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非你不娶:若水三千,只取一瓢。

三年夫妻,付出所有,却没想到,这场婚姻本来就只是一场谋划。,父母被害,兄嫂惨死,公司倒闭,一纸离婚,一夜间,白沐冰从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跌落,人生彻底倾塌。,她以为,她的人生,从此以后只剩复仇,而他却从天而降,有如神祇,宠溺道,“若水三千,只取一瓢,无论你是否二婚,我上官浩非你不娶。”
娇妻非你不娶:若水三千,只取一瓢。

第1章 魅色

夜色如同一只巨兽,张开大口便吞并了整座城市。而这巨兽口中,又是另一番璀璨。

满目的霓虹灯,将城市照得如同白日。车流如织,丝毫不因时间点而有所停滞。毕竟,九点,对于B市的人们来说,不过是夜生活的开端。

“魅色”就坐落于这繁华一角,招牌是个狂草的两个字,一扇不起眼的木门之内,是整条酒吧街最热闹的夜总会。

白沐冰穿着一身纯白色的紧身包臀裙,深V领和仅到大腿根部的裙摆,将她凹凸有致的好身材勾勒得一览无余。昏暗的灯光下,白沐冰忍不住用手去拉裙子的下摆,然而遮了下面就遮不住上面,换上这套衣服不过五分钟,她已经窘迫得满面通红。

即使已经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白沐冰还是被这阵容吓到了。

今天是她第一天来魅色上班,大概的工作内容陈哥都已经给她讲过了,但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这里的风格……

白沐冰偷偷看了一眼身边与她站成一列的其他女人,说起来,她应当算是这里面穿得最保守的了。站在她身边的这一位,裙子短也就罢了,腿根处还开了个叉,几乎是将整条大腿露在了人前。再看另一边这位,两件式的衣裤堪比比基尼,紧身吊带的后背只由两根交叉的带子勾成,露出了大片白花花的背。

白沐冰忍不住就生出了一股羞耻感。好在她身上这套过于保守,别人都不愿意穿,如果让她穿着身边这两位这样的衣服去陪酒,那她大概宁愿立刻去死。

“啪啪”两声拍手声传过来,一溜女人看过去,是负责带她们的陈哥。

陈哥是她们的负责人,每晚由他来分配每个人要去的包间。见他走过来,一众人都打起了精神。

“妹妹们,B101要十个人。”他简单地说完,对着她们点了一遍,指定了几个人,被点到的脸上都露出了兴奋的神情,没被点到的,则明显失落下来。毕竟对于她们这一行来说,有活干,才能拿钱。否则,即使在这里坐一晚上,也不会有半毛钱收入。

眼看着还差一个人,陈哥再次扫视了一圈,一眼就看到了一身白色站在人群中的白沐冰。她不知在想些什么,整个人呈现出一种与旁人截然不同的游离状态。

陈哥眼睛一亮,指了一下白沐冰,“冰冰,就你吧!”

白沐冰回过了神,有些不敢相信地指了指自己,“我?”然而陈哥已经转头对其他人交代起来,而剩下的没有被选中的人,则看着她这副表情,对她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得了便宜还卖乖,切。”

白沐冰讪讪地放下了手,听着陈哥大致讲了一下,忍不住一颗心就提了起来。

“都听清楚了吗,这间包间的客人很重要,大家好好表现。”

见她们应了,陈哥转头就带着人过去了。

走廊里的灯光稍显昏暗,白沐冰走在人群的最后,两只手紧紧地绞在一起,几乎连呼吸都要不顺畅起来。

短短的一段路,她走得如坐针毡。然而,真正煎熬的,还没有开始。

陈哥最后停在一扇门前,转头看了他们一眼,推开门的一瞬间,脸上已经挂上了笑容,“各位老总,这是我们这最漂亮的一批妞儿,让她们陪大家玩玩吧。”

话音刚落,一队姑娘就整齐地走了进去,在包间的最前方站成一列,以供挑选。

十个人中,只有白沐冰一直低着头。是以,大部分人已经被点走了,就剩她和另一个长得稍逊色的女人留在了原地。

“那你们俩就给各位老总倒倒酒吧。”陈哥冲她们俩使了个眼色,又对包间里的客人奉承了几句,推门走了。

那女人是个性子活络的,没有选她不要紧,她转头就拿了瓶酒,这位老总那里说几句甜话,那位老总那里调笑一番,没一会的功夫,她已经坐在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大腿上。

白沐冰更窘迫了。

“傻站在那做什么?”

