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似你慕如初:一朝灾难,从天堂摔进地狱,

林可可,林氏大小姐,一朝灾难,让她落魄不堪,从天堂摔进地狱,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是她最爱之人夜以晨,怀着复仇的心思,她忍辱负重接近他,却不曾想,里头另有隐情……她逃,夜以晨追,一路伤痕累累,却最终还是沦陷了……
年华似你慕如初:一朝灾难,从天堂摔进地狱,插图

第1章 好久不见

云城,一家私立医院。

走廊。

“快!快速堵住各个出口,决不能不能让人跑了!”

一群戴着墨镜一身黑衣魁梧的男人手里拿着对讲机,神色冷酷。

“嘭!”

巨大的撞门声,让正在给病人量体温的林可可吓得手上一顿,听诊器随之掉落在地。

黑衣人迅速涌入将整个房间围得水泄不通。

病人已经吓得呆愣,林可可一脸震惊,“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然而,黑衣人并没有理会林可可,快速排成两列,留出一条通道。

见状,林可可心里突然升起一抹不安的预感,正想趁机跑出去时,门口处出现了一抹高大的身影。

男人的五官精致绝伦,像是雕塑家最得意的杰作,英气的眉骨,高挺的鼻梁。

深邃狭长的眼眸紧眯,折射出冷冽的寒光,淡色的薄唇此刻紧抿成一条线。

看到来人,林可可刚想迈出的勇气都没有了,心里咯噔一下,面色唰得惨白。

是他!

夜以晨!

他是怎么找到她的?

瞬间,大脑里满是惊愕,同时心底被尘封的情感像被打破的罐子,顷刻间释放了出来。

眼前的女人,还似一年前那样总穿着白色的大褂,留着一头乌黑柔软的长发,精致的脸上还是素颜朝天……

但只要一想起,这个女人是如何玩弄他的情感,陷害他的时候,心里的悸动瞬间被抹杀。

“呵……好久不见,林医生!”

男人的冷笑,陌生的语气,让林可可心猛然一疼,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不!

林可可,你不能软弱,他是和你有不共戴天的仇人!你决不能再爱上他!

“这是什么意思?夜大少?”林可可压制内心的情感,让自己变得冷静,不卑不坑。

看着女人脸上冷漠的神情,夜以晨压抑的怒火瞬间燃烧,脸上徒然一沉,沉声道,“全部都给我出去!”

话落,保镖有条不紊地连带病房的病人一并带出,瞬间本来拥挤的房间,只剩下两人。

空气越发变得稀薄,一股让人颤抖的寒意充满了整个房间。

林可可后背阵阵发凉,不敢抬头去看男人此刻的表情,“我还有事儿,就不陪夜大少了。”

说完,逃似地往门口跑去。

可夜以晨怎会让林可可如愿,如铁钳般的大手强劲有力牢牢将女人的手腕攥住,抵在房门上,脸上浮着寒气。

“还想跑?”

他好不容易找到,怎会让她再次从她眼底逃走?

这次他一定会让她尝遍所有她加注在他身上的伤害!

手腕处传来的的刺痛,让林可可努力伪装的冷静瞬间崩塌,犹如骨头被捏碎的感觉让她眉头紧皱。

“放开我!夜以晨你个混蛋,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你到底要干什么?!”

闻言,夜以晨眸底闪过一丝冷意,薄唇噙着嗜血的冷笑,犹如撒旦临世般,大手蓦地掐住林可可的纤细的脖子,收紧。

“放过你?林可可,我告诉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我还没有好好惩罚你,怎么能放了你?哪怕你死了,也不可能!”

第2章 那你掐死我

“咳咳……夜以晨你既然这么恨我,那你就掐死我啊!”

男人冰冷嗜血的目光,犹如一根根针无情扎着林可可,折磨着。

她快要受不了这种你追我藏的游戏了!

果然,脖子上的力道猛然加重,林可可眸中闪过痛苦,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缓缓放弃挣扎闭上了眼。

“想死?呵!”

男人的话里透着丝丝嘲讽,大手一推,林可可顿时倒在身后的病床上。

“咳咳……你干什么!”

还未缓过来,夜以晨挺拔的身子如一堵墙压了下来。

夜以晨修长的手指挑起林可可洁白如玉的下颚,似听到什么笑话般,眯着深邃狭长的眸子。

“干什么?林可可,我还没有折磨够你,怎么能便宜掐死你?嗯?”

高挺的鼻梁,如刀削般的五官,如大海般深邃神秘的眸子,却透着死亡冷冽的气息。

见夜以晨扯下领带,伸向自己时林可可一直佯装的冷静瓦解了,内心慌乱了。

“放开!夜以晨!”

