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个萌妻深深宠:那场宴会上,她一定不会再认错人!

穿着女佣服,任劳任怨伺候闫家少爷的连歆,在内心暗暗后悔。,她发誓:如果可以再来一次,那场宴会上,她一定不会再认错人!,……,没错,这就是一个傻萌实习记者无意认错大少爷却被拐回家当小女佣的——爱情故事!
拐个萌妻深深宠:那场宴会上,她一定不会再认错人!

第1章 误会

盛夏的夜晚,即使没有了太阳的直晒,也热得让人的汗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连歆刚刚洗了一个澡,洗去了一身的热气,长发就那么湿哒哒的披散在肩头,水珠顺着白皙的脸庞滚落下来,那冰肌玉骨仙的不像是人间该有的模样。

她知道自己的容貌经常会给自己惹很多麻烦,所以平日里都是有所遮掩,带着短短的假发,并且刻意去找了一个大大的黑框眼镜,遮掩住自己大半张脸蛋。

“嘀哩嘀哩——”

短信声音在这寂静的环境中显得格外的响亮。

“六点之前到庭轩,别迟到。”

捏着手机的手指忍不住的紧了紧,连歆的脸上闪过一丝挣扎,可是最后又归于平静。

她没有选择的余地。

六点整,连歆很是准时的出现在了庭轩的大门口。

庭轩乃是A市最大的酒店,但凡是有点地位的人,都会选择在这里举办宴会,一则彰显自己的地位,二则希望能够结交权贵。

里面的装修很是金碧辉煌,根本不是普通的人能够进去的地方。

连歆有些紧张,但是又暗自给自己鼓气,为了自己的目的,她必须得完成今天的任务。

用那人给她的请柬,她轻松的混进了订婚的现场。

一身雪纺纱裙,将她姣好的身材衬托无疑,平日里一直遮掩着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将她的小脸映的越发的精巧。

为了达到今日的目的,她还专门给自己画了淡淡的妆,清新自然而又魅力非凡的她,不知不觉的就成了在场的人的焦点。

连歆从服务员的手中端了一杯香槟,只是端着,并不喝。

很快,她就找到了她的雇主,也就是今日订婚宴的女主角,古家的大小姐,古灵。

古灵远远的就看到了连歆,也不敢表现出什么,只是很随意的路过,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跟我走。”

连歆自然是没有丝毫的异议,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

一边走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她得为她等会的逃跑,找出最好的路线才是。

今日乃是古家大小姐古灵很段家二少爷的订婚现场,可是谁能够想到,这古灵大小姐,竟然会花钱请了她来专门搞破坏呢?

虽然不信佛,可是连歆还是忍不住的在心里默念阿弥陀佛,若不是真的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她也不会来做这么缺德的事情的。

古灵带着连歆一路穿过人群,走到了宴会的另一边。

作为主角之一的古灵,自然一到场,就被众人给包围了起来,留下连歆一人在外边。

连歆在古灵的眼神示意下,知道今日的另一个主角应该就是他身前的那个男子。

男子背对着连歆,从身后看来,这男子应该是有一米八五左右,身材颀长,乍一看有些瘦,但若是仔细看的话,不难发现,这西装之下的身子,应该是有肌肉的,浑身充满的阳刚之气,并无半点阴柔之感。

这,似乎跟之前得到的资料相似,却又有些不相似。

男子旁边站着另外一个男人,从侧面看来倒是长得不错,但是那满脸谄媚的笑容,却是让他平白的减了不少的分。

古灵在众人的包围中还不忘对连歆挤眉弄眼,示意连歆赶紧上前,不要耽误了时间。

连歆内心又是小小的纠结了一下,但是一想到自己对于金钱的紧缺,又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迟疑后退的余地了。

再说了,都已经到了这地方,就算是不干也得干了!

当下连歆也不再多想,咬了咬牙,上前两步,一手抓住男子的手,另一只手顺手就将那杯没有喝过的香槟泼到了男子的身上。

“你个负心汉,当初你都答应了要娶我,可是今日你竟然背着我到了这个地方来,就算是我愿意,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愿意啊!”

连歆硬是挤出了一脸的泪水,伤心欲绝的看着眼前的“负心汉”抽抽搭搭的哭诉个不停。

可是哭着哭着,却是觉出些不对劲来了。

这周围,似乎——是太过于安静了吧?

本来她跟古灵是计划好了,等她哭诉之后,这周围肯定是会因为她的话“热闹”起来的,到时候她再趁乱跑了就是,可是为嘛这周围这么安静?

