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宠全民女神:皇太子,穿越现代成了可怜虫。

她是古代尊贵的皇太子,穿越现代成了被未婚夫抛弃被校园凌霸的可怜虫。,当有一天可怜可怜虫变成娱乐圈大佬,脚踩渣男拳打渣女,攻气十足大杀四方,全民沸腾。,他是容城霍家的掌舵人,精分起来连自己都害怕,却爱上一个气场两米八的女人。,“全世界都说我在和你搞基,你要不要澄清一下?”,“难道不是吗?”,总裁网上求助,“老婆总把自己当男人肿莫破?”,网友,“没关系,你变成小娇妻就好了。”,自从景歌走红后,霍东决就发现,全世界都想要和她抢老婆!
独家专宠全民女神:皇太子,穿越现代成了可怜虫。

第1章 这女人笑的简直像恶魔

容城。

中心医院,病房内。

景歌躺在病床上,氧气罩和营养液被拔掉,让她呼吸一瞬间急促起来,整个人抽搐不已。

大概十秒后,仪器上的心跳频率慢慢停止了起伏,成为一条直线。

站在床边做医生打扮的男人露出一个笑容。

“我也不想杀你,要怪就怪你一直不死,挡了别人的路。”

说完,他想要将氧气罩给景歌戴上。

然而就在这时,躺在床上停止了呼吸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仪器上的心跳频率重新起伏起来。

男人没想到一个昏睡了一年多的植物人会突然醒过来,愣了一下后,下意识的劈手过去想打晕景歌。

景歌眼中闪过冷光,长腿扫出去,瞬间将男人踹出好远,砸在墙上。

“谁让你来刺杀本宫的?”

那一脚踹的太重,男人在吐血,说不出话来。

而景歌也察觉到,眼前的环境,是那么陌生,但却又有些莫名奇妙的熟悉。

那份熟悉,是属于另一段汹涌而来的记忆。

景歌抱着头冲到了洗手间,镜子里的那张脸,和在盛月皇朝时是有些不一样的。

更加苍白瘦弱,脸上几乎没有一点肉。

等景歌彻底消化完那段陌生的记忆从洗手间出来,那个男人正挣扎着想要逃走。

景歌露出一个笑容,朝男人走过去。

男人咽了咽口水。

“你想做什么?”

这女人笑的简直像恶魔!

不,一个做了一年多植物人的女人,突然醒来就算了,还拥有这么强悍的战斗力,这不是像恶魔,而是这女人就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魔。

“我想打你,把你全身的骨头一根根的敲碎,把你全身的筋脉一根根的挑断,你觉得这样好不好?“

不好!一点都不好了!

可景歌随手扯了破抹布往他嘴里一塞,动手了。

路过的护士听见病房里闷哼的声音,推门进来。

看见眼前血腥暴力的一幕,俏生生的护士吓傻了。

“你你你……”

景歌突然靠近小护士,手指抵在唇边,嘘了一声。

简单的一个动作,让她做出来,简直有种要命的吸引力。

护士觉得自己被撩了,顿时脸红的不行。

“你你怎么能打人?”

“我刚醒来,这位医生说我骨头都生锈了,主动提出帮我活络活络筋骨的。”

然后笑着看地上抽搐的男人。

“医生,你说是吧?”

她才刚醒来,许久没说话,嗓音微微沙哑,说不出的性感。

再加上短短的头发,因为瘦而更加立体的五官。

完全像个荷尔蒙爆棚的男人!

妖孽啊!

护士觉得自己的心跳都不受自己控制了。

而地上的男人哆哆嗦嗦的,“是是是……”

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怕的女人。

救命啊麻麻!

护士呆呆的,完全已经信了景歌的话。

这么温柔的人肯定不会骗人的!

等景歌走了好久,护士才反应过来。

等等,这不是那个昏迷了一年多的植物人、卫家继承人卫朝钧的前未婚妻吗?

怎么突然醒了?

还有,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他们医院的医生啊。

很快中心医院都知道,植物人景歌醒了。

而躺在地上的男人,被中心医院抬去检查,发现身上的骨头、筋脉全废了。

这特么下手好重啊!真是一个刚醒来的植物人做的?

