,然后一挥手,整个屋子立马就空了。

苏梦蝶都极不甘愿的退了出去。

在客栈里住了一日,第二日一大早,如同宁王爷所说,一行人进京了。

宽大的马车里就坐了苏小小一个人,还有一个丫鬟,是苏梦蝶派来的,说这一路没丫鬟伺候,就先把她的调给她一个用了。

而此时,这丫鬟看着苏小小的眼里透着不屑,眼神更是监事。

苏小小恍若不觉,倒是极新奇的拉起帘幕看向外面。

这就是古代热闹的集市啊,真不错。

看着苏小小一幅没见过世世面的样子了,那丫鬟更是不屑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这时苏小小自外面收回眼神,看着那丫鬟。

“奴婢景色。”

“哦,好名字。”

“多谢七小姐夸奖。”

“七小姐?”

景色不太耐烦的点了点头,“是啊,你在王府里排名第七,算,庶出。”

“哦,那你和我说说王府的情况。”

“这个……”景色不太乐意,说白了就是敷衍,她是王妃身边的大丫鬟,可不是一旁丫头能比的,而面前这位,说好听点是七小姐,这还不是个来成不明的,指不定哪日就被王妃给剖皮了呢。

“哟,说啊。”

苏小小戳戳丫鬟的胳膊,倒是饶有兴致。

好歹是个主子,景色不悦的咬了咬唇,便把王府情况大根的说了下。

苏小小这一听。

渣爹啊,果然是渣啊。

王府里不止是有这个坏姨母啊,还有几任小妾呢,只是呢,段数看来都没这个苏梦蝶厉害,还是这个姨母主持着整个府内中馈。

这苏梦蝶呢育有一子一女不说,还有家中的妾室也有生养,总之,她就是排第七了。

这里是大周朝,庆王府是当今皇上的弟弟,据说当年皇位之争也是厉害,可是他这个弟弟,也就是眼下苏小小的父亲,却在这时不争不抢,反面在最关键时,帮着皇上顺利登基,自此皇上感激,一门荣宠,门庭不衰。

那丫鬟说完,见苏小小冥思苦想的样子,以为她是听不懂,眼里透着轻视,“七小姐你也不必担心,你好好跟在王妃身边,别人也不敢给你坏处受的。”

是么?

只怕是,这她这一回到王府,还不知道是如何个水深火热呢。

庶出,言不正名不顺的。

啧啧啧,她都能预想到回到永安王府那“精彩绝伦”的日子。

嗯,先去看一看,实在不行,跑路咯。

而就在这时,马车突然停下了。

“王爷,前面路被拦住了。”

苏小小听着外面的人在对前面那辆庆王爷的马车禀报。

苏小小好奇,也想看看,刚撩动起帘子一角,就被阻止。

“小姐,不可当众露面。”

景色道。

苏小小看她一眼,呵呵了,这果然是在王府的丫鬟啊,比她还有主子样。

“景色姐姐看眼睛生得大,长得也美。”

苏小小嘴可甜了,这一句话的,顿时叫景色高兴了,毕竟被夸好看都是一个高兴的事,看着苏小小这般巴结她,景色心里更透着同几分得意。

捧得你膨胀好呀。

苏小小眯着眼儿笑,就怕你不膨胀呢。

“嘶鸣——”

苏小小的笑意一僵,因为只听马儿一声嘶鸣,整个马车都开始倾倒。

“快,救人,救人。”

外面,传来宁王爷的急呼声。

苏小小觉得她可真是无比悲催呢,这还没回到王府呢,就要光荣负伤,正郁闷着呢,便觉腰间一紧,然后一张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哇,帅!

清冷,俊逸,瑰艳……

面目精致,鼻如悬胆,眉若墨画,这是……画里的人吧!