似乎,这跟天朝那爱看热闹的天性很是不符合啊?

第2章 认错人

她有些不确定的斜斜的瞥了一眼古灵,却是见她的眼睛瞪的大大的,而那视线,明显是冲着那被她握着衣袖的男人。

连歆又将视线转回来,这才好好的看一看,那被她泼了一身香槟的男子。

一张俊美无双的脸,就那么大喇喇的出现在了连歆的面前

男人的五官很是俊美,那双极具倾略性的黑眸紧紧的盯着连歆,眼里是没有丝毫掩饰的不悦。

周身的气场冷凌。

即使是大夏天的,连歆也是被那气场冻得忍不住一哆嗦。

“呵,”男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中不带丝毫的感情,放佛看着一个死人一般盯着连歆,“负心汉?”

连歆只是觉得眼前这张脸实在是眼熟,可是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这人,所以虽然被盯得有些害怕,但是一想到事成之后的钱,她又挺了挺肩膀,给自己鼓了鼓气。

“是啊,负心汉,你既然敢做出那种事情,难不成还不敢承认吗?”

一脸的义正言辞,似乎眼前的男人真的做出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般。

男子嘴角的弧度更大,可是眼中的温度却是更冷,“听说你怀了我的孩子?”

周遭的人眼睛睁的大大的,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好戏,可是碍于男子的身份,又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此时见男子出声,却是齐齐的背冻得忍不住的打了个寒战。

他们似乎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啊——

这其中以古灵的害怕最甚,若是,若是让这男人知道这女人是她请来的话——

古灵忽然有些不敢想象自己会有什么后果。

不行,她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推得干干净净的!她可不想惹上这么一尊根本就没有人敢招惹的大佛!

“当然,三个月了!”

连歆为了钱可以说是完全的拼了,这说着说着,还努力的挺了挺肚子,努力让自己的肚子稍微的鼓起来那么一点,看上去像是有了身孕的模样。

“很好。”

男子的笑容更深,挥了挥手,一群黑衣男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在了宴会的大厅,稳稳当当的在男子的身后站定,虎视眈眈的盯着连歆。

“干什么,有钱就了不起,有钱就可以不承认自己做的事情啦!?”

连歆虽然有些害怕,但是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了她反悔的余地了,她只能够硬着头皮上了。

“阎少。”

领头的黑衣男子上前一步,到了男子的身前几步,恭敬的行礼。

什么!?

阎少!?

连歆的眼珠子瞪的老大,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怪不得她觉得眼熟,原来这人竟然是在A市能够只手遮天的大人物,阎少宸!

我了个乖乖,她到底是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人啊!

连歆心中慌乱,可是面上却是努力的做出一副平静的模样,只是眼睛的余光却是不停的在找古灵的踪迹,希望她能够出来帮她解释。

可是这周围哪里还有古灵的踪迹?

连歆知道事情要遭,可若是在这里当场说出来,有没有人信是一个问题,而眼前的人会不会放过她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阎少宸眼睛微微的眯起,看着眼前那不要命的女人,眼中却是闪过一抹兴趣。

好久,好久都没出现这么一个胆子大的女人了呢。

他倒要好好的看看,这女人,又有什么样的本事。

“带走!”

阎少宸冷冷的吩咐了一句,便转身出了这宴会的场地,没有再做丝毫的停留。

黑衣人上前将连歆团团的围住,“小姐,请吧。”

没有动粗,那不过是因为连歆只是一个弱女子,加之这里乃是别人的婚宴。

连歆想要逃跑,可是有心无力,只能够灰溜溜的跟着阎少宸上了这酒店最高层。

“那个,我能不能去上个厕所?”

连歆被带上了顶楼,黑衣保镖将她往这屋子里一丢,就出去了,而那阎少,则是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冷冷的看着她,一言不发。

视线却是上上下下的将她来回的扫了好几遍,可就是没有说话。

连歆被盯得着实是害怕,想要开口解释,可是没成想到,这话一出口,就成了要去厕所了……

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巴掌,她怎么这么没用啊!

第3章 压力

阎少宸本来很是生气,可是此时静着坐着看了这女人半晌,还真看出些兴趣来了。

这女人似乎跟之前那些刻意接近他的女人有些不同?