打死医生们都不信。

问目击证人护士,护士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想也不想就说道:“我没看到……”

景歌有些浑浑噩噩的走在街上,这个陌生的时代,让她这个来自异世的灵魂产生了一种恐慌感。

她正要从马路中间穿过去,一个声音响起。

第2章 请问你有请柬吗

“你小心点,看绿灯,不能横穿马路!”

像是从自己身体里响起的声音。

景歌问:“你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景歌?”

“嗯。”

景歌有点抱歉,“我不会霸占你的身体,等我想到办法就会将身体还给你。”

“我已经回不去了,而你既然来到了这具身体里,必定是老天爷的安排,我只是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

“你说。”

“我妈她今天会出事,求你先救救我妈妈。”

原身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刚才突然看到了我死后发生的事,叶清惠她故意让我妈知道,我变成植物人都是她一手策划的,还让我妈得到了一瓶硫酸,我妈气得失去了理智,拿着硫酸去找叶清惠了……”

景家因为叶清惠而家破人亡,如今自己女儿也因为叶清惠成了一个植物人。

一向温柔善良的景母被愤怒和绝望淹没了理智,想要杀死叶清惠。

而这一天正好是叶清惠订婚的日子,订婚的对象,还是原身的前未婚夫。

可没想到,景母的硫酸泼到了其余几个宾客的身上。

因此景母不仅没能伤害到叶清惠,还被到来的警察当场击毙。

所以叶清惠的大喜之日,成了原身和景母的祭日。

而景歌重生在这具身体上时,正好是悲剧发生之前。

原身只能祈求景歌去阻止景母了。

“我答应你。”,景歌看的出来原身的灵魂已经很虚弱了,如果再不走,只会魂飞魄散。

“以后我也会把她当做是我的母亲,照顾她陪伴她。”

“谢谢。”

距离景母泼硫酸,还有三十分钟不到了。

景歌按着原身的记忆,开始狂奔起来。

她身轻如燕健步如飞,半点没有一个久病之人该有的样子。

而看着景歌从自己身边狂奔而过,路人只觉得妖风刮过、虎躯一震。

“雾草,刚才我肯定眼花了吧?那肯定不是人吧?”

“速度这么快,哥们你咋不上天呢!”

不少人已经拿出手机来拍了,即便只有一个背影,发到友谊圈也足够傲视群雄了好嘛。

景歌穿越大半个城市,到了卫家。

今天是卫朝钧和叶清惠订婚的日子,是容城的一大喜事。

容城有头有脸的人几乎都到了。

订婚宴已经开始了,门口站着两个守卫。

景歌进去的时候被拦住。

“你好,请问你有请柬吗?”

守卫是新来的,自然不认识景歌。

“没有。”

“那你不能进去。”

景歌直接一巴掌把人扒拉开,走进去了。

明明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特么哪里来的力气?

他们到底是怎么被人当一块破布一样扒拉开的?

等两个守卫回过神,只能看见景歌走进去的背影。

那背影明明削瘦,却显出几分男儿的昂扬阔气来,无端让人想到了顶天立地四个字。

而此刻,宴会厅内十分安静。

叶清惠微微笑着看对面的中年女人。

“阿姨,有人说看见你拿着化学物品进来了,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我才请你将化学物品拿出来的,既然你不肯配合,那我只能让人搜身了。”

景母此刻看着叶清惠的目光,几乎要杀人。

她双手捏在包里,颤抖着。

众人都有些惧怕的后退。

第3章 不是说她成植物人了吗

“她干嘛不把手拿出来?难道真的带了硫酸进来?”

“不是吧?这可是犯法的,她应该不至于那么做吧?”

“她女儿就不是个好东西,当初能做出那样的事,做母亲的能好到哪里去?如今她女儿自作自受成了植物人,叶小姐却成为了卫少的未婚妻,她自然要迁怒了……”

托了叶清惠的福,景歌在这上流社会,早已没什么好名声了。

叶清惠见景母不配合,无奈的叫了保镖过来。

她如今在卫家,显然很有发言权了。

“我相信阿姨不是个会把危险物品随身携带的人,为了证明阿姨的清白,也为了让大家安心,你们还是搜一下吧,我相信阿姨会理解我的。”

像是完全没想到让两个男人去搜景母的身,有多么不合适。

保镖走到景母面前。

“女士,请你配合。”

景母胸膛起伏,如果这时候不动手,她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叶清惠!她一定要杀了这个女人给女儿报仇!

