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娇妻要翻身:一场阴谋设计,她与他有了交集。

在众人的眼中,颜若汐是一个声名狼藉的私生女,而他是商界中呼风唤雨的权贵总裁,一场阴谋设计,她阴差阳错下与他有了交集,还被他的儿子给缠上。
腹黑娇妻要翻身:一场阴谋设计,她与他有了交集。插图

第1章 一个炙手可热,一个贱得命都不要!

“陪好张老板,知道吗?”

“如果张老板不满意,你就等着把药烧给你妈吧!”

“养你们娘俩这么久,要是这点用都没有,我就打断你们的腿!”

颜若汐穿着一身廉价“大牌”站在顶级五星酒店前,被来往出入的人皱着眉打量,而她手机里不断跳入的“谩骂指令”,全部来源于自己的父亲——裴青达。

因为生意上“合作需要”,他一次一次把女儿当作玩物,送给比他年纪还大的男人们!

“小心肝!”

这时,一个满脸皱褶仿佛能滴下油来的油腻男人揽上颜若汐,大掌迫不及待往颜若汐的外套内探去。

颜若汐没有拒绝也没有躲闪,顺从的往前走,但她莹润的眼角却望向了酒店进门的方向:时间,也该差不多了。

就在油腻老男人的手贴上颜若汐的肌肤之际,一个鲜艳球体的肥胖女人正好出现在门口。

“老婆,你听我解释。”宋德海慌了,这个婆娘怎么来了?

稍微了解他的都知道,他不过是上门女婿起家,家中都是剽悍又有手段的母老虎把持!

“解释?你应该听一听这个小狐狸精的解释!”

这次大妈倒是没有急着收拾宋德海,指着“瑟瑟发抖”的颜若汐,一把就把一叠手术单甩到了宋德海的身上——

“裴家的私生女?18岁才被接回裴家,是个原装雏?你见过每个月都做几次膜修复的原装吗?你见过你好几个狐朋狗友都玩过的雏儿吗!”

“这……”宋德海视线落在砸在地上的手术单!

同样是裴青达的女儿,一个是炙手可热的当红影星,一个每月做处女膜修护手术?

看到宋德海这样的表情,颜若汐脸上都是“惊慌与惶恐”,唇角却勾起一道不易察觉的笑——

接下来她很快会臭得连苍蝇都不愿意叮。

有那样好手段的父亲跟姐姐,她想要清净只有这种办法。

目的已经达到,颜若汐“慌不折路”地离开!

“狐狸精,还知道跑?”大妈大叫一声!

颜若汐更“害怕”了,跌跌撞撞,但是路线却十分精准,几步就到了酒店大门。

可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了一声奶奶萌萌,神气飞扬的的声音,然后就看见一个小家伙从旋转门闪了过来。

小家伙的动作太快,颜若汐已经来不及躲开,“啊!”的一声,小小的身影就直接扑在了颜若汐的身上!

颜若汐眉头一皱,如果被身后的大妈赶上,只怕又是一场不必要的麻烦,但是身体却第一时间把小家伙给捞在怀里,扶起。

但还没让小家伙站稳,肥硕大妈已经冲到颜若汐的身后,狠狠一把拽住颜若汐的头发!

颜若汐觉得头皮锐痛,只能仰起头!

“服务生,都来扇这个女人耳光,一个耳光我给小费1000块!”

大妈恶狠狠的声音像是惊雷一般响起——

“扇完了我再拍下你的脸,我要发到你学校,媒体,家门口,我要你所有的家人,同学,你以后的孩子都知道你是有多下作!”

这样的情况,颜若汐不算太陌生,无论被原配毒打几次,裴青达也不会把自己少送出去一次。

如果她不去,母亲挨的打会比自己多得多!

平常颜若汐被打也就挨着了,但是眼下有孩子……

但就在这时,本来嫌恶退在一边的宋德海却上前一把摁住大妈,声音比刚知道颜若汐这个“雏儿”每个月要做三次恢复手术还发颤:“傅小公子,傅家的!”

傅家?

简单的两个字,却让大妈本来已经要喷发的怒气瞬间掐了回去,连颜若汐“怯懦”地神情也一时间出现了龟裂,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

“睿琛。”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跨入大厅。

几乎是不约而同,所有人的气息都在一瞬间屏息。

傅东离,傅氏集团的继承人,一手把傅氏从百年豪门推向如日中天,连续几次都荣登时代,经济人杂志,想到Z国的经济,人们会首先想到到傅东离三个字。

全球经济时代,没有人敢断言主宰经济命脉,但是傅东离不一样,没有人会希望跟傅东离为敌。

这个男人一出现,颜若汐跟傅东离成为整个大厅最注目的所在。

颜若汐是因为她的下贱、肮脏一再超越了人们的认知,而傅东离,是因为他无可匹敌的荣耀、尊贵、不可逆触。

而颜若汐的怀里,一直扣着的,偏偏是傅小公子!

小公子三年前莫名出现在傅东离的身边,傅东离没有对外承认过身份,但是但凡不瞎都能看出他跟傅东离眉眼的如出一辙,尊贵冷酷的气势都像是翻版!

这时,傅东离的目光掠过颜若汐,,颜若汐一瞬间觉得心脏被挑到最高处,差点想一把把小家伙推出去。

怎么会有气势这么强盛的男人,在裴家的生活恍如炼狱不为过,颜若汐以为自己练就的无所畏惧,但是真正对上这个男人,她只觉得血液都变得压迫、震慑!

第2章 呃,事实上,会纠缠的是你

傅东离没多看颜若汐一眼,也没有等小家伙的意思,直接大步错身而过:“跟上。”

傅睿琛明显是习惯了,迈着小短腿跟上高大身影。

可是走了几步,突然弯腰捡起什么,是颜若汐刚被撞出去的小包,还体贴的收好散落的廉价口红,一张房卡。

小家伙把这些递还给颜若汐,宝石一般的眼睛看向颜若汐:“谢谢小姐姐,我以后再找小姐姐玩。”

傅睿琛奶声奶气的声音,却让酒店大厅的人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小少爷,竟然要找这么低贱的一个女人玩?