若是那些女人的话,此时怕是已经早就往他身边凑了,可是这女人倒好,似乎避他如蛇蝎?跟刚刚那趾高气扬宣称自己有了他的孩子的模样,可是千差万别啊。

等了半天,却是等来了她说要去厕所的话。

眼中忍不住的闪过一抹笑意,但是脸上还是没有丝毫的表情,阎少宸摆了摆手,“去吧。”

连歆如获大释,脚步飞快的跑进了浴室。

虽然并不想,可是总比面对男人那吓人的目光好多了!

连歆心中焦急,很是没有主意的在浴室转着圈。

余光却是扫见了窗子,忽然一下子计上心头。

等阎少宸察觉出不对强行破开浴室门的时候,哪里还有连歆的身影?

望着空空如也,就是脸窗帘都被扯下来的浴室,阎少宸眼中的兴趣更甚。

很好,这女人的胆子倒是够大。

“去给我查清楚,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

“喂喂喂,你听说没,昨天晚上阎少的女人出现了啊,说是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啊!”

“什么什么,这么劲爆的消息,我怎么没听说啊!”

“当然是被压下来了啊,以阎少的实力,压下这么点消息,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啊!”

“我天,到底是谁!竟然连孩子都有了,简直是我的偶像啊!做了我一直都想要做的事情。”

“不要命了你,阎少那是你能够想的人吗!”

……

一大早来到实习的报社,连歆就听到了各种关于阎少宸的第一手消息。

“连歆,总编让你去一下她的办公室。”

总编助理抱着一叠文件,扭着细腰,走到了连歆的座位前,丢下了这么一个重磅的炸弹。

完了完了。

昨天她从阎少宸那里跑了之后就直接回宿舍了,完全忘记还要半夜去采访富豪的事情了!

这是她第一次独当一面去采访,可是没想到却出了这么大的一个漏子。

连歆的肩膀完全的垮了下来,可是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从桌子上拿起了之前为了采访准备的文稿,认命的走进了总编的办公室。

房门刚刚关上,外面从来不嫌热闹多的同事们就又议论了开来。

他们都知道,那总编会留下连歆,不过是因为连歆长得符合主编的胃口罢了,今天连歆出了这么大的漏子,他们可是等着看好戏呢!

进了办公室,连歆望着低头处理文件的总编,小声的问,“主编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她其实希望总编忘记她这个人的存在,可是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昨天放了人家的鸽子。”

徐青峰的声音说不上好听,也说不上难听,可是听在连歆的耳朵里,却是觉得有些刺耳的。

此时的徐青峰已经从文件上抬起来头,眯着眼睛看着连歆。

一身休闲西装穿在身上,倒也算的上是道貌岸然,如果不是看着连歆的视线中有着那浓厚的“性”趣的话,这勉强也能够算的上是一个帅哥了。

四周无人,徐青峰对于自己的眼神那是没有丝毫的隐藏,眼下的黑青不知道的人以为是熬夜加班来的,知道的人却都知道,这乃是纵欲过度的现象。

他一直将连歆留在报社,就是等着连歆犯错,好求他让她留下来。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连歆的情况。

一个穷学生,打工赚学费,却是偏偏长了一张精致的小脸。

与其将这漂亮的妞儿推到别人的怀中还不如他自己收了!

越想越开心的徐青峰,此时笑得更加的“慈祥”了。

连歆点了点头,虽然不想承认,可是那确实事实。

她昨天,确实是放了人家的鸽子。

她有些紧张,下意识的就紧了紧手,手中的文件在外力下皱了起来。

连歆的一举一动都被徐青峰看在眼中,他心里更加的开心,严厉道。

“你知道这会对我们报社造成多大的损失吗?本来那个版面已经谈妥当了,可是因为你放了人家的鸽子,那人直接甩手不干,这么短的时间,你让我们去哪里找人来代替!”

只有让这小人儿更加的害怕,才方便他下手啊。

“我很抱歉。”

连歆抿了抿嘴,低头不语。

“抱歉能有用的话,我还会找你!”

第4章 故意刁难

徐青峰为了自己见不得人的目的,此时说话没有半点的情分,直戳连歆的心。

连歆想要反驳,可是又找不到反驳的言语,只能够低头听训。

“其实,也不是没有挽回的机会。”

骂完之后,徐青峰觉得时机到了,又假装好心的开口。

“什么机会!?只要有机会能弥补,我一定去做!”