她不能在和他纠缠下去了!

她必须铭记这个男人是害得她家破人亡的仇人!

林可可刚想挣扎,双手便被夜以晨举上头顶,动弹不得。

“卑鄙!你放开我!唔……”

该死的!

这个女人就像是他专属海洛因,明明背叛了他,可他仍是忍不住去靠近她!

抬头看到林可可淡然自若的样子,顿时内心刚升起的柔情再次破灭,有的只是嘲讽!

“很好,林可可,是我自作多情了!”

——

林可可醒来时,僵着脖子,目光呆滞的看了看窗外,已经灰蒙蒙一片了。

夜以晨已经走了,但林可可不会忘了他临走时冷漠嘲讽的眼神。

支起身子,林可可皱眉穿上衣服,刚出病房就看到一个中年的男人走来。

“林可可,今天有患者投诉你驱赶病人,作为一名救死扶伤医者,你已经犯了作为医生的职责,所以明天你不用来医院了!”

突如其来的被开除消息,林可可一时懵了。

刚想解释,院长已经离开了,顿时一股无力感袭上心头。

身心俱疲。

“你已经欠了两个月房租没交,今天就搬出去吧。”

刚回家,林可可就听到了房东这句话。

“为什么突然赶人?”

之前不是说好宽限几天么?

“哼,实话告诉你,谁让你得罪了大人物,活该!早点滚吧!”

说完,扭着屁股走了。

大人物?

她得罪了大人物?

一路上林可可都在想这件事,一股凉风吹来,林可可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走在大街上。

橘黄色路灯下,天已经如墨般,路上也没什么行人了。

林可可不禁抱紧双臂,正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做,手臂突然被人拽住。

“呦?这么晚美女你怎么一个人啊,要不要哥哥我陪你啊?”

第3章 遭遇流氓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

转身,两个一头黄毛的男人。

瞬间,一颗心猛然提起,神色警惕。

“砰!”

“啊――”

林可可抬脚踢中了男人,黄发毛没意料到硬生生被踹住,当即面如猪肝色倒在地上。

林可可见状,想要逃跑,刚迈出步子头发被拽住,头皮一阵发麻。

“啊,放开我!”感觉头发都要被拔掉了,林可可紧咬皓齿,挣扎着。

“妈的!老子今天非扒了你的皮!”

黄毛男狰狞着,眼底露出阴狠的目光,说完,对着林可可吐了一口唾沫。

呵。

这时候能有谁救她?

夜以晨吗?

林可可当即自嘲苦笑。

忽然,就在林可可将要被扔在车上时,一阵刺眼的灯光射来,强烈的灯光刺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吱――”

“妈的,眼瞎啊,没看到老子的车……啊!”

不等林可可反应过来,随着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群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黑衣人拿着棍棒,将两个黄发男按在地上暴打。

林可可被眼前的阵势吓到,顾不得思考跳下车就跑。

可刚跑了几步,手腕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拽住,林可可被猝不及防拉入一个散发着冷清的怀里。

“啊……好疼,夜以晨怎么是你?!”鼻子的酸痛感让林可可冷静了下来,抬头就撞上男人幽深冷意的眸里。

看着这张俊美如斯的脸,白天遭遇的一切瞬间在脑海里翻滚。

莫名被开除,被赶出来,无家可归还差点被羞辱!

顷刻间。

愤怒,憎恨。

油然而生!

“夜以晨,你个混蛋!你怎么那么阴魂不散,不要脸来招惹我,滚!别让我见到你!”

从最初两人相遇时,大概就是个错误!要是她当初离夜以晨远远的,或许公司不会倒闭,父亲就不会死……

可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无法挽回了!

思及,林可可眼底闪过浓烈的恨意,对着夜以晨的手腕狠狠咬去。

手腕处蓦然的疼痛,让夜以晨好看的眉宇皱起,幽深的眸子泛起一阵冷光。

“松口!”

低沉性感的声音里透露着警告,还有一丝让人不寒而栗的冷意。

口中溢出一股铁腥味,林可可这才嫌恶般松口,将血水吐出。

嫌恶,排斥的神情,让夜以晨眸子猛然一缩,寒气瞬间迸发。

“嫌脏?”

第4章 求饶

男人的话里充满瘆人的寒意,林可可却不以为然的抬头挺胸,丝毫不畏惧与男人相视。

一冷冽无情。

一愤恨不屈。

不知不觉间,空气中慢慢凝结出一股紧张,压迫的气氛来。

林可可的不屑回答,让夜以晨一直强压在心里的怒火愤然烧起,棱角分明的轮廓线变得更加冷硬!