只有颜若汐反应过来,这个小家伙是在帮自己,他一句会再找你,宋德海她们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再为难颜若汐!

果然,小家伙对自己眨了砸眼睛,像是调皮的星星。然后回头加紧了几步跑上前,努力够上傅东离的手。

傅东离太高了,他垂着手都需要小家伙摇摇晃晃才能够着,但是就算这样小家伙的小背也挺地笔直,小小的身影优雅而挺拔,往傅东离身旁努力的配合男人的步伐的样子奶萌又尊贵!

让人忍不住猜测,到底是哪个女人,到底是拯救了世界多少次,才能得到这样完美的丈夫儿子!

连颜若汐都忍不住看着小家伙的身影不由自主低怔神,但这时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

“师兄。”颜若汐接起电话,这一次垂下的莹润眸子里已经褪尽了怯懦与惶恐。

一旦那些瑟缩的情绪都被她收起,她的眸子里像盛着永夜之中的极光,明亮璀璨,让人不可忽视!

“若汐,这次闹过以后,是不是可以消停一段时间了?”李郁墨的声音声音传来。

“应该是。”颜若汐的声线清浅:“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用找你‘做手术’了。”

那些手术,都是由李郁墨安排的诊所进行,每次接受“手术”的时间,都是颜若汐安排一步一步计划收购裴氏的事务而已。

李郁墨的声音也将她的思绪彻底拉回:演戏还没演完,她还得继续。

颜若汐转身向房卡提示的房间走去。

“不接受任何并购,只有收购裴氏或者彻底破产,只有裴氏倒了,我才可以把妈妈接出来。”颜若汐继续说。

“我知道。”对面叹了一口气,语气中显而易见的心疼,不过现在有另外一件事更重要需要提醒颜若汐:

“裴卿卿这几天疯狂找机会靠近傅东离,她最近刚拿下影后,还是傅东离唯一传出过绯闻的女人,她成为傅家少夫人,或者这要真正能跟傅氏沾上边,裴氏就可以起死回生。”

颜若汐在一扇客房门前停下,脑海中很快闪过傅东离锋利深邃的容颜,扣上门把的手指不由得轻颤了一下,她的声音冷寒:“她没戏。”

从傅东离看她这个“翻版”的眼神,这一次裴卿卿再机关用尽都没用。

颜若汐滴一声刷开了门,抬眼看着入目的顶级总统套房有些讶异,很少有大叔对裴卿卿的替身妹妹,有这么大的手笔。

但是颜若汐的惊讶没有持续太久,无论什么原因她都并不在意,轻轻说了一句“我到了”。

挂了电话,颜若汐在房间里翻找起来。

她的父亲,为了自己可以心甘情愿的走进安排好的男人的房间,每次都会把她母亲续命的心脏病药物,放在他的援交对象开好的房间里。

因为,他知道,为了她母亲的病,她一定会心甘情愿的走进去。

虽然,母亲的病情,早就不是靠他裴青达施舍的廉价药物能控制的了的,但是颜若汐不想有任何横生枝节的事情发生。

她要在被人揭穿瑟瑟发抖的情况下,还不惜一切代价回到房间找到药物。

裴青达越相信她们母女毫无还手之力,彻底收购裴氏才越能神不知鬼不觉。

而且,那个大叔显然是不会再回到房间,她要做的不过是做戏全套而已。

“咔哒。”

可就在颜若汐的想法刚落地,颜若汐就听到了房门传来锁被打开的声音。

颜若汐的眉头猛然收紧,在那样难堪惊爆的“真相”下,那个宋老板还敢回来?

颜若汐没来得及想,下一秒就掀开了被子,整个人都缩了进去。

房门被无声打开,锐利的眉眼,一眼就扫到了床上微微隆起的一小块。

这一次爬上/床的女人,看起来应该很瘦,但是傅东离眼中的厌恶没有一点因此减少!

傅东离一把拉开被单,下一秒有力的手掌就直接卡向颜若汐的脖颈:“裴卿卿的下场你是没看到,还是你就喜欢自掘坟墓?”

傅东离一把就要把床上的女人提下床,他不想傅睿琛看到这种乌七八糟的东西。

可是下一秒的动作一顿,傅东离骤然发现自己手臂上插着几根细亮的银针。

而视线往下扫,他发现自己的关键部位,竟然也立着密密麻麻的银针,傅东离不由长眉拧得更紧。

“女人,你对我做了什么?”傅东离本来会把颜若汐一把扔到地上,但是现在反而危险的一把把颜若汐拉近。

“你,你不是宋……”不是那个宋老板?颜若汐也有一瞬间的错愕。

傅东离显然想起了颜若汐是谁,狭长紧眯的眸子是显而易见的厌恶。

“爹地。”就在这时,一个软软萌萌的声音响起,一个小小的身影探着小脑袋进入了房间。

看到床上颜若汐的时候,顿时眼前一亮:“小姐姐!”

颜若汐听着那句略带激动的小姐姐,顿时心头一紧。

“滚下来!如果你敢让他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你会生不如死。”傅东离一把把她推开。

“恐怕,有点……来不及了。”颜若汐一张小脸明显的纠结。

“那要看你有没有命纠缠。”傅东离冷酷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傅东离显然认为这个不知廉耻为何物的女人,会不要命的缠上来。

但是颜若汐很快的后退一步,拉开距离。

不同于之前近乎麻木的怯懦,颜若汐这一瞬的眸子清明果断,带着飞速闪过的流光。

“事实上,会纠缠的人是你。”

下一秒傅东离就闻到一股甜香,他猛然后退了一步!

“你要做什么?”傅东离的瞳孔猛然收紧。

第3章 傅爷,泰迪了解一下

傅东离显然感受到身体的变化,短短十几秒,心中的野兽放肆嘶吼,他的目光扫过女人跟雪一样白的肌肤,整个人焦躁到想要爆炸。

傅东离从来没有体会到如此难以控制的潮热,如果不是知道身后还跟着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傅睿琛,傅东离一定会先把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狠狠正法!