连歆听见还有挽回的机会,猛地抬头,眼巴巴的看着徐青峰,生怕错过了什么。

徐青峰被这小眼神一看,身下忍不住的一紧,勉强定了定心神。

“只要你跟了我,这事情,都是小事。”

略带猥琐的声音传进连歆的耳中的时候,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很是错愕的看着徐青峰,“总编,不好意思,刚刚分心了,没有听清楚。”

打心底,连歆是不敢相信,总编大人会是那种人的。

“我说,如果你跟了我的话,我就帮你解决这次的事情,还能让你不被报社解雇,至于你的生活费,学费,我都会帮你。”

徐青峰见时机已经成熟,也不再伪装,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双眼更是毫不客气的来回扫视连歆,最终视线停在了连歆胸前那鼓鼓囊囊的地方,猥琐的笑着,就差流出口水来了。

*

帝国集团,总裁办公室。

阎少宸端坐在办公桌后,脸上一片冰冷,跟之前连歆看到的完全是两个模样。

“老大,你要查的那个女人已经查清楚了,是A大的一个普通学生,现在在一家报社当实习记者,昨天会在庭轩是为了破坏订婚,没想到认错了人。可不是为了你哟。”

说话的帅气男子穿着一身白色西服,边说话边挤眉弄眼的看着阎少宸。

“哪家报社?”

阎少宸皱了皱眉,眼底带着几分好奇。

“王家旗下的一家小报社。”

白色西装男子翻了翻手中的报告,简单的回答了一句。

“收购。”

言简意赅的两个字却是轻松的决定了报社的东家将会姓什么。

“啧啧,这可不符合你那抠门的性子啊。”

西装男子啧啧称奇,阎少宸是谁啊?那可是从来不做吃亏没利益的事情啊。

可是现在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要去收购一家毫无用处的报社?

这要说是没什么,他压根就不信!

“慕枫,是要我叫慕叔来吗?”

阎少宸淡淡的扫了一眼坐在他办公桌上的男子,毫不留情的开口。

慕枫乃是他阎家管家的儿子,从小跟他一起长大,性子跳脱,但是能力很强,所以一直留在他的身边做事。

有时候他也会纳闷,为什么性子严谨的慕叔,会生出这么一个性子完全天差地别的慕枫来。

“别别别,我啥都没说!”

慕枫被一下子戳中了死穴,忙摆摆手,表示自己什么都没说。

他可不想被他老爹揪着耳朵训斥半天。

“还有古家那个女人,我不想在A市看到她。”

阎少宸的声音忽然又冷凝了几分,虽然不是冲着他来的,可是他可没忘记他被泼了一身的香槟,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慕枫抖了抖身子,伸手搓了搓手臂,一副怕冷的模样,“知道了,你肯定不会再看到那女人。”

提起那女人,慕枫也是没有了好脾气,真是没事找事来恶心人呢!

不过,一想到难得看到阎少宸对女人感兴趣的慕枫却是又觉得有趣,所以对于这件事情可是上心的很。

连歆有些魂不守舍的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因为被叫进去的时间长了,此时已经是吃饭的时间,办公室已经没有一个人了。

她愣愣的坐在位子上,脑袋一片混乱。

这份工作相对比较轻松,时间也比较灵活,让她能够在上学之余还能够顾得过来,如果丢了这个工作的话,别说是她的生活费,就是妈妈医院的疗养费,都交不上来了。

本来昨晚若是成功的话,她到时能够得到一大笔的钱,可是事情搞砸了,钱,自然也没有了着落。

“连歆,跟我一起去吃饭吗?”

徐青峰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来,邀请连歆共同去餐厅吃饭。

“不,不用!”

连歆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刚刚徐青峰的话还在脑海中回想。

她没有回答徐青峰的提议。

“你好好的考虑考虑。”

徐青峰耸了耸眉,笑了笑,并不以为意,只是开口好心的提醒了连歆一句边出门了。

整个办公室就剩下连歆一人。

第5章 电话

这么多年来,连歆不仅要上学还要兼职赚医药费生活费学费,也不乏有些人提出要包/养她,可是她从来没有同意过。

她自爱,自尊,也自强。

“叮铃铃——”

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冷不丁的吓了连歆一大跳。

看了看来电显示,上面写着“医院”两个字,连歆盯着手机的屏幕愣了愣,半晌才按下了接听的按钮。

医院打电话只有两种可能,一来就是她的妈妈身体出现了变化,二来就是医药费又不够了。

而她前天才去医院看过妈妈,身体恢复的不错,应该是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

那么,医院打电话来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喂,你好。”