不知从哪里传出来的一声,让白沐冰吓了一跳,迅速找了个没有人占领的角落,坐了过去。

陈哥之前交代过,一旦进了包间,如果被人赶出来,是要扣钱的。

包间里的气氛逐渐暧昧起来。

白沐冰不敢去看,两手交叠在膝盖上,规规矩矩坐着,如同一个木偶。而包间里的大部分人身边都有了女伴,似乎也没有人在意她这个异类。

拿不到小费也没关系,只要不被赶出去……今天第一天,少赚一点好了。白沐冰不断给自己施加心理暗示,没多久,竟然真的渐渐平静下来。

或许是渐入佳境了,耳边渐渐传来一些不协调的声音。

第2章 包了?

白沐冰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堵上才好。但她此刻什么也不敢做,虽然她只是来陪酒的,但看这包间里的气氛,眼角不经意的一瞥,一个肥胖的男人已经将手伸进了一个女孩的衣服里……她不敢再看,眼观鼻鼻观心,坐得比小学生还端正。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家竟然真的像是遗忘了她一般。

白沐冰坐着坐着,忍不住就想起了一些事情。

不是很愉快的回忆。

三年前一心沉浸在爱情中的她,估计只会把今时今日当做一个噩梦。

家世显赫,国内知名大学毕业,刚毕业就嫁给了自己心爱的男人,这是多少女孩梦寐以求的人生?

白沐冰全都经历过,然后,如同美梦一般,一个个全部破裂。

一直到现在,她都记得三年前父母反对自己嫁给冯简时的坚决。那是她从来也没见过的疾言厉色,在那短短的几天里,她全部见识到了。

然而向来顺从的她,竟也难得有了脾气。他们不同意她嫁,她就从家里偷户口本;被发现了不许她出门,她就绝食抗议。

父母几乎用尽了所有的招数来反对,可她那时自以为是,一心向着爱情奔走,父母不就是嫌冯简穷么?荒唐!她是新时代的女性,只想嫁给爱情。

她以为只要克服了父母的固执,就可以得到幸福。

她确实克服了,却也毁了自己的家。

先是公司忽然出了问题,随后哥哥嫂嫂出了车祸,紧接着,父母也失踪了。

接着,白氏集团,忽然就成了冯氏集团。她竟然到这时才知道,原来这些年自己一心一意追随的丈夫,早已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掌控了全局。

这荒唐的三年,如同一个不切实际的美梦。而这美梦的结局,是这一连串的不幸,加上那一纸冷冰冰的离婚协议书。

她不傻,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所有事情的罪魁祸首是谁。她怎么能甘心?可是三年专心致志的家庭主妇生活,早已折断了她的双翼。

她深爱的男人,竟然借助她的力量,成功从寒门转变成了豪门。随后,亲手毁了她。

冯简,若不是他,她又怎会流落到这样的地方?

一个月来求职无门的痛苦一幕幕闪现在眼前,偌大的A市,以她这样的学历,竟然没有一家公司肯收留。

她实在是没有办法,辗转到了B市,吃光了最后一顿方便面,手里连坐公交的钱也没有了,她却看见了魅色的招聘简章。

一切水到渠成,她劝自己,只有活下去,才能想办法报仇,尊严什么的,此刻无关紧要。

正全心沉浸在满心的恨意中,耳边忽然传来一声爽朗的调笑声:“哟,一个人坐这种蘑菇呢?”

白沐冰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抬起脸,正撞进一双玩味的眼睛里。

云飞观察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刚进门时她就低着头,一开始他还以为她是欲擒故纵,毕竟这样的地方嘛,哪里会有真的纯情?

他就不动声色地坐了一会,谁知这么会儿时间,她愣是跟个小学生似的规规矩矩坐着,一动不动。云飞这会是真的信了,看来,这妞应该是新来的。

他心里隐隐有种捡到宝了的喜悦,从包间的那头走过来,开始撩她。

这一撩,云飞就觉得自己完了。

刚才她一直低着头,所以没能看清她的脸。只觉得她身材很好,一身紧身的裙子将身材完美勾勒出来,依着他这么多年混迹风月场练就的眼光看来,这妞儿身上可是一丝赘肉都没有。

这一抬头,她标准的瓜子脸就露了出来。

妆画得不浓,更像是只涂了个粉底。唇色嘛,粉粉嫩嫩的,相当好看。高鼻大眼,此刻正惶恐不安地盯着他。什么都可以骗人,唯独眼睛骗不了人。

云飞觉得自己喉头一紧,忍不住就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距离近了些,他心中的震撼就更多了。