“一言难尽,大概是需要傅少跟泰迪一样……啪空气。”颜若汐也很囧。

“再说一遍。”傅东离墨黑的眸子已经是压不住的狂乱,下一秒已经做出了决断:“睿琛,你先到另外一个房间。”

下一秒,朝着颜若汐一步跨近,像是最凶狠的猛兽,毫不怜惜的逼近自己的猎物。

但是,这次颜若汐没有欲拒还迎的娇羞,也没有故作矜持的惊慌,琥珀色的眸子冷静地没有一分波澜,下一秒,一个怀表就从她细白的掌心掉落。

神奇到诡异的,傅东离锐利如淬了冰的视线很快集中在了怀表上!

颜若汐拿着怀表晃了两圈,把怀表扔到了床上!

傅东离的动作让敏捷的猎豹都逊色,颜若汐看到他一把拉掉领带,露出的起伏的宽厚的胸膛,让颜若汐只是瞄到了一眼就心脏控制不住的骤然加速。

傅东离的气息粗重,动作精确而冷酷,紧接着大床上就传来了一声床单被撕裂的声音。

颜若汐转身的动作都顿了一下,明知道被傅东离狠狠撕碎的不是自己的衣服,但是她的呼吸还是停了一下,被这个男人碰过的肌肤不可遏制地灼热起来。

“小姐姐,我爹地在做什么?”小萌宝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颜若汐的身后,捏着颜若汐的衣角,伸着小脑袋看向明显不太正常的爹地。

都忘了这里还有个宝宝,颜若汐立刻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余光一扫,发现男人的衬衫除了解开两个扣子还斯文不乱外,他已经在扯开自己的皮带!

颜若汐一把把眼前的一小团抱在怀里,调转了方向。

“你爸爸……困了。”颜若汐胡乱的解释。

傅东离掀开被子后的遭遇,不过是颜若汐的正常操作。

每次那个被称为父亲的男人把她卖给投资商,投资商每次的尽兴,从来都不是颜若汐真的宽衣解带,而是在他们掀开被子的瞬间,颜若汐就会直接对他们催眠。

催眠对颜若汐来说,其实并不精进,她只能用针灸配合催眠,最开始给傅东离扎的几针,就为了是提高他的性趣。

一次一次地被送出去,她不容有一次的失手,所以,提高兴致方面她都下了死手,只要不发泄出来男人就不会停手。

所以,开弓没有回头箭,虽然发现搞错了人,但颜若汐只能把傅东离催眠了。

“你爸爸,很辛苦,我们不打扰他。”颜若汐眼看傅东离越来越有状态,一把抱起小包子:“我们先回房间休息。”

颜若汐把小包子抱到套房里的另一个房间,关上门的一瞬间,看到床上大男人绷直的脊背像是雕刻的巨兽,他猛然撞击的力道让KINGSIZE的大床都跟着震颤,简直一场让人恐怖的掠夺!

但凡刚刚她的决策慢了一点,被他压在身下的是自己,后果根本不堪设想。

颜若汐砰一声砸上门!

“小姐姐?”傅睿琛小小的身影坐在小床上,一双小短腿晃啊晃,略略歪着脑袋,大大的眼睛望着颜若汐。

颜若汐回过头,认真地打量傅睿琛,她恍然顿悟,为什么有的孩子会被称小天使。

眼前的孩子有着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卷曲墨黑的头发衬着皮肤异常白皙,像是布娃娃一般精致,明明是没有长开的包子脸,却已经有了一种不言而喻的尊贵气势。

长相软萌却又冷酷,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完美的交织,可以说,只要看着这样的宝宝,就可以知道父亲的基因有多么优秀!

“你爸爸在睡觉,姐姐先陪你一会。”最初的惊艳过后,颜若汐意识到,这样的情况显然很尴尬。

“姐姐陪我,不去陪我爹地吗?”傅睿琛萌萌的声音响起。

陪那个男人?颜若汐一下就想到关门一瞬间的场景,脸上不由得带上惊悚的神色:“我更喜欢你,我就陪你玩。”

所有女人都是看到爹地就恨不得挂在爹地的身上,就算是跟自己说话也是为了引起爹地的注意,只有眼前的这个小姐姐,是爹地第一个主动抱的女人,还说更喜欢自己呢!

“好的,那我们一起玩游戏吧,我去保镖叔叔那儿找我的游戏机。”傅睿琛的眼睛亮晶晶,小小的身影一下跳下床。

“我们就在房间玩儿。”颜若汐一把抱住宝宝的小小的身板。

颜若汐根本不敢想如果被傅东离的保镖发现房间里的情况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小姐姐,你是坏人吗?”小家伙突然抬起头,奶声奶气的声音依然很萌,但是瞬间带上了压迫的意味。

“坏,坏人?”颜若汐的声音发紧。

“管家叔叔说过,任何不让我见到爸爸跟保镖叔叔的人,都是坏人,像是以前一样,想要绑架我,把我的手砍下来威胁爸爸。”傅睿琛晶亮的眸子里没有任何害怕的情绪,却看得别人心里发毛。

显然这样的危机教育对他来说稀松平常。

颜若汐震惊于一个四岁不到的孩子,却能这么冷静的说起凶险的绑架,琥珀的眸子不由得真实的唏嘘与心疼。

“我是一名医生,不是坏人,绑架的坏人会带走你,我不会,而且我是想跟宝宝……玩其他的游戏。”颜若汐解释。

“玩游戏?我不是小孩子。”傅睿琛大大的眼睛看着她。

傅睿琛的眸子晶莹剔透,但是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矜贵,这样的矜贵颜若汐看一眼就知道……很难收买的了。

颜若汐的脑袋都要冒汗了。

第4章 八荣八耻会不会小朋友?

“但是我喜欢小姐姐,就陪你玩一小会。”下一秒,傅睿琛撅起小嘴:“如果要是游戏很无聊,我就要去找爸爸跟保镖叔叔!”