然而就在两个保镖要来按住景母、景母要动手的时候,一道冰冷而威严的声音陡然响起。

“住手!”

景歌身上带风走进来。

看见原身的母亲还安然站在那里,景歌松了一口气。

景歌的到来,让宴会厅一下热闹起来。

“这谁啊?怎么邋里邋遢的就来参加宴会了?”

“这不是卫少以前那个未婚妻吗?”

众人仔细一看,可不就是嘛。

以前的景歌一头黑亮的长发,婴儿肥,看着温温柔柔的。

然而如今头发被景母剪短了,因为生病的原因,脸上的肉也没有了。

往那里一站,可不就是个少年的模样?

“不是说她成植物人了吗?怎么来这里了?”

“呵呵,肯定是不甘心啊,活活气的醒过来了呗。”

“真是祸害遗千年啊,这样恶毒的女人,老天爷竟然还没有收了她。”

叶清惠也是一脸的震惊,老天爷真是玩的一手的好孽缘。

她原本要在自己和卫朝钧订婚的这天,送景歌上路的,可是景歌……竟然醒了?!

景歌上前,将景母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叶清惠,你这是要做什么呢?”

叶清惠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

特么她根本就笑不出来好吗?

“景歌,是有人举报说阿姨带了硫酸进来,我知道阿姨不一定是要拿硫酸伤人,可这样危险的东西她带在身上,总会让宾客们心里不安的,我也是为大家考虑,让阿姨把硫酸交出来的,可是阿姨不愿意,没办法,我只能让保镖搜身了。”

“是吗?哪位英雄眼力见儿这么好,别人把硫酸藏在口袋里也能看见,不如站出来让大家瞧瞧?“

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景歌呵呵一笑。

“在座各位都是有素质有涵养的成功人士,既然举报了怎么会不站出来呢?叶小姐,该不会这个举报的人就是你自己吧?”

叶清惠,“……”

景歌眼眸算不上多冷厉。

可此刻叶清惠被那双眼睛看着,却觉得毛毛的。

“我母亲来恭贺你的好日子,你心里不舒服说就是了,想必她肯定不会不识相继续呆在这里的,叶小姐何必这样坏人名声呢是不是?”

“不是的景歌,我没有针对阿姨的意思,你明白我的,我怎么敢……”

她说着,还缩了缩脖子,一副惧怕景歌母女俩的样子。

于是大家纷纷想起来,景歌曾经对叶清惠做过的事。

第4章 北海妄想症也是病

景歌脸上笑容不减。

“妈,我已经因为叶小姐成为恶人了,总不能连你也要害叶小姐吧?你把硫酸拿出来给大家看看吧。”

景母这会儿压根儿没回过神,下意识的就把包里的瓶子拿出来。

众人看见那颜色,顿时后退一步。

“真的是硫酸啊!”

“天!好可怕,幸好发现的早!”

“她也好意思在这里喊冤!这母女俩个果然同样恶毒啊。”

景歌将盖子打开,一把捉过叶清惠的手,将叶清惠抓到了面前来。

随后她将瓶子里的液体往叶清惠脸上倒去。

叶清惠挣扎,却动弹不得。

她只能尖叫。

“不要,景歌,不要啊啊啊啊啊……!!”

宾客们也捂住了嘴巴瞪大眼睛。

然而……

想象中面目模糊血腥可怕的一幕并没有出现。

那液体顺着叶清惠的脸留下去,滴答滴答落在了地毯上。

这明显就不是硫酸啊。

然而叶清惠还在亢奋的尖叫。

要真是硫酸,那么叫让人觉得凄惨。

可这不是硫酸,叶清惠叫的那么扭曲,尼玛就尴尬了……

有人已经忍不住捂住耳朵了。

这位叶小姐不是身体不好吗?怎么还能维持这么长时间的尖叫?

景歌笑起来。

“叶小姐,淋蜂蜜而已,有这么爽吗?”