或许是包间里灯光昏暗的原因,她的脸如同上好的瓷器,没有一丝瑕疵,白得透净。云飞承认,即便是自己已经见过了不少美女,但是没有一个,能与眼前的这一个相提并论。

见没有办法装空气,白沐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起自己的工作,她从桌子上拿了个杯子,拿起一旁的酒瓶开始倒酒。

虽然脸上神情镇定无比,但颤抖的手出卖了她的内心。她险些拿不稳杯子,红酒洒出来一些,洒到了她白净的手背上。

云飞立刻伸出了手。

还没碰到那只白白嫩嫩的手,白沐冰就握紧了杯子,不动声色地躲开了。

她面前把杯子送到云飞面前,低声说道:“老……老板,喝酒。”

云飞往沙发上一躺,意有所指地看着她,说:“我要你喂我。”

第3章 误会

白沐冰听见了,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果然人不可貌相,面前这个人生得白白净净,放在古代大概可以算是个文弱书生,没想到也是个色胚。也是,来这种地方的,还能是什么正人君子不成?

她心里逐渐泛上一股冷意,咬咬牙,勉强将杯子凑了过去。

谁知,杯子还没碰到云飞的嘴,他忽然伸出手来想抓她的手腕。白沐冰条件反射地要躲,杯子里的红色液体洒出来一些,洒到了云飞的白色衬衫上。

完了!白沐冰心里一紧,慌张地抬头去看云飞。第一天上班就犯了这样的错误,如果这个男人追究的话,那自己……

或许是她眼里的惊恐意味太明显,云飞本想再捉弄捉弄她,也瞬间有些不忍心。他朝她勾起了唇角,笑了一笑,问道:“新来的?”

白沐冰点了点头。

心里的猜测得到验证,云飞显然很是得意。他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衬衫的事情,起身想去卫生间擦一下。才一起身,就有眼尖的看见了他衬衫上的污渍。

“高总,这是怎么弄的?她弄的?”

包间里一时安静下来。

白沐冰感觉所有的目光都朝她看了过来,其中不乏几双凌厉的眼神。她大概是知道得罪这群人的下场的,毕竟陈哥再三交代了他们的身份显赫,而自己不过是一个陪酒女,如果他们追究……

她忍不住求救地看向了云飞,起身拼命道歉道:“对不起高总,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的道歉被一只手阻断。云飞摆摆手,无所谓地笑了一下,“一件衬衫而已,小事儿。大家继续喝啊!”

白沐冰提着的心刚刚放下去一半,就见云飞又补了一句:“这个妞儿,今晚我包了。”

身边立刻响起了起哄声,以及另外几个陪酒女投射过来的羡慕目光。云飞说完这话就转身进了洗手间。

白沐冰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

包了?这是什么意思?自己不是来陪酒的么?她明明跟陈哥反复强调过,只陪酒,不卖身!

“对不起高总,我想您误会了,我只是陪酒的!”

“哈哈哈!”

“哈哈哈!”

“这妞儿是新来的吧?”

白沐冰渐渐被不安笼罩,那些男人看着她毫不掩饰的觊觎目光,以及同为女人的同伴们讽刺的眼神,让她恍如一个笑话。

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醉醺醺地站起来,“你最好识相一点,高总看上你,是你的荣幸,你如果不愿意陪他,今晚可能会免费陪我们所有人。”

白沐冰瞪大了眼。

这是什么道理?当初来应聘的时候明明说好了的,不卖身不卖身不卖身!她身上毕竟还有贵门女儿的心性,觉得这分明是违反了合约,她要去找陈哥理论!

转身才摸上门把手,另一只手腕就被人狠狠握住了。白沐冰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被狠狠一甩,摔到了一边的茶几上。她惊恐地看着抓她的那个谢顶的瘦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对一旁的一个小姐说道:“那你们陈经理叫过来。”

白沐冰不敢动弹,眼巴巴地等着,终于等到了陈哥熟悉的身影。

“陈哥,你快跟他们解释一下,我只陪酒不卖身的啊!”

陈哥是个精明人,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眼中露出一抹狠色,飞快地过来甩了她一巴掌,白沐冰当场就懵了。

陈哥赔笑道:“大家继续玩,我教育她几句,很快就回来,对不住,对不住!”

白沐冰如同一个木偶,被他拉着到了门口。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对,你是陪酒的没错,但在这里,客人才是最大的,他们要你陪睡,你就得陪睡,你要是不肯,今天你可能被玩废了也出不了这个门!”

白沐冰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直走到了贵宾室里,白沐冰才回过神。她猛地拉住陈哥的衣服,“当初明明说好了的,你怎么能出尔反尔!我不干了!”