傅睿琛自小的生活条件说无可挑剔也不为过,最科学的教育团队,最先进的游戏机都唾手可得,而现在整个总统套房的套房里,虽然称得上生活起居应有尽有,但是游戏道具什么都没有,还要不无聊?

“我会折纸,我给你折一个可爱的小动物。怎么样?”颜若汐硬着头皮。

小的时候,颜若汐没有任何玩具,母亲就给她折一个一个的小动物。

后来母亲疯了,再也折不出来栩栩如生的小动物,颜若汐想母亲了,就一个一个拆开学,竟然也学会了很多。

颜若汐手指翻飞,很快折了一个小青蛙,手指一压,青蛙就起跳,傅睿琛眯了眯眼睛。

这种廉价到一张纸就能成就的玩具,傅家的龙堡当然不会出现,傅睿琛趴在桌沿白嫩嫩的手指去摁那个小青蛙,还好奇的看旁边的白纸,眼睛都亮了起来。

“那,我教你一段三字经,你会背了我就给你折其他小动物,这就是游戏规则,可以吗?”颜若汐看了看时间,按照一般男人的那啥程度,最多半个小时。

宝宝学一下三字经,又可以玩折纸动物,很快就混过去了。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但是颜若汐刚刚起了一个调调,就听到一个稚气但是字正腔圆声音继续响起。

背到此五行,本乎数的时候,颜若汐自己都蒙了,但是稚嫩的声音却没有任何停顿,清脆饱满的声音一直到“戒之哉,宜勉励。”颜若汐几乎目瞪口呆。

“我背完啦。”背完最后两句,傅睿琛抬起眼睛:“小姐姐,你会叠小兔子吗?”

颜若汐收好震惊的情绪,飞快地叠一只小白兔,大大的耳朵活灵活现的竖着。

“说吧,这次要背什么?”傅睿琛对小兔子也很满意。

“要不你背一个字母表试一试?”颜若汐已经被三字经震颤到了。

“姐姐,我会背莎士比亚剧本,还会荷马史诗,姐姐确定要我背字母表吗?”傅睿琛扬着酷酷的包子脸,没有看颜若汐。

“……不需要了。”现在的孩子都这么可怕了吗?

看起来半个小时要熬不过去了!

“那你会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吗?”憋了半天,颜若汐憋出几个字。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一次傅睿琛停下动作抬起头。

“富强民主……”颜若汐竟然有些激动:“你看很多公共场合还有广告公宣都有,这也是小孩子都应该掌握的。”

颜若汐昧着良心解释。

“不是也可以。”傅睿琛很快说:“社会主义价值观是什么?”

颜若汐很快地把价值观都写下来,并且很体贴的注明拼音,傅睿琛可以诵读无误,但是颜若汐对于傅睿琛的天才程度,已经不怎么震惊了。

焦急的看了看表,半个小时也快到了,颜若汐赶紧把门打开看一下战况,一般这个时候男人都已经开始昏睡了。

一秒钟以后,颜若汐砰把门关上。

“小姐姐,我背完了。”就在这时,傅睿琛的声音响起。

“那你会背……四项基本原则吗?”

……

又半个小时以后。

“小姐姐,我已经背完了。”

“呵呵,那宝宝知道三个代表吗?”

……

又是半个小时以后。

“小姐姐,我已经背完了。”

“哦,你知道……什么是八荣八耻吗?”

……

又是半个小时。

颜若汐的手边已经有了一大叠折纸,各种的动物造型可以把傅睿琛的小脑袋埋起来,颜若汐苍白的小脸都冒汗了。

这个小朋友的记忆力简直卓越到逆天,而某个男人那方面的持久度也会持久到非人类,不过是催眠了而已,这么持久是要角逐种马吗?!

这么长时间,催眠效果也应该过了,她对他们没有任何企图,是他们自己突然闯进自己的房间,就算是堂堂的傅东离也不应该不讲道理。

不能坐以待毙了,她要主动解释清楚。

“小姐姐,你为什么会突然到我们的房间?”就当颜若汐给自己鼓足勇气,傅睿琛萌萌的声音响起。

“这明明是我的房间。”颜若汐感觉有些不妙。

“这是爸爸住的房间,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把房卡拿错了,但是爸爸看了一眼房卡就知道是我拿错房卡了,用他的房卡刷开了门,爸爸从来不会出错。”一说到爸爸,傅睿琛一本正经。

“你的意思是……你原本的房卡是错的?”颜若汐好像明白了什么。

脑海里瞬间浮现起,小萌宝突然撞到了自己,然后在地上捡起了自己的房卡,而自己最后发现原本在自己手上的房卡,掉在自己的脚边。

也就是说,错拿萌宝的房卡,闯入傅东离的领地的人是自己?

颜若汐一想到这种可能,连背后的毛都竖起来了!

咔嚓,就在这时,房门被猛然推开,一抹高大的身影骤然出现在了门口——

第5章 如果是傅少,要加价!

总统套房的一切事物都是大气优雅的设计,但就算如此,因为男人身材太过高大,往门口一站,还是让人感觉把门口堵得满满当当,压迫危险的气势瞬间充斥整个房间。

傅东离深不可测的长眸扫过傅睿琛,然后把目光落在颜若汐的身上:“你让他背的八荣八耻?”

这个女人,用诡计爬上自己的床,还在一墙之隔的地方让自己的儿子背八荣八耻?

傅睿琛立刻抬起萌萌的脑袋:“爹地,我还会背三个代表,四项基本原则,社会主义价值观!”

傅东离的长眸顿时危险的收紧,紧紧锁住颜若汐的视线瞬间迸发的煞气让人不寒而栗!

“傅少,我想你误会了!”颜若汐立刻解释:“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以为经历的那些,都是催眠的效果,我只是……在自保。”

“自保?”傅东离挑了挑眉,一把推开门,大步走了进来。

套房本来比不上主卧宽敞,男人一跨进来,整个房间就显得拥挤。

男人像是刀斧凿就的高大身形还带着情事后的慵懒,矜贵而迫人的气息骤然染上危险的气息,本来英俊摄人的容颜现在近乎妖冶,让人不小心对视一眼,心脏就不可遏制的鼓动!