众人,“……”

呵呵,真的好爽好刺激,这个神经病!

叶清惠回过神来,对上的是景歌讽刺的眼神。

景歌将她丢开。

“脑子是个好东西,有时间多学习学习,别连硫酸和蜂蜜都分不清楚。”

景母也有点方,她很清楚,自己手里拿的的确是硫酸。

她又不是来给叶清惠做美容的,拿蜂蜜做什么?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景母都不清楚,就更别说叶清惠了。

“还有,被害妄想症也是病,叶小姐还是早治早见效,毕竟叶小姐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有这种病,挺尴尬的。”

是啊,真的挺尴尬的。

要不是怕自己人设崩了,叶清惠简直想冲上去撕了景歌那张笑脸。

这还是景歌吗?

“景歌,对不起,是我误会了。”

她抹了脸上的蜂蜜,妆都花了,完全看不出柔美可怜的姿态来,反而十分滑稽。

“不过景歌,你当初开玩笑自杀就把我们都吓倒了,现在又开玩笑演植物人,害的阿姨每天为你以泪洗面,也有点过头了。”

话里话外无非是暗示景歌作,假装植物人。

不然怎么说醒就醒了,身体还这么强壮的样子?

景歌,“我向来是个身残志坚顽强不屈励志向上的人,怎么?难道叶小姐还不许植物人坚强的醒过来吗?”

众人,“……”

这话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景歌,我只是关心你,你别这样……”,她委屈的说道:“不管你曾对我做过什么,我都不曾怪过你,把你当姐妹的。”

这大概是姐妹被黑的最惨的一次了。

真是眼睛一闭就乱说。

景歌拉着景母的手,“妈,我们走吧。”

融合了原身的记忆,她这身妈叫起来毫无压力。

一直不曾说话的卫家老爷子终于站出来说话,他一脸威严,看着就让人害怕。

“这是卫家,容不得你在这里捣乱,也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那老爷子的意思是如何?”

第5章 竟敢在卫家动手

卫老爷子冷冷说到:“管家!报警,把人送到警察局去。”

管家点头,景歌笑了,那轻松的模样看得卫老爷子想打人。

景歌说:“我真是好怕怕啊。”

众人,“……”

呵呵,你语气可以更敷衍一点。

“老爷子要让警察抓我们母女,请问是什么罪名?还是说警局是你家开的你想抓谁就抓谁?”

景歌将景母的手机拿过来,打开摄影功能。

“如果警局真是卫家开的?那请老爷子当着镜头大胆的说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卫家如此流弊竟能将全国政权机关捏在手中。”

有人差点憋不住笑。

就算卫家真的能买通警察局。

可是卫家敢当着镜头承认吗?

卫老爷子一向掌握生杀予夺大权,高高在上惯了。

如今面子竟然被一个自己不放在眼里的晚辈踩在地上践踏,脸都绿了。

叶清惠赶忙安抚。

“爷爷,你别生气,景歌她只是快人快语性子冲动,不是真的对你不敬的,你千万别说重话,当初景歌就是以为你真的要她三根手指,才吓得自杀的。”

叶清惠这话一下子让卫老爷子想起来,景歌还欠着叶清惠三根手指呢。

卫老爷子冷冷说道:“当初那三根手指,你就在今天留下吧,从此以后你和卫家毫无瓜葛,你欠清惠的账也一笔勾销!”

说着,对保镖使了使眼色。

叶清惠着急的说道:“爷爷,算了,都过去了……”

卫老爷子拍拍叶清惠的手。

“我今天就要让她知道,你身后有我这个爷爷撑腰,不是她能随便欺负的。”

景母很紧张,想要挡在景歌面前。

景歌却拉住了景母的手。

“想要我的手指,看你们卫家谁有那个本事。”

当初叶清惠为了得到卫朝钧,叶清惠自导自演一场戏,说是景歌把她从楼上推下去摔成重伤差点死了。

整个卫家都不肯放过景歌。

卫老爷子是黑道起家的,骨子里带着狠戾的做事风格,他把叶清惠带在身边养大,如今叶清惠被景歌伤了,那就是景歌没把他放在眼里。

所以卫老爷子直接要以道上的规矩处理这件事,要断了景歌三指,或者景歌自己提出跟卫朝钧取消婚约。

毕竟景家曾帮过卫家,卫家主动提出取消婚约,难免让外人诟病。

而现在,景歌和卫朝钧的婚约显然不做数,而卫老爷子还想要断景歌的手指头。

这不就是既取消婚约又想要断景歌的手指吗?