陈哥一转身,又是一个巴掌。

他脸上露出一抹狠色,“既然进了这里,就不是你愿不愿意的问题了。当biao子还想立牌坊?我警告你,你要是好好干,今晚的收入,我就分你一半,你要是不配合,明天我就让小王他们几个好好教教你怎么陪客人!”

他所说的小王,是这里的服务生,在她刚来应聘的时候就对她露出垂涎的目光了。白沐冰不傻,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在陈哥丢下一句“你可想好了”之后,愣愣地看着他出了门。

门砰地一声被关上,惊得白沐冰瞬间回了神。

不行,她不能这样被逼良为娼!

第4章 绝望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趴在门上听了会动静,确认陈哥走开了,轻手轻脚开了门。

贵宾室是一列A开头的房间,来报道的时候陈哥就带她认识过了。此刻她轻手轻脚地走在铺着厚重地毯的走廊上,全身的每个毛孔都在警惕。先逃出去再说!好不容易快要走到尽头了,她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了陈哥的声音。

糟糕!

从刚才那俩巴掌,白沐冰已经深深知道陈哥的脾气了,这会如果被他抓到,自己的下场……没有时间犹豫了,她转头看到旁边的贵宾室开着一条缝,飞快地闪身躲了进去。

就在白沐冰闪身而入的一瞬间,陈哥带着一位客人笑呵呵地经过了走廊转角。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白沐冰看着傻乎乎的,又不像其他妞儿一样会勾人,竟然傻人有傻福,也被人看上了。看来自己当时真的没有看错人,技巧嘛,可以教,这姿色,还是应该放在第一位。

他越想越是满意,脸上的笑容都加大了几分。

而这头,白沐冰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了门上,屏住了呼吸。听着陈哥的声音渐渐远了,她这才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这会才算是逃出生天了。

她才平息了一会呼吸,准备开门看看外面的动静,忽然听到后面有门开的声音。

白沐冰下意识地转头看过去,她刚刚是蹲在地上,一转头,一眼就看见了某个不该看的部位……说出来也许可笑,即便是跟冯简结婚了三年,她也一次也没见过男人的身体。

只因为,冯简从来也不碰她。

想起这个,她晃了晃神,这呆头呆脑的模样,落在某人眼里,就成了不知羞耻的沉迷。

上官浩是一向知道自己有多受女人欢迎的,但这么第一次见面就直勾勾地盯着他某个部位看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上官浩的脸色黑了下来。他向来是厌恶女色的,更别提是这种地方的女人。要不是应酬需要,他根本不会来这种地方。都怪云飞那个小子,非要拖着他来这。好不容易脱身,才去洗了个澡的功夫,出门竟然就碰上了这么个恬不知耻的女人。

果然是这种地方出来的女人。

由于是一个人在室内,他洗完澡就自然而然走出来了,压根没想到这里会有个不请自来的女人,自然也就想不到,自己一世英名,就这么被人看光了。

“你预备看多久?”

冷冷的声音从头顶落下来,白沐冰瞬间回过了神,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合时宜地盯着男人的那个部位看了那么久……她的脸立刻红到了脖子根,慌忙站起身,捂住了眼睛转过身道歉:“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是因为在想事情所以看了那么久……不是,我什么都没看见……”

白沐冰越说越乱,自己这究竟是在说什么?

上官浩却没有心情看她这般作态。他已经认定了这女人又是主动送上门的,这都第几个了?冲着他的身份的,冲着他的脸的,这些年,他早就厌倦了。

皱着眉转身拿了件浴袍披上,他抱臂看着那个缩在门角落里的女人。

越看,越是不爽。

看她穿的什么衣服?两条大腿直白地露在外面,这不就是让男人摸的么?因为刚才的动作,本来就短的裙子又被撩上去了一小截,好巧不巧,上官浩看到了她裙子底下露出来的白色底裤的一角。上官浩眉头皱得更紧,视线上移,看到了她因侧着身子而不经意露出的胸前风光。

上官浩冷冷一笑,说道:“你还挺有心。”

听到他的声音,白沐冰一愣,估摸着他应该是穿好衣服了,这才窘迫地转过身,有些不好意思抬头看他,低着头道歉:“对不起先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刚刚……”

“这样的手段,你对多少个男人用过了,嗯?”