颜若汐很快的后退几步,很快退到了小包子的身边。

傅睿琛抬起眸子,大大的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她,一脸骄傲:“姐姐,果然不喜欢爹地,更喜欢睿琛!”

总算有个女人识相了,给自己折漂亮的动物,但是看到自己那个万人迷的爹地会避开。

颜若汐不敢接话。

“爹地,我们把她带回去做妈咪吧。”傅睿琛骄傲的声音继续响起。

颜若汐的额角猛然一跳,一口气噎住!

用权势滔天来形容傅氏绝对没有人会觉得有问题,傅东离更是景城名媛千金前赴后继梦寐以求追逐都不为过的男人。

光是裴卿卿颜若汐就知道她为了这个生人勿进的傅少用了多少心思,可以说演的戏不比摄像机前演得少。

而更重要的是,景城的第一名媛周依凝更是随傅老夫人多次共同出入在公开场合。

媒体都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猜测过傅东离跟周依凝的关系,傅周两家正式见家长的新闻不止一次炒上了头条,只不过不知道为何一直没有后续。

但是不管什么原因,小萌宝后妈的位置绝对是景城女人抢破了头的存在,为什么在傅睿琛眼里跟挑一颗白菜回去差不多的口气?

“爹地,我想奶奶了,我想回龙堡看她,我们把这个妈咪带回去,太奶奶就不会带着那个周大巫婆找上门了。”傅睿琛有理有据:“我再也不想吃冰淇淋吃到肚肚疼,掉到泳池所有人却只关心那个女人有没有走光。”

“怎么能吃冰淇淋。”颜若汐下意识拧眉,几乎脱口而出:“你天生脾虚,生冷会造成心脏负荷,更别说是冰淇淋。”

傅睿琛大大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姐姐,你怎么会知道睿琛脾虚。”

“我……是医学院的学生。”

傅睿琛的身体状况,从唇色还有眼睛扫一眼就八九不离十。

傅家这样的权利地位,当然有比自己更精进的医生调理,所以颜若汐并没有额外关注。

但是傅睿琛这样的情况,如果还吃冰淇淋,出现腹痛的情况还是好的,很可能引起心脏绞痛,甚至应激骤停。

“爹地,你看这个小姐姐,不仅能够保护睿琛,和她在一起一个小时我都不会觉得腻,还能照顾睿琛身体,最重要的是她不会像其他女人一样,看到爹地就跟大脑被吃掉一样,或者动不动穿的辣眼睛,看上去吓人。”

傅睿琛比了下手指,最后把小手一捏总结道:

“所以,碰到这样的女人太难得了,我们把她带回去做妈咪!”

哪里难得了啊……

但是小少爷说什么,都是天真可爱,颜若汐虽然有些惊吓,却绝对不敢蠢到表露一点,敢当小少爷的妈咪的的意思,更不敢露出一点抗拒的意图。

“我是在酒店门口,我跟令公子互相错拿房卡,所以错进入您的房间,您突然进入房间,我惊吓之下催眠了您,冒犯了傅少,是无心之失。”颜若汐很快解释。

“耽误了您的时间,我也很抱歉。既然傅少已经清醒,我也应该告辞了。”

傅东离看着颜若汐,不置可否。

颜若汐点了一下头示意,错开傅东离的身影,赶紧离开。

回到主卧,颜若汐就看到KINGSIZE的床上是惨不忍睹的狼狈不堪,下意识的为傅东离未来的另一半担忧。

催眠当然会让男人的欲念明显上升,但是抱着被子单纯的滚床单,滋味并不可能好到哪儿去,这个男人还是坚持了两个多小时,不知道应该夸体力真好,还是可怕。

这样的想法一出现在脑海,颜若汐下意识的看向门口那个高大的身影。结果视线一下撞进了一个狭长幽暗的黑眸。

尊贵,深沉,像蝼蚁一般注视着颜若汐,仿佛随时会把她碾碎。

那一瞬,颜若汐感觉后颈一阵不可遏制的发凉,就像是动物面临强大到可怕的掠食者,仅仅是对视一眼,就让颜若汐感觉自己像是暴露的羔羊,随时要被狠狠咬住最脆弱的脖颈!

这个男人好可怕,颜若汐每个细胞都在叫嚣,趁着男人没追究,赶紧离开这个可怕的房间!

就当颜若汐打开了房门的那一刻。

“你的那些金主,最后买的就是催眠服务?。”

傅东离的戏谑的声音就在颜若汐的身后响起。

颜若汐的身影猛然一顿,他早就知道了自己人尽可夫,伪造处/女的身份?

但是他一开口,点中的竟然是自己的“业务流程”。

傅东离的可怕敏锐,难怪在商界几乎是无人敢掖其锋的凌厉霸气。

“因为,傅少没有开价。”停了三秒,颜若汐的声音响起。

因为来的并不是她的金主,所以她不做无偿的奉献。

“而且,一开始不知道你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傅少。”颜若汐加了一句:“如果知道是傅少,我……”

“我要加价!”

计算分明,随时准备见机起价,这样的女人,比人尽可夫更加让人倒尽胃口,看一眼都多余。

第6章 老鼠可以吃大象

“滚出去!”

果然,傅东离厌恶的声音响起。

颜若汐深吸了一口气,赶紧离开。

“傅少,您在吗?”就在颜若汐把门拉开的一瞬间,丝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看到有人把门来开,裴卿卿的声音一瞬间明显清亮得意了许多:“傅少,我是关于代言问题……”

砰,下一秒,颜若汐猛然把门甩上。

门外的裴卿卿一脸错愕委屈。

“怎么?”傅东离挑眉,欲擒故纵的戏码终于结束,现在找花样不肯就这样离开?