特么有没有问过当事人的事件?我妈生我一双手是你想砍就能砍的?

景歌目中无人,不仅完全将卫家的权威踩在地上摩擦摩擦,更是将卫家的保镖也踩在地上摩擦摩擦。

众人几乎都没看清楚她是怎么出手的,那两个一米八几的保镖就躺在地上哀嚎。

反正简单粗暴,单方面实力吊打碾压,特效肯定不止五毛。

最重要的是,景歌出的好像还是左手。

这特么就尴尬了。

毕竟卫家的保镖,可全是退伍特种兵啊。

而打完人的景歌,姿态还是那么不卑不亢。

刚才还看轻景歌、觉得景歌完全是来找死的人,这会儿都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这年头,没点流弊技能都不敢来找茬了,装逼成功也需要技术。

卫老爷子完全被激怒了。

“你竟然敢在我卫家动手!”

呵呵,敢情只有你能打人别人反抗就不行了?

谁惯得你臭毛病,严重拉低老年群体素质!

又有两个保镖上前,这次大家看清楚了,景歌真的是用左手,就那么两巴掌打出去,两个保镖就在地上了。

第6章 神发展

宴会厅一片寂静,都感觉到卫家这次脸上不太好看了。

而就在一片寂静中,突然响起了拍掌声。

一下一下,徐徐缓缓的,让人心也跟着掌声慢慢抬起,然后落下。

众人朝拍掌的人看过去。

看见的却是一个面容俊美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站在人群中,眉目舒朗内敛,本就一米九几的身高,因了那身气质,显得更加的挺拔高大。

而那双正在拍掌的手,骨节分明,修长好看。

这个男人,从脚到头发丝,都一丝不苟,精致得让女人疯狂。

而他一双狭长的凤眸,慢悠悠看着景歌。

明明眸光淡淡的,却偏偏有一种说不清的风情,仿佛那眸子里装着奇光异彩。

这不是霍家五少吗?

他鼓掌是个什么意思?

虽然众人都被他搞的有点懵,但看见他掌声不停,一些会看眼色的,已经跟着拍起掌心来。

没一会儿,全场都是慢悠悠的掌声,那慢动作弄的现场气氛诡异起来。

卫家人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紫,跟调色盘似的变幻来变幻去。

“霍五少你这是什么意思?”

霍东决微微挑眉,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说:“手里沾了灰,我拍拍。”

众人,“……”

感觉自己被霍五少给玩了。

迷之尴尬。

而卫家人的脸色用难看已经不足以形容了。

景歌笑了一下。

那笑容落在霍东决的眸中,霍东决嘴角微不可见的扯了一下。

但他没有开口。

叶清惠面对这场景,也是半天没反应过来。

“景歌,你都在医院躺了一年了,没想到竟然恢复的这么好,比以前还厉害。”

众人瞬间回过神。

对啊,一个昏睡了一年多的植物人,怎么可能武力值如此爆表?

景歌一本正经的瞎鸡巴乱扯,“昏睡的这一年,我做了个梦,梦里我给了一个老乞丐一碗饭吃,老乞丐说我骨骼清奇人品端正,是习武的天才,要传我绝世武功,于是有了今天你们看见的我,你们信吗?”

众人,“……”

呵呵!

我们信了你的邪!

“我就知道你们不信,我证明给你们看好了。”

众人都在想景歌要怎么证明,结果下一刻,景歌一巴掌拍在桌上。

桌上的餐点、酒杯全部被震了起来,哗啦啦的朝着卫家人和叶清惠所在的方向飞去。

卫家人和叶清惠都被酒和西餐砸了个透心凉,身上沾着奶油红油,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卫老爷子拐杖差点没拿稳,“你放肆!”

叶清惠,“景歌,你就是来找茬的?!”