“很好,两年不见林可可你越发有种了,嫌我脏?呵…”

看着眼前男人嘴角挂着阴测的笑意向她逼来,林可可的小腿一阵发麻。

“啊!”

双脚离地,身子被腾空,林可可被夜以晨扛在肩膀上,接着又被扔在车里。

身体重重摔在铺有豪华的地毯上,林可可还是疼得紧咬牙齿。

刚想起身,眼前忽然一暗,车门被拉上,夜以晨高大挺拔的身躯再次逼近,居高临下一双眸子微眯,然后当着林可可面,解开皮带。

“夜以晨,不……唔!”

“还不求饶?”

夜以晨冷睨着身下被他蹂躏得双眼空洞的女人身上。

听着男人第三次提起求饶这个词时,林可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没做声。

那神情似乎是在告诉夜以晨,求饶是不可能的!

三次了。

他给了她三次求饶的机会,可林可可都嗤之以鼻,坚决要和他抗争到底。

看着女人麻木空洞的神情,夜以晨一阵烦躁,翻身从林可可身上下来,快速将衣服穿戴整齐。

“你会来向我求饶的,不过,下次求饶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空头支票,刷刷画了几串数字,然后扔在林可可身上。

“我等着你,亲自来求我。”

说罢,男人的身影从车里消失不见。

良久,林可可才从车里起身,看着扔在身上的支票,嘴角勾起嘲讽之意。

“呵,十万?夜以晨我难道在你心里就值这十万?”

自我冷嘲后,林可可忍着痛穿上衣服,下了车。

已是深夜,路上没有一个人,只有一股股冷风袭来,让林可可冷得蜷缩在路边,任由眼泪无声的落下……

天边泛白,清晨的暖阳渐渐升起,林可可这才茫然转醒。

看着车来车往的大街,林可可哂然一笑,她昨晚竟在大街上睡了一晚。

忽然,脑海里突然想起什么来,林可可慌忙翻出手机,刚拨通了弟弟电话,她还未说话,电话那边传来一道熟悉的男音。

“怎么,突然想起你还有个弟弟么?”

第5章 做我的人

“夜以晨,你什么意思?”林可可心里忽然有些忐忑不安起来,问道。

“现在是九点半,如果想要找你弟弟,十点整我要看到你的人,否则后果自负!”

电话那边夜以晨冷漠说完,不给林可可反问机会,顾自挂断电话。

林可可气愤地攥紧手机,往夜氏集团去。

……

夜氏集团。

林可可站在这座高耸入云的建筑前,一时间有些恍惚,物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人事变了。

敛了敛神,想起弟弟还在夜以晨手里,林可可一颗心再次提了起来,往大厅里跑去。

一路上,好似夜以晨提前吩咐好的,林可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总裁办公室。

宽大透明的落地窗前,一缕缕金色的暖阳照射进来,落在窗前男人俊美的脸上,为其镀了一层暖色。

少了一丝冷冽,多了一丝暖意。

林可可进来,看到的就是夜以晨一身西装笔挺站在落地窗前,单手插兜,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弟弟呢?”

林可可冷声质问道。

闻声,夜以晨菲薄的唇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深邃狭长的眸子里泛起层层涟漪,好似闪耀的星辰。

高大的身躯慢慢靠近林可可。

泛着冰凉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颚,让林可可视线与他相对。

“这难道就是你求人的态度?林大小姐?”

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里充满了丝丝嘲讽,林可可脸色一凛。

“夜以晨,你究竟想怎样,才放过我!”林可可甩开夜以晨的手,怒吼道。

她只想安静地生活,再也不想和夜以晨纠缠不清,因为害怕,她怕会再次爱上这个害死她父亲的男人!

见状,夜以晨冷峻的脸上浮现寒意,好看的薄唇抿成一条缝,一股逼仄的无形压力散开。

“林可可你欠我的还没有还完,想要我放了你,除非你死了。”

说完,对着空气打了一个响指,一群黑衣人带着一个十五六岁的青年进来。

林可可眸子一怔。

“阿昊!”是她弟弟林昊。

林昊的嘴被捂着,见到林可可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想要跑到林可可身边,被黑衣人制止了。

林昊是她现在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林可可不允许他受到伤害。

“夜以晨,你有什么招数尽管向我来,欺负一个孩子算什么男人?!”

闻言,夜以晨脸色瞬间黑了,眸色里闪着危险的冷意。

蓦然,手指用力捏着林可可下颚。

“呵,还嘴硬!”