连歆的声音微微的有些颤抖,她最近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连歆小姐,你母亲的医疗费已经用光了,若是在两天内不续费的话,医院将停止一切的医疗手段。”

医院护士冰冷的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让本就有些冷的连歆更是冷了几分。

“好的,知道了,我会在两天内缴费的。”

连歆拿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她这一次给报社弄出了这么大的麻烦,不知道工资会不会发,而就算是发工资的话,现在离发工资的时间还有十几天之长。

“谢谢你的合作。”

护士客套性的回话,然后不带丝毫停留的挂断了电话。

连歆挂了电话,整个人却是再也提不起丝毫的力气,完全的瘫软在了椅子山。

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让她根本就没有丝毫缓冲的时间。

这么多的事情一件件的压过来,让连歆甚至忘记了害怕昨天那男人的报复。

想到昨天那个危险的男人,连歆的嘴角忍不住的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吃饭的同事陆陆续续的回来了,刚刚他们没有看成好戏,这会却是一个个都围到了连歆的身边。

“怎么样,总编没为难你吧?”

虽然是关心的话,可是配上那一脸一定有什么的表情,却是让这话完全的变了味道。

“总编那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会不为难,肯定是刁难你了吧!”

周围的人一片了然的笑声,显然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了。

“歆歆,你的脸色有些差,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啊?”

说话的是一个小女生,比连歆大了几岁,也是这家报社的实习生。

连歆的遭遇让她有些心有戚戚然,生怕自己也遇见这种事情,所以这关怀,倒也是加了那么几分的真心。

“我没事。”

连歆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并没有回答那些同事的八卦。

可是同事们见没问出什么,却是一个个都不死心,围在了连歆的身边。

“快快快!过来门口迎接贵客!!!”

徐青峰着急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只见他跑的满头大汗,此时手臂撑着膝盖,正剧烈的喘着气,边喘,边朝办公室里喊着。

“怎么啦怎么了?”

众人见状赶紧围了过去。

“阎少要来!你们赶紧站成两排,站好了!”

徐青峰刚刚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完全被吓了一大跳,偏偏那电梯又刚刚走,来不及等电梯的他只好跑楼梯上来,所以此时才会那么的喘。

“什么?阎少?我没有听错吧!?”

“怎么可能,阎少是谁,怎么会来这里!”

“可是总编都说了,总不能有错吧!?”

众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叮”的一声,电梯却是稳稳当当的停在了他们这个楼层。

连歆有些走神,根本就没听到徐青峰在喊什么,还呆呆的坐在位子上,考虑着怎么才能够快速的弄到钱帮妈妈交医药费。

电梯门慢慢的开了,门口本来嘈杂的人一下子静音了。

修长的腿迈出电梯,充满侵略性的双眸出门就将外面的场景扫了个便。

只是一眼,就看到那坐在椅子上明显出神的小人儿。

阎少宸看见了自己要找的人,心情很是不错,嘴角忍不住的就勾起了一抹勉强算是微笑的弧度。

慕枫的眼睛睁大,一副见鬼的表情。

他没看错吧!不苟言笑的阎少宸竟然笑了!

他恨不得现在就拿出手机对着阎少宸咔嚓拍一张照片,好拿着到处去炫耀,可是到底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阎少宸已经迈步往里走了。

慕枫的嘴角抽了抽,抬脚跟了上去。

阎少宸走到连歆身边的时候,脚步停了停。

连歆此时正低头想着事情,见到自己的跟前停下了一双脚,有些好奇的抬头。

这一看,却是让她恨不得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

第6章 这是什么节奏?

什么鬼!

为什么这人会在这里!

又看了看呆在阎少宸身后怒瞪她的徐青峰,再看了看门口那一帮明显看好戏的同事,连歆慌忙的从椅子上起身,由于动作太大,椅子在地上做了几个回旋,然后华丽丽的撞到了阎少宸的脚上。

静。

很静。

非常静。

众人此时的心放佛被紧紧的揪着一般,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受到波及。

这阎少的怒火,可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起的啊。

慕枫在一旁一脸看好戏的模样,跟周围这紧张的氛围格格不入。

连歆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动都不敢动,不过此时心里是一片的心灰意冷。

这样子,她肯定是要被报社给解雇了。

妈妈的医药费到底该怎么去弄啊……

转眼就为医药费着急的连歆根本没注意到阎少宸根本就没有追究,转又往总编的办公室去了。

“连歆,你没事吧!?”