“对,我是来找茬的,可惜你们卫家没本事整治我,怪我咯?”

一向是卫家整别人,以高高在上的嘴脸整得别人家破人亡。

如今被人整了,怎么?就不爽了?

不造什么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吗?

出来整的,迟早要被人整!

卫老爷子指着景歌,手指抖啊抖,说不出一句话来。

诡异的寂静中,霍东决走到景歌面前,开口了。

“容城霍家,霍东决,父母健在开明,排行老五,年龄二十六,尚未婚配,无不良嗜好。”

景歌有点懵,下意识的开口。

“景歌,年纪二十一,人生大起大落传奇励志,尚未婚配,无不良嗜好。”

众人,“……”

真特么没见过这么介绍自己的。

不要脸!

霍东决笑了,面容冷肃好看的男人,笑起来真的有种天崩地裂的惊艳感。

景歌能够看见对方眼里的真诚。

可她不懂霍东决是什么意思,有点方。

这什么神发展?

原身根本不认识这个男人。

第7章 宁愿让你断指

不止景歌,宾客和霍家人也有点方。

问号脸。

所以霍五少这到底是个啥意思?!

凡夫俗子真的不懂霍五少说话的境界。

而霍东决又说话了,“我想跟你做个朋友。”

嗯,男女朋友那种。

景歌,“……好啊,幸会。”

“幸会。”,霍东决伸出手来。

景歌也没怎么犹豫,和霍东决的手交握。

她很快抽回自己的手,因此都没注意到,男人握着她的手时,眼中的微光。

霍东决和景歌在硝烟战场中旁若无人的建立自己的友谊。

霍东决的行为,就像是在告诉所有人,景歌是他护着的人。

简直就是在卫家人脸上啪啪啪啊……

诡异的气氛中,一道惊喜的男中音陡然响起。

“景歌!”

是卫朝钧。

霍东决微微皱眉,对景歌说:“前任就是风干的屎,干了还是屎。”

景歌,“……”,兄台,你特么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啊!

而卫朝钧已经冲过来了。

“景歌,真的是你!”

他要抱景歌,眼眸里的惊喜那样真诚,能把人心里的坚冰全部融化。

而景歌伸脚就要踹人。

卫朝钧的父亲眼疾手快,一把将儿子给拉住了。

不然堂堂卫家的少爷,被人一脚踹出去,真的很丢人的!

卫朝钧被父亲拉着,却还是用一双含情脉脉的眸子看着景歌。

面对这样深情的目光,景歌没有半分动容。

“景歌,你真的醒了……”

景歌没说话,只是看着卫朝钧。

别人半点没感觉出来他们之间久别重逢的喜悦,感觉到的只有……迷之尴尬……

因为卫朝钧的表情太急切而深情。

而景歌却显得像个局外人。

她站着的样子,都和以前低眉顺眼的样子不一样,像一个帝王一般俯视苍生。

那脸上更是什么表情也没有,一双眸子也没有任何色彩。

卫朝钧的心慢慢的冷却下来。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景歌看他的时候,还可以有这样冰冷的眼神。

“景歌……”

“卫朝钧,你别做出这副样子来寒碜我,我今天也不是来打扰你订婚的,只是来带我母亲离开的,请你让开。”

说这话的时候,景歌感觉到原身的情绪严重的感染到自己,让自己心里也钝钝的难受。

卫朝钧只以为景歌在生气。

“景歌,你醒了,今天的订婚宴不做数,这是爷爷的意思,不是我的,在我心里,只有你才是我认定的妻子!”

言外之意,景歌不醒,他可以将就跟叶清惠订婚。

景歌醒了,就没叶清惠什么事儿了。

简直是把叶清惠的脸踩在地上摩擦摩擦……

这渣得清奇炸裂三观,搞的景歌都想给他一耳光。

而叶清惠脸色发白,“朝均哥哥……”

卫朝钧却只是看了她一眼,随后目光看着景歌。

“景歌,我一直在等着你醒来。”