说话的语气,似乎从牙缝里蹦出。

“既然不会求人,那我就慢慢教你。”说完,眼色示意,黑衣人一脚踢在林昊腿上,跪在了地上。

林可可脸色瞬间惨白一片,倔强的眸子里满是慌乱之色,“求你,求你放过我们吧!”

林可可眼底闪过一抹伤感之色,是了,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没有反抗的权利!

“现在求我,似乎晚了。”

夜以晨神色满意的放开了林可可已经被捏得泛红的下颚,坐在一旁的真皮沙发上,动作矜贵优雅。

“夜以晨,你什么意思?”林可可冷声道。

“签了它,我就放了你弟弟。”夜以晨将一张纸扔在桌上。

林可可拿起,看到里面的内容后,声音里满是怒不可遏。

“你让我做你的情|f?!”

第6章 回家

一时间。

羞辱,震惊,怒火,占据了林可可。

“不可能!”林可可想都没想过冷声拒绝。

夜以晨也不怒,神情慵懒地给倒了一杯红酒,手指轻轻摇曳。

“你觉得你有说不的权利?”

说完,眼神若有若无扫过被禁锢的林昊,冷笑道。

林昊又被踢了一脚,趴在了地上。

这一刻,林可可最后的坚持也崩溃了,吼道,“我答应你,只要你放了林昊……我答应!”

“唔唔……”

被按在地上的林昊闻言,想要挣扎,却动弹不得。

夜以晨深邃的眸底闪过一丝笑意,他很喜欢看到林可可被他欺负得明明炸毛,可又不得不妥协的样子。

“签了它!”

……

夜家。

劳斯莱斯稳稳停在一所豪华大气的欧式别墅前,夜以晨率先迈出堪比国际顶尖名模的腿,走进了别墅,林可可紧随其后。

“少爷,林小姐好。”

管家是个上了年纪的中年女人,戴着一副眼镜,眼里透着精明锐利,一眼就认出了林可可。

林可可默不作声,这别墅是夜以晨的私人别墅,以前他们还是情侣时,他带她来过。

夜以晨往客厅走,管家道,“少爷,贺小姐来了,在厨房,说是您整天劳累给您煮汤。”

“嗯。”

夜以晨冷然回了一句,正往楼上走去,这时一个身材性感,画着淡雅令人舒适的妆容女人从一侧走过,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

“以晨,你回来了,正好尝尝我刚做的汤,还是热的呢。”

贺清雅早就在林可可走进客厅时,在角落里发现了她。

该死的贱女人,居然还来纠缠以晨,她绝不会让她如愿!

心里怨恨,恨不得撕了林可可,但脸上却露出一抹温婉贤惠的笑,“林小姐,也回来了。”

林可可垂在身侧的手攥紧,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外界传闻夜家指定的媳妇儿,夜以晨的未婚妻,贺家大小姐贺清雅。

一时间,林可可似乎明白了夜以晨带她回这里的原因了,羞辱她。

夜以晨将林可可的动作尽收眼底,眸底闪过一丝暗光,伸手接过贺清雅的汤。

“辛苦了,以后这种事情,就让佣人来做,你别累到了。”

看到夜以晨破天荒接过她做的汤,又这么体贴,要是在以前他都是淡然一拒,这让本来忐忑的贺清雅立刻心安了。

哼,看来以晨也并不是那么在乎林可可,毕竟她才是他的未婚妻!

贺清雅故作矜持笑道,“哪里,我是以晨的未婚妻,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林可可唇瓣微微紧咬,似乎在隐忍什么。

夜以晨也不做声,端着汤上了楼,独留林可可和贺清雅在客厅里。

“林可可是吗?听说两年前你背叛了以晨,偷了以晨公司机密,然后逃之夭夭,怎么,现在又回来了?”

没有人,贺清雅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脸上浮现一丝阴冷踩着高跟鞋走到林可可面前,示威。

“让开。”

林可可现在心烦意乱,不想和贺清雅多说。可贺清雅似乎不想放过她,挡住了她的去路。

“我告诉你,林可可,你不过是个被以晨遗弃的落魄千金,别想着你那肮脏的身子还能爬上以晨的床!”

挑衅羞辱的话,让林可可脸色瞬间沉了下去,“贺小姐,请你注意你的言辞,要不然我不建议帮你清洗一下你的嘴!”

“贱人!你说什么?”