“连歆你胆子真大。!”

同事此时才敢放心的呼吸,可是这一平安下来,就忍不住的八卦,这连歆可真是运气好,惹怒了阎少竟然没有被惩罚。

一个个的又围了过来,想要听到第一手的资料。

连歆此时脑袋涨涨的,哪里还有工夫应付这些人,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就想要走。

阎少宸来了,想到昨天的事情,连歆的脸色忍不住的又白了白,此地不宜久了,她还是先出去避避难才是完全之策!

*

总编办公室

徐青峰紧张的手握了握手,又松开,如此反复好几次,才鼓起勇气开口问此事端坐在总编位子上的阎少宸。

“阎少大驾光临,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吩咐呢?”

“总编是吗?若是调查没出错的话,你就是这报社的主人吧?”

阎少宸自然是不会回答,一旁的慕枫笑眯眯的开口。

“是,是的。”

徐青峰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有些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问。

“简单来说,就是我老大看上你们报社了,开个价吧。”

慕枫随意的往旁边待客的沙发上大喇喇的一坐,翘着二郎腿,很是随意的开口。

“啊?”

徐青峰一惊,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要是没记错的话,这阎少的产业也是涉及报社这方面的,Z国鼎鼎有名的娱乐周刊就是属于阎少的。

他又怎么会看上他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报社呢?

“啊什么啊,直接开价。”

慕枫觉得跟这徐青峰说话有些浪费口舌,有些没好气。

斜斜的瞥了一眼徐青峰,一脸的不耐烦。

徐青峰的冷汗几乎要将衣服都打湿了,不说这慕枫给的压力,就是眼前这一句话没说的阎少都要让他喘不过气了。

这人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即使是没有说话,也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忽略他的存在。

而且他明显的感觉到,刚刚他迟疑的时候,阎少身上的气息,可是又冷了几分的啊。

他到底是怎么会惹上这么一尊根本就碰不得的大佛啊!

*

门外的连歆刚刚收拾好东西准备走,却又被喊住了。

“连歆啊,总编让你进去呢!”

还是之前那个助理,只是此时助理看她的眼神明显有些嫉妒。

啊?啥?让她进去!?

连歆的脚步顿了顿,却是怎么都没有力气往里走了。

天啊,她可不可以当做没听到啊……

即使再不情愿,连歆还是磨磨唧唧的磨蹭进了总编的办公室。

一进门,就看到那气势强大的男人往她这里看了过来。

而徐青峰此时正不停的擦拭着脸上的冷汗,一脸紧张的看着进门的连歆。

连歆的心忍不住的咯噔一下,有种大事不好的预感。

难道总编知道了昨晚她跟阎少的事情?

“过来。”

阎少宸自进入这里之后第一次开口了,声音还是冰冷,但是熟悉他的慕枫却是听出了那么一丝的不同,好奇的盯着进门的女人看。

一头稍微有些凌乱的短发,明显有些娇小的身子,若是真的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那精致的脸上的眼睛了。

眼睛大而有神,此时显然有些慌乱,但是丝毫不影响那双眼的灵气。

果然,这老大看上的女人,确实是有些不一样啊。

“收眼。”

阎少宸的声音又冰冷了几分,可是显然不是对连歆说的。

连歆磨磨蹭蹭的走到了办公桌前,心里还是没底,不知道这人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阎少宸起身,绕过了桌子,走到了连歆的跟前。

男性的气息那么的明显,伴随而来的,还有主人那特有的侵略性,传入了连歆的鼻息,她微微的愣了愣,抬起头来,却是看见男人那锐利的如同鹰隼一般的目光,紧紧的锁定住了她。

第7章 宣示

就这么一愣神的工夫,她就已经被他紧紧的固定在了怀中。

鼻尖满是男人身上那淡淡的,带着浓重诱惑的气息,让连歆的脑袋当机了。

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女人,阎少宸的脸上还是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揽着她,走到了沙发边,坐下。

连歆一直都有些愣神,直到感觉自己好像坐到了男人的腿上,腰间被男人有力的双手紧紧的箍住,她才终于回过了神来。

脸却是腾地一下完全的红了。

伸手想要将男人的手从自己的腰上扒开,却是做了半天的无用功,而且随着她的扭动,她明显的感受到身下男子的变化。

“你……”

张了张嘴,连歆想要说什么,但是在面对男人那chiluoluo的目光的时候,她又有些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阎少宸抱到了自己想念了很久的女人,那熟悉又舒服的感觉让他整个人的心情很是不错。

只是在发觉自己对于这女人的动作那么敏感的时候,他的手忍不住的又紧了紧。

该死的,他一直引以为豪的自制力,似乎在这女人的面前,都变成了一个笑话。

慕枫在一旁,只觉得好笑。

若是家里的老太太知道老大这幅模样,怕是会直接把这女人绑了扔老大的床上去吧。

“怎么,你没把我们的关系告诉他?”