卫朝钧是真的把景歌恶心到了。

当初原身是卫朝钧的未婚妻,卫朝钧却处处维护着叶清惠,说叶清惠是他的妹妹,是他的恩人,那就是原身的恩人,原身也要跟着他一起把叶清惠当妹妹。

然而卫朝钧对叶清惠私底下对付原身的那些小动作却视而不见,觉得她是他未婚妻,在叶清惠面前委屈一下也是正常的。

甚至卫老爷子要原身在取消婚约和剁手指中选择的时候,原身是选择取消婚约的。

她早就在这场三个人的感情里筋疲力尽了,又不是脑子进水了为了一段不值得的婚约断掉三根手指。

可卫朝钧不愿意啊。

宁愿让景歌断指也不取消婚约。

第8章 这是我和景歌的事

卫朝钧还准备亲自动手,拿着原身的手指给叶清惠赔罪。

而如今,卫朝钧已经要和叶清惠订婚了,却还能厚颜无耻的说出这种话,你不想和叶清惠订婚难道别人真能逼你?

谁给你的勇气这么不要脸?

景歌顺应原身的心意,说道,“卫朝钧,你让我很恶心。”

卫朝钧瞬间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来。

他身边那个穿着一身道袍的中年男人皱眉。

“景小姐,你怎么能对卫少这么说话?你知不知道,要不是卫少找到我为你做法,你现在还是个植物人?”

景歌扫了这位大师一眼。

“观你面相,上停横纹有疤,说明你自幼家贫生活艰苦,中学辍学在外混日子,喝酒赌博无样不精,二十五岁时得罪人腰上被砍了一刀,躲到了山上道观里十几年,跟着道观里的道士们学了些皮毛,就自称是得了高师真传的关门弟子,自此在外面招摇撞骗,不仅骗财还骗色,大师,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大师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你你你……”

景歌冷笑,“别到我面前来班门弄斧,也别把我母亲照顾我醒过来的事说成是你的功劳,无论是玄学易经造诣还是瞎乱说的本事,我都在你之上。”

这也、这也太不要脸了!

大师捂着脸走了!

原本那么说,是好让大家都知道,景歌之所以能清醒是他的功劳,以此在上流社会打响名声。

结果……

呜呜!这辈子都不敢在有景歌的地方混了!

景歌扯扯嘴角。

她可是被当成未来黄帝培养的储君,奇门遁甲是帝王必修之术。

而她从小在这方面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天赋,所以大国师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

看面相什么的,完全难不倒景歌。

而这个时代,似乎玄学式微,景歌这样的本事,在现代社会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宗师级别的人物了。

“景歌,我们单独谈谈吧。”

虽然被一个假神棍骗了,但景歌醒过来了不是吗?

卫朝钧还是高兴的。

景歌对他有误会,他也可以解释的。

景歌也觉得,有些话应该对卫朝钧说清楚。

毕竟她不是原身,而且原身也已经对卫朝钧彻底死心了,纠缠来纠缠去也没什么意思。

“好。”

卫朝钧看向卫老爷子。

“爷爷,这是我和景歌的事,希望你能不要插手。”

卫老爷子不好落了孙儿的面子,倒是没说什么了。

但这场订婚宴,不管卫朝钧同不同意,都必须进行下去。

于是卫朝钧和景歌去了外面,但卫家人继续招呼宾客。

“景歌,对不起,今天的婚约是爷爷做主的,我……”

“打住!卫朝钧,我和你早就一年前就结束了,我们之间婚约早已作废,所以你和叶清惠订婚没有任何对不起我的地方,至于一年前的事,我现在也没有责怪你,曾经我把你当成自己未来的丈夫,所以我责怪你不肯信我、要断我三指,现在,我和你什么也不是,我并没有立场责怪你,所以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做出愧疚自责的样子。”

原身曾为了救卫朝钧,一只右手废了。

而整个卫家都以为救卫朝钧的人是叶清惠。

原身从前不曾解释,现在这具身体里的灵魂是景歌的,景歌更没有解释的必要了。

他们爱如何认为,那就如何认为。

现在这样的景歌,让卫朝钧觉得陌生。

可又是熟悉的。

很早之前的景歌,就是这个性子的,果断自信。

小说

影后的华丽逆袭:一朝风云再起,她要当影后!

2021-1-2 20:12:18

小说

一祁一顾伴余生:只为给祁氏生下继承人。

2021-1-2 20:15:3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