尾音微微上翘,听起来危险无比。白沐冰知道他是误会了,但毕竟是自己犯了错在先,更何况现在脱身要紧,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

她非常真诚地深深鞠了个躬,用了十二万分的诚意道了个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躲到这里打扰到您也是无奈的做法,我这就走,不打扰您休息了,对不起。”

由于领口开得大,她弯腰的时候,上官浩几乎一览无余。他眼睛眯了起来,在她转身去抓门把手的时候,猛地拉了她一把。

第5章 嫁给你?

这是今晚第二次被摔了。不过这次还好,是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床?白沐冰飞快地反应过来,迅速坐起身,看着那个抱臂站在面前冷冷看着自己的男人。

“您这是……”

上官浩几乎已经确认了,她就是刻意来勾/引他的。

或许是云飞的主意,那小子总是想要看自己跟他们一起混迹风尘的样子,没有一刻安着好心;或许是这夜总会负责人的主意,因为知道他的身份,迫不及待想要巴结。

不过,不管是谁的主意,这个女人的演技也太拙劣了些。他心里涌上来一股难以抑制的厌恶,看着还在惺惺作态的女人,冷冷地笑出了声。

“你想要什么?陪我睡一夜?”

白沐冰一愣,心知他是误会了。她心里渐渐有不太好的预感,这个男人,看起来比刚才那些包间里的所有男人都要危险。

她紧张地抓了抓下面的床单,用尽量平稳的语气说道:“先生,我真的是不小心躲到您这里的,因为刚才要躲一个人……打扰到您,做了那些不好的举动,我真的很抱歉,我现在就走,不碍您的眼,好吗?”

上官浩唇角的笑容愈发地冷,“一口一个您的,少装了,你既然这么饥/渴,君子有成人之美,我当然应该满足你才是。”

白沐冰愣愣地看着他拿起手机按了个号码。

这个危险的男人,一边用看猎物的眼神看着她,一边面无表情地对着电话那头下指令:“你们几个人?十二个,好,全都过来。”

不安的感觉渐渐将白沐冰笼罩。这个男人的眼神太危险,她在他眼中看不到一点点对于女人的渴望,这让她略略心安,但同时,她也感受到了更深的恐惧。

她鼓起勇气,轻声问了一句:“我现在走,可以吗?”

上官浩面无表情,“不可以。”

白沐冰觉得,自己简直要被他的目光冻结了。

她从没有感受过这样强大的压迫力,仅仅是看着她而已,就逼得她不敢生出逃跑的念头。

她动作极小地动了动身体,勉强把裙子拉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而这番动作落在上官浩眼里,又成了诱惑他的佐证。

愚蠢的女人,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放弃,真是可笑之极。

大约十分钟后,房门被敲响。

白沐冰如同受了惊的小鹿,惊恐地看着上官浩开了门,门外迅速涌进来十余个人高马大的男人。

“大少,有什么吩咐?”

上官浩抱着臂,微微让开了些,对为首的那个男人说:“轮了她。”

三个字,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让白沐冰瞬间惊恐地看了过来。

来的十余个人都穿着西装,并没有全部进来,大部分还在房门外待命。

而为首的那一个,剃着利落的板寸头,看起来十分干练。

听了上官浩的话,进门的几个人都有些不可置信。板寸头惊讶地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有些为难地看着上官浩说:“大少,这……不大好吧?”

上官浩的坏心情,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

他看着床上一脸惊恐的白沐冰冷冷一笑,随即抿了抿唇,看也不看板寸头,冷冷地说:“薛刚,你跟着我有几年了?”

薛刚的脸色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三年了。”

跟着上官浩三年,他的性格,薛刚再清楚不过。豪门中长大的孩子,性格极端冷漠。即便他如今已经算得上是上官浩的得力助手,也从不敢造次。

听这语气,隐隐有些危险。

上官浩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薛刚神情复杂地看了眼床上的白沐冰,她一脸的惊慌失措,明显是受到了惊吓,脸色都变得惨白。他大概能想象出是怎么回事,唉,他虽然同情她,但谁让她惹到了上官浩呢。

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让开了些路,让身后的手下都进房来,随后,面无表情地指了指床上的女人,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在场所有人都听清。

“大少吩咐了,轮了她。”

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他们这一伙人,平日大多不直接跟上官浩接触,但是自家主子的脾气,多多少少也有了解。刚在房门口的时候听到,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现在,既然连薛刚都这么说了,大少就是认真的了。

十余个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床上,越看,越是心痒难耐,毕竟白沐冰这样的姿色,可是他们平日没有机会碰的。

所以,即使她是夜总会里的人,他们也丝毫不会嫌弃。

而此刻坐在床上的白沐冰,心里已经逐渐被巨大的恐慌笼罩。

第6章 回老宅

从上官浩开始打电话,她就有些不能接受事实。到这些人突然出现,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整个人的状态都是懵的。可即便是头脑再过空白,她也能从这些人围过来的身影,以及他们脸上不约而同露出的垂涎目光看出,他们,绝对是认真的。

上官浩本来是打算下了命令之后就走的,可是看到白沐冰脸上明显的惊恐神情,和不断往角落里挪的身体,他忽然有了些兴味。

这个女人,究竟是真的害怕,还是依然在装?