不过好看看的唇里吐出的话,可真不好听。

“不要对我犯花痴。”

对方说。

苏小小这心里……

简直了好吗,抬脚就是一踢——

第8章 世子爷

苏小小这一脚踹得爽了,简直就像是借机发现,风流俊逸的男人还没反应过来,人就被踹得倒仰,颠碚扑地,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苏小小还得意着,宁王妃一个巴掌已经扇了过来。

“没家教的东西!”

啪!

这巴掌打得很,苏小小还没站稳,竟直接被打了个趔趄,撞在了翻到的马车上,而方才被踢到在地的男人脸色青白,捂着小腹站起来,脸色瞬间变了变。

素来以温良恭俭闻名京城的宁王妃苏梦蝶,下手竟然如此狠厉?

“你敢打我?”苏小小也蒙了。

苏小小的惊异几乎大过了愤怒,她在现代活了二十多年,又过了五年被人众星拱月的日子,还从没人敢打她。

“到底是小地方出来的,一点礼数都不懂,”宁王妃嫌恶地看着她,“苏小小,若不是峥儿救了你,你还有机会站在这里说话?不说感谢倒也罢了,竟然对救命恩人动手?!”

苏小小愣住。

峥儿救了她?峥儿是谁?苏小小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目光缓缓转向了那个被自己踹飞的男人。

天哪,他……他不会就是峥儿吧?苏小小心虚地低眼,往他小腹以下三寸瞧。

男人见她看向自己,也阴沉沉地挑了挑眉,却是在一边看好戏。

苏梦蝶尚且狼狈,一口恶气全冲着她发泄出来,“穷乡僻壤待久了,被教得如此没有规矩,野腔无调,丢人现眼!”

苏梦蝶还待再骂,安君义却已骑着马走过来,苏梦蝶咬了咬牙,深吸口气,挂上担忧神色。

这恶毒王妃变脸倒是挺快,苏小小气得咬牙,但安君义已经靠近也只好跟着她变了。她是失了记忆的可怜女子,可不好跟苏梦蝶杠上。

一个担忧慈爱,一个委屈无辜。

在旁不小心看完全戏的“峥儿”不由莞尔,不用想就知道又是一出后院起火。他将目光一转,看向苏小小。

这死丫头踹他的时候倒是毫不脚软,此刻却美目含泪,黛眉低垂,一手捂着胳膊,不施粉黛却自现夭桃浓李,还有几分娇弱不胜风之姿,般般入画诱人瞩目。

“怎么样?啊?”安君义下马来,拉着苏小小检查,见她一副不胜惶恐的样子更觉心疼,“有没有哪里伤着?”

苏小小憋了嘴巴,“父王,女儿没事,就是让姨母担心了。”

苏梦蝶嘴角一抽,神色越见怜爱,一低头一皱眉还有一股妩媚之态透出,“我是你的母亲,自然要担心的,小小不必挂怀。”

安君义也拍拍她的肩膀道:“没有摔伤就好,等会回到王府,让府医看看。”

语罢,他又看向苏梦蝶口中的“峥儿”,皱了皱眉,“容峥,为何在官道纵马?”

“王叔见谅,”容峥瞥了苏小小一眼,“并非容峥故意纵马伤人,是这马一时失控,才会不小心冲撞了王叔的车队。”

原来是他的马在逞凶,看来自己刚才那一脚也没有踹错嘛。

苏小小才暗松口气,谁想容峥语气突的一变,“不知王叔和这女孩是什么关系?”

呵,听这语气还很不服?纵马伤人,踹你一脚算轻的了!

安君义显然对容峥这漫不经心的样子也不甚满意,“他是本王的女儿苏小小,容峥,这里毕竟是官道,人来人往,你是世子,莫要失了自己的身份!”

世子?!

她如果没有理解错的话,世子应该就是某个王爷的儿子吧?苏小小牙酸,那么她刚才……

好像踹了王爷儿子的小兄弟!

不会断子绝孙吧?

小说

乔少囚爱成瘾:报复一旦开始,就纠缠不止。

2021-1-2 20:45:52

小说

情陷豪门冷总裁:他将我变成豪门太太。

2021-1-2 20:49: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