“我,我不能让别人看到。”颜若汐咬牙。

她们会让母亲去抓住烧红的铁块,他们会把母亲推进下水道,甚至有一次把百草枯这样她也回天无力的药物交给母亲。

颜若汐眼阔忍不住的收缩。

颜若汐不怕裴卿卿,但是她怕母亲再一次无故受伤。

裴卿卿显然知道里面有人,保养得宜的素手虽然轻柔,但是不依不饶的敲击,继续说道:

“关于代言合约,我有一个疑问,请傅少探讨一下。”

“开门。”傅东离低沉的声音响起。

傅东离不在乎那个女人在自己的房门站多久,但是傅东离没有耐心看颜若汐演戏。

“傅少,你让我等她离开,我可以做一切回报。如果傅少不同意,”颜若汐压低了声音:“如果刚刚的催眠,傅少在股东会议,或者收购洽谈上来一次,傅少的损失不止这几分钟。”

这个女人在威胁自己?傅东离露出几乎残虐的表情。

就在这时只听到滴一声,房门竟然就打开了!

有人优雅轻柔的推开门,颜若汐的大脑有几秒几乎是晕眩状态!

几乎是下意识的,颜若汐跳到床上,一把掀起床上的被子,把自己从头蒙到尾。

铺天盖地,都是男人的气息,独有的冷香,带着烟草的味道,甚至还带着情事过后,特有的浓灼的味道,但是颜若汐没有时间去在乎。

“那个丑女人进来了。”颜若汐刚想要挣扎,就听到小包子清脆的声音响起。

小包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窜上了床。

“傅少……”果然,裴卿卿的声音响起,然后就是尖锐的一声:“啊———”

“你吵到我妈咪了!”一个稚气但是气势十足的声音响起,小包子贴着颜若汐,气势十足:“还不滚出去?我妈咪累坏了。”

累坏了!裴卿卿看到一眼就看到凌乱的被单下,纤细但是窈窕的身影。

“睿琛,是谁教你这么没有礼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迈但是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太,太奶奶。”小宝宝本来趾高气扬的声音几乎是瞬间蔫了下去。

太奶奶,傅家的老太太?颜若汐躲在羽被下不敢动。

她说裴卿卿怎么会突然可以把门打开,傅家的老太太需要傅少的房卡,就没有人敢不给。

“东离,先把裴小姐送出去。”傅老太太淡淡的声音响起:“我想卿卿小姐,应该不是有兴趣参与傅家家事的人。”

老太太的意思显然是,不能让任何外人发现,羽被下的人是谁。

傅老太太的声音一响起,在万众瞩目的镜头下都泰然自若,总是把最娇艳可人的一面完美展现的裴卿卿却声音都紧的破碎。

“是,对不起,老太太,我就不打扰了。”

紧接着,猝不及防的响起一声巨响。

“爹地……”小包子短促的叫了一声,但是声音很小,只有颜若汐听到了,下一秒,小包子就把颜若汐抱得更紧。

应该是傅东离也出去了。

裴卿卿是公众人物,影响基数不可谓小,傅东离交代几句无可厚非,而她这样的女人,落在老太太手里有什么样的下场,他却根本不会考虑在内。

不过,都说隔代亲,小包子跟太奶奶隔了两代,为什么仿佛恐惧是与生俱来的样子。

“这位小姐,开个价吧。”房间里一片短暂的寂静:“这个价钱买小姐在离儿的世界消失,或者你家人在景城消失。”

抱住颜若汐的小包子瞬间更加用力抱住她的腰部。

颜若汐反抱了一下小包子,拍了拍他的手,然后把被子从床单扯了下来。

“小姐姐,我不想离开你。”小包子苦着一张小脸,声音很小。

“睿琛,下来,那么脏的女人,小心你依凝阿姨不喜欢你。”在颜若汐下床的动作里,老太太看都没有看她,只跟睿琛说话。

似乎完全不在乎颜若汐开什么价,也不在意颜若汐狮子大开口,颜若汐这样的女人一开始就被标好了价码。

老太太对颜若汐的神色,就跟一张傅东离用剩的手纸差不多。

“我不喜欢依凝阿姨。”小包子拽着颜若汐的衣角,眼色倔强。

“睿琛,你不能跟你父亲一样,或者你那个根本不知道在哪里的母亲一样,我们这样的家族根本不需要考虑你是否喜欢,需要考虑的是你叫依凝阿姨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否天真完美。”

老太太毫无温度的声音响起:“更重要的是,你要在傅家做一个讨人喜欢的私生子,在你父亲跟依凝小姐有嫡子之前,讨所有人喜欢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傅睿琛唇角抿了抿,本来漂亮地跟琉璃一样的眸子也一点一点暗淡。

“依凝,是周氏的掌上明珠,是周氏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愿意给你这样称为野种的孩子当后母,这是荣耀。

“学会怎么讨周小姐喜欢了么,怎么让她在听到你叫妈咪的时候,不至于露出那种受辱的表情。”

“我……”小包子的眼里都是倔强的光,稚嫩的腮帮都鼓起来了。

“我有妈咪,既然我是野种,就不会去讨好另外一……”傅睿琛突然说。

“你玩过斗兽棋吗?”颜若汐突然说,打断了傅睿琛的话。

“玩过。”傅睿琛的眼睛都憋红了,不明白颜若汐为什么突然说起斗兽棋。

“大象吃老虎,老虎吃老鼠,但是老鼠可以吃大象。”颜若汐眸子升起一抹奇异的光。

“傅老太太是吗?”颜若汐拉着小包子。

“您说的,让我开个价的意思,就是我不能对其他任何人说起,今天在这个房间发生的事情吗?”