薛刚看着他的神情,有些不确定地问:“大少,你要在这……看着?”

薛刚再清楚上官浩不过,跟着他做事的这些年里,他从未见过上官浩亲近过女色。今天这一个,大概是自己撞上来的,所以可想而知上官浩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但是在这看着……未免也太重口味了点。

谁知,上官浩随意找了个高脚椅坐下,拿出手机划了几下,头也不抬地说:“你们随意。”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是藏的什么心思。

在场的几个人,更兴奋了。

而白沐冰的心理防线,也在这一刻到达了崩溃的边缘。

他们当她是什么?

伎女么?她明明是为了躲避厄运才来的这里,怎么才离开狼窝,又掉到了虎穴里?

她顾不得围上来的几个人,紧紧蜷缩在角落里,拼命护着自己的衣服,对上官浩哀求道:“先生,我已经说过了,我真的不是故意闯进来的,如果让您觉得不舒服,我给您道歉,可我不是

伎,也不是您所说的那种女人,请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好吗?”

上官浩不为所动。

白沐冰又说了几句,一个不留神,一个男人的手已经摸上了她的背。

她像一只受了惊的兔子,尖叫了一声,猛地拍开了那只手,眼角余光看到床头柜上有个烟灰罐,她想也不想地,拿在手里四处挥舞。

“小野猫,我喜欢。”

其中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上官浩只抬头瞟了一眼,随即兴致缺缺地继续低下头玩手机。

“怎么了这是?”

白沐冰几乎是惊喜地抬起头,看到了房门口挤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刚才说要包了她的那个人!

陈哥本来跟云飞说了,白沐冰已经在贵宾室等他,谁知还没去自己的房间,就看到这里动静不小。这是他给上官浩开的房间,他自己知道。

视线相接的一瞬间,云飞立刻觉得不好。

见上官浩头也不抬,他转头去问薛刚:“这是干什么?”

薛刚看了上官浩一眼,说:“高总,这个女人惹到大少了,大少让我们……轮了这个女人。”

云飞心里咯噔一声。

这明明是自己看上的,要是上官浩难得动了凡心,想尝尝鲜也就罢了,让这么多人轮了?怎么可能!

他赶紧上前拦在众人面前,“等会等会。”

上官浩面无表情地抬起了头。

“大少,这是误会啊,这是我今晚包下的女人,怎么会跑到你这来了?”

他回头看了白沐冰一眼,高声说道:“说你呢,是不是走错包间了!还不快给大少道歉!”

白沐冰不傻,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连忙点头:“对对,是我走错房间了,对不起大少,都是我的错!”

云飞跟着打马虎眼:“就是嘛,误会误会,大少不要动怒,难得出来玩玩,怎么能让一个女人坏了兴致呢,不值当的嘛!”

上官浩充耳不闻,只是紧紧盯着白沐冰,嘴角牵起了一抹戏谑的笑:“你刚刚不是说,因为要躲一个人,才到了我这里?”

白沐冰只觉得,那个眼神冰冷至极,几乎要让她窒息。

“我……我……”

见她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云飞瞟了一眼上官浩的脸色,心里也是一阵发虚。认识他有些年头了,上官浩如果面无表情,那说明他的怒气还不太多;而如果他开始笑了,那么今天,必定有人要遭殃了。

但是面对白沐冰求救的眼神,他又有些于心不忍。云飞硬着头皮说:“大少,你看,这真的是个误会,不如这样,今天就卖我个人情,这女人呢是我看上的,就让我带走,你要是想让手下们玩,我再给他们找几个女人,怎样?”

上官浩慢悠悠地看过来,“所以说,这个女人,是你让她来的?”

云飞傻眼了。

也难怪,以前他就经常想方设法带上官浩来这种风月场所,为的就是看他沉沦的样子。就连今天也是,不过上官浩明显没什么兴趣,跟他们喝了会酒,就借口有些不舒服,提前进了房间休息。见他这样,云飞也不好说什么。谁能想到会出这种事?