从小娇生惯养,受人尊敬的贺清雅哪里受到这么羞辱,当即被气得跳脚,刚想伸手去抓林可可的头发时,这时管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一旁。

“贺小姐,少爷让你去他卧室。”

第7章 折磨

闻言,贺清雅面色惊喜,同时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差点毁了自己一直在夜家维持的形象。

优雅一笑,“好的,我马上就去。”

说着,故意提高声音,向林可可炫耀般。

贺清雅上了楼,林可可这才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垂在身侧的手,已经被她抓破了,疼得紧。

正如她心一样。

“林小姐,少爷让我带你去挑选你喜欢的房间。”

管家眼里闪过锐利之色,带着林可可去挑选房间。

深夜。

窗外的月光泛着皎洁的光芒,似一层银纱般,透过窗台洒在室内,照在林可可毫无睡意的脸上。

林可可脑海里满是夜以晨和贺清雅此刻正在翻云覆雨的画面。

心疼得厉害。

她拼命想要忘记,可总是事与愿违,她以为自己可以心死,麻木无知。

可此刻心脏隐隐传来让她抽搐难受的感觉出卖了她,她还爱夜以晨!

正想着,这时窗外忽然吹进一阵凉风,一道黑影闪过,林可可刚翻身过来,身子突然被压。

“什么人!”

林可可吓得惊慌失措,正想呼叫,一股熟悉的冷清气息扑面而来。

“夜以晨!怎么是你?”

这么晚,他跑到这里做什么!他现在不应该陪他那个未婚妻么?

听着林可可不情愿的语气,夜以晨神色冷然,大手掀开被子,“怎么,感觉我来了很失望?”

“你说我脏?恶心?”

夜以晨俊美的脸上浮现冻人的寒冰,眸色散发着危险的光,大手捏着林可可纤细的脖子,犹如一个恶魔般。

该死的女人!

她的心还是这么硬,这么狠!

把贺清雅叫上楼,是他故意让管家做的,其实他和贺清雅什么也没有,只是单纯气她,惩罚她心狠。

让她签协议,只不过变相想让她留在他身边!

可她倒好,竟说他脏,恶心?

林可可被掐得脸色涨红,呼吸有些困难,“咳咳……为什么都要和贺清雅结婚了,还不放过我!”

听到林可可的剧烈的咳嗽声,夜以晨回神,看到林可可被他掐得眼角都溢出泪,心蓦然一疼,松了手。

但又想起林可可残忍的背叛,脸色徒然变冷。

“因为你背叛了我,这是对你的惩罚!”

第8章 逃跑

这时,窗外忽然刮起呼啸的狂风,把窗户吹得呜呜作响……

一连几天,每晚夜以晨都会像个魔鬼一样,翻窗而入,对她折磨羞辱。

林可可任由喷头击打着,双手狠命地搓洗!

水雾朦胧的浴室里,林可可擦了擦眼泪,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一抹坚强不屈的笑。

“林可可,你不能在软弱下去了!”

楼下,林可可问过佣人,夜以晨早已去公司了,管家也没见踪迹。

“我肚子忽然有些疼,想要出去买点药,很快回来。”

林可可装作一副难受的样子,对着保镖道。

“林小姐,少爷吩咐过,您不能离开别墅半步。”保镖面无表情回复。

林可可见此,神色一凛,冷声道,“我只不过出去买点药而已,很快就回来,如果你们不让我出去,等会儿我要出了什么事,你猜夜以晨会放过你们吗?”

保镖一听,面露恐惧之色,有些犹豫,最终妥协,“还望林小姐快些回来。”

林可可冷哼了一下,出了别墅。

林可可刚离开,夜以晨电话就打过来问林可可情况,得知林可可出了别墅,怒气冲天地让保镖快把人找回。

而另一边。

林可可一口气跑了半个小时,这才跑到大街上,刚停下想喘口气,这时不远处几辆黑色轿车停下,下来一群黑衣人陆续向她跑来。

顿时,林可可心中警铃大响。

不好,是夜以晨派人来抓她回去了!

林可可焦急地咬了咬下唇,一边跑,一边张望哪里可以藏身。

忽然,路边停了一辆黑色的奥迪,林可可像是得救一般向那里跑去。

所幸车门没锁,林可可一溜烟似的钻进副驾驶座上,然后对着人道。

“帮帮我,有一群坏人追我,帮我甩开他们。”

秦辰被突然冒出的人吓到,皱眉本能想要拒绝,可刚侧头就看到一双惊慌失措,渴望得到保护的眼睛。

窗外,黑衣人已经追上来了,秦辰脸色一暗,对着林可可露出一抹温柔的笑。

“别怕,我带你走。”

小说

寸寸相思情难舍:溥窈葭喜欢霍煜宸

2021-1-2 20:28:34

小说

天价宠妻太甜蜜:什么叫落地凤凰不如鸡?

2021-1-2 20:30:5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