傅老太太看着颜若汐:“说个数字就好,你没有资格跟我说话。”

颜若汐微微蹲下,把傅睿琛的耳朵堵住。

“如果我去告诉您的依凝大小姐,今天我是怎么跟傅少翻云覆雨,他是怎么宠爱我宠爱到满身痕迹,或者我直接走出去让医生做一份精液对比报告……”

第7章 请尊重他的小世界

颜若汐清亮的声音响起,傅老太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脸上并不明显的皱纹,现在看起来都像是会狠狠咬人一般,但是沉叠的皱纹下,傅老太太的眸底依旧是轻蔑。

“你心里给我的定价是不是200万……不超过500万,对吗?”颜若汐的声音继续响起。

当颜若汐爆出价位的时候,傅老太太的神色一紧,这个女孩竟然可以这么准确的猜出了自己的心理预判,而且,是如此冷静的说起自己的卖身价。

“但是,我不会接受你任何的一分钱。”更让傅老太太惊讶的声音继续响起:“傅老太太,你纵横商场多年,应该明白一个不能被收买的人会带来多少麻烦。”

“你想要什么?”傅老太太显然失去了耐心,字字凌厉。

颜若汐对着傅睿琛轻柔的笑,然后把捂住小包子耳朵的手放开。

“我只是希望傅老太太明白,与其为难一个孩子,粉饰表面下的真相才更让周家倍觉侮辱。”

“傅老太太不应该再勉强小少爷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也不应该随意侮辱小少爷的出身,这是一个祖奶奶应有的本分。如果所谓的和谐需要通过牺牲一个孩子来达成,那么某些真相就会送被到周家的面前,不知道傅老太太愿不愿意试一试。”

颜若汐,怕傅家吗?

当然怕,她怕傅东离雷霆一般的手段,怕傅东离让人连跪下的的机会都没有的狠戾。

但是,她怕的不是在傅氏只是拿捏着关键股权的傅老太太。

“你……”傅太太优雅的眉目死死的盯着颜若汐,手指都发颤。

她完全没想到,一个人尽可夫的下贱女人,可以说出这样一番话。

但是就像是颜若汐说的,一个不能被收买的人,确实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的妈咪,再不堪,再卑微,都是他的妈咪。”颜若汐半拥着眼前的小包子:“尊重他的小世界,才能换今后的粉饰太平。”

傅睿琛的眼睛都惊呆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这么帅,可以为了他对抗太奶奶!

他就说这么崇拜小姐姐,一定不是没有理由的。

就在这时,房门再一次咔嚓一声打开。一个玄黑的高大身影出现在房门口。

傅东离回来了?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傅东离听到了多少?一想到自己刚刚说的,精液对比报告什么的,颜若汐脑袋顿时炸成一片。

但是她没有后悔,为小包子挺身而出。

傅东离冷锐的目光扫过颜若汐跟小包子,根本分辩不出到底什么端倪。

长臂对傅睿琛招招,傅睿琛就迈着小短腿跑到了傅东离的身边。

“你还不快滚。”傅老太太猛然抬起头。

颜若汐赶紧抓起自己的包,傅老太太的声音严厉,但是让颜若汐松了一口气,还好,傅老太太并没有揭穿自己胆敢威胁她的真相。

“傅少,傅小少爷。再见。”颜若汐再也没有任何耽误,直接从房间离开。

颜若汐回到裴家,已经是凌晨了。

这栋欧式建筑用着跟风一般的复古宫廷风,堆砌着不少看似风雅、但都是仿版或者不知名的艺术家的工艺品。

“颜诺雅!”随着裴青达的一声怒喝,别墅里发出一声尖叫,只是这一声尖叫饱含惊惧痛苦还有不解。

但是裴青达不客气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看你教的好女儿,竟然敢抢卿卿的东西!”

接着就是有茶杯或者其他的东西猛然摔倒地上,就听见更加惊惧的尖叫响起。

妈妈!颜若汐刚走到门口,略带疲惫的眸子猛然一缩!

“爸爸,颜若汐那个贱女人,她不去好好伺候男人,竟然敢跟我抢傅少!”接着就响起裴卿卿尖锐的声音。

“你这个死疯婆子!”显然裴青达暴怒的声音要继续响起。

“裴先生。”颜若汐立刻上前一步,挡在一团缩在地上直发颤的女人面前。

“你,你还敢回来!说,刚刚躲在傅少房间的人是不是你?”裴卿卿尖利的指甲指着颜若汐,没有一点玉女影后的优雅大气:“爸爸给你找好的男人,你不好好伺候,你竟然敢打傅少的注意?”

“卿卿小姐,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颜若汐把母亲护在身后。

“不懂?”裴卿卿几步走到了颜若汐的面前,一把扯住颜若汐的包:“我在傅少的房间,都看到你的包了,亿淳大酒店除了你,谁还会背这么廉价的包!”

而且裴卿卿在颜若汐拉开门的一瞬间,裴卿卿也是匆匆撇了一眼,当时就觉得那人和颜若汐怎么这么像,只是那会她没想那么多,后来跟着老太太进入房间的时候,她竟然真的在床角看到了这个垃圾一样的布包。

“卿卿小姐,当时我被那个男人的夫人揭穿以后,只是回房间去找妈妈的药。你说的我都不懂。”颜若汐抱着地上的女人,声音低细而怯懦,似乎下一秒就要跟着尖叫。

这样的颜若汐,根本不可能跟可以爬上傅少的床,更不可能有胆量把自己从房间赶出来。

“我这个包包,包包的事,我不懂……但是我从房间里,拿到了妈妈的药物,也根本没有在房间见到什么傅少。”颜若汐颤抖地从包里抓出一盒药物。

“是我藏在房间的那盒药。”裴青达拿起手中的药盒,点头道:“没有一个女人,会爬上傅少的床,还回到房间去拿一盒这么廉价的药。”

“阿达,你又给我买药了。”裴青达只是捏起药物的一个动作,地上抱着头瑟瑟发抖的女人一下子冲了上来。

她癫狂的抓住了裴青达的手:“我知道,你就是关心我,我就知道……”

可是颜诺雅的话还没说完,裴青达就猛然把手上的雪茄摁在了颜诺雅如同柴火干枯的手腕上!