第7章 又撞见尴尬

在B市,谁不知道上官浩的性子?向来是雷厉风行,说一不二。

他只好讪笑着摆摆手,“不是不是,真不是,算了大少,你喜欢怎么玩就怎么来,我不说了,随你随你都随你!”

他退到了一边,白沐冰眼中的最后一丝光芒也暗了下去。

上官浩看着面面相觑等待指使的众人,嘴角挂着一抹冰冷的笑,沉声道:“继续。”

薛刚和云飞都默默地走到了一边,别开了脸。

那一头,绝望如同浪潮,正铺天盖地地朝白沐冰涌过来。

她整个人都在抖,手里的烟灰缸几乎要拿不住。索性放开了喉咙,大声吼道:“我已经说了,我不是伎女,你们这样是犯法的,我可以报警!”

没有人理会她。

一个男人绕到了她的身后,试图从她手里夺下烟灰缸。

白沐冰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想也不想地把烟灰缸砸了过去。

那男人显然也没想到她会真的砸,额角结结实实挨了这一下,痛得一下子捂着额头蹲了下去。

上官浩脸上渐渐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

既然刚才云飞为她开脱,那么今天这事儿,跟云飞一定脱不了干系。正好他也在场,他今天,就借这个女人,好好地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场,省得以后他再给自己弄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来。

他轻咳了一声,那几个人男人对视了几眼,虽然忌惮她手里的烟灰缸,但他们这么多人,难道还会怕一个弱女子?

当下有人发了狠,一下跳到了床上,伸长了手去夺。

白沐冰又朝那人砸了一下,这回却没有得手,那人灵活地躲开了。她站起身找了个缝隙就想走,没留意到身后有人一把抓住了她的衣服。

几乎是下意识地,白沐冰朝着反方向奋力地挣脱了。

这衣服的领子本来就大,那男人抓得又紧,在白沐冰的挣扎下,深V的领子不堪受力,伴随着撕啦一声响亮的碎裂声,衣服应声而碎,露出了一大截白净的肩膀。

身上一凉,白沐冰立刻意识到,自己大概大半个身子都已经暴露了。

保守的她,怎么能忍受这样的屈辱?

她只觉脑袋轰的一下,伸手护住了自己的前胸,回头狠狠看着撕她衣服的男人。

可是没有用。那人似乎被她的眼神震慑了一下,但仅仅是一下,等他看见了她姣好的神采,他眼中立刻浮现出了迷乱的神色。

白沐冰受不了这眼神。她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在被一种名为耻辱的火焚烧着。

被那么多个男人当众……她宁愿死,是,她宁愿死!

丝毫不犹豫地,她转头就朝着床头的墙撞了过去。

鲜红的血液顺着白沐冰的额头流下,白沐冰视线模糊,身体摇摇晃晃的往后退缩着,眼前的人影也越来越模糊嘴里依然重复着:“我不是伎女,求你们不要!”

就在白沐冰倒下的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上官浩抬起了头,似乎有着丝丝震惊。她累了,再也支/持不住地倒了下去。

“大少,她……她撞墙了!”薛刚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在这种风尘之地竟有这么刚烈的女人,为了自己的清白,不惜撞得头破血流。

上官浩也被白沐冰的举动震到了,他以为这个女人跟这里的其他女人一样,为了钱,什么都不在乎。

而她,不一样。

“薛刚,去查她所有的资料,两个小时之内。”上官浩觉得这个女人有点儿意思。

“是,我马上去办。”薛刚知道,这个女人的举动似乎引起了大少的注意,他也很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经历过什么。

“把她送到我的别墅。”上官浩冷冷的看了眼倒地上的女人,命令道。在还没弄清楚这个女人身份之前,他还不想放她离开。

“是,大少!”十几个男人也被白沐冰的举动吓到了,在如今这个拜金的社会上,竟有女人把自己的名节看得比生命还重要。

“你还有问题?”上官浩看到云飞错愕的眼神,云飞赶紧摇了摇头。上官浩不再说话,又加上自己今天很不爽,就自行离开了。

别墅——

“小姐您醒了?”

“这是哪?你是谁?”白沐冰看着这陌生的环境,和眼前陌生的人显得有些惊恐。

她抓紧被角,努力的回想着之前发生了什么,手碰到了头,疼痛使她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差一点,她就被……

“小姐,您的头没什么大碍,医生说,休息几天就好了!”

“阿姨,请问,这里到底是哪里啊?”白沐冰看着这位慈祥的阿姨,她记得她晕倒在了“魅色”,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第8章 恢复力不错

“小姐,你就叫我宁姨吧!这里是大少的私人别墅!”