阎少宸斜斜的看了一眼此时在给连歆使眼色的徐青峰,说了一句让人感觉很是莫名其妙的话。

“阎少……”

连歆才刚刚有些勉强回神,就又听到了阎少宸这么暧昧的一句话,这句话的信息含量实在是有些大,她一时根本就没办法消化。

阎少宸冷冷的扫了一眼连歆,却是让本来就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连歆又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这人给她的压力太大,她还是少说话好了,反正被抱一下也不会少一块肉。

而徐青峰此时的眼睛几乎要从眼眶中瞪出来了。

他要是没听错的话,刚刚阎少的意思是……这女人是阎少的女人!?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脚软,天知道刚刚他还威胁要这女人给他当情人啊!

要是早知道这女人是阎少的女人就算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觊觎啊。

希望连歆还没有把他之前的打算告诉连歆才是啊,不然,他真的是不敢想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咳咳,原来连歆小姐是阎少您的人啊,连歆小姐的能力非常的强,不愧是阎少您的人。”

虽然现在拍马屁似乎是有些晚了,可是徐青峰还是不得不说。

坐在阎少宸怀中的连歆浑身僵硬,听到徐青峰的话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徐青峰一眼,却见徐青峰一脸的紧张,似乎害怕她说什么的样子。

这人,似乎很是害怕阎少宸。

“不知道阎少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呢?”

徐青峰有些紧张,完全的忘记了之前慕枫说过的话,只是不停的擦汗,不敢说话,可是又不敢不说话。

阎少宸低头看了一眼很是僵硬的坐在他怀中的女人,心里却是忍不住的软了软,只是看向徐青峰的眼神还是冰冷的渗人,“没什么,就是过来看看我女人工作的地方。”

语气很是漫不经心,可是却没人敢不将他的话放在心里。

什么跟什么!

连歆见阎少宸说的越来越过分,忍不住的伸手推了推他,入手却是一片坚硬紧实的肌肉,,根本就不能够撼动分毫。

这一切,看在了徐青峰的眼中,自然是往害羞那方面想了。

当下更是害怕,“连歆小姐能力出众,我正准备将这主编的位子让给她呢!”

阎少宸一个眼神扫过去,却是让徐青峰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

他甚至以为自己的谎话已经被拆穿了。

看着徐青峰那害怕的模样,连歆忽然觉得心情很是不错,嘴角也是忍不住的勾起了笑容。

只是这笑容很是冷。

她可是没忘记之前这不要脸的人还要让她做他的情人呢。

“喜欢那职位吗?”

阎少宸低头,认真的问连歆。

这世上,只要是他阎少宸要的东西,那自然是手到擒来的。

若是能够让这女人高兴,别说这一个小小的总编的位子了,就算是她要当这报刊业界的领头人,那也只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不过这小女人让他很是感兴趣,所以倒也是生出了几分善待的心思。

询问一下,自然是要的。

“不需要。”

连歆撇撇嘴,虽然对于这个提议很是心动,但是她知道,她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

第8章 意外

“心情不错?”

阎少宸抱着连歆,自然能够感受到她此时的身子软了不少,淡淡的挑眉,冷声问道。

“是不错。”

能够看着之前欺压她的徐青峰吃瘪,她本来很是压抑的心情却是是好了不少。

嘴角微微的勾起了笑容,虽然淡淡的,但是看在阎少宸的眼中,却像是明珠一般耀眼。

“那我们走吧。”

说完阎少宸便抱着连歆起身,根本就不管别人的眼神,直接抱下楼,进了车。

连歆反抗无果,只能够将脑袋塞到了阎少宸的胸前,只能够催眠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上了车,连歆才勉强的获得了坐的自由。

“我们去哪?”

连歆有些迷糊,这抱她出来干嘛?