第8章 这女人,有点意思

“滚!”裴青达的表情就跟感染了病毒一般厌恶。

女人尖叫着发抖,可是,却没有松手:“阿达,你别赶我走,我不走。”

雪茄在皮肤上燃烧,发出烤焦的声音,颜若汐赶紧上前,拼命的把女人的手掰下来:“妈,你别这样,你别这样。”

颜若汐一根一根开女人的手指,可以清晰的看到女人手腕上的这样的伤痕数都数不清。

“裴先生,卿卿小姐,我们先回房了。”颜若汐低着头,低声说。

她怕一抬头,汹涌的恨意就压抑不住。

就当颜若汐要搀扶着颜诺雅离开,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等一下。”

“傅少的事情,还没有说清楚。”裴卿卿几步走到了颜若汐的面前,冰冷的目光在颜若汐的身上肆意的打量。

“你的头发,现在很长了。”

颜若汐的眉眼一顺,没有回答。

“等你长发及腰,我就回来娶你。”

裴卿卿用说笑话一般的语气,说出这样轻易缱绻的话,显得更加讽刺与轻蔑。

“若汐,我还是觉得傅少房间的人是你。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呢?”裴卿卿微微弯下腰,凑近颜若汐:“我最讨厌别人跟我抢男人了,现在你当着我的面,把你的头发全部剪光,我就相信你怎么样?”

颜若汐的眼阔猛然收缩。

记忆中的高大少年,有着亚麻色的头发,王子一样的容颜,笑容里藏着太阳,他笑着侧头对她说:三年,等你长发及腰,我就回来娶你。

三年的时间快到了,她续了三年的长发,终于快长到了腰部。

“剪光你的头发,就算傅少爷真的见过你,再看到你也会丑的要倒尽胃口,这样我才可以安心,才能相信在傅少房间的,不是你。”裴卿卿双手抱胸,说出来的话跟让颜若汐剪掉指甲一样轻松。

简逸辰,从前他们学校的校草。

裴卿卿当然不会把简家放在眼里,可是她就是乐于把颜若汐三年的隐忍彻底毁掉。

说完,裴卿卿使了一个眼神,就有佣人把尖利的剪刀递到她的手上。

“反正现在也没有男人会再买你,你剪就剪了。”裴青达的声音很快响起。

颜若汐被当众揭穿了她的处/女身份都是一次一次的修补回来的,她在很长一段时间,不能作为裴卿卿的“翻版”去爬上那些男人的床了。

失去了作用,头发剪不剪掉有什么区别,只要卿卿高兴。

颜若汐深吸了一口气。

“诺雅阿姨。”裴卿卿娇滴滴的走到了颜诺雅的面前,修剪的璀璨无比的水晶甲之间捏着一瓶小小的药物:“这几年你的心脏不好,给你一些更见效的药。”

颜若汐一扫裴卿卿的药盒上的英文名,伪麻黄碱。

这类药物是心脏病的克星,会让血流迅速激增,颜若汐一直辛苦拿到的都是冠脉平宁的药物,而伪麻黄碱正是这类药物的完全的反作用。

但是裴卿卿把药品在裴青达面前一晃:“阿姨,这是爸爸特地给你买的。”

下一秒直接扔了出去,颜若汐戾叫一声“妈”,但是什么用都没有,颜若雅一听是裴青达买的,整个人像是一条追逐骨头的狗飞窜了出去。

裴青达跟一群的佣人哄堂大笑。

不能容忍,多一秒都不能容忍,她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看着裴氏分崩离析!

“卿卿小姐。”颜若汐接过剪刀,反手握在手里:“让傅少看到我就倒胃口,有比剪掉头发更彻底的方式。”

颜若汐反手拿着剪刀,下一秒刀尖就没入了颜若汐白皙的肌肤,瞬间冒出殷红的血珠。

颜若汐眼睛都没眨,刀尖很快下滑,拉出一条触目惊心的痕迹。

血水争先恐后的蜿蜒而下,有一小部分蜿蜒到了眼睛,以至于颜若汐看着裴卿卿的时候,眼底都带着血色的红。

裴卿卿被颜若汐突然的动作惊了一下,嫌弃的后退几步!

颜若汐看着裴卿卿浅笑:“这样,可以吗?我要做的永远比姐姐的命令更让姐姐满意,是我一直的目标。”

裴卿卿不知道怎么回事,颜若汐脸上,还是一贯恭敬怯懦的表情,她说的也是她一直表现的总结,可是,裴卿卿就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害怕。

看着颜若汐对着自己的笑的时候,心里忍不住有一种被震慑的感觉,兜头而下一种跪下求饶的机会都彻底失去的头皮发麻!

这样的感觉只有面对傅东离才会有!

裴卿卿摇了摇头,把这种不该有的感觉驱逐!

颜若汐的脸毁了,别说傅少,这辈子其他男人看到她都会想吐。

这是好事,从五年前颜若汐被接回来开始,她就讨厌颜若汐的脸,讨厌她就算不着一饰,但是可以把男人的目光从她这里夺走的容颜!

“汐汐。”而就在这时,颜诺雅也终于放弃了地上的药,惊慌的从地上站起来:“汐汐,你的脸……”

颜若汐半边脸已经不堪入目,颜诺雅满眼惊慌,想碰又不敢碰!

颜诺雅的目光里终于不再只有裴青达。

“都滚下去,这样血肉模糊的,只会给裴家添晦气!”裴青达不耐的声音响起。

裴家没有一个人有上前为颜若汐处理的意思,颜若汐就一个人扶着颜诺雅离开。

傅氏总部

88层总裁室,傅东离看着眼前的照片,有几张可以清晰的看到颜若汐苍白尖细的容颜上,血肉模糊的场景,但是傅东离的目光连波动都不曾有。

“这位颜小姐,连我都没有想到有这样的果决,划伤了自己的脸,但是从头到尾没有提到傅少爷。”

陆靳站在弘大的老板桌前,躬身汇报。

颜若汐前脚刚离开,后脚陆靳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跟上,在裴家别墅发生的事不可谓不精彩。

修长饱满指节分明的手指一下一下敲在颜若汐的照片上,

最后一下,傅东离修长的手指就着照片中颜若汐垂直如瀑的秀发快速一掠,像是撩起照片中单薄女孩的长发。

最后他才轻嗤一声:“这女人有点意思。”

小说

人间至味是你:她欠他的,拿什么还得清……

2021-1-2 20:25:34

小说

寸寸相思情难舍:溥窈葭喜欢霍煜宸

2021-1-2 20:28:3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