宁姨是上官家里的下人,在上官浩很小的时候因为他的父母不管他,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宁姨陪着他的,所以当上官浩从老宅搬出来时,也把宁姨接了出来。

“大少?大少是谁?”

“这个…既然你醒了,那就等大少回来了让他亲自跟你说吧,你有什么需要就叫我,我先下去了!”说完宁姨就离开了!

白沐冰看到宁姨离开了,环顾房间,奢靡的装饰,却又带着些质朴,黑色的主调,欧式的格调,简单却又不失高贵!

白沐冰下床,走到窗边,望着楼下被修剪的整齐的园艺,回想起了曾经与父母一起修剪花园里的花时的场景,她就鼻子一酸。可是,却回不去了,早已物是人非了,留给自己的只有无尽的悲凉。

听到宁姨说那个女人醒了,上官浩便没忍住上来看看。

推门进去,看到的竟是这样一福画面,女人依窗而立,长发被风吹散,目光望向远处,陷入沉思,苍白的面容毫无生机,纤细的双肩散发出无限的悲伤!

“恢复力不错!”上官浩打断了白沐冰的思绪,他已经知道了白沐冰的过去,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蠢”。

“是你?这是你家吗?我为什么会在你家?”听到上官浩的声音,白沐冰惊恐的转身,身体紧贴住窗户,脸上却故作镇静。

“你觉得呢?”上官浩步步逼近白沐冰,玩味的看着白沐冰脸上惊恐的表情。“你很怕我,白小姐?”

“你认识我?”白沐冰更加不可思议,原来眼前的男人认识自己吗?

“只要本少想知道的事,还没有办不成的!”上官浩走到白沐冰跟前,捏起她的下颚,逼白沐冰直视自己的眼睛。他喜欢看她眼里那种畏惧,却又不想屈从的眼神。

“你……”

“说。”

白沐冰刚想再问些什么,就被一阵铃声打断了。

“你快回来,老爷子又发脾气了,他让我转告你,你如果不跟乔氏集团千金结婚,他就不认你这个孙子,把你的股份收回,并且你永远不能踏入集团半步。”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女人刺耳的声音。

“你跟老头子说,我不会娶那个女人的!要娶他娶好了!”说完,不等电话里面人的回应,就挂断了电话。

“嗡嗡嗡~”不一会儿电话震动声又响起来了。

“shite!”上官浩烦躁的拿手机,一个完美的弧线之下,限量版的定制手机就被无情的扔出了窗外。

上官浩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他们竟然想安排他的人生,真是该死!正如此想着,忽然抬头看到了正一脸戒备的看着自己的白沐冰。

上官浩上下打量白沐冰,灵光一闪,嘴角扯出一个冷酷的笑容,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以解决现在自己处境的好办法。

“给你一个机会,嫁给我!”

“什么?嫁给你?”白沐冰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一个刚刚见面的陌生男人,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竟然让自己嫁给她。

“这是一个交易。”上官浩冰冷的看着她,“你嫁给我,去堵住上官家的人的嘴。你若是做得好了,我就帮报仇。”

白沐冰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他帮她报仇?

“当然,”上官浩的眼眸依旧冷漠,像是所说的是别人的事,和他无关,“我们只是合约婚姻,婚后私下我们互不干涉,只要在外人面前扮演夫妻。”

上官浩知道,自己只能找一个傀儡来堵住自己家老爷子的嘴,与其找外面的莺莺燕燕,不如就用近在眼前的女人,虽然达不到自己的标准,但是,要脸蛋儿,要身材,都还算凑合吧!

最主要的是,这个女人可以被利用。

“你怎么知道我愿意嫁给你……”白沐冰明白了,对方这个男人,是想拿自己当挡箭牌,利用自己。可是,她怎么知道自己想报仇?

“你可以拒绝,然后继续在夜店呆着,没人会可怜你。”上官浩的神情睥睨的说:“只是,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前夫逍遥快活,你甘心吗?”

白沐冰浑身一震,脸色一片苍白。

上官浩走近她,直视着她的眼睛:“被自己的丈夫害得家破人亡的滋味,不好受吧!”

上官浩不再看白沐冰的举动,他知道,他的条件打动了她,即使再怎么伪装,她眼里的不甘,仇恨,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白沐冰颤抖的握紧拳头。

为什么?自己都逃离了那个地方,还会有人提起曾经自己伤疤。

小说

一场欢喜一场劫:一转身他便成了恶魔。

2021-1-2 20:39:33

小说

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天下一片喜庆,宫内却是要闹翻了天…

2021-1-2 20:42:4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