她刚刚本来是准备翘班的,可是眼下这人都要走了,她自然是要回去工作的。

“回家。”

阎少宸看着有些迷糊的女孩,眼底染上了一抹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笑意。

“哦,那师傅麻烦仙河小区。”

连歆并没有多想,回家就回家,正好她好久没回去了,是要回家收拾一下,拿一点东西去医院了。

阎少宸挑了挑眉,前面的司机回过头来,看着阎少宸,询问是不是按照连歆说的去做。

微微的点了点头,看向旁边明显又在走神的女孩,他的眼底染上了一抹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意。

得到命令,车子平稳的开了出去。

待车子开动,连歆忽然想起了什么,侧过头,看了看阎少宸,眼里又被惊慌给填满,“你不是要跟着我回家吧?”

这个可能性,让连歆的眼睛瞪的大大的。

下意识的就往边上挪动了一下,与阎少宸保持了一个安全一点的剧烈。

阎少宸眯着眼睛看了看连歆,脸忍不住的黑了黑,这女人眼里的戒备和慌乱,实在是太明显了。

“王叔,回家。”

“阎少……你不是要带我回家吧?”

连歆的声音有些颤抖,咬了咬唇,不敢相信的问。

阎少宸闭目养神,并不回答她的话。

司机却是已经领会了阎少宸的意思,转了个方向,继续四平八稳的开着。

望着外面那熟悉的路变成陌生的路,连歆才意识到阎少宸说的回家是真的。

“阎少,您累了回家休息我就不打扰了,在这里停车就好,我自己能回去。”

她可不想去这个危险的男人家里,这让她非常的没有安全感。

阎少宸闭眼,并不理会连歆。

“你到底要干什么!”

连歆的声音因为害怕有些尖锐,脸上满是惊慌。

跟着这么危险的男人回家会有什么后果,她根本连想都不敢想。

“你不是怀了我的孩子吗?自然是带着我孩子回家了。”阎少宸一脸的理所当然,眼中有一抹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兴趣。

连歆虽然知道这有些不可能,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这阎少宸肯定是那种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人。

若是真的跟着回去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阎少,误会,一切都是误会,你肯定是认错人了。”

此时的连歆忽然想到昨日她是长发,今天可是带着短发呢,差距应该还是有的,想要抓着机会好好的掩饰一下。

阎少宸很是认真的看着连歆,“下车。”

连歆往外看去,只见一栋独栋别墅树立在眼前占地面积之大,让连歆忍不住的咂舌。

要知道,这地方可是寸土寸金啊,可是这人却是拥有这么大的一栋别墅。

怕是光是这栋别墅的价值,就在一亿元以上了。

连歆伸手紧紧的抓着门上的把手,“不用了,阎少您先下去吧,我等会再下去。”

阎少宸皱了皱眉,这女人害怕的样子,让他有些不爽。

最终连歆还是被拉下了车,强制性的带进了屋子。

别墅只有阎少宸一个人住,着实是太大,空荡荡的,看的连歆心里有些惶惶不安。

大概是因为阎少宸喜欢安静,这别墅里连歆连一个下人都没看到。

刚刚开车的王叔把车子开进了车库以后就走了。

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阎少宸和连歆两人。

连歆在考虑着自己逃跑成功的可能性,可是最后还是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可是阎少宸,她跑的了一时,跑不了一世,若是真的想要解脱的话,还是得让阎少宸开口放过她才是。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似乎阎少宸很是讨厌主动的女人?

想到这里,连歆忽然又觉得有了信心。

抬起眼睛,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阎少宸被连歆那有些火热的目光看的下腹忍不住的一紧。

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到了这女人的面前,似乎什么都算不上了。

阎少宸皱眉,有些嫌弃的看了连歆一眼,当眼睛看到连歆身上那件白色的连衣裙上,眼中的嫌弃更重了。

其实连歆很冤枉啊,她这裙子中规中矩的很,为嘛就被嫌弃了啊?

低头有些无语的看了看身上的衣服,伸手扯了扯裙摆,连歆有些不安。

“去洗澡。”

冷冷的丢下这么一句,阎少宸又拿起桌上的文件看了起来。

连歆的嘴角抽了抽,却是半天都没有要动的意思,就是定定的看着阎少宸,希望他能够被她火热的眼神产生厌恶,进而赶她走。

“或者要我帮你洗?”

男人的声音有些清冷,在这个空荡的房间里再一次响起。

小说

叶少的专属宠妻:她睡了全北陵女人最想睡的男人

2021-1-2 20:17:18

小说

溺宠神医太子妃:海归医学天才成丑闻昭著的草包丑女。

2021-1-2 20:22:1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